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何以堇墨,何以澄澈 (兄弟,小甜文)

这里新人一枚。

一直在贴吧上空飘啊飘,有一天看文看兴奋了忽然“啪嗒”一声掉到了地上,于是挖个坑,写个文吧。

前半部分是纯兄弟,后面有可能会发展为BL,看写的情况,以及大家的愿望。

楼主 歆澈児  发布于 2013-08-22 08:59:00 +0800 CST  
《何以堇墨,何以澄澈》 第1章

(1)
豆大的雨点打在湿滑的石板路上,在抬脚的节奏里,溅起恼人的水花。

一个身材颀长的大男孩,一个瘦小单薄的小男孩并肩走在雨中。哦,不对哦,肩是并不上的,小男孩尚且只有大男孩的三分之二那么高。

这是远景。

镜头拉近,镜头上移。大大的黑伞下,大男孩干净的脸庞很是俊朗,然而此刻许是因为天气,许是因为别的什么原因,他的表情非常难看。

镜头再下移一点点。小男孩纤细的小腿上沾了很多泥点,因为牵着他手的大男孩走得实在太快了,他的小腿无辜且奋力地倒腾着,却还是很难跟上节奏。

他们又转了三个路口,最后进了一个小区,在一个单元门前停下。

大男孩松开小男孩的手,合伞,甩去伞上的雨水,然后转身踏上楼梯,自始至终没有看小男孩一眼。

“哥哥。”后面的小人儿怯怯地唤了一声。

然而前面的人没有停下,小男孩撇了一下小嘴,快要哭了的感觉,但还是跟了上去。

开门,门开,大男孩换鞋进去。小男孩这时跟了上来,低头委委屈屈地看着满身湿漉漉的自己,两只小手无助地搭在一起。而大男孩就站在离他一米远的地方,就这么看着他,也不说话。


楼主 歆澈児  发布于 2013-08-22 09:01:00 +0800 CST  
(2)
好吧,趁这俩人愣在那儿,我们来说说他们的名字(大男孩小男孩地一直叫下去,毫无形象性和立体感吖!)

名片1:邱墨澄
(这个是哥哥。不过我咋赶脚这哥哥的名字太稚嫩了点儿,如果大家亲切地称呼他为澄澄的话,这…这…这哥哥的威严可全无了吖!所以你们不可以这样叫……)

年龄:18岁
身高:180cm
星座:天秤座
爱好:亲弟弟、打弟弟(好吧,这什么破爱好 = = )
最喜欢的颜色:黑色、粉红色(为什么捏?因为弟弟害羞的小脸蛋是粉红的,还有被打的某处也是……)

名片2:邱堇澈
(这个是弟弟。好吧,他和哥哥的姓是一样滴,那么说明他们是有血缘关系的亲兄弟,对,是这个样子滴。不过也可以有别的情况,这个嘛,作者先不剧透了。为什么捏?因为作者也没有想好呢 = = 然后还能发现什么捏?对,他们的名字就在小说的题目里。所以就不要问我小说为啥叫这个名了,我也答不出什么别的新意的……)

年龄:8岁
身高:120cm(好吧,米有养过儿子,不知道8岁的男娃娃该长多高…… 众人:那你怎么编这么个数?歆澈児:没看见前面第二段的“三分之二”吗?180×2/3=
…… )
星座:双鱼座(为什么捏?因为这是一个爱流泪的星座吖,而且眼泪很美吖!那我们的澈宝宝为什么爱流泪呢?吖,你们懂的 )
爱好:被哥哥亲(澈宝宝,为什么捏?澈宝宝:因为哥哥爱亲我)、被哥哥打(众人:这…这…这… 澈宝宝:因为哥哥爱打我,呜呜呜)
最喜欢的颜色:(澈宝宝:没有!我只有最讨厌的颜色,粉红色,粉红色,呜呜呜呜呜呜)

