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 【原创】 无边落木(父子 兄弟)

各位亲人,潜水了许久,终于忍不住手痒想要写文了,各位亲人,支持一下吧!

楼主 管jally  发布于 2015-02-23 10:33:00 +0800 CST  
开始第一更,亲爱的度娘,不要吞我的文哦!

楼主 管jally  发布于 2015-02-23 10:35:00 +0800 CST  
第一章
今年的北方似乎格外的寒冷,秋天还没有过完冬天已经扑面而来!沈子木,站在桥头上,上身斜斜地靠在栏杆上,身上的白色外套在夜色中格外地显眼,手中的香烟忽明忽暗。大约这样站立了一刻钟左右,沈子木的右侧才传来脚步声,然后,就是一个很聒噪的声音传来:“沈子木,你丫的太不仗义了,我们给你拼命,你自己一个人在这里吹风!”
沈子木随手扔掉手里的烟头,然后用脚撵咩那一丝火星,慢慢地转身,直接走过好友身边,冷冷地丢下一句:“何娘娘,以后这种男人的活儿,麻烦您别干,我不能总给你擦屁股!”
“你……你大爷的……”何娘娘原名叫做何年,可以说是沈子木过命的好友,按照沈子木的话说,何年是他在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亲人,只是沈子木从来没有对何年说过,他的心里还有一个不准确的说是两个亲人,只是大概十年前,这两个人便消失了!自己似乎也成了再也无人监管的流浪狗!
何年暗自抱怨了一声之后,便紧紧地追上了沈子木。然后,伸手拉住沈子木:“喂,我们让人撤了吧,我们不是他们的对手,归顺了吧?”
沈子木侧头看了何年一眼,只这一眼,锐利的让何年感觉眼前的人根本不是人,而是一头豹子,一头有着坚硬爪子的豹子!
“好好,打,老子的字典里也从来没有顺从这个词!”
沈子木在何年说完这句话后,径直走下桥!何年跟随沈子木走到一处废弃的厂房内,自家的兄弟主动为他二人让出了一条路,何年跟在沈子木的身后,在人群的中间站定。
沈子木环视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对面的人数的确优于自己,可是如果自己能够出其不备地制伏住对方的老大,估计还是有胜算的,沈子木在心里暗暗想着!对方的人群中分开一条路,一个身着黑色西装的青年男子走了出来,而他的身后紧紧跟随的竟然是沈子木前天才见过的那个中年男人!
“呵呵,我原来以为全叔是虎帮的掌门人,没想到,原来是个打工仔啊!”沈子木出言嘲笑道,而全叔的脸上显然有些挂不住!欲出言还击时,被身前的西装青年拦住。
“沈老弟,不用出言相激,自古高位有能者居之,全叔自是懂得这个道理,这个世上没有谁是真正的老大,万物相生相克,不要过于夸大自己的本事?”
沈子木的身形突然一震,目光紧紧地盯着对面的人,这个年纪,这样的言语,不,绝对不会是。
沈子木缓了一下内心:“哼,少拿大道理教训我,只怕以后你还要称呼我一声大哥呢?”
“哦,是吗?只怕我敢叫,你未必敢答应!”
“少废话,有本事,我们单打独斗,你不是说什么有能者居之吗?这样对你我双方最是公平!”
“好!我跟你赌!”

楼主 管jally  发布于 2015-02-23 11:19:00 +0800 CST  
第二章
沈子木将自己的外套脱下来,直接扔给何年,然后走到场地的中间,青年缓步走出来,优雅地冲着沈子木做出请的手势,沈子木直接挥拳就上,青年将双手背在身后,巧妙地躲过沈子木的每一次冲击,大约十个回合之后,男子直接抬腿一脚,将沈子木踢翻在地。
“不学无术,不自量力,就这样还敢口出狂言?”
沈子木气急,从没有人敢这样教训他,直接从地上蹿起来,冲向男子,结果还没有打上男子就被踹倒在地,然后,男子三步上前,狠劲地踹着沈子木的腹部,沈子木疼的蜷缩在地!
“我让你狂妄自大,不知死活!”
沈子木直觉的胃里一阵翻搅,何年看着西装男子没有停手的意思,突然冲到男子的面前直接跪下拦住男子:“子萧哥,您想要打死子木吗?”
子萧哥……他是……
沈子木直直地盯着眼前的男子,无论如何也无法将眼前的人和十年前的脸重合在一起。沈子木猛然咳嗽起来,然后将头让埋在自己的臂弯里,一时之间竟不知如何面对这个自己曾经日思夜想的人,他想过无数种重逢的场景,却从来没有想到竟是这样一种场景,眼泪不知道是疼还是怎样竟然一发不可收拾,最后眼前一黑……
沈子木醒来,已经是第二天的下午,身上的伤口还在隐隐作痛,似乎没有处理过,陌生的环境,不过这里的布局倒是挺符合自己的口味,简单,还有通体的白色!沈子木准备起身下床。
刚刚打开房门的何年看见乱动的沈子木,直接快步走过来扶住他。
“你乱动什么?有什么事情你喊我啊?”
沈子木被何年扶着直接躺回到床上,这时才看到何年嘴角处的青紫和脸颊上的红肿!何年尴尬地看着沈子木,笑着说:“没事,你还是担心一下你自己吧?”
沈子木翻身躺平身体:“我才不担心呢?十年前我带着你逃出来时,就知道会有这么一天!你什么时候见到我哥的?”
“你见完全叔的那天晚上,子萧哥不让我告诉你,他想……”
“他想看看我变成什么样了是吗?想看看以后应该怎么收拾我是吧?”
沈子木叹了一口气之后,闭上眼睛便陷入了沉思之中。

楼主 管jally  发布于 2015-02-23 13:04:00 +0800 CST  
我就是勤快的小马达,哈哈!谢谢最初支持我的人额!爱你们!

