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精神论(病态,苦痛向)

我的病什么时候可以被治好?


楼主 那一抹橙葵  发布于 2019-03-04 19:21:00 +0800 CST  
原本不想再开文的,在更两篇已经很辛苦了。
所以本文将会是短篇合集。不定期更。
把此文献给我的一个友人,也献给所以精神上收到干扰,享受不到清净的人。

楼主 那一抹橙葵  发布于 2019-03-04 19:27:00 +0800 CST  
第一章 病变

林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发现自己竟然可以在湖边一坐一个下午,也不知道到底在思索什么。或许是湖边的那只生着红色羽毛的小鸟很奇怪,或许是身下这把木椅很舒适,再或者是...没有在思考的状态很轻松。

背后是一条蜿蜿蜒蜒的小路,这边儿平时的人很多。有拄着拐棍的老爷爷,边咳嗽边往前一小步一小步地挪动,也有脸红的女孩子依偎在男友的怀里娇嗔,也有嬉闹的小孩子蹦蹦跳跳的拿着书包跑过去。林涯没看见,因为他们在背后,他没转身,椅子是面朝湖的。
但他听见了。缓慢的脚步声,匆忙的脚步声,蹦跳的脚步声,高跟鞋的声音,车轮的声音,大喊大叫的声音。
他所看见的只有眼前的湖,眼前的鸟,眼前的瘦瘦弱弱的树苗。哦,林涯的眼神里流传出微弱的光彩,还有一个钓鱼的老爷爷,但也只是背影而已。林涯笑,一个下午,那位老爷爷只钓到了一条鱼,不知道什么品种的鱼,看样子也很小,只够一个人吃。一次又一次的抛钩,一次又一次的失望——林涯好像看得到老爷爷的表情。
大概是鱼竿哪里坏掉了吧。湖里鱼哪有那么聪明,拉了那么多次竿,怎么就全部逃跑了呢?下次能不能直接拿网抓呢?会不会快很多?

“嘿,小伙子,这么开心吗?”
哎?林涯回过神来,一阵惊愕。不知道什么时候老爷爷已经来到这边了,手里的鱼竿整齐的包装好,站着自己旁边笑。大概是因为钓不到鱼该要回家了。声音。
还有声音。问题? 哦,开心吗?林涯咧了咧嘴,大概是开心吧。
“对啊,这儿挺好看的。”
老爷爷可爱地憋嘴,“还撒谎,哪里开心了。失恋了吗?”
“啊,没呢没呢,没女朋友。”林涯看着老爷爷驼着背站在那,拘束地想站起来让个座。
“哎呀,不用不用。我该走了。”
老爷爷说罢,摇摇晃晃地要离开。“天晚了啊。”
林涯也不想说话,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裤子,也打算去吃饭了。胃里空荡荡的。
“哎,对了,小伙子,回头我介绍我孙子给你吧。我孙子长得可帅了,有我年轻时候的风范。”
林涯哑笑,我还是喜欢女孩子的。
“啊,不用....”林涯想着要怎么拒绝,却半天没想出合适且正常的理由来。
“怎么,不待见我孙子啊?”老爷爷佯装生气,鱼竿在地上撞了两下。
鱼竿突兀的声音,惊醒了林涯。
什么时候走的神?老爷爷?林涯有些惊恐的抬头,老爷爷还在,没什么特别的反应,仍然温和地笑着。还好,大概是恍惚了一瞬吧。
“哪有?”林涯觉得自己笑当时的很好看,面部的表情上也绝对带着明晃晃的拒绝。
但老爷爷好像一点都不领情。
笑呵呵,“那成,明天我让他过来啊,就在这儿。”

林涯有些烦躁,想拒绝,也不想说话。

林涯一瞬间感觉像是站着湖的中间,脚底下是通透清明的水,可以看的到底,很浅,对啊,为什么不深?明明是湖的中间?

