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花开彼岸,泪殇倾城




彼岸花开开彼岸,奈何桥上可奈何。
他让他国破家亡,他让他从高高在上的尊贵皇子沦为一个人尽可欺的奴隶!他应该是恨他的!可是他的心却在明确的告诉他,他颜雪曦爱上了那个冷酷霸道而邪肆俊美的人......
他是凤羽国三王爷,是当今圣上的唯一胞弟,更是统帅三军的大将军!他陌羽辰就像神一样的存在,不止在凤羽国,哪怕是整个天下!他从来都是战无不胜的神!只是所有人都在想,为什么这样俊美如谪仙一样的人儿,却可以那样的残忍,他可以在顷刻间摧毁一个国家,可以瞬间让人国破家亡,他的眼中似乎只有杀戮!他是一个让所有人心惊胆颤的绝美修罗!不过,他的出现,似乎让他越来越不像他了......
或许,他们都在想,今生缘,来世再续,情何物,生死相许
如有你相伴,不羡鸳鸯不羡仙。

楼主 雪夜澜殇  发布于 2012-12-14 23:54:00 +0800 CST  
炽热的阳光,照射着大地。明明是烈日炎炎的夏天,却让人感到冬天一般的寒冷跟凄凉。空气中没有一丝生的气息,有的只是浓重的血腥味儿跟不绝于耳的战鼓轰隆声。三王爷陌羽辰忽然有些厌烦,这已经是最后一战了,面前的就是墨雪国的京都了,只要天黑前攻进城内,那么这场战争就可以结束了。他缓缓的收起了那冷冽而邪肆的微笑,“攻城。”轻轻的吐出那两字,神情优雅而淡定。仿佛他看到的是如画的美景,而不是遍地的尸体跟血流成河的杀戮。没过多久,厮杀声已经渐渐停止了,而刚刚还在奋勇抵抗的墨雪国的将士现在已经是一具具冰冷的尸体了。有一副将骑马奔来,未到陌羽辰面前已跳下马,单膝跪地,“禀报王爷,城已破,反抗者均已被格杀,请王爷入城。”陌羽辰微微点头。结束了?还真是快呢。不过,要是太慢的话,就不是他陌羽辰的作风了。夏天的夜晚来的很晚,落日的余辉依旧是耀眼刺目,让人不敢去正视。陌羽辰懒懒的坐在马上被那如血的残阳镀上了一层淡淡的金边,他原本俊美的容颜在光的的映照下显得是那样的圣洁。跪在地上的副将呆呆的看着他们的王爷,圣洁?那也要忽略这遍地的尸体吧?!只是,还未等他多想时,陌羽辰早就如风般从已经大开的城门疾驰而入。
墨雪国有一绝色公主,被称为天下第一美人。临走时,他的皇帝老哥特意交待过,让他一定要生擒那名公主,并快马加鞭的送回凤羽国。虽然这是一件极其无聊的事,但皇帝亲口说了,他不得不重视呀!他现在只是希望那个墨雪国皇帝不要鬼迷心窍的想着什么士可杀不可辱的观念,把那个公主给杀了。否则,就算他不动怒,凤羽国的皇帝大人也要下杀令了。

楼主 雪夜澜殇  发布于 2012-12-15 16:42:00 +0800 CST  
国破家亡,这样的亡国之夜,墨雪国的皇宫乱作一团。面对这样乱糟糟的场景,陌羽辰异常的反感,他真的很想下令屠杀。但是想到他皇帝老哥的交待,只能作罢。万一把那名绝色公主给杀死了,他的皇帝老哥搞不好是要打人的。唉,他的这位皇帝哥哥还真是会给他添乱呀!
墨雪国皇宫已经被凤羽国的军队给包围了,很快他们便把所有人都集中到大殿上,而墨雪国的皇帝也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多的宫女太监,还有一些他还不曾宠幸过的妃嫔。只是,现在他只能跟这一群奴才跪在这儿等待迎接这个皇宫的新主人。不远处的皇后跟一些嫔妃哭哭啼啼的跪在冰冷的地上,往日的高贵优雅已然不见。她们精致的宫装已经微微散乱,脸上的妆容随着泪水的冲洗也已经花掉了。
陌羽辰离大殿老远便不在走了,女人的啼哭声让他感到些许烦躁。旁边的人自然是了解三王爷性子的,立马大步的走进去,呵斥道,“哭什么哭!全都给我闭嘴!小心惹怒了三王爷,你们性命不保。”一时间,啼哭声皆无。所有人都低下了头,等着他们未知的命运。墨雪国皇帝更是一下瘫在了地上,喃喃自语道,“三王爷?陌羽辰?怎么是这个杀神呀,那我还有活路吗?”
陌羽辰未着铠甲,一袭月色长袍,一根同色系的绸带将头发束起一缕,其余的便随意的披散在身后。他惯用的软剑环扣在腰间,众人不知,只当那是普通的腰带。他的这身打扮让人无论如何都无法跟战场上厮杀的大将军联系到一起,因为怎么看都觉得像是风流倜傥的翩翩公子哥儿。但,他陌羽辰的确是货真价实的三军统帅。
他随意的瞟了一眼那个跪在他面前瑟瑟发抖的人,淡淡的问,“可是墨雪国皇帝?”
墨雪国皇帝鼓起勇气去看站在他面前的人,虽然早就听闻凤羽国三王爷陌羽辰俊美无双,可是当他亲眼看见时,还是不免有些震惊。他不明白,为什么这样一个俊美如谪仙一样的人儿,可以那样的残忍,嗜血。就是他在数月内,接连攻破他27座城池,他的军队所到之处,都是血流成河,遍地尸体。明明那样美的一个人,却是嗜血的恶魔。
陌羽辰不满墨雪国皇帝的神游,在他的问话没有得到回答时,他淡淡的咳了一声。墨雪国皇帝听到后,立马哆哆嗦嗦的说:“是,是,朕是。”“朕?”陌羽辰淡淡的说着,忽而冷笑,“一个亡国之君,阶下之囚,有什么资格在本王面前自称朕?”“是,是,小人以后一定会记得,还请王爷恕罪。”墨雪国的皇帝边说边磕头求饶。“父皇,您是一国之君,宁死也不可以糟蹋自己呀。”陌羽辰闻声望去,是一个极其美艳的女子,她的右眼下方有颗泪痣,那红色泪痣让她又平添了一抹妖娆。只是她的声音就像潺潺而过的溪水一样,让他的心不免有些微漾。只是下一秒,他便把这些不该有的感觉压下去了,他陌羽辰是不喜欢女人的,怎么会对那女人有感觉呢。或许,只是因为这女子有些骨气吧。他缓缓的打量了一下这些跪在地上的嫔妃,个个都是貌美如花,唉,看来这墨雪国的老皇帝在好色这一点上倒是跟陌羽辰身后那位有的一拼呀!而此时,在凤羽国皇宫内的皇帝却打了一个喷嚏,是谁敢在背后说他这个九五之尊?

