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君语(父子,兄弟,现代)

君应有语,
渺万里层云,
千山暮景,
只影为谁去?

楼楼第一次发文,写的不好大家多见谅。

楼主 秦风苏  发布于 2018-02-11 08:05:00 +0800 CST  
“解释。”萧澜盯着面前差不多快和自己一样高的儿子,冷冷的说。
萧亦宸低着头,脸上有很明显的巴掌印,抿着嘴巴,不发一言。既然你不相信我,又何必要我解释呢?
萧澜看着萧亦宸一副死不悔改的样子,心中怒火更盛,“你给我跪下!”萧亦宸闻声,直挺挺的跪了下去,膝盖砸在大理石地面上的闷响传到萧澜那里,萧澜的怒气再也克制不住,去取了书架最顶层放着的鞭子,重重的一下抽在萧亦宸的背上。
背上传来的剧痛让萧亦宸的心又冷了几分。你们才是一家人,他是你最重要的人,我又算什么呢?自嘲的笑笑,我们十几年的朝夕相处,还比不上他故作委屈的一个眼神,呵!
萧澜看他不动,呵斥道“还等什么!规矩都忘完了吗!”萧亦宸不再奢求,哀,莫大于心死,心若死了,就不会再在意了。直起身,把外裤连同内裤一齐脱下,俯身,跪趴在地上,眼中只剩决绝。萧澜,最后一次允许你打我,从此以后,你,不再是我的父亲。
愤怒中的萧澜自是不知儿子心中所想,只是用鞭子一下下的抽在萧亦宸的裸露的臀腿上。一下一道红肿,不过十几鞭,萧亦宸已撑不住了,倒在地上,身后鞭痕的重叠处已有血丝渗出。萧澜也不管儿子是否承受的起,鞭子就向下砸。三十多下后,萧澜将鞭子扔在地上,“再有下次,就***!”怒气冲冲的摔门而去。
“二叔。”在门口焦急等待的萧亦瑾见萧澜出来,恭敬的鞠躬道。见萧澜不看他径直的离开,赶忙走进书房。
“宸儿,”萧亦瑾看见地上面色苍白,奄奄一息的弟弟,忙跑过去抱起他,就往萧亦宸的卧室去。
“哥,带…带我走,”萧亦宸一只手堪堪的拽着萧亦瑾的衣摆,虚弱的说,萧亦瑾愣了一下。“哥…宸儿…宸儿好累,真的…好累,答应我…求哥……”萧亦瑾的心几乎要碎了,他的弟弟,向来不可一世的弟弟,竟然用了“求”字,他究竟承受了多少,是自己,自己太自私了。
………
“宸儿,答应哥,一定要快乐。”

楼主 秦风苏  发布于 2018-02-11 08:08:00 +0800 CST  
01.
深秋的风,已有几分凛冽,吹的树上的黄叶“簌簌”的往下落,一行行大雁在秋风的洗礼下向南方飞去。
萧亦宸做完最后一道物理题的时候,习惯性的往窗外瞥了一眼,发现天已经快要黑了。拿出手机,却发现已经没电关机了。暗道糟糕,手下动作没停,利落的收拾了书包,向门外冲去。
刚出教室门,迎面吹来一阵寒风,少年不禁打了个冷顫,在这个时节,少年上衣只穿了一件白色的衬衣,下身搭配黑色的长裤,显然就是“只要风度,不要温度”的典范。少年的上衣胸口处别着一枚精致的浅蓝色胸章,胸章上写了四个小字:夏川一中。
萧亦宸没有犹豫,迅速锁了教室的门,向楼下奔去。
刚到一楼,就听到拐角处传来的声音“你现在倒是很嚣张啊!嗯?!”循声望去,却见三五个学生勾肩搭背的围成一个小圈,一个和他们差不多大却明显稚嫩些的孩子被围在中间,虚靠着墙。
为首的男生一边愤愤的低吼,一边往男孩的腿上恶狠狠的补两脚。那个男孩子面对粗暴的拳打脚踢,倒也不躲不避,只是抱着肩一声不吭。
萧亦宸看着男孩脸上隐忍的表情,心蓦然一痛。听到那句“有娘生没娘养的”,好像看到了曾经的自己,再也克制不住,冲过去,推开围着的人,走到被打的男孩身前,把它护在身后。皱紧眉头,“你们想干什么?”

