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逆爱

他,霸气侧漏
<你是我弟,无需多言><我爱你你敢拒绝?>
他,倔强嚣张
<当初你没放弃现在我凭什么放弃你>
他,妖孽邪气
<真得只是误会吗><给我好处我就不拒绝>
他,暖心和煦
<只要让我看着你们越走越辽阔>
他,纯真蠢萌
<你敢动我我咬死你>

楼主 萱落忆雪  发布于 2016-01-09 19:46:00 +0800 CST  
上次是格式错误么。。。果然括号不能乱加

楼主 萱落忆雪  发布于 2016-01-09 19:47:00 +0800 CST  
@雅儿琳露@血色妖娆刹那间@樱璃惜雪@exomk王@小小小女人[email protected]爱旅行的小番茄 @替代沟 @vodlka @heart孤煞 @上善若水张明月 @冷焰嚣 @雨天中的冰 @Fate_沐薄凉年

楼主 萱落忆雪  发布于 2016-01-09 19:47:00 +0800 CST  
【第一章】
<初见-锋芒毕露⑴>
漆黑的夜,唯有的那点月光也被遮去。
黑夜中一栋别墅里的亮光格外显眼。隐隐透出两道身影。
倚在沙发上的男子西装革履, 黑亮垂直的发,斜飞的英挺剑眉,细长蕴藏着锐利的黑眸,削薄轻抿的唇,棱角分明的轮廓,修长高大却不粗犷的身材,宛若黑夜中的鹰,冷傲孤清却又盛气逼人,孑然独立间散发的是傲视天地的强势。
立于一侧的男子面无表情地汇报。“寒副主传来消息,D市发现小少爷的行踪。”
“D市?”男子的目光顺着手里的文件落在一个名字上——林念。
“是,属下已派人盯住。是否需要属下带小少爷回来。”黑衣男子目光测到男子手中的文件,长久的职业病没让他的目光太多停留。
“不必。你去接替寒副主。”寥寥数语言简意赅。
“是。”黑衣男子不多语。退出房间,转眼间离开了别墅。
重归沉寂的别墅里,男子的目光又一次落在手中的资料上。
林念,17岁,无父,跟其母林薇生活于A市,14岁那年林薇病逝,孤身一人来到E市,凭着年少的嚣张与无牵无挂的决绝拿下龙新街一带。据说当时只剩下半条命。被其好友叶泽硬拉回一条命。在龙新街逍遥了一年半,被当市有名头目看上被迫出走,重回A市,在其老家住了半年又到B市。更是走上混混道路,酗酒抽烟飙车打架…放浪不羁,嚣张妄为。2个月前因为打残了三人而被警方追查。逃往D市。
男子凌厉的视线落在这数不清的“罪状”上。林念…
月亮再露微光,别墅中亦再出声响。
“砰!”别墅的大门被毫不客气的踹开。
身着一套运动服的寒邪大大咧咧的走进来,毫不客气的坐在沙发上。
“这踹门的习惯给我改了。”男子的表情终于有点崩裂。放下手中的资料,似笑非笑的看向来人。
寒邪微眯起一只浅蓝一只深褐色的眸子,毫不在意男子的话。慵懒地靠着垫子,眸子带着几分邪气。“大半夜扰人清梦,又怎么。”
男子亦是一脸邪魅的笑。“清梦?我看是春梦吧。”却是没等寒邪出口又进入正题。“去D市。”
寒邪双瞳猛然一睁,却仍是一脸妖孽地笑,“好处?”
男子额上青筋暴起,无奈扶额。真是一个敲诈的机会都不放过。“ 十瓶纯正苏格兰威士忌如何。”
寒邪笑的那叫个春风得意,“爱尔兰。”
男子忍住将人丢出去的念头,声无起伏。“成交。”