楼主 歆澈児  发布于 2013-08-22 09:16:00 +0800 CST  
(3)
好吧,我们继续更文。

沉默了一会儿,大男孩,哦,不,是我们的墨澄兄,哦,不,我们的墨澄哥哥把小堇澈从门外拽了进来。然后关上门。

墨澄帮弟弟换好鞋,把弟弟拉进浴室。正欲关门,才发现弟弟的右手有一道泛着浅浅血迹的伤口。刚才是牵着弟弟的左手回来的,竟没有发现他受伤了。

墨澄皱了皱眉,将弟弟的手拉到水池边,洗去上面的污渍。碰到水,小家伙不禁颤抖了下小手,然后咬了咬嘴唇,又是一副快哭了的表情。


墨澄用纸巾轻轻擦去小家伙手上的水迹,然后拿出个创可贴为弟弟小心地贴上。

正要关门,听到小家伙小声地说了句“谢谢哥哥”。当哥哥的听到这稚嫩的小声音,心一下子软了起来。

“怎么样,能自己洗吗,疼不疼?”说着,轻轻碰了碰弟弟手上的创可贴。

“疼。”堇澈小声地应着。倒真挺诚实的 = =

墨澄叹了口气,然后关门。当然,这回是把自己关在了浴室内。

小家伙印着海绵宝宝的小T恤湿乎乎地贴在身上,墨澄帮他脱了下来。再脱他的小短裤,小堇澈的脸不禁微微泛红。哥哥细心地瞥见,但像没有发现似的,若无其事地转到他身后帮他脱掉了裤子。

打开开关,试好水温,把弟弟送到喷头下面。


楼主 歆澈児  发布于 2013-08-22 09:17:00 +0800 CST  
(4)
帮弟弟洗好,包上浴巾,自己也洗了一下。

走出浴室,小家伙已经穿好睡衣坐在沙发上了。低着小脑袋,样子甚是可怜。

墨澄轻咳两声,努力忽略掉弟弟的小表情,试图找到准备教育弟弟的威严感。

“邱堇澈,现在立正站好。”

堇澈听话地站起来。墨澄在两米远的地方叉腰看着他。

“说吧,下这么大雨,为什么还任性地偷偷跑外面去?要是哥没发现你跑出去,你是不是就不打算自己回来了?”

堇澈摇了摇头。

“不要摇头,回话。”

“谁让哥哥不陪我玩的……”蚊子般的小声。

“不陪你玩你就出去乱跑?出去时你告诉我了吗?你不知道哥会担心?”墨澄一声比一声高。

“就…就是想让你找不到我,担心我,才偷偷跑出去的……”小堇澈依旧不长眼力见儿地诚实着,完全没有注意到墨澄此刻眼中的凶光。

“吓,吓,你小子,你小子倒是诚实啊!”

看小孩儿咬着嘴唇不说话了,墨澄接着说:“好,你想让我担心,让我找你,那我问你,找到你时你为什么还跑?说!”

一声“说”明显又高了八度,吓得小孩儿更不敢说话了,头也更低了些。这时的小堇澈心中有了不安的感觉,虽然每次犯错哥哥都会训,可是这一次似乎有些不一样……

“不许低头!”又是一声怒吼。

小堇澈抬起头,正对上哥哥充满怒气的眼睛,吓得把实话说了出来:“因为哥哥当时看起来好凶…我害怕…害怕…就跑了……”

“我哪儿凶了?我凶你了吗?我不就喊了你一声吗?你可好,不但不停下,还往前跑!”

“凶了…明明就凶了…就像,就像现在一样凶……”(我们的小堇澈可真是不知死活了 = =)

“好啊你,好啊你,嫌我凶是不是?你给我过来!”

本来两个人就没离很远,更因为害怕,小堇澈向前小小地蹭了一步。

墨澄一把扯过小孩儿的胳膊,压低了小堇澈的腰。

这个动作不禁让小堇澈一激灵,他转头看向哥哥,眼里闪着隐约的水光。

墨澄暂时放开了压着小堇澈的手。

“说,第几次了?”墨澄声音低沉。

小孩儿低下头,声音颤抖地说:“第,第二次。”

“你还记得啊?上次偷偷跑出去,饶了你一次,你是不是就以为每次我都能放过你了?”

小孩儿沉默。

“上次有没有说再敢不说一声就跑出去怎么惩罚你?”

