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长林镖局(师徒,古风)

继续我的师徒文,我就是喜欢只挖坑不填坑



楼主 雪羽轻飏  发布于 2019-01-19 10:38:00 +0800 CST  

雍朝余庆七年,国都嘉城。
一个破旧的茅草屋前的空地上,一个刚过弱冠之年的青年正在练剑;但他只是空摆架子,一招一式,并没有注入半分气势。剑锋划过空气,在阳光的照耀下,闪着银色的光芒。
这青年长得很丑,右脸上有一大块疤,左边头发垂下,挡住半边脸。
一身武功在七年前尽废,经脉随之受损,别说连贯地使出剑招,就是挥剑舞动,手臂都难以支撑力度和重量。
一套剑招比划完,青年轻轻嘘了口气。
“哥哥!”这时,从茅屋里跑出一个小男孩。
小男孩长得很清秀,额角有一点红色胎记,肤色白皙,灵动的大眼睛熠熠生辉。
他捧着一碗水,走到青年面前,“哥哥,喝水。”
“子逸真乖。”青年摸摸小男孩的脸,然后将水一饮而尽。
小男孩乖巧地靠在青年怀里,一点都不曾嫌弃青年的面貌。
小男孩名林子逸,青年叫林子宁,他们俩并不是亲兄弟,小男孩是青年的母亲生前捡到的一个弃婴,然后青年养大了他。
林子宁喝完水,道:“明天就要去长林镖局了,怕不怕?”
“哥哥会陪着我,对吗?”
林子宁道:“当然,我会以打杂的身份留下来,你安心习武学字就好。”
“嗯!我一定认真学习!”林子逸重重地点点头。
镖局的买卖叫做“出镖或“走镖。雍朝商业发达,大批货物运输长途跋涉,少则三五日,多则一年半载,路上难免遇到山贼盗匪,无法保证其安全,因此,镖局应运而生。它们按脚程远近、货物所值取不同的“镖利”,护送货物安全抵达。
一般护送货物的都是些武艺超群之人,一旦出现山贼截镖的事件,能够及时应对。一趟出镖护镖需要的人很多,镖局有时没有那么多武艺高强的人,这往往是个难题。为解决这个问题,镖局开始招无根基的孩童进镖局习武,从小培养武功,长大后直接为镖局效力。
这种做法成了家境贫寒的孩子的一条出路;但一旦签下契书,孩子的生死便与镖局挂钩,一生不得背叛,如果违背契书,便直接鞭刑活活打死。
当然,有家境阔绰的孩子只想来习武,不想为镖局效力,也可以,一年五两银子的学费。在雍朝,二两银子就足够一个普通家庭一年过得十分舒坦,五两银子,说多不多,说少也不少。
长林镖局,国都排名第一的镖局。
林子宁没有银两,所以他只能选择第一种,给林子逸签下契书,生为长林人,死为长林鬼。
男孩最佳习武时间是七岁,七年四处漂泊,只等林子逸长大,然后带他去长林镖局有个活路。
现在,终于等到了。

