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莫若帝希(古风父子甜文)

一楼度娘!
本文原是发在晋江上的,突然发现这里市场不错,特传送过来……
这是我自己的文,我的笔名是:福音的禧年

楼主 唐门_目目  发布于 2013-09-06 16:17:00 +0800 CST  
第一章、贵人贵子
“皇上,王贵人生了个小皇子!”皇上身边的大太监李福匆匆跑进御书房,告诉正在处理奏折的皇上喜讯。“嗯!”皇上头也没抬,嗯了一声就没了下文。“皇上!”李福是看着皇上长大的,对皇上少了些惧怕,多了些关心。“皇上不去看看小皇子吗?王贵人……”“朕不去了,你看着办吧!”
李福走在宫道上,回头看了眼身后几个小太监手上拿着的赏赐,微微叹了一口气。自从九年前,皇上捡回一条命以后,就变得凉薄了,对后宫那些女子和皇子皇女都不甚关心,有时甚至连表面功夫都懒得做。
王贵人住在落霞宫的偏殿,落霞宫与皇帝的乾清宫相去不远,很快就到了。
“皇上有赏,赏玉如意一柄,金镶玉一块,锦泰兰花瓶一个,步摇三支。贵人,快谢恩吧!”李福宣完旨,正要离开,却又回头对王贵人说:“贵人好好休养,免得皇上记挂。”“李公公不必多言,本主知道的。”李福惊讶于王贵人的云淡风轻,却也不多说什么。
王贵人倒是真的不在乎,她本就不是没有男人就活不下去的女人,更何况……只是,皇上连看都不来看一眼,苦了这孩子了。王贵人低头看着襁褓中的孩子,怔怔地出神,不知道在想什么。周围的丫鬟也不敢说什么,直到婴儿一声嘹亮哭声,把王贵人惊醒。王贵人抬头看了看天色,把孩子交给奶娘,转身进了里屋。


楼主 唐门_目目  发布于 2013-09-06 16:19:00 +0800 CST  
第二章、满月风波
慈宁宫。
“皇帝,过两天就是七皇子满月的日子了。”太后看惯了勾心斗角,对淡然的王贵人很有好感。更何况,真要论起关系来,王贵人也算是太后的干侄女。“皇帝你政务繁忙,从七皇子出生那日起,还未去看过他们母子。眼下,七皇子的满月酒就好好操办操办吧。”“母后安排就好,朕还有事,就先走了。”皇帝从进入慈宁宫,到离开慈宁宫,前后不过半盏茶的时间。太后皱了皱眉,终究还是摆摆手,让皇帝走了。
太后与皇帝的关系并不好。皇帝生母早逝,太后只是养母。虽然太后并无所出,但毕竟不是亲娘啊!更何况,此皇帝非彼皇帝,此白峰非彼白峰啊!
乾清宫
“李福,王贵人和太后有什么关系?”皇帝坐在案前,扶着额头问。“回皇上,王贵人的祖父,也就是当今宰相大人的父亲,与太后娘娘的父亲是结拜兄弟。”李福说完,小心翼翼地看了皇上一眼。“皇上,奴才给您泡杯参茶。”“不用了,下去吧。”皇上看上去有些不耐烦。李福也不敢说什么,“是。”
满月宴
虽说七皇子的满月宴是由太后操办的,但毕竟皇帝不表态,大家都存了不屑的心理。
“呦,贵人妹妹,舍得出来啦!姐姐我还以为妹妹被皇上禁足了呢!”说话的是张嫔,传说近日颇得宠。张嫔一说话,她身后的人也叽叽喳喳的说开了。“就是,听说皇上都没见过七皇子呢!”“比咱没孩子的都不如,连位分都没进!”“……”
王贵人素来不喜与人争吵,所以大家也只当她好欺负,连位分比她低的也敢讽刺几句。
“圣旨到~”李福微尖的声音传来。“王贵人文贤淑静、育嗣有功,特封正四品嫔。七皇子,赐名景希。钦此。”皇帝致始至终都没有出现。
圣旨堵住了一些人的口,但也有不少人嗤之以鼻,跟本不把王嫔和七皇子放在眼里。但,不管怎么说,王嫔和七皇子都被推到了风尖浪口上了。
夜深了,王嫔带着七皇子景希回到落霞宫。 奴才们手脚都很快,王嫔的东西都已经搬到落霞宫主殿了。王嫔微微叹了一口气,只怕从今日起,日子就不太平了。正四品嫔便是一宫主位了,娘娘这个称呼就可以正式启用了。
自从王嫔进宫以来,皇上就来过落霞宫一次,也就是那一次,让王嫔怀上了。所以,王嫔很放心的让希儿和自己睡,丝毫不担心被皇上知道。王嫔看着希儿小小的身子,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希儿的小脸。虽然,这个孩子不受他父皇喜爱,被后宫的女人看成眼中钉、肉中刺,甚至,连自己都不是很喜欢他。因为看到他,自己总是会想到他和他。但,不论如何,希儿都是自己十月怀胎生下来的。以后,就让我来好好疼他,好好教他,好好保护他。
希儿,母妃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的!

楼主 唐门_目目  发布于 2013-09-06 16:24:00 +0800 CST  
第三章、我来自何方?我情归何处?
王嫔内心剖白。
王嫔看着希儿,透过希儿,似乎看到了琪儿。王嫔不是这个世界的人,她原是21世纪的首长夫人,名叫王晴,这个身子的名字叫王柔。不过显然,在宫里,名字不重要,位分和恩宠才是最重要的。王嫔在21世纪的丈夫叫白凌峰,是个首长,虽然白凌峰待在军区的时间远比待在家的时间多,但两个人却十分恩爱。所以,白首长百忙之中还抽出时间来陪王嫔旅游,只是谁能想到飞机会遇到乱流。一开始两个人还以为能死在一起,倒也没多少害怕,只是放心不下儿子白尚琪。没想到一觉醒来,王嫔发现自己没死,还狗血的穿越了。
“唉,峰,你在哪里?你一定也穿越了吧,我还没死,谅你也不敢死!你要快点来找我,我一刻也不想面对别的男人。要不是为了再见你一面,我当初就算是死也不会从了那狗皇帝!琪儿,你在现代还好吗?是不是还整天待在网吧里你惹了那么多事,没有你爸给你罩着,那些人还不知道会把你怎么样呢!琪儿,妈妈好担心你啊!”王嫔心里想。心绪不宁的王嫔并没有发现,身边的孩子正在偷眼看她。
白景希内心剖白。
“这就是我这一世的母亲吗不,应该叫母妃。皇帝的女人,果然个个国色天香,叫她一声母妃到也不亏!只是,爸妈,你们是不是像我一样,也穿越了?是不是在这世上的某一个角落,过你们甜蜜的二人生活?爸妈,你们等着我,琪儿一定会找到你们的,琪儿现在可是皇子呢,虽然不大受宠!”自从父母死后,白尚琪也就是现在的白景希,才懂得了珍惜,懂得了识人。自己的父亲是首长,很多人都和自己称兄道弟,自己也把他们当兄弟,推心置腹。父母离世后,这些人的本来面目都在一夜之间显现,没有一个人愿意帮自己一把,甚至都不肯见个面。自己也就是在那个时候,才知道自己的人缘有多么差!也就是因为这种处境,使自己更想念爸妈,更明白爸妈的好,更想聆听爸妈的教诲。如果能找到爸妈,琪儿一定不会在惹你们生气了,一定不会在让你们担心了!
白峰内心剖白。
白峰坐在御书房的案前,捧着一杯茶,心思却已飘远。“晴儿,琪儿,我好想你们。晴儿,我现在是皇帝了,可是我仍就找不到你,你到底在哪?你告诉我好不好?琪儿,没有爸爸的约束,你会不会更肆无忌惮,会不会更没规矩?呵呵,爸爸总是不相信你,也许你会在一夜之间长大呢!晴儿,琪儿,你们要是知道我现在有那么多女人孩子,会不会再也不理我了?呵呵。”白峰嘴角泛起丝丝苦笑。天色开始泛白,黑夜快过去了,黎明即将到来!
我来自何方?我情归何处?王柔、白峰、白景希,这别扭的一家人,今夜都无眠!世界上最远的距离,不是天涯和海角的距离,而是我在你面前,你想着我,却不认得我!。

