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偷腥”的小野猫(耽美 短篇)

新年挖新坑,希望大家猪事顺利暴美暴富~

楼主 _蓝精灵22  发布于 2019-02-06 21:54:00 +0800 CST  
二楼备用

楼主 _蓝精灵22  发布于 2019-02-06 21:59:00 +0800 CST  
1.
蒋沐熙趴在床沿上,两节白嫩嫩的小腿悬空僵在床边,湿漉漉的头发软趴趴的贴在头皮上,他想往里爬爬,至少能够到枕头旁边的一张薄毯。伸手抹了抹额角的汗水,蒋沐熙支起身子,没能移动分毫就气喘吁吁的跌回了床上。

无论如何得盖条毯子,木木马上放学回来了,蒋沐熙仅存的理智支撑着他,猛的一蹿整个人都趴在了床上,床脚传来啪的一声脆响。狠狠的喘了两口气,蒋沐熙拉开薄毯钻了进去,完全没有力气顾及刚刚掉落在地的那柄发刷。

梦境和冷汗来的一样快,蒋沐熙半梦半醒,就连掏出手机看一眼时间的力气都没有。

木木是蒋沐熙和关南峯的孩子,准确来说是关南峯代孕来的孩子,一个五岁的小男孩,黑溜溜的眼珠让人觉得机灵的很。关南峯性子冷傲,因此木木和没有血缘的蒋沐熙更要亲密几分。

“小爸爸真是个大懒虫,白天还睡觉。”关南峯去超市买菜,木木自己率先窜了回来,换了鞋子就直奔蒋沐熙卧室,捏着一只歪歪扭扭的黏土圣诞老人,急吼吼的想和蒋沐熙分享自己手工课的成果。

蒋沐熙整个人蜷成一团,毯子蒙住了嘴和下巴。木木只看一眼便吓得叫出了声,“小爸爸你怎么了!”

不是五岁的木木机敏过人,实在是蒋沐熙的状况糟糕的吓人。木木盯着他苍白的脸颊,高肿通红的双眼和一头一脸的冷汗,吓得几乎要哭出声来。

木木犹豫的伸出小手戳了戳蒋沐熙没有血色的脸颊,一开口就染上了哭腔,“小爸爸……你别死啊小爸爸……”

不知道木木哼哼唧唧的待了多久,蒋沐熙才悠悠转醒,干哑的喉咙发出了锯木头一般刺耳的声音,听的他自己都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木木乖,小爸爸没事,能不能给小爸爸接杯水……”

“我……你怎么了……”木木滚烫的泪水顺着脸颊落到下颌,慌慌张张的就要往出跑,“我……我去叫爸爸!”

“别!”蒋沐熙拼尽全力才扯住小孩的衣角,“别……别叫,给小爸爸接杯水就好……”

看小孩一脸不解,蒋沐熙眼神里都带了几分祈求,“拜托了木木,听我的好吗?”

木木不明所以,还是听话的点了点头,片刻便捧了杯温水进来,水杯里插了根黄色的吸管。“小爸爸喜欢黄色,用黄色吸管喝水会很快好起来的。”

蒋沐熙点了点头,牵强的扯了个比哭还难看的笑容,就着木木的手拉过吸管就猛吸了两口。胃里剧烈的翻腾让人快要窒息,蒋沐熙慌忙松口,缓了很久才能说出话来。

“小爸爸现在有点难受,木木把水放在床头小爸爸等等喝好不好?”看木木乖乖放了水杯一脸束手无措的可怜模样,蒋沐熙硬撑着笑笑,“小爸爸想睡一会儿,木木自己去玩好不好,答应小爸爸千万别去告诉爸爸好不好?”