楼主 萱落忆雪  发布于 2016-01-09 19:49:00 +0800 CST  
【第一章】
<初见-锋芒毕露⑵>
正当他俩驾车前往D市时。男子口中的林念正被堵在一处僻静的小巷。
一群手持铁棍的混混中的红发白衫少年格外显眼。 浓密的眉毛叛逆地稍稍向上扬起,长而微卷的睫毛下,有着一双像朝露一样清澈的眼睛,只是这黑色中格外耀眼的红发,硬生生给这清澈的少年添了几分痞子气。
“林念!上次你侥幸赢了我。这次,看你怎么逃。”为首的彪猛大汉一招手,数十位人涌上,团团围住林念。
“哼。”见到他们开始动手。唤作林念的少年也没客气。侧身躲过一根铁棍,顺手拉过攻击未果的倒霉混混。不偏不倚那倒霉混混被另个人砸到头,瞬间晕死过去。意识到砸错人的混混,还没来得及收手。便被林念推过来的人砸倒在地。手,腿,脚,膝盖…少年全身似乎都变成了利器。对抗着迎面的铁棍。
坚硬的棍子落在身上,少年似乎感觉不到疼痛。他知道,只有让敌人倒下。他才能活。
几年的摸爬滚打,林念对打架早已熟的不能再熟了。
混混被林念不要命的打法骇到,除了一点皮外伤暂时倒真伤不了他什么。
无奈人数的差异,这注定是场艰辛的战役。
林念的体力渐渐消耗带尽,速度微微减慢,不料正被那彪猛大汉瞄上空子。狠狠一棍砸向林念膝弯。
“嘭!”林念右腿一下子没了力气,膝盖狠狠砸到地上。饶是林念拼命忍耐,仍是倒吸了口凉气。
林念单膝跪倒在地。混混们纷纷住了手。
“哟,刚才不还很能打么?怎么现在就跪了?”彪猛大汉阴阳怪气地嘲笑到。混混们亦同时发出嘲讽地哄笑。
“贱货!吃软饭的就是贱……哈哈。”
“小白脸,我当你多能打呢。哈哈哈……”
“啧,还不是给咱大哥跪了?啊?”
“小x子得罪了咱大哥还想混下去?做梦!”
“xxx,哈哈……”
……
混混们谩骂着不堪入耳的话,一边还不忘对彪猛大汉谄媚。
林念冷冷扫了眼说话的人,“我会让你后悔。这时候没有杀了我。”语未毕。左腿猛地扫过去,顿时全身重量都压在右膝上。疼得他眼前一阵阵发黑。
彪猛大汉倒地的瞬间。林念扭过他的胳膊,右手死死掐住他的脖子,顿了顿,才借着大汉的力站起来。
“让他们退下。”林念掐着彪猛大汉的脖子,慢慢退出包围圈。
面对突如其来的变故。大汉满脸惊恐。眼神示意混混们放下铁棍,退开几米。才勉强挤出个笑脸,“退开了…林爷。”
林念深知此刻放开他无疑找死。抵着手里的人后退。他已经筋疲力竭,膝盖上的疼痛还在叫嚣。
林念尽力让自己的步伐看起来不是那么乱,以免被大汉抓住弱点反败为胜。
差不多走了几十来步。一只手拉住了林念掐着混混头目的手。
“放手吧。”
林念声音望过去,一张与自己相似度高达百分之六十左右的脸…
“你是?”林念不冷不热地问道,手不见丝毫放松。
萧亦哲径自拉开了林念的手,解救了快被掐死脸色铁青的彪猛大汉。暼一眼林念脸上明显的淤青,以及微微颤抖的右腿,眉头微不可见地一皱。手上更是直接将人打横抱起。
“xxx放手!”感到身体一下腾空,才意识到什么,想也没想破口大骂。他林念什么时候这样像个娘们一样被人抱过?!
“闭嘴。”萧亦哲明显不耐烦。这一句一脏话的毛病迟早给你扳过来。
林念刚要骂出声,又被萧亦哲的话堵了回去。“你在敢骂一句信不信我把你丢回去?”萧亦哲这是看准了林念现在没有招架之力。
林念狠狠剐了眼萧亦哲。算了,看起来这人也没恶意。躲过一劫算一劫吧。

