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景明溪河(兄弟,耽美)

父亲林方亭车祸去世,十六岁的林溪河沦为孤儿,被父亲曾经的学生景铄收养。他住进景铄家中,遇见了景铄十五岁的叛逆弟弟景明。景明发现一向不苟言笑的哥哥居然对这个新来的男孩特别上心,一来是青春期叛逆,二来是吃醋嫉妒,景明对溪河充满敌意……两个青春期少年,一个叛逆不羁,一个安静温和,这是景明与溪河的故事。



楼主 dadadada强攻  发布于 2016-09-04 20:33:00 +0800 CST  
景明第一次见到林溪河时,是在十五岁的夏天。

那时正处高二开学前的暑假,他窝在房间打游戏,就被他哥景铄叫到楼下。游戏正打到激烈的地方,景明不乐意挪窝,可又不敢忤逆他哥的命令。他万般不情愿的“噔噔噔”走下楼梯,就看到了客厅里那个看起来跟他同岁的少年。他皮肤白皙得不像男生,身材削瘦,但站得挺拔,穿着白衬衫,看起来干净又安静。

他看见了下楼的景明,友好的对他微微一笑,少年白净清秀的五官配上一个恰到好处的微笑,竟是说不出的好看。

景明愣了一秒,他低头看了看自己皱巴巴的睡衣,又忍不住挠了挠鸡窝一样的头发,杵在原地,尴尬不已,“呃……那个,我……”

景铄看了一眼不修边幅的弟弟,不悦的皱眉,“去换衣服。”

“哦!”景明这才回过神,他飞奔回房间,迅速的换了衣服梳了头发,还不忘对着镜子照了又照,看着镜子里自己迷倒万千少女的俊脸,这才满意的下楼见人。

“溪河,这是我弟弟景明。”景铄又转向景明,语气顿时变得严厉,“景明,这是你溪河哥,过来叫人。”

景明看着林溪河比女生还精致的脸,那声“哥”怎么也叫不出,他忍不住在心里犯嘀咕,这人什么来头啊?但迫于他哥的威压,他还是说了句“你好,我是景明。”

林溪河的脸色看起来有些苍白,他勉强的笑了笑,“林溪河。”

景铄见状抬手揽住了林溪河的肩膀,关切的道,“是不是累了?先去休息吧,喜欢吃什么?等会儿我让厨房去做。”

林溪河摇摇头,“不用麻烦了。”

原本是很平常的一幕,但在景明心里却是瞬间掀起了一阵惊涛骇浪——他那个平日不苟言笑的大哥居然会这般一脸温柔的跟人讲话,更别说还有这么亲密的肢体接触,作为他哥的亲弟弟,都极少有这种待遇。景明心里不禁有些吃味,他有些敌意的盯着林溪河的脸,刚开始产生的那点好感顿时消失得一丝不剩。

“溪河,你只管安心住下来,把这里当成自己家。”景铄笑得温柔,就像是个平易近人的邻家大哥哥,“老师对我有再造之恩,好好照顾你,也是我应该做的。”

听景铄提到前不久车祸去世的父亲,林溪河本就苍白的脸色又惨白了一分,他低下头,半天才小声地说了一句“谢谢您,景先生。”

“叫我哥哥就好。”景铄亲自引着林溪河去了景明隔壁的房间,景明听到他哥对那个少年说,“房间还满意吗?风格不喜欢的话我让人再换。”

景明心头一跳,他这才意识到,这人是要在自己家里久居了。

楼主 dadadada强攻  发布于 2016-09-04 20:35:00 +0800 CST  
二十七岁就完全掌管了家族企业,景铄平时工作很忙,把林溪河安排妥当后,他就回了公司。家里除了需要定时来打扫的佣人,就只剩下了林溪河与景明两个人。

少年人的喜怒哀乐是藏不住的,喜欢和讨厌也来的没有缘由。景明气闷的盯着墙壁,恨不得用目光把隔壁盯出一个洞。他不喜欢那个文弱安静的林溪河,没有理由,就是不喜欢。虽然他没有哪里惹到自己,可一想到他哥连声招呼都不打就带回来了一个人,他就对林溪河喜欢不起来。

十五岁的景明正处在叛逆期,他逃课,打架,酗酒,飙车,凡是景铄禁止的,他都要挨个尝试个遍。然而景铄是个工作狂,景明做的这些除了换来一顿打,引不起他哥的任何注意。景明越想越糟心,凭什么他哥对那个长得跟女生似的林溪河那么上心?