没等看到木木回应,蒋沐熙就两眼一合昏睡了过去。

木木完全慌了神,手里的圣诞老人也不知丢到了哪里,飞快的跑到玄关暗暗期待关南峯快点回来。

十多分钟后关南峯才拎着大包小包进了门,木木讲不出话,盯着关南峯一个劲儿的掉眼泪。

“怎么了?”关南峯拿着东西进了厨房,木木跟在他身后哭哭啼啼。

“呜呜呜爸爸……”木木哭的更凶,“小爸爸……小爸爸他不让我告诉你……呜呜呜……”

关南峯心里咯噔一下,表面依旧一副波澜不惊的样子,“他走了?”

“他呜呜呜……他不让我和你说。”木木用手背抹了把泪,“可是我觉得他快要死掉了,呜呜呜怎么办啊爸爸?”

关南峯一头雾水,扔下手里的东西直奔卧室。

蒋沐熙侧身缩在毯子里,薄薄的毯子清晰的勾勒出他单薄的身形。关南峯听他呼吸粗重且频率极不均匀,大手轻轻附上了蒋沐熙的额头。

蒋沐熙完全没有任何要醒来的征兆,额头滚烫,粘着一层粘腻冰冷的汗珠。

楼主 _蓝精灵22  发布于 2019-02-06 22:00:00 +0800 CST  
2.
“蒋沐熙?”关南峯轻轻叫了几声,掏出手机迅速拨打了一个号码。

“快点来一趟我家,蒋沐熙发高烧了,叫都叫不醒。”不知电话那边说了什么,关南峯看了眼木木,转身去了阳台,声音压的很低,“我……我打他了,不知道和这个有没有关系……”

不到十分钟,林亦然拎着药箱就进了门。

关南峯把木木送回卧室,强作镇定的安抚了几句,“别怕,林叔叔来了,小爸爸等会儿就没事了。你乖乖待在自己卧室,这样小爸爸才会更快好起来知道吗。”

木木点点头,“我会乖乖的,小爸爸要快点好起来。”

关南峯点了点头,轻轻带上了房门,跟着林亦然进了主卧。

“你打他?”林亦然一脸的不可置信,“看不出你还会玩家暴这一套!”

“事出有因,我实在是气急了……”

林亦然打开空调调高了温度,轻轻拉开了蒋沐熙身上的毯子。不止是林亦然,关南峯都被蒋沐熙身后的伤口吓得不轻。

蒋沐熙未着寸缕,白皙的身体上一块青紫格外扎眼。经过了四五个小时,蒋沐熙屁股上的几道血口子隐隐有了收口的趋势,血迹也早已干涸贴在伤口附近,没破皮的地方尽是黑青, 臀腿边缘被扫到的部分泛着紫色。

“他干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了你要这么揍他!”林亦然动作麻利的带上手套,打开药箱开始处理伤口。

关南峯也有点后悔,蹲在床脚不断揉搓着蒋沐熙那双和火热身体完全不匹配的冰冷的脚,不论林亦然说什么都一言不发。

“疼……”不知林亦然涂了什么,蒋沐熙浑身一抖,发出的气音让人几乎听不到。

“连处能下针的地方都没有,我就想知道他到底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儿了?”林亦然捏着灌了药水的注射器,一脸不忍的盯着蒋沐熙惨烈的身后,咬着牙挑了处不太严重的地方消了消毒。

“以后再和你解释……”

“帮我按着点他,这一针下去不知道得多疼。”林亦然对着 罪魁祸首关南峯一点好脸色都没有。

关南峯挪到床侧,依言按住了蒋沐熙的腰和大腿。

针头刺破青肿的皮肤,蒋沐熙嘴里含含糊糊的一个劲喊疼,却没有任何挣扎的气力。

“别打了我不敢了……”蒋沐熙攥着毯子,一脸泪水,双眼紧闭浑身哆嗦。

林亦然推完药水,撕了张纸条飞快的写写画画,“都快要脱水了也没人管,赶紧把这些药开回来。”林亦然把纱布盖在蒋沐熙身后,轻手轻脚给盖了床厚点的被子。捏起蒋沐熙白白嫩嫩的小手看了眼,又拦住了就要出门的关南峯,“吊针针头要小号,快去快回。”

