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最开始的天使(师生,BL,训诫)


踏进教室的刹那,刘潇差点石化,眼前吴烨那张他避之唯恐不及的脸很明显在挑衅地冲他笑。震惊过度,刘潇甚至忽略了身边来来往往的同学,脱口便问:“你怎么在这儿?!”

“我是你们的新任班主任,今天是返校日,不在这儿我在哪儿?”

班主任???
班、主、任!!!

刘潇用了几秒钟消化这个词汇,然后,彻底石化。班上同学开始窃窃私语,刘潇能听到各种对新任班主任的评价,各种帅各种年轻各种有修养。可是只有刘潇知道,眼前这个人,看起来英俊帅气人模人样,实际上,根本就是个恶魔!而这个恶魔即将成为自己的高三班主任这个残酷的现实,让刘潇,欲哭无泪。

“你个骗子!”刘潇用口型和眼神表达了下自己的愤怒,便去找自己的座位坐下。返校第一天他不想闹事,何况班主任跟自己住在一起的事实,会成为班上乃至学校的大八卦,向来低调的他真心不想成为舆论的焦点。于是刘潇只能在心底呐喊:我、要、换、班!!!他多希望这是一个离奇而荒诞的噩梦,梦醒了,就一切回归原点,回到老爷子没出国,吴烨也没住到他家的日子。

可惜现实是残酷的,吴烨恶魔般的声音响起的时候,刘潇只能再一次在心底祭奠自己即将一片黑暗的高三生活。

“同学们好,我是你们的新任班主任,吴烨。” 吴烨依旧波澜不惊地笑,双臂抱胸,一副把世界都收归掌心的淡定表情。这个表情让刘潇在厌恶的同时不寒而栗,刘潇永远都忘不掉,第一次被吴烨教训的时候,吴烨就是这样淡定地看着他笑,直把他看的,毛骨悚然。

接下来的事,是刘潇一辈子都不想再回忆的,悲催历史……

老实说,听到自家老爷子要被公派出国学习一年的消息的时候,刘潇是打心眼儿里高兴,送机的时候那鼻涕一把泪一把的全都是幸福的泪水啊。生平头一次,他将度过一个没有老爹唠叨,自由自在的暑假。接下来,是所有人都深恶痛绝的高三,而他,将以没有任何管束的姿态度过这苦逼的一年,为自己完美的人生填上绚烂的一笔!

可是, 刘潇怎么也没想到,即将来临的不是无限美好的暑假,而是,噩梦般的吴烨。

吴烨,男,25岁,海归,教育学硕士,五官端正,无不良嗜好(暂且这么说吧),单身。

黄金单身汉啊黄金单身汉,刘潇曾不止一次问过老天爷,这么一个优秀的社会主义新型人才,不去谈场轰轰烈烈的恋爱释放一下荷尔蒙,却跑来自己家天天监督他学习生活以及所有鸡毛蒜皮的小事,这是为什么啊为什么?!

楼主 竹叶浮萍  发布于 2012-02-22 15:21:00 +0800 CST  

Chapter 2

刘老爷子走后第四天,吴烨就提着大包小包敲开了刘潇家的门。刘潇睡眼惺忪一脸茫然地看着这个疑似保险推销员的人大喇喇换好鞋走进他们家,大喇喇放下行李坐在沙发上,自斟自饮,完全没把自个儿当外人。

“你谁啊?”

“刘叔没跟你说么?从今天开始,我就住这儿了。”吴烨道,好看的笑容挂在嘴角,衬着英气的脸更加俊朗。刘潇不得不承认,在了解到吴烨的本性之前,他觉得吴烨可绅士可帅气可有修养可有涵养了。

可惜,人生若只如初见啊。

对此,越洋电话另一头的刘老爷子的解释是:刘潇此时正处于学习生涯乃至人生最关键的时刻,必须得有个人看着。吴烨是刘老爷子好朋友的孩子,学教育的,即将在刘潇学校任教,又恰逢刚回国没地儿住,让他过来,一举两得,再合适不过了。

“那您怎么也得提前跟我说一声儿啊!”刘潇跳脚。

“臭小子,你爸我天天都忙成什么样了,哪有那个美国时间啊。再说了,提不提前说他都要过去,不一样么?我这边实验到关键时刻了,先不聊了啊。”