这时,小堇澈像忽然想起了什么一般,扬起一张不敢相信的小脸。哥哥还从来没有打过他,他也从没想过哥哥会真的打他。可是刚刚哥哥明明压弯了他的腰,啊…… 他终于明白这次和以前有什么不一样了。

但是,太晚了。


楼主 歆澈児  发布于 2013-08-22 09:18:00 +0800 CST  
吖,来啦~ 我还以为没有人看,就离开了下。

等我继续贴。

楼主 歆澈児  发布于 2013-08-22 09:41:00 +0800 CST  
(5)
小堇澈下意识地向后挪。

但是这个动作没能救得了他,因为哥哥喊了声:“去,去卧室床上趴好。”

小堇澈睁大眼睛看了一眼墨澄,随即一颗眼泪滑了下来。

“哥哥,我错了,哥哥别打我,哥哥从来都不打澈儿的。”小堇澈急急地说着。

这回小堇澈是真的害怕了,他以为哥哥这一次也会像从前一样训他几句,就哄着他玩了。毕竟他跑出去,要的就是让哥哥担心,然后让哥哥不忽视他。可这次哥哥真的不惯着他了。

“就因为从来都不打你,你就肆无忌惮了是不是?去,快点过去趴好。”

小堇澈原地不动。

墨澄也不再迟疑,既然决心要教训他,就不会因为他可怜的样子而改变想法。

墨澄一把抱起小堇澈,把他扔在了床上。

小堇澈就这样毫无防备地被抛在了床上。他很害怕,他非常害怕。未知的东西总会让人害怕的,更何况尽管未知,但是“挨打会痛”,这是谁都知道的。

小堇澈的手无助地把着床沿。他扭头看了一眼哥哥,哥哥的脸上没有一丝温柔的气息,小堇澈的眼泪噼里啪啦地掉了下来。

“哥哥,别打我。”小堇澈声音哽咽着,下意识地伸出一只小手挡在身后。

墨澄见此,也没有强行做下一步的动作。毕竟这是第一次打他,要给这孩子一个心灵的缓冲,冲动下手是不行的。

“堇澈,把手拿开。”

孩子的手指微微动了一下,但依旧没有拿开。

“堇澈,哥哥已经给过你机会了,也已经提醒过你了,是你自己不听话,所以你必须接受惩罚。”

墨澄留心着小孩的反应,然后接着说:“今天必须打你,你不要拖延时间,你要是再拖下去,哥哥没了耐心,你会更痛的。”

哥哥的话,小堇澈一字一句地听懂了,他知道自己躲不过去了。而且这一刻,他似乎真的意识到自己错了,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只是嘴上说说而已。

这样想着,他闭上眼睛,犹豫了两秒,终于缓缓移开了自己的手。


楼主 歆澈児  发布于 2013-08-22 09:42:00 +0800 CST  
(6)
墨澄松了口气,他知道小孩听进去了。

墨澄俯身,一手按住堇澈的腰,另一只手扯下堇澈的裤子。

小孩感到身后没了遮拦的可怕,虽然已经从心里接受了哥哥的惩罚,但因为害怕还是不自觉地想要挣扎。

这时墨澄不再迟疑,一巴掌落下去,“啪”的一声,小孩的身子颤抖了一下,然后安静了下来。

紧接着又是三下,比第一下要重,但也不至于太重。小孩感受到了疼,但不至于难以忍受。

感觉到小孩适应了,墨澄加重了力气。

三下,又三下,再三下。一下比一下重,小堇澈不禁发出痛哼。

更重的一巴掌下去,这一下,小孩的皮肤上明显留下了不浅的痕迹。

又是两组三下落下去,小堇澈“啊啊”地叫唤起来,两团小肉染上了均匀的粉红色。

“二十”,墨澄在心里暗自数过。

然后墨澄又左一下,右一下地拍着,在堇澈的低声抽泣中默默数过“十”,停下了。

见哥哥停下,小堇澈得以喘息般地“呜呜”地哭起来。

看着一颤一颤的小身子,墨澄心疼地摸摸小家伙的头,说:“不打了不打了,别哭了。”

谁知孩子听到被释放的指令非但没有停止哭泣,反而哭得更凶了。

墨澄稍显慌张地拍拍小孩的后背,轻声问道:“怎么了澈儿,是哥哥打疼了吗?”

