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深入人心(耽美,训诫)

“啪”狠狠的一下,也让趴在书桌前的男人心中狠狠一抖,知道今天这一关怕是很难熬了。这次是真的把身后的情人惹毛了,他的身体状态演出状况都没有人比他的情人兼老同学兼合作人更了解的了,往往他自己都还没意识到,那个男人就已全盘掌握。今天合演中出现的失误,怕是早就暴露了他全部的问题。
“啪” “挨打还不能让你专心是不是!你今天是打算走神到底了吗?太久没管你了,要我好好给你长长记性吗?”
“......”想说不是这样的,想说对不起,可是这次实在是他理亏,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个字,只能微微摇了摇头。
“哼,现在不用你说!好好想想错在哪里,想好了我们再正式开始!”说罢,男人不再说什么而是专心致志的在情人的身后盖巴掌!
“啪,啪,啪,啪......”一下一下男人盖的无比认真,每一下都保质保量。20多下过后,身下的人呼吸逐渐急促,面色微红,身上也细细的出了一层薄汗。
“啪” 比之前都响亮的一下,终于让身下的人儿忍不住闷哼了一下。实在受不了这紧绷的气氛,终于开口道:“哥......疼......”
“疼?这就疼了,那今天可有的你疼了,我还以为我们龙哥就是好这口呢,不然怎么能屡教不改,是不是我以前都没能伺候好你啊!”
一开始还是调侃的口吻可一句话到了最后终于还是冒出了丝丝的火气,压了又压实在是压不住!
听了这话吓得云龙立马站直转身看向情人,因为起的急还拉扯到臀上的伤发出“嘶”的一声,可是他实在不能不解释啊,不然今天大概要交代在这儿了
“不是的,我没有”急急的冲口而出可是后面的话又堵住了,实在没脸解释啊,这么重要的比赛这么意义重大的演出更何况还是团队赛,云曳为了这次准备的有多充分他太了解了可是就是这样,他,还失误了!虽然云曳把大部分责任都揽在自己身上,可是他知道这都是他的原因,愧疚都快把他淹没了!
“我错了,今天都是我的问题,是我练习不够,分神了,你打我吧,我认罚” 他真是连对不起都说不出口,作为资深的音乐剧演员,犯这么低级的错误,连他自己都觉得打死他都不算冤!

楼主 leathlee  发布于 2018-12-23 11:52:00 +0800 CST  
“分神?你是刚毕业还是第一次演出?自你从学校毕业一路都是A角演过来的,今天你说分神?这个理由你问问是不是可以说服自己?想清楚了说!再这么讲话不过脑子,是想我让师父亲自来问你吗?”“不要!”听了云曳说要跟师父汇报,云龙实在是吓到了边摇头边紧紧握住云曳的双臂像是怕他真的掏出手机给老师打电话。寥教授是他俩的声乐老师也是帝都音乐学院的校长,国立音乐家协会主席。和云曳从中学起就跟着寥老师不同,云龙是大学考入帝都音乐学院后才师从寥教授。虽然云龙很快也成为了寥教授的入室弟子但是还是习惯管寥教授叫老师,而云曳则更习惯称呼他为师父。称呼虽然不一样,但是教授对待他俩却没有半分不同,两人在信奉q严师出高徒的寥教授门下可没有少受捶杵,作为为数不多的入门弟子,不但能在专业上接受教授的一对一指导而且在生活习惯作息方式上都要严格按照教授定下的规矩执行。即使两人早已毕业但是老教授还是时常关心他们的工作生活情况。按教授的话说:良好的身体是一切行为的基础,更何况一个需要向大众传达艺术之美的人更应该时刻管理好自己的状态,保证随时能以最好的状态呈现给观众。因此今天这事要是让寥教授知道,云龙怕老师会勒令他到老师家住上几个月回炉再造!光想一想那变态的作息他就觉得眼前一片漆黑!
“现在知道怕了?我看你胆子大的很”狠狠瞪了情人眼,微微用力挣脱了云龙的手,扬起手又在一脸歉疚的人身后盖了一巴掌,到底没舍得再吓唬他。

