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端方



楼主 doer无咎  发布于 2018-03-25 17:05:00 +0800 CST  
我好像还是没放文案。
算了不管了。

楼主 doer无咎  发布于 2018-03-25 17:06:00 +0800 CST  
伪末世,不太长。有点小紧张

楼主 doer无咎  发布于 2018-03-25 17:08:00 +0800 CST  
浓云密布,寂静的城市废墟里依稀穿梭着几个人,其一发现了一袋面粉,惊喜的小声叫,

抬起头准备告诉队友,却见一具腐烂的身躯狞笑着看他,手里拿着一截带着他朋友腕表的血淋

淋的胳膊。


时值末世,杜家出了杜庚子这么一个纨绔草包,气数算是到头了。

杜家小少爷杜庚子崇拜一切强者并引以为荣,他崇拜名单上第一号就是小表叔周清。他软

磨硬泡杜父三个月劝得杜正嘉动了天大的关系把他送进周清所在的特种部队里当个队员。

可即使千方百计地到了队里,杜庚子也不敢主动见周清,他有点憷周清。好吧,怕的要

死。

周清想不明白杜家怎么就搞出了这么一个混账儿子,连着杜父也跟着胡闹,好好呆在列御A

区过个舒坦日子不好吗,非得进他这个刀里舔血的军队里。谁叫杜父坚持呢,周清最终松了

口,放人进来了。一直没见着杜庚子,周清也不去找,周清知道,杜庚子怕挨打。

自从三十年前丧尸病毒爆发,十年混战,十年洗牌,十年征伐,现在的地球分为十六个

区。列御,防御,镇守,冲锋四域每个下辖四个区。列 御A安全等级最高,说句不好听的话,

活在这区里的人都是要员,这辈子不愁了。再难听点,足以醉生梦死。

杜家小少爷打出生起就没见过战乱,别说丧尸了,连小偷都没。要不你以为他为什么喜欢

强者喜欢英雄呢,图一刺激。

杜庚子从小到大就怕过一人,就是他小表叔周清。在谁都让着他宠着他的时候,他一次点

火在花园里,差点烧死了老杜家十几口人。当时没什么事,过了半月大他七岁的周清趁一次休

假把他关进小黑屋里用军用皮带连着抽了他三天,屁股不能再打了打小腿肚,再打脚心手心。

周清就用他那冷淡平静的声音命令杜庚子抬起腿,绷紧,用带着薄茧的手捉住纤细的脚踝,再

狠狠抽一皮带。听的一声惨嚎。最后一天杜庚子实在撑不住,周清便解了绳索,杜庚子跪倒在

地上,周清脚踩着杜庚i子的腰抽他。躲,不存在的,周清堂堂特种队队长还能让一个纨绔小公

子给跑了?但估计人逼急了都有几分潜能,在周清的强势镇压下杜庚子还是奋力往前位移了几

米。三天结束,周清淡淡的撂下一句话,“你不知错,我帮你知。你记住,你之前所做的事是你

的底线,如果你再过线,后果自负。如果你认为你付得起的话。”随后便走出了房间。那时的周

清年少气盛当真是看不上这个小外甥,就像杜父请他劝劝杜庚子时他当真只是轻飘飘应下讲了

一句绝对纠正,杜庚子十七年的人生就头一次感受到了绝望。

为这这么一顿打,杜父跟周清吵了三天淡了这门亲戚,虽然他也挺惊讶儿子伤好之后果真

再没有作威作福胡搅蛮缠和此方法的有效,但更多的是心疼和后悔。

可能人就是贱吧,挨了那么一顿打躺了一个月才彻底好全乎的杜庚子算是崇拜上了周

清,一天到晚小表叔小表叔的叫。杜正嘉再怎么想淡了这门亲戚也架不住儿子上赶子似得粘人

家啊。只好三不五时便打听打听周清什么时候休假把人叫过来。

周清之后几年倒是很少下狠手揍杜庚子。往往看着什么不对了,都不用抬手,就单单放

一个冰冷的眼神就能吓得杜庚子抱头蹲在地上。

躲得过初一躲不过十五,杜庚子赶着非饭点的时候去吃饭时,在半路上回头一扫竟看到了

周清。这厢是撒腿就跑啊,结果不出三十步给人拦住,抬腿就是一脚踹在大腿上,杜庚子跌倒

在了地上。抬头嘴唇发着抖的叫人,“小,小表叔”

