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长林之子(风起长林同人)

一楼献给度娘

楼主 lois繁星  发布于 2018-02-03 21:40:00 +0800 CST  
萧平旌终于还是在这至尊大殿之上对上了自己从小的挚友。刀剑往来之间,没有一丝情谊,全然是一场生死相博。他和萧元启,终于还是走到了这你死我活的地步。
长剑刺入元启身体的那一瞬间,萧平旌甚至不敢相信这入手的触感,这早已不是他第一次杀人了,他曾是让大渝闻风丧胆的怀化将军,他的双手,其实早就血迹斑驳,可他依旧慌乱的松了手。元启没有立毙剑下,他倒在地上,还勉强的撑着一口气。
满殿站着幸存的宗室朝臣,他们眼睁睁的看着萧平旌从地上爬起来,一步步走向倒在地上的萧元启。
“平旌……平旌”
“哎,我在”,无比简单又熟稔的对话,好像他们依然是多年前把酒言欢的挚友,仿佛他们刚才并没有你死我活的斗争。
“萧!平!旌!”元启终于还是没说出太多的话,慢慢闭上了眼睛。他是恨得吧,恨长林王府,恨萧平旌,恨他所有的一切,恨他幼时得两代帝王宠溺,恨他年少时飞扬飘逸,恨他军功赫赫,更恨他背负家恨却依然活得如此坦荡从容。
可最后闭上眼睛前,萧元启还是想起了一些幼时的事情,平旌是他在这宫城中唯一的朋友,是这捧高踩低的宫城里,他唯一的温暖。

楼主 lois繁星  发布于 2018-02-03 21:40:00 +0800 CST  
世人向来只相信自己所相信的,他们固执的认为莱阳王造反是因为自幼遗生反骨,从来没人想得过,其实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是长林王府的没落。
萧元启生来无父,那时武靖爷还在位,他还年幼,只知自己的父亲是陛下的嫡次子,却因恶疾去世,死后无牌无陵。他空袭了一个莱阳侯的爵位,从无采邑,宫中恩赏也是少之又少。虽然看起来依然是地位尊贵,但这金陵城中从不乏捧高踩低之人,他的日子依然过的步履维艰。
他就是在那时认识萧平旌的。
那年他九岁,奉旨入宫参宴,这种场合,寡居的母亲从不出席,只他一人,被礼部排在了宴会的尾席处。皇家宴会从来是王公贵族社交的重要场合,身边的人都要在交头接耳亲密攀谈,并无一人理会他。他也早已习惯如此冷遇,旁若无人的吃着面前寡淡无味的食物。
皇家宴会向来最重规矩威仪,可偏偏就有一个小子敢在这大殿之上上窜下跳,人人皆知,那是陛下的心头肉,长林王府的二公子萧平旌。据说他出生时,陛下根本等不得满月觐见,当天就亲自摆驾长林府探望,此间恩宠,无人能及。
他就是在那时来到他面前的,带着一脸人畜无害的笑,惊的一直专注食物的他一时竟没有反应过来。
“元启见过二公子”
“元启?哦,我知道了,你是三叔父的儿子”
萧平旌一句三叔父出口,带给萧元启的震惊更胜于前。从未有人跟自己提起过父亲,第一次听到如此亲昵的称呼,竟是来自于天之骄子的长林二公子之口。
看到元启一脸震惊,萧平旌把他又拉近些,轻声补充到“不要让陛下听到,父王说三叔父英年早逝,提多了陛下要伤心的。”

楼主 lois繁星  发布于 2018-02-03 23:42:00 +0800 CST  
也是一个需要人关怀的可怜孩子



楼主 lois繁星  发布于 2018-02-05 13:25:00 +0800 CST  
小番外
这是萧平旌人生中第一次如此真挚的感谢父王打了他板子,若非如此,他万万不会对那密道记忆如此深刻,甚至更大的可能,是他会得意洋洋的带着自己当时最好的朋友萧元启来长林王府参观。如果真是那样,如今他们又该逃向何处。
岳银川所指挥的长林大军攻城进行的非常顺利,不到两个时辰就已攻破城门,控制住叛军。从密道中出来的元时激动不已,到底还是个16岁的孩子,大悲大喜之间便如同幼时一般拉着萧平旌的手不肯松开,连声称赞平旌哥哥的智勇过人。看着大局已定,回头瞧着这立了大功的密道入口,萧平旌自然也是喜悦的,但八岁那年的记忆终究还是太过深刻了,想忘都忘不掉,甚至多年后的今天想起来,他都觉得后身隐隐作痛。

