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父子亲情,彼岸花开



楼主 小啊萌哈  发布于 2018-12-04 13:05:00 +0800 CST  
用我和我家先生的图片做一楼吧

楼主不会写文案,直接放文!!!!!!
日更,勤劳如我。

新手,第一次写,文笔比较渣,大家多包涵!有不足的地方,见谅!!!


楼主 小啊萌哈  发布于 2018-12-04 13:08:00 +0800 CST  
1.回国
当飞机落地后,印俊霖在座位上缓了一会,才缓慢的起身,虽说登机前怕心脏受不了吃了药,但飞机降落时他还是觉得心悸的厉害,走下飞机,出了机场,他抬头看了看天空,仿佛一切都还是原来的样子,就在这时,他的手机响了。
“喂,韩伯”印俊霖微笑着接了来自韩管家的电话
“少爷,您下飞机了吗?”手机的另一头传来一个慈祥的声音
“嗯,我刚走出来正要打车”印俊霖礼貌的回到
“好,那您路上小心,董事长今天陪家宇少爷去c市看画展了,明天才会回来,临走时交代我您到家后要告诉他一声”韩管家慈祥的说着董事长交代的事
“好,我知道了”印俊霖说完遍挂了电话。心想他不在家更好,自己可以轻松一晚了,也不知为何这个8年来从未联系过自己的父亲,突然要叫他回来。
印俊霖将手机放回裤兜后遍打了一量出租车

楼主 小啊萌哈  发布于 2018-12-04 13:09:00 +0800 CST  
“小伙子,看你脸色不好,年轻人可要照顾好身体啊,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啊”司机是个40多岁的大叔
“可能没休息好,多谢叔叔关心”印俊霖微信礼貌的回应着
“小伙子,你太瘦了,一个男生应该强壮一些”司机继续说道
“我身体不太好,吃的也少”印俊霖陆续微信的回应着
“那更应该多锻炼,不能挑食”司机看着印俊霖脸色依旧苍白想到他刚的话,便也没在陆续聊着
印俊霖看着车窗外陆陆续续出现的景色,回想到时隔8年,再次回到这个既陌生确又熟悉的城市,说不出来的心情,自己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难过,8年前自己刚初三毕业,如今已经25岁了,8年足矣改变一个人,回想八年前的点点滴滴,印俊霖苦笑的一下,如果没有发生那样的事,自己或许是另一个人生,心脏也不会出毛病,更不会像如今这样随身离不开心脏病的药,和父亲也不会同现在这般,此时心脏又开始疼痛起来,脸色也更白了几分,印俊霖将手放到胸口顺了一会,闭上了眼睛不去想,不去看。

楼主 小啊萌哈  发布于 2018-12-04 13:10:00 +0800 CST  
“小伙子,醒醒,到地方了”司机师傅回头叫了叫正在后座头看着窗户眼睛闭着似乎在睡觉的印俊霖
“好,谢谢您,给您钱”印俊霖缓缓的睁开眼睛,刚刚心脏的疼痛一直没有停止,他只能闭着眼睛等待着疼痛慢慢过去,不知不觉确到地方了。看了一眼计价器上的数字将钱给了司机师傅,下车取了后备箱的行李箱,站在了家门口
看着眼前这个8年都未曾回过的家,有种说不出来的滋味,印俊霖按了按胸口,还好这会没有那么心悸了,平复了一下遍了门铃
由于是别墅,房子距离大门是有一段距离的,韩伯听到门铃声后,心想一定是少爷回来了,便换了鞋开心的开始往大门口走去,这个被自己从小看着长大的孩子,8年没见,不知道如今变成什么样了,想着便加快了步伐,说实话他很想念这个孩子,更心疼他的遭遇
“少爷”开门的瞬间韩伯终于看到了这个8年未见的孩子,如今长高了好多,刚离开那会还没有自己高如今已经高出自己这么多,就是好瘦脸色也不好,虽然脸色苍白确也掩盖不住那份帅气,蓝色的牛仔裤,白色的衬衣,米色的呢绒外套看起来十分帅气
“韩伯,好久不见,您还好吗”印俊霖看着眼前这个满脸皱纹,冲着自己笑,眼角有泪的老人温柔的说道
“好,快进来,这么多年也不知道你口味变了没有,爱吃什么,韩伯就照着你以前爱吃的吩咐他们做了一些”韩伯拉着印俊霖的手边说边往屋里走

