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忆年少岁月(伪装者)

明家三兄弟的成长。

楼主 琅琊小阁主蔺晨  发布于 2016-09-13 10:35:00 +0800 CST  
明楼蹲在床边仔细收拾着刚给小阿诚换药用的纱布棉球,再把上完的药水依次排在床头的抽屉里,转头看明镜,正小心的给阿诚盖了盖被子,把他伸在外面的小脚往被子里挪了挪。明镜抬眼看到明楼正看她,冲他点了点头,两人便轻手轻脚的出了屋去了客厅。“大姐,阿诚……您准备怎么办?”“唉……”明镜抬眼瞟了明楼一眼“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想的,想留下阿诚可以,但是咱们反正不能让他给咱们当佣人啊,他还这么小,而且又……”想到小阿诚满身的伤还不知道到底受了怎样的虐待,明镜有点情绪失控,赶忙转身拿手帕擦擦眼角。“大姐,没事,好歹我们不是也把他救回来了吗?”明楼攥了攥明镜的手,希望给她一点安慰。“这样吧。”明镜突然坐正了身子,“让阿诚做咱家的弟弟吧,对外以明家二少爷的身份。”这个主意正中明楼下怀,“姐姐的主意当然好,不过……”明楼装作面脸愁容“家里已经有一个明台了,大姐您还能照顾得了阿诚吗?”这么一说明镜才想起来家里还有一个小不点啊,顿时有点犯愁,“也是啊,明台太小,我这一碗水肯定端不平,阿诚就得受委屈啊。”明楼一听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要不您把阿诚交给我吧,我去照顾他,也好给姐姐分忧,您看怎样?”“那当然好啊,不过你的学业怎么办?”“大姐,我的学业什么时候用您操过心呢?”明镜觉得也是正要同意却不想明楼话锋一转“但是吧,大姐,我这零用钱可能就不太够了……”明楼咂着嘴装出一副穷酸相,偷偷看明镜的脸色,“你小子啊!”明镜用手指狠狠地点点明楼的头“好,以后多给一倍行了吧,明少爷?”“行行,嘿嘿,那大姐我去看看阿诚,大姐晚安!”说着起身回了卧室。

楼主 琅琊小阁主蔺晨  发布于 2016-09-13 10:35:00 +0800 CST  
夜已经深了,但明镜却坐在沙发上并没有回房。她往明楼的卧室望了一眼,眼底却有些自责与担忧。当初带回明台的时候堂哥就曾告诫过自己:一个女孩子还是少往家里收留孩子吧,咱家规矩严,若是父亲知道了也定当不高兴的啊!但是她明镜今天却明知故犯,也不知阿诚是什么性情,将来还要付出多少心血,就这么把他留下了,多少这心里也是暗暗敲鼓。多思无益,明镜自己心里知道。叹了口气,便起身理了理旗袍,上了楼,心里期盼着但愿明楼能让她少操点心。但她不知,屋里的明楼也站在窗台,拿了杯咖啡轻轻转着把手,规划着阿诚以后的生活。窗台的玻璃上映着阿诚睡熟的小脸,虽然有几道煞风景的伤痕,但依旧看着乖巧可爱。明楼笑了笑,回身放下杯子坐在阿诚床边。自己是打心底喜欢这个弟弟,比那个小明台看起来要乖多了,那个小家伙睡觉也是直蹬被子哪如面前这个缩在被子里的小孩儿乖啊。明楼看他黑漆漆的睫毛抖啊抖就知道睡得定是不安稳,便伸出手在小阿诚身上轻轻拍着,不料手底下的小孩儿却猛地一颤,因身子虚弱虽未醒来也是紧蹙门头,嘴里喃喃自语“妈妈不要打我,阿诚错了啊……”明楼赶紧收回了手不敢再动。这小小的人儿不知道受了什么折磨,愿明日醒来能好些吧,明楼想着便搬了椅子过来,坐在床边。“先守他一宿吧。”就算是明楼再急也只能能到明日再做打算了。

