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尘埃(古风,兄弟)

与其在这世上苟延残喘的活,不如化作尘埃落定。 ——沈尘/沈翊

楼主 殇未寒冬  发布于 2016-05-28 20:33:00 +0800 CST  
哥哥:沈尘,出生当日雷雨交加,母亲在生下他以后,便产后大出血而死,宫中大祭司预言,他乃不祥之人,会给国家带来灾难,其父亲当时便要大义灭亲,杀死刚刚出生的沈尘,却被大祭司阻拦,沈尘不明白,这个害他至此的大祭司,却又为何是救他一命的人。
弟弟:沈翊,前世是孤儿,被好心的养父养母收养,外出时却发生意外,养父母皆死于车祸,只有他活了下来。养父母的孩子,也就是他的弟弟,骂他是灾星,葬礼当天,被赶了出去。自杀后,重生于一个不知名的朝代,原主是一个被父亲极其溺爱的人,有一个同父异母的灾星哥哥,原主曾想尽办法欺压沈尘,认为自己的母亲是被沈尘克死的,实际上是生他时难缠而死。
父亲:沈泽林,很爱沈翊的母亲,醉酒中却临幸了一个丫鬟,好在这个丫鬟生下沈尘后便死了,他也省去了不少的麻烦,可没想到这个孩子竟是灾星,还克死了他心爱之人,即使大祭司不让他杀了沈尘,但没说不让他折磨沈尘……

楼主 殇未寒冬  发布于 2016-05-28 20:49:00 +0800 CST  
第1章
“沈翊,你给我滚,这里不欢迎你”一个15,6岁的少年猛地推了一下沈翊,黑眸中尽是悲伤与愤恨,本是俊挺的脸却因为生气而显得有些狰狞。
对面的沈翊虽然一脸平静,但眼底还是不受控制的流露出悲伤的情绪,声音有些暗哑道。“对不起……”说完,有些落寞的离开,丝毫不介意身后落在自己身上的各种眼神,他不在乎这些,他只想再看一眼爸爸妈妈。
明明昨天还在欢声笑语,现在却……沈翊的脑海里不禁浮现出昨天的事,父母出差回来,说完一家人出去吃饭,但这个与自己没有血缘关系的弟弟,却说,“谁和他是一家人”父亲生气的说了他几句,他便摔门走了出去。
“真是把他惯坏了,小翊,爸爸妈妈带你出去玩,好不好?”沈翊的养父温和的笑笑,大手揉了揉沈翊的头发,在他心里,自己收养的这个孩子,一直性子冷淡,不爱说话,想必是以前太寂寞了吧!
沈翊低着头,语气中有着淡淡的疏离,“爸,还是去看看……弟弟吧,他”不等沈翊说完,沈翊的养父便说道,“没事,他都那么大了,还能丢了不成,倒是你,有把我当成父亲吗?怎么还是这么拘束”
沈翊还想说些什么,却已经被父亲拽到车上,沈翊的养母还是有些担心的,但想到缺失了这么多年父爱母爱的沈翊,便没有说什么,意外发生了,沈翊只记得自己醒来时,就已经在医院了,得知父母已经逝去,他几乎要崩溃了。
沈翊的弟弟推门走进来,用手指着床上的沈翊,“都是你,你这个灾星,为什么死的不是你,为什么不是你啊!”用力的扯着沈翊的衣领摇晃了几下,最后无力的瘫坐在地上,“你还我爸爸妈妈,自从你来了以后,家里就出现了各种事……你怎么不去死啊!”
身上的伤口被牵扯到,鲜血甚至已经渗透了病服,沈翊脸上浮现出无力的苍白,“对不起,对不起……”沈翊坐在床上不断的重复这三个字,连弟弟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眼泪无声的滑落。
都怪自己,他说的对,为什么死的不是我!
第二天,他想参加爸妈的葬礼,却被赶了出来,漫无目地的走在街上,双眼空洞无神,不知不觉,他走到了一个桥上,下面是湍急的水流,扯出一抹无力的苦笑,自己这个灾星还是死了的好,省得再克别人。
纵身跳入水中,沈翊感觉肺中的空气在一点点减少,求生的本能,他的双手在水中乱抓着,突然,他抓住一个温暖的东西,好像,是谁的手,有人救了自己?意识一空,沈翊便晕了过去。

楼主 殇未寒冬  发布于 2016-05-28 20:52:00 +0800 CST  
第2章
“给我打,小翊什么时候醒了,什么时候停”一个中年男人端坐在主位上,面无表情的看着下面被打的少年,他的大儿子。眼中没有一丝心疼,反而,还能从其中看到一丝怨恨。
四周围了一圈下人,看到被打的人是沈尘后,也肆无忌惮起来,“竟然害的小少爷落水,还真是灾星,活该被打”“才不是呢,我听说啊,这个灾星要把小少爷推到水里,结果小少爷机敏,把他也一起拉入水中”“……”
下人们谈论的声音尽数落在沈尘耳中,不禁觉得有些可笑,他算什么大少爷,连府中的下人都能随便欺压自己,而当家人,他的父亲却充耳不闻,当作没发生,也对,自己可是不祥之人,又有谁会管自己的死活呢。都是那个人,这一切都是他造成的,他凭什么一句话就把自己打入地狱,却又圣人一般拯救自己,是他一句话害的自己差点被杀,也是他的一句话,自己才得以存活。
坐在主位上的中年男人,也就是沈尘的父亲——沈泽林,见沈尘都这样了,竟然还在想别的,不禁有些生气,大力的拍了一下椅子的扶手,“你们都没吃饭吗?”
拿着廷杖的下人吓得手一抖,随即又加了几分力,狠狠的打在沈尘身上。
沈尘趴在长椅上,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用力的咬着嘴唇,忍住痛呼声,这是他仅剩的一点尊严了。沈尘脸色苍白的吓人,身后也慢慢渗出血来,意识有些不清,眼看着就要晕过去了,一个下人却有些慌乱的从里屋跑出来,“老爷,小少爷醒了!”
沈泽林身子一怔,从椅子上起来,有些随意的冲沈尘的方向摆摆手,落在身上的廷杖终于停了下来,沈尘抬起头,正好看到沈泽林起身,眉眼中是掩饰不住的喜悦,要走进里屋。
就在这时,一个十二,三岁的少年从里屋走出来,脸色有些苍白,脚步虚浮,沈泽林连忙走过去,扶住沈翊,训斥道,“胡闹,身子都这样了,不好好躺着,出来干什么?”
沈翊低着头,一副受教的样子,实则心里震撼的很,刚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这里是一个陌生的地方,脑海里闪过一个个不属于自己的记忆片段,好不容易接受了这个事实,却听到外面吵的很,这才走出来看看。
见沈翊这幅样子,沈泽林也不舍得再训斥这孩子了,牵着沈翊的手,便往里屋走。沈翊却脚步一顿,看向沈尘说道,“爹爹为何罚他?”
不说还好,一说沈泽林的怒火又上来了,“这孽畜竟然趁你不注意把你推入湖中,见有人来了,便跳下去假装救你,爹爹刚刚教训了一下他”沈泽林不在意的说道,丝毫没注意到沈尘听到这句话后眼中的落寞。
沈翊看到沈尘的伤时,心下一惊,这人身上都是水,又挨了那么多下的廷杖,想必伤口应该发炎了,这人,是救自己的人吗?还是说,是他把原主推入湖中的?“爹爹,我已经没事了,既然是他把我推入湖中的,那把他交给我处理好不好?爹爹早些休息,别再动怒了”
沈泽林欣慰的笑笑,拍了拍沈翊的肩膀,“嗯,那爹爹先回去了,你想罚他便罚吧,你刚醒过来,身体还不好,一会吃点东西,在休息一会儿”
心有疑惑,不明白沈泽林为何对自己身体的原主和沈尘的区别这么大,但沈翊决定,还是装的像原主一点比较好,于是乖巧的点点头,“他把我害的这么惨,我可不会轻饶了他,到时候爹爹可不要心疼啊!”

