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 絮柳山庄 (师徒训诫)

小咩是萌哒哒的新人√
写一个萌哒哒的故事√
小咩背后有大神√
如果某天写不动文了@猫咪的阳阳←这只阳阳会续写√
如果文有坑的趋势,记得使劲戳@猫咪的阳阳 ←这只阳阳√
交代完毕~撒花~


楼主 咩咩叫的猫咪  发布于 2014-06-19 20:19:00 +0800 CST  
文案
德宣五年,絮柳山庄纳贤日。
安少波侧卧长廊顶上,苏泽熙端坐一旁,两人望着前庭乌泱泱一群少年。
"四哥,你后继有人了。"苏泽熙指着人群中一少年笑道。那少年衣着华丽光鲜,面色白净,一副谁都看不起的样子。
安少波抬手在苏泽熙头上敲一爆栗,"他这也配?"
苏泽熙揉揉头,依旧笑如三月春风般温和绚烂,"那是自然,四哥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呢。"
"哈哈,如果当初我没有那么坏。你可还爱?"安少波嘴里叼着柳叶,抬眼望着苏泽熙坏笑。
苏泽熙心头一阵酥麻,小脸发红,故作淡定,"四哥就会说笑。"
"你就不能直面你那正人君子皮囊下真实的心?"安少波戏谑。
苏泽熙:"哪有?"
安少波凑到苏泽熙耳边轻语:"回房。我到要看看你爱不爱我。"
苏泽熙慌张了,"今天纳贤日,四哥别乱来。"
安少波笑:"师父要揍也是先揍我。"
苏泽熙:"这些年被你拖累的还少?我不去。"
安少波略过苏泽熙的话,踉跄爬起来,从廊顶跳下,向后院走去。
见人走远,苏泽熙无奈跟上……


=============================================================================================================================


苏泽熙:今生注定为你所累。

安少波:来世继续。

楼主 咩咩叫的猫咪  发布于 2014-06-19 20:20:00 +0800 CST  
第一章 纳贤日
景治十五年。
阳春三月,柳絮纷飞。天未曾亮,絮柳山庄门前便熙熙攘攘热闹非凡,一百多名年龄未过十二岁孩子聚在一起,不热闹除非见鬼。
絮柳山庄纳贤日三年一届,算是"武林科举"考试,选拔德武双全者收入山庄。每届纳贤日,都有大量习武少年慕名前来,絮柳山庄规矩,年十二以下者才有参赛机会。
卯时刚过,絮柳山庄弟子开门,一众小孩进入前庭,弟子退下,只留乌泱泱一群小孩不知所措。起初小孩都笔直的杵着,等待着"考试"。可太阳渐渐升起,前庭依旧无人问津,难免有些小孩开始躁动。突然门响,循着声音,众人头都转向后方,只见一个头上戴着束发镶宝金色发冠,齐眉勒着雕刻花纹白玉抹额,穿一件红色祥云绣纹长衫,腰间挂着五彩荷包的小孩大摇大摆的踹门而入。
"呦,你们罚站呢?"安少波踹开门看着一幕,只顾着庆幸自己没来那么早,根本注意到某些不友好的眼光。环视周围一圈,走向长廊依栏而坐,继续道:"絮柳山庄就是店大欺客,来了就把人晾一边,你们也别傻站着了,谁知道几点开始比试呢,省省力气比什么都强。"
"你说谁傻呢?别仗着家里有钱就在爷面前撒泼。"
谁不知习武辛苦,但凡家里有些势力的,谁会让孩子走这条打打杀杀的路。安少波这身行头确实太过招遥。
"看你这弱不禁风的样子,哪里是练武的料,回家抱媳妇去吧。"有人挑头自然会有人帮腔。
"这么白嫩的小脸蛋,长大肯定是个兔爷,这叫断袖之癖龙阳之好。"众人哄笑。
安少波何曾受过这样的侮辱,伸脚挑起一颗小石子踢向那人。只见那人捂住嘴角流出一抹腥红。
在场之人都是有些功夫的,加上气血方刚的年纪,都不愿吃亏,几个挑头的逼近安少波,想给他一个教训,不曾想娇生惯养的安少波功夫也不赖,眨眼功夫几人就都倒在地上。看安少波不顺眼之人为数不少,很快更多的人卷入,发展成了一场混战。

