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离•铮(古风 父子)

你说过,我这风轻云淡的脾性不好,我记得,但却没打算改。
或许,你比任何人都要了解我。
太明亮的地方不属于我,出来这么久了,我想回去。
心疼?在我眼里,那是可笑又可悲的同情!

楼主 水墨华颜  发布于 2016-08-25 21:55:00 +0800 CST  
更文的情况……
不太确定


楼主 水墨华颜  发布于 2016-08-25 21:59:00 +0800 CST  

“听说你要去给人做儿子了?”说话的人手持一酒盏,轻轻的晃啊晃的,杯中的酒却一滴未撒。放荡不羁的坐姿,半解的衣裳,鲜艳的红色外衣,映衬着白嫩的皮肤,处处透露着妖娆之气,很难想象,这是一个男子,可事实就是这样,费解,但却真实。
没有想得到的回答,说话的男子也不恼,就这样继续晃着杯中的酒。
良久,一声浅答,“嗯”。
这是一句几乎可以是算不上的回答了,红衣男子摇了摇头,将杯中酒晃到了口中,“那么,祝你好运?”
“多谢。”
这次得到的回答明显快了很多,红衣男子笑笑,向对面的人举了举杯,又是一杯下肚。
他对面坐着的是个一袭黑衣的少年,稚气似是未脱,但那隐隐散发出来的气息,却足够令人惊颤。
许是受不了这般安静,红衣开口,“你要不去换身衣服,最好穿身白的出来。”
足够强硬的语气,黑衣不语,片刻之后,就跟随来人去换衣服了。
屋内,留红衣一人酌酒轻叹。
十四年了,他还是这般,一身衣服,一个性格。
莫黎,你说,要怎么办呢?把玩着酒盏,莫黎一脸深思。

楼主 水墨华颜  发布于 2016-08-25 22:16:00 +0800 CST  
(接上)
待云铮换了一袭白衣回来,面中含笑,一派儒雅公子之风,就好似,前后进出的人不是同一个。
莫黎看着这番模样的云铮,点了点头,不错哦。
“所谓父子见面,你莫不是打算穿着方才的黑衣去?”
“自是不能的,云铮这点儿道理还是懂得的。”开口,似乎连空气都沾染了他的温柔。
莫黎嘴角有些抽搐,是,你是懂,可你,会在乎?
会在乎他人的感受?会在乎他人的目光?会在乎,这个所谓的“父亲”?
“到时你打算着何色衣物,我差人帮你去准备?”
“蓝色就好。黎,你应该知道我不缺那些。”
莫黎对如此的云铮早已习惯,揉了揉眉头,“我去整些别的,时间会久,你的衣服……”
莫黎想到了上次打开云铮储衣室的场景,云铮的衣物绝不在少数,但,你见过那个人是一个款式只有颜色在变其余一切不做更改,甚至一件只穿一次的人?
“你那些不太方便,用我的。”
云铮皱眉,想想却也是,怎么来说都是个名义上的长辈,便也点了点头。

楼主 水墨华颜  发布于 2016-08-25 22:28:00 +0800 CST  
(接上)
莫黎内心是有些无奈的,抬头又看了云铮一眼,自顾自地喝酒去了。
内心如是想,云铮的衣服,应该是四套吧,四种颜色,四个性格,然而云铮自己,似乎是偏爱黑色的,那个高高再上,冷漠无言,让人倍感压抑的黑色。这也不怪他,身居高位,有些事情,他,避不得。
其余三色,一是今日所着白衣,白衣云铮,儒雅温柔,开口,沾满独属于他的气息。再有就是数日后,见家长的蓝衣,蓝衣的云铮,乖巧可爱,难得的是,那时候的他,或许会奉天软,这是别的时候都不曾有的。
莫黎很清楚,最后一色,是他连提都不愿的一色,红。
很艳丽的颜色吧?莫黎就欲送往口中的酒水莫名一顿,他希望,云铮此一生都不会再着那一袭衣物,莫黎永远也忘不了,那是的云铮,一人,一衣,一剑,屠了一个帮派。
也是自那以后,红衣似乎也是云铮的一个禁色了吧。
想着,莫黎又是一杯酒,现在?云铮已经很久不穿红色了,说白了,也是怕自己控制不住吧?
“我一直还没问,发生了什么?”
莫黎很清楚,这时候的云铮,你要是有问题不问,你就只有等到水落石出了。
“他确实是我的父亲。”云铮的一句话,却让莫黎的手轻微一抖,一向安静的酒杯竟是调皮的跳出了几滴,默默喝下,莫黎知道,无论是那个他,都不屑于开玩笑。
“确定吗?”
“云铮自是确定的。玉佩,卷布,他都有。”
莫黎不知道自己应该说什么,想了想,“要我做些什么吗?”
问出口,却又发觉自己问了句废话,云铮什么时候会…………
“黎,你已经帮到我了,有事我会找你的。”
莫黎没在开口,这已经很好了,对吧?
扬了扬酒杯,笑而不语。
而云铮在莫黎的一脸惊悚中,竟也是倒了杯酒,干了。