楼主 leathlee  发布于 2018-12-23 19:22:00 +0800 CST  
“今天不全是你的问题,我也有责任昨天没有最后确认你的状态,我作为队长难辞其咎!”
“不是的……”
“让我说完!演出的事情到此为止,反正最后我们还是赢了不过失误的真实原因你给我老实交代!我知道这次是我们在这个舞台上的第一次合唱又是赛制升级后的第一场,准备时间也不够但是这不是你出错的理由而且我也不信你是因为紧张,到底怎么回事你心里清楚,把我三令五申当耳旁风?惯的你没边了?!”
暗暗在心里叹了口气,云龙心想果然还是瞒不了他。他们相恋7年了彼此哪还有什么秘密可言,往往他才想到什么那边已经心领神会更何况云曳比他年长一岁加上从小经历坎坷心细如发,他的小心思一丝一毫都瞒不过去。也就是最近两人都异常忙碌又因节目需要都住宿在外,云曳除了每天晚上例行询问关心他的作息之外两个人几乎面儿都见不上几次。云龙是大学才拜在寥教授门下,与云曳从小养成的严格的规律作息不同他在此之前一直没有在作息时间上被要求过,再加上一路重点小学,初中,高中升上来半夜睡觉那是标配,偶尔参加竞赛通宵不睡都是常事。最终会选择音乐甚至最终成为一个音乐剧演员完全是个意外!刚入门那几年为了板他日夜颠倒的作息寥老师没少在他身上下功夫,好几次都罚的极狠。后来他与云曳相恋,这恶习在自家恋人的管教下总算是慢慢板正过来。想到最后一次因为排剧熬通宵被云曳罚得几天下不了床,差点连首场演出都只能上B角,身后的某个部位就突突的跳疼起来。这次他真的有种在劫难逃的感觉!
“昨天晚上彩排回来我觉得有几个和声还有斟酌的余地,所以我又尝试做了调整,可是光调没有试唱心里没底,我就......”说到这里云龙有点说不下去因为他家情人脸上已是面沉似水。
“你就怎么样?敢做不敢说?那我替你说。所以你就连夜重新唱了3个声部在用编辑器作出来听效果。嗯?”
转开眼不敢看云曳的眼睛,云龙只能轻轻点头。
“几点?” “啊?” “少装傻,龙哥昨天high到几点啊?” “我知道错了”“准你认错了吗?老实说几点!如果让我查到你没说实话,你知道后果!”
他知道他能不知道吗,这根本撒不了谎,节目组的混音室一共2间谁用了用了多久一查就知道搞不好还有监控或跟拍。他要真没脑子敢撒谎,那云曳就敢让他上不了接下来的比赛。可是他真的不敢说啊,一方面他哥积威甚久,另一方面这次他自作主张差点搞通宵非但没有效果还几乎让他们首战失利。“哥......我知道错了,我保证没有下次”大龙抬起那双标志性的被媒体称为随时都能讲故事大眼睛讨好的看着云曳,嘴巴微瘪直接可耻的买起萌来!虽然卖萌可耻可总比等会儿鬼哭狼嚎强啊。
可惜这次云龙打错小算盘,因为云曳这次是绝不会轻饶他的,就算他赖到地上打滚也没用。不过不急帐慢慢算,好好算,他早说了今天时间尽够的。“2点?”“......”“4点?”“......”“别告诉我你昨晚通宵没睡!”即使早有心里准备云曳还是没想到混小子敢在第二天有演出的情况下前一晚上通宵不睡。
“没有,没有!”通宵?!借他个胆他也不敢啊,别说第二天还要表演就算第二天他一天没有安排,他也不敢啊。实在是进大学后仅有的两次通宵,教训太惨了,简直惨烈!“那是几点?还不说我按你通宵算!”“.......5点......我保证我5点就睡着了”

楼主 leathlee  发布于 2018-12-23 23:16:00 +0800 CST  
无责任恶搞,我承认我卡怕(其实是没有存稿,拍不上啊)
我:5点和通宵有啥区别?天都亮了!
我龙哥:不一样,不一样,我好歹睡了3个小时呢,就是错过了早课。早课?!天!我压根没想起早课的事!怎么办?我哥真能打死我的(一脸惊恐😱)
我:你不是也说过活该被打死吗?再说你会不知道曳子舍不得打死你?会给你留口气的
大龙:姐,亲姐,你手下留情,后面一场比赛是我独唱啊,这要是......我怎么上场?
我:没事,不是有B角吗?是,是,是,这次没有B角,可是有你家曳子这根定海神针在,怕啥,大不了他上呗。
大龙:预告都出了,我不上这临时换人,这还能逃的过大师兄的法眼吗?大师兄知道了,老师就知道了啊!啊啊啊啊啊......!
我:摊手,你要么去庙里拜拜?我其实能力有限
大龙蹲在一边数花瓣:我哥会揍死我,我哥不会,他会,他不会,他......
我:嫌弃状,大龙你的高冷王子人设是当没有存在过吗?你这样曳子到底喜欢你啥呀?足够逗比吗?

