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 【原创】霜林醉(父子,虐,皇帝&太子)

碧云天,黄花地,北雁南飞。晓来谁染霜林醉,总是离人泪。

楼主 静独尊  发布于 2015-02-08 16:40:00 +0800 CST  
【楔子】

传闻,武林第一杀手组织影夜楼,十年前兴起,仅用短短几年时间,成为江湖上令人闻风丧胆的第一杀手组织。

传闻,影夜楼杀手个个一等一,凡是被影夜楼盯上的人,不管你是皇亲贵胄还是平民百姓,绝不会见到第二天早晨的太阳。

传闻,影夜楼楼主更是一个神话,十二岁担任楼主职位,刚一上位,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彻底铲除江湖其他杀手组织,使影夜楼夜卫无不被十二岁的小孩子所折服,无一人不心服口服。

世人都未曾见过影夜楼楼主尊容,只知其一袭黑衣,善用毒针,针针无虚发,能够一招毙命,且戴鬼面面具,故尊称其为“鬼殇”。有人说鬼殇面目狰狞,不堪入目于是戴面具,也有人说鬼殇容颜绝世,是一位名副其实的美男子…

而,世人无人知晓,名冠天下的鬼殇,还有一个身份,那便是洛国太子,洛墨夜。


从八岁那年,父皇让自己担任了影夜楼楼主,是为了什么?当时自己欣喜地以为父皇终于喜欢自己了,可洛墨夜想错了。

八岁的天真的孩子,被一群黑衣人带到一个地狱,自己终于明白,所谓的“楼主”,是让自己当一个恶魔,一个杀人不见血的恶魔。

第一天,训练洛墨夜的师父只给他扔下就扬长而去:

“做杀手,就要一个字——狠!”

而师父让自己记住狠的方式,洛墨夜一辈子也忘不掉。

第二天,八岁的墨夜被扔到一间四面封闭的屋子。一个八岁的孩子,面对一具具腐烂尸体,一个月,是靠什么活下来的?

还记得,年幼的自己看着眼前恐怖的东西,拼命地往墙角躲,眼睛里却是干涸的。

父皇……你在哪里……夜儿怕……快救夜儿出去……

后来?呵,若可以,洛墨夜有生之年再也不愿提及。

一个月后,洛墨夜被放出,开始了作为杀手的训练。只记得,当时师父让自己选武器时,自己挑了毒针,杀人,不见血。因为,见血,墨夜就会想起那些东西上不断流出的
鲜红色液体,然后,就拼命地呕吐。

五年,被当做工具似的训练了五年。此时十二岁的洛墨夜脸上稚气褪去,只留下一股狠决凛冽的杀气。

同样,洛国太子也因病消失五年。

楼主 静独尊  发布于 2015-02-08 16:43:00 +0800 CST  
五年后,第一次见父皇,却是利落地单膝点地,一句干脆精干的“属下鬼殇参见主上!”

恨么?痛么?

不,洛墨夜不恨。

已没了期望,还谈何恨?心已碎,又谈何痛?


此后,洛墨夜就以双重身份游走于朝堂和江湖之间。人前,他是浑身闪耀这光芒,人人赞不绝口的洛国太子洛墨夜;人后,他是一袭黑衣,将自己隐匿于黑暗中,杀人不眨眼的影夜楼楼主鬼殇。

从十二岁开始,整整七年,白天,在父皇布置的繁重的课业中辗转;黑夜穿着夜行衣,寒光一次次从自己指间闪出,一次次地帮助父皇铲除江湖和朝堂上的劲敌。自己做的若有半分差池,便是永无止境的责罚……

可他却忘了,自己始终是个孩子。

父皇,我在你眼中,就是个杀人的工具么……

黑暗中,无人回答。

呵,或许是吧……

楼主 静独尊  发布于 2015-02-08 16:44:00 +0800 CST  
@冰栋7@桜冉曦@neonlee@belle未名居@s苏博萱

楼主 静独尊  发布于 2015-02-08 16:44:00 +0800 CST  
第一章 孽缘之始

寒冬。洛国。

洛墨夜的出生迎来了洛国的第一场雪,满天飞舞的雪花好像一个个洁白的精灵,迎接着洛国嫡长子的诞生。

洛国皇宫,烟渺宫。

华丽威严的宫殿彰显着皇家的风范,可殿内传来的一阵阵撕心裂肺的嚎叫声却显得尤为诡异。大殿外身着明黄色龙袍的洛璟琰焦急地望着向外端来的一盆盆血水,听着自家皇后一声声令人心颤的嘶叫声,英俊的脸庞上全然没有帝王的威严,有的只是对爱妻的忧虑和心疼。

太医说,皇后娘娘的情况不容乐观…

殿内的产婆一声声地喊着:“娘娘,用力啊!用力啊!小皇子的头出来了!不要昏娘娘!醒醒!”