景明磨牙霍霍,最终还是沉不住气,他从床上一跃而起,装成不经意的样子晃到林溪河的房间门口,“喂,那个……林溪河,我能进来吗?”

林溪河闻声忙翻身下床,鞋都没来得及穿,他赤脚打开门,有些局促的看着面前这个比自己高出半个头的大男孩,轻声问道,“有什么事吗?”

“呃,”对上林溪河那双黑白分明的眼睛,景明一时语塞,他总不能说“没事,我就是来找茬的”,想了半天,才憋出一句,“我们一起打游戏吧!”

林溪河楞了一下,有些为难的道,“可是,我不会打……”

“没事,我教你!”说着,就不由分说的把林溪河拉到了自己的房间里,硬是在堆满杂志、模型、衣服等的木地板上用脚横扫出一条路,景明有些不好意思的干咳了两声,“咳咳,有点乱。”

林溪河:“……”好像不是‘有点’吧?

景明把游戏手柄递给林溪河,开始教他怎么玩,然而他没想到,林溪河上手非常快,开始还有些生疏,两局后就玩得有模有样了。

景明目瞪口呆,“卧槽,可以呀!”

两人又玩了一局,景明才想起来自己是来找茬的,他扔了游戏手柄,耍赖般的往地上一躺,“不玩了不玩了!渴死了,想喝饮料。”

“想喝什么?我帮你拿。”

“这可是你说的。”景明翻了个身,支着脑袋目光狡黠的看着林溪河,“我要喝凤岭路上的那家手工酸奶。”

“我……”林溪河刚搬过来,根本不知道景明说的那家酸奶店在哪里,他本来想拒绝,但一想到自己目前寄人篱下的处境,还是道,“那好,我这就去。”

“哦,对了,我要黄桃味的。”景明继续刁难,“记住只要那家店的,别家的我不喝。”

林溪河咬了咬下唇,还是点头,“知道了。”

说着,还当真出去了。景明有些无趣的撇了撇嘴,这也太好欺负了吧?

楼主 dadadada强攻  发布于 2016-09-04 20:36:00 +0800 CST  
林溪河不傻,他当然看得出这是景明给他的下马威,但这毕竟不算什么大事。他安慰自己,像景明这种从小过惯了少爷生活的人,脾气坏一些应该也是正常的,何况他还比自己小一岁,大的照顾小的,也是理所当然的。这样想着,心里就多少好受一些了。

凤岭路的酸奶店其实并没有多远,但林溪河初来此地,顶着烈日找了好久才寻对地方。买了景明指定的黄桃口味的,林溪河抹了一把额上的汗,提着酸奶往回走。

然而走到一半时,天空突然开始转阴。夏天的天气说变就变,如同少年阴晴不定的脾气。刚才还是晴空万里,这会儿低垂的乌云就已经在头顶大片大片的汇集,一副大雨欲来的模样。尽管林溪河已经加快了速度,可还是被突如其来的大雨浇的湿透,原本干净清爽的白衬衫被雨水沾在身上,头发也黏成一缕一缕的,看起来狼狈极了。

冷风卷着雨水倾在身上,林溪河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他用力的敲了敲门,“景明!我回来了!”

然而却不见门内有任何动静,林溪河心里一沉,他又提高声音喊了好几声,仍旧得不到任何回应,他缓缓垂下敲门的手,有些不知所措的咬住下唇,“……景明?”

林溪河久久的站在原地,雨水顺着发梢流进眼睛里,模糊了视线。别墅前的半开放式的小走廊挡不住越下越大的雨,林溪河只觉得胸臆之间像是堵了一团浸湿的棉花,上不去下不来,涩涩的发疼。他张了张嘴,却又倔强的不肯服软求饶。除了这里他别无去处,林溪河只能尽量贴着墙壁蹲下来,抱着膝盖瑟瑟发抖。

其实景明也不是故意把林溪河关在门外,他玩了两局游戏就倒头睡了,压根就忘了还有林溪河这号人,等他睡醒了,才发现外面正下着倾盆大雨。他这才想起被他使唤去买酸奶的林溪河,景明一拍脑门,暗道一声糟了。他急匆匆地开门去找人,就看到了正巧遇见了提前下班回来的景铄。

景铄想着小孩是刚来家里,可能会不适应,就提前结束了工作回来看看。然而他一回来看到的就是林溪河被锁在门外,浑身湿透,蜷缩在墙边,嘴唇已经冻的发紫。景铄又惊又怒,他忙上前扶起少年,把外套脱了裹在林溪河身上,“溪河,你怎么样?”

