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暗夜之云(古风耽美)

一楼敬度娘,楼主又回来了。



楼主 红尘倾天下1  发布于 2019-04-15 12:56:00 +0800 CST  
第一章 跪下
百里红装,王君入府。
自从夜羡嫁入摄政王府,窥觑探脑的人不在少数,王府内的侧君侍妾,各鼓涌腌臜心思,夜羡虽贵为王君,面对后宅的阴私手段,依旧吃尽暗亏。
如此反复,夜羡往日的明朗荡然无存,头脑晕沉不堪,整晚斜倚榻间昏昏欲睡,索性就这么个姿势睡了。
凉风灌顶,夜羡睫毛微颤,惺然睁目,环顾周遭,方知所处何处,摄政王府。
“王君,您该用膳了。”
一旁侍立的碧落见夜羡醒来,上前两步奉上一杯热茶。
“碧落,怎么连你都称我为王君,叫公子即可。”
听碧落提醒已到用晚膳时间,夜羡低叹一声,耀黑瞳仁中透着涩意,眉心朱砂痣妖异魅惑。夜羡半撑起身子,在碧落侍奉下下榻,坐到桌案边。
“王君,你是皇上赐婚,已经嫁入摄政王府,比不得您是公子的时候,这不合规矩,王爷若是听到,会治失仪之罪。”
碧落拿来空碗,给夜羡舀了一碗鸡汤,放在夜羡面前,看着一袭红色寝衣的夜羡,眸子露出一抹惊艳。
夜羡的样貌绝对是上乘,天生眉心的朱砂痣更是撩人,可惜并非阴体,而是阳体,若非一道圣旨,绝不会嫁入王府成为王君,阳体天生是攻,生育相对困难。
夜羡伸手捧起汤羹,修长指节如玉美矣,他眸子扫过桌案膳食,依旧没有胃口,仰头将鸡汤往嘴里灌,强迫着自己喝下,浑流挟腥,糜膳阗喉,小半吃入腹中,却觉浊腥沁鼻,肺腑翻腾,夜羡低咳一声,干呕不已,汤水顺侧颊滴下,眼底透着黯然。
这是第几天了?第三天,还是第四天...夜羡低垂眼帘,自从第一天入府,他便轻易将府内后院之权让出给了侧君李氏,不做丝毫留恋。
他少年吐志,出身夜府,身份尊贵,志向刀守寸土,扬眄九州,振袪挈剑,十四岁踏入军营,横戈跃马,血战四方,军功赫赫。如今却因帝王赐婚,嫁了摄政王,入了后宅,倾尽一生,只能雌伏于摄政王身下,骄傲如他,又怎能甘愿?
褚云御伏案阅览竹简,上书楷体,提笔落划批注,煦阳高挂,将至未时。抬眸环视,书房概以清简,侧旁木架,枪剑沉静置放,红穗挂垂点缀,显分色泽。
无情入内,跪地行礼,将这些日子府内发生的事情一点点的告诉褚云御,提到夜羡时,用四个字概括,拒外尽驱。
褚云御眉心顿蹙,冷眸横过无情,无情顿时噤声,恭敬垂首,对于自家主子事情,他向来不敢置喙揣摩,但好歹跟了十几年,自家主上似乎对这个新入府的王君,太过重视了些。
褚云御拂袖搁笔,徐缓起身绕行案前。步出门外,行上北侧正厢。
翠竹精雕,栩栩映于屏风,水墨赏目。褚云御刚跨过门槛,干呕声传入耳畔,冷然行进,一抹倾城绝色入目,褚云御细细打量着夜羡,凤目削颊、朱砂点额,唇侧几许狼狈,气质犹存,眉目越发冷冽,薄唇微动,冷冷开口。
“王君如此何为?”
风往不请登室,掀起夜中浮凉,褚云御声音骤然响起,夜羡偏头,与褚云御视线相撞,眼睑一掀,眸子微顿,蕴满了嗤笑意味冷漠视人,侧脸偏过。
“臣,夜羡,恭迎王爷,酒阑灯灺,温柔乡宿,王爷若闲来无事,远见侧君宁氏,院内美景如画,不若王爷至此去走动走动。”
夜羡强自稳下心态,屏息敛神,在碧落搀扶下扶案起身,唇抿一线,擦去唇角汤渍,屈指轻整袍身,眉间微蹙,言吐轻然,长身矗立拱手作揖施礼。
年少往事历历在目,久久不得释怀,夜羡入王府才几日,便被磋磨至此,青丝半散,夜羡斜倚着桌案,细细摩挲,他生来心性清冷淡漠,嫁入王府后,对侍寝一事尽数推拒,只想偏安一隅,连平日侧君侍妾请安亦是推拒。
王君,本应极尽荣耀称谓,于夜羡而言却是后宅阴私的代号。
“堂堂摄政王君,不作典范也罢,闹以情绪,倘若传出府外,颜面何存?”
褚云御视线落在夜羡身上徘徊良久,唇侧猩红,长身款立。纵是夜羡倾城,这般傲骨斥心,便非可取之道,唇角微扬起一抹弧度。
“臣不敢。”
冷言入耳,夜羡只觉窒息一瞬,喉道干涩,心石压底,掌心攀跃衣领,凉意随之蔓入体内,抬颌看向褚云御,敛目瞧人眉目被愠色席卷,话语寒意凛然。
褚云御足履碾地,迈步行至离夜羡近一尺,心底微愠,敛之驻足。
“跪下。”