孩子没有应声,还是自顾自地哭,小脑袋深深埋在了胳膊肘里。


楼主 歆澈児  发布于 2013-08-22 09:47:00 +0800 CST  
(7)
当哥哥的不知所措地蹲在床沿边,一时不知怎么办才好。这是小堇澈第一次挨打,同时也是自己第一次打他,所以两个人该有什么样的反应,都没有任何记忆参考。

大概哭了一分多钟,哭声终于变弱了。

堇澈从臂弯里抬起小脑袋,转过头,正对上哥哥满含关切的眼睛。

墨澄如释重负般地暗自叹了口气,看到弟弟哭成浅粉红色的眼皮,心疼地揉揉他的头发,也生怕他好不容易停止的哭声再次复苏。

小家伙很配合,确实没有再哭。但是眼睛里还是水汪汪的,似乎还含着未流干的眼泪。

看到小家伙的情绪稳定了,墨澄把目光移到孩子泛着粉红的小屁股上。

墨澄把手放在孩子被打的肌肤上,轻轻地揉了揉,轻声地问:“还疼吗?”

此时小家伙已恢复了平静,被哥哥语言和行动上双重的温柔关心弄得不好意思起来。小脸也跟着被抚摸的地方一样,泛起粉红。

他把小手探到身后,拨开哥哥的手,小声地说:“不怎么疼了。”然后微微抬起身子,顺势提上了自己的裤子,起身。


墨澄也站起来。小家伙闻到哥哥身上沐浴液的清香,忍不住抱住了哥哥。

“哥哥揉揉,其实还疼呢。”小家伙撒起娇来。

墨澄被这个耍赖皮的小东西抱得死死的,软绵绵的小身子靠在胸前,心也跟着温软起来。低头看着小家伙毫不记仇地在自己身上蹭着,不禁很想逗逗他。

“呦,刚才还说不怎么疼呢,这回怎么又疼了,看来还是疼得不彻底,一会儿还要重新教训一番。”墨澄努力憋着笑,故作严肃地说。

刚挨过打的小家伙听到这话“嗖”地离开了哥哥的怀抱,用力过猛,身子撞在了床上。这一下可不轻,小家伙咧咧嘴,看来是碰到伤处了。

小堇澈捂着屁股起身跪在床上,眼里又闪烁起晶莹。

看小家伙没头没脑地当了真,腹黑哥哥赶忙说:“别怕别怕,哥逗你呢。”

这回小家伙可不乐意了,撇撇嘴,一脸刚受完身体折磨,又受到心灵伤害的超级委屈模样。

“哥哥你坏。”说着,又撅起了小嘴。

这时墨澄才发现小家伙的一撮小头发不知道什么时候不听话地翘了起来,配上这嘴角的弧度,甭提多逗了。墨澄噗哧一声乐了。

“哼,不理你了!”见哥哥毫无同情心,小堇澈愤愤然地从床上站起来。两手叉腰,气势汹汹,在床沿边来回移动。

“你,你干嘛?”墨澄终于忍不住问道。

“我!我…找拖鞋……哥,我拖鞋呢?”

一脸虔诚。


腹黑哥哥彻底晕倒。


楼主 歆澈児  发布于 2013-08-22 09:48:00 +0800 CST  
好了,《何以堇墨,何以澄澈》 第1章 结束~

明天早上或者今天晚上发第二章。

谢谢观看(好吧,看的人好少的样子,没关系,还有人看我就会发下去)

有什么意见或建议可以留下来。

楼主 歆澈児  发布于 2013-08-22 09:50:00 +0800 CST  
《何以堇墨,何以澄澈》 第2章

(1)
寂静的夜泛起薄薄的凉意。

墨澄躺在床上没有睡着。

隔壁房间里没有一点儿声音。睡觉前给弟弟喝了点姜糖水,怕他淋过雨会感冒。小家伙现在应该已经睡熟了吧。不过今晚要一直保持趴着的姿势,应该很不舒服吧。

都说“打是疼骂是爱”,今天又是训,又是打,墨澄倒不期望堇澈能够领悟到多么深刻的疼爱,只希望他不要留下心结就好。不过看起来担心是多余的,小家伙毕竟从小和自己一起生活,自己又是他唯一的亲人,虽然打完他的时候他哭得很凶,但他并没有因此和自己闹别扭。

这样想着,墨澄安心地闭上眼睛。

然而刚进入浅睡眠,窗外“轰隆隆”一阵雷声响起。

墨澄打开床边的小台灯,掀开窗帘发现雨水打湿了窗台。

刚关好窗想去看看弟弟那边怎么样,一抬头,看到小家伙就站在门口。一手揉着眼睛,显然是被雷声惊醒的。

还没等墨澄过去,小家伙三两步就蹿到自己身边,一下子搂住哥哥的腰,嘴里哼哼着:“哥哥,我害怕。”

墨澄抚摸着弟弟的小脑袋,无奈地叹道:“又不会吃人,怕什么啊?唉,什么时候才能长大?”