景明匆匆忙忙的打开门,就看到他哥抱起林溪河的那一幕,景铄肩宽身长,身材高大,他的外套穿在林溪河身上,更显得人单薄纤瘦。景明看着林溪河苍白如纸的脸色,怔愣不已,这个人,该不会傻到在外面淋了一下午的雨吧?!

对上景铄溢满怒气的眼睛,景明真是百口莫辩,“哥,我……”

楼主 dadadada强攻  发布于 2016-09-04 20:39:00 +0800 CST  
“你最好给我一个解释。”眼下当务之急是让林溪河换一身干爽的衣服,景铄强压住怒火,忍住了抬手给景明一耳光的冲动。他扶着林溪河进了浴室,“先泡个热水澡,等下怕是要感冒了。”

解释?被他哥撞了个现形,他就是长一百张嘴都讲不清了。景明苦着脸跟上去,抢先在浴缸里放了热水,他眼巴巴看着林溪河,想道歉但又抹不下面子,“我,我不是……”

林溪河抬头看了他一眼,眼圈红红的,不知道是不是哭过了。他把那瓶酸奶塞到景明的手里,声音虚弱却带着一丝丝赌气的意味,“你要的酸奶。”

“……”景明愣愣的杵在原地,拿着不是,放下也不是。他感到他哥看他眼神瞬间变得极为不善,景明懊恼的抓了抓头发,他就是想让林溪河跑个腿而已,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

景铄试了试水温,抬手想替林溪河脱掉湿掉的衣服,林溪河裹紧了外套,礼貌的拒绝了,“景铄哥,我自己来就好。”

景铄不着痕迹的收回手,“好,不过别洗太久。”

景明在旁边看着,隐隐觉得哪里不太对劲,他哥对这个新来的林溪河……好得似乎有点太过分了?不过他并没有想太多,景明跟着景铄从浴室退出去,他垂着脑袋攥着那瓶酸奶,都不敢抬眼去看景铄的脸。

景铄没理他,他挽起袖子去了厨房,亲自切了姜片用来煮水驱寒,他看了一眼傻站在一边的弟弟,沉声道,“喜欢站着?那就滚去书房老老实实的站。”

去就去!景明本来想要解释两句,却被他哥的话激出了脾气,他一咬牙,转身就往书房走。他面对着墙壁站了一会儿,可脑子里却一直浮现出林溪河那对湿漉漉的眼睛,黑白分明,睫毛纤长,就像森林里刚下过雨的湖泊。景明感觉有根羽毛在心头轻轻拨划,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他用头抵住墙壁,身子的重心从左脚换到右脚,再从右脚换回左脚,手上也不闲着,恨不得把壁纸生生抠出一个洞来。

又站了一会儿,景明成功的毁了他哥前不久才换的新壁纸,反正左右是跑不了一顿打,也不在乎多一点少一点,他干脆从书房跑出来溜到浴室门口去找林溪河。

楼主 dadadada强攻  发布于 2016-09-05 21:47:00 +0800 CST  
再扔一张配图,这就是本攻萌的体型差


楼主 dadadada强攻  发布于 2016-09-06 15:18:00 +0800 CST  
浴室的门关得严严实实,什么都看不见。景明只好把眼睛贴在门缝上,伸直了脖子往里瞅,“林溪河,你洗好了吗?我有话跟你说。”

“……”听出是景明的声音,林溪河穿衣服的手顿了一下,他抿了抿嘴唇,没有说话。

“喂,你是不是生气了啊?”景明有些懊丧的扒着门,整个人都跟壁虎似的贴在门上,“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哪知道你傻成这样啊……”

“!!!”傻成哪样?林溪河顿时瞪圆了眼睛,这人是来道歉的还是来挑衅的?