周清冷冷的看着杜庚子,“为什么来这。”杜庚子不说话。“说!”带着怒意的鞋尖踹上杜庚

子的臀。杜庚子惨叫一声整个人向旁边呲了十几厘米,如虾米一样蜷缩起来又伸展开,一手虚

虚的扶在被踹的几乎拧在一块像要痉挛的臀上就地打滚。半响说不出话。

“小表叔,我,我想跟你一样,成为强者,强,求求你不要赶我走。”杜庚子话尾带着浓

重的哭音。明显不对号的军服衬衫被汗打湿了一块,露出的细瘦胳膊肘和裤段下蹭红的颤抖的

脚踝无不彰显着说这话的人的口不对心与自不量力。

周清气笑了。

楼主 doer无咎  发布于 2018-03-25 17:10:00 +0800 CST  
周清踱到杜庚子旁边居高临下的冷冷的注视着还没缓过劲来的杜少爷。杜庚子抬头与周清对

视。同一身军装,周清穿了就是既冷漠又精干带着一股子禁欲的精英,杜庚子穿了怎么看怎么

一个不听话的小孩偷穿了大人衣服。

杜庚子疼的厉害想哭出声,却不敢让周清察觉借此为由打发他回家,哭的急了抽不上气

时才发出一声压抑的嘶鸣。手指沾了灰,杜庚子便哽咽着用手背擦泪。

周清等他缓过来一些,冷漠的嗓音响起,“起来说话。”杜庚子是有一些洁癖的,身上有

不干净的东西就不爽利,可这会衣服上沾满了灰尘也没敢抱怨一句。乖乖的爬起来。

半蹲半起时用力,刺激肌肉,刚那一块臀肉生生又拧在了一起,疼的杜庚子说不出话

来,行将倒下之时还好周清眼疾手快,一把捞住了他。单手托着杜庚子的细腰,另一只手给杜

庚子把身上的灰拍拍后,便用力揉上了刚刚那块纠住的臀肉。杜庚子顿时把头埋进周清怀里。

“为什么过来这里?”周清松开杜庚子,让他站直了。

“我,我想变强,还,还想保护人民,成为像小表叔一样的强者。”杜庚子唯唯诺诺的

说。黑黝黝挂着水的大眼睛忽闪忽闪的,真诚极了。可周清就是能从那之中看出口不对心来。

周清抬手作势要抽他嘴巴。

杜庚子嗷一声抱着头蹲下。

“我我我我说实话,表叔别打我。”

“说!”

“我,我就是想看一眼丧尸长什么样……还有还有我想去抓恐怖分子,就最大的那个恐怖

组织N兔。”杜庚子举起双手做投降状,眼睛看着周清的鞋尖来回晃悠。他还是没说实话,他其

实是想多和他最崇拜的小表叔在一起。

周清眼里闪过一丝骇然,“就是为这个?啊?”看到杜庚子小心翼翼的点头,周清怒不可

遏,“就为这个你就求着杜正嘉把你从列御A送到镇守B来?所以你就走关系进我队里?所以你

就胡编乱造瞒了所有人你真实的目的,让大家都觉得你是真心报效誓死守土的?我真是看错了

你。你真该被塞回你妈肚子里再呆十个月,不,最好不要出来。现在,立刻,马上***。”

杜庚子不动,眼泪一颗颗往下掉。砸在地上圆圆一个印。

周清不可怜他,带着薄茧的掌心抽在杜庚子额头上,反手抓住杜庚子的头发把人揪到

自己眼皮底下,冷厉的目光如有实质,“杜庚子,我问你,你懂不懂事啊?嗯?”