楼主 雪夜澜殇  发布于 2012-12-15 18:17:00 +0800 CST  
陌羽辰再次把视线移到了那个颇有些骨气的公主身上,如果他猜的没错的话,这个女人应该就是他那色咪咪的皇兄要的人了。“谁是雪姬公主?”尽管他知道是谁了,却还是例行公事的问了一下。“我就是。”从容淡定的声音,虽已亡国,但是他身上依然有那份尊贵。“来人,把公主带下去,好好照顾,明天一早送往京城。”陌羽辰下好命令便不在多看一眼,他向来不喜欢在一些没有意义的事情上浪费时间。几个事先准备好的宫女便想上去搀扶颜雪姬,而颜雪姬却冷漠的拒绝了她们。“我自己会走。”说着他看了一眼仍旧跪在地上的父皇,这个男人就算再软弱无能也终究是他的父亲呀。母妃在生下他的那一刻就去世了,在这个冰冷的皇宫里他就只有一母同胞的姐姐跟他相依为命。不受宠的孩子在皇宫里生存是很难的,不过这个所谓的父皇还是给过他们一些温暖的。“父皇,保重。”没有过多的话语,说完他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大殿。陌羽辰对这个绝色公主更加好奇了,她明明知道自己的命运会是什么,却还可以那样的淡然,真是有意思呀。只是他太过于关注那个他所谓的有意思的人儿,而忽略了墨雪国老皇帝,喃喃自语般的轻唤,“曦儿,曦儿......”

楼主 雪夜澜殇  发布于 2012-12-15 19:07:00 +0800 CST  
事情办的差不多了,陌羽辰对着旁边的一个副将说道,“接下来的事情你来处理吧,一切照旧就好。”“那这个皇帝怎么办?”“他嘛,等待陛下的旨意吧。”陌羽辰说完便转身离开了。夏天的夜晚是很美好的,满天的繁星,陌羽辰难得好心情的在墨雪国的皇宫内闲逛。御花园里可谓是百花齐放,争奇斗艳。“谁在那里?”听见异动,他冷然的问道。这时,从百花丛中站起一个人,皇宫内早已灯火通明。所以,即使在黑夜也如同白昼般。他看见一个女人怯怯的站在那儿,怀里还抱着一只包袱。看来是想逃出皇宫的,只是在他下令包围整个皇宫后,她没有逃出去,便躲到这御花园的花丛中去了。“过来。”陌羽辰淡淡的说着。那女人一步一步的迈到他面前,然后跪下恳求道,“我求求你,放过我吧。我求求你了,我可以把我身上所有值钱的东西都给你。我只求你能放过我......”陌羽辰在那女子慢慢的往他面前蹭的时候,就已经不耐烦的把头转向了别处。女人除了哭哭啼啼还能做些什么,他真搞不懂他的皇帝老哥为什么会喜欢这些?看她的服饰应该是宫女吧?看着跪在地下哭泣的女子,陌羽辰忍下心里的烦躁,漠然的说:“把头抬起来。”女子依言慢慢的抬起了头,即使她现在只穿着普通宫女的衣服,即使她现在未施粉黛,但她的那张脸依旧是倾国倾城的。然而在陌羽辰看清她的容貌后,冷冽的问,“你是谁?”女子轻颤了一下,然后说:“我是这皇宫中的宫女。”闻言,陌羽辰轻笑。“如果你想死的话,可以继续骗我。”明明是很温柔的语气,却让人感到无限的冰冷。女人看着眼前这个俊美而冷冽的男人,她的七弟也是很美的。只是那种美跟他身上的美是截然不同的。她的七弟就像是雪莲花一样高贵、圣洁、不染尘埃。而这个男人就像那如血般妖艳的彼岸花,是那样的邪肆妖娆。看一眼,便会永生不忘。哪怕会下地狱,也心甘情愿。女人轻轻的擦掉了脸上的泪痕,缓缓的站起身,看着陌羽辰淡淡的说:“我是雪姬公主。”陌羽辰丝毫不惊讶,仿佛像早就知道了一般。他只是随意的问了句,“那代替你的是谁?”“是我一母同胞的亲弟弟,七皇子颜雪曦。”陌羽辰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随即,轻唤了一声,“风。”瞬间一道黑影已经跪在了他的身边,“主上,有何吩咐。”陌羽辰看了一眼面前的绝美女子,淡然的对跪在地上的风说:“连夜把雪姬公主送回京城,让皇上等急了可不好。”说完他邪肆的看了一眼那个已经绝望的女人,便回身继续欣赏那美景了。“是,属下遵命。”风说着便起身,然后把那个仿佛丢失了灵魂一样的绝美人儿带走了。陌羽辰嘴角挂着一抹轻笑,皇帝哥哥这真公主我可是给你送回去了,至于这假公主嘛......
颜雪曦?不错,本王差点就被你骗了呢。有意思,好像已经很久没有这种好玩的人出现在他身边了。想着,陌羽辰便心情大好的离开了这花香涌动的御花园。

楼主 雪夜澜殇  发布于 2012-12-15 21:05:00 +0800 CST  
颜雪曦望着镜中的自己,心情烦躁的拿起桌子上的首饰盒砸了上去。听见响声的宫女立刻跑了进去,“公主,您这是干什么呀?”他转身,不语。一是他真的不想理这些凤羽国的人。二是他怕话说太多会让人听出来。毕竟他是男人呀,就算模仿姐姐模仿的再像,也会有纰漏的呀。那宫女收拾好东西后,便过去对着颜雪曦说:“公主,您长的这么美,皇上是一定会宠爱您的。”“滚!”不说这个还好,一说起这个颜雪曦直接气的把那个宫女给赶了出去。明天他就要被送到凤羽国了吧,明天他就要离开这个他从小到大都不曾离开过的家了吧。那他以后的命运会是什么,他不知道。他只知道如果他不代替姐姐的话,那么姐姐就要去承受这一切了。只有一个晚上了,他想过要逃跑,可是宫殿外面有军队把守,他根本就出不去。他现在只希望姐姐可以安全的逃出皇宫,却熟不知他一心保护的姐姐已经在他之前去了凤羽国。