楼主 琅琊小阁主蔺晨  发布于 2016-09-13 10:36:00 +0800 CST  
等到阿诚醒来已经是晌午了,屋里只剩他一个人。阿诚一睁眼吓一跳,这是在哪里啊?阿诚使劲回忆才想起来昨天妈妈做工的那家大少爷和大小姐把他带回明家了,自己现在竟然还在大少爷的床上。阿诚连想都没想直接跳下床,呼呼的往外跑,结果正撞上准备开门看看他的明楼,“咚”一声阿诚就被明楼那有点肉的肚腩弹到地上去了。明楼也被撞得不轻,捂着肚子指着地上的阿诚问:你跑什么啊?阿诚吓得连忙跪在地上“大少爷,阿诚错了,您别生气!”明楼被他这惊恐的样子气的想笑,就双手从他腋窝下拎起来扔回床上去,待他坐好,便叫了大姐来。明镜看到阿诚醒了赶忙怜爱的往怀里揽,吓得阿诚连忙挣脱了大姐的怀抱就想往地上跪,明楼一把又把他捞上来有点生气了“冒冒失失的干什么!”阿诚缩在床上坐也不是站也不是的,眼泪汪汪的看着明楼,明镜见状责怪地打了明楼一下“你看把孩子吓得!”明楼一边陪笑一边拎了把椅子坐在床边。明镜拉着阿诚的手说“从今往后你就住在明家了,过去的事情就忘了吧,他是你大哥,我是你大姐,你就叫明诚,记住了吗?”阿诚似乎对于这件事情有点惊住了,半天没回过神来。明楼拍了拍他的脑袋“告诉大姐,你记住了吗?”阿诚赶忙连连点头“记住了记住了,大小姐。”明镜听了一愣,定了定神依然平静的拉过阿诚的小手“要叫大姐。”“大……大姐。”阿诚犹豫的叫着,“哎,这才对,叫大哥!”明镜指着正笑眯眯看着他的明楼“大哥!”阿诚心里松了口气,这一声称呼叫出口似乎这一切就不那么难接受了,他不知道,明镜明楼也是暗暗松了口气,好歹阿诚这孩子还是乖巧的。从那以后阿诚一顺口想叫大小姐就有会被明楼一记眼神吓回去,乖乖叫大哥大姐。

楼主 琅琊小阁主蔺晨  发布于 2016-09-13 10:36:00 +0800 CST  
过了些时日,小阿诚慢慢的恢复了小孩子应有的精力,也能每天和明台在院子里跑上一阵子了。明楼在客厅一边拿牙签挑着苹果一边问明镜“大姐,你看阿诚恢复的还挺快。”“可不是嘛,”明镜放下报纸往院子里看了看“你看,他每天都能和明台玩儿上一阵子了,哎,我都没想到明台竟然这么喜欢阿诚。”“哼,”明楼撇撇嘴,“有个陪他玩儿的人他当然高兴,不是我说啊大姐,明台都惯的太淘气了,我阳台上的兰草都快被他拔光了。”“好了,就知道挑明台的事,他才多大啊,拔就拔了,你自己再去买盆吧。”明镜无所谓的又低头看起了报纸,明楼只好自讨没趣“那大姐,阿诚可不算小了,是不是考虑让他上学啊?”这一问把明镜给问住了,对啊,阿诚早就到了该上学的年纪了,明家的孩子哪有不上学的道理,正要同意明楼却又说“但是他现在这个身体情况和知识水平我们反正不能送他去上一年级啊,和一群比他小的的孩子在一起他肯定心里不舒服,本来这小子心思就多,又不比明台那样没心没肺。”明楼就喜欢什么时候都数落一句明台。“那怎么办啊?”明镜也有点为难,“大姐,您看这样啊,我这学期课程也不太紧了,我先在家教上一段时间,等他和同龄年纪的孩子水平差不多了我们再送他上学去,怎么样?”“那当然好啊,你教他我也放心,但是你自己的学业可不要落下了啊!”明楼笑着又叉起了一块苹果递到明镜嘴边“放心吧大姐,并且我还不收学费。”“你个小滑头!”明镜嗔怪的撇了他一眼,还是把递到嘴边的苹果送入口中。