楼主 咩咩叫的猫咪  发布于 2014-06-19 20:40:00 +0800 CST  
苏泽熙是武术世家出身,从小家教极严,自身性格也沉稳。不屑众人行为,测过身,望向门庭。
前庭动静传来,正在后院带领絮柳弟子早课的萧宁灏和常崇宇闻讯出来。萧宁灏是庄主柳冥鸿的大弟子,常崇宇是二弟子。
苏泽熙见有人来,好心提醒闹事众人,奈何场面嘈杂,无人理会这片善心。
萧宁灏剑眉紧锁,清咳一声,这才让混战中的孩子停下拳脚。
"内斗是絮柳山庄大忌,违者杖责一百。你们还不算絮柳弟子,但对于即将可能同门的兄弟动手,怎么说也是不应该的。嫌站着不舒服,就扎马步。"萧宁灏冷面冷声,众人不敢非议。小孩们被萧宁灏的威严震慑住,都呆呆地杵在原地。萧宁灏见没人动,眉头皱的更深,面色更黑,对旁边常崇宇道:"教教规矩。"说完便折进门庭,转身之前目光落在了安少波身上。不是因为装扮抢眼,而是那么多人围打他一人,他却能招招化解。
常崇宇信步走到柳树前拽下三枝柳条捋掉嫩芽,将三柳枝拧成一股。
待转身,已有两个小孩在院中扎马,一个是苏泽熙,另一个是安少波。其他人也紧随其后,毕竟絮柳山庄是很多人一辈子追求的,没有人想失去这次机会。
三月初山里的清晨微冷,小孩们个个汗如雨下,所有人都在和酸困的身体做斗争,随着体内乳酸一丝丝增加,大伙对安少波的怨念越来越大。前庭里唯一悠哉的就是面色看不出喜怒手里晃着柳枝的常崇宇。
常崇宇注意到两个人,其一必然是最惹眼的安少波,无论是刚刚群架,还是扎马步时候气息的控制都彰显着武术的天分。其二是在安少波旁边的苏泽熙,常崇宇看到了苏泽熙没有参与打架,被连累受罚也毫无怨言,浩然坦荡,马步同样很稳看得出功底很好。
时间慢慢流淌,不少孩子双腿打颤,常崇宇提着柳枝毫不客气的给人提神。辰时刚过已经不少孩子背上腿上,挨了柳枝。
又过半个时辰庄主柳冥鸿走出门庭,身后是絮柳山庄两名执事和三名弟子。柳冥鸿头发挽起,头戴雕花青玉冠,着素色长袍印青云图案,庄重沉稳,精神干练。
柳冥鸿站定,开口"刚刚打架谁先动的手?"
很多人都把矛头指向安少波,安少波不否认,确实是他先用石头踢了那人的嘴。
柳冥鸿一眼就看出来安少波是个好苗子,"既然你不否认,那就没什么可说的了。灏儿,带剩下人去第一轮比赛。"