楼主 雪夜澜殇  发布于 2012-12-15 22:08:00 +0800 CST  
注定,一夜无眠。颜雪曦站在窗边看着外面那轮高挂的明月,它淡淡的光芒显得很柔和。时间过的是很快的,天就要亮了。即使再不愿意,他也没有办法改变自己的命运。他忽然有些想念他已经去世多年的母妃,他记得很小的时候他曾经问过姐姐,“为什么曦儿没有母妃呢?”姐姐只是哭着把他抱的更紧,柔柔的告诉他,“母妃去了很远的地方,她回不来了。但曦儿有姐姐,姐姐永远会陪着曦儿的。”

楼主 雪夜澜殇  发布于 2012-12-16 14:28:00 +0800 CST  
缓缓的闭上眼睛,任泪水肆意的划落。他深深的陷在那段有欢笑有痛苦的童年记忆里,直到他沉沉的睡过去。等到他再次醒来时,外面早已是艳阳高照。他揉了一下迷茫朦胧的双眼,但下一秒他立刻从床上起来,警惕的打量着四周,这还是他昨天住的宫殿,没错,这还是墨雪国的皇宫。他还没有离开墨雪国,但是他清楚的记得陌羽辰那个恶魔说过要一早把他送往凤羽国京城的呀,显而易见现在的时辰早就过了一早,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呢?颜雪曦忍不住的探究......
“你醒了?”清冷高傲的语调,在颜雪曦身后响起。他蓦然转身,看见的就是一张俊美无暇的脸庞,就是这个人让自己国破家亡,让自己跟从小相依为命的姐姐离别,他恨,他真的恨他!“出去!本公主不想见到你!”他愤愤的冲着陌羽辰喊道。而后者全然不在意,仿佛就跟他没有丝毫关系一样。随意的坐在旁边的贵妃榻上,神情是那般的慵懒。他淡淡的看着颜雪曦,不错,真的很美。即使在生气的时候,也是别有一番风味。“公主?本王看不见得吧。”陌羽辰懒懒的说道。“难道这墨雪国有两位绝色公主不成?”颜雪曦一惊,随即急急的问,“我姐姐呢?你把我姐姐怎么了?”陌羽辰满意的看着此时焦急忿然的颜雪曦,这样才对嘛,他昨天过于淡定了。“怎么?皇子殿下装不下去了?”陌羽辰淡淡的说着,唇边挂着一抹邪肆的笑。颜雪曦痛苦的一下子跪坐在地上,他怎么会不知道姐姐的处境呢,难怪他现在还在墨雪国,那是因为姐姐已经被送去凤羽国了。晶莹的泪水缓缓的滴下,那张倾国倾城的脸上尽是悲伤,他抬头看着坐在贵妃榻上的陌羽辰哀伤的呢喃道,“为什么要有战争?为什么要有杀戮?为什么一定要别人国破家亡,骨肉分离?”陌羽辰微怔,这些他从来没有想过。他从小学习的都是帝王权术,强者为尊。十六岁当上大将军,成为三军统帅后,他便屡立战功,战场上的他就像神一样的存在,他从来没有输过。看着颜雪曦那张布满泪痕满是哀伤的脸,他心里泛起一种莫名的感觉。只是,他知道这种感觉他以前从不曾有过。站起身,他向外走去。走到颜雪曦身边时,他的衣衫下摆被他紧紧的攥住,陌羽辰低头看着跪坐在他身边的人,而颜雪曦也看着他,缓缓的,字字清晰的道,“不知道王爷每每想起那尸横遍野,血流成河的场景,会做何感想?”陌羽辰看着他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瞬间把环扣在腰间的软剑抽出,唰!~颜雪曦看着手中的衣襟,不禁感叹,真是好快的剑啊。只是眨眼间陌羽辰已经离开了,而那刚刚割下衣襟的软剑也已经回到了他的腰间。

楼主 雪夜澜殇  发布于 2012-12-16 16:49:00 +0800 CST  
一晃几天过去了,颜雪曦自那日见过陌羽辰以后,便再也没有见到他了。虽然墨雪国已亡,他已经沦为亡国奴了,但却从来没有受到什么非人的待遇,吃穿用度跟以前也没什么差别。只是,他被软禁在那宫殿,半步都不得离开。但是并不是所有人的命运都能跟他一样,他的父皇已经从帝王之尊沦为阶下囚,他的兄弟姐妹,甚至整个皇族都成了奴隶,是真正任人欺辱凌虐的奴隶。当然,这些,他现在是不会知道的。
皇帝圣旨已下,命陌羽辰将墨雪国皇帝带回京城,至于其他的皇室成员全部沦为奴隶,充入军中。亡国之君的妻女会有什么好下场,充入军中为奴,那不就是军妓吗。她们曾经都是高高在上的人儿,难道现在要她们去伺候那些士兵?答案当然是肯定的。许多不堪受辱的妃嫔公主都选择了自杀,而那些没有勇气自杀的,就只能去承受那份屈辱了。
大军就要启程返回凤羽国了,陌羽辰神色淡然的指挥调度兵马,把所有事情安排妥当了,才去他在墨雪国的临时行宫。“王爷,是先沐浴还是先用晚饭呢?”“沐浴吧。”陌羽辰淡淡的说。他其实一点都不饿,夏天的闷热让他根本就没什么食欲。浸泡在水中,他才觉得自己仿佛没那么闷热了。洗过澡后,陌羽辰换了一袭淡紫色的衣服,依旧是翩翩公子哥儿的打扮,软剑仍旧环在他的腰间。看着桌子上摆着的丰盛而清淡的菜肴,他却无心享用。已经好几天没有见过他了,他现在迫切的想要去见他。颜雪曦,你竟然可以让本王对你念念不忘,你还真是有本事呀......
刚踏进宫殿的门,便有一个花瓶迎面飞来,他侧身躲过,花瓶落地而碎。陌羽辰一向喜欢洁净,但现在里面是碎了一地的瓷片,甚至枕头被子都在地上,看来是能摔的,或者摔的动的都没有能幸免于难呀,他不禁有些微怒。“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儿?”颜雪曦冷冷的看着他,却是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他真的很想问问他,为什么要那样对待他的亲人,可是他现在却什么也说不出来。索性,他转身回内殿去了。一旁的宫女跪下颤抖的说:“回王爷,是公子发脾气摔的。而且,公子已经一天没有吃饭了。”自从皇帝的圣旨一下,墨雪国皇族均被贬为奴隶。而颜雪曦却还可以享有这样的待遇,自然是三王爷陌羽辰授意的。所以这名宫女也算是聪明的,她一直称呼颜雪曦为公子。陌羽辰了然的点点头,前几天还好好的人今天突然大发脾气,当然是因为,也只能是因为那圣旨了。没有他的命令,颜雪曦根本就不可能离开这座宫殿半步。那他只能是听别人说的了,他看了一眼那个仍旧跪在地上的宫女,随意的问了一句,“他是什么时候知道的?”“这,奴婢也不知道呀。”那名宫女一直在努力的想着措辞,怕一个不慎惹恼了这位冷血的王爷。“公子早饭就没有吃,他说过要见王爷,奴婢,奴婢也不敢去惊动王爷,所以,所以......”陌羽辰不耐的打断了那名宫女的话,“今天早上照顾他饮食起居的婢女全部杖毙。”全部杖毙?!!那名宫女呆呆的看着陌羽辰忍不住的颤抖,她应该感到庆幸吧?好赖她早上没有服侍过公子,她的命算是保住了。只是那六名宫女,可惜了。颜雪曦听到陌羽辰如此残忍的话便又从内殿跑了出来。“为什么?”仅仅只有三个字,里面却含有多种情绪。“你说为什么?”陌羽辰淡淡的反问。颜雪曦死死的盯着陌羽辰,而陌羽辰也懒得跟他对视。他这几天的确是有些累了,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半倚半躺的靠在华丽的贵妃榻上,看来也有这儿没被颜雪曦给毁了。