楼主 leathlee  发布于 2018-12-23 23:37:00 +0800 CST  
今天一天满脑子都是文,天呐!感觉给自己挖了个巨坑!

楼主 leathlee  发布于 2018-12-24 17:13:00 +0800 CST  
插一段人物简介,求不崩
云龙:1992年6月24日 出生
2014年 毕业于帝都音乐学院 音乐剧专业 师从寥逸卿
大二开始接音乐剧商演,从出道开始就一直是A角演员
表演特质:天赋型演员,声音穿透性强,情绪饱满,一秒入戏,身体的每一个部分都会演戏,观众代入感超强。
家庭背景:妈妈是演员,国宝级影后 曾入围奥斯卡最佳女主角。爸爸是常春藤名校的物理学教授。现父母都旅居海外。
经历:因母亲的职业关系,在美国出生,因父母都是大忙人不能好好照顾他因此小学后回国由祖父母培养照顾,学霸一枚!曾因与母亲聚少离多而排斥聚光灯和舞台。在高二那年因出国面试与父母同住6个月,最终打开心结。这一期间偶然观看寥老师的音乐剧被感染,爱上音乐剧并发现自己骨子里对舞台和音乐的热爱,从而在高三放弃MIT的offer 转而报考帝都音乐学院,后因过人的天赋被寥逸卿收入门下。
云曳:1991年10月12日 出生
2014年 毕业于帝都音乐学院 音乐剧系 师从寥逸卿
同年得恩师允准以“卡第夫”声乐比赛第一名的殊荣正式出道此后斩获国内外大小的音乐奖项无数,成为国内音乐剧年前演员中的领军人物。近年来更是与多家海外剧团合作在全球演出。由他出演第一主角的音乐剧与2017年斩获格莱美 最佳音乐剧奖。此后由他出演的音乐剧在国内外都是一票难求,场场爆满!
表演特质:除了完美,没有第二个词可以形容。超一流水准!
经历:5岁前父母就因病先后离世,由姑姑代为抚养,小时候就表现出对音乐的狂热,姑姑省吃俭用送他学习钢琴,小学6年级时唯一的姑姑因车祸不幸离世,差点中断学业。偶然的在一次帝都高校与小学举行的大手牵小手点燃艺术火种的活动中被寥逸卿一眼看中,得知他的不幸身世后,随即将其带回家中代为照顾,1年后在征得他的同意后办理了领养手续。所以寥逸卿不但是他授业恩师更是他的养父,只是两人之间多还是师徒相称。对于2人的父子关系外界也是鲜有人知。