楼主 秦风苏  发布于 2018-02-11 20:15:00 +0800 CST  
02.
年少轻狂,那群男孩见萧亦宸也没有一丝紧张,只是为首的少年处在犹豫中犹豫,哥哥说,动谁都不能动萧亦宸。“呦,这不是我们的萧校草吗,到这来有何贵干啊?”一人说到,语气中尽是嘲讽。
“放了他,我不跟你们计较。”萧亦宸冷冷的说。刚才说话的男孩失了面子,冷冷的威胁道“萧亦宸,你别敬酒不吃吃罚酒”。
萧亦宸正想说些什么,耳边传来了一个小心翼翼的声音, “萧学长,别为了我惹他们,不值得的。”男孩显然是知道萧亦宸。萧亦宸看着男孩懂事的样子,更加心疼这个孩子,回身,报以一个安慰的微笑,道“别担心。”两人视线交融的瞬间,萧亦宸有一种别样的感觉。
“兄弟们,给我上!”刚才的少年恼羞成怒,率先朝萧亦宸冲去,其他人也跟着冲去,为首少年的“住手”也未及说出。
萧亦宸X市青少年跆拳道比赛第一名的成绩可不是空有其表,三五下解决那群初二的男孩,为首的男孩看自己的兄弟被打,刚才的一丝顾虑也转化成了愤怒,冲上去,两人打了起来。
萧亦宸没料到男孩的武功是如此好,大意之下,挨了男孩的一记横踢,再不敢轻敌,认真打了起来。五分钟过去,萧亦宸找到了男孩动作中的漏洞,抓住机会,一脚踹在男孩的胸口,男孩趔趄着向后退了几步。男孩稳住身形,还欲还手,突然间,一辆车呼啸而至,刚好停在二人中间,男孩愣了,哥哥怎么来了?这下惨了。
车里走出一个约十八岁的少年,少年面部坚毅,却又蕴含着一种温润如玉的气质。“你先上车”少年对男孩说,语气平淡,看不出感情。“是,哥哥。”男孩不敢耽搁,乖乖上车坐在后座上。其他男孩看老大难得乖巧的样子,知道此时不宜再打,都见机溜了。

楼主 秦风苏  发布于 2018-02-12 11:08:00 +0800 CST  
03.
从车上下来的少年向萧亦宸走去, “陌瑾哥,你怎么在这儿?他…是你弟弟么?”萧亦宸诧异的问道。少年,即陌瑾,点了点头,然后关切的问道“宸儿,你没事吧?”陌瑾语气中的关心让萧亦宸感到十分温暖,“我没事的,不知道他是哥的弟弟,我踢了他一脚,陌瑾哥不会生我气吧?”萧亦宸故作委屈的问道。
“想什么呢!哥怎么会生气呢,他自小被家里人惯坏了,该说抱歉的应该是哥。”陌瑾烊怒状拍了他一巴掌。萧亦宸笑着摸摸被打的头,突然想到什么似的,急匆匆的告别“陌瑾哥,很晚了,我先回家了。” “我送你吧。” “不用不用,我都这么大了,自己可以的。”
陌瑾见萧亦宸推辞,也没再坚持。“嗯,路上小心点。”
“陌瑾哥再见。”
“再见”陌瑾说完就自己先走了。萧亦宸也准备离开,突然看到那个男孩,暗道自己疏忽,笑着说,“你也快回家吧”,男孩向萧亦宸道谢,萧亦宸正欲离开,身后传来一生怒斥。
“萧大少爷好大的威风!”