楼主 雪夜澜殇  发布于 2012-12-16 20:14:00 +0800 CST  
看着还跪在地上发呆的那名宫女,陌羽辰不悦的道,“还跪在这儿干什么,让人把这儿收拾一下。”“是,是,奴婢马上去。”等那名宫女出去后,颜雪曦才对着陌羽辰说:“是我自己要问的,不关她们的事,求求你放过她们吧。”让他坐视不管,那根本就不可能。陌羽辰淡淡的看了一眼颜雪曦,随即唤道,“来人。”宫殿外面的侍卫听见后,立马入内,单膝跪地,“王爷有何吩咐。”“去把今早服侍他的宫女全部带到殿外。”“是。”侍卫领命而去。颜雪曦听到陌羽辰的这一命令,心里渐渐浮出一种不好的预感。果然,他的预感很准。不一会儿,那侍卫便回来了,跪下道,“王爷那六名宫女已经全部带到。”陌羽辰微微点头,缓缓的吐出那几个字,“全部杖毙。”如此轻柔的语气,却已经决定了那六名宫女不可改变的悲惨命运。他虽是对着那侍卫下令,但眼睛却一直看着颜雪曦。“是。”“不!”颜雪曦跟那侍卫几乎是同一时间喊出的,只是一个平静,一个愤怒。那侍卫见颜雪曦阻止便稍微停顿了一下,可是看陌羽辰没有丝毫的回应就又快步的出去了。“你无须这样看着本王,本来她们是可以多活一晚上的。”面对颜雪曦满是愤怒的脸,陌羽辰淡淡的说道。“就因为我给她们求情了。”明明是反问却用陈述的语气给说了出来。“你怎么可以这样的残忍?!你明明知道她们是无辜的!”颜雪曦冲着陌羽辰不管不顾的喊道,“你就是个嗜血成性的魔鬼!你会有报应的!你一定会下地狱的!!”“啪!”一记响亮的耳光重重的掴在了颜雪曦的脸上,他被这巴掌打得摔倒在地,白皙如玉的脸上更是出现了一个鲜红肿胀的手印,而唇角也有些许殷红流下。陌羽辰看着颜雪曦漠然的说:“从来没有人敢这么跟本王说话。你的胆子真的不小。”颜雪曦没有用手去捂还在火辣辣疼着的脸,甚至连唇边的血都没有擦,他只是对着陌羽辰哀求道,“求求你饶了她们吧,是我的错,都是我的错。我不该问她们,我不该问,我以后什么都不问了,求求你了。”颜雪曦的神情是那样的忧伤跟痛苦。因为外面那些被罚的宫女撕心裂肺的哭喊声、求饶声,还有那板子砸在肉上的声音,都让他听的心颤。陌羽辰看着颜雪曦淡淡的说,“她们既然说了不该说的,就要接受惩罚。”说完后,又懒懒的半躺在那贵妃榻上。一滴、两滴,越来越多的泪水犹如珍珠般滴落,颜雪曦望着那躺在榻上的人儿,喃喃的说道,“你杀了我吧,反正活着也是生不如死。”他已经知道他的兄弟姐妹过的都是什么样的日子了,让他颜雪曦那样没有尊严的活着,受尽屈辱的活着,那他宁可去死。陌羽辰听到颜雪曦的话后,冷然的说了一句,“本王不会杀你。如果你不想让整个墨雪国为你陪葬的话,就好好的活着。”颜雪曦愣了一下,随即轻笑,“好,我会好好的活着。”即使不为自己也是为了别人,他相信陌羽辰绝对是说得出做得到的。

楼主 雪夜澜殇  发布于 2012-12-16 23:45:00 +0800 CST  
清晨,太阳从东边缓缓的升起,整个大地都笼罩在阳光之下。那屡屡的阳光透过窗户,折射在凌烟阁的地面上,那柔和的阳光带着丝丝的暖意让整个寝殿显得越发的温暖。
寝殿华丽的大床上,两个同样俊美的人拥在一起,就如同一幅美好的画卷,让人过目难忘。不知过了多久,陌羽辰微微转醒,看着睡在他旁边的颜雪曦,他不禁轻叹。或许,昨天晚上的事情对他的影响有些深了。本来处理完那些宫女他就打算离开了,却不曾想颜雪曦居然晕了过去。原来他是那样脆弱的,原来他只是看似坚强,毕竟他只有17岁而已,他还是个孩子呀。一向冷酷嗜血的他,竟忍不住的想昨天晚上是不是他做的真的过于残忍了。望着那张睡颜甜美的脸,他白皙而修长的手轻轻的抚上了那因他而肿胀的痕迹。已经过去一夜了,虽不似先前那般严重,但是没有处理过,也没有涂过药,还是很明显的。昨夜,他即使在昏迷的状态下,也一直在痛苦的呻吟,“母妃,母妃,不要......不要扔下曦儿......姐姐,姐姐......疼,疼......对不起,对不起......不要......”陌羽辰收回自己的思绪,淡淡的看了一眼还在睡梦中的颜雪曦,起身便大步离开了。