楼主 萱落忆雪  发布于 2016-01-09 19:49:00 +0800 CST  
【第二章】
<倔强-晕车事故⑴>
萧亦哲见林念不再多语。才突然想起身后还有一堆人。“寒邪。”
寒邪笑吟吟地信步走来。伸出两个手指晃了晃。
萧亦哲顿感无语。“行,二十。”
寒邪这才满意。悠悠掏出手机。“喂,警察局么……这儿有堆混混打人呢。……好的……xxx路第七个转弯……嗯。”
寒邪趁着萧亦哲还在绑了彪猛大汉。顺带打晕一带傻愣混混们。开玩笑,等萧亦哲走了留他一人。他还不被这些人生吞活剥了。
林念只隐隐看到寒邪侧脸及那浅蓝的瞳色。顿感一种熟悉感。还没来得及细想,整个人位置一变。屁股落在软软的座椅上。
萧亦哲径自坐上驾驶座,绝尘而去。
话说萧亦哲刚与寒邪一起到了D市,开车驶过,忽然听到一阵喧闹声,“林爷”两字瞬间入耳。萧亦哲现在对“林、念”两个字异常敏感。急转车就调车回去了。入眼就是林念狭持着一个大汉慢慢后退。只凭那个背影那抹红发,萧亦哲就认了出来。也就发生了刚才那一幕。
回过神来的林念瞥见窗外飞快掠过的景色,脸色瞬间煞白。
“停下!”
“停车!”
“xxxxxx停车xx”
“xxx你给老子停车。”
林念采取了一贯嚣张的作风。不停就骂。
“xxxx……”
萧亦哲只当林念闹别扭。自然没依他停车。
没一会儿,林念头晕犯呕。胃里的酸水直网上冒。林念更是不要命的拍打车门。
萧亦哲忍无可忍停车转头看向林念。嘴里的训斥刚要出口在看到林念脸色时变成了“你晕车?!”
林念一见车停下,拉开车门蹲下就呕。没吃饭又能呕出什么?林念想吐又吐不出,别提有多难受了。
萧亦哲扶起林念,懊恼自己不注意。林念没力气也就任他扶住。一偏头呕出口黄色液体。
“你……胃溃疡??”萧亦哲此时体会到一种深深的无力感。
“没那么严重……”勉强一句,林念整个人已经往前栽。
萧亦哲忙抱住他。
林念脸色骇人,萧亦哲不敢耽搁。无奈林念晕车,萧亦哲只得劈晕了他。火速驾车去了医院。

楼主 萱落忆雪  发布于 2016-01-09 19:50:00 +0800 CST  
【第二章】
<倔强-晕车事故⑵>
清晨的阳光透进窗户,洒在病床上少年安静的脸上。
萧亦哲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点滴一滴一滴地滴落,在流进少年冰冷的手中。饶是自己再怎么努力,手指握着的纤细的手仍是一片冰冷。
萧亦哲轻叹。仍是不懈地将冷了的暖手袋挪开,充电。再次放在少年手下。
本是一片和谐安静的画面。却被突如其来的踹门声打破。
“滚去赔门。”还真是踹门踹习惯了,萧亦哲看了眼壮烈牺牲的门。面色不佳地开口。
“没钱。”寒邪答得倒爽快。
“……”萧亦哲无语凝噎。暗道不能和这么个不要脸的人讲道理。于是视某只如空气。
只是寒邪不知死活地凑上来。“我的酒呢。”
萧亦哲顿时放弃把他当做空气。牙痒痒地只想揍他一顿。有在这种情况下讨东西的么?
遂,萧亦哲冷笑一声,丢出个钥匙。“自己滚去拿。”
“太粗暴这脾气。”寒邪“啧啧”感叹一句。屁颠屁颠地拿东西去了。
末了还倒回一次。噼里啪啦地说教一通“手冰是血液循环不畅,流经不到手指,又在挂针,你这样是木有用的……”
然而最后寒邪是被萧亦哲一脚踹出去的。
被寒邪一搅和,萧亦哲那低沉的心情总算稍稍回复。继续守着林念。
林念似是听到吵闹声。皱皱眉睫毛颤了颤,睁开了眼。
林念有那么瞬间的大脑短路。看到眼前的人静默三秒。回忆便调了回来。顿时对萧亦哲没了好脸色。
萧亦哲的话转了几转,最终只变成一声不冷不热地问句。“醒了?感觉怎么样。”
林念直起身,刚要手臂用力起来,才注意到自己左手挂着点滴,手下放着一个软软的暖暖的东西。
“脖子有点酸…”话一出口林念就恨不得咬了自己舌头。只是回答而已,要不要说出种委屈的赶脚?!
然,萧亦哲一听林念这话,顿时后悔不已。早知道还不如背他去医院,何必打晕他。
林念却冷了冷声音。“我没事。”
萧亦哲自然是知道林念现在是放不下面子。正是青春期的孩子,几分倔几分傲也是正常。
也便风轻云淡地说道。“挂完点滴和我回去。有什么东西要拿不。”
萧亦哲自觉地自己顾及了少年面子。在林念耳里却成了另外一层意思。
“我凭什么跟你回去。你xx以为你是谁啊?”反正林念听着萧亦哲强势的话就不舒服,嗯不舒服……
萧亦哲面对突然炸毛的少年表示无语。“我是谁不重要。只要你是林念。”
林念一看萧亦哲现在风轻云淡的表情就来气。一手拔了点滴翻身下床。
林念还没走几步就听到萧亦哲骤然冷下的声音,“站住。”
林念脚步一顿,没停。

