【潇湘溪苑】【原创】但求明月伴长庚(耽美)

河马变成十二级大神的倾情之作!有过路过不要错过!古风耽美架空文,主要讲的是被家人宠坏了的小受,给小攻拎回去调~教,然后大概会(也很可能不会变得)特别厉害的故事,欢迎跳坑

楼主 河马二号3  发布于 2015-06-27 13:51:00 +0800 CST  
第一章
“让开让开,没看见我们家少爷来了啊!”
“快滚开,挡我们家少爷的路,找抽是不是?”
街道上,两名年纪不大的小厮凶神恶煞的呼喝着赶开行走的路人,为后面骑在马上的少年开路。许是他们的动静太大,连聚仙楼上吃饭的客人都注意到了他们。
“哟,那是谁啊,好大的排场,”靠窗边的一张桌子,一个蓝色衣服的年轻人问道。
上菜的伙计都不用看,一边麻溜的摆好盘子一边说道:“几位爷一看就是外地的吧,通州小霸王乔白都不知道,这通州城里,鲜少有没受过他祸害的。”
“祸害?有这等恶霸,你们不报官?”
“报官倒不至于,这乔小少爷虽然平日里霸道了些,但是伤天害理的事还是没有做过的,再说了,每回他找了哪家的麻烦,后面都有人拿银子善后,这拿了银子,谁还去找官府啊。”
“又一个纨绔子弟,想来这臭小子的家底挺丰厚的吧。”
“岂止丰厚啊,通州第一大户乔家您几位听说过不?那是富可敌国啊,这乔小少爷,我们背地里都叫他‘散财童子’,因为每回他去捣乱之后,乔家打点的银子少说也有二三两。”
“原来是这个乔家啊,”年轻人看了为首的高大男人一眼,笑道:“大哥,这也算有交情吧,要不叫小霸王上来跟我们喝一杯?”
男人并不搭理他,只转头问伙计,“乔家这一辈的孩子不是之字辈吗?”
“爷您有所不知,”那伙计似乎也乐得偷个懒儿,于是有问必答,事无巨细一一道出,“乔家这一辈确实是之字辈,大少爷乔谨之,二少爷乔逸之,三少爷乔显之,还有三个小姐,像大小姐乔灵之,都是有之字的,但乔小少爷不一样,这乔白是乔老爷的老来子,生的时候折腾的老夫人差点丢了命,又因着孩子出世时,乔家池塘里的锦鲤都浮上了水面,院子里的花也一夜全开了,所以老爷就认定这孩子是上天给乔家的宝贝,遂取名唤作乔宝贝,但是乔小少爷大了点,便不认同这个名字了,给自己取名乔白,外人谁再叫他乔宝贝就抽谁的鞭子。听说乔小少爷小时候聪慧得紧,三岁便熟背四书五经,还能作词,不想被家里人娇惯成现在这副模样。”
正说着,楼下又热闹起来,原来路边的一只狗狂吠声惹怒了马上的少年乔白,乔白正唤小厮把狗捉来给他。
“这不得了啊,还跟一只狗计较。”年轻人笑道。

楼主 河马二号3  发布于 2015-06-27 13:52:00 +0800 CST  
眼看那胖乎的小狗被捉住,那狗的小主人哭得惨兮兮的,乔白已经拿起手上的鞭子,坐在年轻人对面的面无表情的身着黑色衣服的人正欲拿根筷子往下掷,年轻人忙压着他的手,“二哥二哥,不急不急,先看看吧。”笑话,若让二哥掷过去,就那小子的细胳膊细腿的,还不得断了。
小厮已经捉着狗来到乔白面前,“给我抬高点,”少年人轻快的声音说道,待小厮合力把狗抬高,乔白用折起的鞭子拍拍狗脑袋,那狗立刻龇牙咧嘴的凶他,“哟,还凶?”在众人以为乔白即将拿鞭子抽狗的时候,乔白一巴掌呼在狗脑袋上,“让你凶!”说着又呼了一巴掌,那狗崽子被打懵了,发出呜呜的委屈声音,乔白伸手揉了揉它的脑袋,“下次不要随便乱叫,知道吗?”在众人又一次惊讶的目光中,那狗竟伸出舌头舔舔乔白的手,乔白满意了,弯腰把狗的口水擦在其中一个小厮身上,说道:“我饿了。”
“这一手倒是挺稀罕。”楼上的年轻人笑道。
为首的高大男人似乎并不意外,拿起茶杯淡淡道,“你看他的马。”
年轻人不以为意,纨绔子弟能骑什么马,无非就是温顺的容易驯服的杂种马,这时候才注意到,那乔白骑的,竟是西域纯种的汗血宝马,品相几乎和自家大哥那匹有得一比。这汗血宝马生性暴烈,主人的气势须得强大,否则人一骑上去便被颠下来踩踏,非死即伤。这乔白还是单薄得略显瘦弱的少年身形,怎么会驯服得这匹烈马呢?
乔白这时候已经骑马来到聚仙楼下,正打算下马,无奈这马太高了,上来容易下去难,他还是最近几天才学的骑马,之前都是小厮帮着下去的,但在外人面前,乔白有抹不开面子让小厮帮忙下马,不然让人看见,以后还怎么混,但他又不好一直骑在马上,急得脸都红了。
年轻人又忍不住笑了,高大男人的眼里也有一点笑意,面无表情的黑衣服年轻人给是无动于衷,各自心里都猜测着乔白要怎么下马,便见那汗血宝马回过头安慰似的拱了拱乔白,腿一弯便坐了下去,乔白跳下来搂着马脖子蹭蹭,又变得得意洋洋的进了聚仙楼。
“好一匹通人性的马!”年轻人叹道,这时,刚刚还在楼下的乔白已经上来了。