楼主 小啊萌哈  发布于 2018-12-04 13:10:00 +0800 CST  
印俊霖任由韩伯拉着自己走着
“快,都过来,给你们介绍下,这个就是董事长的儿子,我们的少爷”韩伯拉着印俊霖进屋后遍喊了其他的佣人
哇,原本以为家宇少爷已经够帅了。没想到今天这个竟然更帅” “是啊,是啊,这个少爷好帅,家里2个大帅哥了,好幸福” “不过这个少爷好瘦脸色也不好,董事长也真是狠心,别人的孩子照顾的那么好,自己的孩子确不管不问” 底下的女佣人们小声的嘀咕着
“行了,既然认识了就都该干嘛干嘛去吧,别在这多嘴多舌的了,该准备饭菜的快准备,少爷还要吃饭呢,过来一个把少爷的行李拿到少爷房间去”韩伯说完遍拉着印俊霖往楼上走去了
“少爷,还是您原来的房间,您不在的这些年,董事长把房间一直都给您留着呢,也一直都在打扫,床单被褥都是今天新换的”韩伯拉着印俊霖看到了他原来的房间
印俊霖看着眼前这个自己曾经的房间,仿佛一切都是原来的样子,思绪万千,这时眼睛扫到了桌子旁边的垃圾桶,按理来说自己这么多年没回来,不应该有垃圾才对,于是问了下韩伯为何垃圾桶里有垃圾
韩伯顺着印俊霖手所指的方向,注意到了垃圾桶里的垃圾,说道“董事长,在您不在家的这几年,总是在您房间里办公,所以还未清理,我这就叫人来清理”
“不用了,韩伯我有些累了,想先躺会”印俊霖有些疲惫的边说边往床边走去,他确实是累了今天为了敢飞机,特意早起就来到了机场,也没来得及吃饭,到了机场为了吃药便买了一瓶牛奶,做了几个小时的飞机,自己这颗脆弱的心脏早已受不了,尤其是在飞机降落时和在出租车上的时候,心脏就多次出现心悸和疼痛,此时又心悸起来,所以他现在只想休息
“吃完饭再睡吧,看你瘦的,在外面这些年肯定没有照顾好自己,不是姥姥跟着去的嘛,怎么还会瘦成这样,脸色也不是很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韩伯看着坐在床边脸色苍白的印俊霖关切的问到
听到姥姥这俩个字,印俊霖不自觉看了眼窗外,心想是啊如果姥姥还在,看到现在的自己,一定又要伤心了,毕竟姥姥一直很疼爱自己,当年得知父亲要将自己送走后便跟着自己去了国外,尽管自从妈妈和姥爷走后,姥姥的身体一直不是很好,但是为了照顾自己还是跟着去了,记得姥姥曾说自己是她活下去的希望,如今疼爱自己的姥姥也不在了。

楼主 小啊萌哈  发布于 2018-12-04 13:11:00 +0800 CST  
韩伯看着眼前这个,一直望着窗外发呆的孩子叫了声“少爷,您有心事?”
然而印俊霖此时陷入了回忆,根本没听到韩伯说话
“少爷?”韩伯见印俊霖一直未回复自己,便走到了印俊霖跟前,拍了拍他的肩膀
印俊霖感觉有人碰了他一下才回过神,看着韩伯说道“您刚说什么?”
“我说先吃点饭吧,然后在休息,您太瘦了”韩伯见印俊霖回应了自己才放下心来
“嗯,那您先出去吧我收拾收拾就下去”印俊霖虽然没有胃口,此时心脏也开始疼痛,但看到韩伯关心自己的样子和刚进门说的为自己准备的饭菜的话,不忍心拒绝这个一直对自己很好的老人。
“好,那我去准备,都是您以前爱吃的”韩伯说完便向走廊走去。
印俊霖见房门关上了,便快速掏出兜里的药,放在嘴里由于没有水只能干咽下去,心想还好韩伯出去了,如果再说一会恐怕自己就坚持不住了,稍微缓了一下,不在如刚才那么难受,才缓缓起身,将李箱放平,打开行李箱取出洗漱用品,走向卫生间。
站在卫生间的镜子前,看着眼前面色苍白的自己,不由的用手拍了几下脸,满意的笑了笑,开始摆着自己的洗漱用品,由于印俊霖有洁癖,所以他的牙膏都是由下往上挤的,洗面奶和洗发水沐浴露的周围也都是干净的,每次他用完都会整理,所有的都收拾完,便开始了洗漱和换衣服
“少爷,快过来吃饭”韩伯看着从楼上走下来的印俊霖说道
印俊霖微笑着走到了餐桌,看着眼前这些自己爱吃的菜,心理说不出的滋味,以前姥姥在的时候也经常给自己做,只是姥姥不在后,就再也没有人给自己做过菜了,自己自从姥姥不在后,每天不是外卖就是不吃,也因此胃也开始不好
“韩伯,您也和我一起吃吧”印俊霖看向一旁的韩伯
“好,我陪您一起”韩伯看着印俊霖,也座了下来
虽然一天只喝了牛奶,但是印俊霖确实在没有胃口,而且饿了一天的胃此时也不是很舒服,刚吃了几口。便想吐,印俊霖一直压着忍着,吃了小半碗的饭,便起身和韩伯说了声,便向房间走去
韩伯看着渐渐远去的印俊霖,虽然想说让他多吃些,但是看着他刚刚难受的样子便没开口,想着应该是累了,晚一点再做一些给他拿去