嘟嘟声传来,刘潇恨不得把电话摔了。这个老爸,太过分了吧,都不会先征求下自己的意见么!吴烨已经在客房自发收拾起东西来了,看着忙碌中的准室友,刘潇强迫自己镇定镇定再镇定。

“你确定要住这儿?”
“对啊,行李都快收拾好了。”
“不是,干嘛不住家里啊?住家多自在。”
“出国太多年,家里早没我地儿了,而且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是住外面方便些。再说了,这边离学校多近啊,腿儿着就能到了。”

看来他是铁了心了……老爸啊老爸,你知道这是什么人么就往家领,多大个人了咋还那么单蠢呢!

“对了,你教什么的?几年级?”
“高一,英语。”

刘潇暗舒口气,还好不教自己。可是一想到暑假期间要有个人看着自己,刘潇就浑身不自在。

不行,得先给他来个下马威才行!琢磨了半天,刘潇鼓起勇气道:“住我家可以,可是你得守我的规矩。我的卧室你不准随便进,我的事你不能随便管,还有,我不回家或者在学校做错什么事,你不能告诉我爸,听见没?要是做不到这些,我随时都能把你赶出去你信不信!”刘潇挥了挥拳头,好让自己的话更具威慑力。

吴烨停下手中的活,转身盯着刘潇看了会儿,不禁嗤笑出声。“规矩还挺多嘿。”缓步走到刘潇面前,吴烨修长的身材对刘潇施压不小。“小子,你得明白,我不是来租房子的,是刘叔派来监督你学习的,所以别指望我能不管你的事。还有,论年纪我比你大,论关系你得叫我一声哥,怎么着都得是我订规矩,而不是你吧?奉劝你一句,别太得瑟,否则,有你好看。”

自此,吴烨的恶魔真面目,便被一点一点揭开了……

楼主 竹叶浮萍  发布于 2012-02-22 16:13:00 +0800 CST  

Chapter 3

吴烨的一番话让刘潇出离了愤怒。“你搞清楚,这可是我家!”

“你也搞清楚,是你爸让我来的。”吴烨的声音变得刚硬不容置疑,“我说过,别太得瑟,否则不会让你好过的。”吴烨从随身包里拿出一张纸递给刘潇,“这是你的日程单,每天要完成的任务都在写在上面了,先好好看看吧。”

刘潇接过那张纸扫了一眼,嘴巴便圈成了O型。每天从早晨起床到晚上睡觉,事无巨细,每一件每一桩都列的清清楚楚,什么时间干什么事儿都写的明明白白。刘潇瞪大了眼睛搜寻休息时间,除了每个周的周日,没了。

刘潇觉得自己快抓狂了,“我凭什么要听你的!”

“不凭什么,”吴烨双手抱拳倚在门框上,“你就是要听。”

“你当你是谁啊?你说我就听,那我的面子往哪儿搁啊?再说了,你这破单子列的也太搞笑了吧?这是暑假唉,学习的时间竟然比上学都多,我哪有时间玩啊?”

“都高三了还就想着玩?你成绩一直都不上不下,照这样下去的话,你只能考一所普通二类大学,你甘心么?”

“我要考什么学校貌似跟你没关系吧!”刘潇伸出手指着吴烨的鼻尖,语气颇有些恶狠狠:“我告诉你,别对我指手画脚,否则我对你不客气!”

吴烨叹了一口气,把刘潇的手拨到旁边。同时表情突然舒缓了下来,一抹淡定的笑容不合时宜地浮现在吴烨的嘴角。“看来在学课本知识之前,我得先教教你做人最起码的礼貌!”吴烨突然发力,握住刘潇伸出的手,用力把刘潇往客房里拉,靠近床边的时候,一甩手把刘潇扔到了床上,直把刘潇摔了个五荤八素。

“你干嘛!”没等刘潇爬起来,吴烨便坐到了床边,左手用力按住了刘潇的腰。莫名的恐惧让刘潇开始剧烈挣扎,但压在腰间的手将他牢牢按在床上,动弹不得。然后只听啪的一声闷响,刘潇痛叫出声,同时,脸直接红到了耳朵根。

刘潇愣住了,忘了说话也忘了挣扎。这是什么情况?他,一个十七岁的大男生,被打屁股了?不容他多想,身后的巴掌一下接一下打了下来,啪啪啪连成一片。

“**凭什么打我!”反应过来的刘潇又开始挣扎,两只手朝身后乱挥乱抓,企图阻挡吴烨施虐的手。吴烨趁机抓住两只作乱的小爪子,一起按到腰上,右手接着噼里啪啦地打下去。“不准说脏话!”