楼主 殇未寒冬  发布于 2016-05-29 21:18:00 +0800 CST  
第3章
嘲讽的笑笑,沈泽林伸出手,轻捏了一下沈翊的鼻子,“我怎么会心疼他呢!”
沈泽林走后,沈翊站在原地,有一瞬的愣神,这是第一次有人对他做出如此亲昵的动作,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以前,他只见过养父对弟弟如此,现在,竟有些渴望。
注意到这一幕的沈尘,心里有些不好受,早知道就不该救这小子,让他死在湖中更好,可这样的话,那些人恐怕又会说是他克死了沈翊,他无论怎么做,都是错的,眼神冷漠的看向沈翊,这小子,不知道又在想什么办法来折磨自己。
其实沈尘还真的是误会沈翊了,他其实是在犹豫要怎么办,如果是原主的话,肯定会折磨沈尘,但自己并不是以前的‘沈翊’就这么放过他?旁边还有这么多人,会引人起疑的,“来人,拎桶水过来”
下人们虽然不明所以,但还是拎了满满的一桶水,这时,沈翊淡淡道,“泼到他身上”,那名下人毫无犹豫的将水尽数泼到沈尘身上。
身上的伤沾到水,疼痛瞬间加剧,本来快要晕过去的沈尘,清醒过来,面无表情的看着沈翊,“沈翊,你就只有这些手段吗?小孩子把戏!”
沈翊注意到沈尘的手用力攥成拳,轻抿了下唇,走到沈尘旁边,“问你件事,是你救了我,还是说……是你把我推入湖中的?”沈翊用只有他们两人能听到的声音,淡淡道。
他不是一个心善之人,如果被人发现他不是原来的沈翊,他绝对不会有好下场的,倒不如装成‘沈翊’,可是,面前的这个人,他不想伤害,也许是因为他们两个人都被人骂成灾星吧!
“呵,这件事你不是最清楚不过的吗?”沈尘面无表情的看着沈翊,黑眸中尽是嘲讽之意,自己救了他,他却反咬一口,这就是所谓的恩将仇报吧!
看到沈尘眼中的嘲讽,沈翊咬了咬嘴唇,救了自己的,应该就是他了,可是,他为什么不解释呢?沈翊不知道的是,他如果解释了,换来的不过是更重的责罚罢了,倒不如认了这件事,反正怎样都逃不过一顿打就是了。
“你们都退下吧,没有我的吩咐,谁都不许进来”本来还打算看好戏的众人,听到沈翊这么说,不禁有些扫兴,不过,沈翊的身份摆在那,众人只好都散了,各忙各的了。
此时,只剩下沈翊和沈尘两个人了,叹了口气,沈翊伸出手想将长椅上的沈尘扶起来,却发现这人的手冰凉至极,完全不似救自己时那般温暖,心里不禁有些自责,刚来这里就害的别人因为自己被打,自己还真是不愧对于灾星这个称号啊!
沈尘却不领情,一把甩开沈翊的手,不小心扯到身上的伤,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见沈尘这样,沈翊想扶他却又不敢扶,愣愣的站在一旁,直到沈尘没站稳,往前栽去的时候,沈翊才反应过来,连忙扶住沈尘,在沈尘推开他之前,说道,“你的伤是因为我造成的,让我给你上点药吧,还有……对不起”
最后三个字的声音极小,但沈尘还是听到了,虽然疑惑沈翊的转变,但他现在也没办法回到自己的院子,只能任由沈翊把自己扶到里屋,心里却猜想着沈翊又要搞什么花招,假意与自己交好,再陷害自己也不是没有过。
(落落:小翊之所以让人拿水泼沈尘,是怕沈尘晕过去,再就是做戏给那群下人们看,我的手机报废了,可能能要周更了,不要问我为什么不买手机,我穷啊,钱刚买完c服,现在身无分文,我周六回家会用电脑更文的,下个月我会日更的)

楼主 殇未寒冬  发布于 2016-06-04 15:50:00 +0800 CST  
第4章
沈翊小心的脱掉沈尘的外衣,发现沈尘的后背伤的最重,鲜血早已渗透里衣,不禁有些疑惑,他本以为沈尘伤的最重的地方应该是臀部,没想到却是后背,据他所知,古代杖责不都是打在臀部的吗?后背可是脆弱的很,挨得多了,都有死亡的可能,难道是他那个父亲让人这么做的?沈尘也是他的儿子,他怎能如此狠心?这么想着,沈翊有些心疼沈尘。
等了许久,沈翊迟迟没有动作,沈尘有些不耐道,“你看什么呢?”
沈翊缓过神来,用剪刀剪开沈尘的衣服,将沈尘身上的水擦干,按照脑海里的原主的记忆,找到了治疗外伤的药,“你伤的很重,上药的时候会有一点疼,你忍一下”
有些不屑沈翊的话,这种伤他经常受,早就习惯了,又怎么会怕这点痛。见沈尘不搭理自己,沈翊也不在废话,将药涂在沈尘的伤处。
他注意到沈尘疼的脸色苍白,额间也有汗水滑落,可沈尘却没有哼出一声,这种忍耐力,他沈翊佩服。加快手上的动作,将后背上的伤都抹了药,然后用白布条一圈圈缠上,系了个结,他不知道这个白布条是干什么的,但想必应该和现代的绷带一样。
把手放在沈尘的腰上,有些犹豫的开口,“这,这的伤你自己上一下药,我去找你能穿的衣服”说完,沈翊便走了出去,留沈尘一人在屋里,沈尘并没有去拿药,而是打量了一下这间屋子,与自己住的地方相比,这里好太多了,“沈翊,你到底想要干什么?”
过了一会,沈翊拿着一套衣服走进来,见药纹丝未动,有些不理解,“怎么没上药?”
沈尘接过沈翊递过来的衣服,淡淡道“伤得不重”说完,动作有些缓慢的穿上衣服,有好几次都不小心扯身上的伤,沈翊看到了,却并没有上千帮沈尘,他想,以这人的骄傲,又怎么会容许自己别人帮他穿衣服呢!
闲的无聊,沈翊便打量起沈尘来,一张不错的脸,在配上高冷的表情,如果不是因为灾星这个名号,想必会有很多女孩子喜欢吧,说起来,他好像都不知道自己的这张脸长得什么样。沈尘穿完衣服后,就看到沈翊一直摸着自己的脸若有所思,不禁有些无语,“你……”
见沈尘要说话,沈翊冷哼一声,“我只是看你有点可怜罢了,别想太多”
沈尘的脸瞬间冷了下来,冷声道,“放心,我还没有那么自作多情。”他怎么会忘了沈翊是如何害自己的,如若不是沈翊一直在沈泽林耳边说自己,自己虽然活得累,但也不会像现在这样。
他曾冬天在雪地里跪了一夜,就因沈翊对沈泽林说自己见他不行礼,他还记得,那天晚上,他的膝盖处一片青紫,走路都费劲,还是一个好心的嬷嬷,给他送来了一些药,可第二天,那个嬷嬷就被沈翊给责罚了,自此,无人再敢给他送药。