楼主 红尘倾天下1  发布于 2019-04-15 12:56:00 +0800 CST  
第二章 今夜侍寝
成婚数日,褚云御知道夜羡性情清冷,嫁于自己非情愿之举,故而未强施规矩。欲予时日同夜羡缓和,此来一看,反倒加剧。
褚云御的身影逼近,夜羡心中一紧,褚云御字字千斤锥心,未尝不带几分试探,孰能急流勇退,朝野之声,素为青竹蛇口,牙利且毒,如此流言若出,实为犯上不敬,为免去猜忌,夜羡颤着指尖,阖眸紧咬牙关,终得稳妥抉择。
夜羡双膝砸在地面,身子挺直,跪请君命。
“臣不敢,请王爷明鉴。”
褚云御将夜羡神色皆敛入眸,攀领素手,微蜷指节显夜羡心中郁气。不过,到底不甚了解,以往接触甚少,仅知夜羡性情难近,才情了得。
“王君英姿冷傲,何以不敢?”
褚云御微启唇,话中带讽,对夜羡下跪身姿无波无澜,抬步缓行,玄带随衣摆动。步近停驻,伸指挑高夜羡尖颌,冷眸对视。
“三日,请安一次未有,侍寝皆拒,王君,‘不敢’一言何解?”
夜羡随着褚云御的力度抬起下颌,仰颌正正撞上褚云御那双眼睛,恍若寒潭,一顷深杳。夜羡抬腕将褚云御的手纳入掌心施巧力推开,抚平自己衣领褶皱不致太过狼狈。
“院内美人众多,侧君李氏,姿色过人,王爷贵胄之身,臣平庸不堪,何苦咄咄相迫。”
夜羡听着褚云御的质问,眉心愈蹙,知褚云御色存不悦。夜羡低颚眯眸,齿咬下唇用力至沁血,再次仰颌瞧褚云御,薄唇染霜色,眸中冷傲之意,如刀剑,切肤断骨。
褚云御的手经夜羡推开,防备冷色浮于夜羡眼底,红唇咬痕鲜目,血珠渗显。褚云御掌自半空虚握,眯眸顿视,少顷复垂身侧。启唇之声清冷如人,气息宛若冰窟。
愠气滞胸腔,未减分毫。冷笑浮唇,听夜羡言语似假又真,堪比贞烈之士,沉声嗤笑。——这皇帝赐婚,也没个省心。
“王君不妨一一道来,本王如何咄咄相迫?本王倒是觉得,李氏之姿不及你。”
夜羡沉嗓笑嗤,往事倥偬,未来苍茫。昔日年少,风光无限,亦只会于寂寥长夜,同归内院,荒芜此生,故而垂睫敛目,对于褚云御的问话,避而不答。
“侧君李氏那般香娇玉嫩,养在内院,锦衣玉食,得人呵护,莫惹尘埃,最为适宜,王爷非与臣争论一二,莫非期望臣干涉内院事宜?”
以之温色不入,自无柔和以待。褚云御钳住夜羡下鄂,指力仍重,长身俯眸,唇勾冷弧,语淡出喉,内力运传屋外,如寒冰裹绢。
“王君失仪,罚禁足一月,一日三餐御医把守,量少则灌。今夜,请至寝宫侍寝。”