“啊啊啊啊啊!”刘潇不甘地怒吼,论力气他敌不过吴烨,论气势他绝对输吴烨一头,现在竟然像个孩子似的被按在床上打屁股!“放开我,有本事咱单打独斗,你这样算什么,欺负小孩子么?”胳膊被束缚住,刘潇转而开始扑腾两条腿,像被抛在岸上的鱼一样到处乱蹦,差点没把可怜的单人床翻个个儿。

吴烨用力甩了一巴掌在刘潇大腿上,“不准乱动,再动小心我把你扒光了打!”

“你敢!”

敢?吴烨冷笑,这世界上还真没有他不敢做的事。于是右手探到腰间,没费什么力气,就把刘潇的家居服裤子和内裤一脱到底。

这下,刘潇是真的愣住了。

楼主 竹叶浮萍  发布于 2012-02-22 17:44:00 +0800 CST  
现在的留学生,什么层次的都有。自费跟公费差别就很大,自费的学校档次也差很多。英国有的大学可以直接专科升硕士,好多人读完几年书英语依旧说不溜,正常。后边我会说到吴烨的留学背景,他算是自费出国里不错的吧,小说嘛,总得突出一点,是吧?

楼主 竹叶浮萍  发布于 2012-02-22 17:48:00 +0800 CST  

Chapter 4

尽管对方也是男人,可是以这种姿态赤裸在吴烨面前,让刘潇觉得羞耻。强烈的羞耻感让刘潇难过得想哭,他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被这样对待,昨晚睡觉的时候还开开心心享受着没有唠叨没有束缚的暑假,可早晨一起床,世界就彻底变了个样。

老天爷,你的玩笑,未免开的有点太大了吧?

“接着扑腾啊,怎么不扑腾了?”吴烨说的云淡风轻,打下去的巴掌却比之前更狠,更重。只是没了裤子,刘潇不敢再折腾了,只能拼命夹紧双腿绷紧肌肉,以抵抗持续扩散的疼痛。刘潇从来不知道,原来用手打屁股也可以这么痛,而且一下比一下痛,一下比一下尖锐,慢慢的疼痛连成一片,变得越来越难忍。刘潇试图挣脱开双手,可是吴烨的力气之大,让他所有的努力都只是徒劳。

“够了吧!”刘潇的声音闷在床上,有些无力。“你还没完了是吧?”

“你要是肯诚心接受我入住,而且接受我给你安排的日程,我就停手。”吴烨暂停巴掌,但手还是极具威胁地放在某人吃果着的臀部上,“还有,以后不准说脏话,不准做用手指指人这种不礼貌的动作。”

得、寸、进、尺!

刘潇也顾不得难堪不难堪了,再次激烈挣扎起来。“我凭什么要听你的?你以为打就能打服我么?我告诉你你错了!有本事你就打死我,打不死我,我就绝对不会听你的!”

不出意外的,吴烨的巴掌再次落下来,清脆的啪啪声回荡在不大的客房里,声声都敲击着刘潇的心。疼,真tm的疼,可是再疼都要忍,此情此境,绝对不能轻易认输!

再次挣扎无效之后,刘潇认命地把自己扔在床上,只是嘴上依旧不肯认输:“放开我,混蛋!”

“说了不准骂人!”又是狠狠的一巴掌,被按在腰上的手却恢复了自由。刘潇扭头,见吴烨走到自己的行李包前,不知道在找什么。

说放开就放开了?虽然有些不敢相信,刘潇还是小范围地活动着上半身寻找自己失散已久的裤子。但裤子没找到,刘潇却看到了回到床边的吴烨,以及他手里的,板子。

三指宽,一指厚,红木色泽,打磨良好的,板子。刘潇的第一反应就是,这个,难道是用来打人的?