楼主 萱落忆雪  发布于 2016-01-10 00:16:00 +0800 CST  
【番外】
<初见⑴-萧亦哲寒邪>
那年,寒邪十岁。
离了家一年多,寒邪终于不再总是眼泪决堤。
小寒邪背着个旧的包,走进一家餐厅。“妈…我来了。”童声响起。
一位妇女端着碗面走了出来。听到声音就笑道,“小寒回来了,妈这有点忙呢……”
“我来帮忙。”小小的人影丢开了包开始忙活。
小寒邪端着个比他双手还大的碗走到7号桌。“你的面。”
小寒邪本稳稳地将碗放在桌上,却在看到座位上的人时手猛地一缩。碗“咚”地落在桌面。汤汁溅出洒在寒邪手上和那人的衣领上。
“啊……”寒邪面对这突发情况有些不知所措。下意识地揉了揉自己被烫的手。突然惊起还溅到了人。
“对不起对不起…你没事吧?”小寒邪看向座位上的人。
也是个孩子,似乎和寒邪一般大。个头却比寒邪高了两三厘米。合身的校服上溅了五六滴不和谐的汤汁。
小少年皱皱眉,抽过一旁纸巾自己开始擦。留下旁边无措的寒邪。
许是寒邪站这边站久了,妇女送完一桌不耐烦地过来。“还在磨蹭什么?!”
小寒邪只得回去继续送餐。
这时,小少年突然抬头看向寒邪。那个蓝眼睛的孩子…和店长的关系好奇怪。
一直到深夜11点。餐厅准备关门了。小寒邪拿回自己的小包,人儿慢慢隐于黑暗中。
只走出餐厅几十步,寒邪突然被人抓住。
“你果然不是店长的儿子。”小少年略带怒气的声音回响在寒邪耳旁。
“不,我是。”店长大婶说过不管什么时候都要认定这个……
还敢撒谎?殊不知少年怒气更重。小少年怒极反笑,“我姓萧,名亦哲。”简单的自我介绍。
寒邪顿了顿,“寒邪…”
“你在哪上学?”萧亦哲和寒邪边走边问。
“xxx小学。”寒邪随口扯了个学校。殊不知自己正被萧亦哲引着走。若知道怕是也不会管,四海为家,跟他走又何妨。
小小年纪满口谎言。寒邪立刻被萧亦哲判了不学无术的罪。
随便再扯了几个问题,寒邪也都搪塞过去。
餐厅离萧宅并不远。萧亦哲带着他很快到了别墅。寒邪看看这大别墅。回忆迅速涌来。一年多的坚强,才练的他不让眼泪流出。

楼主 萱落忆雪  发布于 2016-01-10 10:18:00 +0800 CST  
【番外】
<初见⑵-萧亦哲寒邪>
“怎么了?”萧亦哲注意到寒邪眼里突然划过的悲哀。
“没,没。你带我来这干嘛?”
萧亦哲并不答话,“在给你次机会,你是不是在餐厅打工。”
什么跟什么啊…寒邪瞅瞅萧亦哲,再比较比较那个妇人。嗯,眼前这个看起来更像好人。于是点点头。
“你真在上学?”萧亦哲锲而不舍地抛出第二个问题。
“喂,你不要欺人太甚。查户口啊你。”寒邪不乐意了。
哪知萧亦哲一副小大人的模样,“我记得我告诉过你名字。寒邪。”
噗…抓重点不用抓成这样吧。寒邪无奈翻个白眼,“萧亦哲。”
萧亦哲这才满意。“跟我来。”
寒邪自己都不可思议竟然真乖乖跟他走了。
上了楼,进了房间。一看就是萧亦哲的住处。简单的格调,不高的书柜书桌。
然而寒邪可没心情欣赏了。
寒邪见他锁了门。顿时不淡定了。“你,你要干嘛。”
萧亦哲笑笑不语。直接用行动证明。
“唔。”寒邪万般窘迫地趴在比自己高不了多少的人的大腿上。“你干什么?!放开我。”纤细的胳膊被按在身后,动弹不得。寒邪被这个比自己大不了几天,高不了几厘米的人制服的死死的。
“啪!”还不及寒邪反应。火辣辣地痛就在身后炸开。
“啊……”寒邪极没形象地喊出声来了。什么人啊这是……寒邪欲哭无泪。
没有打过人的萧亦哲瞬间反应到自己是不是太重了,收收力再一巴掌下去。
“啪”
寒邪咬着唇没出声。
萧亦哲便照着这力度再下去几巴掌。
“打工?你小小年纪不上学打什么工?”边训。边在小寒邪屁股上补了一巴掌。
“我……”因为这个被打……他也太憋屈了。
然,萧亦哲没等寒邪说完继续训倒,“撒谎?你跟谁学的!”
“啪啪”不轻的两下。
“唔……”
“妈?这个是能随便叫的?你致你亲生父母于各地?”
“我没有父母!店长大婶供我工作供我能活!凭什么不能叫?!”至于店长究竟待他如何。恐怕只有他自己知道。
“混账。”良好的教育使萧亦哲一听这话就气的不得了。
顺势狠狠扇下几巴掌。
“啊……呜……”寒邪刚喊完没能喘口气,禁不住痛呼出声。两眼蒙上了层水气。
萧亦哲到底怕把人打坏了,一用力拽下寒邪的裤子。
“丝一一呜……”伤口被牛仔裤狠狠一磨,痛得不知道说什么。
小寒邪的屁股被这几巴掌染成了鲜红色。除了打得狠的地方有点肿,倒是没伤多厉害。
萧亦哲简单的看了下伤,便一把拉下寒邪提到床上。
走到书柜前取出个木板,萧亦哲再退了回来。
被丢在床上的寒邪,一见萧亦哲拿着个木板过来。立刻爬起来,缩在一边。
“过来。”
寒邪摇摇头。
萧亦哲也不和他墨迹。走到旁边拽着他的脚丫往下一扯。
寒邪卡在床边,屁股翘的正容易下手。
“别让我再听到这种混账话,后果不是你能受的。”
寒邪脸色顿时煞白。是,他怕了。