楼主 管jally  发布于 2015-02-23 13:05:00 +0800 CST  
第三章
十年前,沈子木一觉醒来却发现家里早就没有了哥哥和爸爸的影子,家里的佣人除了张嫂其余的人都和爸爸还有哥哥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就连平时对他疼爱有加的何日大哥也不见了踪迹,家里的保镖告诉他哥哥吩咐让他在家里好好的呆着!可是却没有告诉他什么时候回来,这样的日子大概持续了整整四天,直到何年的到来,沈子木彻底的呆不住了,于是他说服何年和他一起从家里逃了出去,原想着出去玩一下,结果,等到他们疯玩够了之后,再次回到家里的时候却发现家里竟然人去楼空,他和何年成了真正的孤儿,两个人就这样在外面流浪了近十年!
沈子木睁开眼睛,迫使自己不去想这些事情,何年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悄悄地走了出去,沈子木翻了一下身,习惯性地讲手压在头下面。
“醒了?”沈子萧坐在离他床边不远处的椅子上看着他!
沈子木瞪着眼睛看着哥哥,这一瞬间竟然忘记了呼吸,周围弥漫着一股窒息感。他暗自嘲笑自己原来还是怕的啊,暗自肺腑自己,沈子木你真是没有出息,不是说了要质问他,要控诉他,然后狠狠地将东西仍在他的脸上让他后悔的吗?可是为什么见了他之后你就怂成这样了呢?
沈子萧看着弟弟像是川剧变脸一般的表情就忍不住的想要发火,多大的人了居然还是像个孩子一样,他还委屈的不得了,看来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当年惹了多大的祸,当年要不是池远哥恐怕自己这辈子估计都不会再原谅这个弟弟。这些年自己忍住没有寻找他,想让他在外面吃些苦头,好好反省一下自己的错误,不过现在看这场景,估计是事与愿违了!
这样的冷空气穿梭的光景持续了十分钟左右,沈子木从床上爬起来,沈子萧轻轻地吹着手中冒着热气的茶水,好像沈子木完全不存在于房间里一般。
沈子木从浴室出来穿好外套,在距离沈子萧大概七八步的地方站定:“沈先生,多谢你的照顾,我的身体已经康复了,不便打扰,我先走了?”
沈子萧依旧低着头看着茶杯里的水,不温不火地说:“你今天出一下这个门试试?”

楼主 管jally  发布于 2015-02-23 13:06:00 +0800 CST  
额(⊙o⊙)…,这个算卡拍吗?不过,我是真的有事,回来继续更!

楼主 管jally  发布于 2015-02-23 13:07:00 +0800 CST  
第四章
沈子木回头看着坐在椅子上纹丝不动的哥哥,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直接走到他的面前,大声吼道:“你凭什么管我?沈先生?”
沈子木的态度成功地激怒了沈子萧,沈子萧一脚将沈子木踹翻在地,沈子木吃痛趴在地上喘息着,看来是真的生气了,这一脚有十分的力气吧!
沈子萧站起身来,居高临下地看着沈子木:“还没闹够?沈先生?你是喊我还是喊你自己啊?”沈子萧气急,一把抓住沈子木的头发,迫使沈子木抬起头,挥手一个耳光直接打上去,沈子木的嘴角直接淌血,他迷离着双眼看着愤怒的沈子萧,这就是他心心念念的哥哥,十年没有找过自己,现在见到了两天之内居然打了自己两次。心里越想越委屈,眼中的泪水也不受控制地落下:“有本事,你就打死我,反正十年前我已经死了!”
“你……你还不知自己错在哪里吗?二少爷?”
沈子萧现在开始后悔自己的自作主张,不该将弟弟放任在外,原以为生活会很好的磨砺一下他的脾气秉性,只是没有想到用药过猛。这样的脾气以后怎么能够担当父亲给予他的大任,自己又怎么放心以后他独自支撑起沈家?
沈子萧站起身,直接走出了房间。
房门合上的一瞬间,沈子木突然不知道应该怎么办了?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站起来直接闯出去,还是应该自己坐起来,或者像十年前一样跪好请罚?跪好请罚,估计自己想跪,哥哥都不想管了吧,沈子木一直抱着这样的想法直到沈子萧重新回到屋子里,他还在地上趴着!“嗖啪”
沈子木的上身一僵,这是藤条打在身上的感觉吗?这玩意还久不挨了,怎么还是这么厉害,沈子木像是木头一样趴在地上,咬着牙也不动!
沈子萧挥手又一下打在沈子木的后背上,呵斥道:“怎么,离家十年,连规矩也忘记了吗?二少爷?”
“你要打就打,什么破规矩,我不记得了?”
“那你还记的你姓什么吗?”沈子萧提起沈子木的衣领,迫使他跪坐在地上,藤条紧随着就落在了他的后背上,沈子萧气急,手下愣是没有留任何余劲,一下胜似一下地挥动着藤条,沈子木穿着一件白色的衬衣,二十余下后,后背的衬衣竟然呈现出条形状,冷汗落下脸上痒痒的!沈子木的心里不停滴喊,哥,小木错了,小木再也不敢了,小木好想你,一见面你都要把小木打死吗?可是话到嘴巴却成了:“沈子萧,有本事你打死我,反正是你不要我的!打死我,正好省了你的心?”
沈子萧听见他的话,气的顿时身形不稳,手中的藤条掉落在地,后退了两步才勉强稳住了身体,沈子木听见身后的动静,勉强压住了想要往后扭头的动作,沈子萧捂着胸口,喘息了好一会儿,然后走到沈子木的面前。
“你恨我?”
沈子木抬起头对上哥哥的眼睛时,突然害怕了,这种神情他从来没有在哥哥的眼中见过。痛,似乎比自己后背上的伤还痛!他伤了哥哥。他想摇摇头说不恨!可是还没有等他说,就听见哥哥说:“你应该恨我,当年你从家里出走,我没有找你,让你原本应该幸福快乐的童年变满目疮痍!今天是我最后一次用哥哥的身份教训你!”
沈子木惊讶地看着哥哥,沈子萧站起身:“我把你找回来,我的任务已经完成,以后你好自为之!”沈子萧直接走出了房间,徒留沈子木一个人跪坐在房间里……

