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无心遇无情(恬淡少爷,二货恶仆)

《无心遇无情》by风云竟朝夕(恬淡少爷,二货恶仆,清水慢热文)
夕夕最近几个月忙工作,终于又有时间开坑了,这次不再是练笔,真真准备写故事了,第一次写故事,构架不一定能写好,但夕夕会认真写,当然,坑品就不好保证了。撒花撒花!!小新人求眼熟求扩散求支持!!!
柳梦璃sama镇楼

楼主 风云竟朝夕  发布于 2015-11-22 22:32:00 +0800 CST  
第一章
左家是京城的大户,不过富而不贵,不太被人瞧得起,因为左家所有的达官贵人都是外姓,说白了就是花钱买的贵。左老爷左终南常年在商界操劳,功名之事此生是无望了。虽说有三房夫人,却只得长房一子。两位姨太太只一人给老爷生一个姑娘。左少爷左泊灵独苗一个,不出意外地成长为一个随心所欲的纨绔子弟,不过好在性格比较随和,倒也没闯出什么大祸。学业嘛……呜呼哀哉,换了十几位能请到的最好的老师,也没少挨戒尺什么的,可十四五岁了,大字都写不好。
左泊灵少爷住处。
“啪!”左老爷把一卷脏兮兮的宣纸怒摔在左泊灵脸上,气的浑身发抖,“你这都写得什么狗屎玩意儿?!”左泊灵把手背在身后,悠哉哉的跪在左老爷面前听训,在他脸上,不说嬉皮笑脸吧,也实在找不到类似于惶恐啊,内疚啊之类的表情,看的左老爷更生气,举起拐杖就想揍他。不过左泊灵的三个老妈四个家丁五个丫鬟六个老妈子立刻就像往常一样扑上来,里三层外三层把左少爷包成个粽子,尤其是大夫人,眼泪嗖嗖就下来了,“老爷呀,这可是咱左家的独苗啊,不招灾不惹祸,除了不学习就没别的缺点了,你怎么下的去手啊,这要是有个三长两短的,你让妾身怎么活啊~~~哇啊~~”
左老爷以手扶额,气的眼冒金星,就是因为纵容这群人癞皮狗一样的护犊子,泊灵才会如此不学无术。
一群人不知自己在左老爷心里已经沦为癞皮狗,一看老爷要晕倒马上又很有眼力见的呼啦啦跑过来扶老爷。左泊灵依旧百无聊赖的认真跪着,这戏码上演了数百遍,估计最后还是不了了之,顶多也就挨几个手板。
大家忙活半天,左老爷总算是缓过气来,郁闷地看一眼左泊灵,说实话,他自己唯一的儿子,就算大家不拦着他也下不去手。不过就这么再一次灰溜溜的从儿子的院子走出去又有点不甘心,眼珠一转计上心来:“左安呢?作为少爷的贴身小厮,不知道督促少爷学习,成天就知道带少爷瞎混,拖下去重打二十藤条!”跪在少爷下首的左安一愣,咋还扯到自己身上来了?不由看了一眼左少爷。左泊灵淡定的表情总算有一点变化,“爹,你这样做不地道,传出去让我怎么混啊,不学习的是我,你拿一个打杂的出什么气?”左安又希冀的看了一眼老爷,但是老爷下一句话立刻让他如堕冰窟。“我还非打不可了,求情加倍,打四十!”看左泊灵终于有点急了,左老爷瞬间气顺了不少,“让少爷在一边看着,长长教训!”说完就心满意足的出去了。

楼主 风云竟朝夕  发布于 2015-11-22 22:33:00 +0800 CST  
@烟熏妆遮不了殇@wyywsda@幸福漂流时@彼岸女帝@great彤心@曦新升