楼主 秦风苏  发布于 2018-02-12 20:29:00 +0800 CST  
04.
萧亦宸听到身后传来的自家父亲的声音,又喜又忧,爸爸今天怎么有空?不知道爸爸看到了多少。回身,他不敢看萧澜阴冷的脸,弱弱的叫了声“爸”,然后低头不语。
萧澜无意间瞥了一眼儿子刚才救下的男孩,十分震惊,怎么会这么像,面上不动声色,心里想着之后让人查查。
萧澜瞪了儿子一眼,喝到“还不走!”就转身向校门口停车的地方走去。萧亦宸不敢再耽搁,对那个男孩说了句“快点回家吧”,就跑去追萧澜了。
谁也没注意到,萧亦寻刚才救下的男孩注视着他们离去的背影,眼中闪现出的一脉恨意。
萧澜父子二人上了车,萧亦宸知道打架在父亲这里是不被允许的,坐在车后座,低着头,忐忑不安。时不时抬头望一眼坐在驾驶座上的父亲,也不敢说话。在追上萧澜的时候,他本想认错,但刚叫了声“爸”,就被萧澜一句“回去再跟你算账”顶了回去。
萧澜从后视镜里看到了儿子的神态,有些好笑,刚才的气也消散了不少。无论在别人面前多么优秀,在自己面前还是那个长不大的孩子。
萧澜今天难得的下班比较早,刚到家门口正好遇见了匆匆向外走的管家,问明缘由,才知儿子还未回家,手机也打不通,管家正准备去学校找找,萧澜让管家回去,自己开车去了学校。

楼主 秦风苏  发布于 2018-02-13 09:31:00 +0800 CST  
05.
萧亦宸是他的儿子,自己离开家时他才三岁,他本来可以安安稳稳的做萧家的小少爷,却跟着自己在外漂泊,颠沛流离。自己的工作很忙,几乎都没什么空陪他,但儿子很懂事,从未抱怨过。他对萧亦宸,是有愧疚的。
萧澜本心想着要好好补偿下儿子,却没想到看到了儿子跟人打架,顿时怒不可遏,气他打架,更气他不爱惜自己身体。
一路无话,就在这种气氛下,汽车战战兢兢的驶回忆园。
忆园是父子二人所住的别墅,名字是萧澜取得,意为“追忆往事”。两人刚进屋,管家秦伯就迎了上来,笑着说“老爷少爷回来了,饭好了,要现在准备用餐吗?”萧澜“嗯”了一声,就阴沉着脸上楼了。萧亦宸歉疚的看着秦伯“秦伯,对不起,宸儿让您担心了”。“少爷这是哪里的话,少爷没事就好。”秦伯笑着回到,又有些担心的说“少爷待会儿好好跟老爷认个错,别惹老爷生气。”
秦伯不知道萧亦宸打架的事,只当他回来晚了萧澜生气。萧亦宸也不想让他担心,只是调皮的点点头,“宸儿知道了,多谢秦伯”。
食不言寝不语,萧亦宸在萧澜旁边往往特别规矩,今天因为犯了错,饭桌上更加安静,气氛有些压抑。萧澜放下碗,留下一句“吃完饭到书房,规矩你知道”就上楼去了,萧亦宸不敢耽搁,匆匆两口吃完就去了书房罚跪。

楼主 秦风苏  发布于 2018-02-13 20:44:00 +0800 CST  
06.
约半个时辰后,萧澜推开了书房的门,萧亦宸听见门响的声音,不自觉的把背挺得更直了。
“说说吧,错哪了?”萧澜靠在办公桌上,看着儿子,缓缓问道,声音中不辩喜怒。
“宸儿不该打架,不该不按时回家。宸儿知错。”
“明知故犯,起来,趴桌子上。”萧澜吩咐道,自己从抽屉中取了戒尺来。
萧亦宸撑在桌子上,脸上隐隐泛着红。萧澜用手中的戒尺点了点萧亦宸的裤腰,萧亦宸的脸唰一下变得嫣红,怯喏着开口,“爸爸,能不能……” “不能”未及萧亦宸说完,萧澜就拒绝了儿子的请求。
萧亦宸听出了父亲的不耐烦,不敢再拱火,红着脸起身,将裤子连同内裤一起褪到膝盖,再趴了回去,将头埋在手臂了,闷声道:“请爸爸责罚”。
萧澜看儿子的动作,只觉好笑,手上一点不含糊,一下就打在儿子赤裸的臀部。“打架,20。不按时回家,10。总共30,规矩你知道,好好受着。”
萧澜的规矩,受罚期间,不许躲,不许挡,不许求饶。萧亦宸刚一答是,萧澜的戒尺就落了下来。萧亦宸身子一抖,咬住嘴唇,压抑住呼之欲出的叫声。
“啪!啪!啪!”又是连续三下脆响,萧亦宸白皙的臀上多了一道深红的肿痕。萧澜的手法极其规律,以五下为一组,20下打完 ,身上不过是四道肿痕。“最好十下,报数”,萧澜忍住心中的心疼,冷冷的说。
“啪!” “一”。
“啪!” “二”。
“啪!” “三…”。
……
“啪!” 最后一下压在第一道肿痕上,萧亦宸忍不住闷哼了一声才报出了“十……”。
十下打完,萧亦宸趴在桌上,久久不能起身,萧澜看儿子的样子,轻叹一声,弯腰,避了儿子身上的伤,抱起儿子,向卧房走去。
萧亦宸在出了书房才反应过来,“爸,……裤子!裤子!您快放我下去!”挣扎着要下去。
“别乱动!”被萧澜喝了一声,才安稳下来,将头埋在萧澜胸前,耳朵红的厉害。
“以后再敢不爱惜身子跟人打架,自己先掂量掂量后果。”萧澜看儿子一副小鸵鸟的样子,笑着威胁道。
“宸儿不敢的。”萧亦宸尽管羞,也不敢不回话,毕竟曾经的教训他不想再领会一遍。