楼主 殇未寒冬  发布于 2016-06-04 20:46:00 +0800 CST  
第5章
有些后悔自己刚刚说的话,沈翊张了张嘴想说什么,沈尘却已经转身离开了,留给沈翊一个冷漠的背影。
沈翊站在原地,看着沈尘的背影,心里感慨万千,前世的自己,不过是被别人骂了一句灾星,竟然自杀,现在想想,还真是可笑,而他,被人骂了那么多年的灾星,却依旧坦然,那骨子里的高傲,让人想要折服于他。
“啪啪”沈翊伸出手,用力的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沈翊,你管那么多干什么,他爱死爱活,和你一点关系都没有”深吸了一口气,沈翊平复了一下心情,决定不再想这些事。
之后的几天,沈翊在也没有见过沈尘,只是偶尔从下人的口中听到过,无非就是沈尘又被打了,杖责,罚跪……沈翊不禁想起那张冷漠的脸,仿佛与世隔绝。
“听说了吗?那个灾星又被老爷叫到书房里了”“你说,老爷这么天天折磨他,为何不干脆杀了他呢?”“嘘,这些话不是咱们能谈论的”一个下人连忙用手捂住一个年龄小一些的下人。
书房吗?恐怕又少不了一顿打吧!沈翊皱了皱眉,抬脚走了出去。
书房里~
沈尘直直的跪在地上,看着前面一脸冷漠的沈泽林,心中不免有些讥讽,呵,这次又要找什么理由来罚自己?或者说,没有理由。
这个儿子,很像年轻时的自己,如果不是因为他是灾星,他即便是下人所生,自己也会善待于他,好好陪着他,可他是,他还克死了自己的心爱之人,害得小翊一出生便失去了母亲,他该死。
沈泽林的眼中涌现出一抹恨意,拿起放在旁边的一条软鞭,鞭子在空中划过,发出渗人的声音,随后狠狠地落在沈尘的后背上。
双手垂在两侧,沈尘用力的攥紧拳,没有发出任何声音,可沈尘越是这样,沈泽林就越生气,手上的力道又加了几分。
软鞭不似其他的鞭子,柔韧性很好,虽然很疼,但伤害却不大,沈泽林之所以用这种鞭子可不是怕沈尘受伤,而是为了沈尘能挨得多,伤却少,以便于明天还能继续。
屋里的两人,一个专心责打,一个专心承受,竟没人注意到站在门外的沈翊。自己来这干什么?看沈尘受罚?自己还没有这么变态的爱好,不知道在外面站了多久,沈翊猛的推门走进去。
沈尘,我绝对上辈子欠你的。
两人显然没想到有人会进来,皆是疑惑的看向门口,沈尘倒是觉得没什么,依旧跪在地上,沈泽林微微皱了皱眉,“谁教你的规矩,进来不知道敲门吗?”
沈翊笑笑,走过去环住沈泽林的胳膊,“当然是爹爹教的啊!一大早的,爹爹火气怎么这么大?”沈翊这像是撒娇的语气,可是把沈泽林的心萌化了,大手摸了摸人儿的脑袋,“你啊!一点规矩都没有,说吧,来找爹爹什么事?”
“还是爹爹懂我,再过一段时间我不是要去书院学习了嘛,我想让他当我的伴读”沈翊说着,用手指着跪在地上的沈尘。
(落落:端午节快乐!送上一更,悲催的我们端午节都不放假)

楼主 殇未寒冬  发布于 2016-06-09 20:15:00 +0800 CST  
第6章
沈泽林有些疑惑的看着沈翊,“府里那么多人,都可以当你的伴读,怎么就要他?”
无所谓的笑笑,沈翊也不在乎沈尘是否听得到,淡淡道“去那里学习的人非富即贵,更有在朝中权势大的人,自然也有与爹爹敌对的人,如果有他在,想必那些人会全都针对他,这样,我在那里也好过一些。”
沈泽林了然,但依旧不太想让沈尘当沈翊的伴读,“虽然在朝中敢与我叫板的人不多,但由他替你挡去一些针对也好,就这样吧!”话落,沈翊乖巧的笑笑,拉着沈泽林又聊了许多,才叫上沈尘离开,说是让沈尘先帮他温习一下功课,沈泽林自然同意了。
刚走出书房,沈翊便四处逛了起来,来了这么多天,还没好好看看这里,光凭原主身体里的记忆了解了一些,也没多大意思。
花园,假山,池边……沈翊逛了许多地方,好似故意刁难沈尘一般,走的极快,沈尘要跟上他的步伐很吃力,额上出了一层薄汗,身上的伤由于快速走动,痛感也越来越强烈。
看到沈尘都这样了,还一直跟在自己身后,沈翊心里也有些不好受,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着脸色苍白的沈尘,咬了咬牙,最后什么都没有说,拉着沈尘的手,把他领到自己的屋子。
看着自己前几天刚来过的房间,沈尘微微皱了皱眉,低头看了眼沈翊牵着自己的手,犹豫了下,没有松开手。
由于年龄问题,沈翊才到沈尘的肩膀,踮起脚尖试了试,发现够不到沈尘,沈翊皱了皱眉,把沈尘拉到床边,让他坐到床上。浸湿了一条毛巾,替沈尘擦了擦额上的汗,一边擦,一边抱怨道,“你是不是傻?疼你不知道说吗?强撑什么……”
沈尘一直没说话,面无表情的看着沈翊,沈翊心里有种被人无视的感觉,不禁有些恼怒,拿出一瓶药扔给沈尘,“自己上药”
沈尘有一瞬的愣神,随即反应过来,低头看了眼手里的药,又看了看沈翊。
冲沈尘翻了个白眼,沈翊有些无语道,“看我干什么?赶紧上药,上完药以后,陪我看会书”说着,沈翊走到一旁的书架边,随手拿了一本书,低头看了起来。
有些疑惑沈翊的转变,虽然语气不太好,但能感觉出来,他是在关心自己,而且,自从自己救了他以后,就再也没见过他打骂下人。变好了?可是,一个人的性格怎么可能说变就变。
不再想这些,沈尘脱下衣服,只穿了一条亵裤,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伤在后背,他自己怎么上药?“沈,沈翊”
听到沈尘叫自己,沈翊放下书,疑惑的看向沈尘,“怎么了?”等了许久,都不见沈尘在发出任何声音,沈翊只好站起身,走了过去,了然的笑笑,他还是第一次看到了沈尘这么尴尬的样子。
伸手把药拿在自己手里,嘴角微微上扬,“需要帮忙吗?”说着,冲沈尘晃了晃手中的药。
沈尘攥紧拳,咬牙道,“不用了”