楼主 风云竟朝夕  发布于 2015-11-22 22:52:00 +0800 CST  
这叫什么事啊、、、、@人都能被吃掉。。。。

楼主 风云竟朝夕  发布于 2015-11-22 22:56:00 +0800 CST  
@最是一抹淡然@发热的小金乌@片叶屠苏@欧阳凤璘@寂寞可可s

楼主 风云竟朝夕  发布于 2015-11-22 22:58:00 +0800 CST  
第二章
左泊灵天性凉薄,看事不可违也就不再争取。家丁一看打的不是少爷也就不再违逆老爷,冲出两个人把左安拖翻在地上。
左安比左泊灵年长三岁,本来也是个豪门少爷,不过十年前因不明原因,被牵连的家破人亡,母亲带着他逃出来,大冬天流落街头,眼看就要冻死了,被路过的四岁的小少爷看到,救了回来,从此签了死契,成了左家的仆人。左家待下人还算宽厚,要不是老爷实在是拿少爷的学业没办法,也不会病急乱投医,把火烧到左安头上。
服侍照顾了左泊灵十年,可以说左泊灵就是左安带大的,如今他被无辜牵连,左泊灵居然只是不痛不痒的求了个情就放弃了,要多么凉薄的人才能有如此冷硬的心。左泊灵在一边默默跪着,看左安被按在两米远的青石路上,家丁粗暴的扒掉左安的裤子,露出结实健康的臀腿。左安身强力壮,功夫也不错,两下就能秒掉这两个家丁,但是他没有挣扎,不仅是因为他的母亲还要左家养活,更是对左泊灵的态度感到心灰意冷。
左家不常苛责下人,这两个家丁也没什么刑讯的经验,所以第一鞭就斜斜的抽在大腿上。左安抽了一口冷气,忍住没有叫出声,他自己小时候没少打下人,瞬间就分辨出这两人是新手,死灰的心因为这不专业的打法燃烧出一丛小火苗,愤怒的火苗,老子有罪受了。果然,可能因为那个位置比较顺手,家丁的第二藤条还是斜斜抽在了大腿根上,那个位置立刻爆裂开,渗出一股血水,左安强忍惨叫出声提醒,“大哥,麻烦你给我换个姿势,让我跪起来或者趴在什么地方,吊起来也行,这样大哥打起来也顺手些。”“啪!”大腿上又挨了重重的一记藤条,痛的左安眼冒金星。“小兔崽子,用得着你教?”不过家丁想想也的确是十分不舒服,每打一下还得撅着用藤条够他的屁鼓。于是两个家丁商量了一下,把左安拖到院子的石桌上,双手扒住石桌边,伏低身子翘起臀部。两个家丁把藤条放在左安屁股上比划了几下,又噼噼啪啪的打了起来。
不知什么时候,左泊灵少爷也跟了过来,到左安身后两米处重新跪下,细长深邃的眸子一瞬不瞬的盯着左安的臀部,看着光滑结实肌肉丰满的臀在藤条的无规则抽打下,变得红肿青紫,绽开一道道血口,前所未有的感到了微微的兴奋,难道我其实对男人的屁股有感觉?
四十藤条很快打完,左泊灵总感觉还差点什么。

楼主 风云竟朝夕  发布于 2015-11-22 23:01:00 +0800 CST  
第三章
家法执行完毕,两个家丁收起藤条,找老爷复命去了。院子里就只剩下一个少爷和一个倒霉的小厮。
左泊灵虽没有左安那么身强体壮,不过也经常骑马遛狗,最近几年个头疯长,隐隐有超过左安的势头,所以不费吹灰之力就把左安抱进了卧室,小心翼翼的让他趴在床上,找来常备的疗伤药膏轻手轻脚的给他往抹屁股上涂抹。左安面向墙壁,不吵不闹不喊疼不说话,左泊灵叹了口气把他的脸掰过来,“不就是挨顿揍吗?有什么大不了的,咋还跟我生气了?”左安面无表情的把脸转回去,“小的不敢。”“大不了等你好了我让你揍一顿找回场子行不?”左安狐疑的把脸又转过来,“真的?”左泊灵顺手照他屁股就是一巴掌,“咱俩多少年兄弟了?我骗过你?”左安被这一巴掌扇的直咧嘴,“行!到时候你可别哭!”左泊灵洒然一笑,露出整齐的白牙,“谁哭谁孙子!”
左安伤心伴伤身,累的够呛,直接不客气的趴在少爷的床上睡着了,好在是少爷的床,够规格,左泊灵一招排山倒海把左安推里头去,自己也鸟儿悄儿钻进被窝。
第二天天光大亮,别人家的小厮都给少爷梳洗完毕送少爷读书去了,可被窝里的某只,因为屁屁上挨了藤条微微有点发烧,不醒也不消停,八爪鱼一样把自家少爷紧紧箍在怀里,一会儿吧唧嘴一会儿嘟囔梦话,还把热乎乎的鼻息吹在他侧脸上。左泊灵早就醒了,反正也不想去读书,也就好脾气的躺着,安安静静的忍受左安吃豆腐。
今天左少爷的课程是论语,邹老先生左等左泊灵不来右等左泊灵不来,等了整整一个时辰,再好脾气的老先生也要火冒三丈了。邹老先生把论语往几案上一放,拄着他的梨木拐杖,一顿一顿的挪到前屋找左老爷说理去了。而此时左泊灵依然一动不动的被左安箍在怀里,虽然被压得全身发麻,可是左泊灵很享受这样的感觉,有一种被禁锢的安全感。“砰!”外院的门被一脚踢开,不用说,一定是左老爷来了,除了左泊灵他爹,还有谁敢踹少爷的门?左泊灵一把推开左安,把他藏在被子里,自己赶紧下地,外衣也不穿,光着脚就跑了出去。左老爷身边只带着邹老先生,看来是真的想收拾左泊灵,能求情的三个婆娘都没带。左泊灵走上前见礼,“邹夫子好,爹,您来了。”