挂上水林亦然依旧没什么好脸色,蒋沐熙呼吸平稳了许多,体温也逐渐在下降,手脚也不再是骇人的冰冷。关南峯暗自松了口气,拿了块热毛巾仔仔细细给蒋沐熙擦了把脸。

“晚上估计还会发烧,”林亦然从药箱里掏了一盒退烧药和两瓶酒精,“第一次再烧起来喂上药,有空就用酒精给他擦身体,醒来先给他喝点淡盐水,明早给煮点清淡的咸粥或者水蒸蛋,别的不能吃。”

“嗯。”关南峯用心的一一记下,几次欲言又止,“你能不能把木木带到你家照顾两天,我怕我顾及不到。”

“要不是觉得你向来靠谱,我都想替蒋儿报警抓你。”林亦然翻了个白眼,“有情况随时打电话,木木我带走了。”

关南峯长舒了一口气,“谢谢。”

关南峯一夜未眠,蒋沐熙半夜烧糊涂了拽着他的手臂一个劲儿叫妈妈,委委屈屈的腔调听的关南峯心口泛酸。不由的想起一向被捧在手心当小皇帝宠的蒋沐熙为了自己和家里翻脸出柜,拎着箱子一头扎进自己怀里,“我以后只有你了。”

关南峯越想越后悔,心疼的无以复加,眼眶都有些微微泛红,扬手一巴掌狠狠抽在自己脸上。

楼主 _蓝精灵22  发布于 2019-02-07 09:30:00 +0800 CST  
度受说我『操作频繁』 什么鬼

楼主 _蓝精灵22  发布于 2019-02-07 22:02:00 +0800 CST  


楼主 _蓝精灵22  发布于 2019-02-08 15:47:00 +0800 CST  
留言好少,感觉更文的热情又快消失了……

楼主 _蓝精灵22  发布于 2019-02-09 01:21:00 +0800 CST  
5.
当年凭着关南峯的一句深爱,蒋沐熙毅然决然和家里翻脸出柜,在国外领证结婚,又共同决定了代孕个孩子。

时间过得很快,不知不觉认识关南峯已经8年有余了,真真正正的闹矛盾这还是第一次。蒋沐熙真不确定自己有能力解决问题。

从前的小打小闹向来是关南峯先低头,一口一个宝贝儿叫的人生不起气,这次自己连床都下不了,关南峯的脸色也没有半分缓和,蒋沐熙实在是心里没底。

“我想回趟家……”蒋沐熙看着关南峯坐在了床边,斟酌着语气开了口。

“你这个样子怎么回?”关南峯拧着眉头,一脸不悦,“你是要向家人证实选择我确实是错了,然后请求重回家门?”

“不是……不……我……”蒋沐熙一时被噎的不知如何是好,急得眼眶里含满了泪花,“我没那么想。”

“那你怎么想的?”关南峯挑眉,一副随时会被点燃怒气的样子。

“我就是想我妈了……”蒋沐熙声音有点抖,隐约夹了几分哭腔在里面。看关南峯脸色没有缓和,蒋沐熙想了想又补充了一句,“听说我嫂子生了个龙凤胎,我想回去看看。”

“打算什么时候走,机票买了吗?”蒋沐熙家在C省,关南峯不太相信他能在飞机上安稳的坐三个多小时。

“没想好……”蒋沐熙垂下眼眸,周身都被失望所包裹。

“和你妈或者你哥打过招呼了吗?”

蒋沐熙摇了摇头,泪水顺着眼角滑了几滴,“不知道该怎么开口。”蒋沐熙离家八年,换了城市换了号码,整个家里唯一有联系的只有当初对此事不好表态的嫂子,还仅限于逢年过节微信上的简单问候和朋友圈里的点赞。

“你后悔了。”十分肯定的语气,关南峯眼睛不眨的盯着蒋沐熙,“你后悔没给自己留退路了是不是?”