“哎,不是不是,我不是说你傻!”景明也意识到自己说错了话,忙解释道,“我刚刚睡着了,不是故意的……”

因为害怕被楼下的景铄听到,景明有意的压低了声音,听起来委屈得不行。林溪河有些好笑,明明被关在外面的人是自己,他倒是先委屈上了。扣好最后一颗扣子,林溪河拉开了浴室的门。

景明整个人都扒在门上,门突然打开,他一个没站稳就跟着一起倒了下去,慌乱之中他下意识的抓了一把,“哎呦!我……”

“我……我……”然而等景明看清手里抓住的布料,瞬间就瞪大了眼睛,他居然……把林溪河的睡裤连着内裤一并给拽下来了!!

景明目瞪口呆,他僵硬的抬起头,顺着林溪河白嫩细长的双腿向上看去,就看见了两条白皙的大腿,挺翘的臀部,以及……两腿之间颜色粉嫩的小溪河……

“你!!!”林溪河首先反应过来,他见景明还抬着头傻愣愣的盯着不放,脸上瞬间爆红,他忙弯腰去够裤子,急了,“你快松手啊!”

“啊?哦哦!”景明像是被烫到了一样迅速放开林溪河的裤子,他一骨碌从地上爬起来,看着林溪河手忙脚乱的穿上衣服,眼神都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他结结巴巴的乱摆着手,“这个……这个……是意外!意外!”

“你这人!”林溪河羞愤交加,再好的脾气都要被景明给磨光了,他正要说什么,眼前的大男孩就满脸通红的拔腿就跑,跑得太急,以至于到楼梯拐角处还滑了一跤。

“……”林溪河真是又好气又好笑,他摇了摇头,居然觉得景明落荒而逃的背影有些……可爱?

楼主 dadadada强攻  发布于 2016-09-06 15:21:00 +0800 CST  
错了一个字……重发……

楼主 dadadada强攻  发布于 2016-09-06 15:21:00 +0800 CST  
“溪河,先把这个喝了。”景铄端来熬好的姜汤,“驱寒。”
“谢谢景铄哥。”林溪河双手接过来,捧着碗小口小口的喝着,味道虽然不是太好,但身体里却犹如注入一股暖流一般瞬间暖和起来。他偷偷瞄了一眼景铄,五官俊朗,眼神深邃内敛,侧脸的线条如同刀削一般,带着一股凌厉的味道。再看弟弟景明,虽然跟景铄长相有七分相似,但是没一点他哥的深沉稳重,同是亲兄弟,这差别怎么就这么大呢……
和林溪河又说了几句话,景铄的面上仍有怒气,“你先好好休息,那个混小子,我等会就收拾他。”
林溪河突然又想到方才景明满脸通红的样子,忍不住一笑,“他也不是故意的,您别骂他太狠了。”
“难为你还帮他说话。”在景家,所谓的“教训”从来不是骂两句就完事的,但景铄并没有跟林溪河过多解释,他摸摸少年的头,“别想太多,好好睡一觉。”
林溪河听话的乖乖闭上眼睛,“嗯……”
景铄定定地看着林溪河的脸,目光沉郁莫测,真不愧是老师的儿子,不仅是长相,连性格和气质都相似得惊人……记忆里那个温和宽容的笑容仿佛还在眼前,却早在十年前就已经是永别。他狠狠闭了闭眼睛,压下心头蓦然涌出的悲恸,好好照顾林溪河,算是他能为恩师做的最后一件事了吧……
安置好林溪河,景铄面无表情的走进书房,准备好好收拾收拾自己那个不省心的弟弟。平时各种闯祸就算了,这次他把人接回还不到一天,居然就被景明撵出去关在门外,还淋了那么久的雨,真是反了天了。如果不是自己回来得早,还指不定会出什么事呢,这让他如何不气,如何不恼?
“说吧,怎么回事。”
虽然平时总是惹是生非没少挨打,但面对着打人疼得要命的大哥,景明还是怕的,他摸摸刚才不小心摔疼的屁股,低头小声道,“那个啥……他出去帮我买酸奶,然后我睡着了,没听到……就……”
景铄冷下脸,“你没长腿么?不会自己买?”
“他自愿去的……我又没逼他……”
景明的小声嘀咕自然逃不过景铄的耳朵,景铄闻言顿时勃然大怒,“你还有理了?!”
“……”这件事确实是景明理亏,但他又不愿意在他哥面前认错,于是干脆撇开视线,闭口不答。
景明的沉默无异于是在火上浇油, 景铄懒得再多说什么,他直接从书柜里抽出一根食指粗细的藤条,冷冷道,“裤子,自己脱了!”