楼主 河马二号3  发布于 2015-06-27 13:53:00 +0800 CST  
第二章
乔白长得极好,白白净净的,尤其一对圆圆的清亮的眼睛,任谁看了也不会讨厌,甚至是当他拿着马鞭对着你,你也不会觉得他很坏,现在,临窗的那桌客人就面临这种情况。
“你们到别桌去。”乔白扬扬下巴,小厮立刻从怀里掏出一锭银子放在桌上,这银子可以在聚仙游楼大吃大喝十次不止,平常人见了都乐意拿银子走的,但偏偏这桌客人依旧慢条斯理的用餐,完全不把他乔大爷的话当回事,这时候正是用餐时间,楼上不止这一桌客人,乔白在这通州成还是第一次被这样忤逆,又被这么多人看着,瞬间觉得折了面子,抽出那边便向看着似领头的高大男人抽去。
谁也没有看清怎么回事,只觉得眼前一晃,鞭子已经到了那个男人手里,而乔白则被稳稳的压趴在桌子,鼻尖堪堪碰到叫花鸡的鸡头。
“混蛋,放开我,”乔白气极,“你们等着,小爷我,我让你们吃不饱撑着走。”
“好大的狗胆!我们家少爷也是你们能动的?”俩小厮冲上来准备救人,结果还没靠近便被一股重力袭击了膝盖,顿时疼得倒地不起。
“几位客官,有事好商量,好商量啊。”店小二谄笑着调解,却换得蓝色衣服的年轻人一声冷笑,“有什么好调解的,我们向来喜欢以暴制暴。”
“你们敢!要知道,我爹可是……”
“是乔安吧。”一手压着他的男人说道。
乔白愣了一下,“知道还不放开我。”又见这男人一边压着他,一边还动作得体的夹了一块他眼前的鸡肉,乔白的目光尾随着鸡肉,直到它被送进男人的嘴巴里,肚子不争气的咕咕叫起来。
“饿了?”
“要你管!放开我!”乔白骂骂咧咧的,不防屁股被大力拍了一下。
“无礼的小子。”
如果不是屁股还发麻,乔大爷都不敢相信他金贵的屁股被揍了,上一次他大哥揍了他的屁股,转头他爹就拿了五百两压惊费给他,而这次,被一个陌生人揍了,不能忍。
“你个登徒子,有本事报上名来,来日我定叫你们好看!”
“噗嗤”一声,确是旁边的蓝色衣服笑出声,“乔小少爷,你可知道这登徒子的意思?待我们把你扒光了调戏,这才是登徒子呢。”
“……”乔白简直不敢相信有这么无耻的人,刚想骂回去又见旁边的那黑衣服一脸冷冰冰的看过来,便知道这几个不好惹,大丈夫能屈能伸,为今之计只能先服个软,等会去带够了人再来算账,于是男人再问他问题时,态度就好了不止一两分。

楼主 河马二号3  发布于 2015-06-30 00:42:00 +0800 CST  
“你大哥如今在哪里高就?”
“就在通州。”
“什么官位?”
“通州知府。”
“依你哥的才华,怎的没有上调京城?”
“我哥不喜欢去京城做官。”
“既然你哥还在通州,为何会容得你如此放肆?”
“……”乔白。
瞧瞧,并不是乔白不想好好说话,明明刚才气氛还是不错的,可这人哪壶不开提哪壶,通州城百姓都知道,这通州城里唯有乔谨之能镇得住乔小霸王,但乔谨之公务繁忙,办公地点离家也有点远,没有时间天天回来管教这个弟弟,其余的家人要么不在身边,要么都是极宠爱他的,这才造成了乔白这横行霸道的性子,也只有他大哥在家的时候,乔白才会安分一点。如今被人戳到痛处,乔白气得跳脚,可被人压着动都动不了,也只能屈服道:“我大哥平日里也是不在的,他很忙。”
“嗯。”男人终于放开他,“你可以道歉了。”
乔白羞红了脸,不情不愿的道了个欠,可能固定一个姿势太久了脚下一个踉跄倒在男人身上,但很快又站直,唤上小厮噔噔噔走下楼,骑马走了。
“大哥,那小子偷了你的玉牌,为何阻止我拿回来?”
男人喝了口茶,淡淡道:“无妨,正好去拜访拜访乔老爷子。”
此刻想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的乔白还不知道,他的一段孽缘就这样结下了。