楼主 咩咩叫的猫咪  发布于 2014-06-20 08:43:00 +0800 CST  
@西柠_o0@紫晓er@沈家沈凌@默默可乖了

楼主 咩咩叫的猫咪  发布于 2014-06-20 12:54:00 +0800 CST  
萧宁灏带众人下去。小孩们如获天赦,拖着发软的腿跟在萧宁灏身后。
整个前庭就剩安少波一人忐忑着,这是意味着取消了比赛的资格?那还在这扎马步做甚?柳冥鸿看出了小孩的小九九,走到安少波身前,"第一轮比赛不用参加了,第二轮许你参加,前提是你的马步令人满意。"
一名絮柳弟子递来一枚鸡蛋。
当鸡蛋放在安少波头上时,小孩终于明白了什么叫马步令人满意。只要身体有轻微的晃动,鸡蛋就会掉下来。小孩已经不在乎鸡蛋是否会掉下来,担心的是这幅滑稽模样给人瞧见了怎么办,多丢人。安大少爷从来没有这么狼狈过。憋的小脸发红。
另一边,萧宁灏带人来到后山,山顶放着五十条红色绸带。取到红色绸带带回山下者,第一轮就算通过。所谓选拔就是僧多粥少,优胜劣汰。总共一百多人,只有五十人能拿到绸带。
铜锣声响,一众人都往山上拥。苏泽熙观察山形,知道这一路并不轻松,刚刚扎马步也耗费了不少体力,起初的速度并不快。沿路不忘摘几个野果填填肚子。
日头渐高,三月天早晚晾,中午可就热了,不少人开始坐在树下捶腿歇息,嘴里还在怨骂着安少波这个扫把星。苏泽熙体力恢复的差不多,便开始加力,借助轻功,很快就超过了大部队,第一个到达山顶,取下一条红绸,系在手腕。苏泽熙选择了另外一条路下山,他想,那么多人取不到红绸但也绝不会放弃机会,下山之路必定不顺畅。果不其然,苏泽熙下到山底之时,半山腰又是一场抢红绸乱战。
同时,院子里头顶鸡蛋扎马步少年,汗水打湿了红色长袍,黑着的脸挂着汗珠。没了之前的神气劲。在太阳的照射下,身影依旧挺拔硬朗,柳冥鸿投来的目光更加赞赏。
安少波能在这里扎马步死撑着只是因为了答应了拿到絮柳山庄那块小牌号,哄女孩子开心罢了。在姑娘面前吹了牛,总不能空手而归,还这么狼狈吧。 纵使体能再好,也不过是个十岁孩子,扎马步这么久,也快到了极限,两腿打颤,头上鸡蛋也摇摇欲坠。
就在安少波准备摔了头上鸡蛋,起身而走的时候,苏泽熙回到了前庭。庄主柳冥鸿也是一惊,看来今年人才济济啊。往常午时左右才有人陆陆续续回来,苏泽熙早了近一个时辰。
苏泽熙先冲庄主一鞠躬,双手呈上红色绸带,一身浩然正气,举止得体。
"好,真是不错。"柳冥鸿笑的开心,对苏泽熙也欣赏有嘉。

楼主 咩咩叫的猫咪  发布于 2014-06-21 10:59:00 +0800 CST  
既然有人回来,那就比武开始,头上鸡蛋被取下,安少波心里大石头终于落下,这般模样不会有人瞧见了。安少波问旁边絮柳弟子,"能给碗水喝不。"安大少爷乖觉起来,还是很讨人喜欢的。
山庄早就预备下了消暑解渴的汤药,小厮给二人一人端上来一碗。安少波看不是白水,拉住小厮问,"这是甚。不会喝坏我?"小厮笑了,给安大少爷逐一解释了汤药成分。
安少波闻了闻,草药清香,端起碗,才喝一口,便吐了出来,"这么苦。"安少波眯眸嘿嘿一笑,"好哥哥,给我点蜜饯吧,这个太苦了。"
一旁苏泽熙不屑安少波大少爷娇气,端起碗一口气喝完。将碗放回小厮手里托盘,点头微笑表示感谢。
安少波看没有希望拿到蜜饯,不喝又怕后面撑不下去,也只好灌下。
两人休息一刻钟之后,比武开始。

楼主 咩咩叫的猫咪  发布于 2014-06-21 10:59:00 +0800 CST  
庄主:柳冥鸿←师父,42岁老头子
大弟子:萧文灏←大师兄
二弟子:常崇宇←二师兄
三弟子:游子裕←三师兄
安少波←欠抽小孩
苏泽熙←某人难兄难弟