楼主 水墨华颜  发布于 2016-08-26 00:26:00 +0800 CST  
(接上)
莫黎有些怅然,这是云铮第一次,进行所谓的服软吧?
“我一直没问,哪家的?”
“京都林家。”
“哦”
直到此时,莫黎也没有怀疑,他们两人口中的林家,是不是一个。莫黎想,如果他知道了,知道这个好友口中的林家,是那个战神,会不会,云铮就会好过一点。
好友小聚的谈或也就是如此了,莫黎遣人送了些东西,虽然知道云铮可以处理的很好,但他也只就是图个心安。
云铮要做儿子了么?莫黎笑笑,那是他心底最强烈的愿望吧?
这,也只不过是他年少是吐露过,也就那么一次吧?
云铮,我有父亲,我希望你会快乐,所谓认父,你还欠缺些东西。
莫黎在云铮走好笑得玩味,后路,他帮不了什么的。

楼主 水墨华颜  发布于 2016-08-26 11:19:00 +0800 CST  

同一张桌子,云铮看着对面的人面无表情的喝茶。
他记得临走那天莫黎拉着他说最好让他先来找,所以,他来了,他不好奇,因为,在云铮心中,也是这么决定的,至于为什么,云铮不知道,但恍惚间便觉得这是自己该做的,仅此而已。
“请我来喝茶?你却跑神?”
疑问的语气中带了丝威严,不是故作,只不过成了习惯而已。
云铮抬头,道了声“抱歉。”
一脸乖巧,尤其是蓝衣状态下的云铮,似是一个未长开的孩子,眉眼间带了些许局促。
林宸注释了面前这个孩子又是好一会儿,这是子矜的孩子啊,长大了啊。
不自觉间,林宸的眉宇沾染了些许笑意,只可惜,一直乖巧装扮的云铮低着头,没有看到。

楼主 水墨华颜  发布于 2016-08-26 12:02:00 +0800 CST  
(接上)
子矜生了个好孩子,林宸想着。
“你是我父亲。”在这般灼热的注视下,云铮感觉到了不自在,率先开口。
林宸没想到等了这么久这孩子竟是冒出这么一句,不由一乐呵,天色还早,他也不忙,先来无事逗逗儿子,似乎也挺好玩不是?
“我是子矜的夫君。”
听得这话云铮有些怔愣,子矜,是母亲的名字。
一时间气氛又冷了下来,云铮不知如何接下,林宸在等孩子开口。
这是一场心里较量,林宸很清楚,云铮的这一关,必须得过。
茶楼之下,人来人往,熙熙攘攘,可坐着的两人却不动如山,林宸很有耐心的喝了一杯又一杯茶,眉宇之间,一片沉寂。
“咕噜—”
似是觉得还不够尴尬,谁的肚子饿了?
云铮就在林宸的这般注视下,白皙的脸颊上飘起了红晕。
云铮自己作主招来了小二,点了餐,静等上来。
林宸似是对此做法有些许不满,但却最终只是蹙了蹙眉,没有打断。
张口,问了另外一句,“多久没吃饭了?”