楼主 小啊萌哈  发布于 2018-12-04 13:38:00 +0800 CST  
印俊霖回到房间后,便再也忍不住,爬到水池将水龙头打开吐了起来,直到将吃的都吐出来,再也吐不出东西,才漱了口,躺到了床上,由于刚刚的呕吐,印俊霖心脏开始疼痛了起来,心悸的越来越厉害,印俊霖心知如果在任由发展下去,一定出事,而刚刚吃过了药也不能在吃了,只能拿出行李箱里的便捷氧气罩开始吸氧。
晚上韩伯敲了门见没有回应,心想应该是太累睡了,便离开了。
而此时屋里的印俊霖,正坐在窗台,看着外面,思绪万千,时隔8年再次回来,不知道父亲是否还记恨他,不知道表哥是否还记恨他,不知道爷爷是否还记恨他,不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也不知道父亲突然叫自己回来的目的是什么,一切一切都是未知的,让他如何睡的着。

楼主 小啊萌哈  发布于 2018-12-04 13:38:00 +0800 CST  
2.回忆
晚秋的清晨,窗外秋景迷人而忧郁。在一夜间秋天细雨的洗礼,一切都很湿润,清新。一片雾气蒙蒙,像梦境一般。
印俊霖听到自己手机响起缓缓抬头,昨夜自己坐在窗台也不知是何时睡着的,揉揉眼睛清醒了一下,才去拿手机。
“你怎么样啊?不说了到家给我发信息的嘛,昨天和老师一起做了好几个手术一直也没空出时间给你打电话,刚下班看了手机一直没有你的消息,急死我了” 迟硕没好声的说着,心想这家伙一离开就把自己交代的事忘的一干二净,也不知道自己什么身体,一点也不爱惜,这些年让他这个邻居兼好哥们操碎了心,尤其在他姥姥去世后,也不知道上辈子是做了什么对不起这小祖宗的事了。
“硕哥,我昨天太累了,心脏不舒服,胃也跟着不舒服,回来就休息了,这不听到你的电话才醒” 印俊霖对这个大自己3岁脾气又火爆的人很是无奈。
记得刚去国外那会,由于刚出院没多久,身体不是很好,自己放学回家发现没带钥匙,姥姥又出去买菜没回来, 而自己竟然在这个时候发烧了,真是雪上加霜,无奈只能坐在楼梯口期盼姥姥能快点回来,这时突然听到楼道里吵吵嚷嚷的,似乎很多人,好像有人再说“小心点,别给冰箱磕到”,心想应该是有人在搬家,也没在意。
“孩子,你能让一下么?我们在搬东西”
迷迷糊糊中听到有人似乎再叫自己,于是抬头只见一个穿的很朴素的阿姨,一双又细又弯的眉毛,像燕子的两个尖尖的翅膀,那双眼睛,如秋水,如寒星,如宝珠,如白水银里养着两珠黑水银,十分有灵性,嘴角带着迷人的微笑看着自己。
“哦,好,不好意思” 印俊霖边说边起身
“儿子,钥匙是不是在你那里啊,我这没有啊,你快过来赶紧给师傅们开门,怪累的”
“在,在我这里”
印俊霖顺着阿姨的视线,看到了一个穿着一身休闲装,高挺的鼻子,薄薄的嘴唇,剑一般的眉毛斜斜飞入鬓角落下的几缕乌发中。英俊的侧脸,面部轮廓完美的无可挑剔的男生
等该男生走过来开了门后,搬家师傅们陆续往屋里搬着家具家电。
“你是不是发烧了,怎么脸这么红啊” 迟硕看着站在一边发呆的 印俊霖问到
“啊,有一些”
“你是住这里么?没带钥匙?”迟硕接着问到
“我住你对门,我姥姥还没回来,我在等她”
“那你先来我家吧,你这样一直在楼道也不行呀” 说着迟硕便拉着 印俊霖走进了自家的房子
“你先座,我去给你找退烧药,有些乱,别介意” 迟硕说完遍开始找药箱,刚拉着他的时候就明显感觉到很烫,毕竟刚搬家所有都是都很乱
“妈,你在厨房帮我接杯水”
“这不是刚刚那个孩子嘛,怎么生病了” 迟梅见儿子手里那些药说道
“他应该是发烧了,手很烫,额头也很烫” 迟硕说着接过母亲手里的水,将水和药一起递给了 印俊霖
“那快把药吃了,你们聊,我先去收拾,太乱了”迟梅笑着说完遍开始忙着整理
印俊霖从迟硕手里接过来后说了声“谢谢”遍把药吃了下去,他确实是不舒服,而且眼前这个男生和阿姨看着很亲切,又都是中国人,他也没拒绝直接跟着进来了。
“你多大了”迟硕问着
“17,你呢”
“我20,比你大,你可以叫我硕哥,我和我妈刚来这里,你应该现在上高中吧”
“对,硕哥你呢?上大学么?”
“对,我学医的,这不刚考上,我妈就陪着我搬过来了”
“硕哥,你们是一直在国外嘛” 印俊霖看着客厅里的家具行李不像是刚出国的
“对,我们之前在别的地方,这离学校近,所以我们就搬过来了”