楼主 秦风苏  发布于 2018-02-14 10:29:00 +0800 CST  
现在才注意到今天是情人节,祝大家情人节快乐

楼主 秦风苏  发布于 2018-02-14 13:23:00 +0800 CST  
番外1.当年除夕(上)
“爸爸,我可以出去玩吗?”三岁的小宸儿从楼上跑下来,一下跃进萧澜的怀中。
“宸儿的功课完成了吗?”萧澜也不在意儿子的没规矩,换了个舒服的姿势将儿子搂在怀中。
“嗯。宸儿可以出去玩了吗?”小宸儿在萧澜的怀里扑腾着。
“去吧!”萧澜拍拍儿子的小屁股,笑着说。小宸儿闻言就从萧澜腿上溜下来,欢快的朝门口跑去。
五分钟后……
“砰”的一声,响彻别墅。萧澜心下一惊,忙跑出去。打开门,就看到了呆愣愣立在一旁的儿子,旁边的地上有着爆炸后的残渣。
小宸儿一看见爸爸,“哇”的一下就哭了起来。萧澜抱起儿子,快步走进房子,将儿子放在沙发上,仔细查看是否有受伤的地方。
一番检查,最后发现因为穿的厚,只有衣服破了几处。小脸蛋黑黑的,脸上还挂着几滴晶莹的泪珠。“爸爸,抱”小宸儿身着小胳膊,委屈的说。
萧澜见儿子无事,心下的担心全变成了怒气。一把把儿子拉过来,按在自己腿上,褪下裤子,一下下的落着巴掌,不一会儿,小孩的屁股就嫣红一片。
“爸爸,别打了,爸爸” 小宸儿哭喊着。小手上下挥舞,却躲不过爸爸的巴掌。哭着哭着就越发觉得委屈了,心里想着爸爸都不爱自己了,就不再挣扎,不再哭喊,默默流着自己的眼泪。