楼主 琅琊小阁主蔺晨  发布于 2016-09-13 10:36:00 +0800 CST  
待两个小孩儿玩累了跑回屋太阳都升得老高了。“大姐大姐,我热!”明台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和明镜撒着娇,“明台热了啊,把外衣脱了吧,穿的有点多了。”明镜忙着给小明台脱着衣服,一旁的阿诚偷偷挪过去“大姐,给您的!”说着从身后拿出一朵小菊花,一看就是早上刚开的,漂亮的很。“哟,这花真漂亮,谢谢阿诚,真乖!”明镜高兴的摸了摸阿诚的头,接过了小花。阿诚又挪到明楼面前“大哥,这是给您的!”只见他从身后拿出几条长叶,叶子长得尤其好,明楼正高兴的准备接过来时突然一愣,我去,这不是我那盆兰草吗!明楼一口老血差点没喷出来,还佯装镇定的问“这是谁带你找到的啊?”阿诚眨着一双大眼睛说“明台!”果然是这个小兔崽子!明镜在一旁正喝茶,一听笑得差点呛着。“明台!我是不是说了不许你再给我拔了,啊,你竟然还带着你阿诚哥,你是不是找收拾!”说罢就要伸手去拎明台,明台吓得直往明镜后面钻“大姐大姐,大哥要打我了!”瞬间眼里含满泪水,一脸委屈状。明镜一把打掉明楼伸出的手“不许打人!”又从身后揪出明台“明台,以后不许拔大哥的兰草了啊,更不能带着你阿诚哥,听到没有?”小明台呜咽的直点头。明楼扶着头想:我又没打你哭什么啊……明镜抱着明台上楼了,明楼这才想起来还有个小家伙,一扭头看见已经懵圈的阿诚,拉到面前装作生气的捏了捏阿诚的小脸“你怎么那么听明台的话啊,以后不许和他一起调皮了啊!”小阿诚吓得眼泪汪汪的点点头“大哥,对不起,我错了。”明楼也没想到是这么个结果,赶忙给他擦眼泪“不许哭,小男子汉怎么老哭啊。”阿诚听了连忙用手把眼泪抹了抹,怯生生的看着明楼。唉,这孩子,都来这么久了还是总是一副被吓着的样子。慢慢来吧,明楼叹了口气,起身拉着阿诚去书房谈谈上学的事情。

楼主 琅琊小阁主蔺晨  发布于 2016-09-13 10:37:00 +0800 CST  
阿诚很干脆的答应了,大哥亲自教当然再好不过。虽然来明公馆住了一段时日了,大哥和大姐也无微不至的照顾他,但是以前的记忆怎么可能说忘就忘。阿诚尤其怕与外界接触,平日里明镜拉着明台一起去百货大厦时无论怎么邀请阿诚一起去,他都不肯迈出院子一步,宁可在家里跟着刘叔剪草帮着阿惠扫地。明楼早看透这一点,所以一直让阿诚和自己一起睡,每当阿诚半夜惊醒或者低声哭起来,明楼就赶紧把阿诚揽在怀里轻声安慰,等着他那张挂满泪痕的小脸渐渐平静才得入睡,所以明楼也不敢贸然把阿诚送到学校,“什么事不都得慢慢来吗。”每次看到阿诚唯唯诺诺的样子明楼只得这样安慰自己,告诉自己不能着急,阿诚小小年纪经历了这么多心思难免多一些,还得循循善诱啊。

楼主 琅琊小阁主蔺晨  发布于 2016-09-13 10:37:00 +0800 CST  
第二日一大早,明楼便拉起了阿诚,“今天早起一会儿,吃完饭要开始学习了!”说着给眼睛还没睁全的小阿诚开始换衣服,“恩,知道了,大哥。”阿诚迷迷瞪瞪的揉了揉眼睛,逼着自己赶紧清醒起来,又往后缩了缩“阿诚自己来就行。”说着自己低头开始解明楼还没解完的扣子。恩,是挺省心,明楼欣慰的点点头,把一会要穿的衣服放在床头,转身就出去了。阿诚摸着那柔软的料子,不由得有点神情恍惚,自己一个月前还在地狱般的地方挣扎着,而如今一切都变得这么美好“我一定好好学习不让大哥失望!”阿诚攥了攥小拳头,很认真的说道,倏得又觉得自己有点好笑,低了头在粉嘟嘟脸颊上漾出两个好看的酒窝,赶忙换好衣服爬下床去,哒哒哒地跑到餐厅,看到明镜已经开始用餐又爬上餐椅说“大姐,早上好!”“好啊,阿诚,快吃饭吧。”说罢在阿诚的餐盘里放了个包子“谢谢大姐!”阿诚一手举着包子,嘴里塞得满满的,活活也像只小包子,看得明楼直想笑,这小家伙,真有意思。“阿诚不着急啊,慢慢吃,你看明台这个小懒虫到现在还没起呢。”明镜怜爱的摸摸阿诚的小脑袋,又忙让阿惠盛碗粥给他。“不行啊,大姐,今天大哥要教我读书了,得早点吃完去学习!”明楼明镜听了相视笑了笑,心里无比的欣慰。等到眯着眼穿着睡衣,头上还竖着根呆毛的明台来吃饭时,阿诚已经吃好了,正拿着碗准备去洗,“放下碗,去书房等我。”大哥都发话了阿诚只得乖乖去了书房。明楼把最后一块包子放入口中起身走到明台身边,揪着明台头上那根呆毛说“恩,明台该洗头了!”然后转身就走,只留下明台在餐厅直喊“不洗不洗,呜呜,明台不洗头!”