楼主 管jally  发布于 2015-02-23 18:05:00 +0800 CST  
各位亲人,今天三更哦!

楼主 管jally  发布于 2015-02-25 14:03:00 +0800 CST  
最近楼楼有事,耽误了,真是罪过,不过,话说真的是没有人啊!

楼主 管jally  发布于 2015-02-25 14:04:00 +0800 CST  
第五章
沈子木一动不动地跪坐在房间里,脑子里不听地回荡着哥哥刚才的那句话:“今天是我最后一次用哥哥的身份教训你!”最后一次……这一次自己恐怕是再也回不去了。
沈子萧撑着身子回到自己的房间,随手扯开上衣,肩膀上的纱布已经被血浸透,沈子萧坐在床上慢慢揭开上身的纱布,踱步到床头处拿起一旁的药膏直接抹在伤口上,撕裂的伤口触碰到强劲的药膏时沈子萧硬生生地被激出一身冷汗。
一刻钟后,沈子萧才有力气给自己倒一杯水,还没有喝到口中,手机变响了起来,看到屏幕上显示的名称,沈子萧脊背一直。
沈子萧:“父亲!”
“嗯?打了多少?”
“六十二!”
“只打了六十二?”
沈子萧:“昨天少主重伤昏迷,今天才醒!”
“哦,三倍!”
三倍,父亲还真是心疼弟弟啊,这幅身体实在是不知道能不能抗的住三倍的刑罚,沈子萧沉默之际,沈航的声音从手机中再次响起:“听说你受伤了,这次的帐暂且记下,先去幽冥将自作主张的罚领了吧!”
沈子萧:“是!”
能够记账已经是父亲肯给予自己最大的恩惠了吧,沈子萧将刚刚倒的水一口喝尽之后,便给好友陆云封挂了电话,喊他来自己家里照顾一下沈子木顺便给沈子木上药,挂完电话,沈子萧随便收拾了一下直接出门了,父亲既然打来电话,想必已经通知了幽冥那边等候了!
沈子萧独自一个人在屋子里跪了将近一个小时也没有等来哥哥给自己上药,愧疚之情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被委屈取代,不知不觉眼泪一波接着一波地落下,匆匆赶过来的陆云封推开门的时候看到的便是沈子木跪坐在地上一抽一抽的背影,陆云封无奈地摇了摇头,走过去将沈子木从地上拉了起来。
沈子木感觉有人进来,以为是哥哥,结果映入眼帘的却是一张有些陌生的脸孔,陆奇封微笑着看着沈子木:“不记得我了?我是你哥的师兄!”
沈子木听他这么说,脸上的愁苦之情瞬间换成欣喜之色。
沈子木:“你是陆大哥?”
陆奇封:“嗯,你大哥让我过来照顾你!”
沈子木听他提到哥哥,神情也暗淡下去,屈腿再次跪倒在地,甚是委屈地说:“我哥没让我起来,他不要我了!”
陆奇封听他这么说,心中一笑:“怎么,十年不见,二少爷的脾气见长啊!”
沈子木嘟嘟小嘴,却什么也没有说,陆奇封从身上拿出一管药膏,轻轻地脱下沈子木破碎的上衣,然后小心地用镊子一点点将陷进肉里的碎布取出,即使陆奇封的动作已经放的很轻微了,可是还是将沈子木疼出了一身冷汗,陆奇封也不看沈子木,自顾自地做着手里的事情,处理完沈子木的伤口之后,从柜子里拿出一件干净的衬衫给沈子木穿上。
陆奇封:“你没有资格怪你哥,他承受的远比你想像的多,你要是我的弟弟,我早就打得你爬不起来了!”
沈子木听见陆奇封这么说,才想起和自己一道回来的何年,从刚刚他脸上的伤痕来看,应该是被何日大哥教训过了,刚刚自己只顾着想以前的事情居然忘记问他的伤势了,现在一直没有见他,会不会……
沈子木挣扎着站起来就往门口走,陆奇封拦住他,没好气地说:“瞎折腾什么?”
沈子木:“陆大哥,我要去看一下何年,何大哥不知道怎么罚他呢?”
陆奇封将沈子木扶回床上:“如果真的罚了,你去能求什么情?”
沈子木顺着陆奇封的动作,侧卧在床的边缘,一把抓住陆奇封的手,恳求地说:“陆大哥,你帮我去劝劝何大哥好不好?你是他的师兄,他肯定听你的话!”
陆奇封:“我怎么求情?哥哥教训弟弟,我怎么说?”
沈子木一怔,是啊,哥哥教训弟弟,有什么好委屈的!陆奇封看着沈子木渐渐暗淡下去的神情,拉过一旁的薄被,盖在他的身上,出声安慰道:“陆大哥,答应你,去帮何年说情!”
“真的?”
陆奇封帮他也好被叫,宠溺地说:“陆大哥什么时候骗过你,但是有个条件。”
“什么条件?”
陆奇封:“等你哥回来,给你哥道歉!”
沈子木为难地低下头,他是想给哥哥道歉,可是哥哥不见得会原谅自己,刚刚其实就想跟哥哥道歉,可是却不知为什么话到嘴边都转了味道,可是,他是哥哥嘛,不能哄一下吗?哪有这样打完就弃之不管的道理!
陆奇封一直盯着沈子木,直到沈子木微微点了下头,陆奇封才起身走出了房间。