楼主 dadadada强攻  发布于 2016-09-10 16:54:00 +0800 CST  
先更一段,吃完饭继续


楼主 dadadada强攻  发布于 2016-10-03 18:46:00 +0800 CST  
好吧,吃完饭还是没人冒泡,我还是去看电影吧

楼主 dadadada强攻  发布于 2016-10-03 19:01:00 +0800 CST  
前文被吞了……怎么办……要不我……删了重发吧……

楼主 dadadada强攻  发布于 2016-10-03 19:38:00 +0800 CST  
之前被吞的……





楼主 dadadada强攻  发布于 2016-10-03 19:45:00 +0800 CST  
景明扶着墙喘息了很久才平复下来,他缓缓地站起身,忍着痛艰难的提上裤子,虽然穿的不是紧身的牛仔裤,但布料摩擦着伤口,还是疼得人眼前一阵发黑。
从书房摸回自己房间的一小段路,景明走了足足有三分钟,等他一瘸一拐的回到房间,身上都被冷汗浸湿了。
他看不到身后到底伤成什么样,但也知道肯定不会轻,景明小心翼翼的褪下裤子,胡乱的抹了一点药,又疼得呲牙咧嘴。身上的汗粘得难受,景明简单的擦了擦身,干脆把衣服都脱了,然后赤身裸体的趴在床上,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身后疼得睡不着,景明又忍不住想到了隔壁的林溪河,那样的弱鸡似的单薄身板,估计在他哥手下挨不到三下就得痛哭求饶。脑子里突然又蹦出在浴室门口的画面,一个男孩子的皮肤居然比姑娘还白嫩,简直天理难容,而且两条腿纤直又匀称,那种从下往上看的视角……简直……
景明脑子里冒出四个字——引人犯罪。
尤其是屁股,浑圆挺翘,不知道摸起来手感如何……被自己突如其来的念头吓了一跳,景明摇摇头,赶紧把这种莫名其妙的想法从脑海里踢出去。又想到林溪河进屋时苍白如纸的脸色,景明又忍不住有些忧心,淋了那么久的雨,可别给冻病了,不然他哥又该找他算账了……
景明四仰八叉的趴在床上,胡思乱想了许久,最终抱着枕头沉沉睡去,连他哥推门进来都没能察觉。
景铄一进门就看到这样一幅场景,他穿过凌乱得跟狗窝似的房间,忍不住皱起了眉头,再看景明已经倒头呼呼大睡,更是无奈。他轻轻碰了碰弟弟身后肿胀得发紫的伤,眼神微微一黯,这么严重的伤,还是自己亲手责打出来的,说不心疼必然是假的。母亲怀上景明的时候被查出绝症,为了抱住腹中的孩子,不论父亲如何哀求,她坚持拒绝一切药物治疗。景明出生不到半年,母亲就去世了。为此,父亲对景明虽然算不上憎恨,但也绝对喜欢不起来,所以景明几乎是自己一手带大的,其中的情分不可谓不深。
但他生性刚硬淡漠,从来不会说那些煽情哄人的话,对着一个青春期叛逆的半大孩子,实在是有心无力。
轻手轻脚的在景明满是伤痕臀上又仔细的喷了一遍药,期间景明抱着枕头哼唧了一声,又转头睡了过去。景铄看着弟弟还有些青稚的脸,心头略过一阵愧疚和心疼,他想摸摸景明的脑袋,但怕把人弄醒,最终还是作罢。
而景明抱着小鸭子枕头睡得像头猪,对此时发生的事情一无所知。