楼主 唐门_目目  发布于 2013-09-06 16:30:00 +0800 CST  
第四章、七皇子偷食
“娘娘,娘娘,不好了!”七皇子的贴身侍女灵儿慌慌张张地跑到王嫔面前。“放肆!慌慌张张,成何体统!”王嫔身边的陪嫁侍女玲珑板着脸呵斥道。王嫔一见是灵儿,也没计较她的失礼,“怎么啦,是不是希儿出事了?”“娘娘,七皇子不见了!”玲珑看灵儿还是惊魂未定的样子,不禁火大,“什么叫不见了,你说清楚点!”“娘娘,奴婢今天一早就没见到七皇子,奴婢一开始还以为七皇子在娘娘这儿,就没声张。可没想到中午奴婢到娘娘这儿来找七皇子的时候,才被娘娘您身边的琉球姐姐告知,七皇子并不在您这儿。奴婢这才急了。慌慌张张去找,可到现在都没找到。”灵儿心里担心七皇子,到不怎么担心自己。“娘娘,您快派人找找七皇子,奴婢担心……”“现在担心了,早干什么去了?”玲珑忍不住骂灵儿。倒是王嫔,反倒是冷静下来,拿出来曾经首长夫人的气势。“玲珑,把所有人都派出去找,别声张!”“是!”
所有人都出去找人来,王嫔一个人在屋子里走来走去。现在已经过了午睡时间了,按灵儿的话来说,希儿至少已经失踪了大半天了。希儿现在已经4岁了,自从希儿3岁以后,自己就让希儿一个人睡觉了。如果希儿是从昨晚就不见了,那……
王嫔不敢想象。王嫔再也耐不住性子,冲出屋子,加入了找人大军!
天色渐渐暗下来,七皇子还是没有找到。玲珑建议:“娘娘,要不,告诉皇上和太后娘娘吧!”白峰没有封后,后宫大权仍在太后手上。“不,再找找,一定能找到的。”王嫔轻声说。不知道是在安慰别人,还是在安慰自己。
“娘娘,找到了,找到了!”一个小太监跌跌撞撞的跑过来。“在哪儿?人呢?人呢?”王嫔激动的问。“在御膳房……”小太监还未说完,王嫔已经跑了出去。所有人连忙追上去。
半个时辰之后,王嫔带着希儿回到落霞宫。
王嫔屏退了所有下人,偌大的正厅只有王嫔,玲珑和七皇子。“跪下!”王嫔很生气。若是换了个孩子,只怕在父母找到自己的时候就跪下认错了。只是七皇子毕竟不是土生土养的古人,在古代又只生活了4年,而且绝大部分时间都在睡觉中度过,没这觉悟啊!不过既然王嫔提醒了,希儿也就顺势跪了下去。
“对不起,母妃。”希儿软软的认错。这件事到真的是希儿的错。昨天晚上半夜三更的醒过来,想起来爸妈,就再也睡不着了,刚好肚子饿了,就一个人悄悄溜进山御膳房。因为想念爸妈,心里郁结,就喝了点酒。当时还觉得那酒味倒挺好的,甜甜的,谁知那酒后劲那么大,一直睡到午后才醒。刚一醒来,就发现落霞宫的所有人都在找自己,害怕母妃责怪,就躲了起来。本来自己躲在御膳房,已经躲过了一劫,谁知有个小太监竟然去而复返,自己来不及躲起来,便被抓个现行。


楼主 唐门_目目  发布于 2013-09-06 16:32:00 +0800 CST  
木有人看,好桑心……

楼主 唐门_目目  发布于 2013-09-06 16:34:00 +0800 CST  
第五章、王嫔教子
见母妃不说话,希儿眼睛一转,手脚并用的爬到王嫔脚边,用撒娇的语气说:“母妃,儿臣知错了,母妃别生气了好不好?”若是平时,王嫔看到希儿撒娇,早就一把抱住希儿了。可是今天却端坐在主位上,无动于衷!“母妃?”“跪好!你今年几岁了?”王嫔看着希儿。希儿连忙跪好。“4岁了。”“4岁你就喝酒,还酩酊大醉?你知不知道你是皇子,知不知道后果?你知不知道母妃有多急?”希儿自知理亏,也不敢申辩。“玲珑,去把戒尺拿来!”王嫔吩咐道。“主子,七皇子还小……”玲珑心有不忍,却因为王嫔冷若冰霜的脸而不敢多说什么。
希儿有些不敢置信,母妃要打他?不论是上辈子,还是这辈子,自己都有个疼爱自己的母亲,从来不曾挨过打,上辈子的母亲对自己更是到了溺爱的程度。看到玲珑手上的戒尺,不禁有些发怵。“母、母妃,希儿知错了,真的知错了。母妃不打好不好?”希儿眼里一片晶莹,眼看着就要哭出来了。
王嫔并不理希儿,拿过戒尺,“过来!”希儿哪敢过去,非但没有过去,还倒退了两步。王嫔见此,脸色愈发难看了。“过来!不要让我说第三遍!”希儿没胆子再退了,只好磨磨蹭蹭的蹭过去,几步路愣是让他走了一盏茶的功夫。王嫔也不急,她倒要看看,希儿能磨蹭多久。毕竟路短,再慢点速度,终究还是走完了。“不磨蹭了?我还以为你要磨蹭到天黑呢!”王嫔一把拉过希儿,按在自己的腿上,戒尺啪啪啪的打在希儿的屁股上。
“母妃……别打了……疼……”希儿疼的有些说不出话,要是上辈子,这点疼对于天天打架的他来说更本不算什么,可这具身子才4岁啊,疼死人了!
听到腿上小小的人儿喊疼,王嫔终于停手了。“希儿,以后不许喝酒,不许一个人乱走听到没有?”希儿听到王嫔的话,就知道王嫔消气了,立刻开始撒娇,蹭了蹭王嫔的腿,说:“母妃,希儿再也不敢了,再也不惹母妃生气了。母妃,希儿疼!”王嫔立刻心疼的不得了,再也硬不下心肠,“乖,母妃给你上药。”王嫔拿来玉肌霜轻轻的给希儿上药。虽然动作已经尽量轻柔,还是弄得希儿不住的喊疼。王嫔看着希儿只是略微红肿的臀部,疑惑的看了眼希儿,就明白这小子在撒娇呢!啪!王嫔轻轻的又拍了一下。“啊!母妃,疼!”希儿泪眼婆娑的看着王嫔。“唉,真那你没办法!”王嫔败下阵来,“再有下次,就罚你站军姿!”王嫔脸上带着宠溺的微笑。
军姿?