楼主 秦风苏  发布于 2018-02-15 18:55:00 +0800 CST  
当年除夕(下)
萧澜挥舞着巴掌,突然发现儿子不哭闹了。害怕把儿子打坏了,拉起儿子,让他站在自己面前。突然间发现儿子鼻涕眼泪满脸都是,看着眼前可怜兮兮的儿子,再也生气不起来了。
“宸儿,知道错了吗?”萧澜问道。萧亦宸哭着大喊“我不要你管我”,然后声音突然低了下来,但那句“反正你也不爱我了”仍是清晰的传入萧澜的耳朵。萧澜被萧亦宸弄懵了,问道“宸儿为什么会这么想呢?”
小宸儿不说话,低头玩弄着手指,心里想着再也不要这个坏爸爸了。萧澜真有些生气了,怒喝道“回话 !问话不答,谁教你的规矩!”小宸儿被萧澜下的一哆嗦,也不敢不回话,抬起头,委屈的说“宸儿害怕,爸爸还打宸儿,爸爸不爱宸儿,宸儿也不爱爸爸了。”
萧澜被儿子气笑了,“爸爸这就不爱你了吗?你自己说,你今天有没有做错。” “宸儿没做错什么啊。”小宸儿很无辜的说。萧澜对儿子感觉很无语,但还是耐心的提醒道:“那爆竹哪来的?”
小宸儿闻言慌了,“你…你不许打我…再打我我…我就告诉爷爷。”小孩儿两只手伸到后面捂着自己的小屁股,色厉内荏威胁人的样子让萧澜忍俊不禁,不再为难他,将儿子抱起来,像楼上走去。
“爸爸最爱我们宸儿了。宸儿想想,如果宸儿被爆竹炸伤了,爸爸会很伤心的。” 萧澜边走边循循善诱。小孩儿一点就透,顿时被自己的无理取闹羞的满脸通红,将头埋在萧澜怀里。
把儿子放在床边上,萧澜看着脸蛋红红的儿子,说道:“爸爸今天就不再罚宸儿了。但宸儿今天说不爱爸爸,爸爸很伤心,宸儿要怎样补偿爸爸啊?”
小宸儿闻言,迅速的凑过去,攀着萧澜的脖子,亲了萧澜一下。“宸儿也最爱爸爸了。”
……
……
这个番外不太符合楼楼的风格,有些地方,大家多见谅。
明天开始更正文。
最后,祝大家新春快乐!

楼主 秦风苏  发布于 2018-02-16 21:53:00 +0800 CST  
07.
众里寻他千百度,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
这便是苏千寻名字的来源。苏千寻,就是萧亦宸下午救的那个男孩的名字。
在萧亦宸受着萧澜的关爱的时候,他一丝不挂的被吊在黑暗的地下室里,身上有道道鞭痕,少年低着头,刘海被汗水打湿,贴在额头上,挡住了少年的眼睛。
几分钟后,“吱呀”一声,一个中年人推门进来,打开灯。苏千寻抬起头,脸色苍白。中年人从桌子上拿起鞭子,毫不留情一下的抽在苏千寻身上,换来少年的一声呻吟。
“记住自作主张的下场了吗?”中年人冰冷的问道。“记住了,寻儿不会再犯了”,少年答道。
中年人将苏千寻放下来,将他放到墙角的床上。“寻儿,你要知道,如果不是萧亦宸,你就是萧家的小少爷,你母亲也不会死,舅舅也不会落到这种地步。舅舅对寻儿严格,也是希望你能替你母亲报仇。寻儿不会怨舅舅吧?”中年人便替苏千寻上药,边说道。
苏千寻闻言道“寻儿知道舅舅是为了寻儿好,怎么会怨舅舅呢。” 他趴在床上,心里苦笑一声。你们都是为了自己,又有谁会在意我的想法呢?
“舅舅知道我们寻儿最懂事了”中年人说,手放在苏千寻的头上,摸摸他的头发。
苏千寻强克制住自己的恶心,告诉自己,不能躲。总有一天,我会摆脱你的控制。总有一天,我会让你们把欠我的都还回来。

楼主 秦风苏  发布于 2018-02-17 14:36:00 +0800 CST  
08.
“亦宸!”
萧亦宸慢悠悠的向教室走,突然听到身后的叫声,慢悠悠的回头,就看到好友跑向自己。
林子淇凑到萧亦宸身边,搂住他的脖子,大大咧咧的问:“昨天跟萧叔叔过的开心吗?”萧亦宸闻言,愤怒的问道“你早知道我爸昨天回家?”
林子淇丝毫没意识到自己的危机,“对啊,怎么样,是不是很惊喜啊?兄弟我够意思吧!”话音未落,就被萧亦宸掐住脖子,“老子被你害惨了!”
林子淇尽力挣开他,就看见萧亦宸一脸幽怨的扭头离开。萧亦宸走了不过几步路,林子淇就发现了问题,“你被萧叔揍了?”不压抑的声音引得过路的同学纷纷侧目。
萧亦宸闻言瞬间捂住林子淇的嘴巴,害怕好友的语不惊人死不休,在他耳边低声喝到“住嘴!”。 林子淇比了一个“OK”的手势,萧亦宸才放下了手,瞪他一眼,接着向前“走”。
林子淇追上去,好奇的问发生了什么,萧亦宸却不理他。林子淇佯装要喊,萧亦宸无奈,向他说了事件的经过。
“不是吧!萧亦宸你……”林子淇听完后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萧亦宸,被萧亦宸一声“闭嘴”打断。
于是乎,楼道上就出现了两个帅气的少年一个面无表情的走,另一个在后面大笑着追的情景。
……
……
本来想写拍的,考虑到不能露题过多,就作罢了。这一篇算是过渡。