楼主 dadadada强攻  发布于 2016-10-03 19:46:00 +0800 CST  
景明生的人高马大,身体也结实,挨了一顿狠的除了疼点也没见什么外伤发热的症状。但林溪河就不一样了,他从小体质就不好,人又生的单薄清瘦,远不如景明壮实,淋了一场大雨之后就开始高烧不退。景铄请来医生,又是吊水又是打针,折腾到半夜才稍稍减退。
景明身后有伤睡得不踏实,他半夜起来如厕,刚好碰到准备离开的私人医生,他有些诧异,随即又反应过来,“李医生,你怎么来了?啊,该不会是……林溪河他怎么了?”
“受寒发烧了,刚打了一针,应该没事了。”李医生见景明走路一拐一拐的,了然的打趣笑道,“怎么着?又闯啥祸了?”
景明讪讪一笑,死不承认,“没!我就是……摔了一跤……”
李医生仍是笑,景明六七岁的时候他就在景家工作了,自然知道这个从小就调皮捣蛋的小少爷没少挨揍,“摔哪了?我给瞧瞧?”
“不用了不用了!”景明赶紧摆手,赶紧走吧你!
安顿好林溪河,景铄又安慰了几句,便回了楼下的主卧室,景明鬼鬼祟祟的躲在门后,看着他哥下了楼,就无声无息的溜进了林溪河的房间。之前在浴室门口落荒而逃简直不能更怂,他怎么也得把面子给捞回来一些。
林溪河睡觉时习惯在床头开一盏小小的床头灯,柔和的灯光点亮方寸之间的一小块地方,本来就纤长的眼睫在眼睑上投出一片浓密的阴影,如同月光下静谧神秘的森林剪影。景明压低声音,“林溪河,你睡了吗?”
林溪河刚睡下就又听到景明的声音,他微微皱眉,闭着眼睛没有做声。
见林溪河没有反应,景明于是大着胆子凑得更近,他伸手摸了摸对方长而微翘的眼睫,嘴里还小声的嘀咕着,“睡着了?唔……好长……不知道的还以为你这是假的呢……”
“……”林溪河有些无语,这人到底来干什么?
“我……我就是想跟你说,今天的事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哪知道突然下雨呀,是吧?为这事小爷还挨了一顿揍,现在还疼呢……”景明继续压低声音喃喃自语,他有些不忿的撇了撇嘴,还不忘黑他哥一把,“你别看我哥那家伙现在看起来人模人样,等时间长了你就知道了,心黑手也黑,还一肚子坏水……”
“噗……”林溪河没忍住,侧过头轻笑起来,他睁眼看向景明,“有你这样道歉的么?”
“谁,谁说我是来道歉的?”林溪河突然睁眼吓了景明一跳,他往后撤了一步,没站稳一屁股坐在了床沿上,正好压住了伤,疼得他立刻呲牙咧嘴的弹起来,“嘶哈……疼疼疼!”
林溪河有些吃惊的撑起身子,“景铄哥他……打你了?”

楼主 dadadada强攻  发布于 2016-10-03 19:49:00 +0800 CST  
“呃……”景明一开始有些尴尬,但转念一想,林溪河既然要在家里住下了,还在隔壁,这抬头不见低头见的,肯定是瞒不住的,还不如直接坦白了呢。再说……林溪河似乎也没有那么讨厌?景明扶着腰站起来,哼哼唧唧的喊疼,“唔啊……疼死我了……因为今天这个事我哥揍了我一顿狠的,也算是给你报仇了,你就别生气了呗?”
“我没生气……”林溪河出生在一个书香家庭,父母亲都是老师,从小犯了错都只是讲道理,基本上从来没有动过手。他看景明疼得脸都白了,更是十二分的惊讶和诧异,他有些不安的坐起来,“你……你没事吧……”
“有事!”景明眨眨眼,厚着脸皮爬上林溪河的床,他趴在林溪河旁边,用手比划着,“你都不知道,那么长的藤条!”
其实景明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林溪河这般的亲近,也许是害对方淋雨发烧心存愧疚?景明在心里划了个大大的叉,才不是因为愧疚,最多是因为林溪河长得好看,对于美人总是要温柔一点的,嗯,就是这样。
林溪河对景明的自来熟有些无语,但他还是往里挪了挪给景明腾出来一块地方,“那个……伤的严重吗?”
景明撇撇嘴,“我后面又没长眼睛,怎么知道严不严重?”
“那你介意我看一下吗?我没别的意思,就是想帮你上一下药……”
景明之前把衣服全部都脱掉了,这会儿只在腰间围了块布料,很容易就能掀起来。同是男生,看一下又不会怎么样,景明大大方方的一挥手,“看吧。”
林溪河小心翼翼的揭开景明身上的布料,顿时被景明臀上触目惊心的伤势惊呆了——经过了一段时间,原本紫红的伤痕已经渐渐转为黑紫色,一道道僵痕狰狞的交错在臀面上,让人看了就觉得疼。林溪河目瞪口呆,半天都没能说出来话,“天呐……这……这……药在哪里?我去帮你拿。”
“不用了,我自己涂过药了。”景明一把拉住准备下床的林溪河,强硬的把人塞回被窝,“你老实点,发烧了就躺着乖乖养病。”
明明受了伤还力气那么大,林溪河挣不过他,只好乖乖的躺回去,两个人面对面的一趴一卧,倒是异常的和谐。