楼主 管jally  发布于 2015-02-25 14:47:00 +0800 CST  
第六章
沈子萧赶到幽冥的时候,果然看见掌邢人已经等候在内室之内,沈子萧没有多余的废话,直接走到刑架上,准备褪去衣裤时,一名小弟走过来恭敬地对沈子萧说:“冥上大人有令,命护法思过受刑!”
思过受刑,是指受刑人需褪尽全身衣服,净身跪在刑室的思过台上,以玉灵鞭鞭其背,思过台上铺着密密麻麻的钉板,在上面跪着对于一般人而言已是重责,再采用玉灵鞭鞭打,受刑之人,十有八九在无法活着走下思过台。
沈子萧冷笑着站起身,脱光自己身上的衣服,一步一步走向思过台,直直地跪在思过台上,锋利的钉尖齐齐地没入沈子萧膝盖的肉内,父亲,如果我的血可以偿还仇恨,你给予我什么,我都接受!沈子萧握紧拳头,仿佛膝盖下面跪着的只是平地而已!
监刑人取出玉灵鞭交于施刑人,玉灵鞭并非其名字一般采用润玉制成,而是采用一根韧性十足的钢筋混合上百根铁丝缠绕而成,每一鞭下去,都是血肉横飞,在幽冥,玉灵鞭很少用来惩罚内部人员,这是一种用来逼供的刑具,不在伤身而在伤体!沈子萧亲眼看过一个人紧紧只挨了不到十下,便气绝身亡。在恶渊的熬刑训练之中也未尝体验过这种刑具。
监刑人开口:“沈子萧,知情不报,欺瞒冥上,致使少主在外流落多年,念及少主平安无恙,从轻发落,刑鞭八,思过三时!”
从轻发落,哈哈,父亲你所谓的从轻发落只是不取我的性命吗?也罢,这条命原本就是你的,你想要取回,我给你就是,子木,哥哥这一次,不知道能不能撑过去了?你知道真相后能不能原谅哥哥?
施刑人挥手尽力控制着手上只使出八分力,冥上特意交代只用力八分,留护法命,可是这八分的力气着实打下去,护法不见得能够有活命的机会。
“嗖啪”
“啊!”
沈子萧到底是低估了这鞭子的威力,仅仅一鞭就已经感觉整个身体被撕裂了,这样下去,自己不见得可以熬得过去八鞭,貌似肩膀上的伤又裂开了!刚刚自己喊出声,估计这一鞭算是废了,沈子萧喘了好几口气才再次挺直了背脊,已经这样没有尊严了,不能再显出懦弱了。施刑人等沈子萧缓和了一阵之后,再次扬起了玉灵鞭,再次撕开一条口子,潺潺地往外冒着鲜血,第三鞭下去,沈子萧的后背并排出现了三道血口,沈子萧硬生生地将嘴唇咬出一道血口,才压制住喊叫,第五鞭打下去时,沈子萧的意识已经开始模糊了,汗水顺着脸颊滑落,没入钉子之间的缝隙之中,他似乎可以感觉到钉子在肉里与自己的膝盖骨之间摩擦产生出来的声音,他想当年关羽刮骨疗毒时,是不是也能够听到华佗拿着刀子与他骨头碰撞的声音呢?
沈子萧再次将口腔内咬出一个口子时,鞭子停止了,耳边传来监刑人的声音:“护法,冥上大人有令,只打五鞭,剩下的三鞭折合成三百藤条,分三天领完!”
沈子萧想张口谢恩,只是还未开口,嘴角的雪便混着咬碎的肉顺着嘴角流了下来。他只能按照规矩恭敬地在思过台上叩头谢恩。父亲,你心到底还是软了是吗?你舍不得我死对不对?一定是这样的!
何年的房间在三楼,陆奇封从沈子木的屋子里出来就直接到了三楼,结果发现偌大的三楼安静的出奇,根本没有两个人的身影,陆奇封从楼上下来,迎面撞见管家刘伯才知道何年老早被何日带到了后院的操场上。
陆奇封匆匆赶到后院时,看到是何年爬在地上,满头的大汗双手紧紧地抱着何日的裤脚,小脸像只花猫一样,汗水混着泪水冲刷着脸上的尘土。何日手中的藤条一下一下地落在何年的背部。陆奇封快步走过去,一把夺过何日手中的藤条,扔在地上。
“你想打死他啊?”陆奇封狠狠地瞪着何日,语气神是不好:“怎么,跟着沈子萧别的没有学会,打人的功夫倒是见长啊?”
何日:“我在教训我的弟弟!”
“注意你说话的语气和对象!”
何日见陆奇封端出了师兄的架子,一时之间竟然不知道如何回他,直直地跪在地上,赌气地说:“何日在教训自己的弟弟,刚刚冲撞师兄,请师兄责罚,但是这是我的家务事,还请师兄不要插手!”
陆奇封想到何日会这样说,却不想他会直接跪下来,刚刚那一下估计膝盖要红肿了,陆奇封原本想着将他搀扶起来,可是碰上何日的眼神时,硬生生地将他旁边跪着的何年扶了起来,何日刚刚的那一跪直接将何年吓蒙了,当陆奇封扶起他时,他还没有缓过神来。
陆奇封对着跪着的何日说:“家务事,哪师兄管师弟算不算家务事?”
何日一时语塞,低下头没有说话。
陆奇封直接将何年打横抱了起来:“家法,是让人意识到错误,而不是泄愤!想明白了就自己起来!”