楼主 秦风苏  发布于 2018-02-18 21:22:00 +0800 CST  
09.
“董事长,您让查的东西有眉目了。”林子潇走到站在落地窗前的萧澜身侧,将手中的一沓照片递给萧澜。萧澜低头看了一眼最上面的一张照片,“嗯”的一声示意林子潇接着说下去。
“苏千寻,十二岁,自幼由其母亲苏茉扶养长大,”闻及苏茉之名,萧澜的心猛地揪了一下,握紧了自己的拳头。林子潇的话仍在继续,“两年前,其母因病去世,他被一家孤儿院收养,受到一个名为‘思羽’的人的资助,现就读于夏川一中初一(9)班……”
林子潇的话说完,萧澜久久未言。“董事长,你没事吧?”林子潇见萧澜不语,略带关切的问道。萧澜回过神来,尽量平静的说“我没事,子潇,你先下去吧。”林子潇见状也不再多说什么,将手中的资料放在萧澜的办公桌上,就离开了。
萧澜握紧了手中的照片,口中喃喃自语,“茉儿,这是我们的儿子吗?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
一张张的翻着手中的照片,萧澜的心越发愧疚。当天下午,萧澜买了一束茉莉,去到了苏茉的墓前,在那里,他坐了整整一下午。
临走前,他抚摸着墓碑,看着上面巧笑倩兮的女子的照片,做出了他一生的承诺“茉儿,你放心,我不会再让我们的儿子受苦了。”熟不知,这个承诺影响了多少人的一生,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

楼主 秦风苏  发布于 2018-02-19 21:08:00 +0800 CST  
10.
萧亦宸在家里看到苏千寻的那一刻,他是懵的。在看到萧澜在厨房做饭的时候,他是惊喜的。在听到萧澜亲昵的叫着“寻儿”的时候,他是嫉妒的。在听到萧澜说苏千寻是自己同父异母的弟弟时,他是愤怒的。
“你把妈妈当什么了?!”萧亦宸不顾旁边的苏千寻,愤怒的朝萧澜吼道。萧澜见儿子全无往日的礼貌教养,沉着脸,“注意你的态度!”
萧亦宸见他不解释,还凶自己,感到委屈极了,“你们才是一家人,我走!”说毕,摔门而去。萧澜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揉着太阳穴,感到头疼欲裂。他知道萧亦宸会有一些小情绪,但他没想到萧亦宸的情绪会那么激动。
“爸爸,要不我还是回孤儿院吧?”耳边传来怯怯的声音,睁开眼,是苏千寻。萧澜看着苏千寻小心翼翼的样子,有些心疼,把他拉过来,让他坐在自己腿上,“寻儿不许再说这种话了,要不然爸爸会生气的。”
苏千寻小心的开口“爸爸,哥哥是因为我不高兴的,我如果走了,哥哥就不会不开心了。”闻言,萧澜暗叹孩子的懂事,对萧亦宸的怒气也随之加重了一分。
“先去洗漱一下,然后乖乖睡觉。”萧澜用尽可能温柔的语气对苏千寻说,他不吓到苏千寻。“那哥哥……”苏千寻怯懦着开口。
“去睡觉.”萧澜的语言依旧温柔,语气却多了份强硬。苏千寻抿了抿嘴,想说什么,终究只是道声“晚安”。
萧澜打发走前来求情的秦伯,一人坐在客厅,等了萧亦宸一夜。