楼主 小啊萌哈  发布于 2018-12-04 13:43:00 +0800 CST  
“硕哥,你们是一直在国外嘛” 印俊霖看着客厅里的家具行李不像是刚出国的
“对,我们之前在别的地方,这离学校近,所以我们就搬过来了”
“喂,姥姥我在隔壁,我这就回去” 印俊霖接过电话后,和他们告别后遍回到了自己家。
回到家后, 印俊霖和姥姥聊了几句新邻居的事遍回屋休息去了,姥姥看他脸色不好问他是不是不舒服,他说在隔壁吃了药,睡一会就没事了,俩人也没在意。
距离吃退烧药4个小时后, 印俊霖躺在床上觉得胸口渐渐疼痛起来,一开始只是轻微的,慢慢疼痛蔓延,疼的他直哆嗦,额头出了一层冷汗,他手捂着胸口艰难的起身,打开房门后刚要喊姥姥,便没有意识的昏了过去。
姥姥此时正在看电视,听到响声急忙跑去 印俊霖的房间,只见 印俊霖脸色苍白,手捂着胸口,嘴唇变成的青紫的放在地上,顿时吓了一跳,赶忙拿出手机拨打了急救电话
徐立芬看着眼前这个躺在病床上,左手打着点滴,脸上待着氧气罩,身上连着的各种仪器的外孙心疼不已。
“医生,我外孙这是怎么回事”徐立芬焦急的问着身旁的大夫
“他是不是吃了退烧药,对于心脏病人来说药是不能随便吃的”
“对,他那时候发烧,吃了些退烧药”
“这次来的及时,没有什么大事,但是以后一定要注意,他的心脏似乎受到过严重的撞击”
“可是在国内的时候医生虽然说以后可能心脏不太好,但是如果注意不会发作的,这是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呢”
“你把他的病例给我,我看一下,心脏病的发作原因有很多,不了解他的情况我没办法给你太多的信息”
“好,病例在家里,我回去拿,那我外孙他这里就麻烦你们了,我快去快回”徐立芬说完变离开了病房
徐立芬到家后急急忙忙找到了病例,便立刻往医院敢去,路上她仔细回想着几个月前 小霖出院时医生所交代的话,当时她觉得自己的外孙不过十几岁而已,怎么样也不会像他姥爷那样,便没把医生说的话当回事,现在回想起来,真是后悔不已。
到了医院立刻敢去了医生的办公室,把病例交给医生后,才坐下等待结果,自从丈夫和女儿相继去世后她的身体也一天不如一天,本该一直待在敬老院的,但从发生了那件事后,她便不顾自己的身体,一直陪在外孙身边。
徐立芬看着医生面露凝重,自己也不由得紧张起来,仿佛又回到了当初听着医生交代小霖伤情的时候。
“从病例来看,他本事先天性遗传心脏病,如果不是因为剧烈的撞击胸口,这个病也不会现在就显现出来,而且从刚拍的片子和过去的片子对比来看,比当时更加严重了,心脏病的发作原因很多,可能是因为吃了不该吃的药,也可能因为压抑愤怒,或剧烈运动,饮食等原因”医生看过病例后讲述着结果
“好,谢谢您,那我回去陪他了”徐立芬听过医生的话后,心情瞬间跌入了谷底,但还是礼貌的回应着,说完起身离开
不知道是如何从医生办公室走回病房的,看着原本阳光开朗如今确脸色苍白脆弱的躺在病床上的外孙,眼泪再也控制不住的流了下来,这是她疼爱了一辈子的宝贝,如今这样躺着,她的心都要碎了。
自从丈夫心脏衰竭去世,女儿因难产去世后,这个孩子就是她的全部,此时她再也不是那个桃李满天下的老师了,没有了往日的风光,这个早已年过60的女子,历经风雨,脆弱的哭泣