楼主 河马二号3  发布于 2015-06-30 00:45:00 +0800 CST  
第三章
话说乔白回到家里,领了七八个壮实一点的护院就要往外走,刚到门口,就见他大哥的轿子在不远处,乔白心里咯噔了一下,急忙对护院道:“快散开快散开,你,你假装去拔草,你去扫地,你去整理一下那几棵花……”眼看轿子越来越近,乔白也顾不上许多,转身就往自己的房间走去。
“站住,”门口一个青衣便服身材修长的男人,正是乔谨之。
“啊哈哈哈,哥你回来了。”乔白忙凑上去想抱住他哥撒个娇,却被乔谨之伸出一指顶在脑门上,上上下下的把人打量一遍,“去哪里撒野回来,嗯?”
乔白低头看了一下自己皱巴巴还沾着菜汁的衣服,“没,没有,刚刚吃饭来着……”
乔谨之是什么人,通州城里断案如神的知府大人,在他手里还没出过一桩冤假错案,三次升官都被他拒绝了,近年京城的几个大案子都是皇帝亲自点名要他去办的,真正看够了人间百态,所以乔白在他面前都不够看的,只一眼就可以看出他在想什么,再看看旁边几个拿着个长棍明显要出去打架却在拔草壮汉,什么事都清楚了。
“招福,旺财,少爷今天出去干了什么事?”
两小厮之一的旺财说道:“没有,少爷今天绝对没有去聚仙楼跟人打架,他今天都在家里背书……”旺财本来还想说少爷还帮着整理了书房的,但是被乔白瞪了一眼,也就呐呐的不吱声了。
“真乖,背书了啊。”乔谨之捏捏他弟弟的脸,笑得像个狐狸一样,“那好,先去换身衣服,待会到书房,我要检查一下,背了什么书?”
这时猪队旺财又说话了,“背了《洗冤录》,少爷是想以后您办公能帮您一点……”乔白又瞪了他一眼,旺财很迷茫,不是少爷说的投其所好吗?
“很好,阿白长大了,知道替为兄分担了,那等下我看看你学习的情况啊。”
“哪里哪里,这是我应该的,哈哈,”乔白笑得比哭还难看。
“真乖!”乔谨之愉悦的再次捏捏弟弟的脸,一挥衣袖走了,留下乔白对着旺财一顿狂揍,揍了几下乔白也走了,只剩旺财一人咬着手指嘤嘤的蹲在门口思考人生。
乔白回去换衣服的路上突然想到自己怀里还有那个人的腰牌,掏出来看了看,玉的成色还不错,刻着长庚两个字,并没什么特别的,想想现在也不能回去报仇,等他大哥折腾完,估计那几个人都走了罢,不过这口气实在咽不下,乔白便绕到后院,把腰牌往养着两只猪的猪圈里一丢,心里总算高兴了一点。

楼主 河马二号3  发布于 2015-07-01 15:05:00 +0800 CST  
换好了衣服苦巴巴的来到书房,乔白正考虑着怎么应付他哥,就有下人传话说有客人拜访,于是乔谨之让乔白晚上再过来,自己便先去招呼客人,乔白松了口气,不过刚回到自己的院子,又有下人传话说大哥要他到前厅。乔白一脸不耐烦的走过去一看,原来这几人居然就是酒楼里欺负了他的那三个,好啊,天堂走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投,乔白冷笑一声,“你们倒是好大的胆子,居然还敢来我家,招福,旺财,给我,哎哟……大哥,你做什么?”
乔白揉着被拍痛的脑门,不解的看向他大哥,乔谨之却并不看他,恭敬的对着先前压着他的高大男人行礼,“弟弟年幼无知,冒犯了侯爷,还请侯爷恕罪。”
男人笑了,“谨之不用这样,想当年在刑部的时候,我们还以师兄弟相称的。”
乔谨之也不是这般严谨迂腐的人,闻言也笑了,“师兄说的是。”
侯爷?乔白偷偷抬头看了他一眼,只见这人面容英俊,不笑的时候自带一股子难以靠近的冷峻,一言一行,倒真有点上位者的气势。乔白自顾自想着,又听他哥问道,“舍弟如今也在这里,不知师兄找他来所谓何事。”
男人往乔白这边看了一眼,“并不是大事,只是我的腰牌不见了,舜青说看到你弟弟乔白捡到了,便上门来看看。”
腰牌,乔白想起腰牌上刻的“长庚”二字,不会是谢长庚的长庚吧?当今圣上的三皇子,最早因战功被封侯的谢长庚?!想起那块腰牌现在所在的地方,乔白的一张小脸更苦了。