杜庚子两手扳着周清的手却扳不开,吓得一抽一抽的抽泣,两腿不由自主的发软。吐

出的话却是最硬气的一次,“我,我不管,我凭自己爸本事进来的,我,我就要留着。”天知道

只要周清在一抬手杜庚子就会哭着跪倒在地上哭唧唧的求饶认错乖乖滚回杜家了。可周清没

有。周清只是带着怒意的骂了一句,“混帐东西!”

然后松开了杜庚子头发,后退一步歪头看着杜庚子,目无表情的说,“好吧,你留着

吧。”转身便走。

楼主 doer无咎  发布于 2018-03-25 17:13:00 +0800 CST  
那一瞬间周清是真的想过不管杜庚子了,这里随随便便一个队员都能豁出性命怎么他老

杜家的就不行了?是他杜庚子不识好歹三劝不回头的要来送死怪的了谁呢?但当身后传来杜庚

子不知所措又害怕,像只迷了路找不到依赖所在的幼崽一样的哭嚎和停顿了一会就磕磕绊绊追

上来的脚步声时,周清犹豫了。

便放慢了脚步让哭的难受的杜庚子能跟得上,听着杜庚子一声声的道歉哭着说对不

起,把人还是带到了自己住处。

楼主 doer无咎  发布于 2018-03-26 18:43:00 +0800 CST  
茶几干净而明亮,黑色极具质感的茶壶盖子放在一旁,壶里是一半茉莉花。

房间不大,但应有尽有。

周清率先进门,进来便坐在床上,等杜庚子进来令他带上门。然后就靠在床头被子目无表

情的盯着杜庚子。

杜庚子不敢轻举妄动。

约莫十来分钟吧,杜庚子能乖乖站着的最长时间。周清开了口,“软软,你过来。”杜庚子

过来坐下。周清审慎询问,“软软,你是真的想留在这吗?”“是的是的,我一直就…”周清打

断,“好,军队很苦,我这是特种部队,只重不轻,你想好了?”“呃,呃呃,我是文职嘛,想

来可以的。”

……沉默。

“我不劝你了。收拾东西,你跟我住一个屋,待会儿去叫叶昔阳几个抬一张床来,你去帮

忙。”“好好好。”“去吧。”周清目送着杜庚子出屋,英俊而沉默的军人躺在床上,短暂的阖上

了眼睛稍事休息,脑海里略略过了这几年的的腥风血雨,和那个让人心惊的眼神,那个说“万里

无云。”得人。

杜庚子那里认识什么林昔阳和他的朋友们呀。来这么久尽偷摸藏着了。他转到训练场上

去,看见一群群的挥汗如雨的青年,不由打了一个响指,“娘的,肯定就在这了。”

杜庚子手插了腰大喊,“叶昔阳—和你的朋友们—快来啊!!”风猎猎作响,差点没把杜

庚子腰吹断了。

百十来号人一起回头看向杜庚子。

“叶昔阳叶昔阳叶昔阳你给我出来啊啊啊啊啊!”杜庚子前仰后合的喊。

只见小十个比杜庚子高半头的人面色不善的走出来,杜庚子仰头瞅他们,“看什么看啊?

啊?没见过关系户啊?对我是周清小表侄怎么了,我想低调点你倒是别看我啊,叶昔阳呢?哪

位啊。”

回应他的是最高的那个人猛的一搡,杜庚子就跟上了下坡的滑板车车一样往后连续的后退

最后一屁股坐在了地上。丢人丢大发了。

推人的李柠也愣了一下,转而恶狠狠的盯着杜庚子说,“小子,你谁啊?”