楼主 唐门_目目  发布于 2013-09-06 17:15:00 +0800 CST  
第六章、初见父皇
军姿?
希儿猛然睁大双眼,眼睛里流露着震惊、不可置信和狂喜。是的,狂喜!“军姿?”希儿的声音有些颤抖。王嫔还以为希儿是疼的厉害,也没多想。“是啊,军姿。标准的军姿就是双脚脚跟并拢,脚尖向外约60度,抬头,挺胸,收腹两肩略向后张……怎么啦,这么看着母妃?是又哪里不舒服了吗?你倒是说话啊!”“母、母妃,妈!”希儿激动的连话都说不顺溜,嘴唇都在微微颤抖。
“你。你是……”王嫔听到妈这个字,整个人都在微微颤抖。不管希儿是不是心目中的那个人,但至少跟自己一样是现代人啊。“我是白尚琪,你,你是我妈吗?”希儿满脸的期待。“琪儿!”王嫔听到白尚琪这三个字,再也克制不住,猛地抱住了希儿。“妈,妈,妈……”希儿一遍又一遍地叫着,怎么叫也叫不够。王嫔也一样,幸好屋子里没人,不然只怕会惹来打麻烦。
好不容易两个人的情绪都稳定下来。“儿子,你怎么也穿越了?你在现代出什么事了?”激动过后王嫔一下子就发现了事情的关键。自己和老公是空难过来的,那儿子难道也死了?“妈,我车祸死掉了,然后就来到这里来。”希儿摊了摊手,满不在乎的说。小小的身子做出这样的动作很搞笑,但王嫔却没笑。“儿子,你怎么这么不在乎自己,你……”王嫔话没说完就被希儿打断了。“妈,儿子要是不出意外,岂不是见不到你了!只是,爸到底在哪?”“唉,谁知道呢,这么多年来,一直在找,可一直没找到。”王嫔提到老公白凌峰,心情一下子黯淡,找到儿子的喜悦一下子被冲淡了。
“哦,对了,今天的事儿闹这么大,皇上和太后那边也差不多该有消息了。你啊,做事怎么还这么冲动啊!”经希儿一打岔,王嫔也忘了问儿子在现代的事。“娘娘,皇上身边的李公公来了。”玲珑在门外出声。“瞧瞧,说曹操曹操到!儿子,到时候小心些,别乱说话,能不说就不说,嗷!”“知道了,妈,你放心,我知道的。”希儿安慰王嫔。
王嫔走到正厅是,李福正在喝茶,见王嫔来了,连忙放下茶杯给王嫔见礼。希儿见此,微微一笑:难怪这李福能在皇帝身边这么多年,对不受宠到四年未见皇帝一面的妃嫔都能如此有礼,不简单啊!“娘娘,皇上要见七皇子,您赶快让奴才带七皇子过去吧,别让皇上等急了。”李福微微躬身道。“只让希儿一个人过去吗?”王嫔有些担心。“母妃,没事的,希儿一个人过去就行了,不会有事的。”希儿拉着王嫔的衣袖说。希儿说的话,倒令李福侧目,心中对希儿不免高看了一层。
李福带希儿来到乾清宫外。“七皇子,您自个儿进去就行了,皇上在里面等您。”李福说完就退下了。
希儿只能自己一个人进去。“儿臣叩见父皇!”皇帝坐在案前,不说话也不抬头,仿佛没有希儿这个人。乾清宫里顿时陷入寂静。

楼主 唐门_目目  发布于 2013-09-06 17:24:00 +0800 CST  
第七章、你是我爸吗?
在进入乾清宫的那一瞬间,希儿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既然自己和妈还是母子,那……
半晌,没听到叫起,希儿微微移动了一下有些酸麻的腿,抬头偷偷瞅了一眼父皇。“儿臣叩见父皇!”希儿鼓起勇气再次大声说。这下,成功引起了皇帝的注意。只见皇帝的眉毛微微一挑,终是抬起头。“你胆子不小啊,小小年纪,酗酒、宿醉。还逃避责任,谁教你的?谁给你的胆子让你这么做了?你还有没有规矩了?看来是王嫔没把你教好啊!”虽然跪在地上的小人儿看上去低眉顺眼的样子,但皇帝还是看出来眼前这个孩子的不一般不禁起了逗弄的心思。“父皇,母妃有教过儿臣要守规矩,是儿臣没做到,与母妃无关,请父皇不要迁怒母妃!”“是吗?这么说来,是你桀骜不驯,屡教不改喽!”皇上眼里精光一闪。皇帝自己也不知道原因,一见到这个儿子便觉得亲切,可自己确实没见过这孩子啊!“……是!”希儿咬牙切齿的说。“既然如此,来人,传杖!”皇帝看到希儿小脸扭曲的样子,不禁莞尔。不过,自己治国治家向来严格,有功必赏,有过必罚,眼前这个儿子犯的错可不小啊!听到传杖两个字,希儿慌了。虽然被母妃打过的小屁屁现在已经不疼了,可是打得时候还是很疼的呀。更何况,母妃打自己用的是戒尺,眼前传得是杖啊杖!自己的小屁屁怎么受得了啊!“父皇,母妃已经发过儿臣了,您就别……”李福的声音不合时宜的传了进来:“皇上,板子拿来了。”皇上撇了一眼惊慌失措的希儿,说:“拿进来!”
“是!”板子和行刑的人很快就到位了。“杖责15。”希儿毫无反抗能力,很快被按在长凳上。希儿还想再为自己申辩几句,突然感到臀部一凉,裤子竟然被扯了下来。希儿大幅度的扭动起来:“父皇!为什么要……”希儿有些难以开口。“你难道不知道去衣受责吗?”皇上戏谑的看着希儿。希儿当然知道去衣受责这个规矩,可知道和做到是两回事啊!4岁的小人儿怎么拧得过两个人高马大的侍卫,希儿很快被死死的按在了长凳上。既然这方面反抗无效,希儿也就放弃了,反正4岁的奶娃娃,有什么看头啊!不过,另一方面,“父皇,母妃已经罚过儿臣了,一过不二罚啊!”皇帝瞄了一眼希儿的小屁屁,上面的微红已经完全褪下去了。“这也叫罚过了?行刑!”“是!”听到命令,侍卫拿起板子,箍圆了打了下来。板子到肉,一声父皇硬生生的换成了“啊”!希儿感到很丢脸,从第二下板子开始,硬是一声不吭。希儿仅4岁,小屁屁才巴掌大,而这板子又长又宽又重,一板子下去,含盖了整个屁屁外加臀腿交界处的嫩肉。所以15个板子,每一板子都打在同一个地方。
很快,希儿的屁屁就破皮了,没破皮的地方也是青紫一片,整个屁屁惨不忍睹!这还是侍卫放水的结果。希儿是穿越人士,精神力比较强,所以还没完全晕过去,但也差不多了,整个人都迷糊了!“把七皇子带下去吧。”皇上教完孩子,很不负责任的撒手不管了。李福正要叫人把七皇子抬回落霞宫去,“爸,妈……”

