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殇之劫(重生,父子,训诫,先虐后甜)

16年的虐待,他无怨无悔,只因那一声父亲。
16年的等待,他倾尽所有,只为幼时他一笑。
16年的苛责,他毫无他求,只望他永世快乐。
16年,16岁,本是花季却已逝去。
神之殇,谓之离。劫之始,逝之终。
“他走了,走了,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

楼主 殇丶元  发布于 2016-07-19 20:45:00 +0800 CST  
Chapter.1st
“王爷,王爷,你可一定要替奴家做主啊,你送给奴家的那根凤鸾镯,不知道被哪个该死的奴才给偷了,奴家今天找了半天都没找到,王爷,你一定要替奴家做主啊。呜呜,呜呜”
“本王自会给爱妃一个交代。”
············
“王爷,你还是不愿意相信我吗?”少年苦涩一笑,跪在钉板上仰望着这个高大的男子,双膝上血迹斑斑,身上满是血水,一道道鞭痕纵横交错,布满瘦弱的身躯,背部几处被连打的地方显得狰狞可怖。
“哼,事已至此你还不知罪吗?”男子冷漠的看着,仿若慰问少年声音中的苦涩和哀求。
看着男子冷漠打的脸,少年微微一笑“是吗,那好吧,只要是王爷你想要的,不管对与错,子墨都给您。不过,您能答应子墨一个要求吗?”笑容充满阳光,明明是很温暖的笑。却带给人真切的悲伤,男子第一次感觉自己的心痛了一下。
少年笑着“能,能不能在对子墨笑一下。就一下下好吗?今天是子墨最后一个生日了,能不能让子墨奢求一次。”少年笑容依旧阳光,勉强将手指举起比划着一,身上的伤口却因此崩裂。
“你配吗?”男子笑着说,的确笑了,笑的很肆意,但却充满了嘲讽,这个孽畜,竟然敢要求本王,你算什么东西。
“谢谢您,这样就够了。”不在意笑容中的讽刺与嘲弄,这样就足够了,能见到您笑已经是子墨这一生最大的快乐了。
“拉出去,杖毙。尸体扔到荒地去。”男子冷漠的出了刑房,那是他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也是此生最大的错。

楼主 殇丶元  发布于 2016-07-19 21:52:00 +0800 CST  
今天就先这样了,么么哒

楼主 殇丶元  发布于 2016-07-19 21:52:00 +0800 CST  
两月后,晟王府。一众人将王府层层包围起来。
领头的男子一脸厉色道“曲位,把那狗王爷给本座找出来。”
“遵命,大人。”书生模样的青年领命后就走入晟王府,不久消失在视野中。
大约一盏茶的时间,青年漫步走出,手上捏着一个大约14、5岁的孩童,身后跟着一个高大不凡的男子,男子一脸怒色,但看着青年手上提着的孩童却不得不忍气吞声。
“说吧,抓本王的孩子有何目的。想要什么本王接着便是。”原来跟着出来的男子就是晟王府的主人--圣晟王爷。
领头男子厉色不减,只是淡淡开口:“哦,那不知在王爷心中,您的子嗣占几分地位呢?”
“自然是第一位,说吧,你们究竟想要什么,是要黄金还是寻仇,若是黄金你要多少本王就给你多少,若是寻仇,本王就站在这,何须动一个孩子。”晟王爷这般说着。
领头的人却大笑起来,“好,好一个第一位,那本座问你,你平日是如何待你的孩子的。”
“自是山珍海味,金锦玉铂。”晟王爷有些不着脑,却还是答道。
“好,好一个,山珍海味,好一个金锦玉铂。为师的墨儿啊,你看看这就是你的父亲,你那该死的王爷,哈哈。你生之前何时享用过一顿饱饭,何时穿过一件好衣裳。如果为师,为师不会天界就陪在你身边多好,那样,那样你就不用走了,哈哈,就是这个狗畜生,就是你杀了本座的墨儿,就是你杀了本座的墨儿。”男子越说越是激动,到最后脸色已显狰狞,本是仙风道骨,现在却状若疯魔。

楼主 殇丶元  发布于 2016-07-23 22:17:00 +0800 CST  
说句实话,这篇别那么急,我还有一篇文章没更好呢,所以估计这篇要明天再接着更呢

