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穿越之今生有爹(古架空,父子,短篇)

“少爷您终于醒了……”

少爷?自己明明只是出了车祸,怎么起来时代都变了?

————————

“我不是你儿子,要我说几遍?”

“别闹了!回家!”

楼主 潜有生  发布于 2019-01-15 11:59:00 +0800 CST  
张行很郁闷,自己生活刚有一点起色,怎么就穿越了?

行吧,这里,确实比自己住的储物间好……许多,但是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自己好说歹说缠了那老板半年,才让老板偷偷收留自己这个刚满14岁的少年,白费了?不甘心啊!!!

再说……面前这个爹是个什么鬼啊!我没有爸爸!没有妈妈!只有孤儿院的阿姨和兄弟姐妹!

“我不是你儿子。”张行皱了皱眉头,父母就是他的禁忌。他无意间听阿姨们提起过,自己父母不是因为一些原因不能要他,而是根本没有想过要他!

“失忆了?”佐昌勋叹了口气,纳闷,“掉水里也不会摔着脑子啊!”

“我没摔着脑子!”张行翻了个白眼,你才脑子有问题!“我不是这个世纪的人!”

“刘大夫,能给看一下我儿的脑子吗?”佐昌勋无视了张行的白眼,起身对着收拾医药箱的大夫说,“他可能把脑子摔坏了。”

“……”张行。

楼主 潜有生  发布于 2019-01-15 12:01:00 +0800 CST  
“行儿,我知道我一直待你没那么多耐心。”把刘大夫送走,佐昌勋坐在了床边,“所以……你就别跟爹闹了,好不好?”刘大夫说他身体一点毛病都没有。

“不是,我真的不是你儿子!”张行坐起身子,有些不耐烦,“我是从未来穿越过来的!”不过,行儿?他知道我叫张行?

“谁信你的鬼话?从小到大都鬼话连篇!”佐昌勋皱了皱眉,耐心用完了,“佐景行,我不管你葫芦里卖的什么药,你接着装,就休想踏出这房间一步!”

“……唉……”顽固不化的家伙!张行看着那道怒气冲冲的背影,摇了摇头。也好,不就混吃混喝等死嘛……谁不会?但要我叫他爹?不可能!张行朝着被关上的房门做了个鬼脸,又大字躺在了床上,诶呀,这床真舒服……

楼主 潜有生  发布于 2019-01-15 12:31:00 +0800 CST  
凉凉坑……

楼主 潜有生  发布于 2019-01-15 12:43:00 +0800 CST  
“行儿,将这书背了。”佐昌勋出去了一会儿气就消了,把一本书放到了桌子上,对着躺在床上装死人的张行没好气地说。

“什么鬼画符!”张行顺手拿来瞅了一眼,就撇到了一边,嘴里还不忘提醒着站在自己面前的佐昌勋,“我不是你儿子!”

“是嘛……”佐昌勋笑了笑……笑了笑?接着,一只手就提起了床上的张行,转身往床上一坐,将儿子放在了腿上。

“你干嘛?”张行警惕地乱扑腾,但谁教佐大人文武兼修,虽是个文官却武力值爆表,任张行怎么挣扎都无济于是……“救命啊——杀人啦——”

“啪!”佐昌勋黑着脸,扒了张行的裤子就一巴掌拍在了屁股上,“你给 我 闭 嘴!不嫌自己丢人啊!”

“啊——”张行疼得直咬牙,嗷嗷地叫唤,还哪管面子!感受着屁股上火烧一样的疼,张行想哭,怎么自己原来的毛病也带过来了——好疼啊!!!原来还在那边的时候,自己就特别特别怕疼,打针跟要命一样,有的时候伙伴从背后拍他一下他都有些受不了……

“行了行了,别嚎了!”佐昌勋被吵得有些头大,也开始怀疑这是不是自己儿子,行儿脸皮……没这么厚!