楼主 河马二号3  发布于 2015-07-01 15:06:00 +0800 CST  
第四章
此刻的乔白正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危机,他大哥让他把玉牌还给谢长庚,这本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他可以让招福或者旺财爬进猪圈里把牌子捡出来洗洗就好,只要不仔细闻,应该不至于会闻到上面猪粪的味道的,但是坏就坏在,那跟着侯爷蓝色衣服,名叫姚舜青的,非得跟着他来,美约其名:逛逛……逛你大爷!乔白在心里恨恨骂了几句。
其实姚舜青本来也对逛人家院子没什么兴致,只是这小子在提到腰牌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变幻莫测的都快赶上一出戏了,实在有趣得很,便忍不住跟过来看看。
“怎么还没到啊乔少爷。”若是他没有记错,这已经是第三次有过这个假山了,只是从不同的方向而已。
乔白翻了个白眼,转头却笑得天花乱坠的对姚舜青说道:“姚大哥,我家院子吧,特别大,而且布置得都差不多,实在不值得逛,你才刚吃了午饭,不然坐在这里休息一下?等我拿腰牌回来找你?”说罢,乔白殷勤的拿袖子仔仔细细的擦干净一块平滑的石头,可是姚舜青看都不看一眼,摘了根草叼在嘴里自顾自走路,“吃饱了散散步刚好消化消化。”
乔白总算明白了,这人就是来找他茬的,他乔白本就不是一个好欺负的人,好嘛,那爱怎么样就怎么样罢。看着姚舜青走出去好长一段路,乔白才恶声恶气道:“你走反了,走这边!”说完也不管人是否跟上,率先走了。姚舜青笑笑,这小霸王终于不装了呢。
姚舜青跟着乔白来到厨房的时候稍微有点失望,本来以为他把腰牌放在什么地方呢,没想到只是厨房而已,不一会儿,却见乔白一手抱了一颗大白菜出来,“走吧。”
姚舜青奇怪的戳戳白菜,“腰牌呢,你拿大白菜做什么?”
乔白把其中一颗白菜丢给他,“英俊哥跟阿花妹喜欢吃白菜。”
姚舜青:??
然后站在猪圈旁边,姚舜青终于看到了英俊哥和阿花妹……两只猪,即使再淡定,姚舜青的脸也不免黑了几分。

楼主 河马二号3  发布于 2015-07-02 13:20:00 +0800 CST  
说起这英俊哥和阿花妹, 乔白也不禁一把心酸泪。这两只猪是两年前乔白向域外的商人买的,当时那个有着两撇小胡子的商人说,这是长不大的猪,成年猪最多小枕头这么大, 乔白见那时候只有巴掌大的白白软软的两只小猪,喜欢得紧,当下花重金买下,回来后几乎吃饭睡觉洗澡都在一起,小猪大了一点之后,乔白睡觉时便把英俊哥当枕头,阿花妹用来抱,可是这两只猪的长势在伙食好的情况下一发不可收拾,才三四个月光景,便把他的床压坏了,个头也大得乔白抱不下,更重要的是,自从英俊哥爱上阿花妹之后,脾气变得特别暴躁,只要乔白一靠近阿花妹,英俊哥两百斤的庞大身躯就蹭蹭蹭跑过来拱他,十足的妒夫形象。没办法,乔白只能把它们安置在后院里。
姚舜青见乔白把两颗白菜分给那两只猪,然后偷偷摸摸地爬到猪圈里,在干草堆里翻找,这时,其中一只已经注意到自己的领地被侵犯,刷的冲过来,速度快的姚舜青都没来得及提醒他,只见那硕大的猪头往乔白的屁股上一拱,乔白就翻了个跟头,然后顶着一脑袋的干草被一只大肥猪撵得飞奔,嘴里还振振有词的骂道“死英俊哥,老子迟早要把你卖了。”
目睹这一幕的姚舜青毫无同情心的笑瘫在一边。
好不容易找回腰牌洗干净让姚舜青拿回去了,乔白也变得脏兮兮的了,洗了个澡,乔白觉得今天应该一切都圆满了,谁知道走到前厅,就听到他大哥要把他送走的事情,乔白正要抗议,一个雄厚的声音突然出声,“我不同意,谁想把我宝贝送走,先过我这关!”这下乔白心定下来了,因为他爹回来了。

楼主 河马二号3  发布于 2015-07-02 13:21:00 +0800 CST  
哎呀哎呀,向大家介绍一下我的小号@止战753,不更文的时候用这个聊天,不过好像很怪,我还是喜欢我的大号

