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 浅斟低唱(父子文)

本来已经说好暑假才写,但是,真心无聊。复习的确是一件很无聊的事呢!所以食言咯!不一定能写好哈,而且会更得很慢呢!大家见谅哈

楼主 破尘0o  发布于 2013-06-06 23:00:00 +0800 CST  

前言:随便写写,随便看看。本故事纯属虚构!!!


突然结尾是我一贯的风格!



————————————————————————————————————————


正文


一、


坐在窗边听着物理老师写板书的“刷刷”声,正一步步的让我走向周公。搞不懂他为什么一进来,就先用半节课的时间来写板书。上课毫无激情,人也长得特丑,总体来说,没有一样是能吸引我认真听讲的。


从课桌里拿出草稿纸,随意的画起了画。


像这种能够用来打发时间的东西,一向是我所喜欢的。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隔绝所有的喧嚣。


“蓝曲同学,你说一下这道题该用什么公式?”物理老师王腾终是注意到我开小差了。话说我从来没有不开小差的时候。


懒懒的站了起来,夏天的下午,人特没有精神。


“对不起,老师,我不知道。”直视着那老头。


“不知道就该好好听讲,现在才高一,不把基础打好了,高考怎么办?行了,你先坐下吧,好好听我讲。”


缓缓的坐下,继续我的画。这个月的零花钱已经不够用了,再不赚点钱,我这日子怎是一个“苦”字了得。


一节课终于在铃声中结束,看着老王走出了教室,我突然觉得人一下有了精神。


“陈扬,等会儿放学了我去你家吃饭哈。”冲着好哥儿们喊道。


坐在第二排第三桌的好好学生陈扬转过头看向了坐在第四排第五桌的我,“哦,好的。”便又转过头继续写作业了。


说起这个陈扬,真是厉害啊,以我们市年级第一的成绩进了这个重点高中,不像我,是靠关系进来的。按理说,好学生与坏学生是不可能成为好朋友的,可是我跟他的关系可不一般。因为他爸爸是我爷爷的干儿子。这也就增加了我的尴尬处境,每次我爷爷都会以表扬他来鞭策我。


不过我的心理承受力还是很好的,不管他们怎么说,我依然我行我素,该听的课照样听,不想上的课照样睡觉。这导致的直接后果是,我拿着中考432分的成绩回家。那个时候,我已经决定好要去读职高了。奈何,我家不是由我说了算得。因为,那天我回家的时候,正好碰上我爸回来了。接过我递给他的成绩单,他看了一会儿,就淡淡地跟我妈说了一句,“你就是这么教育他的?”然后就又离开了。没跟我说过一句话。印象中,他跟我和我妈说的话很少,而且,几乎很少见过他和我妈在一起,他们两个人,可以说是熟悉的陌生人吧。对我,他也是淡淡的,既没有怒斥,也没有赞扬,平静的跟白开水一般。他也不是对所有人都是这样的,至少,就我所认识的人里面,只有我姑姑能让他开怀大笑了吧,他对自己的妹妹是极好的,许是爱屋及乌吧,对姑姑的女儿即我的表妹也是很好的。晚上,他再回家的时候,拿来了天都高中的录取书给我,看着那录取书上写着我的名字,我惊讶的整个暑假都没回过神来,那可是我们市最好的高中啊!不过,您也真是太看得起我了!!


“以后,你的零花钱取决于你自己的分数,若是月考只有100分,你一个月的零花钱也就只有100元。”轻飘飘的一句话,就决定了我的命运。对于他的话,我丝毫不怀疑。我妈是从来不会违背他的话的。


所以我的高中生活啊,还要花一部分时间去打工,这苦逼的日子。不要问我为什么不在分数上下功夫,那不是我想就能做到的事。不过其实我也不算一无是处吧,至少我的数学还是很好的,几乎一直满分,这也就使得我的零花钱有了最低保障。


为什么喜欢数学呢,也许是因为写数学的时候,可以沉浸到发呆吧。我说了,对于这种能浪费时间的事,我是极其喜欢的。

楼主 破尘0o  发布于 2013-06-06 23:01:00 +0800 CST  

二、


终于放学了,随便整了一下东西,带上画稿,就等着陈扬写完作业。总是这样,他从不把作业带回家。


“小曲,你作业写完了么?”陈扬终于将作业完成了。


“没有,就写了数学,其他的不想写。”我趴在桌子上催促道,“你倒是快点啊,不知道我饿的慌么?”


“你这样不好好学,到时候肯定考不好,蓝叔叔给的钱就更加少了。”


“爱给多少给多少,饿死我算了。”不耐烦的撇撇嘴,“你别整的跟我妈似的。”


陈扬看了看蓝曲,也不再劝说,“行了,我好了,走吧。”


我立马来了精神,终于可以吃饭了,为了省钱,今天中午都没吃饭。陈扬本想请我吃的,被我拒绝了,他的零花钱本就是不多的。他爸爸是刑警队队长,工资也不是很高,他妈妈也就在小厂里工作的,所以他家经济条件比一般还一般,我怎么能让他请我吃呢。为什么我爸妈不帮他们捏,因为他爸妈不接受,而且,一家人,也不好说那些。


终于到他们家了,他们家是四室一厅。


“婶婶,我来蹭饭啦!”一进门,我就喊了一句。


“小曲来了,快去坐回儿,等会就可以吃饭了。”婶婶从厨房里笑着走了出来,“小扬,你好好陪陪小曲,啊!”


“知道了,妈。”陈扬将书包放在了沙发上,坐在了我旁边。


“小曲,你跟你妈说了么,在我家吃饭?”


“唔,好像没有。我打个电话给她吧。”





蓝曲家。


蓝佑宇坐在沙发上看着报纸。他穿着褐色风衣,戴着一副金丝框边的眼镜,很是干练,却也带着在生意场上的冷漠,认真看报纸的样子,使他身上更透着一种不可抗拒的成熟魅力。


“刚刚小曲来电话了,说是要在陈寒哥家吃饭,我答应了。”孟琳拿着手机走向自己的老公。


蓝佑宇没有说话,仍是看着手中的报纸。


孟琳在心里微微叹了口气,这么多年,你还是不肯将我当成妻子么,即使有了小曲,你也这样恨我,恨我恨到都要迁怒于孩子么?可小曲毕竟也是你的亲生儿子啊!