“卧 槽!疼死了,你凭什么打我?”张行缓了一会儿,揉着有个红掌印的屁股,骂骂咧咧。

“你说什么?”佐昌勋刚想缓下语气和腿上的……家伙聊一聊,硬被噎了回去,换成了一句带着怒意的责问。

“你大 爷的,我说你个老顽固怎么就不开窍呢,我不是你……啊——”张行没注意到佐昌勋的,愤怒,正想起身,就又被按了回去,接着屁股上又挨了一巴掌,“疼疼疼——”

“接着骂,我听着。”佐昌勋说着又拍了一巴掌。

“啊呀呀——”张行疼的不行,暗暗咬牙……既然干不过他,那,识时务者为俊杰!“我错了,不骂了……别打,别打……”

楼主 潜有生  发布于 2019-01-15 14:49:00 +0800 CST  
“错了?”佐昌勋看着被他摁在腿上的少年,突然就改了心思,既然……用着我儿的身子,管你从哪来的,都是我儿子。指不定这都是老天安排好的呢!佐大人既然有了这样的觉悟,就没有必要和腿上的家伙好好聊一聊了,而且他也没这个心情。

“嗯嗯嗯嗯……”张行狠劲点头,装出了一副乖巧模样,心里骂着,松开我你个老 银 贼!扒老子裤子!

“啪!”佐昌勋看着“乖巧”的儿子,扬起手又是一巴掌,“那就受着,犯了错,就要承担责任。”

“啊——”张行又是一声惨叫,疼得扭着想挣开按住他的手,还不忘回嘴,“我都说了我错了,你还想怎么样!”

“啪!”佐昌勋对于张行的示弱“毫不领情”,“还顶嘴?”

“啊……哇呜呜……”张行终是受不了那疼痛,急得哭了起来,虽然嘴上还骂骂咧咧,“我***,别……打了……”

“啪啪啪!”听着儿子哭着还骂脏话,佐昌勋心里火冒三丈,以前都接受的什么教育?手上力道又重了几分,“那你错哪了?”

“呜呜呜…啊…”张行身后通红,肿得老高,疼的要命,趴在佐昌勋腿上哭得撕心裂肺……他怕了,确实怕了,以前从来没有人这样打他……张行支支吾吾地认错,“不……该骂人……”

“啪!”听儿子哭成那样,佐昌勋心疼,手下力道又轻了,“还骂脏话,跟谁学的都是?”

“啊……呜呜呜……”张行哭得跟泪人一样,“不骂……脏话……了……不打……”

“五下,让我以后再听到你骂脏话,就别怪我不客气!”佐昌勋虽然心里疼,但是语气并不友善,五下毫不留情的巴掌打在张行伤痕累累的屁股上,“啪啪啪啪啪!”

“啊啊……不骂了,啊……别打了,疼……”张行趴在佐昌勋的腿上,眼泪止不住地流,大口喘着粗气,屁股上一片深红色微微泛着青紫。

“行了,不打了。”佐昌勋松开手,把张行放回了床上。转身取了药开始替张行敷上,看着儿子身后的伤势……要换做从前,行儿哼都不会哼一声。怎么看着这小子嚎哭,自己心都软了?放在以前,他骂脏话自己肯定扒他一层皮……而且有这么疼吗?想着,佐昌勋开了口,“疼了?”

张行在床上趴了一会儿也缓过来了,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废话,揍的不是你!但是现在的张行也只能任由佐昌勋摆布,他现在动一下都疼!

“……”佐昌勋看见了张行的白眼,叹了口气,语气也温柔下来,“唉,爹打你,爹也心疼,我只是希望你,不要学坏。”

哼,打一巴掌给颗糖?我告诉你,我张行不吃这套!等我好……哎呦疼……等我好了,我就离开这个鬼地方!走着瞧!