过了一会儿,殿内跑出一个太医,满脸是汗小心地对洛璟琰说道:“陛下,现在娘娘全身无力,生产十分艰难。娘娘、皇子,您只能保一个…”

洛璟琰听到这儿,一把抓起太医的衣襟,怒吼道:“什么叫只能保一个?!那朕要你们这些太医何用?!朕告诉你们,皇后、皇子,两个都得给朕毫发无损!否则,朕把你们杀了去喂狗!!”

那太医早已吓得浑身发抖,忙跪下颤声道:“陛…陛下,不是臣等不想救,而是…而是皇后娘娘已经生产了两个多时辰,早已精疲力竭,若再耽搁下去…恐怕…”

“恐怕什么?!”

“恐怕…恐怕两个都…都保不住啊!”太医咬咬牙,说道。

洛璟琰听了太医的话,差点站立不住,那几个字犹如针扎在心上,扎得洛璟琰一阵眩晕,“保一个…两个都保不住…”

改保谁?保静儿?可怀胎十月以来,静儿每天脸上都是为人母的喜悦,刚知道自己怀孕的时候几天没睡着,甚至连孩子的小名都取好了,若突然告诉她孩子没了,静儿会受不了的…

保孩子?那静儿怎么办?难道要眼睁睁地看着心爱的女子花样年华就离自己而去不成?

不行!孩子可以再生,但静儿只有一个!

想到这儿,洛璟琰闭了闭眼睛,咬咬牙,一字一句地说:“保、皇、后!”太医如赦大令,连忙跑回殿复命。

一刻钟过后,殿里传来一阵嘹亮的婴儿啼哭声代替了女子的嘶叫声,还有产婆高兴的欢呼声:“娘娘,出来了!是位小皇子!”

洛璟琰心里一惊,不是保皇后么?怎么…他暗叫不好,拔腿跑向殿内。

楼主 静独尊  发布于 2015-02-08 16:55:00 +0800 CST  
我只想知道,为什么一次只能发这么少…

楼主 静独尊  发布于 2015-02-08 16:56:00 +0800 CST  
映入眼帘的是浑身血迹躺在床上奄奄一息的苏静,洛璟琰跑过去一把将苏静抱在怀里,涨红了双眼怒吼道:“这是怎么回事?!不是保皇后吗!!怎么会这样?!”

“阿琰…”这是,怀中的苏静虚弱地张口道。

“静儿!你会没事的!你一定会没事的!”

“阿琰……”怀中的人儿摇了摇头,“阿琰,你不要……不要怪罪他们,是我……是我要保皇儿的,那是我们的第一个孩子……我想……我想生下他,然后……然后看着他长大,可是……”两行清泪从苏静毫无光彩的眼眸中淌出来,“可是…我,我不是一个好娘亲……不是……”苏静的声音越来越弱,洛璟琰也抖得越来越厉害。

“静儿,你别说话了,别说了…你会没事的!”

“不,阿琰……答应……答应我,好好……好好地……爱…爱我们的……”说完,头一歪,手一搭,便失去了意识。

“静儿!太医呢?全死哪儿去了!快给朕滚过来!”

太医连滚带爬地跑到床边,搭上皇后的脉,过了一会儿,一脸震惊地对洛璟琰说:

“陛下…这…这,皇后娘娘并没有…没有殡天,脉搏和呼吸还具在,只是…对外界毫无知觉,就是…传说中的‘离魂’…不过,这也是不幸中的万幸了…”

说到最后太医便没了音儿,生怕皇帝一怒之下把自个儿脑袋给搬家了。

“毫无知觉?!”

洛璟帝后退两步,一脸痛苦地看向怀中神色平静的苏静,深吸一口气,迫使自己冷静下来,然后问太医:

“那,皇后多久可以醒来?”

“这个,这个不好说,少则一两年,多则…一辈子…”

静儿才二十岁!一两年醒来便罢,若一辈子都醒不来,难道要她就这么活完后半生吗?!

洛璟琰颓废地坐在床边,沉默地扶额,仿佛一瞬间老了几十岁。

这时,产婆把一直被遗忘的小皇子抱了过来,企图安慰洛璟琰:

“陛下,还有小皇子呢,您看小皇子多像您啊,快给小皇子取个名吧!”

楼主 静独尊  发布于 2015-02-08 16:58:00 +0800 CST  
“把这个畜生给朕抱走!没有他,朕的静儿怎么会成这样!来人!把这个畜生给朕抱出去……摔死!!”