“佑宇,我,”孟琳笑了笑,“我去给你烧饭吧。”


在他面前,自己总是那么卑微。


蓝佑宇放下手中的报纸,看了看手表,“不用了,公司还有点事。”便起身往门外走去。





蓝佑宇车上。


“喂,张峰,今天听说会有警察来抄赌场,你看着点。大赌场就先关了吧,至于小赌场,随机应变。”


“~~~~~~~”


“恩,先这样,我不回公司了,有急事你知道在哪里找我。”





我从陈扬家出来就已经是晚上7点了,匆匆的赶到画家俱乐部,将手上的画稿交了,领了300元的工资。看着手上的钱,真是杯水车薪啊。


从俱乐部出来,独自走在街上,也不知道走到了哪,就看见一辆辆警车出动。


还是回家吧!

楼主 破尘0o  发布于 2013-06-06 23:01:00 +0800 CST  

三、


乐府俱乐部


张峰带着属下来找蓝佑宇,看到他正在和朋友拉着手风琴。张峰知道,蓝佑宇不喜欢别人来打扰他练琴,但是实在没有办法。


蓝佑宇斜眼看了看张峰,继续练着琴。张峰识趣的退到了门口,等着他。


过了好一会儿,放下琴,蓝佑宇和身边的人说了声,便皱着眉走向张峰。


“什么事儿?”声音里有一丝恼火。


“蓝总,我们有好几家赌场被抄了,域穅别墅那儿也被警察来搜过了,幸好小白他动作快,藏的好。不过带队的是陈寒,我估计他不会轻易放手的。”


蓝佑宇听了这话,脸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就要往俱乐部里面走去。


张峰想拦却又不敢拦,看着他的样子,蓝佑宇拍了拍他的肩笑了笑,“没事儿。”


待要走进去,手机却响了出来,看了来电显示,是妻子孟琳。


“喂?”


“佑宇,小曲到现在都没有回来,嫂子说他吃完饭早就离开了。可是都那么晚了,可别出什么事才好。”孟琳着急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来。


“知道了,我会去找的,你好好呆在家里吧。”便挂了电话。


“蓝总?出了什么事儿么?”


“哦,没什么事,蓝曲还没回家,他妈担心呢。”淡淡地答道。


“蓝总,要我派人去找么?”张峰在一旁问道。


蓝佑宇看了看手表,已经9点了,“不用,去办你的事吧。”说完就进去了。


“峰哥,真不派人去找么?”张峰属下胡锐看着蓝佑宇离去的背影问道。


“小锐,你还不了解蓝总啊。”张峰紧了紧衣服,向着外面走去,“蓝总这人精明着呢,既然不要你做,你就不要做,否则还讨不了好。”


“这个我知道,凭蓝总短短几年的时间就能让蓝氏集团成为S市数一数二的大集团就能看出。不过,那毕竟是他儿子,我们。。”


“我们只要听命令办事就行了。”张峰坐上了车。


“是。”胡锐无奈地说道,也坐上了车。





我无奈地看着身边的女人大喘着气,看了看手表,靠之,已经9点了。妈妈应该担心死了吧。可是身上也没有手机啊(被爸爸没收了),有点后悔一冲动之下帮了这个女的,现在茫茫夜色,也不知道在哪里啊。唉,想起刚才,本来好好的走着回家的路的,却看到几个小混混要轻薄她,本着我做人的原则,自是不能见死不救的,于是就出手了,几个混混而已,当然不会是本少爷的对手的,只是没有想到,他们竟然还有帮手,一下子,就多了一帮人,所以,就拉起她直接跑了。


“哎,你知道这儿是哪么?”还是问问她吧。


她瞅了瞅我,“不知。。。不知道。”仍旧喘着气,“谢谢你啊。”


我被打败了,谢谢有什么用?往四周望了望,发现远处有一个电话厅。


“喂,有硬币么?”


她从裤子里摸出了几个,都给了我。


我往电话厅走去,将硬币塞了进去,却不知道打给谁。话说,我从没有记电话号码的习惯啊。


脑海中唯一记得的就只有他的电话了吧。人都说,容易得到的很少珍惜,得不到的却视如珍宝。虽然我一直说自己不在乎,却仍然将他的事、他的一切都放在了心里。


“嘟嘟嘟”原来他的铃声竟是如此——单调啊!


“喂?”淡淡的声音传来。


“唔,爸爸,是我。”从没给他打过电话呢!真是紧张啊。


“在哪?”只是规矩式的询问,没有关心,亦没有生气。


“我,我迷路了,不知道在哪。”正待描述一下四周。


“嘀嘀嘀”电话已经挂了。


我举着电话,手中还有硬币,却不知是该放下,还是该继续拨打。

楼主 破尘0o  发布于 2013-06-06 23:01:00 +0800 CST  

四、


“给你父母打电话了?怎么说啊?”那女人凑过来看着我问道。


透过灯光我才看清她,长得的确还是很漂亮的一个人,眼神也很澄澈。


“没打通。”我沮丧的走到了路的一边,坐在了路上的椅子上。还不如没打通呢!爸爸,您当真一点都不关心我么?


她看到我的表情,也不再说什么,坐到了我旁边。


就这样静默了好一会儿,我对着她问道,“哎,你怎么不给你家里人打电话啊,叫他们来接你啊。”


她笑了笑,却带着苦涩,“我在这没有亲人,我,只是来这里打工的。”从包里拿出一张纸和一支笔,便写了起来,就在我疑惑的时候,递给了我,“这是我的号码,谢谢你今天救了我!等你什么时候有空了,打电话给我,我请你吃饭啊。”


“哈~多小的事儿,不用那么隆重啦!”嘴上这么说着,却还是接了过来,“看样子,得在这里睡上一夜了。”


“恩,是呢!”





乐府俱乐部


蓝佑宇挂了蓝曲的电话后,马上就打了个电话。


“陆元,帮我找一下蓝曲在哪,恩,找到了马上给我电话。”蓝佑宇微微皱起了眉头。


陆元的办事效率很高,没一会儿,就找到了。


蓝佑宇拿起手风琴,便走向停车场。





虽是夏天,晚上的风仍吹得我直哆嗦。突然一阵车光照了过来。射得我眯起了眼睛。


看着那辆车停了下来,我才看清,原来是警车。


“小曲?这么晚了,怎么还不回家?”陈寒下了车走了过来。


我立马起了身,倍感委屈,“陈伯伯,我迷路了。”


陈寒一听,笑了,“多大的人了,还迷路了?走,上车,伯伯带你回家。”


我转过头看了看那女孩,“我还有朋友呢。”


“哦,谁啊?”陈寒看向那女孩,皱起了眉,“小曲啊,你,你还小,应该把精力放在学习上,别老想别的,知道么,啊!”