好奇怪。

楼主 那一抹橙葵  发布于 2019-03-04 20:41:00 +0800 CST  
QAQ嘤,暴风哭泣,没有人吗

楼主 那一抹橙葵  发布于 2019-03-04 22:48:00 +0800 CST  
第二章 等待

林涯第二天逃了课,他下午有整整四节课,四节专业课,有一堂老师说过要点名。
但他还是逃课了,不是为了见老爷爷说的那个人。
只是不想听到老师点自己的名字。

十二点半,好早。胃有点难受。书好重。
林涯直了直身子,打开放在腿上的书。
《资本论》。对,今天林涯带了书。
下周的课有测验的。还没开始看。
林涯想,时间还有这么久,肯定来得及的。

临安大学,H市重点大学。五湖四海的人很多,本地人也很多。
林涯也是。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朝走晚归,日常给林涯打着生活费。
虽然家在本地,林涯更喜欢住在宿舍。
条件还不错,两人双人间。室友大概叫宋甄,林涯也不太清楚,从开学到现在,他总共在宿舍见过他两次。

今天风有点大,穿短袖已经有些凉了。
林涯打了个哆嗦。
老爷爷还没来,但很正常,平时钓鱼也大概是三点多钟来的。
低头翻出手机,林涯盯着时间——两点半了。
两个小时。林涯视线转移到书的右下角,34页。
记得没错的话,来的时候——25页。

烦躁。
林涯决出自己的异样,有点心慌。
干脆合上书。

好疼。
林涯抬起手,纸张太锋利了。轻轻含进嘴里,铁锈的味道,腥膻的味道。

放下手,慢慢翻过来。林涯饶有兴趣地盯着手腕,突然发现自己的手腕上的血管很明显,藏青色的突兀。林涯想,大概会有如这般鲜红色的血液在里边横冲直撞,红细胞,白细胞,血小板…大概很多吧。

“手很好看吗?”


————————————————————
没有看错,临安中学和临安大学是一个系列哈哈...
封靖和周洲哦~我大概是有老师情节


楼主 那一抹橙葵  发布于 2019-03-04 23:12:00 +0800 CST  
第三章

像是被发现了什么秘密,林涯不知所措的把手藏到身后,尽管明明只是被纸割了一道不足一厘米的伤痕,而且已经不出血了。
林涯抬头,“没…没事。”

林涯正偷偷地打量着对面的人,心想着这才两点半,是老爷爷的孙子吗?自己该说些什么好呢?找点话题?不说话是不是太尴尬了?

在林涯在打量自己时候,周洲也正在认真的看着对面的小孩。
林涯瘦的很,穿了一件干净的白色短袖,一条破洞牛仔。黑色的有点微长的头发,五官好看得很。此刻倒是紧张地不知所措。

周洲笑笑,“我是周洲,你叫什么名字?大一的吗?”

林涯微微抬头,望着眼前比他高一个头,面庞坚毅的男子,“...粥粥?”
“哈哈,洲是三点水的那个,我爷爷觉得这个名字好听。”

“啊,你是…” 真的是,竟然这么早就来了。万一自己没到怎么办?幸好自己逃了课…林涯不知为何内心一松。

“对。” 周洲低头看了他手中的书,“经济系的?”
“…嗯。”
林涯想着这大概是学长,应该也问一句对方是什么系的吧?

“你还没说你叫什么名字呢?”
“林涯,我叫林涯。”林涯一时间慌乱不堪,竟然忘记讲自己的名字。
“不必紧张。” 周洲坐到木椅上,侧头看向林涯,“我看起来这么可怕吗?”

没有。但有点累。我的书还没看完呢。
林涯内心想着。
但硬着头皮开口,“没有啦…你什么系的?”
刚开口林涯感觉有些不礼貌,又马上补了一句,“的...学长?”