楼主 唐门_目目  发布于 2013-09-06 18:36:00 +0800 CST  
今天就到这里吧,都没几个人……有亲等着看的话,就@ 我好了,免得我明天找不到这个帖子……

楼主 唐门_目目  发布于 2013-09-06 18:38:00 +0800 CST  
第八章、你是我爸!
皇帝本就是个冷情的人,自然不会好心去善后。
“爸,妈……希儿迷迷糊糊的说。听到希儿的话,刚拿起奏折的皇帝全身僵硬,愣住了。待皇上回过神来,希儿已经被抬到门口了,皇帝激动的大步走到门口,一把抱起希儿。“愣着做什么,还不宣太医!”皇帝冲李福大喊。“是,是!”李福连忙奔向太医院,一路上心里很是纳闷,这皇上到底是宠不宠七皇子啊?
皇上抱着希儿,走到龙床边,小心点把希儿放在龙床上。此刻希儿已经完全晕过去了。
“皇上,太医来了。”“宣!”皇帝阻止了太医行礼,“赶快过来瞧瞧。”皇帝吩咐道。“是,皇上,请您先让一让,下官先替七皇子把脉。”太医院院正慌忙走上前,小心翼翼地对皇上说。
院正仔细的给希儿做了个全身检查,替希儿上了药后,恭敬的对皇上说:“启禀皇上,七皇子殿下是因为熬刑不过,晕过去了,没什么大碍。但要注意伤口的清洁,千万别感染引起发热就行了。”“那就好,都下去吧。”见到希儿没事,皇上大大的松了一口气。“是。”很快,屋子里只剩下皇上和希儿。
“爸,妈,我好想你们……爸,你在哪……痛,好痛……别打了……”希儿并没有清醒,嘴里下意识的说出来心里话。“琪儿,琪儿,是你吗?”皇帝在希儿身边,听到希儿的呓语,心里一揪一揪的疼。他有种感觉,眼前的孩子就是琪儿。但是,这种事,必须要问清楚。
“皇上,王嫔娘娘来了,说要见七皇子。”李福的话打断了皇上的思绪,令皇上有些不耐烦。皇上正要斥责李福,突然想到,王嫔怎么说也照顾了希儿4年,让她进来看看自己儿子也无可厚非。“让她进来。”“是。”
门开了,王嫔的身影出现在门口。皇上正等着王嫔见礼,谁知眼前一花,王嫔已经在希儿身边了。皇上清楚的感觉到王嫔并没有武功,但这速度说明了什么?说明了伟大的母爱啊!“儿子,儿子……”看到希儿的样子,王嫔泣不成声,竟忘了皇上在一边。对于王嫔的失礼,皇上并没有怪罪,反而很欣慰。“李福,拟旨:王嫔温婉大方,甚得朕心,封正三品昭仪!”“是。”李福的声音从门外传来。王昭仪仿佛没有听到皇上的话,只是泪眼婆娑的看着希儿,根本不去搭理皇上。
“唔……”
“希儿,希儿,母妃在这里。”见到希儿有醒来的迹象,王昭仪连忙说。过来好一会儿,希儿才完全清醒。“父皇,母妃。”皇上见希儿醒了,就对王昭仪道:“你先出去。”“不行,我……”王昭仪刚要拒绝,就听到希儿说:“母妃,儿臣有些话想要和父皇讲……”“那行,母妃先出去了,你小心些。”王昭仪一步三回头的出去了。
“你是谁!”皇上首先发问。做皇帝的人果然不一样,明明心里没底,话却能说的底气十足。“白尚琪。”希儿仍旧很虚弱,说话有些中气不足。希儿说完,直直的盯着皇上。只见皇上嘴唇微微颤抖,一把抱住了希儿。“疼……”被皇上一抱,扯动了伤口。皇上连忙松开希儿,“琪儿,是爸!”皇上眼里似乎也有雾气。希儿努力的伸出手,想要拉住父皇的手。皇上见了,连忙伸手拉住希儿的小手。“爸,爸……”父子俩泣不成声。

楼主 唐门_目目  发布于 2013-09-06 18:56:00 +0800 CST  
第九章、终团聚
过了一会儿,希儿似是想起了什么,从皇帝的大手里抽出自己的小手,使劲抹干眼泪,冲着门外大喊:“母妃~”皇帝连忙擦干泪水。笑话,让儿子看见自己哭也就算了,怎么能让其他人再看到。“希儿,怎么了?”王昭仪一听见希儿大喊,就迫不及待地撞门而入,让门外的李福一阵咋舌。“妈,父皇是爸!”一句不伦不类的话。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明白了。“峰?你是峰?”王昭仪有些不敢相信。“是我,是我,晴儿,是我……”皇帝喜不自禁。
“希儿,我们死后,你……”皇帝拉着王昭仪坐到床边,有些不知道怎么问。希儿微微一笑,说:“爸,是这样的,你们……你们走后,偌大的家只剩下我一个人,我很孤单,特别是晚上,所以我每天晚上都去酒吧买醉。我那些朋友,呵,朋友?那些高干子弟,立马就原形毕露了,不落井下石的就算是给面子了。那些普通人家的所谓朋友,一开始还假惺惺的安慰我,陪我买醉,在我把家里的钱都用的差不多的时候,一个个都躲得远远的……后来,爸,您的一个警务员找到了我,苦口婆心的劝我,让我好好活下去,别让你们失望。我听进去了,可是我从小就是个标准的公子哥,给人打工,看人脸色的日子哪里是一下子能适应的。再后来,我把房子买了,用这些钱开了个小公司,一开始艰难些,后来日子就渐渐好了,到我过来的时候,公司已经在A是小有名气了……我是在你们走后7年后过来的,酒驾,车祸……”希儿有伤在身,说着说着就睡着了。
王昭仪轻轻的给希儿拉了拉被子,微愠的对皇帝说:“这么重的伤,你怎么就下得去手。”“晴儿,我刚才不是不知道嘛。”皇帝讨好的笑着。“就算不是琪儿,你就可以下这么重得手啦,一个才4岁的孩子……”王昭仪很不赞同皇帝的话。“好了好了,老婆,别生气了,10年没见了,怪想你的。”皇帝说着一把搂过王昭仪,“晴儿,跟你商量件事,称呼上,咱私底下不要紧,明面上还是得照旧。”王昭仪一把推开皇帝。“晴儿?”如果晴儿执意不肯,那就下旨给晴儿和琪儿改名,再下旨把夫君娘子这种称呼改成老婆老公,把父亲母亲这种称呼改成爸妈好了,为了老婆孩子,这点压力,不算什么!“是柔儿!不管明面上还是私底下,都必须照旧,不然一不小心就会让人抓的把柄!”王昭仪笑意盈盈的对皇帝说,顺便喊了一句:“皇上!”皇帝愣了一下,忍不住再次搂住王昭仪的肩。“晴儿,不,柔儿,你还是这么善解人意,我该拿你怎么办。”
甜蜜中的两个人,谁都没有发现,床上本该熟睡的人,嘴角微微上扬:真好,爸的注意力终于转移了。果然是当了几年皇帝的人,尽管是关心、欣喜的眼神,可直愣愣的盯着自己,愣是让自己吃不消!