楼主 萱落忆雪  发布于 2016-01-10 11:25:00 +0800 CST  
瓦这星期在朋友家,更不了

楼主 萱落忆雪  发布于 2016-01-15 22:14:00 +0800 CST  
【番外】
<初见⑶-萧亦哲寒邪>
萧亦哲从小被萧広<guǎng>实行精英教育,换句话说就是家教严。因此出现这玩意也不觉奇怪。
“我……我跟你非亲非故…你……”萧亦哲刚才的威慑震得寒邪够呛,导致他现在几乎语不成句。
非亲非故?萧亦哲盯着寒邪异色的眼睛。非亲倒是,只是这非故……
“啪。”
“唔唔。哼……”寒邪咬唇。双眸是雾气蒙蒙。
“啪啪。”萧亦哲落下三下便停了下来。板子放在寒邪身侧。
“我问你。你真名是什么。”
“……”寒邪埋着头。一声不吭。
跟我倔?萧亦哲拿起板子威胁性的蹭蹭小寒邪身后那块肉。
哪知寒邪一下哭出了声。

什么仇什么恨什么众叛亲离。为什么他要承受这些为什么?!!!
寒邪趴在床上。手死死地攥着。所有的委屈所有的伤心所有的情绪在这瞬间爆发。
为什么为什么。我,只想要个平淡的家啊……出走,打工,还要被这个莫名其妙的人欺负。凭什么?!?
萧亦哲愣在一旁。对寒邪突然的哭声手足无措。
他,他没干什么吧。算上全部也就十几来下。换他哪有那么少的数啊。
“喂……”萧亦哲等他哭了一阵。才伸手戳戳人的背。
“别碰我!”寒邪红了眼吼道。
“……”萧亦哲默默地收回被甩开的手。这人是座活火山么。
“一个男孩子哭哭啼啼的干什么。也没伤多重吧。”
“滚!!”
“……”
“别得寸进尺。”
“……”寒邪埋头。我想静静,别烦我。
“上药?”
“……”
“不说我再打。”
“……”
“我真打了。”
“……”
“败给你了。”
“……”
“没多少吧至于么。”
“……”
……
“苍蝇,别吵。”某人嘟嚷一句。
“……”睡。着。了?
这人变得也太快了吧。
萧亦哲一脸黑线。算了算了。上完药将人塞进被子。果不其然听到门被敲了两声。
“少爷。老爷在书房。”
“知道了。”该来的躲不掉。这个道理他还是懂得。