“还在慢慢长嘛,反正现在就是怕。”小家伙在哥哥身上蹭着,迷迷糊糊地说。

墨澄把弟弟抱到床上,一时忘了他有地方还疼着,小家伙“哎呦”了一声,才想起把他翻过来。

躺在弟弟身边,小家伙的手搭在自己的身上。

过了很久,墨澄感觉弟弟睡着了。可谁知小家伙的手动了起来,不,应该说是拍了起来。一边拍,还一边喃喃自语:“睡吧,睡吧。”

起初墨澄以为弟弟知道自己没睡,所以告诉自己该睡了。但反应了一会儿,才意识到他是在说梦话。也许在梦里,他想起自己以前拍着年幼的他睡觉的情景了吧。

那是多久以前的事了呢?

四年前吗?

四年前……


墨澄低头,轻轻吻了吻弟弟的脸颊。

堇澈,你是哥哥永远疼爱的宝贝。


楼主 歆澈児  发布于 2013-08-22 16:12:00 +0800 CST  
(2)
一夜的雨,早晨的空气很清新。

墨澄做好了早饭,回到卧室看到小家伙还趴在床上,侧着脸嘟着小嘴,不知道在做什么好梦。

墨澄不禁笑了笑,把刚洗过的凉凉的手贴在弟弟的小脸蛋上,果然把小家伙弄醒了。小家伙睁开惺忪睡眼,不满地哼哼两声,就又闭上了眼睛。

墨澄见状,用指尖点点堇澈的小鼻子,“都几点啦,还不起啊?”

“人家没有课嘛,不起不起。”堇澈依旧不睁眼。

“好吧,那哥哥去吃早饭了,哥哥今天要出去工作,再不睁眼晚上之前都看不到了呦。”

听到这话,小家伙“噌”地一下从床上翻起来,不经意间还微微疼着的小屁股又被撞了一下。

小堇澈一脸无辜地一边揉,一边撅嘴望着哥哥,“怎么又去工作嘛,又不能陪我玩了。”

“哥哥不去工作,我们两个可要喝西北风了啊。”

其实墨澄说得有些夸张,这些年他们的生活一直有着稳定的经济支撑。而这个夏天,墨澄刚刚参加完高考,漫长的假期出去打点工是自然的。

“西北风不好喝。”小堇澈歪歪头,像是经过了深思熟虑,一本正经地吐出这么一句。

墨澄噗哧一声乐了,这可真是个大活宝。

“还疼吗?”见小家伙还揉着,墨澄拉过他的小身子,拽下他的裤子看了看,发现只是还有点微微泛红,也就放心了。

放下他,一抬头,却见小家伙一脸哀怨地望着自己。

墨澄不明所以,“怎么了?难道还很疼?”

谁知小家伙吐出这么一句:“坏哥哥,不经人家允许就脱人家裤子。”

墨澄哈哈笑起来,实在不明白小家伙怎么这么爱害羞,爱纠结。就说:“被哥哥看一下,没关系的,不用不好意思。”

“不是不好意思。”

“那是什么?”

“澈儿要保持在哥哥心目中的美好形象,你总这样看啊看的,我的形象都没了。”

看着弟弟一本正经的可爱的小模样,墨澄忍不住在弟弟脸上亲了一口。然后也摆出一本正经的样子,说:“原来澈儿这么在意自己在哥哥心目中的形象啊,哥哥告诉你,你是哥哥心目中最好最可爱的孩子。”

“真的吗?”小堇澈眼里放着光,随即光又暗了下来,“那犯了错的时候呢?”

“只要改了就还是哥哥心目中最可爱的孩子。”墨澄摸了摸堇澈的小脸。

“在澈儿心里,哥哥也是最好最可爱的。”

稚嫩的童音响在耳边,温暖进心底。


墨澄拉着弟弟的手,两个人一起吃完早饭,弟弟乖巧地站在门口说“哥哥早点回来”,还补充了一句“澈儿在家会乖乖的”。


楼主 歆澈児  发布于 2013-08-22 16:31:00 +0800 CST  
(3)
这一天,堇澈上午写了几篇暑假作业,中午吃了哥哥提前做好的午饭,下午看了一会儿电视,拼了一会儿拼图。抬头看墙上的挂钟已经五点半了。

哥哥怎么还不回来呢?