楼主 雪羽轻飏  发布于 2019-01-19 10:38:00 +0800 CST  
。。。。。。。
第二天,林子宁带着林子逸来到了长林镖局。
长林镖局坐落在国都的东边。向看门的弟子说明来意,便进了大门。一进门,便是一个大空地,一般会召集众弟子在此发布号令,空地前是正殿议事堂,一般总领长林镖局的五大镖头会在里面议论重大事宜。
林子逸看着眼前的一切,新奇得不得了;但林子宁,却是内心一片苦涩。
这里,他熟悉得不能再熟悉了,八岁,他第一次进长林镖局;十五岁,被废了一身武功,逐出镖局。如今再回到这个地方,怎么能不怀念?
苦笑一声,林子宁拉着林子逸的手,慢慢往正殿后面走去。如今改头换面,谁还认得出他?没事的,没事的。
这时,一声马嘶,门口弟子立刻通报,“大镖头回来了!”
大镖头?
林子宁不禁回头一看,那一眼,林子宁怔在了原地。
一身青衫,朴实又素净,袖口收紧,干净利落;墨发高束,眉如远山,一双眼眸深沉而冰寒,气势逼人,如冰如霜,离他明明很远,脚却定在了原地,不敢动,不能动。
是害怕,还是敬畏?
七年了,他长高了,也长大了,改名了,也粘上了假的疤痕了,他不会认得他,也不会记得他的。
原来他现在已经是长林镖局的大镖头了……
师父……
长林镖局大镖头,洛溪昀。
洛溪昀“嗯”了一声,道:“把马牵到马厩。”
“是,大镖头。”
洛溪昀看到了林子宁和林子逸,缓步走了过来,“你们是?”
林子宁目光躲闪,他太怕他会认出他了,甚至连回话也忘了。
“为何如此恐慌?”洛溪昀见林子宁一直不回话,眉头一皱,语气立刻冷下来,他最见不得男孩子如此怯懦。
听这语气,还好,还好,他没有认出他来。
林子宁吸了一口气,冷静下来,道:“我叫林子宁,这是我弟弟林子逸,我带他来签契书,想进长林镖局习武。”
“嗯,往前走,再往右拐就是账房,去那里。”
“谢谢大镖头!”
“嗯。”洛溪昀没有问太多,微点头,转身离去。
林子宁望着他的背影,眼睛感觉有点酸。他现在已经快赶上师父高了,最后一眼见师父,还是七年前。

楼主 雪羽轻飏  发布于 2019-01-19 10:38:00 +0800 CST  
刑堂里,他冷漠地站在他面前,“林北煜,我再问你一遍,把出镖的任务泄密给泽川寨,为什么?”
那时他已经挨了一百多鞭,血肉模糊,站都站不稳,只靠着铁链拴着胳膊才勉强直立着身体。
“师父……北煜没有什么可解释的……我知道我……我罪不可赦,但我只,只求您……饶我一命……求您……”
大殿里的人都笑了,笑林北煜是个贪生怕死的**,做下这种事,还敢求饶!
背叛镖局,把出镖细节直接泄密,导致失镖,一下子损失二十多个弟兄不说,货物还要原价赔偿,这对长林镖局来说,是莫大的耻辱。因为那批货,太贵了,直接赔上了半个长林。
从来没有失过镖的长林,却跌了这么个大跟头,原因竟然是当时镖局的二当家洛溪昀唯一的弟子林北煜叛镖,整个长林镖局上下震惊万分。
那一天,洛溪昀当着全镖的面,废了林北煜的武功,胸前烙铁直接印上“叛”,然后丢出镖局,自生自灭。
他的气门在胸口的璇玑穴,那时他清楚地记得,师父手指点上他的气门,浓厚的内力直接冲入他的经脉,然后横冲直撞,丹田破裂,内力流失,陪伴他七年的内力没了,体内一片冰凉。
那时,他才到师父的胸那么高,现在,他已经到师父眉眼了。
武功尽废,然后再受烙铁之刑,皮肉焦糊,师父就那样漠然地站在高处,看着他嘶哑地哭喊。
那一天,他把一生的眼泪都哭光了。

楼主 雪羽轻飏  发布于 2019-01-19 10:39:00 +0800 CST  
镇图顺便找的,不是重点,重点是文怎么样

楼主 雪羽轻飏  发布于 2019-01-19 13:25:00 +0800 CST  

从回忆中回过神来,林子宁便牵着林子逸的手去了账房。
林子宁对这里太熟悉了,七拐八拐就到了账房。
签了契书,领了长林镖局弟子统一的服饰,林子宁并没有走,而是悄悄问账房的老先生,“先生,我能留下来当个打杂的仆役吗?我不要月钱,只给我口饭,给个睡觉的地儿就行。我想陪着我弟弟,他还小,怕他被别人欺负。”
老先生见林子宁的相貌,有点犹豫,但一听不要月钱,便问了一句,“你会干点什么?”
“我会做饭,原来跟一个厨子学过一点。”
“那行,我给你安排食堂烧火的活儿,你就留下来吧。”
“谢谢老先生!”
。。。。。。
兄弟二人随身携带的物什很少,没过半天就安顿下来了。
林子逸穿着崭新的弟子服,在林子宁面前转了个圈,“哥哥,哥哥,好不好看?”
“好看。”林子宁宠溺地摸摸林子逸的脸蛋,“子逸,明天就要和长林镖局的其他弟子一起上课习武了,千万不能跟他们起冲突,知道吗?不会的哥哥教你。”
“嗯嗯,哥哥,我听你的话!”林子逸一直很听话。
“去镖局熟悉熟悉环境吧,别跑丢了。”
“知道了哥哥。”
镖局里给林子宁在后厨收拾了一间小屋,平时是堆柴火杂草的,虽然又脏又乱,但林子宁依然非常感激。这可比他自己搭的小茅草屋强多了。
在后厨帮忙的仆役都是四五十岁年龄的大叔大爷,突然来了个二十多岁的青年,大家都很惊讶。见他的面貌,知道也是个可怜的孩子,也都没有多问,甚至还多给了他照顾。
“每天寅时三刻起,把新运来的菜肉洗净,然后做早饭,送往饭堂;中午午时一刻开始准备午饭;晚上酉时一刻准备晚饭,记住时间。”说话的这位是后厨的大厨张大先,长得十分和善。
“谢谢张叔!”
记得小时候,这位张叔就一直对他很好。