楼主 秦风苏  发布于 2018-02-20 20:27:00 +0800 CST  
11.
陌瑾小心翼翼的抱起十五岁的少年,将他放到自己的床上,替他盖好被子。正准备离开,就听到他的呓语 “……不要走…别走…”,手拉着陌瑾的衣角,脸上一道道泪痕。
陌瑾看着少年红肿的眼睛,终是不忍,“我不走,宸儿安心睡吧。” 闻言,萧亦宸好似察觉到什么,哼哼着“不走”,但手还是紧紧抓着陌瑾的衣服。
陌瑾就势躺在萧亦宸旁边,回想起刚才发生的,暗道自己太鲁莽了,想着该怎样跟父亲和爷爷解释。
他今天晚上做一笔大生意,完事以后对方说一起去酒吧喝两杯,庆祝一下合作成功。他不好拒绝,于是就一起去了,道别时已快十二点了。
一行人出包间的时候,陌瑾习惯性的看了一下四周,就发现了喝的烂醉如泥,被一帮混混堵在中间的萧亦宸,当下气的牙痒痒。在门口目送其他几位老总离开后,又转身进了酒吧。
他刚进去,就看到其中一个混混的手在向萧亦宸的臀部移动,而萧亦宸显然是喝醉了,脚步摇摇晃晃,还在不断往嘴里灌着酒,毫无戒备的样子。
“住手!”陌瑾冲过去,照着那个混混的腿就是一脚。混混不防备,一下子摔在地上,随后爬起来,看见陌瑾秀气俊美的脸,又起了猥琐的心思。“小帅哥,一个人来的啊,一起喝一杯吧。”谄笑着,手就要摸陌瑾的脸,被陌瑾一闪头躲开。
混混未料及此,脸阴沉下来,随即怒道“敬酒不吃吃罚酒!兄弟们,给我好好教训教训!”
陌瑾此刻有些为难,这个酒吧是安插在敌人内部的唯一一个据点,平常打探消息十分方便。此番,如果自己动了这里面的人手,对帮派绝对是一笔不大的损失。而如果不动,若自己一人,定能全身而退,但加上醉醺醺的萧亦宸,他真没多大把握。
在那帮混混冲过来的时候,他做出了自己的决定:他不能让萧亦宸有丝毫闪失。已经做了决定,自然,事情很容易解决了,十五分钟后,陌瑾抱着萧亦宸走出酒吧。
陌瑾想着小孩儿一个人喝闷酒肯定是和家里闹矛盾了,于是就把萧亦宸带到自己在江边的一套别墅。小孩儿醉醺醺的,自然问不出什么,陌瑾没再折腾小孩,替他换了睡衣,再就是开头那一幕了。

楼主 秦风苏  发布于 2018-02-21 20:21:00 +0800 CST  
12.
七点半,陌瑾提着两份早餐回来了。推开门,就看到坐在沙发上,一只手揉着头,呆愣愣的萧亦宸。
萧亦宸听见声响回头,叫了一声“陌瑾哥”。陌瑾换下脱鞋,看了眼仍旧窝在沙发上的少年,“醒了,去洗漱一下,来吃早餐。”说完,就不再看少年,自去将早餐乘在盘子里。
萧亦宸知道陌瑾哥好像生气了,不再磨蹭,去收拾了一下,就去了餐厅。
陌瑾坐在主位上,面前是一碗豆浆,手中拿着一根油条。下首上是一碗粥,外加一杯牛奶,显然是为萧亦宸准备的。中间摆放着一碟包子,一碟油条。早餐虽不算丰盛,但却让萧亦宸十分感动。
“坐下吃,傻站着做什么!”陌瑾瞪了萧亦宸一眼,萧亦宸乖乖坐下吃饭。食不言寝不语,两人安静的吃完一顿饭。随后,陌瑾吩咐萧亦宸将碗筷收拾了,然后去书房找他,自己上楼去了。
萧亦宸收拾好后,直接去书房找陌
瑾。萧亦宸之前在这里住了两天,对房子的构造十分了解,所以并没费时间就到了书房。
“哒…哒…哒…”萧亦宸敲门。“陌瑾哥,我是宸儿。”
“进。”陌瑾有意晾着萧亦宸,在萧亦宸进来后没理他,专心处理面前的一摞文件。萧亦宸感觉他的陌瑾哥有些生气,不敢像往常一样坐着,只好乖乖站在陌瑾的书桌前。
半个小时后,陌瑾停下了手中的工作,看着萧亦宸,问道 “你是不是该解释一下你怎么会出现在酒吧里,还喝了那么多酒呢?”
萧亦宸莫名的有些发怵,虽然陌瑾从没打过他。“我…我只是…心情不好。”
“心情不好?!”陌瑾反问一声,站起来,嘲萧亦宸走去。