堇澈用座机打哥哥的手机号,谁知听到的是“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哥哥去哪里了?还不回来,电话还打不通。小堇澈的心里充满忐忑。

等到了六点半,哥哥还是没有回来,小堇澈不禁哭了起来。


哭了十多分钟,门锁转动的声音响起。

堇澈赶忙从地上站起来,跑到门口。

门开了。堇澈一把抱住哥哥,借着刚才抽泣的余力,还嘤嘤地哭了两声。


“怎么了?”墨澄哑着声音,轻咳两声,试图掰开弟弟的手,无奈小家伙抱得紧紧的。

“澈儿还以为哥哥丢了呢。”小家伙终于松松手,抬起头望着哥哥。

这一望不要紧,堇澈吃惊地看到哥哥嘴角上有隐约的血迹。

“啊!哥哥你怎么了?”

“没事,受了点小伤,不要紧。”墨澄故意说得轻描淡写,他怕小家伙担心他。

不料,小家伙继续追问:“哥哥,你和别人打架了吗?”

“澈儿先别问了,你拽着哥哥,哥哥好疼。”

堇澈松开拽着哥哥衣角的手,像是意识到了什么,他轻轻掀开哥哥的衣服,看到背上触目惊心的伤。


“啊,哥。”堇澈不禁失声叫起来,“是哪个坏蛋欺负哥哥?我要为哥哥报仇!”

“怎么,你还想和别人打架啊?”墨澄看着弟弟认真的小表情,觉得很无奈,同时也很温暖。

“哦…哥哥说不可以和别人打架,不然要打屁股的。”

“你记得还挺清楚。”墨澄摸了摸弟弟肉肉的小耳垂。

“那该报仇的时候我也要报。”堇澈一脸信誓旦旦。

“报了,然后呢?”其实墨澄是想说“报了又能怎样呢”。

“然后回来等着哥哥打屁股。”堇澈认真而小声地说。


“这不是明知故犯吗?”墨澄无奈地拍拍弟弟的头。

“就是不允许别人欺负哥哥嘛。”堇澈撅起小嘴。墨澄知道,弟弟是心疼他了。

“好,哥哥以后会保护好自己的,你千万不要瞎报仇啊,不然哥哥不会打你,哥哥直接就不要你了。”墨澄半真半假地说着。

“啊?”堇澈瞪起小眼睛,哦,不,是大眼睛(我们的澈儿有一双很大很明亮的眼睛),“澈儿听哥哥的话,哥哥别不要澈儿。”


墨澄又无奈了,这小家伙总是听不出玩笑。似乎也不是,似乎只是在“不要他了”这个问题上显得格外害怕和敏感。这,是因为依赖吧。

“放心吧,这么可爱的澈儿,哥哥才不舍得丢了呢。”

听到“许诺”,堇澈这才露出安心的表情。


楼主 歆澈児  发布于 2013-08-22 17:18:00 +0800 CST  
《何以堇墨,何以澄澈》 第2章

(4)
墨澄抬头看看墙上的时钟,已经快七点了。

“澈儿饿了吧?哥哥给你做饭去。”说着,墨澄向厨房走。

谁知被堇澈拉住了,“哥哥肯定很疼,澈儿先给你上点药吧,我们一会儿再吃饭。”


墨澄掀开衣服倚靠着沙发,小堇澈拿出药箱里的药水和棉签放在茶几上。

蘸了点药水,堇澈一手附在哥哥的肩上,另一只拿着棉签的手却离得老远。整个手臂呈一条线。

墨澄诧异地望着弟弟这奇特的姿势,“你,你在干嘛?”

“哦…哥哥,我怕你疼。”

“没事啦,你放心上吧,哥哥不会疼哭的。”墨澄无奈又好笑地安慰着弟弟。

“好,哥哥,我要开始了。”堇澈一脸严肃,弄得墨澄也莫名地紧张起来。


果然,说不疼是假的,墨澄不禁“嘶”了一声。

然后,身后又没了动作。墨澄抬头,看到弟弟眼含泪光。

“你,你哭什么?”