旁边的人看好戏。

杜庚子着了,他来找个人他干什么了他就被人这么一推,他除了周清那还没受过什么委

屈呢。一骨碌爬起来,瘦弱的肘子又磨红了一大片,随着风吹若隐若现。“你谁啊?我找叶昔阳

跟你什么事了?我还就叶昔阳叶昔阳了,我还小叶子小叶片呢?嗨,怎么着?”杜庚子恶狠狠的

瞪着大李。

“小崽子你跟谁在这你的我的,家里大人没教过你怎么叫人啊,叶副队是你能随便叫的

吗,还还小表侄,我还小舅子呢。你那个人带的,没规没矩的”

“啧,您属狗啊,多管闲事。”

大李蹭的一下就火了,挥着拳头就要跟这个狂徒练练,嘴里咆哮着,众人劝拦的时候一

脚踹上去。杜庚子嘿嘿一笑,趁着人拦瞅准时机一巴掌抽在李柠脸上,笑骂了一句孙子。李柠

愣了一秒,眼睛血红的发狠挣脱了人群,一拳就揍上来,被杜庚子下意识的躲了过去,擦着脸

挨了一下,皮肤瞬间就红了。

杜庚子撒腿就跑,“哇啊救命啊杀人了,我是周清小表侄不要打我啊啊。”

撞进了一个人怀里立马开始大叫,“嗨,我是周队长小表侄,我我那个人要打我,你拦住

他拦住他,我给你升职。”

温温柔柔的声音响起,“谁要打你呀?”

楼主 doer无咎  发布于 2018-03-26 18:45:00 +0800 CST  
欢迎留言呀

楼主 doer无咎  发布于 2018-03-26 18:47:00 +0800 CST  
男人搀起来杜庚子,扶他转身,“来,告诉我,谁要打你啊?”李柠远远的站在一边喘着

粗气,恶狠狠的眼光威胁着杜庚子。杜庚子一扁嘴,把手指向李柠,“是他是他,出言不逊在

先,挥手打人在后。”杜庚子发现站在他身后的人是个领导。

男人琢磨了一下这句话,看着李柠,“既然如此,那就责你二十军棍,你可服气?”李柠

脸都红了,“副队,我不是,我没有,我凭什么,妈的是这小子先骂得人。”

杜庚子反咬一口,“嗬是嘛?我骂你什么了,你一口一个爹呀娘呀的,我就问你我骂你什

么了?”李柠一时还真想不起来,气的就要冲过来打他。叶昔阳淡淡的声音响起,“四十。”李

柠老实了。杜庚子于是知道这就是叶昔阳,“叶哥好,我是周队长的小表侄,谢谢你帮了我

啊。”叶昔阳笑笑,“没事的,我听周清说起过你,是个可爱的好孩子。”是个干啥啥不行的草

包。杜庚子腼腆的笑了笑。叶昔阳便主动提出搬床的事,临走时状似无意的对喝茶的周清提了

句他为着李柠出言不逊的事打了四十军棍。顺便给了他一只播放器。周清点点头表示知道了。

傍晚。

周清停止了播放器,今天训练场上的情况一览无余。杜庚子猛地退了一步。

寂静中结束了一刻钟。水杯里的茉莉还在因为刚那一阵打闹一小圈一小圈的游泳。

周清站起身活动活动手脚,低头扫向紧紧抱住自己蹲在床脚的杜 庚子,“有解释吗?”

杜庚子的眼睛热的快要流汗了。

“看来没有。”

周清就问,“你来告诉我,你骂了李柠多少句呀?”

杜庚子抖了起来。

“你哪只手打的李柠啊?”

床也抖起来了。

“跑的挺快嘛?”

杜庚子虚脱的摔在地上,瘦削的肩胛骨直直砸了一下,杜庚子咬住了内唇。听到鞋子踩

在地上一下又一下的声响,他抱住了头。

“跪起来。”

窗帘被拉上,刺眼的灯光。周清站在杜庚子的背后,冷冷的吩咐,“自己掌嘴。”杜庚

子不可置信似的扭头看周清,那对漂亮的大眼睛盛满泪水和害怕。在周清坚决的眼神下又举起

手,轻轻,轻轻的在自己的嘴巴上打了一下,像是自己给自己最古老的吻手礼。

周清古怪的笑了,“自己这么怕挨打,还要招惹别人。”