楼主 殇未寒冬  发布于 2016-06-12 21:21:00 +0800 CST  
第7章
“噗”沈翊忍不住轻笑出声来,之前怎么没发现,这家伙别扭的样子这么好玩,也不管沈尘同不同意,抓住沈尘的肩膀,用力将他按到床上。
其实,以沈翊的力量来算,只要沈尘稍微反抗一下,他就没法把沈尘按到床上。只是,沈尘不说话,默认了沈翊的动作。
沈尘的后背全是青紫的鞭痕,叠加在一起的,则已经破皮流血,犹豫了几秒,沈翊坐到沈尘旁边,神情有些认真,仔细的给沈尘上起药来。
指尖沾了少许治外伤的药膏,轻轻涂在后背的伤处,沈尘感觉沈翊的手凉凉的,也许,是药膏凉,他感觉不出来,但是,很舒服。“沈翊”
动作不停,沈翊轻声应了一声,“嗯,什么事?”
“你和以前不太一样了”他不知道沈翊和以前哪里不一样,和自己说话的语气依旧是冷嘲热讽,但给人的感觉,却有些不同。
沈翊的动作停顿了一下,随即恢复正常,压下眼底的那抹惊讶,淡淡道,“哪不一样?”说完,有些紧张的看着沈尘,他怕会被别人看出来他不是原来的‘沈翊’重活一世,他不想在体验那种在死亡边缘徘徊的感觉了。
沈尘把头埋在臂弯里,声音有些闷闷的,“没以前那么讨厌了”虽然对人说话的语气依旧不好,但却没有了以往的任性,无理取闹,自己,是不是可以再相信他一次?世人皆骂他是灾星,想要他死,他早已习惯了,但内心依旧还是渴望那微乎所有的亲情。
嘴角微微抽了抽,沈翊有些无语,原主以前是有多招人烦啊!
“好了”沈翊把药放在一旁,坐回到之前坐的地方,埋头看起书来,他现在需要好好学习一下这里的知识,省得以后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原主是个不学无术的人,留下来有用的知识很少,他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凭着前世的记忆,和自己的猜想,沈翊看着这全是繁体字的书,也不是太困难,只是偶尔碰到不认识的字。
沈尘穿好衣服后,就站起身,走到沈翊旁边,看了眼沈翊正在看的书,黑眸闪过一抹诧异,他看的竟是生存之道,他看这些干什么?他的父亲乃当朝护国将军,没有几人能撼动其地位,更没有人能伤害到他,沈尘不禁轻声喊了沈翊一声。
沈翊应了一下,抬起头疑惑的看着沈尘。
“你不用看这些的,有将军在,没有人能对你构成威胁”沈尘平静道,随手又从书架上拿了一本书递给沈翊。
注意到沈尘称呼沈泽林为将军,而不是像自己一样叫爹爹或者父亲,刚想说什么,就看到沈尘递来一本书,连忙接过书,可看到书名时,沈翊微微皱了皱眉,这是一篇关于品行的书,自己在他眼里,就这么不堪吗?
看到沈翊这幅表情,沈尘便知道他误会了自己得意思,开口解释道,“这本书上没有什么太难懂的字,你读起来比较简单,以前我看你也不怎么看书,还是先看这本吧!”
黑眸中涌现出一抹不知名的情绪,沈翊用力的咬了咬嘴唇,“对不起……”这一句对不起包含了太多,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道歉,也许是为了自己之前的话而道歉吧!

楼主 殇未寒冬  发布于 2016-06-13 21:03:00 +0800 CST  
第8章
沈尘愣了一下,没有说话,伸出手揉了揉沈翊的头发。
脸上浮现出一抹不自然的红晕,沈翊有些不好意思的把头低了下去,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沈翊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反正不讨厌!
几天下来,沈尘和沈翊相处的倒也融洽,沈泽林也没有再找过沈尘,只是偶尔来看一下沈翊,“小翊,明天你就要去书院了,不能像以前那么任性了,知道吗?”
沈翊有些无奈的笑笑,“知道啦~”
拍了拍沈翊的脑袋,沈泽林也知道自家儿子这是嫌自己烦了,但还是说道,“要是有谁敢欺负你,就告诉爹爹,千万别冲动”
见沈翊点头,沈泽林看向站在一旁的沈尘,眸中的宠溺消逝不见,冷声道,“保护好小翊,他要是出了什么事,我饶不了你”
沈泽林走后,屋子里只剩下沈翊和沈尘两人,“那个,最后一天了,你不用陪我了,回去休息一下吧”沈翊说完,朝里屋走去。
沈尘没有说话,看了眼沈翊,想来看了这么多天的书,他应该也累了,轻抿唇角,沈尘也迈步离开。
第二天一大早,沈翊就被沈尘从床上拽了起来,“赶紧起来,今天要去书院”沈翊揉了揉眼睛,一脸茫然的看着沈尘,“你说什么?”
看着沈翊睡眼朦胧,沈尘有些无奈,这小子前段时间那么努力的学习,怎么真到了去书院的日子,又这么懒散。没有搭理沈翊,沈尘一脸冷漠的站在旁边,就那么看着沈翊。
换做是谁在睡觉的时候被人一直盯着,心里都会不好受,沈翊也是如此,不情愿的从床上坐起来,用力的拍了几下被子,沈翊一脸哀怨的看着沈尘。
为什么没有人告诉他要这么早去书院?
心有不甘,但沈翊还是任命的从床上爬起来,梳洗一番,换上了衣服。
脸上的稚嫩虽然还未褪去,但也十分俊俏,翩翩公子一个,只是脸上的寒意太重,让人不敢接近,沈翊就这么十分不爽的去了书院。
也许是沈泽林的缘故,沈翊一路上受了不少注目礼,而他身后的沈尘也是如此,不过,那些看他的人,眼中无一不是厌恶,疏离。
沈翊皱了皱眉没说话,只是轻轻握住身后沈尘的手,往前走,也不管旁人的眼神如何,一脸平静,直到一个人拦在他前面,“哟,这不是沈尘吗?沈将军怎么把你放出来了,这要是克死谁了,可怎么办啊!”
面前的少年和沈翊差不多大,只是那副趾高气扬的样子,有些不讨喜。