楼主 唐门_目目  发布于 2013-09-07 08:47:00 +0800 CST  
第十章、朕就是偏心轮!
既然在外人面前要一切照旧,王昭仪跟皇帝待了一会儿就不得不回去了,尽管心里再怎么舍不得峰和希儿。王昭仪走出御书房,嘴角微微上扬,找到家人,感觉真好!心情好,王昭仪这么多年来首次主动去逛御花园。可能是生理年龄变小了,所以心理年龄也变小了。王昭仪一边逛御花园,一边嘴里还哼着小调,完全没有注意到容妃的到来……
“呵,昭仪娘娘好兴致啊!”容妃讽刺的笑着吐出这句话。王昭仪见是容妃,立刻半蹲行礼。“见过容妃娘娘。”容妃自顾自的摘了一朵玫瑰,放在小巧的鼻子轻轻闻了闻,“真香!”说着还用眼瞄了一眼还蹲在的王昭仪。“不知道昭仪娘娘身上是不是也这么香,竟把皇上迷得莫名其妙给你进了一级!呵呵,儿子被打,做娘的反承恩宠……”“容妃娘娘,嫔妾只是一个小小的昭仪,哪里能和您相比。”王昭仪不想和容妃起争执,麻烦皇帝,本着息事宁人的态度,只好说些软话。可王昭仪哪里会说软话,前世是首长夫人,今生为了不引起注意,做事一向低调,从没说过软话啊!这仅有的几句后宫交际用语,还是前世从电视上学的,所以这就话,不像是服软,倒像是挑衅!“啪!”容妃本就没脑子,又仗着皇帝的宠爱,行事从来就没低调过。王昭仪蹲了半天,双腿早就酸麻不已,这一巴掌下去,立刻就失去重心,跌倒在地。容妃见此,有脚尖狠狠的一脚踢在王昭仪的小腿上。“哟,昭仪娘娘就是金贵,这会儿功夫,就不行了?”容妃弯下腰,抬起王昭仪的下巴,用长长的指甲划过王昭仪的脸,“王柔,你给本宫记着,本宫才是皇上最宠爱的人,你充其量也就是昙花一现!”
容妃优雅的坐在丫鬟搬来的椅子上,吃着仿佛要滴出水来的葡萄。看来她是真的很受宠,这季节,这葡萄,这整个后宫,也只怕没记得人能吃上吧!看这架势,容妃是跟王昭仪耗上了,容妃有时有兴致耗,王昭仪还没耐心陪呢!这有男人的女人呐,就是不一样。王昭仪乘着容妃低头显摆指甲的空儿,冲玲珑使了个眼色,玲珑就悄悄退下了。容妃只当没看到,她倒想看看,皇上到底偏向谁!不过,这一次,她注定要失望了。
皇帝听到消息,急匆匆地赶来,看到的是柔儿云发散下,跌坐在地上,脸色还有个尚未褪去的巴掌印,顿时怒火丛生。可惜,容妃是个没脑子的,见皇上一脸怒意,只道是为了自己,还自以为是的冲王昭仪轻蔑的一笑。“皇上,你要为臣妾做主啊……”容妃一脸委屈的迎了上去,抓住皇上的手,以为皇帝还会像以前一样安慰自己。谁知皇帝一把甩开容妃的手,连忙弯下腰去扶起王昭仪,容妃见此,自是不甘。“皇上~”容妃娇滴滴的声音,更是助长了很多的怒气。“你给朕滚回你的似水宫去,没朕的命令,不准踏出似水宫半步!”皇帝说完扶着王昭仪就要走。“皇上,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你怎么可以这么偏心?”容妃失去理智,对着皇帝大喊。皇帝的怒火燃到极致:“好,好好,朕就是偏心了!来人,传朕旨意:容妃以下犯上,有失妇德,贬为嫔,夺封号‘容’,王昭仪进退有度,深明大义,封正二品妃,赐号‘宸’!”
皇帝说完,一把抱起宸妃,大步走向落霞宫。留下李嫔(容妃姓李)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楼主 唐门_目目  发布于 2013-09-07 08:50:00 +0800 CST  
第十一章、保证
落霞宫
“柔儿,委屈你了。”皇上轻轻的抚摸着宸妃红肿的脸颊,拿起玉肌霜小心翼翼地给宸妃抹上。“哼!宠妃!葡萄!”宸妃撅着小嘴,嘴里哼哼唧唧的。“柔儿,别生气了嘛,你看我今天还不是不问原由就站在你这边。娘子,咱两辈子的夫妻了,你还不相信我啊?”皇帝说着稍稍用力按了按宸妃肿起的半边脸。“啊,疼!”宸妃拍掉皇帝的手,说:“希儿还在御书房呢,去叫人把希儿抬过来吧。毕竟留在御书房养伤,不好。”“也好,让希儿回来,也好给你解解闷,顺便你也可以好好照顾他,让那些丫鬟照顾希儿,我还真放心不下。”
“儿臣叩见父皇,母妃!”在御书房皇帝和宸妃说话的时候,希儿清醒着,自然知道关于称呼的决定。所以希儿刚一见到皇帝和宸妃,就口头行礼。好吧,是被打得动不得了,只能嘴上说说了。“行了行了,这孩子,还客气上了!”皇帝脸上带着三分嗔怪七分笑意。希儿笑笑,抬起头刚要说话,就看到宸妃脸上的伤,一下子变了脸色。“母妃,你怎么了?谁欺负你了?”希儿脸上带着怒意,想要从榻上爬起来。“躺好,乱动什么!”皇帝把希儿按在床上,另一只手抬手就是一巴掌拍向希儿伤痕累累的臀部。“啊,父皇,疼!”猝不及防下,希儿喊了出来。“疼?这么多年,你还是这么冲动,你什么时候才能学会冷静?”看到父皇是真的生气了,希儿哪里还敢说什么,只好把头往枕头底下钻了钻。“峰,希儿还小,慢慢教,会好的。是不是?”最后三个字是问正在装鸵鸟的某个人的。听到母妃的话,希儿慢慢地把头伸出来,用比蚊子还小的声音说了句:“是。”皇帝也没打算抓着不放,也就顺坡下驴了。不过有些话还是要说的:“希儿,你听着,父皇不会再像上辈子那样,惯得你无法无天,不知轻重了。从今天开始,把你的皮给朕绷紧了,朕绝对不会姑息你任何的错误。听到了吗?”“是,儿臣知道了,儿臣也跟母妃保证过,今天不妨再说一次:从今往后,儿臣要努力提高自身素质,做一个于江山社稷有用的人才,造福百姓;要做一个孝顺的儿子,不惹父皇母妃生气;要改掉一切陋习,重新做人。如有过错,请父皇严惩,儿臣决不推诿、搪塞!母妃作证!”希儿看着皇帝,很严肃的说。皇帝盯着希儿的眼睛,直直的看着希儿,希儿也没有回避,与皇帝四目相对。半晌,皇帝才一脸庄重的吐出一句话:“好,记住你今天说的话。”“是,儿臣不会忘记。”希儿突然有些后悔了,话说的那么满,做不到怎么办?看来今后是没有好日子过了。
“朕想过了,有些是没必要藏着噎着,完全可以摆到台面上,朕就是宠宸妃、宠七皇子了,朕倒要看看,有谁敢说什么!”皇帝作为一个男人,一个丈夫,一个父亲,自然不想看到老婆孩子受委屈,况且,他是皇帝,自认为还是有能力保护好自己最在意的人的。宸妃点了点头,没有反对,说:“想藏也藏不住了,希儿在御书房龙床上养伤,我更好,一天之内连升两级,又在御花园闹了那么一出,谁还不知道我们母子?只怕这会儿,都把我们母子看成眼中钉、肉中刺了。”
话说这皇帝登基七年,愣是没立后(在等柔儿),所以在后宫,有些地位,有些得宠,有些家世的人都想着有朝一日能草鸡变凤凰。而且在这之前,后宫这碗水,皇帝一直都端的很平,稍稍得宠一点的容妃,现在是李嫔了,皇帝也不过是每月去个一趟。因为心里装着柔儿的缘故,每个月30天,起码有一半的时间是在御书房和乾清宫过的,另外一半的时间,要分给那么多的妃嫔,平均下来,妃嫔平均每年能见到很多三、四面,就算是不错的了。【人物关系大致理一下:恩嫔生大皇子白景沂、贤妃生二皇子白景路、德妃生大皇女白蕴纹、温昭仪生三皇子白景安、欣贵人生四皇子白景墨、贵妃生五皇子白景离、洛妃生六皇子白景荣、宸妃生七皇子白景希。(暂时就这些,剩下的以后再理)】
“别怕,有我在,会保护好你和希儿的。”皇帝低声安慰宸妃,宸妃尽管心里在怎么不安,也只好点点头。毕竟事情已经发生了,眼下就只有皇帝异乎寻常的宠爱和保护,才能暂时让那些居心叵测的人望而却步。