楼主 琅琊小阁主蔺晨  发布于 2016-09-13 10:37:00 +0800 CST  
阿诚进了书房就站在明楼的桌边,大哥没让坐他也不敢去坐那把椅子,直到明楼进来了,看见他规规矩矩的站着也没理他,径直去了书橱那里,拿了几本昨天晚上准备好的书,放在阿诚的面前,又去阳台搬了把椅子放在阿诚身后,“坐下。”
明楼坐在阿诚刚才盯了半天的椅子上,拿起第一本书一边翻一边问“识字吗?”阿诚紧张得双手搓着衣角摇了摇头。“唉。”这可怎么教啊,明楼犯了愁,只得放下手里的教材,拿起一本唐诗集“大哥先教你一首简单的小诗吧。”先别教太难的,以防以后他再没了兴趣,想着便翻到了一首《咏柳》。
“跟大哥来念,
碧玉妆成一树高,
万条垂下绿丝绦。
不知细叶谁裁出,
二月春风似剪刀。”
明楼用富有磁性的声音一句一句的教着阿诚,阿诚也认真的看着大哥手指的地方念的一板一眼。
“阿诚,你看这是什么意思呢,就是说高高的柳树上长满了翠绿的新叶,轻柔的柳枝垂下来,就像万条轻轻飘动的绿色丝带。
可是这细细的嫩叶是谁的巧手裁剪出来的呢?原来是那二月里温暖的春风,它就像一把灵巧的剪刀。懂了吗?”
明楼绘声绘色的解释把小阿诚迷得如痴如醉,听到大哥问自己连忙点头“听懂了,大哥!”,明楼欣慰的笑了笑,“那好,大哥来教你写这首诗,过来!”明楼拍了拍自己的腿又拉起了阿诚,将他揽到自己臂弯里。阿诚坐在明楼的腿上,被明楼圈着感觉幸福的有点晕厥,便扭头看明楼。贴着大哥的脸这么近,那黑黑的眸子,高高的鼻梁看的小阿诚入迷。明楼低头发现这个小家伙睁着一双鹿眼正痴痴的盯着自己,便佯装严肃的把他的小脑袋扳回去,在纸上开始一笔一划的写了一行诗,再把钢笔塞到阿诚的手里让他试试。小阿诚犹豫着还是提笔写了起来,明楼看着自己娟秀的小楷下面多了一行鬼画符不禁头痛,只好攥起阿诚的小手手把手的教他。明楼的气息吹到小阿诚的项窝里,吹得阿诚又热又痒,心里却暖和和的。大哥真好,阿诚想着便偷偷去看明楼。明楼发现他这点小心思,便伸手轻轻掐了掐阿诚腰窝的肉,“要认真,不好好学习要挨戒尺的!”明楼轻声吓唬着他。阿诚被掐的不好意思了,往前挪了挪小身板,算是救下了自己被捏的发疼的肉,不敢再走神,老老实实的跟明楼学着写字。
阳光从窗台映到明楼的书桌上,洋洋洒洒的一片明亮。明楼抱着阿诚写写画画,这场面,怎么看怎么都像一幅画。岁月静好,最美不过如此。