楼主 雪羽轻飏  发布于 2019-01-19 19:03:00 +0800 CST  
师父从小就不喜欢他,他知道。当年拜他为师,师父是一直拒绝的,他就一直死缠烂打,师父打他罚他,逼他放弃,他依旧记吃不记打,最后师父烦得受不了,才勉强答应。拜了师之后,师父对他也是爱答不理,除了平时授业,基本上没有语言交流,做了错事更是动辄得咎。
挨了打以后,他就会跑到张叔这里哭,张叔就会拿出好吃又好看的兔子糕给他,吃一口,从喉咙甜到心里。
“小煜儿,又被二镖头罚了啊?这次是因为什么?”
“课业……课业做得不好……”林北煜伸出被打得红肿的手,“张叔,师父,师父不喜欢我……”
“怎么会呢?二镖头就是外表冷,其实他还是很温柔的。”
“呜呜呜……”
“来来来,小煜儿,不哭,想不想吃兔子糕?”
“想!”
“想就不许哭了。”
“不哭了,不哭了,北煜不哭了。”
“真乖。”
张叔……谢谢您……

楼主 雪羽轻飏  发布于 2019-01-19 19:03:00 +0800 CST  
顶顶

楼主 雪羽轻飏  发布于 2019-01-19 19:42:00 +0800 CST  

第二天,林子宁早早地起床,穿衣洗漱,然后择菜洗菜做饭。
这时的天还未亮,已经有镖局的弟子起来练晨功了。练武场上,声音响彻云霄。
曾经多少次,他也早起出晨课,困得根本起不来,练习也应应付付,被师父教训了几次,老实了。
想起师父,林子宁心里既难过又苦涩。七年教导之恩,最后换来个白眼狼,师父心里应该很不好受吧?
自己也不想这样的。林子宁痛苦地抱住了头。可是做了就是做了,再辩解,又有什么用?
因为要做很多人的饭,所以后厨的锅大得惊人。林子宁第一次做大锅菜,难免有点不适应,不过一顿做下来,倒也没出什么差错。
张大先对林子宁做的饭赞不绝口,“不错啊小家伙,这手艺,可以可以。”
林子宁不好意思地笑笑,“以前和一个师傅学过。”
被废武功逐出镖局后,林子宁带着一身的伤抚养弟弟,为了活下来,什么事没干过。最困难的时刻,一个酒楼收留了他,让他打些下活,他也是这时候,跟着厨子学会了做饭,那年,他不过十七岁。
准备好早饭后,张大先把一个粥罐端给林子宁,“去给大镖头送去。”
林子宁浑身一僵,“我,我?”
“现在我这儿忙不开手,正好你闲着。大镖头前些天出镖受了伤,流血有点多,这补血粥刚好给他补补身子,喝上几天就没事了。”
师父……受伤了?
“是。”林子宁默默接过粥罐,走了出去。
出了饭堂,往西再往北走,就是曦羽堂,也是他待过七年的地方。