楼主 小啊萌哈  发布于 2018-12-04 14:12:00 +0800 CST  
“嘀•嘀•嘀”很单调的声线,苍白的感觉, 印俊霖慢慢睁开了眼睛,看看了四周,发现自己在医院。
“咳_咳_咳,” 印俊霖刚要开口便咳了起来
“醒了,感觉怎么样?”徐立芬听到声音,擦了擦泪水说道
“姥姥,您又哭了,都不漂亮了”印俊霖没打点滴的手拿掉氧气罩说着
“听话,带回去,姥姥去叫医生”徐立芬见他拿掉了氧气罩,急忙的说着。
“姥姥不用叫,我感觉好多了”
印俊霖在医院住了几天,便出院了,临走时医生嘱咐了很多,徐立芬一一记下,俩人道了谢,离开了。
以后的日子,由于是邻居,低头不见抬头见的,印俊霖和迟硕也慢慢熟悉起来,成为了哥们,当然印俊霖有心脏病这件事,也并没有瞒过本身就是学医而且还是心脏科的迟硕。

楼主 小啊萌哈  发布于 2018-12-04 14:13:00 +0800 CST  


楼主 小啊萌哈  发布于 2018-12-04 14:48:00 +0800 CST  
“少爷,您起来了吗?董事长回来了,让我带您去找他” 韩伯在门外说着


起来了,我马上出来。“硕哥,不说了他回来了叫我去呢,医院我会去的放心”


“喂,喂~竟然敢挂电话,什么叫医院你会去的,我是让你今天去,说那么多就记住这一个” 迟硕在电话那头气的狠狠的踢了一下墙,随后他就后悔了,因为真疼。

楼主 小啊萌哈  发布于 2018-12-04 15:24:00 +0800 CST  
挂掉电话, 印俊霖去卫生间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赶紧开门随管家过去了。


一路上他跟在韩伯后面,很紧张,心脏也跟着捣乱,胃也开始痛起来,他忽然想到刚刚忘了吃药,急忙从兜里拿出药吃了2颗,这个多年未见的父亲,不知现在什么样了,应该会变老吧,毕竟快50的人了, 他见到自己会说什么,会拥抱自己么?会哭么?会想自己么?想到这,他摇了摇头,觉得自己很可笑,他一直在怪自己,又怎么会想他呢,这么多年都习惯了不是么,那为什么还是会激动呢,真是没出息。而自己见到他又应该说什么呢。


“少爷,到了,董事长在里面”

楼主 小啊萌哈  发布于 2018-12-04 15:24:00 +0800 CST  
印俊霖一直跟在管家后面,没注意看环境,刚听到管家说的话后,才看看了周围,想不到家的后面竟然会有一个平房,离开时还没有,应该是走后建的吧,可是为什么要来这里见父亲。

“好” 印俊霖身吸了一口气,用手顺了顺胸口,便敲了门。

“少爷,您小心” 韩伯见董事长一回来便叫自己领少爷去灵堂,不由得担心起来。

还没等 印俊霖回应,就听到了里面毫无感情的“进来”

印俊霖轻轻的打开门,映入眼帘的是姑姑姑父的黑色照片,前面还有俩个果盘,上面有新鲜的水果,在前面是一个香炉,里面很多香灰,旁边有2束鲜花,还有一堆未用的香。


“跪下”

印俊霖寻着声音的方向看到了旁边的父亲,印氏集团的董事长,他那张饱经忧患的脸,好像用红铜铸成,宽宽的额角上,深深地刻着几条显示出坚强意志的皱纹,一双不大不小的眼睛,留着小平头,高挺的鼻子显得更有精神。棱廓分明的嘴唇上长满了像钢针似的胡子,就是感觉有些发福了。

“还要我在重复一遍么”