楼主 管jally  发布于 2015-02-25 16:17:00 +0800 CST  
第七章
陆奇封将何年抱回房间,细心地给他伤了药,何年的伤集中在臀部和背部,横七竖八的很不规律应该是何年在挨罚的时候极度挣扎导致的结果,有好几条伤已经明显的破皮流血,陆奇封一边给何年上药,一边咒骂着何日的狠辣:“早知道,他把你打得这么很,我刚刚就应该直接给他几棍子!”
“不要,是年儿不好!”
陆奇封用手狠狠地戳着何年的额头,责备道:“你啊,平时看着挺懂事的,怎么就是摸不准你哥的脾气呢?”
何年躲避着陆奇封的手指,小声抱怨着:“谁让他是哥哥呢,迟大哥打罚你的时候,你不也只有挨罚的份儿吗?”
陆奇封听他这样说,故意生气道:“说什么呢?你个小白眼狼!”
正在二人嬉闹的时候,何日直接闯了进来,神色慌张地对着陆奇封说:“师兄,萧哥出事了!”
“我哥怎么了?”沈子木突然冲进来紧紧地抓着何日的手,眼里浸满了泪水。陆奇封有些责怪地看了一眼何日,拉过沈子木安慰道:“你别着急,你哥神通广大,不会有事的,你先在这里陪着你的患难兄弟,我和你何大哥去看看!放心!”
陆奇封安抚着沈子木躺在何年的身边。
沈子木:“陆大哥,让我跟你一起去吧!”
陆奇封打落沈子木抓着自己的手,怒斥道:“瞎闹什么,你去能干什么?好好养伤!敢乱跑,我打断你的腿!”
说完,陆奇封就带着何年出了房间,只留下两个伤员,沈子木木然地看着房间被陆奇封关上,一颗心也沉入了底,眼神也暗淡下去,何年揽住沈子木以示兄弟之间的安慰。
沈子木低着头像是自言自语道:“我哥好像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何年安慰道:“你刚刚回来,肯定有很多事情不了解!”
沈子木:“不是,我哥好像很早之前就知道我在哪儿了,只是我实在想不出他为什么不找我的原因?”
“额,我哥教训我的时候说了一句,你知道你闯下了多大的祸吗?我本来想张嘴问的,可是太疼了,就没敢问!”
何年的一句话,直接让沈子木没心没肺地笑出了声,惹的何年一脸的黑线。
陆奇封跟随何日来到幽冥时,几乎不敢相信眼前的情景,沈子萧像是被抽干水分的鱼一样奄奄一息地趴在思过台上,双手几乎被思过台上的石钉贯穿,陆奇封刚要冲上去就被两边的守卫人员拦下:“陆大人,冥帝有令,护法大人还不能走!”
陆奇封吼道:“你看不到他快死了吗?
“对不起,这是冥帝大人的旨意,我们不敢违背!“
“放他下来吧,冥帝哪里我已经打过招呼了!”
陆奇封回头惊讶地看到陆奇川不知何时已经站在身后,登时立刻站直了身子,挺直了背脊,恭敬地弯腰和周围的人一起鞠躬:“炎帝大人!”
陆奇川轻轻地摆手,然后径直走到思过台对着台上奄奄一息的人说道:“如果还没有死的话,就自己滚下来吧!”
沈子萧在听到陆奇川声音的那一刻就强迫自己打起精神,而此刻更是不敢有丝毫的懈怠,直接回答道:“是!”
沈子萧拖着身子可以说是在思过台上爬行,在陆奇川面前,他万万不敢用手支撑,只能一点一点挪动腿,只是刚刚跪的太久,此刻想要挪动身体除非将深入骨肉的钉子拔出,不然只能是资费双腿了,沈子萧在原地磨蹭了大概一分钟,只是疼出了一身冷汗,陆奇封直接跪在地上,对着陆奇川恭敬地磕头恳求道:“哥,求你……!”
话还没有说完就直接被一脚踢出,陆奇川平静地说:“注意你的称谓!”
陆奇封急忙从地上爬起来,恭敬地再次跪倒:“炎帝大人,请你宽恕护法,他受不住了!”陆奇川转过头看了一眼在思过台上辗转的沈子萧,悠悠地说:“下不为例!”
“是!”
陆奇封直直地叩头下去:“谢谢炎帝大人!”
陆奇封知道陆奇川这样说就是饶过了,谢过之后,急忙与何日一起将沈子萧从思过台上扶下来,此时的沈子萧已经虚弱的只能依靠陆奇封的搀扶才能勉强站立。
陆奇川看着沈子萧:“你的欺瞒之罪,冥帝大人既已罚过,我不会再罚第二次,可是别的帐我们找个时间是不是应该清算一下!”
沈子萧挣脱开陆奇封的搀扶,直直地跪在地上:“萧儿知错,一切听从炎帝大人处置!”
“你的那些小心思,在我面前就免了吧!扶他回去,四个时辰之后,给他上药!”
“是!”
陆奇川接着对着陆奇封还有何日说:“回去之后,你们两个到我书房来一趟!”
何日和陆奇封相互看一眼之后应是。