楼主 河马二号3  发布于 2015-07-03 22:09:00 +0800 CST  
第五章
乔老爷子一生严于律己,行事很是干脆果决,早年时候白手起家,把生意做到如今的规模,可不是谁都有这等魄力的。乔安的严是出了名的,却唯独在乔白身上心软了一回,这一心软便教乔白长成了现在这个无法无天的模样。
“爹!”乔白扑过去抱住他,脑袋使劲往他怀里钻,“你再不回来,你儿子就没了。”
“别胡说,”乔安替他摘下别在头发里的一根干草,强忍着乔白身上散发的猪圈味道拍了拍他的脑袋瓜,“爹不会让你走的。”
父子俩人腻了一会儿,乔安才放开小儿子,对谢长庚微微鞠了个躬,“小孩子不懂事,侯爷见笑了。”
谢长庚并不怪罪于他,反到瞧着乔白撒娇的小模样有些好笑,在乔老爷子的所有孩子中,这乔白应该算是个异数了。
“乔老爷子不必多礼,”谢长庚起身扶起乔安,他有很长一段时间在军营里跟士兵一起度过,对这些礼数已经不太看重,“乔白年纪尚轻,活泼一些也没有什么不好。”
早年谢长庚与乔谨之交情好,常来宅中居住,乔安亦知他是个明理之人,便不再拐弯抹角,“方才你们的谈话我听了个大概,我是决计不会同意乔白跟你们走的,我的儿子,自然由我自己来教。”
一边的乔谨之笑了笑,“好吧,您自己教,那您就继续派人跟着乔白,在他闯祸之后再拿银子堵住那些人的嘴,好让我蒙在鼓里一无所知,记得银子多给点,已经有人向我反映抚恤金给少了。”
乔安没料到被大儿子当众拆了台,吹胡子瞪眼的眼看就要拍桌子了,乔白赶紧上去拍拍他的胸口,对着他大哥道,“看你把我爹气的!”
乔谨之被噎了一下,合着这就不是我亲爹啊!无奈挥了挥手,“乔白,你先回去。”
“我不!”
“嗯?”
乔白仗着他爹在,也不怕他大哥了,杵在一旁就装作没听见,反倒是他爹劝他,“阿白先回去吧,让爹爹和大哥商量这个问题,放心,爹爹不会让你走的。”
乔白得到了他爹的保证,这才放心去找东西吃,肚子早就咕咕叫了。
乔谨之把侯爷他们三个留在厅里,自己跟乔安到别处说话。

楼主 河马二号3  发布于 2015-07-04 15:32:00 +0800 CST  
“父亲,您真是越来越糊涂了。”
“我糊涂?”乔安又要瞪他,自古都是老子教训儿子,今天他反倒是给儿子说了两回了。
“您先不要生气,我且问您,我们乔家现在如何?”
“很好啊,”乔安瞥了他一眼,“你二弟逸之帮我打理生意之后,更好了许多。”
“就是因为太好了,您也知道乔家如今树大招风,朝廷里觊觎我们家财产的不在少数,不说朝廷里的大小官员,”乔谨之声音放轻了些,“您是我父亲,我不妨直说了,如今国库吃紧,若是有人有心在圣上面前说几句,圣上难免不对乔家的财产不动心,若真有这么一天,那乔白现在的这些并不多大的事情,将来就有可能作为弹劾我们乔家的罪证。”
乔谨之观察他爹脸上的表情,继续道:“我知道您疼阿白,他是我弟弟,我也疼他,可是疼爱归疼爱,道理还是须得让他懂几分。父亲,您十五岁时已经在外面闯荡了吧,但您看看乔白……这谢侯爷您也知道他的为人,能力就更不用说了,我只告诉您,当今太子的位置并不稳定,三皇子谢长庚的呼声越来越高,朝廷里形势动荡,以后就算不是他即位,那凭他如今在百姓中树立的威望,他的任何一个兄弟也不敢对他怎么样,所以,我想让乔白跟着他,一来确实想他去历练历练,二来也是想乔白跟在侯爷身边,到时候也好有个照拂。”
乔安脸上出现犹豫之色,“话虽如此,可是阿白从小没出过远门,我怕……”
“您放心吧,”乔谨之见老爷子松口,赶紧道,“这是我有办法,我来说服他。”
另一边,乔白虽然回了自己的房间,但还是留了个心眼儿,把招福叫来前厅偷听,这会儿正捧了个卤鸡腿在啃,听到招福过来,便问道,“怎么样,我爹怎么说的?”
招福跑得急,脸红红的,上气不接下气,“少爷,不好了,老爷叫大少爷给说服了。”
乔白咬下一块鸡肉嚼着,这事有点棘手了啊!思来想去,两三下把鸡腿啃完丢进碗里,“你去告诉我爹,他要是把我送走,我就绝食!”