楼主 萱落忆雪  发布于 2016-01-24 19:08:00 +0800 CST  
俺也是够了。番外跟正文联系了下章有剧透新读者可能看不太懂

楼主 萱落忆雪  发布于 2016-01-24 19:10:00 +0800 CST  
【番外】
<初见⑷-萧亦哲寒邪>
据说,萧亦哲第一次对萧広进行了死扛。
据说,萧亦哲最后还是让萧広点头同意。
据说,萧亦哲自那以后一星期没有出现。
据说,寒邪伤好后偶然撞见养伤中的人。
据说,寒邪选择从医全是因为这次震惊。
“……混蛋。有你这样的么。”寒邪看着脸色苍白的萧亦哲,半晌才挤出一句。
“怎么。有人替你报仇还不够?”萧亦哲戏谑道。
寒邪噎了一阵。“替我报算什么,要报也得我自己报。”
“行啊你来啊。”
“……我才不是那种乘人之危的人呢!”
“不乘人之危…你报得了么。”
“……少看不起人。”寒邪瞪眼,“哼。反正你等我报仇前你的命是我的。不许伤了。”
“……”这小子是担心自己吗。
“虽说你莫名其妙了点,脾气差了点,性格怪了点……”寒邪自顾自一顿贬。
“……”
“但是。我直觉告诉我。你这伤绝对因为我。”
“……”先抑后扬也不是这么个法好喂。“然后你想说什么。”
“……我也不造咧。”
“……”
“……”
“不过我有个问题。”寒邪道,“你干嘛带我回来?”
“这个。告诉你你也要回答我一个问题。你的名字?”
“……算了算了。下次问你。”
呵…为什么带你回来。因为你的眼睛……
——一年前——
萧亦哲被萧広丢到一个森林。不慎遭到个毒蛇,手指留下个不小的口子。饶是萧亦哲处理过,仍是一阵阵头晕。
却在这时。林中蹿出一道影子,硬生生两人滚下山崖。
人影可能没想到有人,滚下山崖时只能一手护住了孩子的头,一手拉扯旁边的藤枝增加缓冲。
到底。萧亦哲在保护下只是有点皮外伤。只是同时落下的女子却呕出了口鲜血。
“你……”
“孩子,别出声。”女子道。
女子突然看到萧亦哲手中的伤口。
“你被蛇咬了?”
“没事我处理过了。”萧亦哲想保持距离。女子却直接抓起他的手帮他吸了毒血。
“我大限将至。能答应我件事吗?”
“请讲。”到底她帮了他。
“我有个孩子……和你差不多大呢。如果你看见他…请帮我照顾好……”想到孩子。女子脸上露出柔和的笑意。
“砰砰。”几道枪响。女子护在萧亦哲身上。
“他……”女子最后的声音落下,倒在萧亦哲身上。尽她最后的力量保护他。
林中一片死寂。
萧亦哲看着女子,你的孩子又是谁呢……
他看到。女子浅蓝色的双瞳,无比妖冶。

楼主 萱落忆雪  发布于 2016-01-26 09:01:00 +0800 CST  
昨天的补上

楼主 萱落忆雪  发布于 2016-01-26 09:02:00 +0800 CST  
——番外end——

楼主 萱落忆雪  发布于 2016-01-26 09:06:00 +0800 CST  
【第三章】
<温情-亦真亦幻⑴>
饶是林念知道自己不是萧亦哲的对手,仍是被瞬间关上的门吓了一跳。眨眼功夫人就到了自己面前。
“任着自己脾气一言不和就走,谁惯的你。”
“噗嗤。”林念嘲讽地笑道,深深看一眼萧亦哲,“莫名其妙,让开。”
萧亦哲对之皱眉,若是寒邪,他大可以直接揍上去。可是面对眼前这人,却是心酸下不去手,难道,这就是血缘吗。
林念难得沉下性子静等几秒。见人没反应,脚往后一勾,靠近窗户。
“……”跳窗?
这小子分明是在拱火!萧亦哲只觉胸口一堆柴点着,火焰不断膨胀溢满。
扯着人回来。萧亦哲立誓要教育教育这人。
“……”唔,最后的机会也不行了么。林念认清了事实。
手上传来温热的触感……哪来的水?
“……”萧亦哲突然看到林念手上不断涌出的鲜红的血,“自作自受。”嘴上训道手上飞快止了血。
“谁知道会这样...不就是个小针孔,还死的了人吗...”
“扎的可是血管。医药能随便碰?”
被这么一搅和,萧亦哲的怒也熄了大半。
简单粗暴地拉起人,“啪啪啪”毫不含糊地甩下三巴掌。
林念呆愣愣地显然没反应过来原先还在温柔帮他处理伤口的人现在对他动手。
萧亦哲落下三掌就停了手,“走,出院去。”
痛感后知后觉地传到林念脑子里,林念花了几分钟才消化了刚才发生的事。
此时萧亦哲已经将人带到医院走廊里,林念不好发作。一张脸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
这sbhqtm…[骂人的自己脑补]越想,越是感觉身后痛得敏感,越痛,越是脸红得过分。
以至于来接两人的寒邪用异样的目光扫了两人良久。
“我说,他把你怎么了?”寒邪凑近林念问道。

楼主 萱落忆雪  发布于 2016-01-26 22:34:00 +0800 CST  
【楼主有话说】
嘤不怪我不更.俺不在家怎么破.外公大寿~祝寿去.