“哥哥疼,澈儿也疼。”堇澈撇撇嘴。

墨澄真想一把搂住这个深爱着自己,自己也深爱着的小宝贝,不过身上确实疼,所以他没有真这样做。

然后,就在这样异常煽情的场景中,小堇澈总算是把药上完了。


并且,他又强烈要求哥哥歇着,拿出冰箱里的速冻饺子去厨房里煮。

墨澄拗不过他,只好答应。不过中途在厨房门口偷偷看了一眼,生怕他弄翻了盆啊碗啊什么的。但看到他稳稳当当、煞有其事的小模样,也就放心了。


饭桌上。

“煮得不错呢,都没有煮露。”看着勤劳又贴心的小家伙,墨澄忍不住表扬了两句。

“当然呢,澈儿记得哥哥说水开了放些油和水,小饺子们就不容易粘在一起了。”小堇澈认真地说着,然后美滋滋地给一个小饺子咬断了身子。


晚上,哥俩又挤在了一张床上。小堇澈说,这样如果哥哥晚上忽然疼了的话,就可以及时叫醒自己了。

墨澄又怎么忍心拒绝小家伙的贴心呢?更何况,搂着这样一个软绵绵的小家伙睡觉,可真是舒服得不得了。


然而半夜墨澄还是醒了,白天的事又在脑海里一闪而过。墨澄知道这不是一个意外,他知道这只是提醒他四年前发生过些什么的某种延续。

不过也没什么严重的,纵使是延续,也只是些星星点点的残渣。被风吹起来,也只会迷迷眼罢了,成不了任何气候。


楼主 歆澈児  发布于 2013-08-23 21:48:00 +0800 CST  
楼主留言:

萌萌的澈儿有人爱,温柔的哥哥也有人心疼,真好!替澈儿和墨澄哥哥谢谢各位亲~

第二章这里,好多亲都很担心很心疼哥哥,大家不用担心,哥哥没什么大事,就是单纯地
被人打了而已...

被谁打了呢?下一章不会提,但是很快就会提的,一回忆四年前的事情,一切就都明了了

这篇文应该不会很短,因为原计划就是纯兄弟,BL的愿望不是很强烈,但是现在觉得有BL的
可能和必要,所以会写下去的

能不能坚持下去呢?但愿能,疲惫的时候亲们赐予我力量吧~

楼主 歆澈児  发布于 2013-08-23 22:09:00 +0800 CST  
《何以堇墨,何以澄澈》 第3章

(1)
清晨醒来,墨澄感觉身上的伤还在隐隐作痛。想到还要去工作,挣扎一下还是爬了起来。

小家伙还在睡着,墨澄没有叫醒他,留了早饭和字条就出去了。

上公交车的时候,后面一只突如其来、坚硬异常的胳膊肘子恶狠狠地戳了一下我们还受着伤的墨澄哥哥可怜的后背。墨澄回头望了一眼,见是一个初中生模样的纤纤细的女生,也就没说什么。但心里想的是:果然胳膊太细,骨头就突兀了,戳一下可真疼啊。

身旁的女生看到被自己戳到的竟是这么一位大帅哥,而且帅哥哥还很宽容地原谅了自己的错误,不禁欣欣然地红起了脸。

墨澄无意中扫过女生的脸,看到女生脸颊上的粉红,不自觉地扬起了嘴角。哦,可不要理解错了呦,我们的墨澄哥哥不是因为得到了被欣赏的满足感而高兴,他想的是:我们家澈儿害羞的时候也是这个样子。

但小女生显然怀着梦幻的心思读出了她所憧憬的意思,脸不自觉地又红了一层。

墨澄无意中又扫到了这一“美景”(好吧,怎么总无意,确实,离得太近,随便一瞅就瞅到了),又不自觉地扬了下嘴角(墨澄哥,这可就是你不对了,你怎么能一而再地引导别人“遐想”呢,你这不是让天真的小女生走向“犯罪”嘛,太不像话了!),当然,心里想的还是他的澈儿。


就这样车又走过了三站。旁边的小女生突然抬起头,瞪大了眼睛望着墨澄。

墨澄吓了一跳,赶紧把头转向别处。

谁知小女生拽了拽他的衣角,幽幽地说了一句:“到哪儿?”