楼主 红尘倾天下1  发布于 2019-04-15 12:57:00 +0800 CST  
第三章 褪衣
夜羡锐眸微凝,薄唇紧抿,下颌承力昂首,身体被褚云御带的前倾,少许冰冷攀上眉目。
尖锐视线相撞,蕴满了冰寒却又隐透些许无奈。
宫规森严,等级分明,夜羡低叹口气,悲哀也好,怨怼也好,圣命难违,仰人鼻息 ,须臾敛眸屏去深处脆弱无奈。
侍寝是早晚事,只是未曾想到会这么快到来。夜羡一时怔忡,强压心头自嘲,竭力遏制身躯颤抖,刺骨冰寒难容压抑,微垂下颚。
“臣侍遵命。”
意料之中的结果,终究惹怒了王爷,如此惩戒倒不为过。
月沉夜阑,西枝怠眠,屋内火龙,并不觉寒。
“都退下。”
夜羡尾音撂下三分硬铮,七分冰寒,摈退他人,众声归寂,于内殿站的笔直,微凉空气夹杂几分薰香味道涌入鼻腔。等待并不漫长,脚步声逐渐清晰。夜羡额间川字微松,眉稍一挑,目光定在地面。
“臣侍请王爷安。”
曲指撩衣摆,跪地请安,喉结涩然滚动,语调清冷。
褚云御由侍侍衣,行往寝殿。步进薰香淡弥,目敛夜羡人影,却是跪地。长身俯视,人着红袍一如上回所见,自上而下打量夜羡,竟是未经沐浴,眸露冷光。
“夜入寝殿,不知何矩?本王今日倒要好好探查,带汝前来是为何人,竟如此草率。”
“臣侍用内力烘干,而非触犯宫规,王爷何故迁怒?”
夜羡气息上涌掌成拳捏紧,出身尊贵,又洁身自爱,自是对此知之甚少,入府几日方对侍寝礼仪了解一二,着实羞煞难以忍耐,仰首视线与褚云御相撞,冷眸攀寒,咬字清冽。
“况,想侍寝的侧君妾室众多,王爷若不满,大可将臣侍终身禁足,臣侍无丝毫怨言。”
出口声声据理,几近难挑错处。褚云御明白,以夜羡白日性情,今时甘愿下跪,已然表其意志。再行相逼,恐获其反。
红烛置架,光芒摇曳,床上软卧铺陈,帘帐分挂两侧,一派淡金。褚云御低眸,冷意退去,心态复归沉稳,语出淡淡,面无情绪。
“王君言之确理,那么,衣物繁碍,不若褪去。”
夜羡默然良久,跪伏于地,颤抖勾指撩解宽衣,倾身泄露些许春光。
尤记年少,昂首挺胸灿笑,宴会与褚云御初遇,心意相通,视为知己。不似今日委弃泥涂,埋泥销骨,再无可能。
寒气蜿蜒爬脊骨,夜羡指节顿住,移动不得分毫,低睫阖眸,任那空寂清冷蔓延,呼吸浅滞,裸露肌肤,引起阵阵战栗。
“臣侍...无能。”
迫人行厌事,于自记事起,褚云御已惯觉为常。十五年华,上位风范浑然于胸,褚云御垂睑掀睫,往日纵使识得情投知己,身份虽高,若非确以同道,自不可能予以深心。
于面前此人,忆及年少时,有交谈、入心,有试武,奈何时日短浅,终至断联。
夜羡这般委曲求全之姿,引人怜惜,犹见当年几分才绝傲骨,匍匐于地,却难降褚云御征服之欲。
“本王再说一遍,褪衣。”
褚云御俯身,指穿夜羡发丝,掌覆后颈,低沉嗓音伴之热气,呵吐夜羡额头。左手倏地按压,偏头唇近夜羡耳朵,启齿含咬耳垂。左手触入夜羡里衫,轻揉茱萸。

楼主 红尘倾天下1  发布于 2019-04-15 12:57:00 +0800 CST  
三更奉上

楼主 红尘倾天下1  发布于 2019-04-15 12:57:00 +0800 CST  
第四章 自尽未遂
褚云御的声音刺透夜羡耳膜,其内哂然直令夜羡从头至尾都冷入骨里,惹满眸酸涩,观褚云御脸色,夜羡心中一紧,慌乱仰首视线对与褚云御相撞,却是已然暴露自己,挣扎再三而不得,翛翛声溢,尽数封匿,声喏瘖哑几味杂陈。
自他入府起,便知晓今日,不过早晚,知是挽回不得,可怎能甘愿雌伏?夜羡内力上涌,生生压下,挣脱开来,跪伏于地,唇角带出一抹殷红。
“王爷何苦逼迫臣侍,不若招幸侧君...”
褚云御刻意凌辱夜羡,行之不束,捻其茱萸搓揉,掌扣后颈,齿合唇抿,限束人举。口含软耳舔舐施痛,眸中阴翳隐浮。
几许杂念,恰时纷涌上脑,占欲蔓延,扩至经络。感知人体内力涌动,由人挣开,冷眸徜人狼狈,唇启寒冰。
“本王要临幸谁,还轮不到王君起意。”
夜羡瞳中愀然,满眸酸涩,冷眸看向褚云御,颤音滚落唇角。
“原以为王爷襟怀磊落,萧肃清举,却不想...竟是臣侍不够了解。”
至此终年,偶然、宿命、遇见,是逃不开的皇权噩运。
夜羡知是挽回不得,复垂头深埋双臂,指节扣地擦渗出血迹,抬睫纵凌厉逼仄视线直视褚云御身影。垫步而起,飞身近前,铁腕稍颤,指节发力欲拔床头之剑自刎。
“如此...不若请赐臣侍一死。”
夜羡语含悲戚,入褚云御耳中,心思稍沉,掀睫冷然,挑眉勾唇,唇抿一线,感到夜羡内力浮动、身形飞起,抬手掌凝内力,足猛一踏,迅疾跨步,点地即触夜羡肩部,施力猛攥后带。
飞速步至榻前,抽剑执手,反身挥剑,咫尺一寸直指人颈。目览夜羡面苍白,气血涌动,腕转剑影起,一袭红衣携里衬,霎时碎成飞絮,或血或雪,如艳如素。
收剑入鞘,剑撞鸣起,缓步至夜羡身前。
“王君若死,九族同命。”
夜羡凝眸捕捉褚云御动作未做阻拦,事情总要有个交代,衣衫尽碎,墨发铺于身后,近乎裸身背对褚云御,料峭直往肌肤钻,惹得身子微颤,夜羡有意压制内力,挣扎未果,脱力跪伏。
“王爷好生歹毒,动辄牵连九族,午夜梦回,倒是能睡得安稳!”
喉结涩然滚动,冷笑低嗤,面上却是一副将泣之色,顷刻笑止,色转戾决,冰寒阴如杀人无算之徒。
褚云御探手如影,食中两指并合,内力凝点运力,接连三下封住夜羡胸口穴位,三处死堵内力。
冷眸浮愠,褚云御探掌钳住夜羡下鄂,猛然抬起,指节转束颈部,拇指按压喉结偏上,如愿看到夜羡痛苦面色,冷冷勾笑。
“王君管得倒宽,若不安稳,降你以罪,如何?”
随手抽出一旁搁置藤条,重重一下猛击夜羡背部,一道鞭痕显现,脊背上方渗血伤痕渐渐浮肿。