楼主 殇未寒冬  发布于 2016-06-19 21:21:00 +0800 CST  
第9章
挑了挑眉,沈翊笑的一脸灿烂,松开一直牵着沈尘的手,朝对面的人走过去。
沈尘愣了一下,没有说话,只是感觉心里空空的,接收到四周嘲讽的目光,垂在身体两侧的手,不自觉的攥成拳。
“沈翊,你还真是够倒霉的,有这么个灾……”那人还未说完,就被沈翊开口打断,“那你怎么还不死?”脸上虽然挂着笑容,但沈翊眼中的寒意还是有些渗人,那人竟一时没反应过来沈翊说的什么,“你说什么?”
沈翊笑笑,凑到他耳边说道,“我说,你怎么还不死?”沈翊的声音不算特别大,但在场的人还是都听到了,不禁都有些疑惑的看着沈翊,不明白他这句话什么意思,这其中自然也包括沈尘。
“沈翊,你他妈什么意思?”一把扯住沈翊的衣领,那人一脸怒意的看着沈翊。
收起脸上的笑容,沈翊冷着脸说道,“顾忱,这句话应该我问你吧,我哥再怎么说也是沈家人,还轮不到你在这说三道四”
“呵”顾忱冷笑一声,不屑的看着沈翊,“我说的难道不是事实吗?你问问在场的人,谁不知道他是个灾星,还真是祸害遗千年,到现在都还没死”
灾星灾星灾星,每个人都只知道这两个字,又有谁知道背负着这两个字的人会怎样,沈翊用力的咬了咬嘴唇,低下头,右手抓住顾忱一直扯着自己衣领的手,语气平淡道,“你再说一遍,谁是灾星?”
顾忱冷哼一声,嘲讽道,“除了他沈尘,还有第二个灾星吗?”
沈翊笑了,只是那抹笑容冷的慎人,下一瞬,右手猛地扣住顾忱的手腕,用力往下一拽,顾忱一时没反应过来,腰弯了下去,就在这时,沈翊屈起右腿,用力的顶在顾忱的肚子上,然后松开手,站在一旁,冷眼看着捂着肚子咒骂的顾忱。
顾忱蜷着身子,等疼痛缓解了一些后,直起身子,骂了一句,然后朝沈翊冲过去,“老子他妈的骂的是沈尘,你装什么好人,谁不知道你沈翊以前是怎么对沈尘的,现在装好人给谁看”
两人很快就扭打在一起,四周的人连忙后退,以免伤到自己,但却没有人离开,都围在这看戏,偶尔还能听到有人在低声谈论。
沈尘离两人最近,连忙上前几步,一把将沈翊拉到身后,然后伸手握住顾忱挥过来的拳头,就在这时,响起一道声音,“你们把这当成什么地方了?都给我住手”
在场的人都回头看向声源处,只见一个二十几岁的男人,一脸严肃的朝这边走过来,身后还跟着几个类似于护卫的人。

楼主 殇未寒冬  发布于 2016-06-23 20:05:00 +0800 CST  
第10章
沈尘放下手,当看到走过来的人时,眉头微微皱了起来,这件事说大不大,说小不小,要是别人来的话,顶多训斥两句,可来的是他,恐怕有点麻烦。
顾忱不悦的看着这个男人,正打算开口大骂,却听到旁边有人恭敬的喊了一声,“季南老师”
“你们三个,跟我来”不用说名,沈尘几人也知道季南是说他们三个,沈翊想开口拒绝,却被沈尘拽住,只好乖乖的跟了上去,顾忱见状,也只能跟上去。
季南端坐在椅子上,看着下面的三人,淡淡道,“在书院中,打架斗殴闹事者,无论对错,都先各杖责三十,来人……”不等季南说完,顾忱就不满道,“你不过是一个教书先生罢了,有什么资格处罚小爷”
“啪”季南用力的拍了一下椅子扶手,站起身,“那你便试试,看我能不能罚你,来人,杖责三十”很快,便有人拿来了长椅,抓住顾忱,便要将他按于长椅之上,顾忱自然不甘心被打,用尽全身力气挣扎,“你今天要是敢动我一下,我绝不会放过你的……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放手”
季南听后,不禁觉得有些好笑,在这书院之中,还没有他动不了的人,他之所以敢下令责罚这些富家子弟,是皇上给他的权利,为的就是给他们一个教训,让他们不要太肆意妄为,再就是挑选一些不错的,好好栽培,将来为国效力。
无视顾忱的话,季南看向一直没说话的沈翊,“沈翊?沈将军之子?”
沈翊愣了一下,随即点头,季南笑笑,说道“你先动的手?”沈翊继续点头。
季南坐会到椅子上,不再看沈翊,“沈翊,念你初犯,杖责四十”
和顾忱一样,沈翊也被人按在长椅上,只不过沈翊并没有反抗,只是心里依旧不服。
见两人都被按在长椅上,季南递给下面拿着廷杖的人一个眼神,那些人便心领神会,廷杖便重重的落了下来,顾忱没有再说威胁的话,痛的喊出声来,从小在家娇生惯养的他,何曾挨过打。
“啪啪……”廷杖落在身上,发出闷闷的声音,沈翊的手死死抠在长椅上,只期盼着快些挨完,沈翊痛的身子微微颤抖,却咬唇强忍着,不似顾忱那般喊叫,季南注意到这一幕,向沈翊投去一抹赞赏的目光。
沈尘上前一步,朝季南鞠了一躬,说道,“季南先生,这件事因我而起,我愿意替沈翊受罚”
季南看了眼这传闻中的灾星,笑道,“即便是有些争吵,也不应该动手,今日只是给他个教训,让他以后不要这么狂妄。”话落,季南不再看沈尘,目光转向正受罚的两人。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翊感觉时间被无限拉长,这四十下廷杖难熬极致。过了许久,他没在听到顾忱的声音,想必他的三十下已经挨完了,这么说,自己应该也快了。
廷杖终于停了下来,沈翊却仿佛没感觉到一般,依旧趴在长椅上,把脑袋埋在臂弯里,沈尘连忙走过去,抱起沈翊,“季南先生,我先带沈翊回去了”见季南点头,沈尘抱着沈翊便往府里赶去。