楼主 咩咩叫的猫咪  发布于 2014-06-21 11:25:00 +0800 CST  
偶是在不会写武打……偷个懒……看图看图……〔左:安少波〕〔右:苏泽熙〕







楼主 咩咩叫的猫咪  发布于 2014-06-21 15:03:00 +0800 CST  
一番打斗,两人不分上下,安少波向来机灵,先是边打边向后退,退到擂台边缘,一趔身,抬腿侧踢苏泽熙,本来应该踢到后背,但因马步耗费导致腿软,只踢到了屁股。安少波一趔身,苏泽熙就知毁了,来不及转移重心,就被安少波踢了下去。
台下庄主柳冥鸿正位其中,二徒,三徒分列两侧。取了红绸的少年陆陆续续回来。按回来顺序比武。临近回来的两人,实力悬殊不大,这样的比武才能看出功夫究竟如何,絮柳山庄选拔弟子也不看输赢,比武过程中天资不错又后天努力的才会留下。
一天的比试下来,庭院中只剩三十六个孩子拖着疲惫的身躯,在庭院中站的笔直。夕阳映红天际,垂柳随着微风轻摇。三月天傍晚风凉,孩子们衣服粘着汗水,风扫过,微冷。
柳冥鸿欣赏的目光看着留下的孩子,"欢迎成为絮柳山庄的弟子,今后你们的言行举止都代表着絮柳,要顶天立地,为人正义。"
三弟子游子裕端来托盘,托盘里躺着大家梦寐以求的令牌。令牌黄铜打制,做工精致,垂柳图案,旁题"絮柳山庄"四个大字。拿到令牌便算是絮柳山庄弟子,江湖中人看到此牌也会礼让三分。
小孩们跪接令牌,脸上洋溢着欣喜,小心的捧在手心,生怕一丝一毫的毁坏。
天色渐晚,大弟子萧文灏给一堆小孩安排了卧房,又发了絮柳山庄的服装。折腾到几近天黑,小孩才吃上晚饭。
山庄伙食还算不错,对很多小孩来说比家里的伙食还好,唯独一人皱着小脸,看着桌上饭菜,迟迟不下筷子。苏泽熙看了眼旁边用筷子戳米饭的安少波,低头继续吃自己的饭。
安大少爷家里对吃及其讲究,色香味俱全,这样的饭菜,安少爷的确第一次见,看着别人吃的都香,肚子也咕咕的叫,实在是饿呀。
在别人都差不多吃完的时候,安少波鼓起勇气,尝了一口,诶,好像也没有那么难吃。三五下解决了肚子问题。
晚上回到房里,一天劳累,苏泽熙退衣卧在床上,不看他同房室友。毕竟年纪小,苏泽熙还在记恨安少波擂台上那一脚。若不是安少波的偷袭,两人谁胜谁负还不一定呢。苏泽熙这次来就抱着以第一名进入山庄的希望。结果从头至尾,风头都被安少波抢了,心里自然不爽。

楼主 咩咩叫的猫咪  发布于 2014-06-24 10:34:00 +0800 CST  
安少波又岂是耐得住寂寞的主。"喂,你该不会记仇吧?"
苏泽熙冷冰冰回答,"没有。"
安少波很没有听出苏泽熙话里的情绪,"就算你记仇也没办法,咱俩住一间屋子,抬头不见低头见。哈哈。"
苏泽熙不语,安少波也不再说话。静悄悄的夜,小孩不知不觉熟睡。
安少波夜里睁开眼睛,悄悄起身,摸出枕下的令牌,折身出门。
安少波刚走,苏泽熙坐了起来,他本来就睡眠浅,又是换了新地方睡不踏实,安少波起身,他就醒了,只当安少波去了茅厕,便继续睡下。
不久安少波便回来了,躺在床上继续睡觉。