楼主 雪夜澜殇  发布于 2012-12-17 08:53:00 +0800 CST  
临近中午,颜雪曦才悠悠然醒来,他只是对着窗外发呆,神情还是有些悲伤。他不想再去想昨天晚上的事了,那些宫女凄厉的惨叫声,他现在都觉得回荡在耳边。夏夜的风是很美好的,甚至会让人觉得很舒服,尤其是那徐徐吹来的风中还会夹杂着些许的花香。但,昨晚的风中没有夹杂一丝的花香,有的只是血腥,浓浓的血腥味儿。昨夜对他来说就像是一个噩梦一样,一个想忘又忘不掉的噩梦。那些宫女始终是因为他而丧命的,他怎么可能忘的掉。听着那哭喊声,求饶声,杖击声,然而他只能在那种爱莫能助的绝望中,愧疚,自责。他真的很想救她们,但他真的是无能为力呀。渐渐的她们的哭喊声低了,求饶声没有了,而那杖击声也停止了,他知道,她们已经不在了,永远的不在了。明明早上还是那样鲜活的人,此时却已经是血肉模糊的尸体了。他望了一眼躺在贵妃榻上假寐的人,陌羽辰你怎么就能残忍如此呢?!泪水缓缓的流下,下一秒他便觉得一阵眩晕,随即就陷在一片黑暗中了。他不知道的是在他要摔倒的时候,就是那个残忍的人快速的扶住了他。他更不知道的是那个残忍的人还守着他睡了一夜。当然,这些他是不会知道的。

楼主 雪夜澜殇  发布于 2012-12-17 09:44:00 +0800 CST  
陌羽辰刚刚回到自己的行宫中,他的贴身侍卫冷炎,就急乎乎的说,“王爷,您可算回来了。”“有什么事吗?”陌羽辰低沉的问。“张公公来了,带着圣旨。”“嗯。”陌羽辰进去后就发现张毅他皇帝老哥的贴身大太监双手举着那明黄的圣旨,看到他后张毅立马要跪下行礼,而陌羽辰只是不耐的示意他免了。“把圣旨给本王吧。”干脆利落,真是省了许多麻烦呀。张毅强忍下扶额的动作,好赖他对这位爷的行事作风已经习惯了。当陌羽辰看完后,直接把圣旨扔在了一边。他的这一举动让饶是对他颇为习惯的张大总管,张大公公也不禁的嘴角抽搐呀。王爷呀王爷恐怕这普天之下也只有您敢这样了。陌羽辰在看完他那皇帝老哥给他的圣旨后,没有当即毁了而是扔在一边已经算是很不错了。张毅看着这位妖娆而邪肆的王爷,他此时身上泛着那种冷冽的肃杀之气。他不禁的抖了一下,王爷好像在生气呀。对了,皇上特意交待过,要是王爷生气的话,哎呀,这刚才一怕,他差点忘了。“王爷呀,皇上让奴才跟您说那只是个玩笑,王爷不必当真的。”“玩笑?皇兄真是好兴致呀!”陌羽辰有些漫不经心的说道,魅惑的凤眸微眯。张毅吓的出了一身的冷汗,皇上老奴伺候您那么多年了,您怎么能这样害老奴呢?万一刚才王爷一怒之下把我给杀了,那得多冤枉呀?!“王爷,那奴才就先回京了。”张毅稳了稳那刚才吓的不轻的小心脏,恭敬的说。他可不想再在这位爷身边呆了,他还是觉得他的那位九五之尊的主子好。唉,在王爷身边呆着哪怕是炎热的夏天也让人感到冬天一样的寒冷呀。这位爷杀神,冷血的称呼还真不是白叫的呀!陌羽辰点头轻应,看着张毅远去的背影,他不禁沉思,皇兄不会真的想那么做吧......

楼主 雪夜澜殇  发布于 2012-12-17 11:51:00 +0800 CST  
强忍住那想要往外涌的泪水,深深地吸了一口气,颜雪曦知道他对那些宫女的愧疚恐怕是要带一辈子了。躺到不想再躺的时候,他便随意的披上了一件外衫,赤脚走到铜镜面前,镜子里的人很美,只是半边脸颊依然有些肿胀。他用手轻轻的摸了一下,还是很疼,但比起昨晚已经好多了。“公子,您起床了呀?”听见声音颜雪曦转头望去,这名宫女不就是昨天晚上那个吗。“你叫什么名字呀?”对这个宫女他还是不讨厌的,即使她也是凤羽国的人。其实,他并没有那么讨厌凤羽国的人,他只是讨厌陌羽辰那个恶魔而已。“奴婢叫澜烟。”澜烟笑着说。现在的她跟昨晚的她简直就是判若两人。现在的她说话间多了份轻松自在,而昨晚在陌羽辰面前她除了战战兢兢就是唯唯诺诺。其实,那也不怪她,任何人在那位冷血残忍的王爷面前都会忍不住害怕吧。“公子,您怎么能光着脚呢?奴婢伺候您把鞋穿上吧。”澜烟说着便去床榻那边拿鞋。等到她在回到颜雪曦身边时,那个倾国倾城的人儿竟然在哭。澜烟忍不住的心疼,“公子,您哭什么呀?”“我想姐姐了。”闷闷的带有抽泣的声音低低的传来,那两只像泉水一样清澈澄净的眼睛此时却红红的像兔子一样。“等公子回了凤羽国就可以去看她了。”澜烟淡淡的安慰道。颜雪曦擦擦了脸上的泪痕,轻轻的点了点头。他知道澜烟是安慰他的,姐姐在凤羽国的皇宫内,怎么会是他想见就能见的呢。澜烟看着这面前乖巧懂事的绝美少年,多好的一个孩子呀。只是以王爷的脾气,恐怕他以后受的罪还要多着呢。看着他还有些红肿的脸想要为他抹点药,但是王爷又没有吩咐过,她也不敢擅自做主呀。澜烟不禁轻叹,王爷怎么舍得对这样一个如玉般的人儿,下那么重的手呢?可想,当时会有多疼。