楼主 水墨华颜  发布于 2016-08-26 17:16:00 +0800 CST  
(接上)
云铮被这句问得有些莫名其妙,下意识接道,“一餐。”
只是听到回答的林宸眉头越发的皱了,食指轻扣桌面,“再说。”
对方极具压迫的坐姿以及声音向云铮袭来,云铮被这股几乎化为实质的压力压得有些心惊,竟不自觉间站了起来。
小二端着饭菜上来时就是这么一幕,林宸坐着,云铮站着,但偏偏是云铮气弱了一层。
布好饭菜,看到林宸挥挥手,也就下去了。小二不是傻子,这番情况下,那个更像领导者,一眼看出。
云铮垂首站与桌子对面,林宸有些无奈,这不过是初次见面,“坐,吃饭。”

楼主 水墨华颜  发布于 2016-08-26 19:28:00 +0800 CST  
(接上)
一顿饭也就这么稳妥的吃了下来。
刚吃过饭,林宸不喜坐着,便欲要叫小二结账。
未等林宸开口,云铮已是明了,“结过账了。”
一句话听得林宸挑了挑眉,这小子,手速很快啊。
用手叩叩桌子,“那继续?多久?”
云铮思虑良久,自方才吃饭是就在思索了,只是,他本以为,能揭过的。
内心轻叹,说实话吧,反正也不会有什么损失不是?
“自昨日清晨,便不曾再吃。”
一句话,听得林宸有些蹙眉,竟是一日之久了么?“以后注意些。”
一句叮嘱,便已完事。然后林宸离开了。
离开之际,林宸留了句,“明日子时,来林府,寻我。”
至于要做什么,云铮猜的到,但他不愿去想,这算是,把自己卖出去了?

楼主 水墨华颜  发布于 2016-08-26 19:59:00 +0800 CST  
(接上)
一顿饭倒也是吃得稳妥。
云铮是确实有些饿了,而林宸吃饭时不喜言语,二人吃饭速度又都是极快,片刻之后,肚子倒是已经填满。
饭后,林宸自认没有坐着的习惯,便欲叫来小二结账。
此刻云铮早已发觉,欲语,却不知如何称呼,干脆也就省了,“账,已经结过了。”
听得此言,林宸挑眉,这小子,手速很快啊。
“那,我们继续?几餐?”
云铮有些皱眉,这事不可以揭过吗?耳边又想起那人的叩桌声,再三思虑,云铮决定说出实话,反正,也不会损失些什么不是吗?
“自昨日清晨,未在进食。”
林宸听了眉头微蹙,竟是一个日夜了么,难怪呢。
“以后注意些。”便算是一个提醒了。
语罢,林宸就欲走,云铮便也不拦着。
偏偏林宸走时留了句,“明日午时,来林府,寻我。”
要做什么呢?云铮猜的到,但他一向认为这般想着无用,便也不再多想了。

楼主 水墨华颜  发布于 2016-08-26 20:11:00 +0800 CST  
(接上)
入业时分,云铮睡不着。
白日说的所谓结账,本就是各无所谓的东西,自家酒店。而今趁着夜色,云铮发觉自己似乎是遗忘了些东西,比如说,身份。
当初第一次相见,是他认了他,他只不过是,想还母亲一个心愿而已,可如今,云铮低头静思,他不该怕他的不是?
“阿泽……”
直觉的,云铮不想直呼那个人的姓名,无论是那方面。
院中诡异的出现了一个人影,夜色漆黑,而他,似是要与黑暗融为一体。
“阿泽,我要他的资料,全部。”
为什么要知道,云铮想,他不喜欢处于迷雾之中,想必,他也是。
没有任何一个身居高位的人喜欢那种感觉,他是,调查过他了吧?就是不知道,他能查的出些什么?