佐昌勋看着儿子不说话,知道他心里闹别扭了。缓一缓也好,上完药,佐昌勋起身,出了房门,

“记住,你,佐景行,是我,佐昌勋,的儿子。”

楼主 潜有生  发布于 2019-01-15 18:08:00 +0800 CST  
爹爹的立威……

楼主 潜有生  发布于 2019-01-15 18:23:00 +0800 CST  
欢迎加入潜有生粉丝后援会(楼再开坑楼就剁手……),群聊号码:963921847

楼主 潜有生  发布于 2019-01-15 21:47:00 +0800 CST  
“诶呦喂,你能不能不要每天来烦我了,我说了,我不是你爸爸……呸!我不是你儿子!我也不想要爹,我不稀罕!”佐景行趴在床上,看着佐昌勋走进来,一脸不耐烦。

“把粥喝了。”佐昌勋没理会儿子径直坐在了床边,

佐景行咂了咂嘴,很听话地喝了,这个粥这几天他天天喝,特别好喝!

其实说实话,长这么大他还是第一次……被照顾得这么无微不至。以前就算生病发高烧,阿姨也不会陪在身边……

但那家伙打人!那家伙竟然敢打他?!?!从小到大,他都只有欺负别人的份,打架从来没输过……好吧,他没打过架,他都是挑唆别人打架,他在一旁看戏……从来没有谁敢对他动手!(确定不是因为你体质特殊,嗷嗷叫唤能把阿姨引过来?)算了,珍爱生命,此地不可久留,还是赶紧跑吧……

楼主 潜有生  发布于 2019-01-16 12:30:00 +0800 CST  
屁股上伤一好,佐景行的逃跑计划便正式启用了。

“诶哟——”佐景行捂着肚子从房里跑出来,“疼死了疼死了……”

外面站着几个小厮,都在忙活少爷院里的杂物事儿,此时团团围了过来,“少爷,怎么了?”

“肚子痛——我去趟厕所哈~”佐景行一溜烟就往外跑,钻进了茅厕……留下了一群不明所以的小厮。

“厕所是什么东西?”一个小厮纳闷地问。

“不知道。”旁边的摇了摇头。

佐景行在茅厕躲了一会儿,就开始偷偷往外溜,晃过了几个小厮,成功爬树从墙头翻了出去。

“呵~想留住我?门都没有!”佐景行一边甩着被跺疼的脚,一边嘚瑟。开玩笑,偷溜技能我从小练到大!

楼主 潜有生  发布于 2019-01-16 15:37:00 +0800 CST  
这还是佐景行第一次到京城的街道上,一下就被眼前的热闹吸引了,繁华谈不上,比起高楼大厦,这更像……菜市场……

耍猴的,舞刀弄枪的,唱戏的,变魔术的(专业点,人家那叫幻术!)诶,总之应有尽有,让佐景行眼花缭乱,兴奋的样子和他身上的穿着实在不搭。是啊,一身贵公子的打扮演着刘姥姥进大观园……引得众人纷纷侧目……

不知不觉,就到了中午,春天的阳光不算灼热,洒在人身上还暖暖的,佐景行站在太阳地里,贪恋着这温暖。

“咕——”肚子的一声哀嚎极为煞风景。佐景行揉着肚子,糟糕,出门在外,怎么忘带钱了呢?这的钱,应该叫银两?还是铜板?不懂……咋整,好饿……

走着,浓厚的饭香钻进了佐景行的鼻子里,抬头,一座奢华精致的建筑映在眸里,一块华丽的匾上提着三个字,嗯,什么鬼画符,不认识。

大不了给他们干活嘛!揣着21世纪的思维,佐景行踏进了京城最大的饭店。

“呦,客官一个人啊?里面请里面请。”店小二看见佐景行一身锦衣,连忙招呼着让他在正中央的一桌坐下,“客官要些什么?”