楼主 doer无咎  发布于 2018-03-27 22:40:00 +0800 CST  
我能怎么办呢?我也很绝望啊……

楼主 doer无咎  发布于 2018-03-29 18:42:00 +0800 CST  
“软软,我帮你改。”周清说着坐在床上,让杜庚子面向自己跪着。

“抬起头。”杜庚子想起了在小黑屋被支配的恐惧,也想起了违逆的下场,乖乖抬起

了头。

“嘴巴微微撅一点。”“呜呜呜呜小表叔……”杜庚子叫了今天下午的第一次人,边叫边

把白净脸颊上红润的玫瑰微微嘟起来一点。

周清举起右手,伸到杜庚子唇边,杜庚子把头蹭上去蹭了两下,见周清没有反应只好

乖乖的亲吻那带着茧的掌心,把冰凉的眼泪糊上去默默的讨饶。离开的一瞬间,周清的指尖狠

狠抽了面前这个亲吻他的嘴巴一下,火烧火燎的感觉倏然而起。杜庚子捂住了自己的嘴巴,呜

呜的哀鸣,弯下了腰。

“抬起头。”冰冷的嗓音。

杜庚子抽噎着抬起带着四道指印的脸。嘴唇不自然的微微嘟起。

又是一下,杜庚子嚎啕大哭,抱住周清的腿,竭力把自己拱进周清怀里,把微肿起来

的小嘴给周清看。哭的一抽一抽的,求饶的话一句接着一句。

周清目无表情。

“抬起头。”

周清一共抽了杜庚子五巴掌,五下过后杜庚子的唇周红艳艳的,嘴唇更是肿的外翻。

打他的人等杜庚子哭完了,才开了口,不多,七个字。“杜庚子,祸从口出。”

杜庚子挂着泪点头连大喘气都不敢有,生怕一用力斯到了伤口。

“起来,脱掉裤子,伏到我膝上。”

楼主 doer无咎  发布于 2018-03-29 18:44:00 +0800 CST  
。。。。。。。。我几乎空了半个对话框结果发出来没有两格?

楼主 doer无咎  发布于 2018-03-30 19:03:00 +0800 CST  
再换个排版

楼主 doer无咎  发布于 2018-03-30 19:26:00 +0800 CST  
算了我放弃了。

楼主 doer无咎  发布于 2018-03-30 19:29:00 +0800 CST  
以我的水平。

楼主 doer无咎  发布于 2018-03-30 19:40:00 +0800 CST  
还是替换下,既然知道这个姿势反人类了

楼主 doer无咎  发布于 2018-03-30 20:09:00 +0800 CST  
我到底什么底气把存文全发完了。

楼主 doer无咎  发布于 2018-03-31 20:29:00 +0800 CST  
杜庚子十分想等周清回来一起睡的,但他显然高估了自己的体力,于是周清回来看到