楼主 水墨华颜  发布于 2016-08-26 20:53:00 +0800 CST  
(接上)
阿泽一向办事速度极快,云铮知道,便也就不再动了,立于原地等着阿泽回来。衣服并没有换,莫黎是个细心的,给他备足了蓝色的衣物,明日,这一件,云铮看看,扔了就好。
暗自思量中,阿泽回来了,带着云铮所要的资料。
得了资料,云铮回屋了,既然他真的是那个身份,他不准备下,又如何应付的过来?
燃起灯,入目的两个字却是惊的云铮手一抖,“战神。”
云铮轻轻呢喃着,这个身份,是他没有想过的。
他曾考虑过他的身份不俗,却没想过会是这个。帝都林家,的确有很多,可这个?
林宸,大将军,人称战神,是,是协助皇帝攻下九州大陆的将军!
云铮自感脊背有些发亮,他需要处理些事情。
这个人,是他的……
如果是别人,他压根不用担心,可如果是他,云铮走向那个装衣服的箱子,换了一身黑衣,他有些事情需要处理,而且,必须是马上。
云铮恍然忆起今日吃饭的场景,那是他第一次被气势压住吧?
他不会打退堂鼓,但,需要准备。
将所得的资料架于火上灼烧,今夜,注定无眠。

楼主 水墨华颜  发布于 2016-08-26 22:27:00 +0800 CST  

又是一个明丽的早晨。
一宿没睡,云铮没有丝毫倦意,早已习惯这无规律的作息,倒也是份好事。
叫人备了饭菜,虽不知昨日林宸问他吃饭否的意图,但肚子饿到叫这种事情,可不允许再次发生了。
自己一顿饭吃得有些索然无味,云铮不困。
此时的一袭黑衣还未换下,云铮觉得时间还早便也不急着去换衣服,就那么去了,倾音楼。
很好听的一个名字不是?可却偏偏是个,青楼。
不巧,林宸下了早朝回来了。其实,早朝是没这么晚的,可他偏偏被皇帝叫去“喝茶”,也就方才回来,回来是无意间看到了云铮,顿时也就来了兴趣,跟了上去。
云铮走的极有目的性,青楼。
林宸也是意识到了,便也不走了,眉眼间带了丝危险的意味,好小子!

楼主 水墨华颜  发布于 2016-08-27 10:51:00 +0800 CST  
(接上)
青楼啊,可真是个,令人怀念的地方啊,林宸如是想着。
初认小子,我们来日方长,先记账?
云铮不知自己被惦记了,只想做完事赶去赴约。青楼的消息一向来的纷杂,手下能将这些事情做好,但云铮想去交代一番,只因,他觉得,以后来着地方的机会不会多了。
既然是大家族,有些东西不可避免,这种地方,还是谨慎些为妙。
云铮不会忘记有时莫黎身上的伤势,至于如何而来,好友不说,他不问,但并不代表,他不知道。云铮是知道他有个父亲的,但这个突如袭来的人……
交代完事情,云铮也就离开了,自家手下干事,本就不用担心什么,只不过这次会很久不再过去,做个准备,仅此而已。
出了青楼,云铮抬头看看日头,已经不早了。
他需要回去洗漱换衣了。

楼主 水墨华颜  发布于 2016-08-27 12:14:00 +0800 CST  
(接上)
云铮到林府时林宸在睡觉,这是让云铮觉得是足够惊奇的。午时睡觉似乎,很正常?云铮摇摇头,他还年轻。
下人帮忙通传了下,却给了云铮一条“站着”的命令。
什么意思?为什么要站着?
四及好友和所查资料,云铮得到了二字箴言,“听话。”
是如此么?那就站着吧。
骄阳似火,林宸是知道的。从屋内一角落看向外面站得笔直的那个人影,林宸也不知道要想什么。但他很清楚,他是生气的。
但他为什么要去青楼?这是林宸想不明白的地方,为数不多的几次见面,这个孩子都足够的乖巧,就如现在的模样。但那是的黑衣冷然,却也不假。
现在这样,是伪装?抑或是……
林宸是将军,这个孩子,他却不敢轻易动手。他不是小兵,他是他的儿子。
要怎么管呢?林宸凝望着屋外的那个练武少年,陷入了深思。

楼主 水墨华颜  发布于 2016-08-27 16:42:00 +0800 CST  
(接上)
云铮真心觉得今个儿天气不错,太阳充满活力的炙烤着大地,云铮出汗了。
在常人身上很正常的一件事,在云铮身上却显得怪异。他已经很久没有这么出过汗了,即使是现在,云铮也可以调动内力来避暑的,只是,他不想。
那个人是什么意思呢?下马威?
灼热的太阳逼迫这篇云铮去探寻那人的意图,他觉得,有些儿烦躁。
屋内的人坐得稳当,甚至连头都不抬一下,如若不是那清浅的呼吸,只怕会让人以为那是一座雕塑。
时间,在流逝。
缓缓,缓缓的,抬起头,林宸看了看日头,竟是快一个时辰了么?
起身,活动了下有些僵硬的身子,“影,带他去活动下,歇会儿,送到祠堂来。”
黑影一闪而过,林宸差人将准备好的一些再次细分。这些东西,自他们第一次见面就准备好的,如今,派上用场,多好?