楼主 红尘倾天下1  发布于 2019-04-15 13:23:00 +0800 CST  
顶顶

楼主 红尘倾天下1  发布于 2019-04-15 16:13:00 +0800 CST  
第五章 妥协
夜羡内力被封,犹如泥沼,眸下晦暗难明,鼻中酸涩,薄唇显露丝丝血迹,被锁住呼吸,呼吸渐不顺畅,一腔悲鸣无处发声。

褚云御的话,字字诛心,句句泯灭,皆成利剑青锋,刺入夜羡心底,可一步行差,终究池错,就是万劫不复,只要夜家无恙,夜羡几经犹豫,终是妥协,因冷受激的嗓音透着喑哑。

“王爷贵胄之身,若当真看上这幅皮囊...。”

兄长半生漂泊,边疆征战,父亲病入膏肓,夜家风雨飘摇,他押得起身家性命,却赌不得高堂门楣,语气冰冷悲婉,但是决绝。

夜羡眼中狠厉血色,嘴角噙笑,颇为疯癫,藤条一瞬撕扯皮肉,指尖蜷缩于床榻,抑制声音。

“谢王爷赐罚。”

既允夜羡为王君,自想善待,然夜羡多番桀骜激露,臣服不能,堪以忍辱负重之姿,处处触己不愉,再予纵容已是失束。

权威抑之,强制降服,倒也并未不可。

“如此,本王承汝谢言。”

褚云御嘲弄勾唇,视夜羡侧颊神色,夹杂忍痛颇为悦目,胸腔残虐微涌,浅浅抑下。

执以藤条之手,臂凝重力下挥,细长破风,残影之下鞭挞夜羡脊背,血痕触目惊心,任其血珠滚落,一道道斜攀上肩部,十数条紧密排成一片,浮肿落猩。

沉声以对,话中再无耐心,警告之意鲜明。

“王君上榻,想来无须本王亲请。”

褚云御的声声冷语,似有无尽寒意渗入血脉流淌,夜羡扶榻勉力而支,瞧褚云御手中藤条,亦不作言语,未咽声,只屈首,咽下满腹心酸。

痛狠了,神思恍惚,咬牙忍住痛呼,竭力遏制身躯颤抖,薄唇微启深呼浊气,蜷指抵唇,拂去叹息。

“臣侍...领命。”

夜羡指骨攥紧,骨节泛青指尖发凉,清晰感知肌肤撕裂过程。

褚云御的话音传来,夜羡身体骤然僵硬,缺了方才的冷傲,此刻显得分外脆弱,怕今夜过后,再做不到过去那般光风霁月,气息不稳,尾音轻颤,少许哽咽堪堪压下。

夜羡扶塌缓慢起身,褪去鞋袜,近前裸身背对于褚云御,单手挽发于胸前,挺胸展背,阖眸上塌趴伏,扯动伤处,压出一声低喘轻吟,带着些微的颤。

“请...请王爷赏。”