周洲后躺到躺椅上,看着天,“这么算的话…文学系吧。”
林涯僵硬地开口,“是吗?…文学系挺好的,可以看书。”

“今天没课吗?”
林涯停顿了一下,开口,“.……没有。”

“是吗?”淡淡的声音,突然林涯有点慌。
他确定,他应付不来周洲这样的人。


——————————————————
我朋友的故事,算得上是半纪实吧。只可惜我身边的林涯只遇到了半个周洲。

楼主 那一抹橙葵  发布于 2019-03-04 23:44:00 +0800 CST  
第四章 饿感

“推荐你去上一节课。”
周洲声音很好听,是那种低沉又有磁性的声音。极具魅力。
“随想分享。”

“嗯…e类课吗?” 林涯好像在选课手册上看到过这门课,有点印象。
“对。就算不选,也可以有空去听听。”
“好。”林涯不说话了,低下头又重新翻开书,看到哪了来着?
烦躁的翻着。

“三十四页。”
啊?好像是。
林涯转头去看周洲,他搭话的时候好像自己已经把书合上了。这个…周洲什么时候来的?

林涯默不作声的把书翻到三十四页。字好小,书好厚。
以前明明喜欢看书来着,大概是有旁边的人在,自己才这么不专心吧。
一个字都看不下去。

“没吃饭吧?”
“...没吃。” 林涯匆忙的翻过一页书,明明35页还没看。“不太饿。”

“我也没吃。去吃火锅吗?我请客。”
林涯看着周洲,想开口拒绝。
“光这么坐着也很无聊不是吗?”

那是因为你也在这坐着,所以才会无聊。林涯心想。

“才三点左右。”
“那怎么了?我们都没吃饭。”

林涯觉得自己有些奇怪,没有坚持自己的拒绝,还跟着这个刚认识半个小时的有着奇怪名字的男人走了半个小时的路,就为了吃一顿火锅。而且自己还不饿。

“清汤和番茄好了。”
林涯皱着眉头看周洲点东西,解释,
“我可以吃辣的。”

周洲划着屏幕,淡淡说道,“可是你今天早上也没吃饭。直接吃辣胃受不了。”

林涯默不作声。他的确没吃饭,午饭没吃,早饭也没吃。
可是,他为什么都知道?

“有什么不能吃的吗?”
他问的是不能吃的,,不是不喜欢吃什么,也不是想吃什么。林涯思路有些猎奇,把自己想乐了,“没有。”

周洲弯弯嘴角,“想到什么了?”
林涯犹豫了好久,开口,“...没事。”

“我喜欢鸭血,点两份。给你再点碗粥吧。”
林涯没在推脱,“好。”


————————————————
我好勤奋...求表扬✧⁺(●˙▾˙●)⁺✧

楼主 那一抹橙葵  发布于 2019-03-05 00:21:00 +0800 CST  
第五章 书和戒尺

林涯连那一小碗粥都没喝完,是在周洲的紧紧的视线下才勉强喝了半碗。
苍白地解释,“这个有点咸。我吃不惯皮蛋瘦肉粥。”
“...更喜欢白粥一点。”

周洲点点头,“好的,我记下了。下次可以提前跟我讲。”
下次?为什么还有下次?林涯不解。

“晚饭还吃么?”
林涯难得变聪明了一点,撒了谎,“...吃。”

好多鸭血,从翻腾着的汤水里浮现出来。咕嘟咕嘟…
林涯突然发现周洲在盯着自己,只好尴尬地把视线从鸭血上移开。
“你...吃吧。我也没事。”
“不如尝一块吧,挺好吃的。”

林涯鬼使神差地真的拿筷子去夹了一块鸭血,咬了一小口,呆呆地发表意见,“…好烫。”
周洲笑,“慢点。”

“喂…为什么是教师宿舍。”林涯叫住前边的人,用着陈述句。
“为什么不能是教师宿舍?”周洲停下来,反问。

“…那我可以进吗?”林涯低下头,“我该叫你老师吗?”
“都可以。”周洲说着跟保卫室的大叔招了下手,显然没有太在意,“叫我周洲也可以。”

掌握不到事情的走向,一切都糟糕极了。

“周洲…老师,你看着挺年轻的。
周洲带着他拐进一栋楼,回头,“嘛,我刚毕业三年。现在在文院做讲师。”
“林安大学毕业吗?”
“本科在这上的,之后在南城大学硕博连读。”