楼主 leathlee  发布于 2018-12-24 23:38:00 +0800 CST  
”.......5点......我......我保证我5点就睡着了”
”呵呵”听了这句磕磕绊绊的话,云曳直接给气笑了“你其实是被工作人员给赶出来的吧,啊?5点人家都要开工了!”前一天晚上光彩排完就近22点,第二天早上10点开始新一期的录制和演出前走位排演,别说休息了连吃饭都跟打仗似的吃不上几口。几乎一夜未睡加上心里存着新的和声编排偏又不敢跟他说,到了下午正式演出时正是最精力不济的时候,就这样还能瑕不掩瑜的完成了这次的充满张力的三重唱的顺利请教成功,除了他硬撑了一口气,剩余就全靠过人的乐感和与生俱来的表演天赋!想到这云曳心里闪过一丝心疼但马上被随之而来的一股邪火给盖过了。“我有没有让你回去之后马上休息?!有没有叫你少胡思乱想?!演出之前犹疑不定,患得患失是表演的大忌,这还用我教你?!”云曳厉声道。
“我知道......可是......”这次不一样啊!虽然之前也有合作过音乐剧,可是公开演出合唱这是破天荒第一次!跟云曳合唱就算是他也很难做到一如既往的淡定啊,因为他除了是他的搭档也是他的同门师兄更是他的亲密爱人,没有人比他更了解云曳对自己对作品的要求有多严苛。何况他从小也是执拗的个性,一有什么新想法如果不去试试就浑身不对劲,想睡也睡不着。也不是没想再找他商议的,可是云曳一向十点半之前入睡,而且这几天从选曲到编排再到指点三重唱中的小弟弟思哲所有的事都是他一手安排,叫他怎么忍心再打扰他休息影响他的状态。他云龙可以输但是云曳不可以!
“你还敢有可是!家里的规矩都忘了,敢通宵不睡!看来上次的教训还是不够印象深刻,要不我们重新复习一遍?”
像是被云曳冷到冰点的语气冻着了,云龙止不住的打了个寒战“我没忘,我本来预计最晚2点就可以完成,谁知道节目组的设备和家里的不一样,所以就......而且我后来也有睡一会儿,不算通宵......吧......”越说越心虚,最后几个音若不是云曳离的近几乎就听不见。
“2点有比5点值得原谅吗?规定了几点必须睡觉,嗯?”
“平时10点前,如遇特殊情况最晚11点前上床”最晚11点还是因为上次罚重了,云曳为了哄云龙特别又放宽了半小时。
“原来你还记得啊,那你应该也记得如果违反了该怎么罚吧?” “......每晚15分钟10下戒尺,不到15分钟按15分钟算,一晚上不睡300下戒尺”云龙嚅嗫道。上一次他整整挨了300下,一下都没少!整整一天,云曳分了三次罚他。虽然最后100下是挨的巴掌,可是云曳的巴掌也不比戒尺好挨到哪儿去。那一次有多惨光看效果有多好就知道了,起码直到昨天为止云曳没有因为这个问题再罚过他。

楼主 leathlee  发布于 2018-12-25 03:24:00 +0800 CST  
本来我觉得今晚可以拍上的,但是刚刚写完上面一段打算发上来的时候,按错了一个键,全部的文字都不见了本来打算睡了,想想不甘心还是重新写了发上来。唉,我可怜的大龙,委屈你在担惊受怕一天吧,明天,我一定让你早死早超生!握拳!