楼主 殇未寒冬  发布于 2016-06-27 19:53:00 +0800 CST  
第11章
回到府中后,并没有见到沈泽林,想必是上早朝去了,沈尘只好抱着沈翊去了沈翊的住处。
路上沈翊的手死死的抓着沈尘的衣服,感觉到胸前传来湿润的触感,沈尘不由得加快了脚步。动作轻柔的将沈翊放到床上后,沈尘犹豫了,伤在那里要怎么上药?他能允许自己给他那里上药吗?
沈翊抬起头,可怜兮兮的看着沈尘,“疼~”眼泪不自觉的滑落。
沈尘有些慌乱的用手擦掉沈翊脸上的泪水,他这算是向自己撒娇吗?
沈翊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哭,也许,是疼的,也许,是因为沈尘说要替自己受罚,沈翊也不明白,他现在只想痛快的哭一场,他以前,一直觉得老天好不公平,别人都有爸爸妈妈,为什么他没有,他记得,孤儿院的院长和他说过“这是命!”
凭什么啊!如果说这是命的话,为什么承受这一切的要是我?沈翊不甘心,他努力的表现得更好,终于,他被人收养了,可是,后来又发生了那种事,最后,他还是一个人,一个人来到这个世界,还要尽力去模仿别人的性格……
找到药后,沈尘却发现沈翊目光空洞,不知道想什么,伸手,将沈翊的衣服掀起来,然后脱掉了沈翊的裤子,沈翊回过神来,一把抓住沈尘的手腕,“你干什么?”
仔细看,还能发现沈翊的脸上浮现出一抹不自然的红晕。
“上药”沈尘淡淡道,感觉沈翊抓着自己的手松了,便不再说话,专心帮沈翊上药。
心里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沈翊用力咬了咬嘴唇道,“沈尘,我们,能不能像普通兄弟那样?”说完沈翊就后悔了,普通兄弟,自己未免太奢望了,况且,沈尘应该是恨自己的吧!
沈尘将药放到一旁,淡淡道,“你觉得可能吗?”
沈翊心下一沉,他知道沈尘不会答应,但没想到他会如此直白的拒绝自己,心里竟有一丝恼怒,有些嘲讽道,“是我奢望了!”
两人都不在说话,后来,沈尘走了,留沈翊一人在屋中,沈翊趴在床上,把脸埋在臂弯里,任由泪水肆意流淌,浸湿了衣袖。
老天,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只是,想像个普通人一样活着,有和睦的家庭,疼爱自己的爸爸妈妈,为什么,就这么难?
他不是没想过一个人孤独终老,只是,那双把自己从死神边缘拉回来的手,太温暖了。在之后的相处中,他感觉沈尘真的是一个不错的人,背负不祥之名,受世人唾弃,甚至,连自己的父亲都对他那般,怨恨肯定是有的,但他却没有报复,而选择了承受。
沈尘,要是我能早点结识你,该有多好。
“小翊”一下早朝,便听说自家儿子被季南给罚了,沈泽林连忙赶回来,见沈翊趴在床榻上,肩膀微微耸动,心如刀绞一般。
沈翊擦了擦眼泪抬起头,那通红的眼睛,昭示着主人刚刚痛哭了一场,开口想说些安慰沈泽林的话,声音却异常嘶哑,“爹爹,小翊没事的”
沈泽林快步上前,走到沈翊旁边,心疼道,“小翊疼不疼?爹爹一定会查清这件事,那个季南着实过分”突然,沈泽林想到一些什么,生气道,“沈尘呢,不是让他保护好你吗?”

楼主 殇未寒冬  发布于 2016-07-03 20:47:00 +0800 CST  
第12章
沈翊本想开口帮沈尘说话,却想到他之前对自己的态度,便没有说话,静静的在一旁看着。
沈泽林派人将沈尘喊了过来,沈尘自然知道因为什么,面无表情的站在屋子中央,突然膝盖处被人用力的踢了一下,沈尘也没反抗,顺着力道,双膝狠狠地砸在地上。
站起身,许是因为生气,沈泽林的脸显得有些狰狞,在场的人大气都不敢喘一下,一个个都低着头,心里暗道,这沈尘今日怕是要完了。
“我让你保护好小翊,你就这么给我保护的?”一想到沈翊身上的伤,沈泽林心里便是一阵痛,他怎会不知沈尘心里所想,若他有心保护沈翊,便会在沈翊动手前阻止他,沈翊又怎么会受杖责之罚。
沈尘低着头不说话,他确实没有保护好沈翊,不是他不能保护,而是他不想保护,在沈翊帮他说话的时候,他的心动容了。
只是,在两人扭打在一起的时候,他故意等到季南来了才阻止沈翊,为的就是让沈翊受罚,帮沈翊上药,也不过是因为心中的一丝愧疚在作祟罢了。
明明同样是他沈泽林的血脉,为什么他就是少爷,而自己却连个下人都不如,不公平,这个世界太不公平了!
见沈尘沉默不语,沈泽林生气的走上前,巴掌狠狠地甩在沈尘的脸上,“为什么等到季南来了,你才阻止小翊?你在报复是不是?你觉得我沈家对不起你是不是?”
沈尘依旧不说话,倒是沈翊疑惑的看向下面的沈尘,要不是身上有伤,沈翊真想冲下去质问沈尘,沈泽林说的是不是真的,他,是不是故意让自己受罚的?
看着自己感激他,要和他做普通兄弟,他心里很爽是吧!沈翊觉得自己被耍了,被耍的彻彻底底。沈翊的目光死死的盯着沈尘,想从他的身上看出些什么,可是,什么都没看出来……
“沈尘,我问你,爹爹说的是真的吗?”
见沈尘不说话,沈翊继续道,“沈尘,你他妈把我当成什么了?我是真的,想和你好好相处……”
沈尘身子一僵,垂在两侧的手用力攥紧拳,声音有些低沉道,“对不起……我”沈尘不知道说什么好,所有的解释都变成了沉默。
用力的咬着牙,沈翊用手撑在床上想坐起来,却扯到身后的伤,痛的眉头紧皱,沈泽林见状,连忙快步走过去扶起沈翊。
沈翊的胸口不断的上下起伏,显然是气极了,他真的没想到沈尘会这么对自己,沈翊不再看下面的沈尘,把头转向别处,用平静的声音说道,“爹爹,我累了,想休息一会儿”身心俱累,他不想再演‘沈翊’了,他想做回自己,做回那个不再奢望任何感情的沈翊。
张了张嘴,沈泽林还想说什么,但见沈翊一副冷淡的样子,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命人把沈尘绑去了书房,又留下了几人照顾沈翊,沈泽林嘱咐了几句便离开了。
“我是不是很傻?被人耍了都不知道”沈翊冲着一个下人说道,那名下人慌乱的跪在地上,不敢答话,沈翊也不管有没有人回答自己,依旧自言自语道,“我真的只想和他做普通兄弟……”
(落落:像我这种亲妈是不会虐我的儿子们的,兄弟俩会和好哒。这篇文的进度有点慢,望大家不要弃文,还有就是我已经放假了,没有意外的话,随时都可以更文,至于更多少,就看大家的回复了!!!)