楼主 lois繁星  发布于 2018-02-06 00:57:00 +0800 CST  
老话说得好,七岁八岁狗都嫌。这句话用在普通人家的孩子身上,不过是父母调侃的一种夸张,可放在这位深受陛下宠溺的长林二公子身上,那简直就是写实。在萧平旌第八次拖了大黄的尾巴后,长林王府方圆二十里的狗见了他都绕着走。
可这七八岁的孩子哪里闲的下来,于是上房揭瓦这种事情也并不少见,甚至连长林王府最威严的书房,这位小公子都敢去捣捣乱。
那天,父王和大哥正好不在家,小公子呲溜就进了父王的书房。平日里父王从不许他在此处胡闹,可孩子的好奇心不就是越打压越高涨的吗?终于进了这平日里的“禁地”,小平旌激动的左摸摸右看看,拿出了他平日拆房的本事,一盏茶的功夫就把原本整齐的书房搞得乱七八糟,如同遭遇过洗劫一般。
在把架上所有的书都抖落到地上之后,一条粗大的铁链出现在了小魔头眼前,虽然还没有怎么用功读书,但小家伙好歹知道这铁链不该出现在书房里。强大的好奇心促使他一把抽出铁链,却意外的发现铁链的另一端连在墙上,凭着一股将门虎子自幼习武的力道,小平旌猛的一拉,书架瞬间左右推开,一扇门赫然出现在眼前。
王府里居然有密道,小少爷快被自己的新发现激动疯了,不过还没等他进那密道一探究竟,就被自家父王提着领子揪了出来。
萧庭生看到眼前景象之时,真是心脏都漏跳了一拍。那条密道是当年师父与父皇的绝密,后来父皇正位东宫后,师父就吩咐将它填了,是他求着黎舵主和列叔叔只象征性的封了门。师父以逝,他不想再失去任何能代表他存在过得东西。可这密道到底是见不得人的,当年靖王府中尚且只有父皇,列叔叔与他三人知晓。时至今日,列叔叔与黎舵主殉国,也就只有自己一人方知这密道并未封死,几十年了,今天居然让家里这个猴崽子给翻了出来。萧庭生觉得自己惊怒之下,以及出离愤怒了。