一听这话,我就知道他误会了,刚想解释,后面又来了一辆车。


陈寒转身看去,“哟,你爸来了。”


我随着他的目光看了去,便看到爸爸下了车。


“爸爸,你怎么找到这儿来的?”我惊喜的冲他喊道,心里某个地方突然觉得好温暖。


“老陈?你怎么在这?”爸爸没有回答我的问题,而是径直走向了陈寒。


“哦,我啊,做任务回来,就看到小曲了,便停了车。”陈寒笑着解释道,“佑宇啊,没想到你那么聪明,你的儿子竟然会迷路。”


蓝佑宇笑了笑,“你这什么逻辑。”转过头,却换了个严肃的表情,“上车去。”


我撇了撇嘴,“哦。”向着爸爸的车走去,可走到一半,突然想起还有一个人,“爸,我还有一个朋友,您能不能松松她?”


蓝佑宇面无表情的看了看那女孩,待要说话,却被陈寒抢了先,“你们走吧,我会送她回去的。”陈寒知道蓝佑宇最不喜欢来历不明的人。


我看了看那女孩,她笑着点了点头,我才放心,“那谢谢陈伯伯了。”便上了车。


车外,蓝佑宇简单的跟陈寒聊了几句,也往车里走来。


看着爸爸坐到驾驶座上,关了门,我竟觉得有点尴尬,不知道说什么好。

只好安静地等着爸爸开车

楼主 破尘0o  发布于 2013-06-07 21:15:00 +0800 CST  
期末在即,所以更得会很慢,但是如果在暑假前还没有结束的话,就会更得速度啦!亲们,请见谅哈!!请多多支持吧!!

楼主 破尘0o  发布于 2013-06-07 22:42:00 +0800 CST  

五、


蓝佑宇将钥匙插了进去,便开起了车,中间没有说一句话。


车开的很快,甚至可以说是在飚车。


我忐忑的对爸爸提醒道,“爸,这路上有交警的。”


可是他没有回答,连看都没看我,我是相当无语,既然您老都不担心,我急个啥,于是便眯起了眼睛睡觉。刚刚打架,现在时浑身酸疼啊。


也不知过了多久,就被用力的关门声惊醒。我睁开眼睛,原来已经到家了。


看着旁边早已没有人的驾驶座,爸,您连叫我一声都不肯么?


拿起书包下了车,往家里走去。


妈妈迎了出来,“小曲,你去哪了?那么晚不回家,知不知道我有多担心啊?”


“妈,对不起,我迷路了。”看着妈妈,很是心疼她,总是一个人等着不爱她的人,何苦。


“你的手怎么了?衣服怎么那么脏?跟人打架了?”因为是夏天,我只穿了一件短袖,手上因为打架而造成的淤青便暴露在妈妈的眼里。


我将手缩在了背后,笑了笑,“没事,就是不小心摔了,所以。。”


“读书不厉害,扯谎倒是一流的。谁教你可以对大人说谎的?”爸爸冷冷的话传了过来。


此时,他正靠在沙发上,表情很是严肃。


我不以为然,难道不让妈妈担心还有错了?


“没关系啦,佑宇,小曲还小。”妈妈在一旁调解道。


爸爸咻地站了起来,指着我,“还小,都几岁了?成天不知道上进,吃喝玩乐倒是样样精通。放了学不知道回家么?你还惯着他,就是让你惯成这副德行。”


“我妈怎么惯着我拉,你自己不管我,有什么资格说我妈?”我对着爸爸一阵怒吼,凭着对妈妈的心疼与不平,“你有把我和我妈放在心上么?自己还不是从来不回家,凭什么说我?”“小曲~”妈妈在一旁拉着我,“不许这么和你爸爸说话,快向你爸爸认错。”


“我没有错。”用力的甩开了妈妈的手。


爸爸狠狠瞪了瞪我,“好,今天我就好好管管你。”语气平静的可怕。


他指了指沙发,“给我趴在那。”


我愣了,想起了以前在陈扬家看到他被陈伯伯按在沙发上脱光了被——打屁股。


我没有动,那真是太屈辱了,不,绝不可以被那样子打。


“怎么,还要我动手?”爸爸缓缓的向我走来。


“我没有错。”我说道,一定得反抗。看着爸爸,应该不会是我对手吧,虽然不能打他,但是逃总能逃得了的吧。


“看来,是非要我动手了。”爸爸已经走到我身边。


“佑宇,小曲他~”妈妈在一旁劝道。


“你别管。”说着便往我的肩膀抓来。我连忙一闪,正要庆幸,却发现我的手被抓住了,只感觉身子被用力一甩,就甩到了沙发上。


我吃惊的看着爸爸,怎么会,看他文文弱弱的样子,身手却那么厉害。是了,听妈妈说他以前和陈伯伯一起当过兵的。


“佑宇,你就不要生气了,小曲。。”


“说够了没有,没说够,等我打完再说。”爸爸冷冷的对妈妈说,便向我走来。


我心里一颤。

楼主 破尘0o  发布于 2013-06-08 13:23:00 +0800 CST  

六、


看着爸爸走了过来,我终于有了害怕,手脚却都不听使唤。眼睁睁的看着爸爸将自己按在沙发上,抽出了我腰间的皮带,将我的裤子褪到膝盖处。臀上顿时清凉一片,瞬间烧红了我的脸,我才回过神来。转身伸手想要将裤子穿上,只听得“啪”的一声,手痛的连忙缩了回来,一看,已是红肿一片。


“给我好好受着,再动,信不信我打断你的手。”爸爸清冷的不带任何感情的声音传来。


手上的痛却让我不敢再动,只是心里很不甘。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只是因为没有按时回家,还是只是因为不想妈妈担心而撒了谎?


在我想的时候,爸爸的皮带已经挥了下来,“啪”的落在我裸露的臀上,尽是羞耻和疼痛。


也不是没有被打过,以前和别人也经常因为某些事情打架,把别人打伤,也被打伤过,却完全没有今天晚上这般疼痛,火辣辣的不带任何遮蔽的疼痛,来自于我——本是我最爱最尊重的人。


即使说的话不多,即使关心的时候不多,即使陪伴的时候不多,但是还是将您放在我心里最重要的位置,爸爸,那样唯一的位置,您竟忍心亲手将它摧毁么?


是什么滑落在沙发上,渐渐渗透,湿了一片。


屋子里“啪啪”声充斥于耳,还有那皮带划过空中的“嗖嗖”声,还有我尽力克制的呜咽声。身后早已肿胀一片了吧?