这样算下来,27加3,三十岁了。
但是好学校,很厉害。林涯微低头想。这种人大概就是受普通人仰望的人吧。

林涯乖乖跟着周洲在房间里逛了一圈,说是一圈,但其实小的很,完全是学校一般且正常的配置。
“…你不在这住吗?”
“怎么知道的?”周洲转过身来盯着拘谨的小孩儿。

林涯接过周洲递过来的书,“直觉。还有书…谢谢了。”
“没事。”
林涯刚想离开,瞥见桌子上的一件东西,眼神定了定,涩涩的开口,
“这…是什么?”

周洲把多余的书又放回书柜上,轻快的语气,“戒尺,我弟弟的。皮着呢,经常挨。”
“…疼吗?”

周洲轻笑一声,不说话,倒是转过身来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我…我不是…只是问问。”林涯脸一下子涨红。

周洲显然没在意,路过柜子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来,“对了,”
“啊!”林涯不知道在想些什么,突然被吓到,一个哆嗦,手里的书差点没抱住。

周洲拉开抽屉,“上回朋友送了我一盒曲奇,我跟我弟都不爱吃甜的。你带着吧?”

“啊?” 真奇怪,这个人。林涯接过那盒曲奇,盯了半天。

楼主 那一抹橙葵  发布于 2019-03-06 00:06:00 +0800 CST  
第六章 稻草

晚上八点,窗外夜色已经暗沉。林涯又翻过一页书,心却静如水。
周洲以两个人反正都要吃饭为由,强行留下了林涯,还亲自下厨抄了两个菜,煮了白粥。
虽然林涯的胃口好像并不领情。

小小的房间,一张桌子。
周洲给林涯搬了个凳子来,一边一头。
他看文献,林涯看书。
暖黄色的灯光很柔和。

林涯视线离开书,偷偷去看周洲。认真的样子,还蛮好看的,不像他长得挺严肃的。
突然觉得他挺适合当老师的。

周洲感受到他的注视,问,“要喝杯果汁吗?”
“...不。” 林涯小心翼翼地收起书,放到之前周洲给他准备的包里。“我该走了,今日…打扰了。书会还给你的。”

周洲也起身打算去开门,“行,我送送你。你收拾一下吧。”
不过似乎事情哪里出了问题,周洲在门口等了他五分钟,也不见林涯出来。
周洲走两步又探头进书房,看见林涯正盯着被放在柜子上的那只戒尺发呆。

“林涯?”问询。

林涯突然放下手中的东西,转过身来,那句话像是用足了他今生全部的勇气,“…你能打我一顿吗?”
指指戒尺,“用那个。”

周洲走过来,危险的盯着面前不一样的林涯,沉声道,“我为什么要打你?”


——————————————————
哈哈,最近越来越短了~

楼主 那一抹橙葵  发布于 2019-03-06 12:56:00 +0800 CST  
第七章 开始于最后

为什么要打我?
林涯指着戒尺的手顿了顿,不知该说什么好。
其实林涯也不知道,到底是为什么自己会说出这种话。慌乱不堪。
或许,或许,挨过了就知道答案了吧。

林涯的眼睛里闪过亮光,回看着周洲,坚定地,“我也不知道。但是……”

周洲双手抱胸,靠到门上,利落打断,“好啊,那裤子脱掉,弯腰,手抓脚踝。”
“你准备好,我们就开始。”

像是听到了什么惊世骇闻。
林涯后退几步,不解。
他在说什么?

周洲倒是笑着去把凳子挪过来,悠闲地坐在上边等。
大概是看自己的丑态吧。林涯的脑袋里还是乱哄哄的,胡思乱想。

“怎么?不是想挨打吗?”周洲声音大了起来,似乎在紧紧逼迫。

“这个…”林涯突然结结巴巴,恐惧般地看着周洲。
不是这个样子的,不应该是这个样子的。
周洲像是看穿林涯在想什么,沉声开口,“那你以为是什么样子的?”
“只想要疼不是么?方式什么的又算什么?”