楼主 lois繁星  发布于 2018-02-06 08:37:00 +0800 CST  
不行我这个强迫症犯了,我要把最后一段删掉重发。

楼主 lois繁星  发布于 2018-02-06 10:50:00 +0800 CST  
微改治愈强迫症。
完全无视眼前这猴崽子得意洋洋的表情,萧庭生赶忙回身将书房门紧紧锁上,幸好他平日里就多次吩咐过,书房重地,如无召唤不许家人前来,而这小东西也是甩了小厮才跑来的,倒是并没人看到这一幕。
小平旌原本的激动心情从父王锁门开始就一扫而光了,他就是再傻,也知道父王锁门准没好事,可惜他反应过来也无处可逃,只能可怜巴巴的盯着自己父王的眼睛,把自己缩成一只团子。
萧庭生却并不理他,只是把密道合上,将地上的书一一捡起归位,直到表面上再看不出痕迹,才从书架上拿下了家法板子。
看着父王拿板子,小平旌慌得不行,强大的求生欲让他跳上书桌就准备跑路,可惜他都没来得及跳上去就被自家父王一把拖了下来。
等他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被父王按在腿上扒了裤子,光溜溜的小屁股就暴露在父王的板子下。他吓得浑身发抖,可惜父王却像没看到一样只管抡着板子狠狠地揍他,板子噼噼啪啪的在屁股上炸响,痛的小家伙嗷嗷的乱叫,可他叫的越响父王的板子就落得越狠。
大约打了二十几板子,小平旌的屁股被打的通红通红的,肿起了一指的高度,萧庭生放下板子,改了巴掌来掌掴。小儿子在怀里瑟瑟发抖,他也心疼,可这小子无法无天的性子也早该教训了,更何况这密道之事万不可被他人知晓,若不让这小子知道厉害,怕是明天全金陵的人都要来长林王府排队参观了。
长林是将门,萧庭生的巴掌打在平旌已经被揍得红肿的屁股上其实也并不比板子好挨,而平旌挨了这狠揍,也不敢再大哭大闹,只是握了父王的腰带,把头埋进父王怀里默默啜泣,屁股上还挨着巴掌,他不敢放肆。
小孩子挨不得太重的打,萧庭生眼瞧着打的差不多了,便从怀里把小东西揪出来,避着伤处揽在怀里。
小家伙抹着眼泪偎在父王胸口,红红的眼睛委屈巴巴的看着自己的爹爹。看着小儿子想撒娇又不敢的样子,萧庭生觉得自己所有的火都没了。
摸了摸小儿子满头大汗的小脑袋,萧庭生也盯着小家伙的眼睛。
“知不知道爹今天为什么打你?”消了火的长林王连说话的语气都放软了。
小家伙忙不迭地点点头,还伸手摸了摸自己被打的小屁股,好痛好痛。
“说说”
“因为平旌不乖,弄乱了父王的书房”
“还有呢?”
“打开了父王的密道”,看着父王刚才如此紧张,萧平旌也能猜到,父王是不想别人知道那密道的存在的。
“平旌,你知不知道为什么父王书房里有密道但不能让大家知道?”
小家伙摇了摇头,他的小脑袋哪里能想这么复杂。
萧庭生笑了笑,又呼啦了一把小儿子的脑袋。“那是父王小时候藏糖吃的地方,所有人都不知道,可父王现在是大将军了,让别人知道了会笑话父王的,平旌希望父王被别人笑话吗?”
小东西赶忙摇摇头,才不要,父王是大英雄呢。
“那你不准告诉别人,知道了吗?”
“连大哥也不可以吗?”
“谁都不可以,这是父王和平旌的秘密。”
小孩子总是容易哄得,听说自己和父王有一个连大哥都不知道的秘密,瞬间就笑开了花。
“平旌一定帮父王好好保守秘密,连大哥都不告诉,父王我们拉勾勾”
哄完了孩子,萧庭生把手伸过去包裹住孩子刚挨了揍的小屁股,摩擦按压下,小家伙又发出了嘶嘶的声音。
“知道父王今天一共打了你多少下吗?”
平旌摇摇头,挨打那么痛,他哪里能数清。
“25下板子,25下巴掌”
小家伙瘪瘪嘴,怪不得这么痛,原来父王打了他这么多下,父王一点都不疼他了。可是,好吧,看在是自己先做错事情的份上,他就不去跟皇爷爷告状了。
“平旌”,萧庭生把小孩子的头掰过来,要他直视着自己的眼睛。“密道的秘密只有父王和平旌两个人知道,如果平旌告诉别人,下次父王就罚平旌六十板子,狠狠地打,打的平旌屁股开花,记住了吗?”


遥远的往事如今竟还是如此历历在目。身边的人川流不息,勤王之事还远远没有结束。刚刚副将来报,叛军已被围困宫城,接下来,他还有很多事情要做。
萧平旌回头再看一眼那密道的出口。父王,平旌还是没有乖乖听话,还是让别人发现了父王的秘密,可惜这回平旌瞒都瞒不住了,您在天上,一定是看的一清二楚了吧。
父王,平旌知错了,平旌认罚,您别生气,等剿灭叛军,平旌自己回来领板子,您放心,一下都不会轻。


番外完。

楼主 lois繁星  发布于 2018-02-06 10:51:00 +0800 CST  
说点题外话
平旌的确不能再回朝堂了,不单单是他有招募万军的能力。那条密道已经出现,早晚也是有心人的话柄。
长林王府,赫赫威名,老王爷一生都清明坦荡,这样的王府中,却有一条秘而不宣的密道。
知道靖王和梅长苏关系的人大多都已过世了,这条密道最后归在谁身上,会被安一个什么样的名头。细思极恐