楼主 dadadada强攻  发布于 2016-10-03 19:49:00 +0800 CST  
“怎么会打成这样……”林溪河咬了咬下唇,很是不安,他小心翼翼的抬眼看向景明,小声道,“是因为……我吗?对不起……”
“你这是什么反应?”景明用胳膊支着脑袋,见林溪河一脸愧疚自责,忍不住起了捉弄之心,他伸手捏捏林溪河的脸,“我哥这是给你报仇了,你应该高兴才对啊。”
“别……”脸颊被景明捏的有些疼,林溪河下意识的缩进被子里,跟小动物似的,只露出一双眼睛,他以为景明是故意来报复的,不禁有些委屈,“你,你到底想做什么?”
做什么?逗你玩呀!对上林溪河亮亮的眼睛,景明恶劣的轻笑,“当然是欺负你,我这一顿打可都是因为你,你要怎么补偿我?”
果然,来者不善。
林溪河摇了摇头,没有说话。眼前的大男孩虽然笑得又坏又痞,但林溪河能感觉到他其实不是坏人,更何况……林溪河垂下眼睛,如今寄人篱下的自己,又有什么资格呢……
自从父母车祸双双去了之后,平日里一派亲热的亲戚就像是换了一副面孔,个个对他敬而远之,唯恐躲闪不及。好不容易在大伯的帮助下给双亲办完了丧事,却不想余下的钱却被大伯母以“暂时保管”的名义一卷而空,这个时候他才明白什么叫人情薄凉。好在父母留下的房子还在,让他不至于流落街头。
一开始景铄突然出现在他面前,说一定会替父亲照顾自己,他本是不信的,可景铄一再坚持,再加上自己还未成年,实在是在举步难行,便咬咬牙跟景铄走了。景家一看就是大富大贵的人家,总归不会是图自己那套小房子。
见林溪河垂着眼睛不说话,景明倒是有些慌了,他扯开林溪河面前的被子,“怎么又不说话了?我开玩笑的!”
“没事。”林溪河抿了抿嘴角,却又忽的一笑,眼睛里有景明看不懂的东西在微微闪动,“景明,我真是很羡慕你。”
“羡慕?羡慕我什么?”
羡慕你还有家人相伴,羡慕你可以肆无忌惮的胡闹,羡慕你有人管教有人在乎……林溪河苦笑一声,“没什么,赶紧睡觉吧。”
景明没发现有什么异样,他往里挪了挪,厚颜无耻的挤进了林溪河的被窝,嘻嘻一笑,“好,那我就当你原谅我了,晚安!”
少年人结实而光滑的肌肤赤裸着贴上来,林溪河一僵,自他懂事后就没有跟人同睡一屋,更别说是如此亲密的同睡一床,甚至睡一个被窝。他有些不自在的往后躲,那人却贴得更近,偏偏还眼神无辜一脸坦荡,林溪河无奈,“晚安。”

楼主 dadadada强攻  发布于 2016-10-03 19:50:00 +0800 CST  
第二日等景明睁眼的时候,林溪河早就起来了,身旁空空的,伸手一摸余温都没了。
景明伸了个懒腰,习惯性的去摸床头上的手机,却落了空,他反应了两秒,才意识到这不是自己的床。
一番洗漱后,景明撇着腿一拐一拐的从楼上摸下来,由于景明和林溪河的房间在隔壁,低头吃饭的景铄也没有注意到景明居然是从林溪河的房间出来的。
厨房早就做好了早饭,可景明一想到餐桌前的实木椅子就觉得食欲全无,结果等他走近一看,发现椅子上居然放了软垫,为了不显得太过明显,还细心的在每个椅子上都放了一个。这种事情不可能指望景铄来做,景明一看就知道是林溪河放的,他对林溪河扬起一个笑脸,“早呀!”
林溪河抬头看他一眼,不知道想到了什么,耳尖一下子就红了,他含糊的应了一声“早”,便低下头专心致志的喝碗里的粥。
景铄已经用完了早餐,他优雅的用餐巾擦了擦嘴角,不咸不淡的瞥他一眼,“已经不早了。”
景明翻了个白眼,毫不示弱的呛回去,“是啊是啊,哪能跟你比啊?”
“……”景铄懒得跟他抬杠,干脆直接无视,不予理睬。
景明小心翼翼的坐下来,经过一个夜晚,虽然还是疼,但已经比前一天好多了。他用筷子扎了一个小笼包,直接整个塞进嘴里,“嗯,好吃!”
瞥见一旁低头小口啃着鸡蛋饼的林溪河,景明塞包子的动作顿了一下,似乎……有些有损形象?但总不能再吐出来,景明纠结的不行,嚼了两下就往下咽,愣是把自己给噎住了,“咳咳咳……咳!”
林溪河及时的给他递了一杯牛奶,但却并不看他,眼神可疑的躲闪着,“给你……”
见状,景铄语气中的嫌弃更甚,“饭都不会吃了,你还会干什么?”
咕嘟咕嘟的灌下一杯牛奶,景明没好气的横了他哥一眼,内心里很是不服气,哼,就会说风凉话,要你管。