楼主 咩咩叫的猫咪  发布于 2014-06-24 10:35:00 +0800 CST  
第二章 安少波
第二天清晨,又是卯时,天未曾亮, 习武之人都没有睡懒觉的习惯,虽然安少波是个例外,对于这个小孩来说,新奇才是起床的动力。
絮柳山庄弟子都轻车熟路做着晨练,庄主二徒常崇宇,三徒游子裕带着新进山庄三十六名小孩练习基本功。以往惯例头半年都是联系基本功,不教授功夫。
一众小孩着绿色棉布长衫,衣摆袖口纹絮柳山庄标志垂柳图案,一条束带拢起黑色发丝,尤为精神。
初来乍到,所有人都做的认真,一招一式真有模有样,配上孩子稚嫩的小脸,甚是可爱。
太阳冒头,晨辉中一片生机盎然。游子裕穿梭队列中,时不时纠正小孩姿势,待到安少波跟前才发现,腰间没有挂着令牌,张口询问"令牌呢?为何不戴?"
"嗯…令牌…"安少波眼珠转动,很明显要扯谎。游子裕也不打断,只听他怎么说。
"令牌在房中。"安少波尴尬的笑。
"我陪你去取来。"游子裕不给安少波机会,直接拽住小孩胳膊,将人拉向房里。
安少波慌了,令牌哪里还在房中,恐怕早已经到了白若兰手中。

楼主 咩咩叫的猫咪  发布于 2014-06-25 16:05:00 +0800 CST  
安少波的父亲乃当朝中书侍郎,官居二品,却只娶了一房,与爱妻只有这一子,安少波又天资聪颖,三岁便熟背百家诗词,五岁能吟诗作对,安父对其抱了很大期望,望子成龙。
可慢慢的安父发现儿子总和一些来路不明的小孩混在一起,学了些不知套路的功夫,安父怕儿子误入歧途,便强行断了儿子与那些小孩的联系,又请了算命道士给安少波算了一挂。那道士看了安少波手纹,又看了面向,半响才道了六字,"不成佛,便成魔。"安父再问,道士只摆手,不再言语。
安父心头一惊,只望儿子平安一世,成不成龙不重要了,只愿儿子不成魔就好。给安少波请了正派师父传授功夫,琴棋书画更是亲自上阵。就连安少波身边朋友都事无巨细的调查清楚。
安少波也算厉害,琴棋书画也样样不赖,人道长大后必定风流倜傥。
师父交的功夫很快就和之前学到的"外门邪术"融会贯通,放眼长安城,都知道这个"混世魔王"无人敢惹。
如此下来安父悔不当初,就不应该教这混帐,任他大字不识,身无长物,也比这祸害人强。

楼主 咩咩叫的猫咪  发布于 2014-06-25 16:06:00 +0800 CST  
当安少波吵吵着要去絮柳山庄时,安父毫不犹豫一口答应。一则絮柳山庄乃武林正派,絮柳弟子都为人正直,顶天立地。他想到那道士的话,儿子不成佛,便成魔。去了絮柳山庄,许能成佛。二则,在这长安城中,鱼龙混杂,保不准哪日儿子受人蒙蔽,误入歧途。絮柳山庄位于太白山中,距离长安城一百二十多里,一天就能往返,若有事也好照应,就这一百多里相隔,远离尘世,对儿子有百利而无一害。所以当下就答应了。也忘记问安少波为何执意要去絮柳山庄。
当天晚上安少波提笔写下:"风萧萧兮易水寒,少波将去兮长白山。入絮柳兮取令牌,待还家时兮抱美人。"旁边空白处还画了一异装少女依栏张望。
写好后将纸叠起,放进竹管内。走到院中,吹一声哨,一只张开双翅足有三尺长的苍鹰飞来,安少波将竹管系在苍鹰强劲有力的爪上。松开双手,苍鹰展翅,很快消失于夜幕之中。他人飞鸽传书,你我苍鹰通信,安少波咧嘴,乐呵回房。