楼主 lois繁星  发布于 2018-02-06 12:33:00 +0800 CST  
接受一次番外点梗,有想法的朋友可以在下面留言

楼主 lois繁星  发布于 2018-02-06 20:32:00 +0800 CST  
番外2
全金陵的人都知道长林王府的二公子今天又惹祸了,他在大街上和前安边将军的大公子痛痛快快的打了一架,掀翻无数摊铺,打的鸡飞狗跳。
而打架的结果不用说,受教于琅琊阁的萧二公子什么时候吃过亏,打的对方鼻青脸肿不说还逼着对方当街跪地求饶。
这么大的动静,怎么可能不惊动巡防营,可闻讯赶来孙统领只想表示自己从来没有来过,什么情况,难道他还能把二公子拿下不成。
正在为难纠结之时,长林王府的马车恰好经过,下朝的老王爷看到自家的小儿子双手叉腰,身前跪着一个鼻青脸肿的人。待他弯下腰仔细看出那人是谁后,一刹那间急火攻心,不由分说就站起身来当众狠狠地扇了小儿子一耳光。

楼主 lois繁星  发布于 2018-02-07 00:15:00 +0800 CST  
萧平旌被父王的这一举动惊呆了。父王一向严厉,他是知道的,他也清清楚楚的了解父王所有的忌讳。可今天这件事,他丝毫不认为自己做错了,他也相信父王不会混淆黑白。动手前他曾经想过,要回府主动向父王和大哥解释来龙去脉,他也明白自己的做法并不恰当,所以就算最后父王依然会狠狠地责打他,他也认,谁都不能让长林王府扣上个纵子行凶的帽子,他明白的,他早已做好了回府挨打的准备。
可父王的经过在他意料之外,那一耳光更是让他震惊。自他12岁上琅琊阁,四年了,他的反应速度少有人能匹敌,他亲眼看着父王低头看清那人身份后向他走来,他能清楚感觉到父王的怒火,他看着父王举起了手,身为人子,他知道自己不能躲开,所以,他任由那一巴掌狠狠地扇在他脸上。
一切都说来可笑,一直信奉打人不打脸的父王居然为了这么个东西在这大街上狠狠地扇了他一耳光。之前满肚子的解释都消散了,萧平旌知道了,这件事情,他没有解释的余地了。父王也许根本就不想了解什么真相吧,他只相信自己所见所想,长林王府的二公子,纨绔不化,在天子脚下众目睽睽之中肆意殴打他人,甚至光天化日之下对前方殉国将领的遗腹子大打出手,罪大恶极,理应严惩不贷。萧平旌抬眼看向长林王的眼睛,不躲不闪,父王,这就是您心中我的罪名,是吗?
而此刻的萧庭生怒火中烧,根本无暇顾及小儿子的异常,他只是一脚踹过去,要萧平旌回府跪在小祠堂待罪,然后吩咐下人安抚周边商贩。
“儿臣,遵命”,似乎没有一丝不妥,萧平旌跪下来行大礼,当着所有人的面在这大街上下跪叩首。然后站起身来,一个人回到长林王府去。
早已闻讯等在大门口萧平章和蒙浅雪就只看到了一个失魂落魄般的萧平旌,脸颊上带了红肿,却依然努力挤出一丝笑容来安慰兄嫂。
16岁的孩子还没有经过什么大风浪,此刻,父亲的一次不信任就足以让他自暴自弃。