楼主 雪羽轻飏  发布于 2019-01-19 22:43:00 +0800 CST  
这个地方,他熟得不能再熟了,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就回到这里。
独立的庭院,有石桌石凳,可以在此抚琴读书,当然,也可以趴在上面挨打。一般练剑,师父都是在庭院里指导,稍有过错,便会趴在上面挨上一顿揍,然后继续练,什么时候让师父满意了,什么时候才算完。
也怨恨过师父,也想过不再认他为师,可是师父本来就不想收他为徒,若提出这个要求,师父便会立刻同意,不会有任何迟疑,那时候,他便什么都没有了。所以,他宁愿挨打受罚,也不愿离开他。
他从小没有父亲,对师父,他真的把他当做父亲一样看待。只是,师父从来没有把他当做儿子,甚至徒弟也不愿意。
师父讨厌他,他懂。
他不聪明,也不勤快,师父的第一个徒弟,其实是想收一个懂事灵慧的徒弟,可没想到,他死缠烂打,闹得整个曦羽堂鸡犬不宁,师父没办法了,才收了他。
所以,他什么也不敢跟师父说,哪怕那件事,也不敢,他知道师父不会帮他,他只能自己帮自己。
敲了敲门,听到里面一声温润的声音,“进来。”林子宁一阵恍惚,似乎好久没听到师父这样温柔的声音了。
林子宁走了进去,把粥罐放在桌子上,“那个,大镖头,您的粥,张叔让我给您送来的。”
“嗯,谢谢,”洛溪昀抬头看向林子宁,“是你,我还记得你,林子宁?”
“是,我现在在后厨帮忙。”林子宁吓了一跳,还以为师父认出他了。
“嗯,麻烦你了。”
“没事的,您慢用。”林子宁真的很想问一下师父的伤口怎么样了,但他不敢,也没资格,毕竟他不再是他的徒弟,也与他没有任何关系了。
不过看师父脸色,应该没事,林子宁嘘了口气。
默默退了出来,他感觉师父变了,也许是外人的缘故,师父居然这么谦和,如果是对以前的他,根本不可能这么温和,只会冷冰冰的。
突然发现,这样的生活,还不错。

楼主 雪羽轻飏  发布于 2019-01-19 22:45:00 +0800 CST  
顶顶

楼主 雪羽轻飏  发布于 2019-01-20 07:33:00 +0800 CST  
有读者说这篇文跟雪月寒有点像,可能都是发生在镖局里的缘故,如果是学校,那么多师生文都一样的套路,怎么没人说雷同呢?我不会抄别人的文,我敢说这篇文后面不会和别的文一样,因为这剧情都是我自己想出来的。如果有情节一样,那你能想出来,我也能,不能说是你专有的吧?

楼主 雪羽轻飏  发布于 2019-01-20 21:33:00 +0800 CST  

很快,过了一月,已到初冬,天逐渐变冷,冷冽的寒风吹拂在脸上,如同刀割。
这一个月林子逸一直很努力,不管是武功还是习字,都一直是新进弟子中的佼佼者,他的素质,已远超于普通弟子。
现在已到冬季,明年的夏季,镖局里有一年一度的比武比赛,是为了考校镖局里的弟子成绩如何而设立的。如果表现优秀,可是会被镖局里一些资深镖师甚至五大镖头收为徒弟,到时候经过高人指点,肯定会青云直上。
如果子逸能被一个好师父看上,那就不用担心他的前途了。
想当初自己也是,因为自身资质不足,比武比赛也无法崭露头角,这才动了心思走了“歪门邪道”,选了当时年纪轻轻却位居二镖头的洛溪昀,知道他从来没有收过徒弟,然后一个劲儿地纠缠他,最后拜师成功。
自己当时,还真是机关算尽啊……
林子宁苦笑一声,然后继续添柴加火。天一冷,灶台下倒成了最温暖的地方。
林子宁现在还穿着一个月前刚入长林镖局那套单衣。因为他不要月钱,所以除了正常的吃喝,他没有攒下一个铜钱,自然无法买冬衣入冬。
不过倚在灶台旁,还真是舒服……
这时,后厨的门响了一声,有人进来了,很轻的脚步。
见灶台旁蜷着个人,来人怔了一下。
林子宁手忙脚乱地从一堆杂草里爬了出来,拍拍身上的土,看见来人,脚又不自觉定在了原地,动也动不了,“大,大镖头……”
“抱歉。”洛溪昀没有敲门就进来,还惊动了他,有点歉意,“我没以为这个点后厨还有人。”
“没,没事……您,您怎么来这儿了?”
“今天是我内子的祭日,我想借一下后厨给她做点她生前喜欢的糕点,可以吗?”
听到这话,林子宁眼圈红了。七年前他叛镖,把出镖的路线和时间告诉泽川寨,导致护镖的弟兄死伤无数,其中,也包括他的师母。为了保护师父,她直接死于土匪头子的刀下。
师母生前最怜惜他,师父罚他罚得那么狠,师母却每次都亲自给她上药,而且温柔地告诉他,别怨恨你师父。
而这么好的人,却被他害死了。
师父当时知道他叛镖,是真的想一剑杀了他了,但最后,他还是,留了他一命。