楼主 leathlee  发布于 2018-12-25 03:38:00 +0800 CST  
深深看了一眼面前的大男孩“我不过少打了个电话来确认你是否按时睡了,你就熬整夜。龙,你还当自己是小孩子吗?一眼看不到就出妖娥子!如果是这样那你就别怨我拿管教孩子的方式来管教你!”每当云曳用这种严肃到沉重的语气跟他说话的时候,云龙就知道云曳是站在师兄兼恋人的立场上准备认真收拾他了!刚刚还略带潮红的脸色刷的一下子白了,他想过云曳会生气可是他还是低估了他生气的值,他哥好久没对他发这么大脾气了,明明在作息时间问题上没少被他耳提面命,几年下来他自己也逐渐感受到规律作息对身体的好处,可是这次真是情非得已,说不怕是骗人的但是如果真重来一次,他应该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
“是,我认罚。哥...你能不能......”轻点,求饶的话在舌尖绕了一圈还是咽了回去。
“裤子脱了,趴回去,既然你说5点睡着了,那这次就不按通宵算你,晚睡6小时一共240下戒尺,误了早课20下一共260下”可这点心思又怎么瞒得过云曳,这么狠罚自己心尖上的人谁又会好受,他的心也是肉长的也会疼,而且只会比他更疼。
裸着挨打这件事在他跟云曳相恋之前他压根儿没想过,刚入门时老师和师兄罚他也都是隔着衣裤。后来成为了彼此最亲密的人,云曳罚起他来简直花样百出百无禁忌,基本上怎么管用怎么来,云龙从小心高气傲有的时候羞他比揍他管用10倍,不过虽然一身傲骨但是却从不骄纵,只要他认了罚,云曳的要求他从没有打过折扣,再不情愿也会照办。所以后来即使是寥老师要罚他也多半让云曳代劳。
默默的褪下居家裤和内裤,折叠好放在一边的椅子上。又重新趴回到书桌前,1米83的身高前臂交叠放与桌面,头埋在臂弯里,双腿笔直略微分开,臀部自然上翘成为身体的最高点,毫无赘肉的腰背拉出一条漂亮的弧度。
知道这次他的爱人注定不会好挨,云曳默许了这个相对舒适的姿势,看着云龙挺翘紧实的臀上还未完全褪去的谈粉色巴掌印,云曳几不可见的皱了下眉,转身从书橱抽屉里取出云龙的专属戒尺。寥老师的家规,家中子弟一人两把戒尺一把是紫檀木的,一把是竹尺上面都刻有所属人的名字。紫檀木的戒尺由寥逸卿亲自保管,不是是非原则的大问题轻易不会动用。而竹尺则由本人自行保管,一般犯了家规多用此惩戒,需本人带着竹尺前去请罚。本来即使是入门弟子也都只有竹尺且很少动用,戒尺劝诫的意义远大于惩戒。不过云曳和云龙则各有2把,因为对于寥逸卿而言他们跟自己的孩子没有区别。
将犹带凉意的竹尺贴在云龙的臀峰上,云曳明显感受到尺子下的身体微微一颤“准备好了吗?”没等云龙回答抬手就打了第一下,尺子迎风而下轻轻的呜咽了一声“啪”的一下横贯了整个臀峰。云龙刚要回答却没料到第一下来的这么快,毫无防备的“啊!”了一声。虽然不重但是第一下就叫出了声,云龙还是不禁觉得有点脸热。他“啪,啪,啪,啪,”接连四下都打在同一个位置,分毫不差。接下来的25下都安装照5下浮出一条浅愣子的速度逐渐盖满整个臀部。这一组云曳打的不重,完全在云龙的承受范围之内,即便如此云龙的前额和鬓角上也已经挂满了汗珠。第二组打完,臀上仍旧只有5道愣子可是颜色已经转为深红,而云龙的额发都已经全部湿透了。这组的最后几下每打一下,尺子下的身子就狠狠颤一下。此后的25下,云曳都小心的打在5条愣子的间隙,不过就算再小心臀就那么大,还是免不了会有重合的部分,等到100下打完整个臀面部整整肿高了一指有余!部分重合严重的地方起了一条条细细的紫红砂,皮下出血点挤满了整条重合线,看起来只要在绷的紧一些就会整条裂开。这还是他收着力打的,饶是如此,云龙整个人就跟被人泼了一盆水似的,汗水顺子发丝打湿了袖子和桌面。脖子腰背都出了好几层汗,居家服早已粘腻的糊在身上,满身狼藉!
云龙在早就不知道自己挨了多少下了,倒不是他有多硬气挨了100下还能一声不吭,他也想哼几下惹他哥心疼,可是光是忍下这疼保持住基本的姿势就已经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 何况50下过后的每一下戒尺都像是在掠夺他的氧气,连呼吸都必须小心翼翼因为即使是些微的颤动都会带出钻心的疼。生理性的眼泪早已夺眶而出,他觉得这已经是他忍耐的极限了。可是理智告诉他,应该还差的远。可是这一次不知为什么他觉得特别的难以忍受,甚至有点犯恶心。虽然他哥一向说到做到,他说要打他260下就不会只打259下,任他怎么喊怎么求都没有用。可云龙还是忍不住出声:“哥......”沙哑粗砺的声音一出口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云龙小心吞咽了两次再开口总算正常了一些“曳,让我缓一缓好不好,我想喝点水。”这还是最近两周来云龙第一次唤云曳的昵称,云曳立马发现了他的不对劲,是他疏忽了!继连续两天高强度的排练后他熬了一宿今天又是连轴转的拍摄和竞演。经历了演出过程中情绪的连续高幅度起伏,之后心里又是自责又是害怕午饭基本没怎么吃,晚饭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这种身体状态他能熬过这100下怕已经是过了以往的极限了。
云曳一把将戒尺

楼主 leathlee  发布于 2018-12-25 08:36:00 +0800 CST  
好了,虐完了,后面就要发糖了。累死我了。这里说明一下,那个我们大龙虽然没换名字但是云龙这个名字多常见啊,我还没戴上姓应该扯不上真人,云曳就是取字看起来像但是读音完全没有关系(同叶音)这篇文纯粹就是借人设。萌这对的可以当同人看,不感冒的可以当原创看。希望不会引起不必要的误会。我就是自我脑补,不站真人。谢谢大家捧场!有同好像交流或者有特别梗的可以留言给我哦