楼主 秦风苏  发布于 2018-02-22 19:32:00 +0800 CST  
楼楼要开学了,以后更文可能做不到日更了,会尽量多更的。这是楼楼的第一篇文,保证不会坑的。

楼主 秦风苏  发布于 2018-02-22 19:37:00 +0800 CST  
对不起大家,有点迟。
13.
萧亦宸刚想向后退,陌瑾不平不淡的一句“你敢动一步试试”就让他止住了脚步,不敢移动分毫。
“陌瑾哥,我……”
“住嘴。”陌瑾走到书架旁,从上面取下一把戒尺,复又回到萧亦宸旁边。
“手撑桌子上。”陌瑾吩咐道。
萧亦宸看见陌瑾手上的戒尺,加上陌瑾的吩咐,自然知道了陌瑾要打他,“陌瑾哥……”萧亦宸弱弱的叫道。
“五”,
“四”,陌瑾也不理萧亦宸,只是在数数,左手拿着戒尺轻拍着右手。
“三”,萧亦宸反应过来,迅速撑在桌子上,耳根泛红。五秒钟的期限,萧亦宸知道,如果不在五秒内完成,自己会死的很惨的。
陌瑾不往下数,反手,一戒尺拍在萧亦宸臀峰,“我问,你答,答案我不满意,一戒尺,敢撒谎,你屁股就别想要了。明白没?”又是一戒尺。
“嘶,”萧亦宸倒吸一口冷气,陌瑾身上的气势让他畏惧,“宸儿明白了。”不敢迟疑,忍痛开口。
“你为什么会在酒吧?”
“我跟我爸吵架了,心情不好。”
“为什么吵架?”
“……”萧亦宸犹豫着,没说话。
“啪!”一戒尺毫不留情的甩下来。“说话!”陌瑾斥到。萧亦宸咬住嘴唇,一言不发。
“啪!啪!啪!”连续不留力三下,萧亦宸不可避免的呻吟出声。

楼主 秦风苏  发布于 2018-03-02 17:44:00 +0800 CST  
“你为什么会在酒吧?”
“我跟我爸吵架了,心情不好。”
“为什么吵架?”
“……”萧亦宸犹豫着,没说话。
“啪!”一戒尺毫不留情的甩下来。“说话!”陌瑾斥到。萧亦宸咬住嘴唇,一言不发。
“啪!啪!啪!”连续不留力三下,萧亦宸不可避免的呻吟出声。
“因为他背着我妈妈有一个私生子。”一会儿沉默后,萧亦宸开口了,带着浓浓的鼻音。
陌瑾十分意外,这……怎么会,随即,迅速恢复原状。如果是这样,他又有什么资格打他呢?毕竟他才15岁。
但……
古语云:欲成大事者,必先爱护身体,控制情绪,喜怒不形于色。
所以……
“这不是你作践自己身体的理由。”语气依旧严厉,但却多了份谅解。
“宸儿知错了,不会再犯了。”萧亦宸吸了下鼻子,说到。
心疼是心疼,但陌瑾不打算放过他。“十下,罚你不爱惜自己。”
“是。”
“啪…啪…啪……”五秒一下,让人可以充分体会疼痛。萧亦宸咬牙,忍受着身后的煎熬。“啪…啪…啪!”最后三下打完,陌瑾放下戒尺,将萧亦宸抱起,萧亦宸挣扎了一下,“别动!”陌瑾呵斥到。萧亦宸脸红了,羞的同时又有些无力,为什么总要被人抱呢。

楼主 秦风苏  发布于 2018-03-02 17:45:00 +0800 CST  

楼主:秦风苏

字数:45895

发表时间:2018-02-11 16:0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2-16 11:02:16 +0800 CST

评论数:25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