楼主 琅琊小阁主蔺晨  发布于 2016-09-13 10:38:00 +0800 CST  
到了晚上,明楼把阿诚一人关在了书房,吩咐他把新学的诗抄写两遍,自己就忙里偷闲的溜达到客厅去喝茶,再瞄几眼今天的报纸。本来缩在一旁抱着果盘默默吃苹果的明台突然爬起来,噔噔噔的窜到明楼身边,立着小身子嘟着嘴故作凶相的盯着明楼。明楼当然能感受到身边有个灼热如炬的小眼神,连眼皮都不抬的问“你想说什么?”“哼,大哥为什么把阿诚哥哥关在书房,都没人和明台玩了!”明楼抬眼看着这个气的腮帮子鼓鼓的小家伙不禁觉得好笑,伸手把明台举起来让他骑在自己腿上“小傻瓜,你阿诚哥哥要读书学习了,自然没有功夫和你玩,你要觉得无趣明日要不就和我们一起念诗怎么样?”明台还小自然也没到了需要通读诗词歌赋的年纪,不过明镜常在小明台睡前给他念些诗经儿歌,明台听着也有趣,所以歪着脑袋想了想便答应了“好,明天大哥定要教我!”“那明台可不许反悔,定要乖乖的学,要是敢捣乱看我不收拾你!”明楼点着他的鼻尖,左右摇晃着明台胖乎乎的小身子,把明台摇的晕乎乎的才放他走。看着明台爬得一扭一扭的小屁股明楼突然感觉有了点压力,两个小孩儿啊,可真够自己忙的了。

楼主 琅琊小阁主蔺晨  发布于 2016-09-13 10:38:00 +0800 CST  
要求明台和阿诚起的一样早似乎有点不通人情,吃过早餐后明楼便先拉着阿诚一人去了书房,刚念了两三行只听“咚”的一声明台急哄哄地推门进来“大哥大哥,我来啦!”说着就往明楼怀里跑去。明楼赶紧一把把这跑的摇摇晃晃的小家伙揪起来,生怕一个不留神明台就摔个狗吃屎。“坐在你阿诚哥旁边。”明台爬上椅子冲阿诚一笑“嘻嘻,阿诚哥我来陪你啦!”阿诚看着这个鼻涕还没擦干净的小家伙贴在身旁不由得伸手拿张纸给他擦。待两个小毛孩安顿好明楼便开始继续教他们念诗,两个稚嫩的小奶音在书房里回荡着,闪亮亮的小眼神都仔细盯着明楼,这感觉太好了,明楼心里暗暗得意。
当然,如果时光一直这么美好就好了,一首诗念罢明台就耍赖了,大姐念的都那么好玩怎么大哥念的都听不懂啊,听不懂当然就坐不住了,明台贴着椅子爬下来,绕过阿诚跑到明楼腿旁,扒着明楼的胳膊“大哥,不念了不念了,我要阿诚哥陪我玩!”明楼看着这个不安生的小家伙,唉,早应该想到这个结果。可是大姐和阿惠都出去了,让他一人出去玩总有些不放心,现在把这个小祖宗留在身边是再正确不过的选择了,明楼想着便只得把明台又按到椅子里“乖乖的先和你阿诚哥念一会儿,等学完了大哥带你们去玩儿。”明楼哄骗着这个小家伙。明台皱了皱小鼻子,也算勉强答应了。明楼看他提不起兴趣的样子又拿了本带图画的弟子规放到明台面前让他先翻着,再去手把手的教阿诚写字。阿诚头脑灵光,明楼教上个一两遍他就能照葫芦画瓢的写下来,虽不似明楼那般工整漂亮但好歹也能让人识认出来。看着小阿诚挺直着腰板鼓着小嘴专心的模样明楼便放心他一个人去写又绕到心思不知飘到哪里去的明台身边,这小孩儿瞪着大眼睛半天都没翻一页不知在想什么,明楼只好带着明台一句句的念,再领他看下面配的图。“有余力,则学文……”还没等明楼解释,明台突然大喊“大哥,是不是没余力就不用学文啦?那我没有余力了,不要学啦!”明台满脸我有理你能怎么办的表情让明楼忍俊不禁,阿诚在一旁怕大哥责怪不专心便抿了嘴憋笑憋的辛苦,明楼一指点在阿诚脑袋上“写你的去!”又把明台翻过来,一巴掌拍在明台身后,一边作势狠狠地打一边问“跟大哥耍滑头,你当然没有余力了!”突如其来的巴掌打的明台委委屈屈的,瘪了瘪嘴就要哭,正好外面门响“明台啊,快看看大姐给你买了什么?”明楼一把就把明台推出去交给大姐,呼,好险,差点就惹这个小祖宗又哭起来。明楼四仰八叉地倚在椅子里,阿诚停下笔抬眼看他,“扑哧”一声笑了。小东西,还敢笑我,明楼腹诽了一句,拿起笔捅捅阿诚的背,“要坐直!”阿诚知道大哥也没生气便凑过脸忽闪着睫毛问“大哥是不是怕大姐?”嘿你个小兔崽子,明明知道还问,气的明楼拽过他的小手抽了笔筒里的工具尺轻轻打了两下“不好好写字问这么多干什么,再去抄两遍!”阿诚吐了吐舌头,默默拿起笔去抄这自己给自己争取的两遍。小孩儿真难教,明楼看着阿诚叹了口气。