妈妈看不下去冲了过来,扑在了我的身上,爸爸的皮带终于停下。


“佑宇,你若是恨,就恨我一个好了。但小曲总是无辜的,他也是你的儿子,你怎么忍心将气撒在他身上。若真把他打坏了,你就当真不心疼么?”妈妈哭着说道。


“你让开。”爸爸仍是简单的回话。


“佑宇,你真的要打死他么?”


蓝佑宇冷冷的逼视着自己的妻子,将手上的皮带狠狠的甩在了地上,转身便离开了。


看着蓝佑宇的离去,孟琳的眼神中充满了痛苦与自责。看到沙发上儿子的伤,又充满了心疼。


“小曲,疼么?”着急的问道。


“妈妈,你就让他打死我好了。”我恨恨的道,“反正,他本来也没有把我当成儿子。”


“你说什么呢?你爸他,他还是很关心你的。不要乱想,啊!”因为错得是妈妈啊。


“妈,你干嘛要这么委曲求全?干脆和他离婚好了,我会照顾你的。”我很是不解,明明两个人都不喜欢了,干嘛还在一起?


“小曲,有些事你不懂。行了,我去给你拿药,先处理好伤口。”妈妈不愿多说这个话题,转身去拿药了。


什么叫有些事我不懂?你们都不说,我能懂么?





蓝佑宇车上


“陆元,那帮人处理好了吧?”蓝佑宇拿着手机说道。


“是的,蓝总。”电话那端传来。


“发现了多少?”闭着眼睛淡淡地问道。


“总共有三支手枪,还有十几把刀,还好小曲跑的快,否则~”


“恩,那你多派些人跟着他吧,我不想在看到这类事情发生。不过,别影响他正常生活。对了,那个女的查过了么?”


“恩,是酒吧舞女。”


蓝佑宇的眉头皱了起来,沉默了好一会儿,“陈寒那怎么样了,听说他现在在查那件事?”


“是的,不过还好我们做的彻底,应该不会发现。”


“你盯牢他,他,不好糊弄。”


“是,属下明白。只不过,他,毕竟是您的兄弟,所以,我们不能硬着来。”


“知道就行,别的事我会让张峰看着的,就这样吧。”


挂了电话,蓝佑宇缓缓启动了车,往公司开去。

楼主 破尘0o  发布于 2013-06-08 22:16:00 +0800 CST  

七、


辗转一夜,都没睡好。这是我那么多年来第一次趴着睡,不舒服的姿势与臀上的痛,怎能安睡?突然有点同情陈扬那小子了,陈伯伯应该打得更狠吧?难怪学习好,品德好,换成谁,也都不得不屈服于棍棒之下啊。


天渐渐变亮,我在想,我是去上学呢,还是去上学呢,还是去上学呢?


“小曲,起床了么?妈妈送你去上学吧?”门外传来妈妈的声音。


“妈,我不想去了,屁股好疼,坐都坐不住。”我觉得还是在家里休息吧。


妈妈推了门进来,“还疼?让妈妈看看,要不去医院吧?”


“不用了,我休息一天就好。你快去公司吧!”那么隐私的地方,怎么能去医院,多丢脸啊?


妈妈不放心的看了我一会,“那我还是在家陪你好了。”


“那么麻烦干嘛?我会照顾自己的啦,您还是去您公司吧。”我妈有自己的公司,当然没有我爸做的那么大。


“好了好了,那我去公司了,有什么事就给我打电话。想吃什么就叫外卖。知道么?”


“恩,懂。”


等妈妈离去,我继续睡觉。昨晚都没睡好,总要补补滴。


这一睡竟然睡到了下午2点。


精神一下就回来了,精神好,心情就好,心情好,胃口就好。于是,起床,刷牙洗脸。弄完之后,便叫了份外卖。


等外卖的时间,就打开电脑,看看哪里有合适的兼职。


找了许久,才找到一个时间比较随意的兼职——群众演员。记下了地点,多少能赚点总是好的。身旁妈妈留下的手机响了起来,原来是外卖到了。


起身往楼下走去。却见到了我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我爸!


他正往楼上走来,于是,我们两就正好四目相对。


直接忽视,继续往楼下走去。


他也没拦住我,手上拿着文件,往书房走去。


拿回外卖坐到沙发上,开起了电视,便吃了起来。其实电视放了什么,我压根就没看进去。我现在就疑惑一件事,他怎么回来了?平常都不见他回来的,难不成都是我和我妈不在的时候,他才回来?切,搞得跟什么似的,那么不乐意见我们,干脆搬出去好了,反正您有大把大把的钱。


我就那么在心里默默的批判他,鄙视他,手中的披萨只吃了寥寥几口。


所以本来可以15分钟解决的披萨,我愣是吃了半小时。


“好的,行,就这样,我知道了。”他拿着手机从楼上下来,微微向我望了过来。


挂了电话,便要往门外走去。脚步却突然停下。


“今天不用上课?”质问的语气。


我也不好不回答,“要的。”


“说清楚。”平静的语气却不容别人拒绝的强势。


“我请假了。”靠之,忘了打电话给班主任了。看着他让我继续说下去的眼神,“我,身体不舒服。”


他只是用手指了指茶几上我吃剩下的东西,“不舒服?我看你是够悠闲的。”


“我真的不舒服,昨天疼的都没睡好。”我急着辩解,还不都是您害的。


他看了看手表,扔下一句,“我看你这次月考。”便离开了。


每个月底都会有考试,我竟悲催的忘了这件事。


马上去楼上拿了书包,陈扬,我来找你了。

楼主 破尘0o  发布于 2013-06-09 13:18:00 +0800 CST  

八、


“陈扬——。”我高声疾呼。


“蓝曲同学,你厉害,翘了一天课。”陈扬从校门口走了出来,“你不会在门口等了我一下午了吧?干嘛不回教室?”


“想多了你,我只是刚好到。”将手中的奶茶吸了一口,“对了,老班他有说什么没?”


“没。”


“啥都没说?这也太不负责任了吧。”


陈扬对着我翻了翻白眼,“就你的成绩,他会关心你才怪。”


“擦,什么狗屁逻辑啊。没有成绩,我就不是他学生了?信不信我去告他?”


“恩,信,你去吧,我精神上绝对支持你。”


“好你个陈扬,亏我把你当兄弟,就知道挖苦我。”说着我就象征性的往他身上打去一拳,他灵敏的闪过,直接一掌拍到了我的屁股上。


“哇靠,你要死啊,打那么重?”我立马揉了揉我的屁股。


“额,不是啊,我,我应该没有用力啊。”陈扬一脸不可置信的样子。


其实吧,他的确没有用力,可是,我屁股本就有伤啊!