楼主 河马二号3  发布于 2015-07-04 15:33:00 +0800 CST  
第六张
乔谨之有时候真觉得他这弟弟不谙世事到了极点,明明想个法子骗老爹心疼容易得很,却非要弄个绝食这样让人哭笑不得的做法,可没想到偏偏老爹居然还吃这一套,乔谨之沉默的看了急得像火烧眉毛似的老爹好一会儿,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将其稳住,独自一人施施然来到乔白房间,就见床上赫然鼓起一个小山包。
“爹你走吧,我是不会吃东西的,除非你让我留在家里。”床上的一团动了动。
乔谨之闻到房间里的鸡肉味,也不戳穿,笑道:“阿白不热吗?出来透透气罢。”
大概听出不是乔安的声音,那团不动了,乔谨之叹口气坐在床边,颇为慈爱的拍了拍被子里拱出来比较高的那块,就像平时爹爹安抚乔白摸摸脑袋一样。
“阿白这么不愿意离家?你小时候不是立志要闯荡江湖的吗?怎的机会来了反倒不想了?”
乔白暗中翻了个白眼,他现在在通州城里,一人(大哥)之下,万人之上,混得这么好,干嘛要另起炉灶,简直吃力不讨好。
乔谨之隔着被子,继续诱导,“你可知道这谢长庚是什么人?你还记得小时候我给你讲的故事罢?”于是乔谨之不要脸的把很久以前对乔白讲的那些侠义故事,将军故事,甚至还有部分灵异故事的主角通通转化成谢长庚他们三人,企图用偶像的效应指引乔白前进!
“还有那个啊,经常在夜里出现,一身黑衣袭击敌营,把土匪一锅端的那个便是侯爷身边的黑衣男凌逍……”
“你骗我,”乔白嗡嗡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你当时明明说这个黑衣人是黑熊精变的,因为土匪抢了他的娘子当压寨夫人,黑熊精要把娘子抢回来,所以即使寡不敌众也只身前往山寨,后面黑熊精受伤死了你还哭了呢!”
“……”乔谨之摸摸鼻子,没想到这破孩子记得这么清楚,“咳咳”,他清了下嗓子,“那是改编懂吗?写故事是不用真实姓名的。”
“哼!”乔白在被子里哼了声,乔谨之真担心把人给蒙出病来,于是把被子掀开,结果本来以为是乔白脑袋的地方赫然一个屁股拱在那里,乔谨之的脸黑了下,合着他就对着一个屁股又是摸又是拍的还说了半天话,本来想以德服人的,奈何看着这屁股忍不住手痒痒的,于是一巴掌拍下,乔白当时心血来潮的摆的这个撅屁股的姿势如今正方便了他挨揍。
“哎哟,还打……大哥大哥!亲哥,别打了!”已经挨了好几下巴掌,乔白扑腾了好一会儿才从被子里挣出双手捂住屁股,这一刻,他终于明白了什么叫作茧自缚。

楼主 河马二号3  发布于 2015-07-05 18:51:00 +0800 CST  
乔谨之又把他拉过来按在膝盖上盖了几巴掌,直把乔白揍得嗷嗷叫————这就是乔白这么怕他大哥的原因,家里所有人都拿他当个宝,唯独他大哥把他看成一根草,说揍就揍绝不含糊,不带一点放水的。乔白有时候很疑惑,他爹怎么把大哥养得这般铁石心肠,这种辣手摧花的事情居然也能下得了手。
“越长大越没了规矩!不收拾还不翻了天了。”乔谨之揍够了把人放开,乔白使劲的揉着自己受过苦难的屁股。
“站好!”乔谨之训道,大哥一生气,乔白只能老老实实的垂手站立听兄长的训话,“如今你也十五岁了,总得学着做一点事情,所以,如果你跟侯爷走了,学得一样本事回来,我今后都不再管你便是,如果你不想走,也无妨,那明天便跟我到县府,不管学文还是从商,我亲自教你。”
乔白首先想到的就是:大哥不再管他了,那他就是通州城第一!可是要跟着那什么侯爷……
乔谨之好像知道他想什么似的,“侯爷自然不会苛责于你,你到了那边,只须要听从命令跟着他的亲卫队锻炼一段时间便可,等侯爷那边觉得你可以出师了,我便同意你回来。”
乔白两边一衡量,觉得跟着大哥更可怕一点,那侯爷再可怕,可他也忙不是,哪里有时间管他,到时候再想办法就是,于是乔白满脸诚恳的拉着他大哥的手,“大哥,我刚才是开玩笑的,其实我早就有了外出历练的打算,男儿志在四方,我一定会干出一番大事给你看的!只是,”乔白顿了顿,“你方才说的,回来就不管我了,是真的?”
乔谨之忍笑道:“绝无虚言。”
“那就好。”乔白放开他,转身走到存放衣服的柜子里翻找。
乔谨之问道:“你在做什么?”
乔白:“收拾东西,我什么时候能走。”
乔谨之:……

楼主 河马二号3  发布于 2015-07-05 18:52:00 +0800 CST  
由于种种原因,今天应该不会更文了,请大家谅解



楼主 河马二号3  发布于 2015-07-06 19:52:00 +0800 CST  
第七章
当乔老爹命人把乔白的四个大箱子搬出来的时候,乔谨之深感丢脸的捂着眼睛,尤其见箱子旁边还有弟弟洗澡时惯用的大木桶时,脸上的表情更加精彩。

“爹,”乔谨之拉拉他老爹的袖子,“阿白是去侯爷府,不是去逃难的,您犯得着这样兴师动众的吗?”乔谨之指了指连带招福旺财在内的七八个小厮和两个小丫鬟,这皇帝出行约莫也就这架势吧。

“阿白,去看看还有什么没拿的?”乔老爹吩咐乔白去检查行礼,回头对大儿子说道:“你懂什么,阿白第一次就远门,总得事事准备妥当才好。”又见乔白已经看了一圈回来,于是笑着问道,“阿白,少了什么没有,我马上命去人拿。”

乔白道:“我的枕头没有带。”话音一落,旺财马上利索的去帮少爷拿枕头。

谢长庚三人出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这个类似于商队出发场景,特别是看到旺财拿着老虎形状的枕头出来的时候,谢长庚不觉皱了眉,虽然乔家很有钱,但是对乔白,不免还是过于娇惯了些,纵使是皇子,也没有这样讲究的。

谢长庚说道: “侯爷府吃的用的都不缺,乔老爷子帮着拿些平时穿的衣服就好,仆役也不用带了。”

虽然他说话的样子和平时没有什么差别,但乔白还是本能的察觉道这侯爷有些不待见自己,又看到他板着脸不容商量的样子和老爹满脸的为难,于是劝道:“爹,没事的,这些不带就不带吧,我这么大的人了,还不能照顾好自己?”