楼主 琅琊小阁主蔺晨  发布于 2016-09-13 11:37:00 +0800 CST  
周末明楼不再关着阿诚在书房学习,让他和明台去疯上一天。明镜一大早去了苏州,便只留了明楼自己在家看孩子,有了上次“惨痛”的教训明楼再也不敢放明台和阿诚一起看书了,觉得还是刘叔带着他俩去后面花园玩儿比较省心。明楼看着两个小家伙跑远了,自己踱步回了书房,拉开书桌暗格抬手拿出本《军事时报》,习惯性的往窗外扫扫。明镜不准明楼涉足政治军事,就连平日的报纸明镜都时不时的挑选着让明楼看,害的明楼常常用手掩了题目再偷偷窥文,今日明董事长不在家,这明家大少爷才敢如此放肆。“国民政府开展国民经济建设运动,鼓励发展工业,农业和交通运输业。”要不大姐刚投资了一家制碱厂呢,原来是去响应号召了。国共两党关系不似融洽,也不知这上海的经济几日才可恢复,不过有了大姐,家里的生意也能支撑的下去,明楼想着不禁有些心疼明镜,终日照顾着家里的三个弟弟,还要在家外处理所有的事务,要不是父母早逝,大姐还是明家大小姐呢,哪用得着如此操劳。明楼越想心里越是觉得发苦,便默默收了书,起身想到院子里看看明台和阿诚。

楼主 琅琊小阁主蔺晨  发布于 2016-09-13 11:38:00 +0800 CST  
却不想阿诚小小的人儿也有着愁心事,“明台。”阿诚一边坐在地上给明台捏泥巴一边问他“你说大哥这几日教的诗句越发难懂,有几次都已经跟不上了,这可怎么办啊?”明台心思全在阿诚手里的那团泥巴上便不假思索“那你跟大哥说让他讲慢点不就好了嘛。”“那不行!”阿诚把捏好的小星星塞到明台手里“我不敢说,我怕……怕大哥失望。”阿诚低着头说出了缘由。“大哥不会的!”明台很认真的看着他“大哥是有点凶,但是大哥不会这么小心眼!”在一旁听着的刘叔一下子笑出来“小少爷,你要是让大少爷听见了非得收拾你不可。”
两个小孩玩儿的满手泥巴,脏兮兮的,刘叔就带着他们去水管那里洗手,远远看见明楼站在屋后,明台二话不说伸着小脏手就往明楼那里跑去,阿诚在后面想拉住他已经来不及了,眼看着明台的小手就要抓到自己,明楼一个手疾眼快反着用两手把小家伙拎起来,任明台怎么挥舞着小胳膊也碰不到明楼。
待他们跑累了,明楼领着他们回屋吃水果,两人抱着一个果盘,明台把小嘴塞得满满当当,阿诚也不与他抢,两人吃的还算尽兴。
到了傍晚,明楼正拿着一盘花生米教着明台数数,明镜突然推门就进来了,“大姐大姐!”明台推开明楼噔噔噔地跑去抱明镜“大姐,明台好想你!”明楼深感悲伤,还好阿诚还贴着自己,见明镜回来便拘谨的站着道“大姐好!”“好好好!”明镜满脸的疲惫但仍抱起明台,把他交给阿诚“带着明台去楼上玩吧,我和你大哥有话说。”明楼见状拍了拍阿诚的小屁股“去吧,好好玩,不许打架!”“恩,知道了!”看着两个小身影消失在楼梯转角,明楼这才仔细看明镜“大姐,苏州的制碱厂运转还好吧?”明镜叹了口气,拍拍明楼的腿“就是要和你说此事,制碱厂出产太多就必须往国外去销,其实这也没什么,顶多多跑几趟海关,偏偏一个日本外商今天托人来说要投资合办!”明镜说着气就不打一处来“咱明家自己的家业什么时候要他们来掺和,我让人打听竟是汪芙蕖叫他们来的,下午我就去了他家,把话跟他挑明了,再敢来找麻烦别怪我不留情面!”明镜气的哆嗦,明楼赶紧沏了茶给大姐递过去。“没事,大姐,只要咱们不轻举妄动他们不敢怎样的。”明楼伸手给明镜顺顺气,“不过咱家在政治方面的确吃亏,就算他们再来找麻烦咱也没有合适的人去出面啊。大姐,要不我的志愿填政治……”“闭嘴!”明镜轻轻打了明楼的嘴“连想都不要想!我答应过父亲不会让你走上那条道路的,外面世道这么乱,日本人正猖獗,你去干什么!”明楼知道就是这个结果,不免还是心中失落,便默默低了头不言语,“明楼,大姐就你一个亲弟弟了,大姐真的不愿让你冒一点风险,你知道吗?”明镜拉了明楼的手使劲攥了攥,“大姐现在就只想把你们赶紧拉扯大,该教书教书,该出国出国,别的什么也不想。”“大姐!”明楼看着明镜愈加暗黄的脸色不禁眼角温热,流下泪来,明镜忙用手给他擦。“大哥大姐,我想睡觉了!”身后阿诚一边揉着眼睛一边下楼梯,“啊,阿诚困了,让你大哥带你去睡觉!”明镜推了推明楼“快去。”“那……大姐早点休息吧。”说罢便起身去楼梯那儿抱了阿诚回屋。明镜看着他们远去的背影叹了口气,要把他们拉扯大,还要好多年啊……