雷霆雨露皆是君恩,侍寝亦是,勾唇自嘲。

楼主 红尘倾天下1  发布于 2019-04-18 16:44:00 +0800 CST  
谢谢大家支持

楼主 红尘倾天下1  发布于 2019-04-18 16:44:00 +0800 CST  
第六章 舍了傲骨
夜羡眉间朱砂,此生唯见。褚云御忆起年少意气时,恰也一袭红衣入目,拢于束腰显身颀长纤瘦,挺拔身姿一眼难望。
此间不曾与人结友,淡漠隔之相斥,数年仅碰若干面,终究那抹高傲的红,似如天定般入了王府。嫁了自己成为摄政王君,虽属皇命难违,然而却并无排斥之念。
自也是任夜羡入府三日,纵之肆举因由。未曾想夜羡厌恶如斯,一身傲骨不识形势,引得褚云御耐心耗浅。
夜羡抑痛低吟丝丝入褚云御耳畔,眸子微凝,目寒未减,视夜羡血背趴伏软榻,沉然冷面。缓步侧行,藤条悬归位,藤身染血凝痂,如蛇攀墙。
“本该绵雨,今夜反之天晴,风也微凉......昔日高贵,今时度势,倒惹人怜。”
褚云御将朱匣抽出,执一指长瓷瓶,玫瑰凝露封于塞口。行至榻旁,褪去罗袍云履。驻身俯临,语出命令。
“将腿打开。”
夜羡侧耳听清褚云御的话,手指紧攥,使了蛮力,被角攥的褶皱,肩胛后收,眉峰紧蹙,脸色越见苍白,冷汗顺颊冒。
他素来清冷,二三言语,骤然回头,视线与褚云御相撞,忽得想起当年与褚云御在宫宴对酌,一别经年。
夜家世代兵将,戍边卫敌,沙场饮血,从无退却。兄长被俘虏救回,父亲气的病入膏肓,夜家竟进退维谷,四方猜忌,帝王赐婚,再违抗不得,只得忍辱嫁入。
夜羡面上难掩悲戚,心下之寒犹盛万分,可若累及家兄,祸及夜氏,身为人子还有何面目对看宗祠。
原以惹的王爷不喜,便可终身冷宫,终究是棋差一招,可落子便该无悔。进退之途,在涉及夜家的那一刻起,就再无筹码,命门已露,一败涂地,百善孝先,便也只得,抛却廉耻,舍了傲骨。
按照褚云御的吩咐,夜羡将双腿打开,看到褚云御手中瓷瓶,瞬间耳尖微红,自是认得此物,认命闭眸,听之任之。
“臣侍谢王爷怜惜。”
夜羡的声声恭顺言词,褚云御落耳叠听,终是心澜一许。夜羡之境遇,他身居此位再为明了不过,继刻意探听,对夜羡所思了然。
然他已少有摄政,皇帝非幼虎,才绝清明,自然行事有其道理。插手不便,原由疏浅。
褚云御立身榻旁,凝露倾口,湿淋纤指,轻柔涂抹敞露穴/口,一指探入,缓缓抽/动。
抬眸视夜羡血痂,唇含冰语。
“王君若持表温顺,本王自是善待,或言……王君宁可秉洁踏冥,也不愿拥得庇护?”
夜羡强打精神可却拦不住浑身的颤意,鬓间冷汗顺延直下,一路淌至脖颈,更衬着怒张的血脉彷徨战栗。
独木难成林,滴水未入海,与其螳臂当车,不如将计就计。都云锦上添花易,雪中送炭难,既然骑虎难下,何不与虎谋皮?
异物入体,夜羡拇指侧腹横扼蜷曲四指忍耐,恭身领受,弗敢稍动,已略了解褚云御之脾性,肩胛收动,忍痛侧首望王爷,眼底尽是哀求之意,尽量压低嗓音也抵不住自喉中的隐隐哭腔,皓齿紧紧折磨口中嫩肉,不甘,却不固执,终是一松。
“臣侍...求王爷垂怜庇护。”

楼主 红尘倾天下1  发布于 2019-04-19 00:56:00 +0800 CST  
第七章 他不信他
初见清冷,再见淡漠拒人千里,负隅顽抗终至打消,身言皆露臣服,虽然不知夜羡其心,但褚云御已能消愠。
夜羡哀求容色携以哭腔,微浅抨击褚云御心底柔软,手上再探一指,两指并拢同出同进,左掌瓶倾,漾红凝露垂落穴。口,由了手指抽。插带入。
曲指勾按紧致内。壁,指节全然没入,复探一指,乃至通畅。
褚云御置落瓷瓶,三指抽。出,无视右手湿淋,指腹触上腰间。衣带落,素白里衬解开,垂滑而落,显露挺拔矫健身姿。收肩抬臂,屈膝压上软榻,两手撑两侧,微/勃/下/体抵上夜羡臀/瓣,气呵人耳,唇侧微扬。
“若想求得庇护,且看今夜王君表现了。倒不知,王君行过房事与否?”
薄纸遇火,俱成灰烬,既然入府,残生已定,四角宫墙,八方兵甲,筑成了府内各显神通的修罗场,名利,尊卑,成败,生死,无一不争,无一不抢,都只为一抹触手可得而又遥不可及的光芒与希望。
夜羡眼底泛红,泪光呼之欲出,仰头闭目,强忍哽咽。再展双眸,从未有过的坚定,敛去一身的寒气冷傲,夜家子嗣撑得住,耗得起,既为王君,身份尊贵,一手好牌,需得珍惜才是。
感觉身后凉意,异物感渐进,一指一指深入,越见清晰,痛感如潮涌上,夜羡蜷指捏住被褥,软腰放松,压出几声低喘轻吟,带着些微的颤。
热气洒耳,熏意撩人。