仿佛是为了回答刘潇的疑问,吴烨再次按住刘潇的腰,手起手落,一板子就狠狠盖了下来。刘潇疼得身体猛一挣,用了好长时间才消化了那彻骨的疼痛。

一时间水汽弥漫了视线,刘潇这才知道,原来疼的厉害的时候,眼泪是那么不值钱的东西。

楼主 竹叶浮萍  发布于 2012-02-22 21:20:00 +0800 CST  
我也不喜欢没有代入感的文,世上哪那么多完美的人,在圈子里混久了,遇到的人多了,就更相信这点了。太过虚幻对刚进圈的孩子没有好处,各种伤害各种打击啊~~~

楼主 竹叶浮萍  发布于 2012-02-23 09:30:00 +0800 CST  
高三的暑假啊……不苦逼一点能行么?人活一世,都是需要奋斗的,刘潇潇洒了那么多年,也该苦逼一回了是吧,哈哈

楼主 竹叶浮萍  发布于 2012-02-23 09:31:00 +0800 CST  
都全奖了,还能算自费么?我说的自费就是自己掏钱留学的~~

楼主 竹叶浮萍  发布于 2012-02-23 09:33:00 +0800 CST  
公派又是另一种吧?我理解的公派大部分都是大学和机构公派老师和职员出国学习的那种,个人理解哈,总之留学生的种类和档次分好多好多,不能太较真,我这左脑是水右脑是面的脑袋,容易当机的,哈哈~~~

楼主 竹叶浮萍  发布于 2012-02-23 11:09:00 +0800 CST  

Chapter 5

疼,难以忍受的疼。被打的部位似有千万只蚂蚁在咬,刘潇伸手去摸被打的地方,边缘部分已经肿起了可怕的棱子,摸上去沙沙的疼。

“我****还是不是人啊!”刘潇怒视站在床边的吴烨,如果之前还算是给他点教训,那现在就是吃果果的虐待!刘潇有理由相信吴烨绝对不是一时冲动,行李包里竟然放着打人的工具,他明显就是早有预谋!“你凭什么打我!就算我爸让你来管着我,你也没有权利打我吧!你带板子来干嘛?虐待狂,你信不信我去学校告你,让你当不成老师!”

“真是不长记性!”吴烨终于成功被刘潇的话激怒了,再次把刘潇的手按到腰间,吴烨抬起板子,没有惜力地打了下去。“虐待狂?既然你要告,我就把这个罪名坐实了好了。”一板接一板,甚至都不给刘潇喘息的机会。

“放手!你个混蛋!够了!c-a-o!啊!你tm放开我!……”

此处省略一万字儿……

板子每落下一次,刘潇的身体就跟着颤抖一次,谩骂声中总是夹杂着短促的呼痛声和呻吟声。虽然刘潇十分不想在吴烨面前暴露自己的软弱,可他悲哀地发现自己引以为傲的自控力现在已经完全派不上用场。各种挣扎都只是徒劳,刘潇开始用牙齿撕扯床单,甚至咬破自己的嘴唇,却发现没有任何办法可以转移臀上蚀骨的疼痛,唯一能做的,就是痛骂,嘶吼。

刘潇把会说的骂人的话全骂出来了,可是回答他的永远只是板子,板子,板子。渐渐的刘潇骂不动了,疼痛耗尽了他所有的力气,额头上冷汗不断往外渗,刘潇可以清晰地感受到自己的刘海悉数被打湿,一缕一缕地贴在额头上。可是现在的刘潇已经顾不得形象了,全身上下都只叫嚣着一个字:疼……

吴烨的板子仿佛永无止境,这种折磨人的打法让刘潇不可抑止地恐惧。刘潇知道吴烨在等自己示弱,可是向来倔强的他,如何肯轻易认输?已经骂不出声的刘潇开始选择咬牙死忍。

见刘潇换成了一副认命挨打的姿态,吴烨有些不忍心了,刘潇的屁股已经青紫肿硬的不成样子,再打下去,怕是走路都费劲了。是时候结束了,吴烨抬起板子,往刘潇臀上伤的最重的地方用力甩下一板子。

“啊!”刘潇被这突如其来的一下打得上身猛地抬起,僵硬的身体不可抑止地颤抖。“别打了!!!” 刘潇无力地瘫在床上,粗重地喘息着。

“给我一个不打你的理由。”吴烨仍保持着打人的姿势没动。

“哈?”刘潇用力甩了甩头,过分,怎么可以这么过分!“不打我的理由?那你能给我一个打我的理由么?!”