楼主 琅琊小阁主蔺晨  发布于 2016-09-13 11:38:00 +0800 CST  
明楼把阿诚抱回屋,看着阿诚困的睁不开眼的小样子便不再拉他去洗澡,直接把他剥个精光连睡衣都不给换就塞进被窝里,给他掩好被角正要转身,只觉得有双小手拉住自己,“大哥,你是不是哭了啊?”阿诚眼睛半眯着还不忘看明楼的脸色,明楼看看窗户玻璃上映着的模样,的确眼眶有些红,“大哥有烦心事可以和阿诚说,我可以安慰你!”阿诚看明楼没说话就一副肯定猜中了的样子,也来了精神,钻出被窝跪坐在床上。明楼看他光着小身子忙把被给他裹上,又把他翻过来摁在床上,狠狠地隔着被打他小屁股,“这么冷瞎跑什么,快睡觉!”阿诚被打的一颤一颤的,忙往旁边扭了扭身子,“我只是想帮大哥解忧嘛……”阿诚委委屈屈的嘟囔着。明楼把他裹成蚕宝宝的样子搂到怀里“大哥知道你想帮我,但是有些事不是你想帮就能帮的,现在呢,你就乖乖睡觉,以后好好学习就算是帮大哥了。”明楼把阿诚眼前的一缕头发给他拨开。听到明楼说好好学习,阿诚突然想到今天还和明台商量着怎么告诉大哥自己跟不上的问题,犹豫了一会儿还是不敢说,只好跟大哥道晚安,明楼把他放好,摸了摸阿诚的脸蛋“乖,快睡吧。”便熄了床头的灯。

楼主 琅琊小阁主蔺晨  发布于 2016-09-13 11:38:00 +0800 CST  
亲们这就是我移过来的坑 楼主不太会@人,所以亲们自己找哦!