乔老爷子红了眼睛,“阿白,爹爹真舍不得你。”

乔白其实也舍不得他老爹,双手抱着乔安的胳膊安慰道:“爹,儿大不中留,我总是要出去看看的,不过我会经常写信回来的。”

“哟,儿大不中留,”姚舜青笑道,“怎么感觉乔小少爷要嫁进侯爷府似的?”

听他这么一说,乔安那点悲伤的情绪也淡了些,又叮嘱了乔白几句,下人收拾出乔白的衣物装进一个包袱,乔白背着小包袱拎着自己的枕头就出发了。
在城里走了一段路。
“帮我拿一下枕头,”乔白说。
“不帮。”姚舜青说。
“帮我拿一下枕头,”乔白说。
“不帮。”姚舜青说。
“帮我拿一下吧。”乔白继续道。
“不帮。”姚舜青坚持道。
其他两个被这两人的弄得十分烦恼,于是凌逍过来一把将老虎枕头拎在手里,他本就是一身黑衣少言寡语,而且面无表情的看着就很凶,没想到拎了个老虎之后,整个人到显得平易近人得多。

楼主 河马二号3  发布于 2015-07-07 14:11:00 +0800 CST  
姚舜青对乔白笑道,“我二哥配上你这枕头,跟变了个人似的。”

出道城外方能骑马,没想到乔白自己的马也在外面,“年糕!”乔白高兴的叫道。
“你管你这匹马叫,年糕?”姚舜青面部略抽搐着问道。
“对啊,”丝毫不觉得这名字有什么不好的乔白摸摸那匹汗血宝马的头,姚舜青一靠近,还能感受到那匹马强烈的排斥,于是退回来道:“这乔白当真有点神奇啊,说不准在某方面就是个隐藏的天才。”
谢长庚看着那小小的少年和那匹烈马,“天赋可能是有的,但是性情就差得远了,还得好好磨练一下。”
侯爷府所在的苍云郡离通州说近不近说远不远,几个人骑马走了五六天也就到了苍云郡。虽然乔白没出过远门,而且一路都在马背上,但除了有些疲倦,也没见多少不适应,这使谢长庚对他稍稍改观了些,想着应该是个可塑之才但是当他们走水路到了船上之后,谢长庚又觉得自己的定论下得太早了,因为乔白居然晕船,晕船也就罢了,这狗皮膏药私的黏上来是怎么回事。
船是只能载五六个人的小船,四个人也还算宽敞,船刚一出发,乔白就嚷嚷道:“哎呀,哎呀,船家,你的船不稳,很晃,快稳着点!”
这船家在这渡口少说也干了二十年了,不可能会划不稳船,唯一的可能就是——
“阿白,你晕船啊?”姚舜青问道。
乔白刚想说话,结果脸色一变,姚舜青眼疾手快的把他拎到船沿,乔白拍在那里就吐了,吐回来之后还是难受的紧,本能的去找姚舜青,他这路上就跟姚舜青比较要好,能指望的也就姚舜青了,谁知道扑过去的时候眼花看错了人,直接扒谢长庚身上去了,而且抱着谢侯爷又哭又闹的,死活不松手。
“大哥,你看这……”姚舜青又一次尝试着拉开乔白,然而又失败了。
“……就这样吧。”眼泪鼻涕还在衣服上,怀里一个软软的身体不停的扭动着,谢长庚一向淡定的脸差点破功,他何时被人这样对待过,还在皇宫时,他最小的弟弟都不敢这么放肆!可是,又不能跟一个晕船的人计较,于是,谢侯爷就这样一路抱着乔白来到苍云郡。