“有什么好的,上两盘来,再来点酒。”佐景行淡定自若地坐下,一点没有穷人的自觉。

“呸,什么酒,这么辣!”菜一上,佐景行就开吃开喝,只是原先喝的都是啤酒,粮食酿的白酒倒是喝不习惯……菜不错。

好酒好肉吃完了,佐景行正琢磨着如何开溜……“客官,十两银子。”小二笑着提醒他。

“嘿嘿……我知道,我知道。”佐景行陪笑着,眼睛一转,就往门口冲。

“诶,拦住他!”小二反应也是快,朝着门口的兄弟喊。立刻就有四个人冲上来按住了佐景行。

“卧 槽,你们开挂了吧!”佐景行嘴里骂着,虽然除了脏话,后面的他们听不懂。

楼主 潜有生  发布于 2019-01-16 17:17:00 +0800 CST  
哼!我自占沙发~

楼主 潜有生  发布于 2019-01-16 18:45:00 +0800 CST  
我一口气,码了好多一大半都结束了有预感,我第一篇完结会是这篇……

楼主 潜有生  发布于 2019-01-16 19:37:00 +0800 CST  
切,炸不出人来……算了,放文!

楼主 潜有生  发布于 2019-01-16 20:38:00 +0800 CST  
“想吃霸王餐,门都没有!”四人中的一人说着,便往佐景行的肚子上踹。

佐景行没想到他们会动手,虽然身手矫健,但毕竟是没打过架的人,没两下就被踹出了店门,撂倒在地,变成了单方面群殴。

佐景行疼得眼前发黑,眼泪直流,紧紧蜷着身子捂着头,胳膊,后背,腿,甚至肚子遭受着四人的狠踢猛踹。原本一身华丽的衣裳被地上的灰尘,鞋印弄得脏兮兮,失去了原有的光辉……周围围观的人越来越多,在一旁指指点点,却没人上前拦住这施暴者。

佐昌勋赶到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样一番景象。一下早朝,便赶回府瞅儿子,没瞅到,就听一小斯说少爷肚子疼如厕去了,不过时间有点长……如厕?跑了吧!佐昌勋立马怒气直冲头顶,“找啊!”

佐昌勋原本打算好好治治这个不安分的小子,可看见儿子被四人围着打,被人指指点点,怒气一下……转移了。什么人敢打我儿,吃了熊心豹胆了!

佐昌勋当着众人的面,抬脚掀翻了两个人,喝了一句,“干什么?”

楼主 潜有生  发布于 2019-01-16 20:39:00 +0800 CST  
“佐大人!”剩下两人一见佐昌勋,连忙停下手作揖,“佐大人,这家伙吃饭不给钱……”

“……记在本官府上吧。”佐昌勋愣了一下,原本的怒火却发不出来了。说着,低头去看地上趴着的儿子一副惨样,丢人,太丢人。

佐景行听到了佐昌勋的声音,暗道不妙,倒也没听清佐昌勋说什么,只想着起身赶紧跑,可身子痛得厉害,挣扎了半天也没能从地上爬起来。突然,身子一轻,便被人抱进了怀里。

“就算吃霸王餐,也不应当如此处理。何况,我儿为何要吃霸王餐?”佐昌勋一脸嫌弃地抱起脏兮兮的佐景行,抛下了这句话,便转身回府。

“那是佐大人的儿子?”路人甲一脸吃惊。

“佐大人为何会有这样的儿子?不是听说他儿子能文能武,挺厉害的吗?”路人乙。

“不知道。说不定那些都是假的。谁不往外面传点好的。”路人丙。

佐景行缩在……佐昌勋怀里,听着旁边人的小声议论,脑海里盘旋着佐昌勋那句“我儿为何要吃霸王餐”,心里很不是滋味。他儿子很厉害吧,能文善武……自己什么都不会,还,还让他被议论……他为什么要对自己这么好?自己明明,不是他的儿子……佐昌勋的怀里那么暖,比春天自己适才贪恋的阳光温暖许多许多……

楼主 潜有生  发布于 2019-01-16 22:16:00 +0800 CST  


楼主 潜有生  发布于 2019-01-16 23:09:00 +0800 CST  
佐景行红着脸趴在床上,身上被扒了个精光。佐昌勋看着儿子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心里揪着疼,好家伙,我还没舍得这么狠打呢!想着,一边上药一边骂,“跑?跑出去找揍呢?”