“啪~” 有力的一巴掌打在了 印俊霖的脸上

还没来得及反应那个突如其来的巴掌,就被父亲狠狠的踢了 后面膝盖弯曲处,从而跪了下来。

在这好好反省,3个小时后去书房找我,这里有监控,你给我老实跪着,说完 印志明 转身离开了。

听到门被关上后, 印俊霖冷笑了一声,想不到多年未见,重逢的第一句竟然是跪下,真是可笑至极。

心脏痛,胃痛,脸痛,膝盖见见麻木,但是都不重要了,这么多年他还是没有原谅自己,可是当时自己又有什么错呢,难道就因为自己活了下来,所以错了, 思绪回到了车祸后,当他终于可以出院回到家时,一直以为父亲从来没来看他是因为忙着姑姑姑父的后事,而满心欢喜的回到家,看到的确不是那张关切的面容,取而代之的是父亲的冷漠,爷爷的厌恶,表哥的憎恨,随后便是父亲冷漠的说送自己出国,而那时他不过刚刚出院而已。


任由身体的各种不适持续发展着, 印俊霖空洞的望着那些离开的亲人,有姑姑姑父,有母亲,有奶奶。

楼主 小啊萌哈  发布于 2018-12-04 15:25:00 +0800 CST  
4.罚跪
“你怎么还在这呢,忙你的去吧,不用等他” 印志明 出来后看到管家韩瑞还在外面说道

“董事长,少爷他~~” 韩瑞看了看 印志明 的脸色后面的话没说出口

“你去家宇房间看看,他昨天崴到脚了,别忘了带着医药箱” 印志明 说完后,离开了。

韩瑞看了看 印志明 的背影,又看了看关着的房门,叹了口气,也离开了。

印志明 回到书房后,做到桌前,拿出钥匙,打开了桌子下面的柜子,柜子里整齐的叠放着很多 印俊霖的照片,从儿时到现在的, 印志明 慢慢看着,心理很矛盾,这是他唯一的儿子,如果没有那些事,他会一直在他身边。对他是爱还是恨,他无数次问过自己,这么多年他曾偷偷去看过他,也曾让手下偷偷拍照片给他,但他确从未露面,当得知丈母娘去世的消息时,他想过把他接回来,但是想到无辜的家宇,想到妹妹他动摇了,直到这俩年从手下给的照片看到他日渐消瘦,听闻他总是频繁的进出医院,他在也忍不住了,于是叫他回来了,但是当真正面对他时, 印志明 确不知该如何面对这个儿子,陌生又熟悉。他瘦了,比照片还要瘦,脸色也不好,臭小子也不知好好照顾自己,如今长的比自己都高了,越来越像他妈妈了,这小子长的这么帅,一定很多女孩喜欢吧,想到这 印志明 不自觉的笑了一下!他很优秀,在他身边时候他的成绩就很好,在国外这些年, 印志明 每年都会和学校要他的成绩单,依旧是那么优秀,想到这 印志明 有种深深的自豪感。他虽然这么多年一直没见过 印俊霖,但是他的生活费学费,他都有让秘书打过去。

时光荏苒如白驹过隙,3个小时过去了, 印俊霖看了看时间到了,直接座了下来,3个小时从未有过,膝盖腿都麻的厉害,他揉了一会,才缓缓起来向书房走去。站起来的瞬间有些晕,胃依旧疼痛,心脏通过自己慢慢的调整终于平复了,等了一会眩晕感过去,他才离开。身体的疼痛远没有心灵的疼痛磨人。


“呦,还有脸回来” 印家宇从房间出来后正好看到 印俊霖从对面走过来。

印俊霖听到声音后,抬头看了看同样多年未见的表哥,长高了,相比自己表哥显得更壮实有活力,带了一副眼镜

“拍~” 印家宇见他看着自己不说话,直接扇了一巴掌

印俊霖被打的向后退了一步,本来他就在地板上跪了3小时,走路不稳,早饭也没吃,身体不舒服,自然没有什么力气。

苦笑了一下,还真是默契打的都是右脸。

印家宇见他还是不说话,又见他笑了一下,立刻更佳生气,挥手又是一巴掌。

接连挨了他俩巴掌, 印俊霖本想还回去,但是想到姑姑姑父,还是忍了,说道“今日,看在姑姑他们的面子上,我不和你计较”说完便从印家宇身边离开了。

印家宇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笑了笑真是变了。
“当~当~当” 印志明 听到敲门声, 看了看时间,回应了声“进来”。