产婆一听,赶忙“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哭道:

“陛下!陛下息怒啊!小皇子是无辜的啊!小皇子是娘娘用命换来的,您这样对他,娘娘会心寒的啊陛下!”

洛璟琰听到“皇后娘娘”四个字,跌坐在榻上,喃喃自语道:

“是啊,他是静儿用命换来的,不能让他死……”

说完继续沉默,只留下产婆抱着皇子尴尬地站在原地,走也不是,留也不是,只能等着皇帝的命令。

良久,才听到洛璟琰疲惫的声音:

“墨夜,小皇子赐名洛墨夜,入住揽月殿。”

楼主 静独尊  发布于 2015-02-08 17:01:00 +0800 CST  
有人木有~木人我就不更第二章了~

楼主 静独尊  发布于 2015-02-08 17:02:00 +0800 CST  
第二章 带伤受罚

深冬。洛国皇宫。乾英殿。

大雪纷飞,万物无声,整个世界银装素裹,白的耀眼,白的妖冶。

而此时的乾英殿正殿门口,一抹黑衣在白色的世界中有些扎眼,没错,是有些,因为黑衣上落满了雪花,不仔细看以为是一尊雪人。

而黑衣的主人,是个十六七岁的少年,此时正跪在厚厚的雪地里,发上,眉上,都被染成了白色,两颗原本应是明亮的黑色眼珠已没了光泽,只是定定地注视着身前巍峨的殿门,英俊的脸庞已被冻得通红,但仍掩饰不了那绝代的容颜。

洛墨夜,洛国太子,已在乾英殿殿门一动不动地跪了三个时辰,若不是偶尔呼出的白色气体,准会让人以为这少年已被冻成雕像。

洛墨夜看着面前依然紧闭的殿门,微微叹了口气,动了动已发麻的手指,看来这回父皇不会轻易饶了自己,父皇嫌恶的话语还在耳边回响:

“畜生!逆子!你怎么还有脸回来?!连这点小事都做不好,朕留你何用?没用的东西!给朕滚出去!”

呵,畜生?逆子?没用的东西?自己从小到大,不管怎么努力,怎么用功,都换不来他的一句赞扬,只是这几个字眼和一顿没由来的责罚。

这次呢?昨天晚上,自己都要拼了命,胸前尽管用厚厚的绷带缠住却依然在涌血的刀伤提醒着自己昨晚那一战的惨烈。

因为几天没合眼而一瞬间的恍惚,让匕首直插胸口。被属下拼死拥护着送回府里时,还没来的急上药,就被父皇一道召令叫到皇宫,只好匆匆用绷带缠住伤口,而现在经过三个时辰风雪的“洗礼”,胸前已冻得麻木,感觉不到痛感,只能感觉到一股一股的热流从胸口涌出。

洛墨夜强忍住用手支地的冲动,但脑袋仿佛有千斤沉重,头脑一片空白,只留下“嗡嗡”的响声。

真的支撑不了多久了啊…

这时,紧闭的朱红色大门终于打开,走出来的正是洛璟帝洛璟琰的贴身太监冯公公,洛墨夜平静地看着冯公公,张了张无知觉的嘴唇,声音嘶哑道:

“公公,父皇有什么吩咐么?”

冯公公怜惜地看着眼前还不到十八岁的孩子,无奈地说:

“殿下,陛下说您办事无能,让您到刑牢领三十鞭…”

“…劳烦公公了,请转告父皇,儿臣叩谢父皇责罚。”

楼主 静独尊  发布于 2015-02-08 17:10:00 +0800 CST  
啊啊啊!为什么只能发这么点!!我快疯了!!

楼主 静独尊  发布于 2015-02-08 17:10:00 +0800 CST  
说完深深一拜,接着双手支地,要从地上站起来,可无奈双腿好像粘在雪地里,怎么也拔不出来,只好抬头看着冯公公,温声道:

“公公可以扶我一把么…”说着看了看自己的腿,然后无奈地看着冯公公。

冯公公本就看着眼前的孩子揪心,听他这么说,连忙拉住洛墨夜的胳膊小心翼翼地把他扶起来,然后还好心提醒道:

“殿下回了府里可一定要记得往腿上上点药,落下病根就不好了…”

“多谢公公,墨夜会的。”说完便一瘸一拐地向刑牢走去。

冯公公看着渐渐远去的孤独身影,心中一阵刺痛,多懂事的孩子,连自己这个外人看着都心疼,怎么陛下就老是一而再再而三地为难呢,若没有当年的事,这个本该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孩子,怎会如此狼狈…