楼主 水墨华颜  发布于 2016-08-27 20:59:00 +0800 CST  
(接上)
林宸没去祠堂,而是去见了林老将军,他的父亲。
说明来意后,林老笑着点点头,答应了去主持这个仪式,是孙子啊。
“下手轻点,别把孙子下跑了。”林老气定神闲的下着指令。
林宸对自己的父亲一向尊重,自会照办,毕竟,自家儿子,第一次嘛,吓坏了可不好。
如此一来而去间,竟是又耽误了些时辰,经林宸与父亲商议后,决定在晚饭前把这一系列都结束了,也好了却一桩心事。
而这些,是作为“儿子”的云铮不知道的。
今日,无所谓愿不愿意,“父亲”的称号是会定下的。
这厢林宸如实想着,那厢云铮满心遗憾的看着来人。带那人说明来意,云铮便也跟着去了,能跟在林大将军身边做暗卫的人,不会简单的。
一番几个动作下来,云铮觉得适才僵硬酥麻的感觉已经好多了。
后面,云铮在无人处叹了口气,这下,可真是,把自己后路都给堵了。

楼主 水墨华颜  发布于 2016-08-27 21:36:00 +0800 CST  

所谓祠堂……
云铮看着祠堂内的人,这,是自己的家?
“跪。”
林宸的一个字,极具压迫感,可云铮为难了。
数十年没跪过了,如今,要跪一个初识的父亲吗?
云铮的皱眉与犹豫,林宸是看得到的,只是,既然近了祠堂,今日这称呼以及身份,都必须下一个明确的定义了。
三个呼吸,林宸等了他三个呼吸。
“跪。”
他的声音更沉了,云铮再怎么久局高位,那也只是一个组织,而了呗曾带领的,是整个军队。
云铮缓缓跪地,跪向这个,他要称为父亲的人。
只是,令云铮疑惑的,是面前这个人,竟也是撩袍跪下了,他又是为什么?
一个人,一个比林宸更有压迫感的人,这是云铮的第一感觉。

楼主 水墨华颜  发布于 2016-08-27 22:06:00 +0800 CST  
(接上)
这人是谁?云铮不知道,阿泽给他的资料里似乎没有这么一个人。不,不对,当时他有一页没看,而那页,云铮蹙眉,大意了。
“父亲,这是云铮,林云铮。”
云铮很惊奇,他以为林宸会给他一个新的名字,沿用这个名字,他很高兴。
林老是听见的,但却没有答话。上前,坐于首坐,以他的角度去观察着这个孩子。
蓝衣跪地,眉眼微垂,看上去万分乖巧,只可惜,骨子里的一些东西,是磨灭不了的,即使,面上在乖顺。
不过也是,林家的男孩儿,如此,林老满意的点了点头。
这个孩子,不错!
林宸暗中观察着父亲的反映,下意识松了口气,知道云铮乖巧是一回事,可能让父亲认同,就是另一回事儿了。好在……
“奉茶吧。”
这是林老自进屋以来说的第二句话,云铮抬头,这明显是对他说的。
膝盖有些酸痛,云铮感觉得到。只是看眼下这情况,他似乎,还要跪个些许时间?
林宸就这样在云铮的眼中坐于林老的下首。
看着下人端上来的茶盏,云铮动了动眉,他不懂茶。
好在看到来人的下一步动作,云铮吐了口气。
极小的动作,似是不被人察觉,却完完全全落入两位的眼中。那二人对视一眼,林老玩味,林宸无奈。

楼主 水墨华颜  发布于 2016-08-27 22:45:00 +0800 CST  

楼主:水墨华颜

字数:43761

发表时间:2016-08-26 05:5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10-10 20:02:11 +0800 CST

评论数:95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