楼主 雪夜澜殇  发布于 2012-12-17 12:53:00 +0800 CST  
又过了两天,大军终于要踏上归程了。
“澜烟姐姐我就去一下,保证很快就会回来的。”颜雪曦对着澜烟撒娇似的说。“不行,曦儿,大军就要启程了,一会儿我们也要走了,要是误了的话王爷会不高兴的。”这是他们两个商量好的,只要没有别人在场的话,颜雪曦便叫澜烟姐姐,而澜烟也会亲切的叫他曦儿。“不是还有半个时辰才启程吗?我保证我会很快回来的。”颜雪曦继续锲而不舍的磨着澜烟。“可是从这凌烟阁到御花园也要很久的呀?”澜烟颇为为难的说。“毕竟皇宫里是很宽敞的。”“所以就不要再浪费时间了,我现在去,半个时辰之内肯定会回来的。”颜雪曦坚定的说着。“好吧,我跟你一起去。”以前陌羽辰派军队守着凌烟阁,颜雪曦根本就没法出去。现在大军要回凤羽国了,所以在那驻守的士兵也都回去了。 原以为不会有什么事情发生了,却万万没有想到这小家伙偏偏在这个时候玩起了失踪。
他跟澜烟一路上可以说是疯跑呀,好不容易到了御花园,颜雪曦已经跑到花丛里去了,而澜烟累的在旁边看着他气喘吁吁的。只见,颜雪曦小心翼翼的挖着一株很漂亮的植物。那植物的叶子像一团花圃,托出一杆细长的花茎,茎端长着一朵深蓝色中透着高贵而又神秘雍容的紫色的花朵。远远看起来就像是翩翩飞舞的美丽蝴蝶。当颜雪曦大功告成的时候,他的两只漂亮的手已经成了小泥爪了。不过,他却丝毫的不在意。“这是什么花呀?真漂亮。”澜烟看着他视若珍宝般抱在怀里的花。“蝴蝶兰。”颜雪曦轻笑着说,这一笑,是那样的美,甚至让他怀里的花都黯然失色。颜雪曦只顾着自己高兴了,却忽略了那个现在很不高兴的人。
当陌羽辰安排好所有一切时,便让冷炎去凌烟阁看看,然后顺便把颜雪曦带过来就行了。可是他没想到的是,没过多久他的这位贴身侍卫就慌慌张张的跑了回来,“王爷,属下刚才去凌烟阁看过,里面空无一人。”言下之意就是说,颜雪曦不在里面,而澜烟也不见了。

楼主 雪夜澜殇  发布于 2012-12-17 14:31:00 +0800 CST  
陌羽辰微微皱眉,他们是不可能出的了皇宫的,肯定还在宫内。“马上派人去找,仔仔细细的搜查皇宫的每个角落。”他低沉的说着。“是。”冷炎马上安排人手去皇宫各处寻找了。而此时颜雪曦跟澜烟才意识到,他们已经出来很久了,要赶紧回去呢。只是现在颜雪曦怀里抱着那株蝴蝶兰就不能再像那会儿一样疯跑了,因为怕蝴蝶兰的花茎折断。时间明显已经过了,澜烟不禁有些害怕,王爷的脾气她可是清楚得呀,真不知道这次自己还能不能活着回到凤羽国。大批的人都在搜索各个宫殿,却忽略了御花园那片美丽的景致。颜雪曦跟澜烟尽可能快的往凌烟阁走去,只是两个人的神情大有不同。颜雪曦一副开心满足的神情,他只是看着他怀中的花。而澜烟则是一脸担忧跟害怕。“你们这是去哪了?”冷炎无意的一瞥,却让他看见了这玩失踪,把他们一群人给折腾的够呛的人。澜烟只是低下了头,完了,王爷的贴身侍卫都被派出来了,天啊!她真的不敢再想下去了。而颜雪曦却跟没事人一样的把抱在怀里的蝴蝶兰给冷炎看。“我们去御花园挖这株蝴蝶兰去了。”冷炎看着他的那抹笑,不禁在心里想,希望一会儿你见了王爷还能笑的出来吧。陌羽辰慵懒的坐在凌烟阁的大殿主位上,浑身散发着不可抗拒的霸气和无法靠近的冷冽。了解他的人都会知道现在的他很生气,美丽的凤眸中闪动着阴狠的光芒。当他们三个回到殿内时,看到陌羽辰那张阴沉的脸时,澜烟一下子就跪了下去,她现在除了瑟瑟发抖没有其他的任何行为。而冷炎只是例行请安,行完礼后,他便起身站到一边。而对于那个罪魁祸首,他却俨然一副乖宝宝的样子,抱着怀里的那株蝴蝶兰淡淡的看着陌羽辰。陌羽辰也打量着颜雪曦,那原本白皙如玉的脸现在显得有些红润,光洁的额头上也有些许薄汗。不可否认在没看见他的时候,陌羽辰觉得自己很生气,甚至气的他想杀人。但现在他似乎没有那么生气了。随意的瞥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澜烟,淡然的说了句,“去收拾东西吧。”听到这句话,澜烟的心终于踏实了。“是,王爷。”虽说是要回凤羽国了,但是他们在路上还是要带一些随身惯用的东西的。陌羽辰这次直接把从犯给无罪释放了,但这主犯嘛,就没那么容易脱罪了。何况还是一个拒不认罪的主犯呢。陌羽辰看颜雪曦这家伙还真是没有一点自己认错的觉悟呀。他看了冷炎一眼,冷炎立马上前把颜雪曦抱在怀里的蝴蝶兰拿走了。颜雪曦不满的瞪了他一眼,冷炎觉得委屈,他只是奉命行事而已。
既然他不懂规矩,那么他也不介意重新好好的教教他。陌羽辰森然的想着。
“跪下。”他对着颜雪曦说道,声音不大,但里面却有一种让人不敢抗拒的冷冽。颜雪曦看着陌羽辰,神情淡然的跪了下去。
“本王有没有说过,你不得私自离开凌烟阁半步?”
“说过。”
“那就是明知故犯了?”声音不大但是却带着几分怒气。
“我没有,我只是想把这株蝴蝶兰带走而已。我并有想要故意去违逆你。”颜雪曦说着急急的看向陌羽辰,生怕他不相信自己。
“不管你的原因是什么,你私自离开凌烟阁已经是事实,还有因为你的任性耽误整个大军的归程,所以本王不得不罚你。”陌羽辰淡淡的说。
冷炎从来没有见过他家王爷想要惩罚一个人时可以讲这么多,甚至还有些循循善诱的味道。他家王爷可是一向杀伐果断的。
这颜雪曦可真是厉害呀......