楼主 唐门_目目  发布于 2013-09-07 08:52:00 +0800 CST  
第十二章、问答
那件事发生后,宸妃和希儿一直闭门不出,但整天不出门也不是法子。希儿更是耐不住的人,伤一好,就迫不及待地想出去了。本来没找到亲人,宸妃还一直约束着希儿,现在找到了,心里有底了,宸妃也就放任希儿去了。
多日未见父皇了,希儿急切地想见到父皇,就一路小跑奔向御书房。
御书房
“父皇,儿臣叩见父皇!”希儿咧着嘴对皇帝行礼。“嗯,起来吧。”皇帝淡淡的说。屋子里除了皇帝和希儿,还有其他六个皇子。除了希儿,其他几个皇子都已经进了上书房,皇帝正准备考较他们的学业。“希儿,这是你的几位皇兄,还不见礼!”皇帝提醒还没什么觉悟的希儿。“哦,是,见过几位皇兄。”希儿本就一身傲骨,所以只是躬身,并未下跪。几位皇子见皇帝不说什么,也不好多加追究。
皇帝:“老大,今天书房里学了什么?”
大皇子(10岁):“回父皇,是《论语》。朱夫子讲解了‘弟子入则孝,出则悌,谨而信,泛爱众而亲仁。学有余力,则以学文’。意思是弟子在家要做到孝顺父母,出外要顺从兄长,行为时常谨慎、守信,博爱大众,并且亲近仁者,做到这些还有能力,则可研习六艺之文。”
皇帝:“嗯。老二,你这两天学了什么?”
二皇子(9岁):“父皇,儿臣学了一首曲子,名《凤求凰》。”
皇帝:“吹来听听。”
二皇子:“是。”一曲悠扬的《凤求凰》从御书房传出……
皇帝:“不错。已登堂,未入室。老三,你呢?”
三皇子(8岁):“回父皇,儿臣近来在研究哪种花可以做胭脂,母妃生辰快到了,儿臣想……”希儿笑了……
皇帝:“住嘴,不争气的东西,滚!”三皇子灰溜溜的“滚”了出去……
四皇子(7岁):“父皇息怒!”为什么刚好轮到我……
皇帝:“你呢?”
四皇子:“儿臣近日在想儿臣自己的梦想。儿臣想做大将军!”
皇帝:“大将军?你知道大将军该做什么吗?”
四皇子:“儿臣现在还不清楚,不过儿臣以后会懂得!”掷地有声!
皇帝:“好!老五?”
五皇子(6岁):“儿臣这些日子和六皇弟在练武,师傅说练武可强身健体!”
皇帝:“是吗?老六?”皇帝瞄了两眼五皇子和六皇子,一个胖的像猪,一个瘦得像猴……
六皇子(5岁):“是。”
皇帝:“希儿,你呢?”
七皇子(4岁):“啊,我?厄……我在养伤!”憋了半天,希儿还是咬牙说了出来。天知道他这几天都在干什么,养伤第一天:陪母妃唠家常;第二天:捉弄落霞宫的几个宫女太监;第三天:兴致来了,让整个落霞宫的人去御花园找两片一模一样的叶子;第四天:继续前一天的活动,只不过要找的是两片完全不一样的叶子……今天:好吧,正杵在御书房纠结呢!
皇帝斜了他一眼,没说什么,只是挥挥手,让其他人都出去了,屋子里瞬间只剩下皇帝和希儿。