墨澄反应过来她只是想问到哪站了,遂松了口气,说:“下一站,水镜园。”

“啊!糟了糟了,迟到了迟到了,我到月角山下车!”这回小女生的脸彻底红透了,因为急的。

月角山……那不是上车后的第二站嘛……小女生一定是走神走忘了……

想到这儿,墨澄有些内疚,不会是因为自己总瞎笑,她才忘了吧。(观众:猜对了,就是因为你!)


赶到工作场地,老板拍拍他的后背(不要问我为什么不是拍肩膀,因为老板不到一米七,拍肩膀不顺手……),笑呵呵地说了声:“来了!”

这一拍不要紧,正好碰到墨澄的伤口。

于是墨澄身上有伤的事实被老板发现了。按理说,这也并不影响工作,因为他的工作是促销,只要嗓子没受伤就没关系。可谁知老板无奈地说了句:“小邱啊,今天促销暂停,要搬运货物的。”

“不要紧,我还能行。”墨澄其实也就是随口一应,毕竟他也不是非要这份工资不可,不至于不行还硬撑。

老板倒是很关心的语气,说道:“还是好好回家休息吧,年轻人身体好,但也别不把身体当回事。”


老板说促销要暂停两天,所以墨澄有了两天的意外休息日。也好,家里的小东西总吵着自己陪他玩,这回倒是可以满足他了。


楼主 歆澈児  发布于 2013-08-24 09:06:00 +0800 CST  
51楼的小同学说"差十岁有可能发展成bl吗"...

大家觉得呢? 要是觉得接受不了,我们就不发展BL了...

征求一下大家的意见~

楼主 歆澈児  发布于 2013-08-24 09:10:00 +0800 CST  
《何以堇墨,何以澄澈》 第3章

(2)
墨澄回到家中,走到堇澈的房门前,里面安安静静的,墨澄以为他在看书。

谁知打开门——

小家伙正站在窗台上,一手把着窗框,另一只手在窗外,半个身子都伸到外面去了。玻璃窗的外层上停着一只看起来还挺好看的蝴蝶。

堇澈忽然意识到哥哥站在门口,把着窗框的那只手差点滑下来。

墨澄的心“咯噔”一下。他控制好自己的表情,用温柔的语气说:“玩什么呢?小心点。”说着,慢慢走到窗前,把堇澈抱了下来。


“啪!”被抱下来的堇澈倚在床沿边,被打了一下。

“哥,哥哥你怎么回来了?”挨了打的小孩扭头望着哥哥。

“哼,幸好我回来了!不然回来看你不在,都不知道你掉哪儿去了!”墨澄气哼哼地说着,完全没有了刚才温柔的样子。

“那肯定是掉楼下去了……”小孩没心没肺、不知好歹地来了这么一句。

“你!你是想气死你哥吗?!一点儿安全意识都没有,还敢贫嘴!”

“哪儿有那么严重……人家就是想去抓那只蝴蝶……”小家伙还在不知死活地顶嘴。说完,又看了一眼空空的玻璃窗,惋惜地说:“都没了。”


墨澄实在不知道这小家伙的脑子到底是个什么结构,本来还没有那么生气,本来还只是想训几句就完了。但现在自己的怒气让自己的手都跟着冲动了。

小堇澈见哥哥不说话了,这才回过神儿,反应出来现在是怎么一个情况。一回头,正对上哥哥冒着火星的眼睛。

“啊,哥哥,澈儿错了,澈儿不该去抓那只蝴蝶。”小堇澈害怕了。

“晚了。”墨澄沉默了一会儿,冷冷吐出这两个字。

“啊,哥哥。”堇澈的记性还是很好的,场景联想能力也很强,他已经预感到将要发生的事情了。


他下意识地往门口挪。

然而,徒劳。墨澄厉声说:“过来!”

小家伙吓坏了,头摇得像个拨浪鼓,眼泪也落下两滴。


楼主 歆澈児  发布于 2013-08-24 22:27:00 +0800 CST  
楼主更文啦~

本来说下午来更的,但是临时有事,所以来得晚了一点,请见谅~

楼主 歆澈児  发布于 2013-08-24 22:29:00 +0800 CST  
@Fr丶夏尔丨彡@本攻饿了@从车sunny更文啦~

还有哪位亲需要艾特了? 似乎就这几个吧...

楼主 歆澈児  发布于 2013-08-24 22:44:00 +0800 CST  

楼主:歆澈児

字数:196347

发表时间:2013-08-22 16:5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02-07 18:17:51 +0800 CST

评论数:2097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