楼主 雪羽轻飏  发布于 2019-01-20 22:35:00 +0800 CST  
“我帮您吧,大镖头,我什么都会。”林子宁悄悄抹了一把眼泪,笑着道。
“好。”洛溪昀点点头,他一向言语很少,内子死后,他就更加孤言寡语了。
加水,和面,一丝不苟,最后上锅起蒸,林子宁才嘘了口气。
等待蒸笼熟的时候,洛溪昀突然问了一句,“都这个季节了,怎么还穿得这么单薄?”
林子宁往下拽拽袖子,生怕露出胳膊上的鞭痕,“还不冷。”
“还是注意一下身体为好。”洛溪昀从怀里拿出一个荷包,递给林子宁,“去买身厚点的衣服吧。”
“这……大镖头,我,我不能要……”林子宁做梦都没想到师父居然给他钱买新衣服。
洛溪昀执意塞给他,“就当今天你帮我的报酬。”
“这……那……那就谢谢大镖头了……”林子宁收下了。他并不是贪图这点钱,而是这是师父给他的,内心深处,他还是把他当做他的师父,师父给的东西,当然想要。
师父小时候从来没给过他东西,镖局里其他镖师,带徒弟都会给徒弟买些小零食小玩偶什么的,只有他,什么也没有。他也喜欢那些零零碎碎的东西,只是师父没给他买过,他不好意思找师父要,也许最开心的时刻,就是大年初一早上醒来,枕头边不知是谁放了几块碎银。

楼主 雪羽轻飏  发布于 2019-01-20 22:35:00 +0800 CST  

将糕点拿包裹装好,林子宁不好意思地递给洛溪昀,“大镖头,不知道您是否满意……”
“很好了,谢谢。”洛溪昀微微颔首,表示感谢。
这时,有弟子急急忙忙地跑了进来,“子宁哥,子宁哥!不好了!不……大……大镖头……”
见到洛溪昀,那名弟子吓到了,立刻单膝跪地,“弟子拜见大镖头!”
“何事如此慌张?”洛溪昀蹙眉。
林子宁认识那名弟子,叫李柱,和自己的弟弟进镖局学习的时间差不多。
李柱回答道:“子逸和纪云在比武场打起来了,习武师傅止都止不住,最后都被带到刑堂了!”
“子逸!”林子宁一听闹到刑堂,就知道事情肯定大了,他顾不上什么,一个箭步冲出了后厨。
洛溪昀看着他的背影,竟产生了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也说不上来是什么感觉。
刑堂在林子宁的记忆里,可不是什么好地方,从八岁到十五岁,他一次都没有步入过这个地方,所有的惩处,都是在曦羽堂,师父亲自责下;但十五岁叛镖,他被带入刑堂,这里,竟成了他一生难以忘怀的梦魇。
“啪!”林北煜双手被吊起,两指粗的蛇鳞鞭狠狠地划过他的前胸后背。
蛇鳞鞭是长林镖局最重的刑罚之一,上面的蛇鳞是片片刀片,一鞭下去便带着一片红。五十鞭挨下,刀片绞着肉沫,基本上前胸后背没有一丝好肉。
“啪!”
鞭子还在落下,林北煜头发杂乱,眼睛里血丝密布,嘴里一直在吐血,身上疼得生不如死。
当时在场的人都不忍看下去了,按照契书,林北煜叛镖,是要按鞭刑活活打死的,他的师父洛溪昀,真的要看着自己唯一的徒弟死在眼前吗?
又一鞭落下,林北煜哀嚎起来。
长林镖局的总镖头孟祥坤实在看不下去了,对一旁不知什么表情的洛溪昀道:“恒曜,再大的错,也不过是一个孩子,你真要看他死在你眼前吗?”
恒曜,是洛溪昀的字。
洛溪昀只是静坐,一声不吭。痛失爱妻,他现在恨不得立刻杀了林北煜。
这时他心里,是真的动了杀机了。
他恨林北煜,恨得入骨。他怎么都想不明白,为什么他会叛镖。就因为这七年对他不好,他就能用这样的方法去报复他吗?
“师父……求您……求您……饶我一命……我求您……我真的,真的不想……死……师父……”
细如蝇蚋的声音,让洛溪昀微微怔住。
最终,洛溪昀叫停了刑罚。
一踏入这个恐怖阴森的地方,不好的回忆涌入脑海,林子宁不禁浑身颤栗。
刑堂大殿里,整齐地跪着两个少年,其中一个,正是林子逸。