总之,蓝大少爷我很是气愤。愤愤地往前走着,不理旁边依旧石化的陈扬同学。


“哎,小曲,对不起啊,我真不是故意的。”他连忙追了上来。


我和陈扬从小一起长大,可以说他是我唯一的朋友、兄弟。我不擅和别人交际,而且因为成绩的缘故,也很少有人和我玩的。所以,他被他爸送去学跆拳道的时候,我也跟着去了。那时候貌似很黏着他的,也许是孤独吧,总得抓住一根绳索,才能觉得,我并没有被这个世界抛弃。


我们是经常互相对打来提升自己的身手的,所以对于我的拳头陈扬想都没想就打了过来,实在不能怪他。


我把昨天的事略微跟他解释了一下,看着他石化的表情,很是不爽,“喂,挨过打的又不止我一个人,干嘛弄得跟中了彩票一样。”


“小曲,我没听错吧,你说昨天蓝叔叔打了你。”


“没听错啦,话说你声音能不能小点啊?”


“哦,所以你来找我是为了拿疗伤药的么?”


我真是无语了,这什么逻辑啊,“那我应该去医院好不好。”


“那你到底说清楚啊,找我干嘛,上药?”


“你能不能不要围绕这件事啊,我来找你,只是为了借笔记,多赚点分数。”


“不得了了,你爸打你一顿,就让你洗心革面要发奋读书啦?”


“才不是,谁爱读就读去。你以为我是你啊?整个书呆子一个。”我撇了撇嘴,“昨天那家画家俱乐部突然说不要我的画稿了,所以,不赚点钱,我真的要饿死街头了。”


“哦,这样啊,为什么呢,你画画得那么好。”这是实话,在陈扬眼里,我就五样东西能称的上好——美术、音乐、武术、数学和电脑。


我也是很无奈的说,“谁知道呢?管它做什么,重要的不是过程而是结果。”


“行吧,要我怎样帮你?”陈扬很是义气的说。


“给我划下重点好了,现在看也来不及了。”


“恩,行。”陈扬笑着拍拍我的肩膀,“不过,小曲啊,我觉得你爸应该是要开始管你了。你还是好好读书吧,考的好一点,对自己也好,不是么?”


“他不是老早管我了么?我现在钱都没有,他还想怎么管?”我不以为然。


“我的意思是,他既然因为你撒谎、晚回家打你,也就会因为你成绩不好而打你的。有了第一次,以后啊就会很顺手的。我爸不就这样么?”陈扬解释道。


我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你是说,他以后会像你爸打你那样的打我?”


“也许吧,不过肯定没我爸打得狠,这个你放心。”陈扬一脸奸笑。


“不可能吧,他从来不管我的,怎么可能打我?”我不信。


“我五年级前,我爸还不是忙的顾不上我么,后来想起来了,就开始实行棍棒政策了?大人都一样。”陈扬叹了口气,“不过,我也只是猜测的。走吧,我给你划划重点。”


陈扬的话使我稍感不安,不过,想想,以爸爸那么忙,又对我不冷不淡的样子,肯定不会像陈伯伯那样的。比竟,陈伯伯对陈扬还是很关心的,明眼人都能看的出来啊。爸爸他,他关心我么?反正我是感觉不出来。


所以——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么。


我跟上陈扬,反正,考好一点是一点吧,谁叫我缺钱呢?

楼主 破尘0o  发布于 2013-06-09 18:16:00 +0800 CST  

九、


拿着从陈扬那里借得笔记回了家,妈妈正在烧饭。她一直都这样,不管公司里多忙,总是会准时回家,不像爸爸,不管公司忙不忙,都不回家吃饭。


“小曲,你回来了?”妈妈从厨房探出头来。


“恩,妈妈,要我帮你么?”


“不用,客厅里给你买了水果,快去吃吧。对了,你不是在家里休息么?去哪了?”


“哦,我去问陈扬借笔记了。这不,快要月考了么?”拿起苹果咬了一口,耶,挺脆的!


“你早该这样了。要是稍微用功点,肯定能考好。你爸也就不用那么生气了。”


“他会生气?就算生气,也是觉得我丢了他的脸。切,虚荣~”


“不要这么说你爸。行了,先去看会书,等会吃饭了,我会叫你的。”


我拿着书包往楼上走去。进了房间,顺便开了电脑。


将书放在了一边,复习么?唉,真是不喜欢读书呢!


从兜里掏出老妈早上给自己的手机,一张纸从兜里掉了下来,是一串号码。才想起那天晚上的那个女孩,也不知道她怎么样了。按着号码拨了出去。


“岁月让梦消失也算长大~。”有点伤感的手机铃声。


“喂?是谁啊?”一个女声传来,周围很嘈杂。


“额,还记得我不?那天晚上救了你的人。”该死,竟然不知道她名字。


“哦哦,是你啊!有事么?”


“你在干嘛啊,那边怎么那么吵?”


“我在酒吧呢,所以有点吵。有事么?”


“酒吧?我还没去过酒吧呢,很好玩吧?”


“恩,很青春活力的地方呢,不过,你还是未成年吧,可不能来这里的哦。”


“切,有什么了不起的啊?等会儿我吃完饭来找你玩吧,可不许不答应哦,我可是救过你的呢。”我邪邪地笑了下。


“那,那好吧,我在古卡酒吧,你到时候来找我吧。”


“恩,好的,对了,你叫什么?”


“夏堍,你呢?”


“蓝曲,那我先挂了,等会儿来找你。”说完便挂了电话。


酒吧唉,应该会很好玩的吧。


在家里匆匆吃了饭,便借口出去走走,离开了家。


打了个的,来到了古卡酒吧门口。打了个电话给夏堍,告诉她我到了。她是跑着出来的,好像很忙的样子。


“蓝曲,你来了?快跟我进来吧。你跟着我看看就好,想喝什么跟我说,但是不要去和陌生人玩,这里鱼龙混杂的,不都是好人。”


“恩,知道了。你在这里干嘛?玩么?”我好奇的打量着四周:周围都是灯光,嘈杂的音乐,随音乐舞蹈的人群。


“我在这工作,是这里的舞女。”她小心的看了我一眼,“是不是很失望啊?”


“怎么会呢,都是工作而已。”我笑了笑,我还是班级倒数的呢!