蒋沐熙受不了他这般咄咄逼人,闭着眼不愿看他,“我没有,我就是想我妈了。”

“你对我有什么不满尽管说就是了,犯不着用离家出走这一套。”

蒋沐熙只觉得一口气梗在喉咙里,差点要压的人喘不过气,“如果是离家出走,现在我就不会在这里同你废话了!”

“你有家吗蒋沐熙?你有家的话会在这里和我废话?”关南峯冷笑一声,“你不是八年前的毛头小子了,你学会给自己留退路了不是吗?”

蒋沐熙倏的睁开眼,眼眶湿热泛红,牙齿紧咬着下唇,浑身发抖一句话都说不出来。其实他说的有什么不对呢,可被深爱的人站在对立面恶狠狠的掀开伤疤,这有几人能受得了。

“我们离婚吧关南峯。”蒋沐熙死盯着关南峯,生怕错过一点他的表情他的反应,“我明天搬走,就算是离婚吧,我不想再出国去领证了。”

“好。”

“木木他……”

“他和你有什么关系呢?”

“我只是想在走之前见见他,”蒋沐熙窝在被子里,心口的酸涩压的他喘不上气,泪水大颗大颗的砸在枕头上,“我知道是我错了,我也为此付出了代价,可是关南峯,你犯得着这样咄咄逼人吗?”

“还是别见了,徒增伤感而已。”关南峯自始至终冷静平淡,听不出丝毫的难过和不舍,甚至连一丝愤怒都没有。

蒋沐熙扭过头,背着身子不再看他,止不住的泪水和颤抖,只觉得这么多年的真心通通喂了狗。

“你也别觉得我怎样,不忠于感情的是你不是我。”关南峯起身,“需要我送你去机场随时说。”

听着门锁含住锁舌,蒋沐熙泪水决堤淌了一脸,手指几乎要把床单抠出个洞来。

楼主 _蓝精灵22  发布于 2019-02-09 09:26:00 +0800 CST  


楼主 _蓝精灵22  发布于 2019-02-10 10:44:00 +0800 CST  
超出字数限制的超甜大长更,吃了糖还不冒泡的小朋友,通通扒光送到关南峯发刷底下

楼主 _蓝精灵22  发布于 2019-02-10 10:45:00 +0800 CST  
7.
蒋沐熙整张脸蒙在枕头里,哭的上气不接下气,肩膀一耸一耸的。

蒋慕清坐在床边,节奏缓慢的轻抚着蒋沐熙的后背,皱着眉头一言不发。

蒋沐熙哭了一阵子,抹抹眼泪从口袋里翻出手机,打开网页噼里啪啦的按了几下,“我都告诉你,你不许告诉别人,也不能说我变态。”

“我发誓,不告诉任何人,永远向着你。”蒋慕清伸出几根手指,郑重其事的发了个誓。

“你自己看吧,我还是说不出口,我喜欢这个……”蒋沐熙把手机扔给蒋慕清,又把头埋进了枕头里,声音闷闷的,“我之前和关南峯提过很多次,他不能理解不能接受,我好奇又心痒难耐,就出去找人实践了……”

“找人打你?”蒋慕清有点难以理解,“实话说我现在也有点接受不了,不过你给我点时间,我慢慢了解了解。”

“不过我没有脱内裤,我自己也接受不了和陌生人这样,实在是没办法……”蒋沐熙停顿了片刻,“然后不知道怎么回事关南峯就出现了,他特别生气,回去就打了我。”

“那他打你是你自愿的吗?你喜欢吗?”

蒋沐熙摇了摇头,“我当时好像发烧了,他没发现,我也不敢说……很难受。”

“那他就是不对,他号码我自己找了啊。”蒋慕清看人点了点头,打开了通讯录,“这个关关?”

“嗯。”蒋沐熙声音闷闷的,整个人提不起精神。

蒋慕清接通了电话便开了免提,蒋沐熙整个人都快要蹦起来了,对着蒋慕清恶狠狠的用口型说了句“你要干什么”。

蒋慕清没有开口,电话那端按捺不住率先开了口,“机票买好了?”