楼主 红尘倾天下1  发布于 2019-04-19 09:45:00 +0800 CST  
夜羡微侧头回眸看着褚云御,疲惫倦怠,穴/口一时难以全/合,半拢贴/上褚云御腹下昂扬,只觉热度/灼/人,烛火映面而显肃穆,恍若光溢而携雾,垂眸俯睨,是旋旋模糊涟漪,颤声开口。
“回王爷,臣侍...未曾,行过/房/事,初次...经历。”
狩得猎物,夜羡臣服之态再难满足褚云御,身心有别,何以由夜羡牵制,倒显愚钝。倘若起初乖顺,初夜予夜羡温柔未尝不可,然褚云御耐心已无。
褚云御下/体退离,上身跪撑而起。绸带执手,强制将夜羡两手背后,数圈近腕处收紧,至极限方捆死结。
指攥夜羡束发,挑散青丝,猛地上提,左掌钳夜羡颈部。缓缓收紧,低沉气息喷吐人耳。朝堂摄政多年,早已见惯尔虞我诈、人心恶伏,而身旁枕榻,决不允许存在如此恶患。
“王君以为本王智愚,故而行以迷幻之术?二十三载洁身男子,莫非王君性。欲寡淡,方守至今?”
褚云御责问冷语直滚喉口,眸光凝夜羡侧面,沉低下。身,性/器/抵/入微张穴/口,毫不留情径直捅/入。

楼主 红尘倾天下1  发布于 2019-04-19 09:49:00 +0800 CST  
dd莫得人看么

楼主 红尘倾天下1  发布于 2019-04-19 09:58:00 +0800 CST  
第八章 痛彻
夜羡双手被拘下意识的挣扎,微微颤抖却无力反抗,强撑的冷静土崩瓦解,手腕受了钳制,被掰到极限捆绑,青丝被褚云御玩弄松散,头皮痛彻,褚云御略带薄茧掌心压上夜羡纤瘦脖颈。
接着的疼痛,刻骨铭心。敏感地方被残暴进入,贴合紧密再无一丝间隙,夜羡指甲陷进掌心,甚至连呼吸都小心翼翼的短促浅薄,全身的肌肉紧绷到抽痛,咬唇将旋在唇边的呜咽硬挡了回去,脖颈微扬曲线流畅。
他费力挑眉侧头看向身后的褚云御,仓皇举目,窗外俱是漆黑夜色。笑意盈目,弯唇漾笑,寒彻骨髓。
忆长缨,杯莫停,淋洒点星,珠泪难盈,烈烧引酩酊,春秋起仃伶,东西南北谁家令,寸笔可抵百万兵。斜倚阑干,展卷俯瞰,挥毫戏墨研,遐思涌波澜。自幼曾攻经史,长成亦有权谋。恰如猛虎潜荒丘,悯看四方枭候。
一曲悲婉,人生百态,他夜羡也成了装饰粉黛的戏中人,生旦净末丑,百味交杂,世事无常。一语猜忌点醒自己,权势贵勋非历久不能弥坚,祸患疑害却是旦夕而至。攘外必先安内,如今自身难保,性格冷傲,绝处尚可逢生,更何况万万还到不了最后一步。
蓦地,夜羡胸腔震颤频频低笑出声,尽留表面的恭敬臣服片刻消散,卸下伪装变得冷傲的姿态,舌抵上颚喉结滚动,扯锢腕绸带,喘息一窒,透骨视线冷峻。
“既是王爷打定主意不信,又何需询问臣侍?”
褚云御行居皇侧,如履恶涯,时风时雨,时雷时春。惧倒未尝,长行涯沿惯知地势,利似用之,妄敢攀爬一俯险阔者,无不受了明暗未知,跌渊碎骨。
与皇舅侄,辅其稳居龙位,数年倬立伴之,识人心固智聪,天生权谋敏锐,虽未想与之为敌,也落得渐渐疏远。
原几许温润之心,抑存心底,阴鸷狠厉愈甚。手段毒辣,惹得好友近则深畏,远亦疏冷。方渐渐敛压,然冷漠入骨,惯以独行。
高处确不胜寒,然享以受之,自也免除宵小之争。
确尚二七年华,七载过往动荡乱世,经提摄政,明以大任,俨然收受。血染满身过,绝处逢生过,凯旋承万过,酣畅对饮过。
早已心沉似暗渊,未想一丝幼时浅忆,于今勾波澜泛起,心厉馀半,烦绪徒惹。
褚云御掌施夜羡之痛楚,继夜羡低笑冷语,松力撑榻。唇稍弯弧,下体退离复撞,闻夜羡喘息低吟,嗜血戾气顿显。
掌钳夜羡胯骨,狠狠撞进,一次未比一次轻。性事激烈胜之过往十数倍,脑海乱绪缠,行举以宣泄。
指抚夜羡渗汗肩胛,交媾稍缓,沉嗓冷笑滚喉。
“王君礼仪学未全,惹怒本王,倒像天生?”