楼主 雪羽轻飏  发布于 2019-01-21 18:54:00 +0800 CST  
子宁是暂时挨不着打,先打打子逸小盆友吧

楼主 雪羽轻飏  发布于 2019-01-21 18:59:00 +0800 CST  

林子宁上前跪下,问教习武功的师傅张启轩,“启轩师傅,这是怎么回事?”
来长林镖局一月有余,不管是新人还是旧人,林子宁都记得差不多了。
张启轩道:“你问子逸,前因后果他最清楚。”
林子宁扭头看向弟弟,“子逸,怎么回事?”
林子逸委屈地嘟了嘴,“纪云骂哥哥丑,我气不过。”
“那就可以打人是吗?到镖局第一天我怎么教的你?”林子宁提高了语气。他虽然理解弟弟的所作所为,但仍然不能原谅。
七年前出事之后,林北煜便不敢再以真面目示人了。长林镖局在国都非常有名,叛镖之事一天之内传得沸沸扬扬,人尽皆知,他只能脸上贴上假的疤痕,头发弄得乱糟糟,改名林子宁,好不引人注目,为此他受了多少嘲讽和白眼。
都已经习惯了,还怕一个小孩子的玩笑之语吗?
他怕的是师父的名声受损。七年前他已经让师父身败名裂了,如今他走投无路再回到镖局,是绝对不能让身份暴露的,否则人们就会对他指指点点,你看看这个白眼狼,洛溪昀怎么会收了他之类之类。同时他也害怕再用林北煜这个身份面对师父诧异、愤怒和失望的目光。
林子逸瘪了嘴,不敢说话了。
打架滋事,触犯镖规,虽然并不是什么大事,但林子宁还是非常担心因为这件事会影响弟弟的前途。毕竟一个触犯镖规,不安分的弟子,镖局里德高望重的镖师是嫌弃的。
这时,张启轩对门口一作揖,“大镖头。”
林子宁一愣,刚才直接跑出来,没想到师父也过来了。
本来这件事洛溪昀不需要管,但毕竟是发生在他眼皮底下的事,他不管也不太好。
“按长林镖规,打架滋事者,怎么处置?”
张启轩道:“回大镖头,杖二十,以儆效尤。”
林子宁一听这话,立刻转身朝洛溪昀拜下,“大镖头,是我管教不严,让愚弟触犯镖规,我愿替子逸处罚,求大镖头成全。”
不过是两个少年人之间因为兄长的事而斗嘴争吵,刑堂的刑杖足有三指粗,这二十杖下去,恐怕会伤了筋骨。
洛溪昀微微动容。
他从来不让林北煜挨刑堂的杖刑,也是因为这个原因。自己责下多少,他耐力如何,自己是有数的。
最终,洛溪昀开了口,“取戒尺,林子逸由其兄长代责,纪云由张师傅代责,另外,罚抄镖规百遍。如有再犯,直接按镖规严惩。”
林子宁没想到师父会松口,以前师父的脾气,那是一向说一不二的,“多谢大镖头宽宥。”
洛溪昀没有答话,转身离去。
那一瞬间,他真的越来越觉得林子宁的言行举止像一个人了。
林北煜。
只是,他不会是他。