楼主 萱落忆雪  发布于 2016-01-28 17:08:00 +0800 CST  
【第三章】
<温情-亦真亦幻⑵>
林念听到这句,脸色变了变。最终抿唇不语,朝着寒邪翻个白眼,迈步向前。
见林念态度,寒邪碰了一鼻子灰,无辜躺枪,他真没做什么缺德的事好么。
萧亦哲在一旁看两人的举动,不由感叹,真是薄脸皮...
走在前面的林念突然刹住车,他干嘛向他们那边走?...嘴角一抽,迈向反方向。
这小子...萧亦哲对此深感无奈,“车开走,我们走回去。”
“……”寒邪嘴角抽了抽,“智商有毛病是吧。”放着车不坐用走的。
“晕车。”
“……”我服了。寒邪翻个白眼,走人。
“去哪你。”萧亦哲这才追上一声不吭走人的林念。
“关你屁事。”
……这又是咋了。
“行了,都几岁了闹什么脾气。回家。”
家......“家?开什么玩笑,我认识你么?闹脾气?你特么哪只眼镜看见了?”
“怎么说我把你弄进医院,我也得见你病好才是吧。”先哄回去再说。
林念深感无语,哪来的暼脚理由。“不需要。”
“行了,走吧。”管你说啥,拉走。
面对眼前这个高端大气上档次的别墅,林念丢出的评价只是,败家。
自己怎么就跟着他来了?林念纳闷到。
开门瞬间就飞来一个不明物体。萧亦哲在前,条件反射地偏身躲开,猛然想起身后跟着的林念,侧身只得闪了回来。
哪知那物体离着几厘米停了下来。与此同时寒邪拖着个绳子贱贱地露脸。
门口两人才发现那不明物体是个穿着绳的瓶盖。
“找揍呢是吧。”
寒邪勾唇,不置可否。丫的,爷还要和你算算账呢。
“……”这两人,同居?林念这才好好看了眼寒邪。
异色双瞳无限妖冶,薄唇轻勾,棱角分明的脸庞。亦是一个俊朗的人。
像极了他……林念想到。
“小子,被我迷了?”被人盯得发毛的寒邪开口。
“滚。我对男人没兴趣。”林念回神,冷冷道。
切,还是刚才那个呆愣愣的模样更可耐。
“行了。”见两人有开吵架势,萧亦哲一瞄手表,8点整。“吃饭去。”
本来吃饭时间是7点整,过时了自然没有太好的,三人也只得将就扒了碗面。
“这是管家。你可以叫他秦叔。”萧亦哲随意地介绍完,便去了房间闷进文件堆中。
徒留下林念和一个中年大叔。至于寒邪,刚吃完就回房补觉去了。
“林念少爷,我带你去房间吗。”秦力打破僵局道。
“好,谢了。”好吧,他和陌生人不咋处的来。管他什么房间,一个人更好。

楼主 萱落忆雪  发布于 2016-01-29 20:51:00 +0800 CST  
【第三章】
<温情-亦真亦幻⑶>
林念初到萧宅的一天就是这样度过。萧亦哲永无止境地处理文件,寒邪猪一样地补觉,林念百无聊赖地玩玩手机发发短信。
中午吃饭倒是三人聚齐,吃完又是各做各的。
似乎他们早已习惯了这样,林念的到来毫不显突兀。
插曲出现在晚上,萧亦哲突然敲门进来。
当时林念穿着身浴袍,头发上还滴着水,光脚湿漉漉地出来。
一见不请自来的萧亦哲,顿时没了好脸色。“你来干嘛。”
语落便看见一个东西飞过来。林念毫无压力地接住。
药膏...
“身上有淤青最好擦了,膝弯也记得涂。毕竟...”萧亦哲笑笑,“你在我这可是养伤。”
“……”林念摊手看了眼药膏,“谢了。”
“嗯。”萧亦哲转身出去,“以后别泡水太久。”
林念一愣,低头看看自己手上泡得发白起皮的手指。
“视力不错……”良久,林念才低喃一句。
躺在床上的林念举起药膏。“呵,这点伤也用的着?”丢了药膏在一旁,翻身睡觉。
夜,萧亦哲来到林念房间,借门外微弱的灯光看到床头完好的药膏,轻轻一语,“就知道你小子不会涂。”
手法娴熟地给林念膝弯处抹了药。一拧盖子放回去。“再不好好处理留下后遗症有你受的。”萧亦哲现在一旁看着安睡的林念。
林念自然不会回答,萧亦哲似自言自语道,“睡着还真是比平时乖多了。”
说完,人便离开。
房间重回寂静。
林念却忽的张开眼睛。
这种关心...久违了。
如果这是梦,请让我早点醒来,才不让我,迷失。