楼主 leathlee  发布于 2018-12-25 08:53:00 +0800 CST  
深深看了一眼面前的大男孩“我不过少打了个电话来确认你是否按时睡了,你就熬整夜。龙,你还当自己是小孩子吗?一眼看不到就出妖娥子!如果是这样那你就别怨我拿管教孩子的方式来管教你!”每当云曳用这种严肃到沉重的语气跟他说话的时候,云龙就知道云曳是站在师兄兼恋人的立场上准备认真收拾他了!刚刚还略带潮红的脸色刷的一下子白了,他想过云曳会生气可是他还是低估了他生气的值,他哥好久没对他发这么大脾气了,明明在作息时间问题上没少被他耳提面命,几年下来他自己也逐渐感受到规律作息对身体的好处,可是这次真是情非得已,说不怕是骗人的但是如果真重来一次,他应该还是会做同样的选择。
“是,我认罚。哥...你能不能......”轻点,求饶的话在舌尖绕了一圈还是咽了回去。
“裤子脱了,趴回去,既然你说5点睡着了,那这次就不按通宵算你,晚睡6小时一共240下戒尺,误了早课20下一共260下”可这点心思又怎么瞒得过云曳,这么狠罚自己心尖上的人谁又会好受,他的心也是肉长的也会疼,而且只会比他更疼。

楼主 leathlee  发布于 2018-12-25 10:34:00 +0800 CST  
云龙在早就不知道自己挨了多少下了,倒不是他有多硬气挨了100下还能一声不吭,他也想哼几下惹他哥心疼,可是光是忍下这疼保持住基本的姿势就已经用尽了他全部的力气。 何况50下过后的每一下戒尺都像是在掠夺他的氧气,连呼吸都必须小心翼翼因为即使是些微的颤动都会带出钻心的疼。生理性的眼泪早已夺眶而出,他觉得这已经是他忍耐的极限了。可是理智告诉他,应该还差的远。可是这一次不知为什么他觉得特别的难以忍受,甚至有点犯恶心。虽然他哥一向说到做到,他说要打他260下就不会只打259下,任他怎么喊怎么求都没有用。可云龙还是忍不住出声:“哥......”沙哑粗砺的声音一出口把两个人都吓了一跳!云龙小心吞咽了两次再开口总算正常了一些“曳,让我缓一缓好不好,我想喝点水。”这还是最近两周来云龙第一次唤云曳的昵称,云曳立马发现了他的不对劲,是他疏忽了!继连续两天高强度的排练后他熬了一宿今天又是连轴转的拍摄和竞演。经历了演出过程中情绪的连续高幅度起伏,之后心里又是自责又是害怕午饭基本没怎么吃,晚饭也不知道吃了多少,这种身体状态他能熬过这100下怕已经是过了以往的极限了。

楼主 leathlee  发布于 2018-12-25 10:48:00 +0800 CST  
云曳一把将戒尺仍到桌上,走到桌边搂住他的肩缓缓把他扶起来。可刚一起身,云龙就觉得眼前一黑,一个没站稳整个身体往后扬倒,出色的身体协调能力在这个时候帮了倒忙,左脚能本的向后撤了一小步企图稳住身子,谁知却狠狠扯到了身后的伤。“啊啊啊!!!”这一下疼的撕心裂肺,云龙毫无防备再也忍不住惨呼出声。这一嗓子嚎的云曳胸口一阵闷痛,趁着云龙僵着身子一动不敢动,他三下五除二扒了云龙身上已经咸菜状的棉质居家服,一手揽住他的肩膀,一手往下抄住他的大腿根小心的避开臀上的伤,一把把云龙打横抱了起来。“喂!”云龙惊呼一声,连全身赤裸的被情人公主抱的羞耻都顾不上,主动伸手攀住云曳的肩头,开什么玩笑就算他家情人是铁臂阿童木,他俩几乎一样高,体重也相差无几,要是云曳一个不留神没搂住,以他现在的情况如果仰面朝天的摔在地上,估计他身后的伤一个月都养不好!不过这种担心完全是多余的,云曳稳稳当当的把云龙抱进卧室,让他侧趴在床上。虽已是万分小心了可这么轻微的扯动仍是引得云龙闷哼不止。等云曳用热毛巾仔仔细细为他擦了身,喂他喝了一杯水,将毛毯轻轻架在他身上。云龙已经闭着眼睛迷迷糊糊了,云曳轻轻扯了一下毯子刚一转身只觉衣角被人扯住了“曳,不要走,陪我”虽是闭着眼,可又哪里真能睡得着,一动不动就已经火烧火燎的疼了,稍一牵扯那销魂的滋味谁挨谁知道!“我没走,我去给你煮点粥”“我不饿,你别去”“你不饿?那你跟我说说你中午吃了什么?晚餐呢?什么时候吃的?在哪?” 珊珊的放下手,云龙不敢支声了。昨天最多就睡了3个小时他把早课时间都占了何况早餐。一到节目现场趁着化妆造型的时候连喝了两杯黑咖给自己提神。中午曳子趁午饭时间抓了思哲继续开小灶,他那个时候脑子都是糊的,又一肚子心事,连执行PD找他拍花絮他都是一脸懵到最后。根本没想起来还有吃饭这么个事儿!晚餐更不用提了,从得知云曳要他离开节目组租的酒店公寓回他俩自己在M市五星酒店租的行政套房开始,他心里就七上八下的,有吃晚饭的时间也没吃晚饭的心情啊。因此虽然云曳的目光有如实质的烧在他身上,他就是把头埋在枕头里装鸵鸟,反正他今天是不能再挨了,以后的事现在他头疼身体也疼管不了那么多了。叹了口气,云曳没再说什么转身煮粥去了。