哎!罢了,皇家之事,怎是自己这种奴才配嚼舌根的呢,冯公公重重叹了口气,一挥拂尘,转身进入乾英殿。
——————————

刑牢。

从乾英殿一路到刑牢,原本不长的路程洛墨夜却整整走了半个时辰,洛墨夜一路踉踉跄跄地走到刑牢,对于这个洛国身份仅次于皇帝的太子来说,三天两头进刑牢领罚牢头们以少见多怪了。

洛墨夜已快站立不稳,看着眼前的牢头,挺了挺脊背,淡淡道:

“本宫来领罚,三十鞭。”

丢下这句话,洛墨夜便径直向刑室走去,利落地拽下被染湿的黑衣,又看了看被血染红的绷带,似乎犹豫了下,也一把拉下来,露出了那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然后笔直地跪到地上,“开始吧。”声音有些嘶哑。

牢头愣了半天没换过神儿,看着眼前的少年一脸平静地带伤来领罚,那条狭长的伤口还冒着血。脱衣,跪地,一气呵成,毫不拖泥带水,仿佛是个没有痛感的木偶人。

这位置,这深度,恐怕差点直入心脏吧,而且……还没有上药?

以往太子殿下来领罚身上总是或多或少带些伤,但这次……似乎有点过了吧。

多年的做事经验提醒自己什么该说,什么不该说,既然是来领罚的,自己也只能从命。

掌刑的狱卒走到墙角,拿下刑架上的蟒鞭,走到洛墨夜身后,扬手就是一鞭:

“嗖——啪!”

楼主 静独尊  发布于 2015-02-08 17:16:00 +0800 CST  
狱卒行刑数十年,手法及是娴熟,刚一鞭,洛墨夜背上就爬上一道血口。而面前跪得笔直的少年只是身子晃了一下,就立刻重新挺直了脊背,然后低低地咳了几声。

哎,第一鞭就这样,后面的还怎么熬……自己的伤势,不容乐观啊。

洛墨夜闭了闭眼睛,心里想着。

“嗖——啪!”

又是一鞭。 就这样,正手五鞭,反手五鞭。仿佛是永无止境的……

到第二十鞭的时候,洛墨夜终于没支撑住,双手着地跪爬到地上,洛墨夜惊了惊,努力想要支起身子,怎奈力不从心,双臂无力地瘫在地上,怎么也直不起来。鲜血顺着肩膀,手臂,一直滴到地上,发出“啪嗒”“啪嗒”的声音。

身后的狱卒看到这样,也停了手,看着眼前的少年,浑身湿淋淋的,不,那不是汗,而是血。后背狰狞的伤口里正欢快地淌着血,还有前胸的刀伤也来凑热闹,原本冒着血的伤口经过刚刚的折腾也汩汩地往出涌。

真正的,惨不忍睹。

洛墨夜粗喘了几口气,终于缓缓地从地上爬起来,重新挺直了脊背,等待着接下来的洗礼。

狱卒愣了愣,看着眼前浴血的孩子,又看了看手中还滴血的鞭子,终是不忍地再次扬起鞭子:

“嗖——啪!”

鞭尾抽到背上,自始至终一声没吭的少年还是闷哼出了声,接着……又倒下了。

狱卒终是下不去手了,俯下身子对洛墨夜说:“殿下……这……”

洛墨夜咬牙撑起身子,“继续……”

狱卒无奈,又是一鞭。

再倒。再起。

“嗖——啪!”

再倒。再起。

…………

十鞭打完后,洛墨夜终是伏在地上,再也起不来了。

狱卒扔下鞭子,慌了,殿下要是有个三长两短,自己的脑袋可就保不住了。赶紧喊:“快去找太医!太子殿下昏过去了!”

“等等……别……”

狱卒回过头,看见洛墨夜废力地抬起头,双唇惨白,声音几不可闻:

“别去……别去找……太医……”

狱卒急忙道:“殿下,您,您伤势太重……”

楼主 静独尊  发布于 2015-02-08 17:18:00 +0800 CST  
“影蓝!”

随着洛墨夜的一声呼唤,一道黑色的身影落在洛墨夜身边,单膝点地,冷硬的话语中不乏担忧:

“楼……殿下!”

“带……带我走……”

“是!”