“你别说话…” 林涯错乱般地又抱起装满书的那个包来。

时间滴滴答答,林涯低头盯着地面黄色的瓷砖,周洲盯着林涯。

然后林涯像是放弃了一般,开始缓慢地放下手里的包,手挪到裤腰处。
慢慢的解。

林涯今天穿了一身不算宽松的牛仔裤。加上紧张,一条裤子脱了半天。
双手在前面遮遮挡挡,周洲看得见林涯透着粉红色的耳垂。

“继续,内裤。”

林涯咽了一口口水,小声似求饶,“就这样…行吗?”

“不行。”周洲挑眉,“按我的要求来。”

这个人,真的糟糕透了。

楼主 那一抹橙葵  发布于 2019-03-07 14:49:00 +0800 CST  
林涯真的是一个很好很好的孩子。

楼主 那一抹橙葵  发布于 2019-03-07 14:57:00 +0800 CST  
近期学校在忙项目和答辩,文会耽误几天啦

楼主 那一抹橙葵  发布于 2019-03-11 20:50:00 +0800 CST  
第八章 疼

林涯的腿正打着颤,甚至牙齿都在发抖。
真的不可思议。
林涯都不知道自己是怎么顺从的完成了周洲那个恶劣的要求,将自己摆成现在这个样子。
凉羞羞的,极度羞耻。

凳子挪动的声音。脚步的声音。
周洲在自己的身后,但林涯不好意思抬头去看他。

“周洲…”小小的带着点祈求意味的声音。
“林涯。”

林涯听到自己的名字的一刻,有些恍惚。这不是之前的周洲,声音不一样,语气不一样。林涯急着想解释什么,想仰起头。

周洲眼疾手快一把按住林涯的腰,一手拿着一根藤条贴上林涯此刻还颤抖着的臀。
“谁准你动了?”

“...这是,什么?”
“藤条。它比板子难捱多了。它很容易抽破皮。”
“几下下来能疼好几天,坐不了凳子是常事。”

林涯安静中还是透出了慌乱,却只是轻轻地挣扎着。
“...能换回那个吗?”

“不能。我觉得以你的表现,只能挨这个。”

林涯眼神淡了淡,不做声,不知道在想什么。

“本来我打算20下,但碍于你今晚要回去,”周洲顿了顿,“只打10下。”
林涯想说没关系,他可以忍。但他抬头与周洲视线对上那一刻,他没开这个口。

像是看穿了林涯的想法。
“挨完十下之后你觉得可以,那我们就继续。”
但在周洲这样说了之后,林涯反而只想挨这十下了。

周洲看着他垂下眼睑,闭上眼睛。“可以出声,姿势乱了没关系,但等你摆好我们再接着。”
“而且不准咬嘴唇,不许拿手挡。”
周洲知道小孩肯定不愿意回话,只好扬起手,
“准备好了吗?”

“嗯。”林涯的手紧张的抓着脚踝,出汗了。而且姿势很难受,身体也很难受。

“啪!”

“啊!”林涯惊恐地向前一踉跄,差点磕到地上。周洲眼疾手快的捞住小孩,沉声训斥,“做什么?!”

林涯手紧紧抓住周洲的袖子,脸色发白,抬头惊恐地看着他。
这么痛的吗?
这么尖锐的疼,我挨不住的。
林涯是怕疼的。

“还有九下。姿势。”
林涯的脑袋哄哄了好久,却能清晰地捕捉到周洲的每一句话每一个字。

周洲见他不动,把他扶回原地, “还有九下。”