楼主 红尘倾天下1  发布于 2019-04-19 16:03:00 +0800 CST  
满十人加更。

楼主 红尘倾天下1  发布于 2019-04-19 16:08:00 +0800 CST  
第九章 承欢
夜羡初次承欢,怎经得住如此折腾,若非自幼习武身体强健,早已痛至昏迷。
痛感层叠涌上,从尾椎一路爬升到最高,他掌心死死攥紧桎梏绸带,瞳孔涣散失去焦距,穴/肉抽搐缩含,反将巨物吞入深处,腿根不住打颤,胸膛汗液涔涔紊乱起伏,已是精疲力竭。
“嗬啊...疼。”
夜羡蹙眉疼吸一口气,身体像被巨石碾过,刺得骨骼散了架般疼,浑身颤栗,说不出的难熬,四肢百骸渗着寒意,似是冰斧凿骨,冷风捋筋,又似置于热炭,烙铁滚身,如一条脱了气力犹自挣扎的鱼儿辗转腾挪,声音破碎,引得一声呜咽,一滴泪悄然滑下,唇畔哆嗦着,一聲颤音从喉咙滚出即刻压下,阖眸强忍蚀骨之痛。
已数日未曾好好用膳,又经刚才一番折腾,声音沙哑恍惚,心悦于人,并不是委弃泥涂,折了傲骨,花化泥,泥养花,俱不过相息相护,难逃其中。
除却因兄长与夜家外,他心底隐带其余无法言喻情感,喉结轻滚,掐下即将滚出口中的多余字句,低笑勾出一抹苦涩。
“臣侍...从不说谎。”
褚云御责问道出,见夜羡吃痛,戾气稍减。却非主因夜羡而起,多年坚守,一令圣旨倏然打破。非因心中有别意,仅为性漠钟伶,不欲枕榻卧一未知人。
他触过离叛,有如蛇伤。人心真意,早浅了耐心深入探究,凭愠涌胸,泄宣人身。
夜羡非逆来顺受之人,倒似殃了无妄之灾。
褚云御对往来不喜,冷之萧寂,然绛纱之下,那抹冷眉朱砂,倏然拂动他心底冷泉,涟漪泛起长时方消。
圣旨迫婚,似已非尽形式。
褚云御复又施力,灼热狠狠撞进,深感深处软/壁紧裹。快感蔓延,行举渐添柔意。
“为己美言,真假何辩?既言拒谎性情,且由日月定,若心起佞思,本王定施万劫之惩。”

楼主 红尘倾天下1  发布于 2019-04-19 20:31:00 +0800 CST  
褚云御由夜羡单方承痛云雨,渐缓而停,掀睫漠视,唇启。
“王君可回了。”
夜羡腰臀被迫挺动,随褚云御腰身动作连连起伏,痛感蝉联快感,重复加深颤栗难歇,手腕受了绸带钳制,亦不能合腿。
都言侍宠生娇,但无宠怎生娇。一身荣宠,皆系王爷一人,忠佞是非,纵圣贤难辨,拘泥后院,尊卑生死,亦不过王爷一念之间。
他蹙眉疼吸一口气,双颊滚烫,侧耳听清褚云御命令,其言无情,字字锥心,刺透耳膜,其内哂然直令人从头至尾都冷入骨里,惹满眸酸涩,呼吸几欲停止,强自压下眼前雾霭,尾音撂下三分硬铮。
“臣侍...告退。”
绸带依旧禁锢手腕,夜羡强忍不适膝盖半跪床榻上,侧身滚落在地上,跪伏一礼。
强忍胸腔闷痛,脚步踉跄着走了两步,咳呛出血,不再保留,全力冲破禁锢,内力翻腾,内外皆伤,垂眸睨视破碎的衣裳,曲膝重新跪下,蓦然抬眸,唇角颤着。
“王爷...衣服,碎了。”