楼主 殇丶元  发布于 2016-07-23 23:27:00 +0800 CST  
“原来是那孽畜的人,怪不得手段如此卑劣,死都死了,还给本王找麻烦。”晟王爷满不在乎的说,声音充满了怨气。“你想要什么,说吧。”
“你很好,很好啊,到现在你都没有哪怕一点点的悔悟吗?”男子已是一脸悲色,凄凉,愤怒,悲怆--我的墨儿这就是你口中对你好,疼你爱你的王爷,这就是那个你拼死都要守护的人,这就是那个弃你如履,你却一心为他的人······值得吗?
晟王爷冷笑:“哼,那个贱种,真是死了也不让人安心。既然你是来寻仇的,那就上吧,把本王的孩子放了,本王就站在这。”
男子只觉得悲凉更涩,冷漠的问:“那子墨呢,子墨也是你的孩子,你为何就不能体谅他,你为何要把他往死里逼,他对你怎样你还不知道吗?为什么你宁愿相信那些人的谎言都不愿去信他一次?”
“为什么,你问我为什么,就因为他那卑贱的血脉,就因为那张脸,让我时时刻刻都感到愤怒。”边说着,晟王爷大手一挥,一道内力轰向被称作曲位的青年,三步将自己的孩子抢了过来,“哼,现在你还有什么想说的?”
“你可以救你的小儿子,那为什么就不能对你的大儿子有哪怕一丝丝的关心呢?你觉得他的血脉卑贱,那我可以告诉你,在肮脏他都流着你的血!”男子依旧站在原地,只是淡淡的开口。
“我的血,那贱妇当年干了什么我还不知道吗?那个孽种怎么会是我的种!”晟王爷颜色渐渐变黑,怒气充斥着全身,周身内力都开始迸发出来。

楼主 殇丶元  发布于 2016-07-27 11:26:00 +0800 CST  
“你不信吗!呵,怪不得,怪不得你这么憎恨他,哪怕他一心一意为你,你呢,你都做了什么!我就让你看看他到底是不是你的血脉。”说着男子便手捏法诀,“悠悠苍天,万古皆朔,昊天一梦,云月成空。镜花水月,现!”
天地间水汽弥漫,渐渐汇聚了一层薄薄的的烟雾,天空如一片明镜,朦胧中慢慢出现了影像·····
“你,看到了吗?”男子绣袍一挥,烟雾慢慢散去。
“这,是---是真的吗!”晟王爷不负先前的愤怒,只剩下满脸的震惊,脸色也变的苍白。
“你觉得呢,这么多年,难道你没有一点察觉吗?你难道真的不知道吗?是什么让你不愿意去相信。难道那些谗言就真的比他还要重要吗?还是说你真的这么讨厌他,”男子看到晟王爷脸上的震惊和忏悔却只是会以一抹嘲讽的笑。“哈哈,哈哈!你后悔了!后悔了吧!你后悔有什么用,他已经死了,就连一个全尸都没有留下来。你知道吗,这些年,他是怎么活下来的--我第一次遇见他,看到的是一个奄奄一息的孩子,满身鞭伤跪在雪地里,小小的身躯在发抖,他就那样跪在你晟王爷府邸的大门口。我问他怎么了,他告诉我他让你不开心了--不开心,我以为他是做了什么,不过就是因为他去祭拜了他的母亲你就命人将他鞭责300,大冬天的贵跪在雪里反省。我想带他走,可是他却固执的说,他走了会让你不开心的,而且他是罪人,是没有权力走的,他活着唯一的目的就是让你开心,为了偿还那份他根本就没有的罪孽。后来他晕倒在雪地里,伤势严重到几乎要了他的命。那也是第一次我喂他吃了一枚续命丹。原本这样的伤势就算我给他吃了续命丹也要静养3个月方可行走。可是第二天,他就拖着他满是伤痕的身体去给你请安,你给他的是什么,只是冷漠的一句话:继续去跪着。”

楼主 殇丶元  发布于 2016-07-27 11:51:00 +0800 CST  
哎,今天专门更这篇

楼主 殇丶元  发布于 2016-07-27 11:51:00 +0800 CST  
抱歉实现没通知,去日本玩了半个月刚刚回来,明天开始更文哈

楼主 殇丶元  发布于 2016-08-11 19:54:00 +0800 CST  
嗯呢

楼主 殇丶元  发布于 2016-08-12 21:28:00 +0800 CST  
冒个泡先

楼主 殇丶元  发布于 2016-08-13 22:10:00 +0800 CST  
“不可能,他怎么会是我的孩子,他是那个女人和别的男人生的贱种!不可能,不可能会是我的!”晟王爷一阵疯魔,周遭的灵力混乱至极。
“你还不信吗,好,好啊,事已至此,你都不愿意去试着相信他吗!”男子冷笑。
晟王爷失心疯一般:“为什么,这不可能,为什么会这样,没道理的,这不是真的!”
“哈哈,我的子墨已经死了,他死了,死在了他16岁的寿辰前一日,他这一生问你要过什么,不过是死前看你一笑,你给他的是什么,真是好,好的很。”
男子顿了一会,像是自语:“身之时,未闻道,死之时,无留处。你就能狠心的让他的尸体于荒地被野兽吞食也不愿给他哪怕一寸土地埋葬吗?”
“是我的错?是本王错了吗?我错了。我真的错了!子墨,子墨你在哪里?”泪水从眼中划过,当你悔悟时,却发现已然没有那个机会了。晟王爷第一次感到心疼,犹如刀割一般。
“呵,你有什么资格称他为子墨,他一生为你,若是你能留下他的尸体本座就算去地府和秦广王拼命都会帮他把灵魂抢过来,可是现在呢,连肉体都没有了,灵魂带回来有什么用!没有肉体,灵魂只是飘零的浮萍。”男子悲怆,声音满是凄凉。“我的子墨因你而死,本座今日便要替他讨回公道!”
青色灵力汇聚掌心,一击冲向晟王爷的心肺。
闭上了眼,泪痕从眼角滑落。
对不起,子墨,为父负了你一身,这一掌后愿我能到地府陪你一生,愿我能洗涤自己当年的罪!