林涯撑着弯下腰,明明只有一下,明明只有一道伤痕,却扯得生疼。


——————————————————
看着林涯( )周洲的过程,我的内心其实是惶恐的。
看着我的短篇极具写成长篇的趋势,我的内心其实是更加惶恐的。

楼主 那一抹橙葵  发布于 2019-03-12 15:51:00 +0800 CST  
为什么贴吧不让发空行了 ´_>`
空行才是魅力啊

楼主 那一抹橙葵  发布于 2019-03-14 15:11:00 +0800 CST  
不让我发空行好不想发出来啊
连一片好难看 ´_>`

楼主 那一抹橙葵  发布于 2019-03-14 15:12:00 +0800 CST  
第九章 地址

“啪!”
“呜..嗯。”林涯拼尽全力忍住不出声,但眼眶已经有些发红,眼睛也变得水润起来。

“还有三下。”
大概是第一次挨打,反应还挺强列的。
周洲放下藤条仔细观察了伤口处,

“疼吗?”
林涯不说话。
“疼吗?”周洲继续问。

真讨厌。林涯撩起袖子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

“嘛,毕竟现在挨打的是你,” 周洲也弯下腰凑到林涯面前威胁,“现在怎么想?”
林涯怔了怔,但和以往不同,自己脑袋很清醒,而且这种询问,让自己有一种很舒服的饱和的感觉。
虽然后臀已经发肿的伤痕还火辣辣的。

“...疼的。”
“还有呢?”
林涯好像又回到了那个乖乖又倔强的状态,眼睑下垂,一言不发。
周洲耸耸肩,“不急。”
似安慰的话说着,下手却毫不留情。

“啪!”
“啊!” 林涯带着哭腔,停了好一会才开口,“能不能别这样…”

之前的七道伤痕平行摆的好好地,这一藤条斜着狠厉地刮下来,贯穿所有的痕迹。
疼的发颤。
明明只是一根看起来比板子威胁力更小的细条。

周洲没说话,剩下的两下连着打下来,依旧是斜着。
依旧是疼。

“说不让你咬嘴唇,可没说可以那么使劲地抓脚腕了。”

林涯缓了一会儿,睁眼。
脚腕一大块发紫,但一点痛感都没有。
“对啊…你没说啊。可不怪我。”
周洲笑。
“起来,收拾下,我送你。”

林涯趁周洲转身迅速抹掉眼泪,慢慢扶着旁边的柜子起身。
倒是无比豁达的再穿上那条不算宽松的牛仔裤。

周洲没管他,拉开抽屉翻了半天。
一管药膏。
“回去上药。”

林涯莫不做声的接过。回去就丢掉。心想。
“你要是敢丢掉…” 周洲弯起嘴角,“别忘了你还应该欠我十下。”
十下而已。

周洲上前使劲一巴掌拍在林涯此刻本就受折磨的屁股上,小孩一阵咬牙。
“别跟我犟,多大了啊。”

这个人一点人情味都没有。
林涯看着周洲丝毫没有减慢的步伐。
艰难地在后边走着。外表看来一点事都没有,鬼知道现在林涯多想躺到床上——一步都不想走。

周洲在学生宿舍门口停下来,回头,“我平时不在这住,你有事可以来我办公室,置业楼301。”
又想了想,从包里翻出一支笔,还顺带撕下来教案里的一页纸。
“下次想去湖边坐着的时候也可以到这里来。”

一个地址。
“不过我不一定在就是了。”
“我一个周课很少的,大部分时间在家的。”
—————————————————
我再试一试格式

楼主 那一抹橙葵  发布于 2019-03-17 17:29:00 +0800 CST  
文晚一点发...三篇都会更新

楼主 那一抹橙葵  发布于 2019-03-17 17:31:00 +0800 CST  
第十章 课

随想分享。
林涯手心里莫名的出了汗,慌慌的从包里找了本干净的本子。
上了大学还真没记过什么笔记。
自己竟然还这么认真的对待。林涯低声笑。

七点五十五分,教室开始安静下来。
林涯抬头,果真看到想见的那个人。
握着笔的手又紧了紧。

周洲抱着书走进来。
在讲台上摆弄多媒体。

今天周洲穿了很休闲的款式的衣服。
白色的休闲衫很好看。

只是周围还是有些吵的。
林涯想。

随想分享这门课说起来也算是一门神课。
仅仅开了两个学期,这门课就像疯了一样在学生们传播。
特别是女孩子。
没办法,周老师好看年轻,讲课又风趣。和生物导论那些e类课又怎么能相比。
而且明明只是一门看书,写读书笔记的课。
有人听说周老师竟然带着学生们出去采风。
挤破了头抢课,却也只有堪堪四十个名额。