楼主 唐门_目目  发布于 2013-09-07 08:55:00 +0800 CST  
第十三章、被教训
静,静的连心跳声都能清晰的听到。
半晌,皇帝才悠悠开口。“听到了?”“啊,什、什么?”希儿的脑子有些短路。“什么?”皇帝的声音骤然提高。“你还好意思问是什么!除了老三,所有人都在努力、都在奋斗,就连老三,即使再怎么不出息,那也是在讨好他母妃!你呢?你在做什么?朕那天听到你的保证,还以为你真的改过自新了,现在看来,不过是朕自欺欺人罢了!”皇帝说完,一甩袖子,就离开了御书房,只留下希儿一个人不知所措。
希儿一个人在御书房静静的站了半天,终,缓缓跪下。尽管他知道,屋子里只有自己一个人,父皇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回来见他。
半个时辰、一个时辰、两个时辰,希儿毕竟只有4岁,身子终是撑不住了,歪斜着到了下去。刚要着地的时候,就被一个温暖的怀抱抱住了。希儿强撑着想要晕过去的欲望,睁开眼看了一眼抱住自己的人,是父皇!希儿眼里瞬间涌出泪水,强撑的坚强一瞬间土崩瓦解。“父皇……”希儿见父皇仍旧板着一张脸,不敢放肆,只是弱弱的叫了一声。皇帝把希儿抱起来,放到自己的腿上。“把眼泪擦干!”皇帝看着希儿脸上泛滥的泪水,呵斥道。“以后别再让朕看到你的眼泪。”“是……”希儿手忙脚乱的擦掉眼泪。“父皇,别生气了,儿臣错了。”希儿偷眼看了看父皇,发现父皇正看着自己,连忙低下头。“嗯,错哪了?”“儿臣不应该不思进取,不应该贪玩,不应该捉弄人,不应该、不应该……”希儿有些难以说出口,说了半天,没把最重要的一点说出来。“什么时候有结巴这毛病了!”皇帝的声音很低,但却有着不容反抗的霸气。“……希儿不应该答应父皇的事没做到,不知悔改!”说完,希儿的头都快低到膝盖了。
既然希儿已经承认了错误,皇帝也就不说什么了,一把翻过希儿的身,让希儿趴在自己的腿上,自己又跷起二郎腿。这样一来,希儿腰部以下,大腿以上的位置,就是臀部,就翘的更高了。皇帝一把趴下希儿的裤子,把手放在希儿的屁屁上,做好要打的姿势。希儿的脸一下子就红了,被父皇用这种姿势打就够难为情的了,更何况还光着个屁屁,最重要的是父皇竟然打算用手打!希儿已经羞得无地自容了。等了好一会儿,父皇仍未打下来,希儿小小的扭了一下,听到父皇轻轻叹了一口气,吓得全身肌肉立刻绷紧。谁知,父皇竟然替他提上了裤子。
以为父皇饶过自己了,希儿小小的窃喜了一下下。但……“把手伸出来。”父皇淡淡的说,手里拿着一把不知道从哪冒出来的戒尺。希儿委屈的瘪瘪嘴,还是不敢不把手伸出去。皇帝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别以为朕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想逃避惩罚,别说门了,连窗户都没有!“挨打的时候,不许出声,不许躲,不许挡,不许求饶,否则加五下!40下,自己报数,错了重来!”听到这些规矩,希儿都快哭了,这都什么跟什么啊?
“啪!”“啊……”希儿连忙用另一种手捂住嘴巴,可惜来不及了。“加五下,一共45下,报数!”皇帝的声音仍然没有任何起伏。“啪!”“一。”一声痛呼硬生生的变成了数字。“啪!”“二。”“啪!”“三。”……希儿的手已几乎透明了。“啪!”“……二十……”“啪!”“……二十一……”十指连心,希儿好想说,我的心好痛啊!“啪!”“……四、四十……”“还有加罚的五下,不用报数。”皇帝说完,不等希儿回答,就啪啪啪的打了下去。“唔……”终于打完了,希儿看着已经完全变成黑色的,像一个馒头似的手,突然有些后悔,今天干嘛要没事跑来御书房挨打?虽然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泪水哗啦啦的流了下来,一点都不记得皇帝说过的话。“还没打够?朕说过,别再让朕看到你的眼泪,你是听不懂是不是?”“不、不是。”希儿连忙用手去擦。“嘶……”一时着急,希儿竟不顾受伤的手,去擦眼泪。皇帝连忙抓住希儿的手,自己替希儿把脸擦干净。然后拿出玉肌霜,轻轻敷在希儿的膝盖上,是的,膝盖!薄薄的涂了一层后,皇帝才抬头对希儿说:“父皇帮你把淤血揉开,忍着点。”希儿跟本不知道有多痛,茫然的点点头。“啊!”好痛!希儿从来都不知道,上药也能这么疼。“乖,一定要把淤血揉开,不然你明天就别想走路了。”皇帝腾出一只手,摸了摸希儿的头。希儿不满的别开头,道:“父皇,儿臣不是4岁啊!”皇帝上上下下打量着希儿,半晌,说了一句:“谁信啊?”
等到皇帝给希儿的手上药时,希儿才知道,和手上比起来,膝盖上真的不算什么。给手上药,简直是酷刑啊!
“明天,你就去上书房,跟着几位夫子学习。大衍的皇子,都是4岁开始学习的。等过几天,父皇再给你单独找个太傅。”父皇一边将玉肌霜收好,一边对希儿说。“太傅?”希儿很惊讶,太傅哎……“嗯,太傅!这个皇位肯定是要给你的,肥水不留外人田!其他几个皇子的课业,朕都是七天查一次,至于你嘛,每天都要查。”希儿用恳求的眼神望着皇帝,希望皇帝能改变主意。但皇帝用坚定的眼神告诉希儿:没得商量!没办法,希儿只好认命。

楼主 唐门_目目  发布于 2013-09-07 08:57:00 +0800 CST  
第十四章、一山更比一山高
时间回到皇帝甩袖离开。
皇帝正打算好好教训希儿一顿,免得他不自知,突然感觉到师父鹤清风的气息,顾不上教训希儿,连忙走向乾清宫。鹤清风每次来找皇帝都是在乾清宫的。鹤清风是皇帝的师父,皇帝尚年幼的时候,因为受宠于先皇,被当时的皇后算计,险些丧命。后恰巧被鹤清风所救,遂拜鹤清风为师,成为其唯一的徒弟。皇帝当年拜师的时候,还是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而不是现在的白凌峰。即便如此,现在的皇帝仍旧很敬重鹤清风。因为在这具身体残存的记忆里,皇帝知道师父鹤清风对这具身体原来的主人有多好,如师如父!
果然,师父鹤清风正坐在乾清宫的内室里品茗。“师父,您怎么来了?”皇帝提前喝退了下人,独自一人走进内室。“来看看你,顺便再找找,你的儿子中有没有好苗子。”鹤清风看了一眼皇帝,又看看茶杯,示意皇帝给他倒茶。皇帝连忙走上前,给师父斟茶,然后躬身双手奉上。然,师父并没有接。
师父未接,皇帝也未起身,一直弯着腰。突然,皇帝的手抖动了一下。虽说是抖动,但却是肉眼几乎不可见。但这又怎么瞒得过师父的双眼。“怎么了?想到了什么?”师父这才接过皇帝手上的茶杯。“是,师父,希儿一个人在御书房,徒儿不放心。”皇帝终于可以放下手。“哦?希儿是谁,能让你如此挂心?”师父有些好奇,竟有人能让自己这个什么都不放在心上的徒弟挂心。“是徒儿的七子,是个好苗子。师父,让希儿跟您学武吧!”皇帝向师父推荐。鹤清风并没有说话,只是看了一眼皇帝。就这一眼,让皇帝不敢多说什么。过了许久,鹤清风才说:“等你的事情解决了,我再去看你儿子。”“是。”虽然皇帝不知道要解决自己的什么事,但还是应了是。
“我进宫的时候,路过慈宁宫,看到太后在垂泪,你知道是怎么回事吗?”鹤清风并不知道皇帝与太后之间的矛盾和冲突,因为他并不关注皇帝的生活。皇帝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虽然很快,但还是被鹤清风看到了。“怎么回事?”鹤清风很了解皇帝,看到很皇帝的神色,立刻追问。“徒儿……不知。”皇帝讷讷的说。“说!”师父被皇帝弄得不耐烦了。“徒儿与母后关系不是很好,徒儿不知道母后这是怎么了。”皇帝见师父生气,只好老实招。“不是很好?说清楚!”鹤清风追问。皇帝并没有别人问一句,自己答一句的习惯,所以……“徒儿与母后关系非常不好,徒儿已经一个月未去给母后请安了。每次与母后见面,总是说不到三句就吵起来,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离开。所以,徒儿不知道母后今天为什么哭。”皇帝说完就低下头,不敢看师父,他知道他犯了师父的大忌。
“有藤条吗?”鹤清风一贯的原则是边打边讲道理。“……有……”皇帝默默地走到角落里,拿出放在落地花瓶里的藤条,双手递给鹤清风。鹤清风一把拿过藤条,指了指床沿。皇帝会意,连忙走到床边,沿床跪下,上身趴在床上。久久,未见师父动手,皇帝知道师父再等什么,只是……“师父,徒儿都这么大了,就别……”鹤清风并没有说什么,只是用藤条轻轻点了点皇帝的腰部,皇帝知道,师父这是再告诉他:动作快点,别磨叽!皇帝只好认命的把裤子褪到膝窝,露出保养的很好的臀部。皇帝的脸“唰”的红了……
咻咻咻……一连二十多下藤条,毫无章法,显然师父是气急了。咻咻咻……又是二十多下,皇帝的臀部已经没有一处好皮了。皇帝强忍着疼痛,不敢发出任何声音。“错哪了?”师父终于停了下来。“徒儿不应该不关心母后,不应该惹母后生气,不应该时常顶撞母后,不、不应该不孝顺。”“峰儿,不管怎么说,太后她也是你的母后,不管她做过什么对不起你的事,不管你们之间有多少矛盾,都改变不了你们是母子这个事实。为人子女,你没有资格、没有立场,去责怪、去恨你的母后。所以,你唯一能做的就是尽力化解你和你母后之间的矛盾,让你母后能过得舒心、开心,不要让她再一个人默默地哭泣。不管你心里再怎么不情愿、不乐意,这都是你应该做的,哪怕只是维持表面功夫也好,可你连表面功夫也懒的维持!我就是这么教你的?”“对不起……”“80下,你磨磨蹭蹭不肯褪裤,这次就算了,再有下次,惩罚翻倍!报数!”“是。”
臀部已经没有可以下手的地方了,所以鹤清风挑了臀腿之间的嫩肉下手。“咻!啪!”藤条着肉的声音,听着让人心颤。“一!”“咻!啪!”“二!”“咻!啪!”“三!”“咻!啪!”……皇帝紧紧的抓住床单,汗水不住的往下渗,却除了报数,不敢发出任何的声音!
没有多久,从臀至腿,再无处可下手。不过,在鹤清风这里从没有打到一半停手的规矩,所以,狗皇帝,忍着吧!吼吼吼……
好像过了很久很久,终于没再听到藤条挥下的声音,皇帝知道是打完了,才敢低低的叫着师父。鹤清风微微叹了一口气,抱起皇帝放在床上。“峰儿,师父知道,太后不是你的亲生母亲,但是生恩不及养恩,太后从小照顾你到大,你怎么说都不应该忘记她对你的好啊!女人年纪大了,就希望子女能够承欢膝下,晚年能过得开心!”鹤清风语重心长地边上药边跟皇帝说。“师父,徒儿知道了,是徒儿错了!”“药上好了,起来吧。”“谢谢师父!师父,希儿还在御书房……”皇帝心里仍记挂着希儿。“走吧,带为师去看看。”鹤清风对希儿也甚是好奇。
皇帝走宫道,鹤清风走屋顶。
皇帝走进御书房的时候,看到希儿正摇摇晃晃的跪着,皇帝并没有出声引希儿注意。皇帝朝屋顶上望了望,看到师父点头,才放下心。刚想叫希儿起来,就看到希儿摔了下去,连忙上前抱住希儿。
之后发生了什么,各位大大都知道了。。