楼主 红尘倾天下1  发布于 2019-04-19 20:41:00 +0800 CST  
第十章 请安
褚云御驻旁视夜羡滚地跪伏,步姿踉跄显人竭力,唇侧猩红入目,眉宇微蹙。
“封穴三时即解,何以强行破制?”
心澜为之,愠暴为之,柔软亦为之。全然颠覆往日性情,起伏稍脱掌握。夜羡跪地脆容,黑曜明眸中似有万千伤痛,褚云御抿唇视之,沉然少顷。
旁架玄衫,步近,转念滞停。取袍拢身,伸右手,拔长剑。挑玄衫,掷予夜羡身上。轻功若魅,几步人旁,锋刃断绳索,解除桎梏。
由王君裸出众侍围看,于夜羡管制府内,实属无端荆棘。惩已施加,无须再添深伤。
“明日若不见请安,便非今日轻惩。”
褚云御剑抛内力凝掌,嗡鸣伴之入鞘,寂静沉夜添许闷抑。台阶予夜羡,接或不接,皆系往后人权。聪慧如他,想必再不无趣。
夜羡收心敛绪,不露分毫。骨节微曲,指尖陷入掌心,观褚云御的动作,扬睫淡语,辞重若轻。
“臣侍遵命。”
桎梏解除,将玄袍裹在身上,再不顾褚云御神色,轻功点地,径直出殿归室。出人视线之外,难以抑制,面色一刹惨淡如纸,步伐不稳,磕拌脱力跪伏于地。
他缓和许久,将将纳下喉中腥甜,薄衫覆体,难御寒凉,唇抿一线,敛去眼中伤痛之色, 明复归其身,起身站定。
冷语甫落,顾余言他。
“备轿。”
夜羡回至寝宫,屏退众人。狼狈爬至温泉旁,水花四溅,温泉特有硫磺气息,随着溅在脸上的水,愈发浓郁,不顾浑身无力与疼痛,一遍遍洗刷污秽,出水回内,无力倚在床榻上,自入府与王爷相见,言语句句暗藏机锋,心石压底,孑然岿立无援。
酸涩上涌,他勉力撑到桌案前,行走间,脸色愈发惨白,形整从容而催意散,临案良久,澄心也晕点暗澹,掌中信函纸攒成团,掷地不顾,毛笔坠落,一室静谧,脆响惊心,泪如走珠。
提壶叩盖,捏裹得盏,浏舌润喉,泱泱思念,幕毋曾落,晓需时渐短,不愿稳憩。
四更时分,高热不止,碧落来请御医夜羡亦是驱之门外,自嘲之意满载,话既出口,一字一句裹挟浓重冷态。
“给本君滚。”
天刚破晓,夜羡轻吐浊气,行事圆滑通融,终究是稳妥抉择。
拖着伤痕累累身子,一步步行至褚云御寝宫,丈量距离,盯着面前正殿,几不可闻的叹。双膝着地,行以最高规格礼仪。
“臣侍...给王爷请安。”

楼主 红尘倾天下1  发布于 2019-04-20 19:16:00 +0800 CST  
第十一章 入画
褚云御淡语冷面似无所谓,然余光敛至夜羡离去身影,攥掌微用力,心绪于之微泄。任人退离,默然翘望空寂夜色。
星疏点月,寥阔噬云。
时至丑末,榻已沾污,褚云御伶伫少倾,添衣侧行,拢袖伏案,研墨执笔,不欲沉眠。
红衫、绛唇、朱砂,双眸乃至脑海,少年远见身姿淡影至明,唇侧似隐含笑,倬立互望,静止那一刹那。
毫动心恍,待回过神,宣纸已立栩栩人影,眉目墨染点勒,萧寂悲郁如魂透纸。
褚云御心猛一顿,胸膛起伏剧烈,执笔右掌微颤,蜷指抑定,眉宇紧蹙,半响渐缓平息。
朦朦朝光,弥漫寝殿。搁笔低视,案上卷轴行书满布,诗词未定绪,随心落墨。
半响倦意稍涌,指按眉心,欲行往沐浴,方闻殿外朗声。昨夜夜羡之裸姿映目,褚云御神色微动,已无躁绪。步出寝宫。
“平身。”
驻前两尺之距,俯临夜羡所行跪姿,凝眸启唇。少顷,行往温池。
“王君既达,便一同前往温池,学侍沐浴。”
猛一刹,夜羡低垂眼睑忽而上抬,触及褚云御的视线,眸光微凝,微一怔忪,动作微慎,无半分失态。
袂下指尖微微一动,肘轻压地,起身跟随。
“臣侍遵命。”
南有白额宿栖,春分雁阵向北,久别知故,去冬人还。碧空万里,风淡云轻,五九天气仍冷,却不似前几日那般严寒,“学侍沐浴”入耳,凉意及身,昨夜高热折磨,夜羡浑身颤栗,不复暖意,抿唇缄默不致与褚云御接触,麻木忍痛,亦步亦趋,不致失了分寸。
“臣侍给王爷王君请安。”
雕山墨竹入目,脚步声响起,稍显雀悦的人影由远及近,远阔影壁左侧绕出一人。环佩相撞,俊面晳容,十足未脱稚气。
——侧君宁氏,宁宸。
宁宸福身一礼,接着自然向王爷飞扑而去,目透爱慕。
一影入眸,夜羡神色微顿,这般缠眷,不由忆起昨夜痛彻,锥心刺骨,如同淌血伤口撒盐,他素来冷傲,不屑争宠,视线微移瞧见宁氏羞赧神态,强敛目中躁意,化为冷寒。
“王爷既有宁氏服侍,臣侍先行告退。”

楼主 红尘倾天下1  发布于 2019-04-21 13:25:00 +0800 CST  
dd

楼主 红尘倾天下1  发布于 2019-04-21 16:34:00 +0800 CST  

楼主:红尘倾天下1

字数:17096

发表时间:2019-04-15 20:5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4-24 15:31:34 +0800 CST

评论数:29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