印俊霖走了进来,看到父亲正坐在椅子上,面无表情,不禁打了个寒颤,不知道接下来又会发生什么,眼前这个父亲如此陌生,严肃,可怕。


“脸怎么回事,被打了?” 印志明 看到 印俊霖脸上的手印问到

“嗯,被你好侄子打的”

印志明 看到儿子被打很心疼,但是一想到家宇,也没在说什么。

“跪下”

印俊霖听到这俩个字,莫名的伤感,难道和父亲之间只能这样么,今天真是倒霉的一天不停的跪,不停的挨巴掌。

印志明 见儿子乖乖的跪下,也没在说什么,开始处理手中的文件。


在这期间 印志明 处理了几份文件,打了几通电话, 印俊霖都一直跪着,看着父亲忙碌着。

“董事长,少爷,吃饭了”韩瑞走到门口敲门说道

“知道了” 印志明 回应后,揉了揉眼睛。

“起来吧,去吃饭” 印志明 看着 印俊霖说道。

印俊霖已经跪了几个小时,膝盖更是痛的不像话,试了几次都没有起来,额头也出了很多汗,实在没办法直接坐在了地上,心想缓缓再起来。

印志明 见儿子几次都起不来,更是出了汗,说道“大小伙子,也不知道多锻炼,这么虚”

印俊霖抬头看了看父亲,心想你跪一个试试,看你能不能起来,这么多年没见,也不知道问我过得好不好,身体怎么样,姥姥不在后你是怎么生活的,刚见面不是跪就是打,想到这 印俊霖就觉得生气

印志明 见他看了看自己,说道“明天开始早上跟着我出去跑步”说完走过来拉起了坐在地上的 印俊霖一起向楼下餐厅走去。

楼主 小啊萌哈  发布于 2018-12-04 15:26:00 +0800 CST  
5. 冲突
印俊霖跟随父亲来到餐桌后,看到了满桌子都是偏辣的菜,顿时有种想回房间的冲动,对于本身就有心脏病而且胃也不好的他来说,这些菜形同毒药。

“傻站着干什么,赶紧坐下来吃饭” 印志明 看到呆站在那的 印俊霖就恼火。

“你们先吃,我没胃口,先回去了” 印家宇看到 印俊霖过来,起身说道。

“站住,在外地时候还说想吃家里做的川菜,这都给你做了,怎么能不吃呢,赶紧坐下” 印志明 朝着印家宇说道

“他在,我不吃”

“切,我还不想和你一起吃呢,正愁没理由” 印俊霖看了眼印家宇,当然这话是他心理说的,当面他可不敢,今天已经挨了好几个巴掌,他可不想再多几个。

“胡闹,怎么样也是你弟弟,刚回来一起吃个饭怎么了” 印志明 看到印家宇对 印俊霖的态度,十分的头痛,该怎么做才能缓解他们的矛盾呢。想着缓解他们之间矛盾的他,确忘了自己和儿子之间的矛盾。


印家宇见向来宠着他的叔叔,今日这般语气同自己讲话心中更是生气,就知道 印俊霖回来没好事,一定要把他赶走。

“对不起叔叔,我错了,表弟快坐下吃饭吧” 印家宇笑着说道

见到印家宇的前后反应差距,心想真是个马屁精, 从小就让人讨厌,但还是硬着头皮坐了下来。

印志明 见儿子终于坐了下来,也是放心了许多。“吃饭吧”

餐桌上 印俊霖看到叔侄俩你来我往欢声笑语的吃着,就觉得他俩才是父子,而自己到像个外人,再看看满桌子的菜,他是真不敢吃,如果吃了不光胃受不了,心脏更是~~

尖锐的疼痛从心脏处传来,愈演愈烈,不一会就出来一身冷汗。“我吃饱了,你们慢慢吃”说完 印俊霖快步离开了餐桌,连韩伯和他说话,他都没有回复。

回到房间, 印俊霖赶紧拿出药吃了下去,刚刚如果不快点走恐怕就坚持不住了,他可不想在他们面前发作,既然他毫不关心自己,自己也没必要把病情告诉他,换句话来讲,即使告诉他,他也不会在意,说不上巴不得自己赶紧离开呢。

印俊霖吃过药后,缓了一会,觉得没有那么难受了,才走向行李箱,他记得回来的时候有带胃药,但是怎么找也没找到,心想只能等一会去买一些了,看了看时间已经下午5点多了,看来今天是去不了医院了,真是糟糕的一天,想到这, 印俊霖不由的摸了摸被打了3次的右脸。

楼主 小啊萌哈  发布于 2018-12-04 15:27:00 +0800 CST  
“有,我去拿”