楼主 唐门_目目  发布于 2013-09-07 08:59:00 +0800 CST  
第十五章、计划赶不上变化
本文很多情节,原本不是这样构思的。让本大作家给大家细细道来……
一开始,我是打算让希儿4岁进入上书房后再被虐待,具体是这样:某天,皇帝考较七位皇子的学业,问到希儿时,被希儿明着暗着奉承讨好,皇帝感到奇怪,一个4岁的孩子,有这样的心眼?于是,在一番询问下,希儿说:“母妃说,您是儿臣和母妃的长期饭票,绝对不能惹您不开心。”长期饭票四个字引起了很多的注意,古代人也知道长期饭票吗?然后就真相了。再然后,因为希儿的拍马屁,被首虐!
在文中,希儿被母妃教训这个情节本来是没有的,但当时感觉写了几章还没有写到sp情节,再加上看得人也不多,就想提前找机会虐希儿,所以就有了希儿偷食这件事。
还有就是,在文中希儿是自己跑到御书房找打,而原来设计的是希儿5岁的时候,因为这样那样的原因,没认真学习,被皇帝知道了,换来一顿虐。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之后的情节,肯定也会与我设想的有出入,也许会变得完全不一样,那样的话,我就再把原来设想的情节写出来,到时候就有两本相似却又不同的小说啦!


楼主 唐门_目目  发布于 2013-09-07 09:03:00 +0800 CST  
第十六章、始进上书房
乾清宫
“师父,您这就要走了吗?这么晚了……”皇帝自从登基后,难得见师父一面,有些舍不得师父。“嗯,为师还有事。希儿是现在带走吗?”“师父,再等两年,希儿六岁的时候您再来一趟吧,麻烦您了。”一家三口才相认没几天,皇帝怎么舍得与希儿分开!就算皇帝自己舍得,宸妃也不舍得啊!“那好,依你。我走了……”话音未落,人已不见,皇帝早就习惯鹤清风的作风,见怪不怪了。
落霞宫
“希儿,你明天就要去上书房了,要认真学,听夫子的话,别惹事……”宸妃絮絮叨叨的念着,希儿终于忍不住打断。“母妃,儿臣又不是小孩子,知道分寸的。更何况,有父皇在,儿臣哪敢惹是生非啊你!”希儿好看的眉毛一直微微皱着,手藏在袖子里,努力不让母妃看出来。可是,宸妃实在是太了解希儿了,一看希儿的样子,就知道希儿又受罚了。“希儿,你瞒着母妃什么事?”宸妃沉下脸。“母、母妃,您别生气,是父皇责怪儿臣这两天太荒唐,所以……”希儿低下头解释:希望母妃不要生气才好!“你呀,怎么老是惹你父皇生气!来,给母妃看看你的伤。”希儿红着脸伸出手。看到希儿红肿不堪的手,宸妃一阵心疼,不禁在心里骂了皇帝一句。“希儿,你以后少惹你父皇生气,今时不比往日,母妃不知道你父皇的心还在不在母妃身上……万一……”宸妃未说完就红了眼,泣不成声。“母妃,母妃,您别说了,儿臣知道了,儿臣不会惹父皇不开心的,母妃……”希儿不知道怎么才能安慰母妃,只好低低的喊着母妃、母妃。“希儿,早点睡吧,明天好好学,跟其他皇子好好相处。”宸妃好不容易止住泪,眼睛已经哭肿了。
上书房
希儿昨晚听了母妃的一席话,惊出一身冷汗。是啊,父皇现在是皇帝,不是自己一个人的爸爸了。他还会像以前一样,不管自己犯了什么错,都会包容自己吗?会不会不知道什么时候,父皇就厌恶了自己?毕竟,他现在最不缺的就是愿意为他生孩子的女人和孩子了……想着想着,一夜就过去了。
第二天,希儿早早的来到上书房,里面一个人都没有。希儿拿出书本,开始预习课文。他知道,自己不是神童,想要让父皇一直不放弃自己,就必须笨鸟先飞!谁知,希儿竟发现,重生一场,自己有了过目不忘的本领!一阵欣喜过后,希儿冷静下来,他知道单有过目不忘的本领是远远不够的,如果自己因此而自大,伤仲永的事难保不会发生在自己身上。
皇子们三三两两的进来了,希儿起身给各位兄长见礼,刚见完礼,几位夫子就进来了,双方有互相见礼,一来一去,竟折腾了一顿饭功夫。

楼主 唐门_目目  发布于 2013-09-07 09:05:00 +0800 CST  
好了,今天就到这里啦

楼主 唐门_目目  发布于 2013-09-07 09:06:00 +0800 CST  

楼主:唐门_目目

字数:130579

发表时间:2013-09-07 00:1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7-29 23:59:21 +0800 CST

评论数:195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