“我是蒋慕清,蒋沐熙的哥哥。”

“哥……”关南峯把手机拿下来确认了一遍确实是蒋沐熙的号码,迟疑道,“他回去了?回J市了?”

“他从你家走你不知道?你把我弟弟打成那个样子,真当他家里没人了好欺负?”

“哥,我不是……我那天说的是气话,我没有这个意思……”关南峯顿了顿,“能让小熙接个电话吗?”

蒋沐熙听到“小熙”两个字,再也止不住眼泪,蒙在被子里肩膀抖个不停。

“不能。”蒋慕清把手机扔在床边,“这个事情必须得解决,无论如何我弟弟不能白受委屈,是我们去A市找你还是你来J市?”

“我去吧……”关南峯叹了口气,“我明天就去。”

“嗯,还算是个男人,明天到了打我电话,一会儿我用我号码给你发条短信。”

“知道了哥。”

蒋慕清没回应,直接挂断了电话,扭头捋了把蒋沐熙毛绒绒的后脑勺,“看哥明天给你出口恶气!”

这是蒋沐熙自出事以来睡的第一个安稳觉,吃饱喝足就睡的不省人事。

蒋沐熙是被一只毛绒绒的小脑袋拱醒的,蒋沐熙冲着窗户,脖子后面一阵暖风。

“木木你别闹,再让爸爸睡会儿~”

蓦地想起现在的处境,蒋沐熙吓了一跳,睁开眼确定了位置,见鬼般的浑身一个激灵,慌忙扭头看向背后。

“木木?!”

“小爸爸!”木木一脸狡黠,捧着蒋沐熙的脸响亮的亲了一口,“想我了吧,我是来给你送惊喜的!”

“你自己来的?”

“我和爸爸来的。”

“爸爸呢?”

木木还没回答,两人的交谈就被开门声打断了,蒋慕清一只手推开房门,一手抱了个小崽子,“木木,来跟大伯去和弟弟妹妹玩。”

“我走了啊小爸爸!”木木蹦蹦跳跳出门走了,蒋沐熙一脸茫然,根本没办法理解到底发生了什么。

“这是个梦吧……”蒋沐熙嘴角抽搐,扯着被子蒙住了头。

楼主 _蓝精灵22  发布于 2019-02-10 23:22:00 +0800 CST  


楼主 _蓝精灵22  发布于 2019-02-10 23:46:00 +0800 CST  
8.
蒋沐熙沉浸在被木木叫醒的梦境中缓不过神,眼睛眨了几下竟有些酸涩,胸口也有些闷闷的。蒋沐熙拉住被子蒙上脸,无助的闭上了眼。

“小熙,”关南峯把人蒙着脸的被子拉开,轻轻捋了几下蒋沐熙的额头,看人闭着眼没动静,关南峯不自觉的放轻了声音,“醒醒。”

蒋沐熙睁开眼,愣了几秒扯过被子盖住了脑袋,“你你你你来干嘛!”

“我们谈谈行不行?”关南峯又把被子往下扯了扯,“谈之前我先给你道个歉,我之前态度不好,有些冲动了……”

蒋沐熙从被子里伸出脑袋,瞪着眼睛盯着关南峯,“我可什么都告诉我哥了,他会给我做主的。我哥说了,你这种行为属于家暴,很恶劣,挂到网上都是要被集体讨伐的。”

“嗯,是我不对。”关南峯把蒋沐熙的手从被窝里拉出来,一下一下的轻抚着,“无论如何我都不该对你动手的,更不该把生病的你一个人留在家里。”

蒋沐熙点点头,“嗯,我哥说了,咱俩情况特殊,如果我是自愿的或者你下手能掌握好分寸,那就是spank不是家暴。”

“这个哥和我谈了,他去了解了很多关于这方面的东西,也给我讲了讲,”关南峯叹了口气,“我现在还是有点接受不了,不过你再给我点时间,我们多沟通沟通行吗?”