楼主 dadadada强攻  发布于 2016-10-03 19:50:00 +0800 CST  
好了,原谅楼主的强迫症……送你们一张小黄图


楼主 dadadada强攻  发布于 2016-10-03 19:52:00 +0800 CST  
又问了几句“住得是否习惯”、“身体还难受吗”、“昨晚睡得如何”之类的问题,景铄开口说起了正事,“溪河,你是想继续在之前的学校读书,还是转到离家近的英才高中?放心,如果你想留在之前的学校,我会派司机接送。”

“景铄哥,你安排就好。”

“我在问你自己的意见。”林溪河的礼貌总给人一种疏离感,可能是刚到一个陌生环境不太适应吧?景铄放柔了声音,“你只管说,没关系的。”

林溪河垂下眼睛,还是那句话,“我……我怎么都可以的。”

“……”就像是棍子砸在棉花上,一声响都砸不出来,这孩子的性子未免有些太温吞,景铄有些无奈的道,“那就转到英才吧,离家近,还是方便些。”

景铄也跟着点头,他拍拍胸脯,“就是就是!那是小爷的地盘,小爷会罩着你的!”

林溪河乖乖的点头,“嗯。”

倒是景铄有些惊奇的看了自家弟弟一眼,这小子,怎么过了一个晚上就转性了?

公司还有事情,景铄临走之前仍不放心的敲打了一番景明,“你给我听好了,跟溪河好好相处,如果再发生类似昨天的事情,小心我打断你的腿!”

“哎呀,知道知道!”不耐烦的点了点头,景明一把搂住林溪河的肩膀,“我们好着呢!是吧?溪河?”

又想起今天早上的场景,林溪河脸更红了,“……嗯。”

等景铄出了门,景明还是揽着林溪河的肩头不撒手,他盯着林溪河的脸色直皱眉,“你是不是又发烧了?脸怎么这么红?”

“没,”林溪河不自在的动了动,却没挣开,“你先放开我。”

“怎么?你一个男生还跟个大姑娘的似的让人不碰啊?”景明不依不饶,“害羞了还是怎么了?不说就不让你走。”

“你这人怎么这样!”

“哪样?”

“……不讲道理。”林溪河挣开景明的手臂,站起身就要逃,却被景明一把拽住,那人一脸无赖的笑着,“你能跑哪去?怎么,还不说?”

“说什么!”

“说你为什么脸红。”

“你!”林溪河气急,“还不是因为你!你早上……”

景明挑眉,“我早上?我早上怎么了?”

“你……我……”林溪河顿住,半天也说不出个所以然,他总不能说因为你早上立起来的那玩意把我戳醒了吧?!“你管不着!放手!”

景明笑眯眯的,就像个缠着大人要糖果的小孩,“嘿嘿,我就不。”

“……”两人力气相差实在悬殊,林溪河也不再做无谓的挣扎,他一只手绕到景明身后,不轻不重的在臀上捏了一把。下一秒,耳边毫不意外的响起了景明的惨叫,“啊啊啊啊啊!!!林溪河,你别跑!”

楼主 dadadada强攻  发布于 2016-10-03 21:45:00 +0800 CST  

楼主:dadadada强攻

字数:13480

发表时间:2016-09-05 04:3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10-10 19:13:59 +0800 CST

评论数:114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