楼主 咩咩叫的猫咪  发布于 2014-06-25 16:08:00 +0800 CST  
苍鹰斜信就飞往白若兰处,白若兰乃西域少女,眼神深邃,鼻梁高挺,鼻翼镶红宝石鼻钉,红纱半遮面。长安城中不乏貌美如花的姑娘,但这装扮奇异的倒也稀罕。
安少波八岁时在长街与人下棋,白若兰驻足观看。安少波才学了一招精巧的布阵,如龙盘卧,很快对手就处于下风,找不到破阵之术。一旁观棋的白若兰上前水嫩手指捻一黑子落于棋盘一点,安少波惊讶,谁人能破此局。一抬头,对上白若兰碧色双眸,宛如心被勾走。
白若兰才貌双全,安少波天赋异禀,两人都自认天下无人能及,一来二去,从诗词歌赋到琴棋书画都比了个遍,实则难分伯仲。可小孩子在一起非要分出个胜负。
白若兰问,"你看上去细皮嫩肉白白净净,不知可会武功。"
安少波笑,"你是不知道,这长安城中还没有人能打过我的。不过我不打女孩子。"哪里是没人打得过他,一来忌惮安家势力,二来谁没事会寻小孩打架。
白若兰听了安少波的话,直接动手,安少波猝不及防挨了一掌,回过神,也不记得刚刚说过不打女孩子的话,也一招接着一招。
白若兰学的是西域的功夫,出招又毒又狠,安少波哪里见过这么诡异的打法,手忙脚乱应接不暇,最后败下阵来。
两人不打不相识,一来二去,竟成了好朋友。安父管安少波极严,安少波也知道父亲不会让他和白若兰当朋友,白若兰便给了安少波这只苍鹰,方便联系,安少波经常找白若兰切磋,白若兰也教了一些西域奇怪的招式给安少波。

楼主 咩咩叫的猫咪  发布于 2014-06-25 16:09:00 +0800 CST  
如此两年之久,安父毫不知情。不久前,白若兰约安少波出去骑马,提到自己身世。
"其实我父亲是长安人,他带着我哥哥回了长安,我和母亲留在了西域。后来母亲去世,西域就剩我一人,白氏去西域走商,看我一人可怜,就让我喊一声爹,带回长安了。"白若兰牵着马,望向夕阳的方向。
"你也真是胆大,小姑娘一个,就跟着了陌生人去这么远的地方。不怕被卖了啊。"
"怕什么,反正我也无家可归,再说…"白若兰露出大大的笑容,"谁能卖的了我。"
"哈哈哈。"安少波也笑了,"那是,你这么机灵,放眼天下,也就略逊色于我。"
"少来,你什么时候赢过我啊?顶多平手。"白若兰踢着一粒石子。
夕阳暮风,绿柳堤红蓼滩头。突然白若兰脸色沉了下来,眼睛水汪汪的望着安少波,似有难言之隐,"少波…"
安少波听了这个称呼,身子一颤,小心脏停跳了一拍,咧咧嘴,傻傻一笑,"怎么了?你可从来没有这么叫过我?"
"我之所以愿意来长安,因为还有一个愿望。"白若兰停顿一下,"我哥哥,是絮柳山庄的弟子,他坦荡,正直。"白若兰带着自豪的微笑,眉宇间却点着一抹愁绪。
"你是来找你哥哥的?"
白若兰摇摇头,"我哥哥已经去世了,我就是想成为和哥哥一样的人,成为絮柳弟子。"又是一顿,"可惜絮柳山庄不收女子,不能成为絮柳弟子,若得絮柳令牌也好,当个念想。"
白若兰楚楚动人,这番话饶是说到了安少波心里,相识这么久没想到一向强势的白若兰竟有这么坎坷的身世和这么柔软的心,让人想保护。
"这又有何难,不多时絮柳山庄又要纳贤,我包准能入选,领了令牌寄于你,便是了。"
"那你可不许耍赖。"
"君子一言,驷马难追。你还信不过我吗?"
"信不过…"
"我这就回家和爹商量。"
………