佐景行没有回话,头扭向另一边,他不知道他现在是什么心情。还上小学的时候,看着其他小朋友都有爸爸妈妈接,自己只能走回去,过马路,他们的爸爸妈妈都会牵起他们的手,把他们护在中间,自己依然还是一个人。他能感受到佐昌勋对他的好,他很,非常喜欢这种感觉,这种……有人护着的感觉。

只是……他从小就对父亲这个身份特别反感,他被父亲抛弃了……他身边的人,甚至有父亲因为施虐而坐牢的。施虐啊……佐昌勋揍自己算不算施虐?而且,自己什么都不会,也不配做他的儿子吧……

见儿子不说话,佐昌勋心里窝火,这家伙道句歉有这么难吗?不由得又吼了一句,“行,你跑,我就打断你的腿,看你往哪跑!”

佐景行心里一颤,抿着嘴忍不住落泪,打断腿啊……他不知道什么叫做气话,他当真了。所以,两天后,身子上伤好了些,被佐昌勋拽去书房的时候,佐景行内心是绝望的。

楼主 潜有生  发布于 2019-01-17 14:54:00 +0800 CST  
被摁跪在地上,被扒了裤子,被骂了几句,被抽了一藤条……疼痛使佐景行恢复了理智。他倒在地上,捂着屁股侧躺着,藤条抽过的地方如刀割一样的痛,他受不了。泪水滴在地板上,佐景行直摇头,“别打,求求你……”

“给我趴好!”佐昌勋铁了心想给儿子一点教训,命令的语气一点温度都没有。见儿子还那般躺着,便伸手去拽。

“我不,你别打……”佐景行挣扎了半天,又挨了两藤条,头发散了,衣服褶了,躺在地上极为狼狈,哭得那般撕心裂肺,那般,无助与绝望,“啊——哇——求你了,别打了……求求你,放我走吧……”

听着儿子的求饶全然没有了上次挨打的那般气焰,佐昌勋再也下不去手了,放下藤条,俯身坐到了佐景行旁边,没错,地上。“你就……这么想走?”佐景行的话让佐昌勋突然有了一种无力之感。

佐景行躺在地上抽噎着,“我——我不是你……”他本来想说我害怕,终究是改了口。

“我知道。”佐昌勋打断了佐景行的话,他听烦了,“我知道你不是我的行儿。曾经行儿那么乖,那么听话,怎么会是你现在这副样子。”

佐景行没再说话,只是接着掉眼泪,他疼……

“我也知道,我的行儿,已经死了。那会儿连脉搏都摸不到了,怎么可能还活着。”佐昌勋也没想佐景行能说什么,只是自顾自地说,“所以——你要是……真这么想走,你就走吧,天下之大,总有你容身的地方。唉,本来想着,你说你不是这里的人……算了,不说了,把伤养好,你就走吧。”

楼主 潜有生  发布于 2019-01-17 23:10:00 +0800 CST  
佐景行没有等伤好了再走,歇了一天,便从佐府出来了。明明是自己想要的,却怎么也高兴不起来。佐景行叹了口气,过去的事就让他过去吧!现在最要紧的事怎么填饱肚子。

“老板,你们这儿招人吗?”

“不招不招,不吃饭就别在这碍事!”

“我可以不要……”

“滚滚滚,找别的地方去。”

“哦……对不起,打扰了。”我可以不要工资啊……

吃了第三家饭馆的闭门羹,佐景行无助地坐在街边。面对着似曾相识的场面,他想笑。说脏话,喝酒,打架,偷偷跑出福利院……不过是为了掩盖罢了,掩盖那颗易受伤,而已经伤痕累累的心。

他没有要佐昌勋给他的任何东西,一天过去了,他还没有吃饭,身后叫嚣地疼,不过是三下藤条而已……却足以让这个少年疼出一身汗,疼出泪来。头越来越重,身子冷得打颤,眼前一黑,便倒在了路边。

楼主 潜有生  发布于 2019-01-18 17:47:00 +0800 CST  

楼主:潜有生

字数:10480

发表时间:2019-01-15 19:5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1-23 15:32:41 +0800 CST

评论数:31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