楼主 leathlee  发布于 2018-12-25 10:49:00 +0800 CST  
OK,打完收工

楼主 leathlee  发布于 2018-12-25 10:49:00 +0800 CST  
都没人看吗?

楼主 leathlee  发布于 2018-12-25 22:27:00 +0800 CST  


楼主 leathlee  发布于 2018-12-26 16:17:00 +0800 CST  
这俩简直神仙CP

楼主 leathlee  发布于 2018-12-26 16:18:00 +0800 CST  
一边熬粥,一边云曳找出保温箱放入冰块把毛巾镇上准备给云龙冷敷,关上箱盖,狠狠一拳打在大理石的料理台上,发出“砰”的一声巨响,那声音听着就让人觉得疼。
他今天真的是太糟糕了,比起云龙其实真正该受罚的人是他!
是他昨天晚上漏了给云龙打电话,昨天彩排时他明明感觉到云龙的犹豫也知道那个人有多倔强,
怎么就会天真的以为只要他交代过他就会乖乖听话?怎么就不能再多关心他一点?
今天一天云龙都有意无意的躲着他,可他呢?他的绝大部分心思都放在思哲身上,
因为思哲是3个人里的薄弱环节,他需要抓紧一切时间去完善他。
是他太执着与胜负了,无法忍受失败,而这一点云龙又怎么会不知道。

云曳是完美主义者任何事在他这里只有最好没有更好!这一点给他身边人带来多大的压力,从他们给他取的绰号就知道了,什么“终极大魔王”“哥斯拉曳”“摄魂怪”“曳无情曳冷酷”。
可是云龙完全不同,他是一个真正有艺术家风骨的人,私底下的他洒脱,随性,热情。而在专业领域是个真真正正的戏痴,这个世界上能让他认真起来的大概只有两样东西:音乐剧和云曳。
因此这次云龙身上的压力有多大可想而知,他怎么就心那么大,竟然都没有想过找他谈过一次!
一周以来他们明明有那么多时间在一起,可是全是在讨论选曲,编排,和声包括服饰可是就没有一次关心过他的想法,甚至因为他的强势在很多问题上他都没有仔细询问过他的意见就直接做了决定。
他有什么资格罚他,他连他今天有没有好好吃饭都不知道!想到这里他恨不得给自己两巴掌!