楼主 lois繁星  发布于 2018-02-07 09:15:00 +0800 CST  
老王爷一进门就怒气冲冲的传了板子。
不再是书房中的家法板子,而是别府中用以训责下人的家杖。
说也奇怪,这金陵城中从不缺贵人府邸,可每家每户都是以大杖责打下人,自家子弟犯错不过戒尺之类的轻刑而已。
只这长林王府,对下人几乎从不苛责,犯下大错也最多不过发放银钱,驱逐出府。若是寻常小错,往往不过几句斥责,少有皮肉之苦。老王爷待人极其宽厚,唯独二公子总是动辄得咎,时常遭老王爷家法伺候,棍棒捶楚。久而久之,这府中的家规家杖竟似只为二公子而设一般。
板子和长凳就摆在小祠堂外的院子里,老王爷下了令,先责二公子五十大板。元叔早已驱散了所有人,并严令东青守卫四周除了不许任何人靠近,老王爷连世子的求情都不认,二公子这顿打是铁定逃不过了,他极好面子,他们都知道的。
此时,小院里只有老王爷,萧平旌和两个留下行刑的下人。老王爷下了严令,他们也只好将二公子压在长凳之上。长林王府的规矩,责打男儿棍棍到肉。今日的二公子出奇的配合,无论是他们将他按下,还是掖起他的衣襟,甚至褪下他的裤子他都并不反抗,当然也不发一言。
板子高高的举起,重重落在萧平旌的屁股上,只两板便已使他臀峰泛红。下人不敢放水,倒不是怕老王爷责罚,只是他们也曾因心疼二公子而下手轻些,当时老王爷不发一言,却在打完后吩咐重头打过。因为他们的不忍,二公子那次多吃了很多苦,虽然事后并无人责怪他们,他们也是不敢再放水了。可这回,他们下手根本不轻,老王爷还不断强调要他们重重的打。

楼主 lois繁星  发布于 2018-02-07 12:49:00 +0800 CST  
征集一下意见,这个番外大家是希望打几下就被叫停还是把五十板子狠狠地打完……

楼主 lois繁星  发布于 2018-02-07 22:14:00 +0800 CST  
东青站在院外,听着里面不断传出板子着肉的声音,紧张的手心出汗,胸中似乎压了一口气喘不上来,只得将手中的佩刀捏的更紧些。
行刑的下人也是满头大汗,这长林王府中主子们从来不摆架子,待他们都极其温和。尤其是二公子,自诩江湖人士,连吩咐都少见,而每每宫中赐下什么珍馐美味,也并不介意与他们一起分享,府中下人的孩子们更是整日与二公子疯在一处,跟着二公子屁股后面要糖吃,要二公子抱着到处去玩,满口哥哥,哥哥的叫个不停。
他们都还记得,上一次二公子挨了板子下不得床,他们的孩子拉了他们的衣角责怪爹爹为何要打哥哥。
最后还是二公子忍了伤痛为他们解围,脸色苍白的抱了他们的孩子哄,“不是你们的爹爹要打哥哥,是哥哥犯了错,哥哥的爹爹要罚的”。
为二公子掌刑,他们心里本就是一百个不愿意。
可老王爷令出必行,再多人心疼不忍,这板子照样一下下着实的落在萧平旌的屁股上。
不过二十板,臀峰处就已浮了血。
萧平旌只是把头深深地埋进两臂之间,他不喊不叫,任板子在臀间重重打落。今日之事,他不认为自己有何错处,可还是被父王按在这里剥光了裤子打。谁也看不到他满头的汗珠和苍白的面色,只是行刑之人从他绷紧的肌肉和不断的轻颤中才能体会得到,他其实忍得非常辛苦。
后身不断传来板子落下掀起皮肉的剧痛,臀间不过巴掌大的地方,反复捶楚,怕是早已皮开肉绽了吧。也对,不将他打个半死,父王怎么对得起前安边将军呢?
父王的教训不断在耳边炸响,他又何尝不明白,安边将军生前是父王的副将,十年前于甘州殉国。他的妻儿遗孤,自然可得朝堂恩养,而父王,也是每逢清明祭日都嘱咐他大礼参拜。他今日当街打了烈士遗孤,父王怎么可能轻饶他。
板子重重抽落,山呼海啸般的疼痛贯彻全身,萧平旌的臀腿处早已无可下手之处,受责最重的两个臀瓣更是血肉模糊,现在,只是一板一板盖着伤口打罢了。
偏偏这琅琊阁的内功心法独步天下,重刑之下板子越打人竟是越发清醒,萧平旌忍不住开始想他挨了多少板了?怎这板子竟似无休无止似的。