说完,便扯过地上的衣服披在洛墨夜伤痕累累的背上,小心翼翼地扶起洛墨夜,一步一步地向外走去,留下狱卒还愣在原地思考刚刚的黑衣人是从哪冒出来这个深邃的问题……

楼主 静独尊  发布于 2015-02-08 17:19:00 +0800 CST  
第二章完了。原谅楼楼是爪机党
童鞋们凑合着看吧

楼主 静独尊  发布于 2015-02-08 17:20:00 +0800 CST  
第三章 还没结束

影蓝扶着洛墨夜走出刑牢,走到人少的地方突然洛墨夜嘴唇动了动,“影蓝,你身上有还神丹吗…”

“有,楼主…您要……”影蓝突然想到什么,顿了顿,问:

“您还要去……”

“给我……”

“楼主!不行!您这身子……”

“给我!”洛墨夜的声音凌厉了几分。

影蓝愣了愣,从身上取出一个精致的小瓶子,递给洛墨夜,声音有些担忧:“楼主,您可要悠着点啊……”

“嗯……”说着倒出几粒就像嘴里塞去,洛墨夜调了调内息瞬间苍白的脸上有了几丝红晕,站直了身子,完全看不出刚刚的虚弱。

“你先回府。对了,查出昨晚偷袭我们的人了么?”

“查出来了,是寒宫的人。”

“寒宫……呵,他们倒是死性不改啊。这回,不会放过他们!”

——————

回到乾英殿,洛墨夜继又跪在雪地里。

呵,父皇定的规矩,自己可是一点也不敢违背呢。

这回洛璟琰倒是没为难洛墨夜,半刻钟后便让太监召洛墨夜进殿。

洛墨夜起身,走进乾英殿,殿内扑面而来的热流使洛墨夜一阵颤栗。

面前的洛璟琰正坐在案前批阅奏折,头都没抬一下。

洛墨夜转身,跪地,脱衣。

“儿臣请父皇验伤,谢父皇赐罚。”声音清澈,完全没有之前的嘶哑。

良久,身后仍没有动静。

继续,“儿臣请父皇验伤,谢父皇赐罚。”

楼主 静独尊  发布于 2015-02-08 20:39:00 +0800 CST  
嘿嘿,楼楼小伙伴们不出来我就卡拍

楼主 静独尊  发布于 2015-02-08 20:40:00 +0800 CST  
冯公公无奈,只好下令传杖刑。

奴才们办事很速度,不一会刑具就上全了,行刑的是专门掌管皇族刑法的锦司卫。与刑牢不同,锦司卫一直遵循“只伤骨头,不伤皮肉”的原则,由锦司卫行刑,常常能够棍棍毙命。因而便有了“宁挨刑牢百鞭,不受锦司一棍”的说法。

洛璟琰传的是杖刑,却不见刑凳,原因很简单,太子殿下受罚,无论是鞭刑还是杖刑,都没有趴着的说法,只能笔直地跪在地上,任粗重的棍子击在单薄的脊背上,还不能摇晃,否则会招来更严重的责罚。

“——砰!”

“——砰!”

洛墨夜跪在地上,赤裸着上身,任由手臂粗的刑杖一下下无情地击在背上,却哼都不哼一声,上身绷得直直的,丝毫不摇晃。
洛墨夜只觉得此时异常难熬,原本这杖刑不算什么,可自己受了内伤,刚刚挨完三十鞭,而且棍子专门往背上伤势最深的地方招呼,自己只能一边忍着剧痛,一边绷紧身子,不让上身倒在地上。

洛墨夜握紧双手,强忍着用手支地的念头,头脑已昏沉,耳边只剩下棍子击在背上的“砰”“砰”声和自己的喘息声。

“——砰!”

“——砰!”

突然一口鲜血从喉咙涌上,洛墨夜只能不停地吞咽,才不至于一口喷出。

可是吞咽得急了,突然洛墨夜被咽下的血呛住了,“咳咳咳……”洛墨夜连忙用手捂住嘴,于是,身子一软,上身就往前扑,幸亏洛墨夜反应及时,忙用双手支住地,才不至于倒下。

可是嘴角的血丝还是顺着下巴滴到地面上,洛墨夜心道“完,这回全完……”

果然,洛璟琰听到咳嗽声,便停下笔,抬起头看着洛墨夜,直到他把血滴在地上,才皱起眉,淡淡地问:

“怎么,连这几棍都挨不来了了?”

楼主 静独尊  发布于 2015-02-08 20:51:00 +0800 CST  
没爱啊没爱
伙伴们都去哪了了

楼主 静独尊  发布于 2015-02-08 20:52:00 +0800 CST  
@冰栋7@威士忌宇哥@桜冉曦@belle未名居@s苏博萱

楼主 静独尊  发布于 2015-02-08 20:59:00 +0800 CST  

楼主:静独尊

字数:43714

发表时间:2015-02-09 00:4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2-15 10:05:42 +0800 CST

评论数:238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