楼主 殇丶元  发布于 2016-08-13 22:31:00 +0800 CST  
@一步惊鸿@248何以笙箫默@宁馨8烟涵@90贝贝90

楼主 殇丶元  发布于 2016-08-13 22:32:00 +0800 CST  
有人数限制没法艾特那么多

楼主 殇丶元  发布于 2016-08-13 22:33:00 +0800 CST  
“不要!”毋地,一道身影从窜出挡在晟王爷身前。
“子,子墨!”男子和晟王爷同时喊道。
晟王爷一个轻步便走到那道虚幻的身影旁边,轻轻抱起这道模糊的身影,嘴里只是淡淡的开口:“墨,我的墨儿,是为父负了你,是我的错。”
男子一把推开晟王爷,“你滚开,你有什么资格抱他。子墨,你怎么会这样。”
“师尊,我就知道你对子墨好,子墨死了你肯定会来找晟王爷的,所以-----”
“所以--你就为了保护他,放弃了轮回的机会!你知不知道,虽然你灵魂力天生强大,但是不去轮回迟早会消散在这天地中。那是真正的魂飞魄散,就算是为师也再没机会,没机会再见到你。”男子声音渐渐哽咽。
子墨一只小手轻轻拂上男子的脸颊,拭去眼泪,“师尊,子墨早就已经死了,不是吗?10岁的时候没有师尊你,那子墨早就走,能活到现在,子墨已经很满足了。所以师尊不要伤心啦。”
“我的墨儿,我的墨儿,为父对不起你!是为父对不起你!”晟王爷的心很痛,他后悔了,如果还有机会我会放弃一切只为了你,我的墨儿,但我还有机会吗?
“你滚,若不是你,子墨会这样吗,子墨就算是死了都要变成阴灵守护你,他就算是快魂飞魄散都为救你接我一掌。你算什么!”
苦涩一笑,若他年,我亦悔。我算什么,这一切都是自己造成的,我到底做了什么!
“师尊,放我下来吧。”乘我还没彻底消散之前,“可是你已经,不行,我要带你回天界。”
“师尊,求你了,算子墨求求你好嘛!”小人在男子怀里哀求道。
别过头,慢慢放下小人。“晟王爷,这个要求可能很过分,不过你能再对我笑一下吗?”

楼主 殇丶元  发布于 2016-08-13 23:01:00 +0800 CST  
要睡了,明早还要上课,不好意思只能更这么一点

楼主 殇丶元  发布于 2016-08-13 23:02:00 +0800 CST  
站立身的子墨微微一笑,笑容犹如那日天人永隔时的安详。
一把抱起小人,泪珠不断滚落:“对不起。”晟王爷恨了,悔了,悟了。可是来到及吗?
“不哭,王爷不哭,你哭了子墨会伤心的。”被抱在怀里,第一次他感到父亲的温暖,一抹笑终是浮上心头,多么讽刺--生时求之若渴,死时方才拥有。
“谢谢你,子墨随死无悔。”泪也从羽子墨眼角滑落,那被称为幸福。
小人的身影越来越淡,开始从脚底消散
“不!”男子一把冲向前。将全身的仙力汇聚入那道虚幻的身影里。
“不用了,师尊你知道的,时间到了,我也该走了。”把师傅的手移开胸口。“对不起,师傅子墨不能尽孝道了,没办法再陪着您了。”
“别,别说话,为师就算踏遍九天也会救你的,现在不要说话,不要再浪费灵力了。”
摇摇头“师傅,你知道的,来不及了。所以,在子墨走之前您能答应我一件事吗?”
“说吧,别说一件,就是十件百件只要你还活着,为师就算拼了命也会做到。”
“放过他。好嘛?他毕竟是我的父亲。”
“为什么,他这样对你,你还,还-----”
“答应我,好嘛?”
“······好······”子墨为师答应你,只要是你希望的我一定会做到。
一旁的晟王爷只是失神地望着一切的发生。
“羽天晟,你,好自为之吧。我们走!”男子冷漠的望着这个威武的男人,说完众人消失在晟王府。

楼主 殇丶元  发布于 2016-08-14 09:50:00 +0800 CST  
今天

楼主 殇丶元  发布于 2016-08-16 08:37:00 +0800 CST  
去写了其他的,有点晚了,明天补吧

楼主 殇丶元  发布于 2016-08-22 21:49:00 +0800 CST  
谢谢

楼主 殇丶元  发布于 2016-08-23 21:35:00 +0800 CST  

楼主:殇丶元

字数:6352

发表时间:2016-07-20 04:4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10-08 16:23:01 +0800 CST

评论数:41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