楼主 竹叶浮萍  发布于 2012-02-23 11:13:00 +0800 CST  
嘿嘿谢谢,必须继续啊

楼主 竹叶浮萍  发布于 2012-02-23 11:36:00 +0800 CST  
被揭穿?

对于圈子里这些糟烂事儿,我只能说,祝福该祝福的,心疼该心疼的。圈子就是个小社会,各种人都有各种事都有,如果是孩子,在没体验过社会之前进圈,确实容易悲剧,太过相信人太过依赖人,不好。

我进圈有些日子了,年纪也大,如果有刚进圈的孩子,有疑问有好奇有怀疑的,都可以跟我打听,乐意做个知心姐姐,嘿嘿~~

楼主 竹叶浮萍  发布于 2012-02-23 14:12:00 +0800 CST  

Chapter 6

连着五下,全部打在伤得最重的臀峰,刘潇疼得喊都喊不出来,瞪大眼睛看着雪白的墙壁,脑子里一片空白。

伤比之前又重了些,臀峰的淤紫已经泛黑,看起来有些吓人。看着刘潇因为疼痛和恐惧而绷紧了不断颤抖的身体,吴烨举起的板子怎么也打不下去了,终于扔掉了板子,也松开了一直按着的刘潇的双手。

“总问我凭什么打你,哪儿那么多凭什么?刘叔把你交给我的时候就说过,该打就打该骂就骂,不信你可以问他老人家,我绝不拦着。”吴烨的声音依然平稳,只是刘潇可以明显感觉到他情绪的波动。呵呵,还是被我气到了吧,我还以为你是只会笑的苗条版弥勒佛呢。

“既然刘叔放心地把你交给了我,我就得对你负责。刘叔不在你就放任自流,马上就高三了,还就只想着玩,你有没有为你自己的将来想过?”将来?我连现在的日子都过不好,哪儿有心情想将来。

“给你一个打你的理由?就你刚才的所作所为,我打的都算轻的了。来个管束你的人你就只想着怎么把人赶出去,刘叔就是这么教你待客之道的么?”将近一年了,这个家,从来都只有我一个,你为什么要突然间出现?我一个人挺好的,别来烦我,真的,别来烦我。

“我可以明确地告诉你,不只今天,这个暑假,还有接下来的高三一年,我说打你就能打你,有本事你就表现好了别给我打你的机会,只要你犯了我的禁忌,我就绝对不会轻饶了你!”那,你还是直接打死我得了……

一番长篇大论,吴烨也是一阵急促的喘息。刘潇远比他想象中倔强不羁,成功地把他已经制定好的教育手册,全盘打翻。

“你……打够了吧?”刘潇把头埋在床里,声音闷闷的,有些沙哑,但是却平静得像是什么事都没发生过一样。“打完了的话,能把我裤子给我么?”

吴烨无奈地摇摇头,从地上捡起裤子扔给刘潇,刘潇侧身穿裤子,可是一动换臀上就是撕裂的疼,更别说弯曲身体穿裤子这种大动作了。吴烨把被子拖过来轻轻盖到刘潇身上,“别穿了,你先趴会儿,我一会儿给你上药。”

刘潇把身体往被子里缩了缩,埋头不语。吴烨叹口气,真是个倔脾气!稍微收拾了一下狼藉的床铺,吴烨转身离开了客房。

听到吴烨远去的脚步,刘潇终于把紧绷着的神经和身体彻底放松下来。被打的地方依旧火辣辣得疼,刘潇拿手去揉,可是手刚碰到屁股,便是一阵令人头皮发麻的疼痛。于是刘潇握拳的手在屁股上方纠结了一会儿,终于还是无力地垂了下去。

泪水,混着冷汗一滴滴掉到床单上,润湿了一大片。

楼主 竹叶浮萍  发布于 2012-02-23 15:10:00 +0800 CST  
叫我竹子就好

楼主 竹叶浮萍  发布于 2012-02-23 18:16:00 +0800 CST  
嘿嘿谢谢,今晚会更哦

楼主 竹叶浮萍  发布于 2012-02-23 18:17:00 +0800 CST  
嘿嘿谢谢,喜欢你的名字哦~~我各种不会起名字,瞧我的主人公名字多简单,各种shock不到啊……

楼主 竹叶浮萍  发布于 2012-02-23 18:23:00 +0800 CST  
新人更文必须勤劳啊,否则帖子沉到深渊谷底,连哭的地方都木有

楼主 竹叶浮萍  发布于 2012-02-23 18:24:00 +0800 CST  
品儿还认识别的竹子?