楼主 管jally  发布于 2015-03-03 17:06:00 +0800 CST  
两人将沈子萧送回房间,陆奇封直接从柜子里拿出一瓶红色的药水,何日担忧地询问道:“陆大哥……?”
陆奇封摇头示意他没事,然后轻轻地处理着沈子萧的伤口,浓烈的药水一接触身上的皮肤就激起一阵冷汗,沈子萧迷离着双眼睁开之后又合上,让人分不清他是醒还是昏睡,何日在陆奇封的示意下降沈子萧的身子抱在怀里,陆奇封将他肩上的枪伤一点点地包扎好。只是唯一不敢碰是沈子萧的双手,陆奇封甚至觉得沈子萧的双手可以直接用来当沙漏,只是当陆奇封看到沈子萧的膝盖时,才终于明白所谓的千疮百孔大概也就是现在这样吧!
陆奇封对着抱着沈子萧的何日命令道:“抱紧他!”
何日遂紧张地紧紧第抱住沈子萧半垂下的身子,陆奇封轻轻地将药水滴入沈子萧的伤口处。
“啊!”
药水刚刚一接触伤口,沈子萧像是潜意识里发出的一声高喊,身子立刻像筛糠一样颤抖起来,何日害怕沈子萧昏迷之时会咬住自己的舌头,情急之下,以手堵其口,不消片刻,鲜血变随着沈子萧的口角和何日的手掌之处留下!
陆奇封专注地看着沈子萧的伤口,嘴上对着何日说:“忍着!”
一番折腾下来,三个人均是一身冷汗!
陆奇封安抚好沈子萧,放了一杯水在他的旁边。然后,就和何日一起退出了房间。
规则的两下敲门,何日和陆奇封一起走进了陆奇川的房间。规矩地跪在房间内。
陆奇川进来的时候两个人已经在房间里跪了四个时辰,陆奇川径直走进房间的书桌上坐下,随手拿过一份文件变看了起来,这样沉默的气氛持续了大约一个时辰之后,陆奇川合上的文件,对着跪在地上的二人说道:“何日带沈子萧回去!”
“是!”对于陆奇川的话,何日向来不会问为什么也从来不会像为什么,这是多年的习惯,除了是,在陆奇川面前不能有第二句回答,任何与是无关的话,在陆奇川看来都是狡辩,出门时,何日想陆奇封递上一个多多保重的眼神,便躬身退出来房间。
房间再次恢复沉默,陆奇封跪在地上,陆奇川继续看文件,秒针转过一圈,分针过了一格,跪久了,陆奇封的脑洞再次大开,很多奇奇怪怪的想法集体涌入脑海,可是却没有一条是和自己今天跪在这里相关的,最开始他很认真地研究陆奇川擦得锃光瓦亮的皮鞋是什么牌子的,最后他是在思考陆奇川到底是以一种怎样的神奇物种儿存在于这个世界上的,不然为什么认识他的那一刻起,他便是以神一般存在自己的思想之中。这样的想法居然让一向谨慎的陆奇封忘记了自己是在受罚,直到自己与陆奇川目光相对的那一刻,他才收回自己天马行空的想法慌张的跪伏下去。
“看来,跪着对小少爷已经没有任何作用了!”
“不是的,哥!”陆奇封低着头承认着错误。
“五年了,我以为你应该长大了,懂事了,所以不想每次回来都把你们打的爬不起来,现在我才认识到,是我错了,我高估了你们的智商却低估了你们的胆量!”
“对不起,哥!”
“欺上瞒下,任意妄为,肆意而为,还有什么是你们不敢做的?”一句怒气十足的话被陆奇川说的像是在拉家常一般无二。而在陆奇封听来,陆奇川此刻依然是一座火山,此刻的他感觉如同烈焰焚烧,心中暗暗对沈子萧骂道:该死的,就剩我一个人煎熬!
“我刚刚有没有说过四个时辰之后才给沈子萧上药?”
“哥,子萧他受不了的,他……”
“有没有?”陆奇川将手中的文件扔在桌子上打断了陆奇封的话再次问道。
“有……”
“的确是胆子够大,只怕不久的将来,我还要叫你一声大哥呢!”
一句话吓的陆奇封再次跪伏在地上:“请求哥不要这样说,封儿做错的事情,哥只管惩罚就行,但是请哥千万不要这样说,封儿承受不住,封儿知道自己错的离谱,可是封儿断断不敢对哥有所不敬和隐瞒!”
“不敢?沈子木的事情为何知情不报?”
“这个……封儿想让他在外面吃些苦磨练一下他的品质?”
“是你的想法还是沈子萧的?”
“是封儿的!”
“是你的过你抵不是你的过你也无需硬抗。这件事情我说过冥帝已罚,我这里便可免了,下面你可以给我解释一下毒品的事情吗?”
“哥……”一句话瞬间将陆奇封打入了无底深渊,惊愕地抬起头对上陆奇川平静的看不出喜怒的眼睛。