楼主 琅琊小阁主蔺晨  发布于 2016-09-13 11:47:00 +0800 CST  
晚上更文,并且今天不半夜更文了,让你们早早就看上文!楼楼好不好?嘻嘻

楼主 琅琊小阁主蔺晨  发布于 2016-09-13 16:15:00 +0800 CST  
阿诚也跟着明楼学了些时日了,明楼就有意加了些难度,可怜的阿诚本来就有些跟不上了这样一来是彻底头大了。周一明楼学校有课就留了些试题给阿诚做,叮嘱他要仔细,回来检查。
小阿诚郁闷的趴在书桌上,这些题自己也只能做上来一半,看着自己答得稀稀拉拉的卷子阿诚急的想哭。早知道就告诉大哥自己跟不上的事实了,这下可好,阿诚一边难过一边暗暗骂着自己。“题做得这么差,大哥会不会不要我了啊,本来我就是捡来的。”小阿诚胡思乱想,满脑子都是明楼把他赶出明家的场面,想不下去了便抛下试卷哒哒哒的跑到明台的卧室。“明台……”阿诚扒了条门缝往里探头,“阿诚哥哥怎么了?”听到有人叫自己明台赶紧去把门敞开,阿诚闷闷不乐的坐到明台房间的地毯上“你说大哥留的题这么难我真的是写不出了,明台我该怎么办啊?”明台趴在地上托着下巴“恩……这个我也不会啊,不过我看过大哥答的习题,满满一片,写了好多,阿诚哥你可以先都填上,大哥看到你写这么多也许就不会生气了吧?”阿诚苦笑着明台这是给出了个什么馊主意,不过还是起身跑回了书房,死马当活马医,就照明台说的做吧。小阿诚拼命的搜刮脑汁才把默写勉勉强强的填完,到了后面理解赏析题真的心有余而力不足了。阿诚举起卷子看了看,恩,是比刚才满一点了,这心里才算暗暗松口气。

楼主 琅琊小阁主蔺晨  发布于 2016-09-13 19:09:00 +0800 CST  
文章第一拍,留个纪念!


楼主 琅琊小阁主蔺晨  发布于 2016-09-13 20:05:00 +0800 CST  
争取再更一段,不过得到半夜了

楼主 琅琊小阁主蔺晨  发布于 2016-09-13 21:29:00 +0800 CST  
明镜忙着喂明台吃饭,也没扭头就说“快来快来,吃饭了。”阿诚看着木制的椅子怎么也狠不下心去坐,瞧见大哥已经拿了筷子夹菜丝毫不理自己,阿诚瘪了瘪嘴乖乖站在椅子旁,拿了离自己最近的馒头就往嘴里塞。明镜放下碗看见阿诚低着头站在那儿不禁奇怪“阿诚,怎么不坐啊?”“让他站着!”明楼一声喝,吓得阿诚手一抖馒头都掉在地上,赶忙蹲下去捡,明镜撇了撇明楼“干嘛呀,你看把孩子吓得!阿诚,再换一个吃!”明镜又拿了一个给他,“谢谢大姐。”阿诚一抬头明镜才发现这小家伙刚哭过啊,再看明楼脸色铁青就知道怎么回事了,拿起筷子就照明楼手背上抽了一下“你怎么又打孩子啊!”“大姐你别怪大哥,是我不好,没完成好大哥布置的作业。”阿诚看大姐打大哥连忙解释道,明镜才不管什么理由,赶紧把阿诚搂到身边轻轻给他揉着屁股又把明楼最喜欢吃的一盘红烧鸡块端到阿诚面前,“多吃点,大姐给揉揉就不疼了。”阿诚闪着长睫毛看着明楼不敢动筷子,“不用管你大哥,吃吧。”明楼看着这一盘美味弃自己而去,而且还是给这么不乖的小家伙吃不禁有些气愤“大姐,您就这么惯着他吧。”明镜不理他,见阿诚不动筷子就直接夹了鸡块喂过去,“叫他自己吃!”明楼冲阿诚瞪眼,阿诚乖乖挪回自己的位置,气的明镜直接把鸡块一下子塞进明楼嘴里,“家里就你行就你凶!”明楼被塞了一嘴尴尬的笑了笑。算了,就由着明楼去管吧,明镜也相信明楼有分寸的。
吃过饭,明楼刚要起身明镜拉了拉他,“回去别打他了啊,别再吓着他。”明镜轻声耳语,“放心吧,大姐。”明楼冲明镜笑笑点了头,便拉着阿诚回了自己的房间。

楼主 琅琊小阁主蔺晨  发布于 2016-09-13 22:33:00 +0800 CST  

楼主:琅琊小阁主蔺晨

字数:54753

发表时间:2016-09-13 18:3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20 23:01:56 +0800 CST

评论数:153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