楼主 风云竟朝夕  发布于 2015-11-22 23:02:00 +0800 CST  
第四章
左老爷刚要骂他,邹老夫子的拐杖已经噔噔噔噔的刨起地来,幸好是青石板不是土路,不然以他的手劲非刨出个小坑不可,“面见尊长,衣冠不整,成何体统!成何体统!”袖子一甩侧过身,“老夫年事已高,教不得此等英才,员外还是另请高明吧。”话音未落,人已经一顿一顿蹒跚而快速的走掉了。左家一老一少面面相觑,左泊灵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又马上憋住。偷看一眼左老爷,哎妈呀,眉毛胡子都要气飞了,“还敢笑,给我跪下!”左泊灵扑通一声跪地上,“爹我错了,您消消气。”左老爷指着他的鼻子,“第几个了,啊?你说你气走几个先生了?”“十二个。”左泊灵随意回答道,顺便又数了数左老爷手背上的汗毛。“混账,我今天,我今天!”左老爷在院子里转来转去貌似在找趁手的工具。左泊灵可是知道院子里能打人的除了铁锨就是扁担,这还了得,马上站起来扶老爹在院子里的石凳上坐下,“爹,我去给您找,您先坐会。”麻利的跑进屋里翻箱倒柜。找到一把竹尺和一对紫檀镇纸,明显镇纸比竹尺厚重得多,可是左泊灵鬼使神差的竟然拿着一把镇纸出去了。
走到左老爷跟前跪下,双手托着镇纸高举到左老爷搭在石桌上的右手边。左老爷意外的接过镇纸,好家伙,分量不轻啊,以为这小子会给自己找个轻便工具,没想到把戒尺里最重的镇纸给找来了。再一看左泊灵,确是跪的板板正正,手也举得规规矩矩,可是脸上哪有半分愧疚的表情?一脸无动于衷,仿佛要挨打的根本不是他,刚刚熄掉的火气马上又蹿了上来,“好小子,今天不把你打服,老子就跟你姓!看谁能来救你!”
“啪!”结结实实的一下。这响亮的声音把左老爷自己给吓了一跳,是不是有点打重了?偷瞄了一下左泊灵没啥反应,寻思寻思收了点力度又打了一下,“啪、”又觉得太轻了,“啪!!”又太重了……打了有七八下,把左老爷累坏了不说,也心疼坏了,虽然左泊灵的手掌只是有些红肿。实在是不忍心再打,左老爷开始给自己找台阶,“服了没?”“服了。”左泊灵好汉不吃眼前亏。”左老爷放下镇纸轻轻地揉着左泊灵白皙修长的手,语重心长道:“泊灵啊,别怪爹心狠,你是咱京城左家唯一的希望,你要是不成器让爹怎么对得起列祖列宗啊。咱左家虽富却不贵,被人瞧不起啊,你一定要努力为咱左家考个功名啊!”爹你哪里心狠了,分明就是对我太仁慈了,而且这套说辞我听的耳朵都起茧子了,左泊灵心中腹诽,嘴上却淡淡的回道:“是,爹,孩儿受教了。”

楼主 风云竟朝夕  发布于 2015-11-22 23:02:00 +0800 CST  
今天就酱了。。。@了半天都被吃掉了。。。希望度娘表吃再我的文文了这可是清水文啊喂!!!