楼主 管jally  发布于 2015-03-03 17:58:00 +0800 CST  
给我观文的亲人给点意见觉得怎么样啊?

楼主 管jally  发布于 2015-03-03 21:16:00 +0800 CST  
第九章
沈子萧昏昏沉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深夜,迷蒙中感知到身上的伤口好像不那么疼了,他尝试性地抬了一下胳膊,却是钻心的疼。沈子木立刻向前跪行到沈子萧的身前,语气中略带哭腔地问:“哥,你醒了,你要什么?你给我说!”
沈子萧这时才睁开眼睛看到一脸憔悴的沈子木,面色一沉:“跪在这里做什么?膝盖不想要了?”
沈子萧关心的话语让沈子木强忍的眼泪顷刻之间全部落下:“哥,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沈子萧抬起手擦干了沈子木的眼泪,咸咸的泪水渗透入手中的伤口激的沈子萧倒吸了一口冷气,语气强撑着说道:“还是那么小孩子,我是哥哥,你是弟弟,哪有弟弟对不起哥哥的道理!”
沈子木看着哥哥关切的眼神,突然觉得心里前所未有的踏实,他心里其实有很多的疑问想要问哥哥,可是此刻沈子萧的眼神却让沈子木忘记了自己心中的疑虑,只是想着如果时间可以一直停留在这一刻,是不是就是人生中最为美好的事情!沈子萧:“发什么呆?给我倒杯水啊!”
沈子木才晃过神来,急忙拿起床头上早已冷好的水,一点一点喂哥哥喝下,有了水的滋润,沈子萧原本干裂的嘴唇才恢复了一点点色泽。沈子木扶沈子萧再次躺下,自己也顺势爬在了沈子萧的床头,撒娇地说:“哥,我想问你一件事情?”
沈子萧侧过头:“问吧!”
沈子木抿抿嘴,犹豫着说了一句:“是不是爸爸?”
“什么?”
“是不是爸爸罚的你?”
沈子萧楞了,他不知道怎么告诉子木这其中的事情曲折,现在还不是告诉他真相的时候吧,沈子萧叹了一口气:“瞎想什么呢?父亲在你的印象里是这样残暴的一个人吗?”
“可是,除了父亲我想不出还有其他人了,难不成是奇川哥?”
沈子萧想笑,他想点点头让陆奇川背了这口黑锅,记忆袭来,他才惊觉陆奇川好像回来了,自己昏迷之前的幻觉貌似是现实。可是看着自己身上大大小小已经上好药的伤口,沈子萧才意识到恐怕这次自己又连累了陆奇封。
沈子萧:“你见到你陆大哥了吗?”
“没有,是何大哥送你来的,那个时候哥已经不省人事了!”
“我的手机呢?”
“在这里!”沈子木将一旁桌子上的手机递给沈子萧。
手机上竟然有父亲打来的五个电话,沈子萧暗叫不好,自己真的是睡死了,居然一个也没有听到,不对,这是静音。而且绝对不会是自己调的。
“你帮我调的手机静音?”
“是,我怕打扰哥哥休息!”沈子木小心地回答道,他看出了哥哥脸上紧张的表情。
五个未接,这时打过去,父亲恐怕会直接扒了自己的皮吧。看了一眼时间,美国那边现在应该是下午三点,父亲应该刚刚处理完事情,正在休息。这个时间断断不敢打扰。
沈子萧好言将沈子木哄回房间,沈子木本想着继续对着哥哥耍赖一番,最后无奈于哥哥的口气冷冽,只好返回自己的屋子,沈子萧握着手机静静地等待了将近十五分钟之后,拨打了父亲的电话。
“父亲!”十分恭敬的语气。
“恩?晕倒了?”
“是!”
“才几鞭子就晕倒了,当年你在无渊的训练都还给了?”
“不是的,父亲,我错了!”
“身上的伤口愈合了吗?”
“回父亲的话,已经上过药,休息……”
“那就都洗了吧!”
沈子萧愣住,继续询问了一句,只听到话筒继续传来父亲的声音:“疼痛有助于思考,更加会让人清醒记住自己的身份!”
沈子萧想笑,可是他不敢笑,既然这是您对于我的恩赐,无论是什么我都接受,这样是不会就可以消除您心中的恨意呢!