楼主 咩咩叫的猫咪  发布于 2014-06-25 16:10:00 +0800 CST  
默默太聪明了,文在哪都找不到了。@默默可乖了

楼主 咩咩叫的猫咪  发布于 2014-06-25 18:01:00 +0800 CST  
【更正】
安少波父亲中书侍郎官居三品。
(文中写二品,有误)

楼主 咩咩叫的猫咪  发布于 2014-06-25 18:41:00 +0800 CST  
第三章 委屈
游子裕拽着安少波来到房里,"令牌放哪了?"
安少波噙着嘴唇低着头不说话。
游子裕急了,他清楚这令牌的厉害,"说话!放哪了?"
安少波趁这个空档思考了一下,絮柳山庄吃的穿的都不如家里好,别的小孩也都不怎么搭理他,还是和长安城里那群狐朋狗友在一起比较好玩,更何况白若兰也不在这里。干脆借这次遗失令牌之过,回家得了。
安少波打着自己的小算盘,装模作样的的在屋内翻腾翻腾,然后走到游子裕面前,像做错事的小孩一样乖巧,小声道,"令牌找不到了。"
游子裕哪里能被这样的谎话骗过。拎着安少波胳膊就在小孩屁‘股上挥了几巴掌,"老实说,令牌放哪了?"。
隔着衣服到是没有多疼,但这个举动却惹恼了安少波,长这么大,何曾受过这般侮辱。
安少波猛然挣扎开,涨红的小脸恶狠狠盯着游子裕,依旧没有说话。
游子裕上前两步,抓住安少波,反剪手腕按在腰窝,将人折成九十度。撩起长衫,扯下裤子,连亵裤也拽了下来。安少波怎么能忍,死命挣扎,游子裕握得紧,再怎么挣扎也无用。
游子裕扬手几巴掌重重落在小孩挺翘的屁’股上,房间回荡着巴掌和肉的撞击声。

楼主 咩咩叫的猫咪  发布于 2014-06-27 17:53:00 +0800 CST  
"你放开我,我不在这待了…啊…"安少波继续挣扎,虽然都是徒劳。
"令牌在哪?"游子裕一下比一下打的重。
"我不知道。"
"还不说实话?"
几十下巴掌,安少波屁'股已经红红一片。游子裕看安少波也是个犟头,抄起门口扫帚抽向小孩屁股。
"啪。"
"啊!"安少波没忍住,叫出了声。
"啪。"又是一下,同一个位置。
"啊!!"安少波叫得更惨。
"啪。"第三下,同一个位置。
"你放开我,我让爹爹赔你们一块令牌,放开我。"安少波声音带着哭腔。
"啪。"游子裕依旧不手软。
小孩不说,游子裕的扫帚也不停下。
"啪…啪……"十几下抽在一处,三指宽的楞子肿起,变紫。
安少波有些忍受不住,"令牌…我…昨晚寄给…"安少波决定不提白若兰,"朋友了,给我朋友了。"
游子裕一惊,表示质疑,絮柳山庄处于群山之中,围墙又高,几个出口都有守卫,即使武林高手也很难出山庄,一个小孩子,又怎么能把令牌送出去?
"哦?哪个朋友?"游子裕继续询问。
安少波又不说话了。
游子裕明白,已经来了口,就绝对能问出来,扬手三扫帚夹风落下,还是那处肿痕上。
"啊!"安少波叫喊,"我以前的朋友,白若兰。"
"怎么给他的?"游子裕还是不信。
"有一只苍鹰,我…把令牌…绑到…鹰脚上。"安少波大喘着气,断断续续回答。
这下游子裕真的慌了,令牌是黄铜材质,信鸽这种小鸟带不动,可对于苍鹰来说就不成问题了,如此,安少波的话便可信了。还有一个问题,此人要絮柳令牌做甚?游子裕觉得事情不是那么简单了,急忙让小厮去喊师父来。

楼主 咩咩叫的猫咪  发布于 2014-06-27 17:54:00 +0800 CST  

楼主:咩咩叫的猫咪

字数:144605

发表时间:2014-06-20 04:1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2-05 21:26:41 +0800 CST

评论数:707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