“哎,周老师果真很帅啊。”
“对啊,怎么看都不腻。”
女生们的叽叽喳喳。

林涯默不作声,却又把位置向左移了一个。

“好的,同学们,我们开始上课。”
周洲笑着,带点俏皮的意味,“我们今天点个名吧,我看看我这么有趣的课谁不来上。”
下边的学生们哄笑。甚至有效女生喊,“没有缺席的啦老师。”

林涯没在选课名单上,他是来非法蹭课的。
当然,现在班级里的人远远多于40个人,他不是唯一。

“赵莹。”
“在呢。周老师。” 一位乖巧的女孩子起了身。
“宋子安。”
“来啦,老师。”后排一男生挥了挥手。
“彭立真。”
……
林涯难得的没有走神,听着周洲的声音,细细数过了四十个名字。
大家的回应也各种个样子的呢。像椅子背后那条路上不同的人。

“最后一位同学,林涯。”

林涯猛地一抬头,对上周洲的视线。
明明名单上没有自己的名字。
明明自己坐在倒数第二排,很偏的一个角落。

“林涯?”

“啊?到!”林涯惊慌站起身来,笔却滚落到桌子底下。
“那么紧张干嘛,我又不能吃了你。”

周围一阵哄笑。

林涯红着脸坐下,周围笑声不断。
紧张不知所措。

“好了,开玩笑”,周洲点开第一张PPT,温声,“我们接着上节课讲的来。”

林涯长舒一口气,眼神看向讲台上谈笑风生的周洲。
周老师。
——————————————————
这种日常文风写起来真的是一种自由的感觉。

楼主 那一抹橙葵  发布于 2019-03-17 18:39:00 +0800 CST  
我决定这篇文还是要快些完结。文章定性短篇不会改成长篇了。
篇幅大概在二十章左右。

楼主 那一抹橙葵  发布于 2019-03-19 20:54:00 +0800 CST  
第十一章 做客

门铃是在早上六点响的,而且只响了一声。周洲甚至不确定是不是在做梦,但还是硬着头皮披上一件外套下床。
透过猫眼看。
门外是抱着书安静又拘谨的林涯。

听见门把手转动的声音,门被渐渐打开。
林涯慌张地又整理了整理自己的头发,想让自己更精神些。
“周…洲?”
原本想叫周老师来着,可瞧见对面人脸上带着一切看起来都很糟糕的表情,却又张不开口了。

“嘛,我的形象是很糟糕了。”周洲抓了抓自己蓬松的可以的头发,睡衣外只是随意披了件外套,另外脚上还踩着两只不一样的拖鞋,一只凉拖一只棉拖。

林涯竟然想偷偷地笑,带着轻快地语气,“确实很糟糕。”

周洲故意拉下脸来,装严肃,“我可是有起床气的。惹恼了我挨打啊。”
林涯微微转头,避开周洲的眼神,脸上带着不自然的潮红。

“进来吧,换鞋啊。”周洲在前边走,边回头,“昨晚几点睡的?”
林涯小心翼翼的解着鞋带,抬头,“啊?”
“我问你几点睡的?”
“哦…“ 林涯遮遮掩掩,”两点左右吧。”

被瞥了一眼。林涯更不敢直视周洲的眼神了。

“嗯…来卧室干什么?”
周洲一脸无奈,“还能干什么?睡觉啊。”
小孩抱着书不知所措。

“书放下啊,你就穿这身凑合凑合吧。”周洲说着,认真的把两个枕头摆在一起。

楼主 那一抹橙葵  发布于 2019-03-30 20:50:00 +0800 CST  

楼主:那一抹橙葵

字数:11538

发表时间:2019-03-05 03:2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4-18 08:30:55 +0800 CST

评论数:11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