“恩,那就好。行了,你就坐在这儿吧。我得去工作咯。”


“好的,我自己随便看看。”





蓝佑宇办公室


蓝佑宇正在处理着文件,手机响了起来。接了手机没有说话,等待着陆元向他汇报。


“蓝总,小曲他去了古卡酒吧。那是林天手下的酒吧,听说里面还有毒品交易。”陆元着急的声音从电话那端传了过来。


“直接派人把他架到这儿来。”简短的吩咐。


“到公司?”


“恩。”便挂了电话,继续手上的事情。

楼主 破尘0o  发布于 2013-06-09 21:48:00 +0800 CST  
哇,一晚上就那么多人了哇!。可是今天放假的说,楼楼答应好同学去逛街的!所以,会很晚更得说!请亲们见谅哈!!!!

楼主 破尘0o  发布于 2013-06-10 08:51:00 +0800 CST  

十、


我随意的到处看着,说实话,并不喜欢这么嘈杂的地方。只是,想换个地方,换个心情。看着夏堍在那跳着舞,突然想上去唱首歌。正好她旁边有个麦克风。我是想到什么就做什么的人,所以就上去了。而夏堍随着我激情的歌也跳得更加炫。四周是一片叫好。不得不说,这种感觉真得很不错啊。





“元哥,怎么办,那么多人看着,不好办啊!”


“随机应变吧。只要不让他接触到毒品就行。”陆元看着唱歌的少年,给蓝佑宇打了个电话,将这边的情形说了下。





一首歌唱完,许是唱的忒激动了些,将近日的不快都宣泄了出来。心情大好。


夏堍也停下了舞蹈,看了看我,“没想到你唱歌唱的那么好唉?”


我笑了笑,“还好啦,主要是把别人用来读书的时间用来干这些事情罢了。”


“走,去喝一杯吧。”


我看了看手表,“不了,我得回家了。而且我不喝啤酒的。”转身便要离开。


“小子,这就想离开了?敢在我们的地方唱歌,也得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资格啊?”


“云哥,他是我朋友,不懂这里的规矩,您不要和他一般见识啊。”夏堍挡在了我面前。


“妈的,老子做事还要你来教?给我滚开。”说着便一巴掌甩向夏堍。


我一看,连忙将夏堍往后一拉,一脚踹向了那个人。


那人许是没有料到我会出手,竟被我直直地踹了出去。


“草,连我你都敢打,弟兄们给我做了他。”那人身后又出来了几个帮手。


我拉起夏堍便往门外跑去。心里暗骂,这是什么破地方,唱首歌都不行?





“走,去帮忙。别让他受伤了。”陆元叫起手下的人也跟了出去。





我冲到门外,TNND,连辆车都没有。身后他们都追了出来,便往我打来。我将夏堍护在身后,跟他们对打了起来。他们身后又是一帮人,我擦,不就是唱首歌么,至于这么穷追猛打的么?这一愣神的功夫,脸上就挨了一拳。


另外一帮人并没有加入攻击我的队伍,而是和那些人对打了起来。


不会是内讧吧?


此时,那条街的南北两个方向,都有车开了过来。


然后缓缓停下,各自从车里下来一个人。


我一看,惊了,抚额叹息,这下真闹大了,把爸爸都引来了。


爸爸走向我,一脚踹倒了要来打我的人,转身对着从另外一辆车下来的那个人说道,“林天,这么对一个孩子,不太好吧。”


那个人穿着西装,身体却是很胖,有着生意人特有的啤酒肚。


“蓝总,真不好意思啊!属下人见是令公子来我们酒吧,总是格外紧张。我本是好意想请令公子去我那坐坐的,只是属下人办坏了事,伤了他。真是对不住啊!”


爸爸仍是看着他,却很冷厉地对我说道,“蓝曲,上车去。”


“哦。”我能感觉的到爸爸平静的语气下对我的怒火,这是——父子天性?


拉过夏堍就往我爸的车走去。


她能够仗义为我出头,我是很感激的。


却被爸爸一把拉了过去,把我一个人锁在了车里。爸这是不准我管夏堍了么?我用力开了开车门,明知道这是徒劳的。





车外


“林天,你的人最好离我儿子远点。我和你的事儿,你要是牵扯到他,就别怪我不客气了。”蓝佑宇冷冷地对着林天说道。


“蓝总,我知道您的势力,也知道您的手段。只不过,这次真不是我的命令。”林天赔着笑说道。


蓝佑宇也不多说废话,只是眼神示意了下陆元 撤,往车上走去。经过夏堍的时候,警告了一句,“你也离他远点,不管你出于什么目的。否则~”他没再说下去。




看着爸爸上了车,“嘭”地关上了门

楼主 破尘0o  发布于 2013-06-10 09:00:00 +0800 CST  
亲们,楼楼回来啦!!谢谢你们的支持!!楼楼今天努力更!!

楼主 破尘0o  发布于 2013-06-10 17:26:00 +0800 CST  

十一、


我连忙说道,“爸,我那个朋友怎么办,您帮帮她吧。”


他没有回话,开车的动作已经表明了他不想管这件事。


“靠,你不帮就算了。放我下去,我自己去救她。”我气得连脏话都骂了出来,一说完心下便开始后悔。偷偷地打量了下他,可是,坐在后面的我完全看不到他的表情。


车一下子飞快地开了起来,往家里行驶而去。本要半个小时的路程眨眼就到了。


“下车。”他一边吩咐着一边自己也下了车。


我下了车就准备往回赶。我就是那种要么就不是朋友,一旦成了朋友,必须得讲义气的那种人。况且,那个时候,她说都没说就护在了我身边,我怎么能把她独自扔在那。


看到我又要赶回去,爸爸快步向前走了几步,一把抓住我,顺势甩了我一巴掌。本就受伤的脸就更加肿胀了起来。


“你闹够了没有,还嫌我不够烦么?”爸爸怒喝道。


“我怎么闹了?那是我朋友。”我对吼着回去。


“是朋友就不该让你去那种地方。”


“我自己要去的。不关她的事。”


“你还有脸说啊。你除了认识些狐朋狗友,吊儿郎当以外还会干什么?现在连脏话都会说了,你说说你还有什么不会干的?”


“是,我知道,我一直都入不了你的眼,你可以不管我啊,我又没有求你管我。”眼泪不自觉的流下,“蓝佑宇,我从小到大,你管过我什么。就算我再不好,你也没有资格说我打我。凭什么不管我的时候,就什么都不闻不问,要管我就动手打我,就凭你生了我么?”