楼主 殇未寒冬  发布于 2016-07-09 18:16:00 +0800 CST  
第13章
书房这个地方对于沈尘来说并不陌生,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跪在地上,等着沈泽林的处罚,脑海里思绪万千,全是沈翊的身影。
“沈尘,我们能不能像普通兄弟那样?”
“是我奢望了”
“你他妈把我当成什么了?”
对不起,沈尘在心里默默说道,他之前一直以为沈翊是假意与自己交好,所以才会故意让他受罚,没想到,他竟是真心对自己,沈尘,你他妈就是个混蛋,竟然害一个小孩子受四十杖责。(注:沈翊12岁,沈尘18岁。)
“沈将军,这次你打算如何罚我?”沈尘一脸嘲讽的看着沈泽林,他是在故意激怒沈泽林,也许,让自己伤的更重一些,心里对那孩子的愧疚才会减一些。
沈泽林一愣,注意到沈尘对自己的称呼,怒声道,“你叫我什么?”沈尘没有答话,只是一脸嘲讽的看着沈泽林,一直那么看着,沈泽林怒极,拿起放在一旁的鞭子,朝沈尘挥了过去。
这鞭子有拇指般粗细,仔细看,还能发现这鞭子上竟然有细小的倒刺,所到之处便是一条条血痕,沈尘用力的攥紧拳,任由指甲抠入肉里,也不让自己喊出一声。
不到片刻,沈尘的身上便都是鞭子抽出的血痕,一道道触目惊心,而沈泽林却还未解气,依旧甩着鞭子,直到一个下人模样的男子推门进来,焦急的说道,“老爷不好了,少爷突然发高烧,一直昏迷不醒!”
沈泽林连忙扔下鞭子,随那人去了沈翊那里,只见人儿满脸通红,额头上放着一块毛巾,直到大夫见沈泽林来了,不慌不忙道,“少爷是因为伤口发炎而导致的高烧,在下已经给少爷上了药,只要等烧退了便无碍了。”
看了眼身后的人,那人立刻上前一步,掏出一些银子递给那大夫。沈泽林坐在床边上,轻轻的摸了摸沈翊的脸颊,发现烫的下人,连忙派人将沈翊额上已经温热的毛巾换下。
不知道过了多久,沈翊缓缓睁开眼睛,还未反应过来,沈泽林就一脸激动的说道,“小翊,你醒了?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皱了皱眉,沈翊的声音有些嘶哑道,“好热,头也疼”
沈泽林摸了摸沈翊的额头,哄小孩一般说道,“乖,在睡一会儿,睡醒了就不难受了”
“嗯”沈翊应了一声,乖乖的闭上眼睛,很快便睡着了,沈泽林呆了一会儿,便回了自己的住处。而书房里的沈尘,则被众人所遗忘。都这个时辰了,想必沈泽林不会再罚自己了,这么想着,沈尘便扶着墙,缓缓站起来。
不知道他怎么样了!
担心沈翊的伤,沈尘回到自己的住处,简单的处理了一下身上的伤,便去了沈翊那里,本想去看看沈翊的伤,却被两个下人拦在了门口,“哟,这不是大少爷吗?这大半夜的不睡觉,来小少爷这干什么?”
“不会又想害小少爷吧?”另一个下人嘲讽的说道,见沈尘要硬闯,伸手用力的推了沈尘一下,沈尘身上本就有伤,哪里受得住被人这么一推,伤口顿时裂开,鲜血缓缓渗了出来,沈尘最终还是没进去,捂着伤口回去了。

楼主 殇未寒冬  发布于 2016-07-10 20:11:00 +0800 CST  
我发誓,今天绝对是我最倒霉的一天,做火车去哈尔滨,买的凌晨一点的票,本打算在家睡一觉,结果怎么睡都睡不着,迷迷糊糊的到了火车站,结果我竟然走反了三次,还上错了车,千辛万苦的上了火车,结果我的座位竟然被人霸占了。
想给家里发短信报个平安,手机他妈欠费了,问了无数人有没有支付宝,后来列车长用微信给我交了话费,我这一天都干了什么T^T
对了,我还被老鼠给咬了,你没看错,就是老鼠啊!是这样的,我在地上看到一只特别小的老鼠,不是全灰色的,背上是黑色的,我以为它死了,手欠的上去摸了一下,然后,那老鼠一个反身就咬我手上了,血止不住的流,我怕感染,拿凉水冲了半天,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综上所述,我的一天在倒霉中度过,文也没更,原谅我吧!!!┭┮﹏┭┮
我现在还在火车上,硬座,卧铺没有了

楼主 殇未寒冬  发布于 2016-07-12 03:31:00 +0800 CST  
第14章
有些事情,如果谁都不先说出来,那么只会继续误会下去,沈翊和沈尘便是如此,谁都不打算先开口。
“少爷,你还是在养两天吧,书院那边有老爷在,不会说什么的”一个下人见沈翊伤还没好,便要回书院,连忙说道。
老爷之前可是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让少爷好好养伤,如果让沈翊就这么去了书院,自己恐怕也得玩完。
沈翊有些无奈的叹了口气,“那我出去转转总行了吧?”
那人见沈翊这么说,当下松了一口气,“我,我陪少爷你出去吧……”
“不用了”沈翊冷声拒绝后,便独自一人走了出去,不知不觉间,竟走到了湖边,沈尘,是在这里救的他,心里感慨万千。
沈翊蹲在湖边,看着湖面,一时竟有些看的出神,连身后站了人都没注意到,那人看着沈翊的背影扯出一抹笑容,然后伸手,用力一推。
“噗通”沈翊整个人栽到水里,由于之前落过水,沈翊一直很怕水,掉到湖里后手忙脚乱的四处抓着,却没有着力点,身子缓缓沉了下去。
“你在干什么?”正好路过的沈尘见顾忱站在湖边,有些疑惑的问道,顾忱回过头,见是沈尘,松了一口气,无所谓道,“我爹说让我与沈翊好好相处,小爷来看看他的伤势如何了”说着,迈步就要离开。
沈尘皱着眉看着顾忱,顾忱说的话很正常,可他越是这么正常,沈尘越觉得不对劲,以顾忱的性子,见到自己应该嘲讽一番,这次竟然还回答自己?
发现顾忱走的时候朝湖里看了一眼,沈尘想到什么,快步朝湖边走去,许是湖水太深,沈尘只能看到一个影子在水里浮动,似乎是一个人……
犹豫了几秒,沈尘便准备下水救人,“噗通”刚入水,湖面就溅起巨大的水花,沈尘向那人影游去,却发现那人竟是沈翊,不再犹豫,马上游过去,救起沈翊。
“沈翊,沈翊”沈尘用力的摇晃了沈翊两下,见沈翊没有反应,便双手交叠,用力按在沈翊的胸口,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顾忱为什么敢在将军府害沈翊?难道就不怕被沈泽林发现吗?
“咳咳”沈翊猛咳了几下,往旁边吐了几口水,随意的拿袖子擦了擦嘴,然后看向救了自己人。
见是沈尘救了自己,愣了一下,别过头去不说话。