楼主 雪羽轻飏  发布于 2019-01-23 09:19:00 +0800 CST  
顶顶

楼主 雪羽轻飏  发布于 2019-01-23 12:46:00 +0800 CST  

“哥哥……”一听到要被罚,林子逸怕得不得了。哥哥虽然平时很温柔,可是他一犯错就毫不留情,好像变了一张面容。
“去刑台上褪裤趴好。”林子宁取了戒尺,板着脸道。
林子逸咬咬嘴唇,纪云还在旁边看着呢,就这样趴下挨打吗?
“林子逸,听不懂话是吗?”林子宁加重了语气。
林子逸红了眼圈,他悄悄看向一旁跪着的纪云,“哥哥,哥哥,纪云还在旁边……不要……”
原来是害臊了,林子宁无语。
“既然犯了错,就应该受到惩罚,为兄以前怎么教的你?现在知道丢人,当时冲动时就应该想想后果。林子逸,我不想说第二遍,过来!”
林子逸踌躇了半天,脸涨得通红,最终还是不敢忤逆哥哥的话,走到一旁的刑台旁,手颤抖着把裤子脱了,趴到冰凉的刑台边上。
刑台是一块很大的石头打磨而成,平日弟子都是整个身子趴在上面,然后受杖刑;而林子逸个头比较小,站在地上,上半身趴在刑台上,臀部正好卡在刑台边沿,高高翘起。
“啪!”林子逸刚趴好,林子宁的戒尺就打了上来,疼得林子逸一抖身子。
“啪啪啪!”又是狠厉的三下招呼在林子逸的屁股上,林子逸不禁痛呼出声。
纪云在一旁看得心惊胆战。他认识林子宁,只是不熟,平日里见他非常疼爱林子逸,脾气也非常好,所以才敢出言不逊,嘲笑林子宁长得丑,没想到他责打弟弟竟是如此不留情面!
林子宁按住林子逸的腰,戒尺啪啪地往下落。惩罚就是惩罚,不管如何,镖规是不可违背的。师父已经宽宥没有动用刑杖,如果他再不严加管教,若再闯下祸端,会毁了子逸一辈子的!
“哥哥,哥哥,我错了,我不敢了,不敢打架了!”林子逸哭得稀里哗啦,他从来没挨过戒尺,以前哥哥打他,不过是几下巴掌,从来没像今天这么疼过。
小孩子的屁股本来就嫩,十余下戒尺落下,已经红起一片。
“啪啪啪!”林子宁仿佛没有听到弟弟的求饶,戒尺十足力气地往下甩,把林子逸打得哭爹喊娘。
二十下打完,林子宁才收手,“告诉哥哥,错哪儿了?”
林子逸感觉屁股上炸开了花,疼得一抽一抽的,他也顾不上旁边纪云在看,小手揉上了屁股,缓解疼痛。
林子宁用戒尺抵住林子逸的手,“手拿回去,规矩呢?”
林子逸吓得一哆嗦,急忙把手伸回去,低低地道:“不该和纪云打架,不该不守规矩,不该惹哥哥生气……”
“以后还敢不敢?”
“不敢了不敢了,哥哥我知道错了……”林子逸一直在抽噎,声音都变哑了。

楼主 雪羽轻飏  发布于 2019-01-23 22:33:00 +0800 CST  
林子宁替林子逸提上了裤子,“去,和启轩师傅道歉。”
“是,哥哥……”林子逸这下可学乖了,忍着身后的疼痛,跪倒在张启轩的身前,“师傅,我错了,我以后不敢了……”
“行了,罚也罚过了,以后不能再打架滋事了,”张启轩缓了语气,把林子逸从地上拉起来,“知道了吗?”
“嗯,子逸知道错了……”
张启轩心疼林子逸,对林子宁道:“药堂有治外伤的药,一会儿去给子逸拿点。”
林子宁点点头,“我知道了,多谢启轩师傅。”
“你带子逸回去吧,让他好好休息,明天还要上课。”
“是,子宁告退。”

楼主 雪羽轻飏  发布于 2019-01-23 22:35:00 +0800 CST  

楼主:雪羽轻飏

字数:39656

发表时间:2019-01-19 18:3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3-28 01:22:15 +0800 CST

评论数:124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