他只是冷冷地瞧着我,从兜里掏出香烟便点了抽了起来。许久没有说话,任我哭着。


“佑宇,小曲?你们这是怎么了,我在家里就听到你们在吵了。”妈妈开了门出来,“小曲,你这是怎么回事?”一把将我抓了过去,仔细地看起了我的脸。


“佑宇,你又打他了?”妈妈略带责备的语气说道。


蓝佑宇没有说话,在夜色下,冷峻的外表,犀利的眼神,紧锁的双眉,让人感到敬畏和无法接近。


他指了指门,对着我说道,“给我回房去。”


“我不。”分不清是赌气还是生气。


他二话不说,直接将我拎了进去。我说过,他身手很是厉害。


“佑宇~。”妈妈心疼的劝说道,“他还小,有什么就好好说。”


他看了妈妈一眼,“蓝曲,你要是再不滚上去,就别怪我不客气。”


妈妈推了我一下,“小曲,你快上去,上点药。听话。”


我知道今天他在,肯定是不能回去救夏堍了。恨恨地上了楼。





“佑宇,小曲他,是任性了点,但是,还是很乖的。”孟琳对着蓝佑宇说道。


“那是你不知道他干了什么。”蓝佑宇缓缓走到客厅,靠在了沙发上,闭上了眼睛。


孟琳看着蓝佑宇,叹了口气,“那你就多管管他,他这样叛逆,也是希望你能多关心他。”


蓝佑宇微微睁开了眼,看了下手表,“我还有事,你给我转告他,要是再去那种地方,我就打断他的腿。”


“那么晚了,有什么事不能到明天去做么?”


蓝佑宇站了起来,没有回答她的话,看了看楼上,“管好他,别总是惯着他。”

楼主 破尘0o  发布于 2013-06-10 17:27:00 +0800 CST  
楼楼先去吃饭了,回来更!大家的呼唤让我很是激动哇,只是压力也倍增。楼楼不能保证每章都写得好,只能尽量努力把整体写好,所以写得不好的地方,大家多多包涵啊!!因为,我还是新人,嘿嘿!——另外勒,楼楼马上要考英语6级咯,所以得好好准备一下,裸考的孩纸桑不起啊!所以更得慢的地方也请大家见谅哈!
祝大家端午节快乐!!

楼主 破尘0o  发布于 2013-06-10 17:35:00 +0800 CST  

十二、


我将自己埋在被子里,脸上仍是火辣辣的疼。想不通他为什么这样对自己,自己的请求、朋友,他竟都不放在心上的么?


听见了开门声,不用想也知道是谁。


“妈,你让我静一静。”头也没抬地说道。


“小曲,你今天到底去了哪里?”


“酒吧。”我冷冷地道,明知道不该用这种语气和妈妈说话,却克制不住。


妈妈坐在了我的旁边,摸了摸我的头道,“小曲,你不该去那里的。你还小。”(被我打断)


“你们一直都说我小,就是因为我小,什么事都不告诉我。我有爸爸,却跟没有又有什么区别。你们为什么不能像陈伯伯他们家那样,好好地住在一起?他为什么不能像陈伯伯那样对自己的儿子好一点?”我猛地拉开被子,向妈妈怒吼道。


妈妈看着我,眼圈泛红,叹了口气,“小曲,不关你爸爸的事。都是妈妈的错。”


“你有什么错?是他自己不回家,不把我们当成家人。跟你有什么关系?”


“因为妈妈背叛过你爸爸。”妈妈哭着别过脸去。


“妈妈?怎么会?您?”我一脸震惊。


“你刚出生的时候,你爸还在部队,还是和你陈伯伯一起呢。你爸真的是很厉害的一个人啊,什么事都是自己来,从不求别人,即使是你的爷爷!你爷爷那个时候处于文革,正是潦倒的时候,你爸爸和你姑姑也因此而离开了父母,两个人相依为命。可以说,他比你还要苦,没有父母,却还要照顾年幼的妹妹!后来当了兵,成了优秀战士。故事就发生在那个时候,在一次战争中,你爸爸为了救陈寒,腹中受了一枪,虽抢救了过来,却也落下了病根。就被退了役,做起了生意。也许是生意比较忙吧,他很少回家,也一直都没有再碰过我。那个时候,我认识了一个人,”妈妈顿了顿,又继续讲了下去,“他待我很好,让我感觉被重新重视了。所以发生了关系。后来你爸爸知道了,没有说什么,只是想和我离婚,成全我和他,条件是你得交给他养。那个时候,我,我才从迷雾中醒了过来。我求他,说我不再和那个人见面,你还那么小,总不能有个破碎的家庭。”


“那,那爸爸答应了?”我难以置信。


“是啊,答应了。为了你,他容忍了我。”妈妈流着泪,“后来,我才从你陈伯伯那里知道,那次受伤,你爸爸,已经不能再有孩子了,也不能再做那事(亲们应该懂吧!)。所以,小曲啊,你是他唯一的孩子,他怎么会不关心你?”


“可他从来都不回家,也不过问我的事情啊。”我仍是不敢相信,这是事情的真相?


“不回家是因为我,他到底还是介怀的。至于不过问你的事,如果真的不过问,那么怎么能和你一起回来?他又怎么知道你在哪?”妈妈解释道,“所以,小曲,不要生你爸的气。大人总有大人自己的想法。你现在这个年龄,应该好好读书。你爸不需要你考的特好,但也总不能老是考那么差,他希望你能学点知识,而不是整天游手好闲的。你应该理解他。”


我没有说话,今天的真相来得太突然了。


看着我的表情,妈妈也不再多说什么,“小曲,你好好休息吧。还有,别再去酒吧那种地方了。那里鱼龙混杂,万一出事了怎么办?听到了么?”


“知道了,妈,我想自己静一静。”


“恩。早点睡。”妈妈说着就往门外走去,为我轻轻关上了门。


我关了灯,陷于一片黑暗之中。细细地想着妈妈的话。


如果真是这样,爸爸,您心里藏了多少苦?

楼主 破尘0o  发布于 2013-06-10 20:04:00 +0800 CST  
大家可以去看看《黑洞》哦,只要挑道明叔的看就行了。他演的聂明宇真的很棒!!只是,没有孩子,所以我就yy了一下,可是总觉得写不出道明叔的神采来,所以为了更好地理解的话,大家可以去看看哦!!

楼主 破尘0o  发布于 2013-06-10 20:10:00 +0800 CST  

十三、


第二天,脸上的伤稍微有点退了下去,却还是依稀可见。好在本就是周末,不用去上课。


“小曲,小扬的电话。”听到妈妈的叫唤,我连忙走了出去。


“哦,来了。”


“妈妈去公司了,你好好呆在家里。可别再出去了,好好看书,知道么?”妈妈递给我电话,同时嘱咐道。


“哦。”我接过电话,“喂,小扬,什么事啊?”