楼主 雪夜澜殇  发布于 2012-12-17 18:00:00 +0800 CST  
颜雪曦听见要受罚不禁轻颤,他从来没有被打过。当然,除了那晚陌羽辰打他的那一巴掌,那是他长这么大第一次挨打。他有些怯怯的看着陌羽辰,不知道他会怎样来惩罚自己呢。陌羽辰也看见了他轻颤的身体跟害怕的眼神,但惩罚就是惩罚,他绝不会纵容他。“来人,拿根藤条进来。”陌羽辰神情淡然的吩咐道。藤条?!!冷炎看了一眼跪在地上还有些茫然无知的颜雪曦,不禁想道,他受的了吗?侍卫把藤条拿进来的同时,还颇为负责的抬着一条长凳。陌羽辰并没有留下那三个侍卫,只待他们放下东西后,便让他们都出去了。对于颜雪曦来说,面前的这一切都是陌生的。从主位上走下来的陌羽辰拿起刚刚侍卫放在长凳上的藤条,随意的折了一下,柔软度还不错。他用藤条指着长凳对跪在地上的颜雪曦说,“趴上去。”颜雪曦看了他一眼,便乖乖的趴了上去。其实,他也不愿意挨打,只是他没有办法呀。待他趴好以后,冷炎便迅速的把他的双腿双手都捆了起来,连膝弯处都捆了一下,不会太紧,但也绝对不会挣脱。陌羽辰看了一眼,又点了点他的腰,冷炎便立刻把他的腰给固定住了。真正的捆好后,陌羽辰撩开他的长袍,当把手放在他腰际上打算褪掉他裤子的时候,原本乖乖趴着的绝美少年此时却害羞的阻止,“不要,不要。”他看着陌羽辰哀求道。而后者什么也没说,只是那样神情坚定的看着他。最后颜雪曦放弃了跟陌羽辰的对视,任由他把自己的裤子褪了下去。忽然感到身后一凉,他的脸瞬间的红了起来,而且还热热的。白皙圆润的双丘暴露在了空气中,陌羽辰能清楚得感觉到颜雪曦的颤抖跟紧张。他的确是害怕的,他怕疼,他一直都怕。一切已经准备好了,陌羽辰却将他手中的藤条扔给了冷炎,随即淡淡的命令道,“50藤条,打。”冷炎听后一惊,50藤条不得要了那小家伙半条命呀。他怎么可能受得了呢。只不过王爷下命令了他就只能执行呀,拿着藤条在臀上比了一下,然后狠狠的一藤条落在了臀峰上。“啊!!”颜雪曦就跟受伤的小兽一样痛苦的悲鸣。眼泪瞬间就流了下来,而且还忍不住的不断划落。冷炎隔几秒便打一下,而伴随着藤条落下的还有颜雪曦的痛哭声。他真的受不了了,真的好痛。他用力的挣扎,想要逃离这儿,可是他根本就动不了。不一会儿,臀上已经出现了那道道触目惊心的血痕,臀峰尤为严重。已经三十多下了,冷炎真的有些下不去手了。“王爷。”他看着陌羽辰低低的叫了一声。“继续。”陌羽辰只是平静的说着。听到这话,冷炎没办法他只能在继续,而看似平静没有丝毫反应的陌羽辰,在身侧的那只右手却一直紧紧的攥着。渐渐的到最后颜雪曦已经哭喊不出来了,只是低低的抽泣声。而在内殿的澜烟早已心疼的泪流满面,她听到那藤条抽在肉上的声音,她的心便不受控制的痛一下。后来,颜雪曦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感觉不到痛了,而且逐渐变得麻木,顿时,眼前一黑,他晕了过去。而在他晕的同时,最后一下也打完了。冷炎都快累死了,他怕真的伤着这个小家伙所以一直用的都是巧劲。趴在长凳上痛昏的那个是疼的一身汗,而他自己则是累的一身汗。陌羽辰看着已经痛昏了的人儿,便过去把他身上的束缚一一解开,然后轻轻的抱着他转身回了寝殿。眉宇间是那浓浓的心痛,这是他以前从不会有的情绪。这场惩罚到底是谁在惩罚谁?

楼主 雪夜澜殇  发布于 2012-12-17 22:11:00 +0800 CST  
颜雪曦醒来的时候,发现他正在缓缓前行的马车上,里面有股淡淡薰衣草的香味儿。马车很大,装饰的也很华贵,他身下的是雕刻着精致花纹的檀香木床,四处打量了一下,里面所有陈设的物品无一不彰显着主人身份的尊贵。想来,他应该是在陌羽辰的马车上。看见只有澜烟坐在自己身边,浅浅的睡着,他心里泛起一丝丝淡淡的,莫名的失落。他,不在。只是,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在自己醒来的时候居然第一个想见的是他,那个让他国破家亡的人。
大军载着丰厚的战利品,喜气洋洋的踏在返回凤羽国的路上。陌羽辰骑在白色的战马上,神情有些漠然。冷炎带着些许小心翼翼的眼神看着他家王爷,又回头看了一眼囚车中的墨雪国老皇帝,他严重的怀疑,他家王爷是故意的。恐怕就算颜雪曦没有离开过凌烟阁,他也逃不过那顿早就筹谋好了的惩罚吧。不过,这样也好,他有伤在身,只能在马车中休养,就不会注意到外面的事了。毕竟,毕竟,囚车之中的可是他亲爹呀。换了谁也不会无动于衷的!
颜雪曦为了不吵醒澜烟,所以尽可能的轻,臀上的伤已经处理过了,但是那种痛他还是有些忍不住。趴了很久了,他想要动一下,可是这一动却扯到了身后的伤,“啊!”忍不住的痛呼出声。澜烟一下被惊醒了,睁开眼睛就看见颜雪曦那因疼痛而皱着的眉,着急的问道,“怎么了?是不是还是很疼?”“不好意思,澜烟姐姐把你给吵醒了。”颜雪曦看着澜烟略带歉意的说。“这有什么呀,我本来就该好好照顾你的。”说着澜烟心疼的摸摸他那因疼痛而苍白的脸。颜雪曦身上的伤是陌羽辰亲自处理的,药也是他亲自上的。只是那时他陷在昏迷中,全然不知而已。颜雪曦忍下身后那不断传来的痛楚,看着澜烟神情有些着急的问,“我,我......”“看你急的,是不是问那花儿呀?”澜烟笑着说,“等下,我去给你拿。”颜雪曦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其实,他想问的是他的父皇,他的亲人,只是想到那些死去的宫女,他便再也说不出来了。很快,澜烟就抱着那盆蝴蝶兰出现在他面前了。
“我特意找了个花盆,怎么样还不错吧?”
“嗯,很漂亮,跟花的颜色也很配。”
“渴不渴?要不要喝点水?”澜烟把那盆蝴蝶兰放在旁边的桌子上,又回头看着颜雪曦问。轻轻的摇了摇头,颜雪曦便又闭上了眼睛。他很累,但那种痛又让他时刻保持着清醒。他真的后悔,为什么自己要醒来呢?如果不醒的话,就不会痛了吧。