“嗯。我哥还说,你说话太伤人了,木木和我不是没有关系。”

“我当时太失控了,对不起。”关南峯在人鼻尖落下一吻,“木木小时候睡的昼夜颠倒,你一晚一晚的陪着,洗澡学习运动也都是***心,你为他付出的太多了,他和你也更亲近些,确实是我失言了。”

蒋沐熙若有所思的点点头,“我哥还说了,我永远是我们家宝贝,我有的是退路,他有能力养我一辈子。”

“我说话没经大脑,对不起。”

“我哥还说,要得饶人处且饶人,而且这件事开始确实是我做的不好,我没想到你会那么介意,我哥也批评我了……”

关南峯忍不住出声打断了他,“哥也和我谈过了,我想知道你的想法。咱们先把‘我哥说’告一段落行不行?”

蒋沐熙点点头,拧着眉头认真思考了片刻,一脸郑重的盯着关南峯,“我觉得我哥说的都对!”

“……”关南峯被噎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悻悻的转移了话题,“三点多了你还不起床?肚子不饿?”

“你这么一说我还真有点饿了……”蒋沐熙揉揉肚子,突然坐起来盯着关南峯,“不对,你怎么进来的,我爸他能让你进来?他不反对你拐走我了?”

“我和木木坐的早班飞机,十点多就到了,哥接的我们,我们在外面谈了谈然后回来的,爸妈一点也不惊讶,应该是他们事先沟通过了。”

“!!!”蒋沐熙一脸不可思议,“我哥他不会把我的秘密告诉全家了吧!!!”

“不知道……”

蒋沐熙呲牙咧嘴的爬起来,鞋都没穿就要冲过去找蒋慕清。

“把鞋穿上,”关南峯把人拉回来,又把拖鞋递到蒋沐熙脚边,“还疼吗,给我看看。”

蒋沐熙脸蛋瞬间变得通红,“有什么可看的!好没好的就那样呗。”

“给我看看,我不放心。”关南峯把人揽进怀里,轻手轻脚的褪掉了蒋沐熙腰上松松垮垮的睡裤。

“你你你,一见面就这样好吗?你不要脸!”

“和你比起来的话,脸要不要都行。”

蒋沐熙觉得,关南峯又成为了以前的关南峯,只在自己面前温柔体贴脸皮贼厚。

“打完你我就后悔了,但是我钻了牛角尖出不来,我觉得是你的错要你先低头,所以说话才一点也不客气……”关南峯把蒋沐熙裤子穿好,“对不起,我保证这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我还不想原谅你,你都不知道我有多难受还赶我走。”蒋沐熙从关南峯肩头钻出来,完全忽略了关南峯的深情自白,“不过……我哥打你了没?”

“……打我?没有啊……”

“那他还说要找补回来……”蒋沐熙翻了个白眼,压低了声音又嘟囔了一句,“都没揍个熊猫眼,真没劲。”

“你说什么?”

“没说什么啊……”蒋沐熙一脸无辜,“我要去吃饭了,饿死了。”

关南峯不死心,亦步亦趋的追在蒋沐熙屁股后面,“真的不原谅我嘛,你不回去咱们家就不叫家了……”

“嗯,不原谅。”蒋沐熙头也没回,“你工作挺忙吧。”

“最近还好,不算很忙。”

“哦这样啊,不过你明天还是回去吧,木木给我留下,”蒋沐熙笑了笑,“什么时候回去再看吧。”

楼主 _蓝精灵22  发布于 2019-02-11 23:45:00 +0800 CST  
断更几天,有点突发状况

楼主 _蓝精灵22  发布于 2019-02-12 20:06:00 +0800 CST  
前几天我姥姥进ICU了,无心更文。

现在已经好起来了,而且恢复的很快。

良心告诉我该更文了,可是我手头还有三件十分重要的事,每件事都是不做其他事的借口。

我的拖延症可能无药可医了,我只想逃避现实逃避现实逃避现实!!!