楼主 殇未寒冬  发布于 2016-07-13 21:24:00 +0800 CST  
第15章
两人就这么僵持着,气氛不禁有些诡异,最终,还是沈尘开口打破了沉寂,“你,没事吧?”
沈翊用余光瞥了一眼沈尘,没好气的说道,“还行,死不了”换做是谁莫名其妙的被人推下水,差点挂掉,心情都不会好,沈翊也是如此,尤其是醒过来后,第一眼见到的还是最不想见的人。
没有说话,见沈翊没什么事,沈尘便站起身准备离开。
“站住,你就这么走了?”沈翊皱着眉冷声道。
“不然呢?”
“我现在身上没有力气,送我回去”沈翊冷着脸说道,没有觉得有什么不妥,沈尘犹豫了几秒,俯身打算抱起地上的沈翊,却被身子用力的推开,“谁让你抱我了,背我”
无奈的将沈翊背起,朝他的住处走去。由于两人的身上都湿透了,一路走来,地上留下一道道水痕。
沈尘的脸色有些苍白,走动的步伐也渐渐慢下来,趴在他背上的沈翊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点,脑海里一直想着是谁把他推下去的。
“到了”沈尘淡淡的声音响起,沈翊立刻回过神来,从他的背上下来,走到一旁拿了条毛巾扔给沈尘,“擦擦吧”说完自己走到里屋,换下湿透的衣服,擦干身子后,又关上了干净的衣服走出来。
“沈尘”刚走出来,就见沈尘倒在地上,沈翊大喊了一声,然后跑过去,“沈尘,你怎么了?”又叫了几声,沈尘依旧没有反应,“来人”一个下人听到声音,连忙走进来,“少爷,有什么吩咐?”
“去请大夫”沈翊冷声说道,那个下人注意到晕倒的沈尘,有一瞬的愣神,随即反应过来,“是,小的这就去”
又喊来几人将沈尘扶到床上,沈翊就一直在那守着,直到大夫赶来,那大夫把了把脉,又摸了摸沈尘的额头,看向沈翊说道,“沈少爷,冒昧的问一下,此人身上是否有伤?”
伤?沈翊疑惑的看了眼旁边的下人,那人凑到沈翊耳边小声的说了几句,随即沈翊的表情便冷了下来,冲大夫点了点头。
“依在下看来,他应该是没有处理好身上的伤,再加上冷水浸泡,想必伤口已经发炎,应……”
大夫说了许多,沈翊也没听,只想着赶紧给沈尘上药,“你们都出去吧!”
下人们和那名大夫很快就退了出去,沈翊动作迅速的脱掉沈尘的衣服,当看到沈尘身上的伤时,用力的攥紧拳砸在墙上,“该死,有伤你他妈怎么不说”
用毛巾将沈尘的沈翊擦干,又上了一些药,找来一套干净的衣服给沈尘换上,整完这一切后,沈翊累得蹲在床边,上半身趴在床沿上。
看着沈尘依旧紧闭双眸,沈翊恶劣的把手伸过去,掐了掐沈尘的脸,“我都这么帮你了,你还让我被那个季什么的给罚了,还有没有人性?啊?有没有,说话,你说话呀……”
沈翊对着沈尘不断吐槽,似乎要把这些天的怨气都倾诉出来。
突然,一只微凉的手握住沈翊的手腕,制止了沈翊的动作,“说什么?”

楼主 殇未寒冬  发布于 2016-07-15 20:19:00 +0800 CST  
抱歉各位,我可能要停更了,家里给找了工作,假期实习一下,更文时间可能不确定了,望大家做好心里准备!!

楼主 殇未寒冬  发布于 2016-07-16 19:31:00 +0800 CST  
第16章
沈翊吓了一跳,忙把手抽回来,然后瞪了一眼沈尘不说话。
沈尘笑笑,手撑在床上坐起开,目光看向沈翊时有了一些温度,“那天,……对不起”
冷哼一声,沈翊依旧不说话,更没有要原谅沈尘的意思,这让沈尘的心里有了一丝慌乱和无措。“要不,你打回来?”
挑了挑眉,沈翊似是没有料到从他嘴里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开玩笑的,“好啊!”挽了挽袖子,沈翊站起身一脸好笑的看着沈尘,
就在沈尘犹豫的时候,敲门声突然响起,“叩叩叩,少爷,老爷叫您过去”
“知道啦!”沈翊随口答应道,然后看向沈尘说道,“你就在这好好呆着,别老乱动,”说完,也不在乎沈尘什么反应,转身离开,身后传来沈尘的声音,“小心顾忱”
顾忱?上次骂沈尘是灾星的那个,小心他做什么?沈翊有些疑惑的跟在下人后面,去了沈泽林那里。
只见沈泽林端坐在主位上,下面坐着一个中年男人,两人似是在交谈着什么,“这是小翊吧,长得真俊俏,来,让叔叔看看”那中年男人一见沈翊进来,便一脸笑容的冲沈翊说道。
沈翊皱了皱眉没说话,但依旧往前走了几步,中年男人拍了拍沈翊的肩,又摸了摸他的头,说了一大堆,沈翊反正是一句都没听进去。
“切,小白脸”站在旁边的顾忱终于听不下去了,小声嘀咕了一句,沈翊倒是没在意,那中年男人的反应却着实奇怪,只见他抬起手,用力地打了顾忱一下,“怎么说话呢?我在家怎么教你的?”
顾忱咬着牙上前几步,一字一顿道,“那天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
没看顾忱,沈翊转身走向沈泽林,坐到他旁边,顾忱站在那里,退也不是,进也不是,着实尴尬,后来还是那中年男人拽了顾忱一下,“以你现在的能力只能忍,他沈翊不可能这辈子都靠沈泽林”
顾忱低着头,双手垂在两侧,用力攥紧拳,“爹,他太过分了”
“小翊,看在叔叔的面子上,原谅他好不好?况且他也受罚了不是!”沈翊依旧面无表情,但总算有了回应,声音淡淡的,“他又没做什么对不起我的事,何来原谅一说?”
场面顿时安静下来,众人不禁有些尴尬,沈泽林笑笑,说了一些场面话,又邀他们留下来吃饭,沈翊没什么食欲,呆了一会儿,就离开了。
长呼了一口气,外面的空气似乎比屋里好很多,至少让人能静下心来,只是,总是有人来找事,比如,顾忱。“沈翊,你就是个废物”
沈翊转过身来,一脸无语的看着顾忱,这人怎么老是来找麻烦?‘沈翊’以前得罪过他?
“没有沈泽林你什么都不是,你有什么好得意的,总有一天你会落到我手机”顾忱哼了一声,用力撞了一下沈翊的肩膀,然后走开,留下一脸莫名其妙的沈翊。
“神经病吧!”

楼主 殇未寒冬  发布于 2016-08-29 21:06:00 +0800 CST  

楼主:殇未寒冬

字数:25506

发表时间:2016-05-29 04:3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10-10 20:41:01 +0800 CST

评论数:57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