楼主 雪夜澜殇  发布于 2012-12-18 15:02:00 +0800 CST  
澜烟心疼的看着他,恨不能替他去痛。她真的把他当成自己的弟弟了,她真的不忍心看他受苦,可是她却又帮不了他。
在那疼痛的厮磨中,颜雪曦最终还是睡了过去。澜烟静静的守着他,时而轻轻的拍着他的后背,时而为他小心的盖着被子。
“王爷。”澜烟看到陌羽辰后急忙行礼。“起来吧。他,怎么样?”陌羽辰的眼睛一直盯着床上那个睡着的人儿。“还好,就是公子睡的并不是太沉,而且连在梦呓中都喊疼。”陌羽辰听后只是微微点头,“你下去吧。”“是。”澜烟看了一眼颜雪曦便离开了。
陌羽辰坐在床上,撩开他身上盖着的被子,轻轻的拉下了裤子,臀上的伤看着虽然骇人,但都只是皮肉伤,不碍事,何况冷炎还是用巧劲打的。拿出药,他细细的涂抹着那臀上的每一处伤痕。为了不吵醒睡着的颜雪曦,他的动作轻柔到不能在轻柔。身后的火热被清凉代替,疼痛似乎也减轻了,颜雪曦嘤咛了一声便又睡过去了。他倒是舒服了,而陌羽辰却微微的出了一身汗。好在,总算把药抹完了。他帮他拉上裤子,轻轻的盖好被子后,便一直坐在床边看着他。纤细修长的手柔柔的抚摸着那张倾国倾城的脸,晶莹剔透的五官,肤白胜雪,长长的睫毛投下如弯月一般的弧度,在风中轻颤,艳红的泪痣跟诱人的红唇让人感到无限的魅惑。陌羽辰看着看着便情不自禁的俯身吻了上去,他的味道很甜,让他不受控的想要索取更多。直到那人不满的呢喃,他才放开他,可能是太累了,颜雪曦并没有醒过来。陌羽辰压下自己的欲望,算了,他身上还有伤,以后有的是时间。
反正,他颜雪曦已经是他陌羽辰的了。
转眼,几天过去了。颜雪曦臀上的伤大都悉数愈合了,而他也已经可以慢慢的下床行走了。“曦儿,休息一下吧。”澜烟柔柔的说。“不用,我在床上待了那么多天,现在动动也不错。”颜雪曦的手指轻轻的碰触着那株蝴蝶兰的花瓣,看似漫不经心的问了一句,“澜烟姐姐,我们现在到哪儿了?”“嗯,现在到雁城了。”雁城,那不是墨雪国的边城吗,看来很快就会进入凤羽国的境内了。“澜烟姐姐我想下去走走,一直待在马车上,我都有些烦闷了。”颜雪曦说着,便向外走。澜烟原本不想让他下去,却又不忍心阻止他。他想做什么她又怎么会不知道呢。

楼主 雪夜澜殇  发布于 2012-12-18 17:34:00 +0800 CST  
夕阳无限好,只是近黄昏。
澜烟轻扶着颜雪曦下了马车,外面虽已是落日黄昏了,但那股炎热还是不曾消去。
看来今晚大军将会驻扎在雁城休息吧。
下了马车之后,颜雪曦便忍着臀上的伤匆匆忙忙的向后面走去,所有人都忍不住的去看一眼那个从他们身边经过的人。“曦儿,你慢点。”澜烟心疼的说。而颜雪曦就像没有听到一样,不管不顾的向着后面走去。他心里有种强烈的直觉,他想见的人就在那儿,而且离他越来越近。但是,当他看到那一幕的时候,他觉得整颗心像碎了一样的疼。那个昔日高高在上的帝王,现在却身形佝偻得坐在囚车之中,头发乱糟糟的披散着,手上脚上都带着粗重的镣铐,面容更是带着一种凄凉的沧桑感。“父皇!”他哭着跑向囚车,眼泪一颗颗的滴落。而靠着囚车闭目休息的墨雪国老皇帝却一下睁开了眼睛,那原本死气沉沉的面容,瞬间激动了起来。“曦儿!曦儿!”他紧紧的握着颜雪曦的手,眼泪也落了下来。“还能再见到你,真好,真好,曦儿,好孩子......”“父皇......”颜雪曦的声音已经哽噎,他再也忍不住的大哭了起来。那声音听了让人倍感心痛,“曦儿,别哭,别哭。”墨雪国老皇帝一边用手去给颜雪曦擦去脸上的泪痕一边柔声的哄道。“七弟!”一声惨杂着激动跟喜悦的声音在身后响起,一个胖乎乎的年轻人跑了过来,只是他的右腿却有些别扭。“六哥。”颜雪曦因哭过的关系,声音带着浓浓的颤音,让人听起来好不可怜。颜雪泽一把抱住了他,紧紧的拥在一起。“自从那天你被带走后,就再也没有见到过你,我还以为你被发到别处为奴了呢。”澜烟要不是亲眼所见,她还真不敢相信那个胖乎乎的看起来呆头呆脑的人,居然会是颜雪曦的哥哥。还真是应了那句话了,龙生九子各有不同呀!“发到别处为奴?”颜雪曦看着他淡淡的说。“是呀,除了我,其他的兄弟姐妹都已经被发到各个地方了,也不知道以后还会不会见面。”说着那张憨厚的脸上尽是哀伤。不过,霎时,他又像得到糖果一般的小孩子那样开心,小心翼翼的从胸前掏出一包东西,慢慢的打开。是吃的!仅仅是几个窝窝头就可以让他如此的爱惜,可见奴隶过的日子是多么得悲惨。颜雪泽拿给墨雪国老皇帝几个,然后把剩下的全部给了颜雪曦。他自己没有留下一个,憨憨的他是那样的善良。即使在这种情况下,他还是想着他的父亲,他的弟弟。颜雪曦看着手中的窝窝头,想必这就是他们的晚饭了吧。他们每天都吃这些吗,想到这儿他的心就止不住的痛!“曦儿不饿,六哥吃吧。”说着他把窝窝头又放到了颜雪泽手中。看着多日不见的父兄,想着他们的处境跟受到的折磨,颜雪曦的眼泪不禁又落了下来。“曦儿,怎么又哭了,别哭了。”墨雪国老皇帝看着儿子哭,便又心疼的说。“父皇......”颜雪曦刚刚喊出这两个字,就被旁边的颜雪泽一下子捂住了嘴巴。颜雪泽看看四周对着颜雪曦说,“不要叫父皇,要是让他们听见就完了!我的腿就是被他们打断的,可疼了。”说完后便把捂住颜雪曦嘴巴的那只手拿了下来。颜雪曦不敢置信的看着他,“六哥,你的腿,你的腿......”六哥的腿居然被他们生生的打断了,只是因为一个称呼,一个他们从小到大已经习惯的称呼。为什么?为什么一定要这么残忍?!

楼主 雪夜澜殇  发布于 2012-12-18 20:55:00 +0800 CST  

楼主:雪夜澜殇

字数:448638

发表时间:2012-12-15 07:5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10-03 08:05:19 +0800 CST

评论数:983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