楼主 风云竟朝夕  发布于 2015-11-22 23:03:00 +0800 CST  
第五章
左老爷背着手心满意足的走了,左泊灵站起来拍拍膝上的灰尘,挨了手板的手掌还没膝盖疼。进到里屋,发现左安已经醒了,正一脸怨念的趴在床上。看到左泊灵进来,忍不住酸溜溜道:“自己家的孩子就是孩子,别人家的孩子都是狗屎,老爷子分的可真清楚。”左泊灵走到床边,不由分说的扒了左安的裤子,小心翼翼的给他换药,“我可是老爷子的宝贝疙瘩,这次挨得算重的了。”换好药,给他提上裤子盖好被,看左安还是对他爱理不理,嘴巴撅老高,亏他还比自己大了三岁,心眼这么小。左泊灵安慰似的拍拍他的肩膀,“行了,别酸了,等你好了让你找回场子还不行?不骗你,肯定不骗你!”
费了半天劲总算哄好了左安,左泊灵又觉得有点无聊,平常都是左安跟着自己出门游玩,现在左安趴下了,自己也就不好出去了,少爷身边没有狗腿子像话吗?虽然左安总是吆五喝六的也整不清谁才是少爷。
三天之后,左泊灵身上都要长蘑菇了,左安总算是舍得爬起来陪少爷出门,其实第二天换药时他的屁股就好的差不多了,但左安可能是偷懒不想干活,愣是支使自家少爷劈柴挑水忙活了三天。好在左泊灵性子随和,懒得跟病号计较。
正值四月春意浓,万物生发,欣欣向荣,京城的大街小巷人潮汹涌,吆喝叫卖之声此起彼伏。
左泊灵附庸风雅的穿了一身白底黑边朱子深衣,可惜布料是绸缎的,分分钟暴露土豪本质。左安跟在他身后左手一包云片糕,右手一只糖葫芦,吃的不亦乐乎。吃着吃着,左安突然扔掉糖葫芦,用黏糊糊的爪子去戳左泊灵,“少爷,少爷,快看美女!”左泊灵随着他的脏爪子望过去,只见一位美丽少女在人群中辗转腾挪,蝴蝶般穿梭而过,身形灵动优美让人顿生爱慕之心。左泊灵也忍不住赞叹一句佳人。
跑着跑着两人就发现不对劲了,分明后边还有一个华服男子在追赶她,少女衣着朴素,一看就是被纨绔子弟看中的可怜人,左近之人摇头叹息,多好的女娃子,作孽啊。左泊灵虽然也觉得少女可怜,却不会去多管闲事,眼看少女直挺挺的冲过来,就往旁边一闪,让出道路。
少女冲出去一半又折了回来,眉目一竖:“你这人看起来仪表堂堂,怎如此不知怜香惜玉?”左泊灵有些莫名其妙,懒得搭理她,只是杵在那里微笑不说话。
沉默了几个呼吸的时间,左安的脑袋突然从左泊灵身后探出来,黏糊糊的手指了指远方,“这位姑娘,再不走那人就要追上来了。”

楼主 风云竟朝夕  发布于 2015-11-23 17:38:00 +0800 CST  
大家都去哪了呢?看得人好少啊,我再@一遍吧
@南宫姿馨@lengye冷爷@瑶纸酱@波罗小包@除草的镰刀

楼主 风云竟朝夕  发布于 2015-11-23 18:17:00 +0800 CST  
@芙之泪@hexc8@华sister@墓碑啦啦@糖念凡
拜托别再吃掉了度娘