“小曲,下周就要考试了,等会儿我来找你,跟你一起复习,你别出去了。”


“哦,好的,那给我带点吃的过来吧。”


“恩,好的。”





半小时后


“你来的真是速度哇。”我开了门让陈扬进来。


“小曲哇,你脸怎么了?不会又是蓝叔吧?”陈扬吃惊的看着我的脸说,“你屁股还没好,他又打你脸了?”


“你能不能进来说啊?”我无语地翻了翻白眼。


带他去了客厅,顺便泡了两杯奶茶。吃着他给我带的东西,将昨天的事略微地讲了一遍,只是省略了我妈和我说的事!。


他听完一脸震惊,那表情和我昨天得知真相的表情完全有得一拼,“小曲啊,我真羡慕你唉。既有美人相伴,又能亲眼见到黑社会火拼,还逛了酒吧,代价只是伤了脸。哇,如果我爸也有蓝叔那么好说话的话,我也得去酒吧看看。”


对于他的话,我是相当无奈,“你现在成绩那么好,你爸也打你啊?”


“唉,你可不知道我的日子过的,完全没有青春朝气啊!他有空就会试我的身手,如果没有达到要求,就会被打。考试粗心了也会被打。总是说成为一个警察,如果身手不好,不谨慎,什么事都办不好。”一说起他自己的事,陈扬立马耷拉着脑袋。


“那是真的挺惨的唉。”


我想起了初二那年的暑假,我去找陈扬的时候,在他们家门外就听到了陈伯伯训斥的声音,还有藤条击打肉体的“嗖啪嗖啪“声以及低沉的报数声。


我一惊,忙开了门进去。也真是巧,那天,他们家门也没锁。估计是陈伯伯气急了直接就开打了,忘了锁门。


因为陈杨家的客厅就在外面,正对着门,而陈扬也是趴在沙发上的,所以他裸露的屁股就直接印入到进了门的我眼里。


陈伯伯站在一侧,用力的挥打着藤条,陈扬的屁股上到处是一条条的楞子,交错其间,肿胀的十分厉害,有的已经破了皮了。


我尴尬地喊了句,“陈伯伯,您别打陈扬了。”


陈伯伯并没有理我,而是对着陈扬问道,“几下了?”


“已经43下了,还有17下。”陈扬很努力的说道。我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么狼狈的他。自认识他以来,他一直都是老师夸奖的对象,学生的楷模,所以看到这个场景,我也很不是滋味。


“那就给我继续数着,想想考试的时候,怎么那么粗心。连这点事情都做不好,以后碰到大事情,你能处理的好么?”


于是,陈伯伯就当着我的面,继续责打着陈扬。


真的很尴尬啊!


“小曲,你倒是快吃啊,吃完了,我们就好去复习了。”


“你今天怎么那么好,陪我来复习啊?”


陈扬无语的说道,“因为我的笔记还在某人手里。”


我傻笑了一声,“好像是的哦。”

楼主 破尘0o  发布于 2013-06-10 21:40:00 +0800 CST  

十四、


等我吃完东西,就带他去了我的房间。


“真好啊,你还有电脑。我爸要是也那么开明就好咯。”陈扬一屁股坐在了电脑前,玩了起来。我拿来他的笔记放在了桌上,话说借来以后还没有看过呢。


“行了行了,快看吧。免得到时候说我打扰你复习害你没考好。”说着就把电脑给关了。


陈扬看了看我,“唉,你小子转性啦,突然变成奋发上进的好青年啦?不错不错,也不枉我一直引领着你走向光明了。”


我不理他,拿起书看了起来。





蓝佑宇办公室


办公室的四周摆满了书,中间栽种了一些花草,还放了一个鱼缸,花草的前面放着沙发。


蓝佑宇站在鱼缸前,随手拨撒着一些鱼饵到水里。


办公室的电话突然响起。


他走了过去,接了起来,“喂?”


“蓝总,今天市里来了一封匿名信,是针对您的。说您走私。”


“恩,还有呢?”蓝佑宇微微皱起了眉头。


“市里已经决定由陈寒来查这件案子。”


“知道了。”挂了电话,拨了一下号码,“叫张峰来我这。”


张峰敲了敲门,走了进来。走向蓝佑宇的办公桌前,却没有发现他。


“在这儿。”蓝总的声音从身后传了过来,张峰转过身,往沙发那边走去。


“蓝总。”恭敬地叫了声,别看张峰在公司里是副总,但在蓝佑宇面前照样唯诺是从,不敢有半点怠慢。


“张峰,你怎么回事儿?那三十八辆奔驰的事儿不是叫你尽快摆平么。”蓝佑宇转过头看了看张峰,“你可别以为这是小事儿,那可是好几百万美金,这是死罪啊,到时是你去还是我去啊?”


“蓝总这样,给我三天时间,我一定摆平这件事。”


“两天。”


“两天?行,就两天。我一定给您答复。”


“你知道由谁来查这件案子么?”蓝佑宇顿了顿,“陈寒。”


“那敢情好,他是老爷子的干儿子,也是您的兄弟。”


“是你了解他,还是我了解他?”蓝佑宇微微叹了口气,“这件事尽量处理的软着陆。”


“是,我这就去办。”


蓝佑宇看了看手表,起身拿起了外套。





“小扬,你今天那吃的在哪里买的?吃的我肚子难受。”说着,便开了门,急忙往厕所走去。


陈扬无语的继续复习着。没过一会儿又听到一阵脚步声,头也不抬地说,“小曲,你上厕所倒是快得啊?”见没有人回答,一抬头,却看到了蓝佑宇,立马站了起来,“蓝叔叔,您回来了?”


“恩,小扬啊,做什么呢?”蓝佑宇笑着问道。


“我来找小曲复习呢。”


蓝佑宇走了进来,随手翻了翻放在桌上的书,皱起了眉头,“这些书是他的吧?”


“啊?”陈扬不知道怎么回答好,看着蓝曲的书上用铅笔画满了漫画,还有写着对老师的谩骂。


“他人呢?”语气已经有些冷。


“哦,他去厕所了。”陈扬在心里为蓝曲默哀。


蓝佑宇没有说什么,只是将书都拿了起来,“等会儿让他来我书房拿。”说着便走了出去。

楼主 破尘0o  发布于 2013-06-11 14:50:00 +0800 CST  

楼主:破尘0o

字数:54310

发表时间:2013-06-07 07:0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02-17 09:38:51 +0800 CST

评论数:220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