楼主 管jally  发布于 2015-03-07 15:49:00 +0800 CST  
第十章
很多年后,陆奇川都在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让沈子萧回去,如果他让沈子萧待在自己的房子里,是不是就可以帮他当过那一劫。陆奇川将沈子萧额头的毛巾取下,顺手调节了一下点滴的速度,此刻的沈子萧像是一个安静的婴儿一般,陆奇川开始心疼起这个孩子了,如果当年的事情没有发生,他是不是还是那个高高在上的少主,就是不知道会不会像现在一般乖巧了。
陆奇川转身锁上了房门,走进了自己的书房,此时的陆奇封已经在陆奇川的房间里跪候了近十个小时。
“起来吧!”陆奇川说道。
陆奇封低头,直直地起身,膝盖处立刻如同万千鼠蚁再咬,可是当着陆奇川的面,陆奇封除了忍还是忍,他不敢和陆奇川有任何的讨价还价,多年的教训告诉他对于陆奇川除了服从自己没有第二种思维。
“我的脾气你知道,下不为例,走吧!”
陆奇封躬身施礼,退出房间时,陆奇川似是无意地说了一句:“下个月冥帝回来!”
陆奇川身形一震,冥帝要回来,子萧知道吗?陆奇川转身再次跪下,顾不得膝盖上的伤痛,恳求道:“封儿,求哥救救子萧?”
陆奇川抄起桌子上的文件,直接砸在陆奇川的身上:“注意你的言辞!”
陆奇封毫不畏惧地抬头,眼睛已是一片湿润,他不能看着子萧就这样的被牺牲,那个笨蛋,如果冥帝下旨,他肯定会毫无怨言地接受,只是他的心难道不会怨吗?如果你不会,那我这个做哥哥的就替你怨吧!
陆奇封硬生生地受了这一下,伏跪下身子哽咽着说道:“哥,一定有办法的,封儿从来没有求过哥什么事情,可是这一次,封儿斗胆无论如何救下子萧,您可以劝说冥帝大人,现在无论如何不是宣布的时机,一则子木刚刚回来,二则长老院那边还没有肃清,子萧还有利用的价值!”
陆奇川悠悠地叹了一口气,手支撑着额头,他何尝不想救下那个孩子,无论怎样自己算是他的半个师傅,可是冥帝如果真的下旨,岂是自己能力所及的!眼前的这个死孩子怕是还不知道因为他的任性妄为,子萧受了多大的罪!恐怕这辈子都会留下病根!
陆奇川无奈地开口:“这些话,我就当做没有听到,子萧刚受过洗刑,你懂了吗?”
陆奇封脸色一阵惨白,泪水再也忍不住,悄悄滴落,他俯身称是,然后,离开了陆奇川的房间,出了房间的那一刻,陆奇封再也忍不住,蹲在走廊里,哽咽起来,冥帝,如果有一天您真的知道了事情的真相,您会后悔今天对于子萧所做的一切吗?那个时候您会后悔吗?其实更应该恨得是自己,早就应该想到,不会瞒过冥帝,怎么就会自作主张为子萧上药呢?那样的伤势如何受的住洗刑,陆奇封不敢想象子萧如何撑得过银针挑开伤口,全身伤口翻张的时候在浓盐水中浸泡一个时辰的,洗刑的时候,恐怕那是自己正在罚跪!
推开房门,映入眼帘的是沈子萧毫无生气的一张脸,原本红润的嘴唇已经破烂不堪,房间的温度适宜,陆奇川走到床前,伸手抚上沈子萧的额头:“别装了!”
这样的伤势,沈子萧怎么会睡得着,刚刚陆奇川在这里,自然不敢醒来,唯有装睡,陆奇川一走,身上的冷汗一波接着一波地往外冒,身下的床单早已经打湿。
“你不吓我会死啊!”
“会。”
陆奇封拿过桌边的水,喂沈子萧喝下,陆奇川愧疚地说:“对不起!”
“对不起什么?”
“今天如果不是我,你就不用受着二次的苦了!”
“哈哈……咳咳……你忘记今天是什么日子了吧?”
陆奇封小心地拍着沈子萧的背部,听他一说,面色恍然,沈子萧继续地说:“所以,不怪你!”
“那件事情都过去,快二十年了,你的罪业再大,也该还完了!”
“哪有那么简单,每年的这个日子,父亲总是会想起子落,每次都会黯然神伤,这些也都是我该受的,当年,如果不是我任性妄为,父亲也不会失去他心爱的儿子!”

楼主 管jally  发布于 2015-03-07 17:04:00 +0800 CST  
各位亲人,还在吗?更文啦!

楼主 管jally  发布于 2015-03-07 17:04:00 +0800 CST  
通知各位亲爱的,今天晚上更文,楼楼最近很烦心,所以打算虐人了!哎!后妈!

楼主 管jally  发布于 2015-03-11 16:39:00 +0800 CST  
各位亲人回复俺一声,大家想看虐谁?

楼主 管jally  发布于 2015-03-11 16:55:00 +0800 CST  

楼主:管jally

字数:187259

发表时间:2015-02-23 18:3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4-06 14:10:46 +0800 CST

评论数:182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