楼主 河马二号3  发布于 2015-07-07 14:16:00 +0800 CST  
今天不更文了,河马要睡觉,太困了,就算不更文,也不能嫌弃我哟


楼主 河马二号3  发布于 2015-07-08 21:52:00 +0800 CST  
第八章
晋鹏是侯爷府里负责亲卫队训练的人,他十三岁从侍卫队里选拔出来就一直跟在侯爷身边,如今已经十五年过去了,他还记得那时候脾气很直,得罪了侍卫队总指挥使,若不是侯爷搭救,恐怕当时就命丧黄泉了,毕竟那时候侍卫训练时出于意外死一两个人并不是什么大事,念着这份救命的恩情,晋鹏十五年来尽忠职守,尤其是接手亲卫队训练之后,因为关系到侯爷的安危,更是丝毫不敢有任何松懈。
晋鹏最近有点苦恼,因为前几天他接手了一块烫手山芋,这块山芋还是侯爷给他的……
“晋大哥,早啊。”烫山芋——乔白笑嘻嘻的叼着包子走过来,手里油纸包着的鸡蛋饼发出阵阵香味,晋鹏看了一下已经挥汗如雨的整整齐齐排成方块训练的人,再看看乔白,衣裳不整,连头发都没有束好,只用根发带松松垮垮的绑在后面,活脱脱一个纨绔子弟。亲卫队每三年招一次人,招人时也不乏依靠后门进来的人,但是无论是谁,无论他进来的时候有多么的纨绔,不出两天,他便能将人管得服服贴贴的,可乔白不同,侯爷的人啊,所以尽管他迟到,尽管他引得别的队员不满影响训练,晋鹏也只能抽搐着嘴角笑笑,“早啊,乔白。”
其实乔白也不是侯爷亲自送过来的,只是那天他们回来的时候,负责前去接待侯爷的人,见到侯爷抱着一个白嫩嫩的小公子,那小公子抱着侯爷的脖子,哭得满脸是泪,侯爷不仅不嫌弃,还让舜青帮他擦眼泪。谢侯爷的得力属下大多是从京城那边跟过来的,少说也跟着侯爷七八年了,每个人可以说是王爷的心腹,何时见过侯爷对哪个人这样过,刚封侯的时候,第一将军项大将军的女儿从京城里追到这边,誓要拿下侯爷的一颗心,可是由于侯爷的不解风情,硬生生的把人给气走了。属下们虽然不说,但其实暗地里很是替他们家侯爷着急,再过一年侯爷便到而立之年,放眼整个朝廷,像他这么年轻便有如此建树的人少有,何况他是皇子,不仅没有因为自己的身份而懈怠,反而是读书练武都别人付出更多努力,这就更难得了,还有前几年以敌军一半的兵力重创敌国收复失地,骁勇善战可见一斑,因此属下们对侯爷更加忠心耿耿,这样的主子注定是成就大事的。
谢侯爷可谓是文能提笔安天下,武能上马定乾坤,长得又英俊过人,可是这样的也有自己的弱点,就是太过于刻板严谨,至今没有个暖床的人。属下们开小会的时候,甚至讨论过侯爷还是不是处男之身的问题,并对此表现出了极大的担忧。

楼主 河马二号3  发布于 2015-07-09 13:30:00 +0800 CST  
当然,这些谢侯爷都是不知道的。如今去了一趟通州,却抱了这么个小公子回来,也许小公子还是不愿意的,哭着要走,但是侯爷喜欢啊,属下们自然要想法子千方百计将人留下,可是侯爷为何把人丢亲卫队里头?属下们百思不得其解,但还是严肃的警告晋鹏,“你要是把人给我折腾跑了,等着瞧!”
晋鹏被同伴们威胁,有苦说不出,只能苦巴巴的接下这块山芋。
“我马上就吃完了,吃完就练。”乔白见晋鹏脸上万般表情,只道是自己没有按时训练让他不满了,于是大口大口的吃包子,晋鹏忙阻止他,“慢点吃慢点吃,不急。”心道,别给我噎着了,回头那几个又跟我急!
乔白笑眯眯说道,“先前舜青跟我说亲卫队训练很严,又异常辛苦,我还有点担心呢,但碰上晋大哥这么好的人,我也就放心了。”
说着还要伸手去拍晋鹏的肩膀,晋鹏赶紧止住了他油乎乎的爪子,笑话,衣服有块油渍,他这总教头的威严还要不要了。
乔白吃饱喝足,又歇了会才回到之前的位置训练,其实他扎马步的姿势都不标准,现在做的这个打斗的动作,也就是做做样子罢了。
出拳!踢腿!乔白自我感觉良好,隐隐地觉的一个盖世大侠就要练成的时候,冷不妨屁股被人踢了一下,乔白趴在地上扭头,看见那黑木头嘲笑的脸,“抱歉啊,不小心踢到了。”
黑木头并不叫黑木头,只是长得黑,又不喜欢,于是乔白便叫他黑木头,他一来就知道这木头不喜欢他,不过乔白不介意,可是像今天这般挑衅,乔白就不能忍了。
“你想干嘛?!”
“我都道歉了,都说了不是故意的。”黑木头无所谓说道。
乔白何时受过这种气,放下不干了,扑上去对着木头就是一拳,“我也不是故意的。”
本来乔白敌不过木头,但他的打斗方式太过无赖,木头还没碰到过这样的,以至于一时之间打得难舍难分,晋鹏都没法子将人分开。
“在做什么?”谢侯爷的声音突然响起。

楼主 河马二号3  发布于 2015-07-09 13:33:00 +0800 CST  

楼主:河马二号3

字数:74682

发表时间:2015-06-27 21:5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20 22:59:48 +0800 CST

评论数:337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