的就是一个半身在被子外面抱着枕头呼呼大睡的杜庚子。他无奈的给杜少爷盖好被子,然后才

去洗漱睡觉,睡在和杜庚子的床相接的另一张床上。

一夜好梦……

早上6:30起床的号角就已经响了,吵醒了还在熟睡中的杜庚子,他懵懂的爬起来头

上撑着被子,反应了好一会儿才算清醒,用手摸摸自己的屁股,不用力已经不痛了,于是放心

的翻身下床。回头一看周清的床铺是叠好的,藏蓝色的被子都散发着凉意。

但这并不能让洗漱的杜庚子接受一个看起来就是被狠狠教育过的可怜嘴巴。

昨日的红肿早已褪去,留下一几条手印,对一对没准能被发现是周清打的,嘴唇还微

肿着。看来周清是下了几分心思收拾他的。

烦躁的抓乱来时就拒绝剪短的柔软发丝,杜庚子哭丧个脸走出了盥洗室,看到光点,

他点开周清在茶几上的留言:穿好衣服来训练场。

杜庚子十分郁闷,他这副尊容实在没法见人,但的确昨晚他是答应过小表叔好好训

练。于是他带上了周清的口罩,手插兜,帅帅的走出住处,去餐厅先吃了早餐,悠悠的绕着餐

厅转了两三圈消消食等胃里舒坦了,才赶到训练场。

广袤的压实的寸草不生土地上各式训练器材围绕着八百米标准操场,操场的尽头站

着一小队人,杜庚子一眼就看见了面向那队人站着的是周清。他激动的跑了过去,小跑了过

去,走了过去…

这实在不怪杜庚子,八百米操场直径就是四百米,更何况杜庚子还带着口罩呼吸不

畅,昨还挨了打。

周清掀起眼皮扫了一眼气喘吁吁的杜庚子,转了一圈,看到散在外面的军衬衫卡到

皮带扣上,起伏的胸膛和带着口罩的微红小脸,挑了挑眉毛。

倒是给杜庚子留了点面子,没叫把口罩卸下来。

开口问道,“为什么这么晚?”

杜庚子微喘着答道,“小…队长,我起来就赶过来了,没找到地方。”为自己干的事

找借口是杜庚子拿手好戏,绝不让自己吃苦是他的人生信条。他虽然爽快的答应了乖乖训练,

但心里还是没有足够重视这件事。

周清深色微冷,没当场揭穿,正声到“整理衣服,归队。”

杜庚子听话的拽好衬衫站到第一排空出的位置上,像左一看,哟,这不李柠吗。

只见李柠站得笔直仿佛从没有被打过军棍,目不斜视的看着前方仿佛旁边没站着杜庚

子这个大活人。杜庚子凑近李柠,低声下气的道,“李柠哥,我错了,昨是我不对我…”

“不许讲话!”周清厉声喝道。

杜庚子蔫蔫的住口。

楼主 doer无咎  发布于 2018-04-01 20:22:00 +0800 CST  
嗯……昨天说存稿完了的意思是我就不一定每天都更了比如说我今天更了,那我明天就不一定了好吧其实就是不一定日更了……

楼主 doer无咎  发布于 2018-04-01 20:27:00 +0800 CST  
“目标障碍场,跑步前进!”随着周清一声令下,两列人马步调一致的向障碍场小跑过去。
障碍场在训练场后面,临着一片人造海,沙滩上放着十几个铁皮桶和一系列障碍物。杜庚子看到这些东西就兴奋起来,觉得自己肯定能大显身手。
周清清淡而坚定的声音响起“杜庚子出列,其他人,四百米障碍计时,延时重来!”
周清信步走到杜庚子身前,“站在障碍旁边,学习如何过障碍。”
杜庚子松口气,于是站到障碍旁边,看一个个队员身手利落的翻越障碍。
等到大家都过了这项内容,周清又吩咐“杜庚子出列军姿,其他人,给我做俯卧撑,什么时候衣服湿透了能滴下水,什么时候停!”
杜庚子听到俯卧撑的时候十分欣喜,这个他会啊。然而又听到了周清叫他出列。他急急的跑到周清身边想解释,却看见周清冷冷的扫他一眼,低声斥道,“撒谎还没收拾你呢,滚去站着!”杜庚子不敢辩解乖乖站在一旁,可脸上的郁闷和委屈一点都遮不住,周清知道这是嫌他不让训练了。嘴角挑起一个无奈的度,哄道,“乖些,嘴上还没好呢。”
果然杜庚子一听眉眼就弯起来了,原来小表叔是心疼他的伤。于是他站的笔直笔直,目不斜视。

阴影的灰蓝色天空笼罩着整个镇守域,B区训练场上几十队人马分散在各个角落进行训练。更遥远的冲锋域天空更加暗沉,整个域几乎没有居民,在高高筑起的防御墙上拉着电网,每隔几米就有一个全副武装的士兵冷冷地钉视着电网的外沿,一天也不说话,直到换岗的士兵前来。
电网外的世界一片昏暗,昏暗的宁静,昏暗的昏暗。仿佛之中同样有一双双的眼睛,嗜血的回视着站在高墙之上的士兵。
谁也不知道哪方会迈出第一步。

楼主 doer无咎  发布于 2018-04-03 18:42:00 +0800 CST  

楼主:doer无咎

字数:62269

发表时间:2018-03-26 01:0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2-15 10:04:52 +0800 CST

评论数:60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