楼主 lois繁星  发布于 2018-02-08 11:08:00 +0800 CST  
待最后一下板子落下,萧平旌才堪堪喘了一口气。
萧庭生眼看着小儿子被剥光了裤子打的屁股开花,心里本也不免心疼,寻思着这打也打了,给儿子个台阶下也就是了。
“萧平旌,你知道错了吗?”
“……”,不知为什么,平日里最是会插科打诨的小儿子今天竟是惜字如金。无论任何责打斥骂都并无一分悔意与解释,萧庭生火又被拱上来了。
“你没错是吧,行,再给我打五十板子,我就不信今天撬不开你这张嘴。”
萧平旌闻言又咬紧了牙关,板子再一次在臀间抽落,比之前更疼。皮开肉绽的臀瓣此时就是落上一根羽毛也难以忍受,更别提这下了狠手的板子了。
下人们心里也是暗暗叫苦,这二公子平日里最能看来眉高眼低,怎今日就生生往老王爷的枪口上撞。
不敢往腿上多打,腰部也是脆弱的紧。这板子的最佳落点,偏偏就是那被打的惨不忍睹的臀瓣。
都说这屁股肉厚抗揍,家法也多是打屁股,可打成萧平旌如今这样,又再能往哪儿下手呢?

楼主 lois繁星  发布于 2018-02-09 08:50:00 +0800 CST  
打完了打完了,下面不打了

楼主 lois繁星  发布于 2018-02-09 08:56:00 +0800 CST  
好在这回的板子并未打完,宫里的圣旨就到了。
原来长林王府留下赔偿各摊贩损失的小厮拿着银钱挨家挨户上门却无一人愿意接受赔偿,所有人众口一词,说是长林二公子救了他们的命。
小厮见差事完成不了,正准备打道回府,却正巧遇上巡防营的孙统领在访问人证。两厢查问下才知,安边将军的大公子一向霸道,府前街巷的小摊小店都时常被其欺凌搜刮,只是事情没闹大,普通百姓也不愿得罪贵人,只得忍气吞声。
今日这大公子看上了街前卖梨老头家的小姑娘,非要抓她入府为妾,那小姑娘才刚刚十二岁,与爷爷相依为命再无其他亲眷。
老人自是不从,却招来拳脚相加。同街的街坊自然不能袖手旁观,可却一一被打骂威胁,萧平旌刚好路过,自然不会容忍,一来二去,就成了老王爷看到的那一幕。
此事说大可大,说小可小,但到底牵扯皇亲国戚。孙统领连忙命人向荀大统领禀报。
正巧荀大统领驻守宫城,陛下多问了一句,这民间纠纷便上达天听了。陛下当即下旨,将一应人证暂留巡防营,由荀飞盏负责查问,同时召令安边将军公子与长林二公子入宫对质。
萧平旌挣扎着从长凳上下来,忍痛接了旨。陛下召令要他立即入宫,他便连处理伤口上药的时间都没有,硬生生提上裤子换了冠服,与父王一道入宫面圣。
入宫的马车上,萧平旌疼的七荤八素本就无意说些什么,萧庭生也是气小儿子今日的冥顽不灵,父子二人竟是一路无话。
正阳殿上,事件脉络清楚明晰,再加上荀飞盏拿回的证词,当场陛下就褫夺了安边将军公子的一应特权,命其离京反省,十年内非诏不得入京。
这对于下层的平头百姓自然是天大的好消息,萧平旌也很高兴,只是他的伤到底是重了些,将就着行完大礼,就伏在地上再难爬起来了。
萧歆赶忙让宫人将他扶至偏殿,又召了张太医为他探伤。
萧庭生被陛下留在了这正阳宫中,他自是知道今日屈打了小儿子,陛下定是心疼了。
萧歆也有意想与王兄谈谈,平旌的性子确实应当给他改改,只是王兄此次下手到底是太重了些。

楼主 lois繁星  发布于 2018-02-09 10:44:00 +0800 CST  
这个番外怎么这么长,废话太多情节半天推不动

楼主 lois繁星  发布于 2018-02-09 14:47:00 +0800 CST  
预告一下,后面的部分还需要发四次

楼主 lois繁星  发布于 2018-02-09 14:52:00 +0800 CST  

楼主:lois繁星

字数:95459

发表时间:2018-02-04 05:4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4-14 15:25:13 +0800 CST

评论数:320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