楼主 竹叶浮萍  发布于 2012-02-23 21:53:00 +0800 CST  
Chapter 7

因为不熟悉环境,吴烨走了很远的路才找到一家药店,可是回到家他发现刘潇还保持着他走时的姿势,缩在被子里一动都不带动的。吴烨想掀开被子给刘潇上点药,却发现被子被刘潇死死地攥住,摆明了不让他碰。

看来是被打怕了。吴烨蹲下身子,揉了揉刘潇被汗湿的头发,“松开,我给你上点药。”

“不用。”声音依旧闷在床单里,只是移动了一下脑袋躲开了吴烨的手,刘潇抗拒跟吴烨的一切身体接触。

“不上药好的慢,你明天会难受的。”

“你不就希望我难受么?”刘潇抬起头看着吴烨,泛红的眼睛透着愤恨。“别猫哭耗子假慈悲,真tm虚伪。”

一句话把吴烨噎住了,很有再拍刘潇两巴掌的冲动,他都自降身价做起知心哥哥了,这小子怎么就这么不知好歹呢?吴烨从来就不是拿热脸贴人冷屁股的人,更何况他没必要讨好眼前这只桀骜不驯的小狮子,于是果断下逐客令:“不上是吧?不上就带着日程单滚回你屋去,今儿是周日,你可以自由安排。明天开始按照日程单活动。”吴烨扫了眼刘潇的臀部位置,“但愿你爬得起来。”

吴烨总是能把命令和说教说的云淡风轻,在这点上刘潇不得不佩服。懒得跟吴烨废话,刘潇用眼神表达了下自己的愤怒,然后侧过身,背对着吴烨穿裤子。

额头上青筋毕现,有多痛只有刘潇自己知道。可刘潇还是忍着痛把穿裤子的动作进行的相对熟练。不想让吴烨看扁,他要让吴烨知道,疼痛,不可能把他打败,今天的战斗,他还远远没有输。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重要原因,打死他他都不能果着下半身就大摇大摆穿堂而过啊……

穿好裤子,下床,疑似正常地走到门口,摔门而去。当然不会拿那个破烂日程单,谁爱拿谁拿,谁爱照着那傻缺日程单做谁做,反正我不。刘潇强忍着痛回到自己房间,关上门的刹那,身子狠狠贴在了门上,他需要一个助力,否则,他怕自己会摔倒。

休息片刻,刘潇锁好门,费力挪到床边,把自己摔在床上,再也爬不起来了。

那一天,刘潇就那么浑浑噩噩地过去了,午饭的时候吴烨过来叫过刘潇,刘潇没理,晚饭的时候吴烨也来叫过他,他还是没理。不是不饿,是真的爬不起来。无聊透顶想玩会儿电脑,却发现够床头柜上的电脑对自己来说都是奢侈。

失去了所有的娱乐功能,加上折腾了一上午也确实累了,刘潇趴着趴着就睡着了,只是怎么也睡不踏实。刘潇睡觉不老实,现在有伤在身,一动就疼得厉害,他还觉轻,一疼就醒,折腾到夜里一点多,刘潇终于彻底清醒,睡不着了。试着移动了下身子,剧痛再次袭来,睡梦中不知怎么就翻了个身侧躺了,刘潇费力地趴回去,感觉趴了太久的腰断了似的疼。

房间里一片漆黑,只有手机屏幕散发着幽幽的光亮,委屈,难受,不甘,想念,各种各样的情感开始翻涌上来,把刘潇搅得心烦意乱。刘潇想寻找一个突破口,随便怎么发泄一下都好,只是不想就这么呆着。鬼使神差的,刘潇拨通了越洋电话。

“爸……”

楼主 竹叶浮萍  发布于 2012-02-23 22:02:00 +0800 CST  
我属兔的,算是同类么?

楼主 竹叶浮萍  发布于 2012-02-23 22:03:00 +0800 CST  

楼主:竹叶浮萍

字数:76836

发表时间:2012-02-22 23:2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22 14:50:31 +0800 CST

评论数:171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