楼主 风云竟朝夕  发布于 2015-11-23 18:26:00 +0800 CST  
@糖念凡@桃开酒酒@我爱陈奕迅668@wuai宦儿@心疼十三

楼主 风云竟朝夕  发布于 2015-11-23 18:27:00 +0800 CST  
@最是一抹淡然@发热的小金乌@片叶屠苏@欧阳凤璘@寂寞可可s

楼主 风云竟朝夕  发布于 2015-11-23 18:27:00 +0800 CST  
@他从不知@LY三七@无边岛屿@花未凉一冷@树叶破碎的阳光

楼主 风云竟朝夕  发布于 2015-11-23 18:28:00 +0800 CST  
@天蝎花落无痕@埋葬经年记忆@我爱crazy@七情七殇七愿@米豆_y

楼主 风云竟朝夕  发布于 2015-11-23 18:28:00 +0800 CST  
@smile_丿筱筱@越寒year@99泰阳@南宫姿馨

楼主 风云竟朝夕  发布于 2015-11-23 18:29:00 +0800 CST  
@彼岸娘娘@除草的镰刀@梦中四月花尽落@曦新升

楼主 风云竟朝夕  发布于 2015-11-23 18:29:00 +0800 CST  
哪位大神能教教我怎么@别人能不被删除?我辛辛苦苦@了好多名字,发出来就被秒删了啊。。。。

楼主 风云竟朝夕  发布于 2015-11-23 18:35:00 +0800 CST  
第六章
美丽少女一翻白眼,“追上就追上,他还能把本姑娘怎么着了不成?!”一句话噎的四周之人全部傻眼。
几人都聊了半天了,那个华服男子才气喘吁吁的追了上来,此人身形微胖,五官还算端正,就是眼小唇薄,一脸短命相。看到少女停了等他,总算是喘上一口气,“小钰,叔父让我来寻你,你怎么又穿着下人衣服跑出来了?丫鬟也不带一个,多危险啊!”少女听得白眼翻飞,不耐烦道:“朗朗乾坤,天子脚下,谁吃了雄心豹子胆了,敢随便生事。”随后娇嗔的看了一眼左泊灵,美目流转,身形一动就挎住了他的胳膊,“再说不是还有这位少爷保护我呢吗~”华服男子这时才注意到一旁的左泊灵主仆俩,左安五大三粗一脸横肉没威胁,但是左泊灵俊逸潇洒立刻就让他生出了危机感,苏钰本来是他的未婚妻,各方面都不错但就是非常非常的好色,扬言要找天下第一美男做相公。左泊灵的样貌身材尤其是恬淡洒脱的气质不说天下第一,排个五六七八应该没啥大问题。自然苏大小姐一看到如此出众的美男子马上腿就软的走不动道了。
华服男子虽怒气冲天却也没冲昏了头脑,他知道京城的水深,这人气质不凡,说不准就是哪家豪门的太子爷,拱拱手恭敬道:“在下申楚杰,家父申秉泉添为国子监学正,不知公子贵姓。”心道:如果此人显贵,正好借机巴结,如果这小子只是普通人,这番话也不显低贱。
学正虽是芝麻绿豆大的小官,但是毕竟有功名在身,而且官官相护,自然不是左家这种仅仅是颇有几分资产的大户可比的。不过不管惹得起惹不起左泊灵向来都不会去惹,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也懒得犯人。遂歉意的冲苏钰笑笑,抽出胳膊,也向申楚杰拱拱手,“不敢称贵,草民左泊灵,见过申公子,此间既已无事,草民告退。”拉着还在迷糊的左安,三步两步远离这个是非之地。申楚杰看他识趣也懒得再理,先把美人带回家要紧,可一看苏钰满面桃花开的花痴样,火气腾的就上来了,语气也充满不怀好意的醋味,“不过就是个空有一副好皮囊的贱民罢了,要是让叔父知道,自己宝贝女儿被这么个低贱之人迷住了,不知道要气成什么样子。”
苏钰还沉浸在左泊灵刚刚略带羞涩歉意的唯美一笑,一听这话立马不乐意了,“申楚杰!你若敢到我父亲那里嚼舌根,就别再妄想娶我!跟刚刚的美男一比,你就像一坨狗屎一样令人恶心!”说完冲着左泊灵消失的方向飞奔而去,留下满脸通红的申楚杰和匆匆赶来的家丁。

楼主 风云竟朝夕  发布于 2015-11-24 17:46:00 +0800 CST  

楼主:风云竟朝夕

字数:40318

发表时间:2015-11-23 06:3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8-20 23:01:25 +0800 CST

评论数:132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