楼主 萱落忆雪  发布于 2016-01-29 21:33:00 +0800 CST  
【第四章】
<教训-耍还是玩⑴>
堪比猪的寒邪睡了吃吃了睡的晃了一白天,晚上却不得安生。
站在房里视线对着一旁的人扫了又扫,怪不得白天鸟都不鸟他,任他睡的跟头猪。想来是料到这两天他是睡不好了。
只是他是什么人,会乖乖受?
仰面躺在床上,眯眼看着萧亦哲。“说好的20瓶。给我两瓶耍我呢?”兴师问罪可是必要的。
萧亦哲挑眉,扯扯赖在床上的人,“说好了?什么时候?”
寒邪瞪大眼,蹭得起来,“萧亦哲,你也学会耍赖了?”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他的罪过,罪过...
萧亦哲凝噎,一巴掌拍下去,“你当谁都和你一样?!”
寒邪翻个身就躲,“和我一样有什么不好?”
哪知萧亦哲一改往日的脾性,笑得跟个狐狸,“嗯,挺好。”然后一点一旁办公桌,“撑上去。”
寒邪傻眼,这什么情况。
“怎么?要我帮忙咯?”
“……”寒邪本打算一口骂出去,哪知话到了嘴边就变成,“我犯啥了。”
萧亦哲终于良心发现,也不含糊,一语道破:“我说的二十你当真觉得会是酒?”[忘了请看7楼]
“……”
沉默...
“你大爷的,萧亦哲你耍我呢还是玩我呢。”
寒邪那个气呀,他迟早要被这混蛋坑死。
“我不耍你不玩你,只是想揍你。”萧亦哲特平静地接口。
欲哭无泪...欲哭无泪...你大爷的说这话考虑过我这个人的感受不。
“咻~啪”
寒邪撑在桌上,将萧亦哲祖宗十八代问候了个遍。第一下当真落下来,寒邪差点没撑住。
你丫的当真下狠手啊?!还用皮带,皮带!!
刚想骂出声便被重叠落下的一下堵了回去。
“咻~啪”
第三下照样落在了同一处。
寒邪清晰地感觉到屁股迅速肿起一道,被裤子磨压的难受。
不受控制地伸手要揉饱受摧残的那块肉,却被萧亦哲一把捉在了腰间。
单手支撑,更是吃力。
萧亦哲如法炮制地再次落了6下。
寒邪支撑的左手微微颤抖,额间也有了些许薄汗。
寒邪是那个憋屈,不明不白被坑了这场打,还下重手?!
萧亦哲这才松了禁锢的手,寒邪瞬间直起身体。
“准你动了吗。”
传来的声音吓得他差点趴了回去,咽口口水调节声音,“来真的啊?!不就是几瓶酒么不要了还不成。”
萧亦哲气极反笑,“真以为我会为这事打你?”
“……”寒邪凝噎,不是这那是啥。
“裤子褪了。”
“......”没动作,就算在你面前示弱,这种动作他还是接受不了。
萧亦哲倒也不折腾他,按下人就毫不温柔地拽下裤子。
三道伤痕被狠狠一磨,寒邪吸了口凉气。
九下,三道伤痕高高肿起覆盖住了整个臀面。不难察觉,寒邪却是疼。
“咻~啪”一皮带下去贯穿三道。寒邪整个人狠狠一颤。
这家伙真是越来越黑心了...
“下面的,报数。”
萧亦哲鲜少在人挨打时要求什么,偏偏却在这件寒邪自觉很小的事上折腾人。
“咻~啪”
“嗯……一。”屁股在人手里,不敢不听啊。寒邪老实数到。
“咻~啪”
“丝一一二...混蛋不能轻点啊……”
“咻~啪”
“...三...萧亦哲...”
“咻~啪”
“啊...四...你大爷给爷轻点...疼啊...”
“咻~啪”
“...五...”多说无益,寒邪便不吭声了。

楼主 萱落忆雪  发布于 2016-01-30 19:56:00 +0800 CST  

楼主:萱落忆雪

字数:20201

发表时间:2016-01-10 03:4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10-08 14:04:10 +0800 CST

评论数:45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