楼主 _蓝精灵22  发布于 2019-02-18 04:15:00 +0800 CST  
9.
关南峯这次来J市算是认了个门,得到谅解又讨好了一番“媳妇儿”就匆匆踏上归途。蒋沐熙几年没回家,兴奋的带着木木每天四处游荡,对着木木小听众从记事起讲到被拐进关家,两个人成天嘚吧嘚没个消闲。

关南峯每天一通视频电话,蒋沐熙和木木总是一同出镜,每当问及什么时候回来蒋沐熙就扯开话题,搞得关南峯心烦意乱,工作都频频出错。

蒋沐熙心里有点含糊,他爱着关南峯,也怕了关南峯。更重要的是,关南峯那些伤人的话像是根刺扎在喉咙里,咽不下又吐不出,时不时痛一下让人难以忽视。

“小熙?”蒋慕清看蒋沐熙推门进来,把怀里刚睡着的孩子放进婴儿床,扬扬下巴示意他出去说话。

“哥,”蒋沐熙叹了口气,“我想回去又不想回去,我到底回不回去?我不回去的话木木又要不要回去,木木要回去的话谁送他回去,我送他回去了还要不要回来?”

“你和我说绕口令呢?”蒋慕清一脸黑线,“想回你就回呗,有什么事儿解决不了再回家找我不就得了?”

“我不好意思嘛……”蒋沐熙懒洋洋的倚在蒋慕清身上,“我还能每次都因为这种事回家吗?也太娶了媳妇忘了娘了……”

“知道就好,”蒋慕清拍了拍蒋沐熙的屁股,“你不是喜欢被管着吗?你要是再敢给我这么久不回来,看我不追到A市揍得你屁股开花!”

“哥!!”蒋沐熙瞬间红了脸,拨开蒋慕清的手小声嘟囔,“不该上道的怪上道……”

蒋慕清一把揪住蒋沐熙耳朵,“嘟囔什么呢?”

“我说你帅你说的都对!”

蒋慕清撇着嘴瞪了他一眼,“关南峯托我说服你,我给你买了明天的机票,想回就回去,好好谈谈,谈不妥给你哥打电话就是了!”

“你你你!不是说服吗,为什么直接买机票了?”

“反正早晚也得当面单独谈谈,赶早不赶晚。”蒋慕清摸了摸蒋沐熙毛绒绒的脑袋,“无论发生什么,结果如何,我都站在你这边。”

蒋沐熙点点头,没说话也没看蒋慕清,耷拉着脑袋思考了片刻,一脸郑重的盯着蒋慕清,“要不,木木留下当个人质吧!”

“……”蒋慕清一副看傻子的表情“拿自己的崽当人质?”

“哎呀我是说,万一我俩得离婚,木木应该舍不得离开我。”

“……”蒋慕清一脸黑线,不忍心戳破他,“你就不能往好处想想?”

“凡事要做最坏的打算。”蒋沐熙伸出手摊在蒋慕清面前,“机票嘞?”

楼主 _蓝精灵22  发布于 2019-02-18 23:29:00 +0800 CST  
短小过度章,希望不要再掉粉了

楼主 _蓝精灵22  发布于 2019-02-18 23:29:00 +0800 CST  
提前祝大家元宵节快乐

楼主 _蓝精灵22  发布于 2019-02-18 23:29:00 +0800 CST  
啊啊啊啊啊恢复了,感谢客服小哥哥小姐姐们!我爱你们!

楼主 _蓝精灵22  发布于 2019-02-21 19:28:00 +0800 CST  
感恩感恩感恩!!!

楼主 _蓝精灵22  发布于 2019-02-21 19:32:00 +0800 CST  

楼主:_蓝精灵22

字数:7963

发表时间:2019-02-07 05:5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2-21 22:12:27 +0800 CST

评论数:30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