楼主 leathlee  发布于 2018-12-26 17:07:00 +0800 CST  
回到卧室,看到云龙还跟他刚刚走时一个样,就知道他疼地睡不着,这家伙睡觉有多不老实没人比他更清楚了,一个姿势能维持5分钟不变只能说明他没睡着。
不由的更心疼了,虽然每次打人的是他可是最心疼的也是他。他都忍不住怀疑自己是不是有自虐倾向。
可是不打又不行,没人压着他,工作起来没日没夜整一个戏疯子,而没工作的时候着那家伙简直能把自己活成一个乞丐!
掀开薄毯,将冰毛巾敷在臀上和刚刚相比戒尺留下的印记颜色又深了一层似乎也更肿了一点,云龙本来肤色就偏白现在配上一个深红酱紫,印记斑驳的臀部有一个异样病弱的美感。
“曳,你没事吧?刚刚我好像听到什么声音”因为酒店的长毛地毯云龙完全没有听到云曳的脚步声,直到臀上传来一阵凉意瞬间缓解了连绵不断的烧灼感,他才知道云曳回来了,用手肘撑起上半身云龙偏头看向他。
“疼吗?”云曳问道
“疼啊,怎么不疼,你打的多重自己不知道啊?”云龙没好气道“自己什么力气自己心里没点......那个什么数吗?”到底不敢说出那个字母,现在他待罪之身还是安分点好。
“疼就长点记性!多大的人了,被打光屁股很光荣吗?”
一句话羞的云龙耳根子都红了,那是他想被打吗?他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那种情况下,根本没有不挨打的选择啊!
“你的手机变异了?打个电话很困难是不是,有想法不跟我说,非要用这么费时费力的方法?你的智商呢,被狗吃了?”仿佛能看穿他的想法,云曳质问道。
“我.....”
“你什么,怕打扰我,怕我分心,怕影响我的表现?”,
“你明知故问”转过头云龙不想看他,在云曳面前云龙时常觉得自己简直是透明的。
“所以呢?我就不会担心你了是吗?不会怕你休息不好,吃不好,不会担心你的状态,无所谓你的表现,是吗?!”
“不是的!我没有......不是.....不能这么说......我......唔!”这话太重,可是云龙不知该怎么解释,急得不顾自己的伤伸手想要够到正给他换毛巾的云曳。
“你干什么,挨了打还这么不安分”云曳急忙握住他的手,扶他重新趴好,拉过椅子在床边坐下,云曳缓缓的说:“龙,如果在你看来,在我心里你还没有一场演出来的重要,那这么多年,我真是太失败了。”
云龙从来没有这么慌过,心跳全乱了,所以这次他是真的踩到他哥的底线了是吗,可是当时他根本没想那么多,他哥平时看起来也没这么玻璃心啊!我去,这要他怎么办!

楼主 leathlee  发布于 2018-12-26 21:04:00 +0800 CST  
“曳,你这么说不公平,你明知道我从来没这么想过。”云龙的声音都在抖,他真没想让他伤心啊“我真的知道错了,再也不敢了。你要是气不过再打我一顿好不好,求你别这么说”
“你是我的出气筒吗?我打你是为了出气?”云曳没好气道,看到云龙吓的一脸不知所措,瞬间红了的眼眶,他只得放弃这个话题不想给他更多的压力。
“别以为你就过关了,刚刚我就打了100下,你还欠我160下呢!”
“所以你就还是想再揍我一顿呗,你直接说行啊,咱好商量啊,你别这么吓唬我,行不行!”看到云曳恢复常态,云龙这才松了一口气在心里默默腹诽到‘现在是什么情况,打人的比挨打的都委屈,所以他刚才挨的那一顿是假的吗?’
“我要打你,还用得着跟你商量?给你脸了是吧!你记住,我不用你为我着想,在我心里你比其他任何人任何事都重要,爱护你自己就是爱护我,懂了吗?”
这番话如同一股暖流席卷了云龙的心,其实说不委屈是假的,可是能听到爱人的这番内心剖白他觉得这一顿挨的值,那一点小委屈也瞬间烟消云散了。
“我懂了,我知道了,我保证!所以,那个剩下的160下,可以不还了吗?”云龙用湿漉漉的大眼睛看着他,那无辜的小鹿般的眼神能把人心都看化了。
“不行” 可惜云曳不是人是哥斯拉。
“曳~~~~”伸手拉着云曳的衣角,这一声叫的那一个九曲十八弯,至少转了4个调“求你了,我下一场还是想唱那首,你再罚我,我们就输了”
“我不是非要赢,我刚刚说的你又忘了是吧?!你想清楚了再跟我说。”那首歌需要一个人分饰两角,来回转换超过20次,要完美演绎几乎会榨干演员所有的精力,以前云龙每次唱这首歌都能汗湿一件衣服。
而且这次和以前又有不同,缺少了剧情的烘托,情绪不连贯,而演唱者要一开口就找到那种歇斯底里的状态简直是不可能完成的任务。
“不用想,我决定了!”斩钉截铁。
正准备给他换毛巾的云曳听了这句,直接给了他一巴掌 “啪!”把蓄势待发的手掌放在臀上“你再说一遍!”

楼主 leathlee  发布于 2018-12-26 22:03:00 +0800 CST  

楼主:leathlee

字数:53999

发表时间:2018-12-23 19:5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2-21 20:00:54 +0800 CST

评论数:59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