印俊霖看了看说明书,才敢吃下,“韩伯,谢谢您,还好还有您关心我”

韩瑞欣慰的笑了笑。“少爷,您跪了一天,膝盖不疼么,我给您揉揉吧”

韩瑞提起, 印俊霖才想到膝盖,跪一天能不疼嘛,但是相对于胃和心脏,简直小巫见大巫。

“没事,您把药留下我自己弄就行”已经很感激韩伯拿来了胃药,他又怎在好麻烦其他的事呢。

“没事的,我帮您吧”

“真没事,我自己来就行”

韩瑞见 印俊霖坚持,也没再说什么,留下药说了身有事叫他,就离开了。

印俊霖慢慢的将裤子卷到膝盖以上,看到了早已经青紫的膝盖,叹了口气,拿着韩伯留下的药揉了起来。


“今天怎么这么没有礼貌,韩管家和你说话你也不搭理,饭没吃干净就离开,你姥姥就这么教育你的嘛” 印志明 黑着脸站在 印俊霖床边说道

印俊霖本来今天一天就身体不舒服,精神上也委屈的不行,所以没有搭理他,继续揉着膝盖

“谁告诉你长辈没坐下你能坐下的,给我站起来,没规矩” 印志明 见儿子不回应,更是生气,直接把儿子从床上拉了下来

“从回来到现在,你做了多少错事,这么没有规矩”

“第一是您叫我回来的,第二今天我被您打也就算了,印家宇竟然也打我,第三我已经跪了一天了,还想怎么样,第四韩伯那里是我不礼貌,我会道歉,如果您过来只是为了教训我,就请回吧,我受够了” 印俊霖面对着父亲说到,今天确实委屈,他又不是那种软柿子,实在是无法再忍下去。

“拍~又是结实的一巴掌拍到了 印俊霖的脸上,好巧不巧竟然又是右脸”

“好啊,在外面这几年长本事了,不承认错误,反而顶撞我,惯的你”说完,又是一巴掌夹杂了怒气拍到了 印俊霖的脸上

印俊霖此时只觉得右耳嗡嗡作响。“你叫我回来如果只是为了打我,让印家宇羞辱我,我不会如你所愿的,我这离开”说完, 印俊霖转身就要离开。

印志明 拽着 印俊霖说到“好,你当真是有本事”说完回手又是一巴掌。

印俊霖已经记不得今天挨了多少个巴掌了,此时只觉得右耳嗡嗡作响愈演愈烈,声音也渐渐远去,父亲的力气又比他大,如果强硬挣脱只怕会当场犯病,无奈只好低头不语。

印志明 见他低头不说话,手掌因为连着几巴掌火辣辣的疼,心知是打重了

“今天的事,希望你记住,不要再犯,家宇打你因为什么你心理清楚,打几下就打几下吧,比起你带给他的伤害也不算什么,明天开始早上6.30起来和我一起跑步”说完 印志明 转身离开了,只留下 印俊霖呆站在那里。

不知过了多久, 印俊霖手机响了。拿过手机看到是迟硕来的短信,上面写着“你今天怎么回事,为什么没去医院”

印俊霖笑了笑回到“今天真是倒霉,刚见到他就让我跪了一天,然后吃了无数个巴掌,现在还觉得右边耳朵嗡嗡作响,而且很疼”

“喂,硕哥”
“你把手机放右耳,试试能不能听到我讲话”迟硕看到他的短信吓的够呛,急忙打过来电话。

印俊霖把电话放到右耳后,只觉得迟硕的声音若近若离,噪音很大,仿佛隔着什么东西一样。

“硕哥,听不清,而且有杂音” 印俊霖一五一十的将感受告诉了迟硕

“你现在赶紧去医院挂急诊”迟硕听到他的回复,吓的从床上坐了起来。

“明天吧,我今天很累,不想去” 印俊霖回应着。

“不行,等不了,这可是大事,你赶紧的”
听到迟硕这么着急的语气, 印俊霖也紧张了起来“好,我这就去”

“记得告诉我结果,别让我担心”

“好”挂掉电话, 印俊霖拿着手机钱包急急忙忙的出去了。

楼主 小啊萌哈  发布于 2018-12-04 15:28:00 +0800 CST  
6.耳聋么,也没什么可怕的
印俊霖从医院出来后,不停的回想着医生说的话,茫然的走在街上,傍晚的街道,天空已是灰蒙蒙的,这时,高楼上的灯已经陆陆续续亮了起来,接着路上的灯,车,也争相亮了起来,整条路顿时灯火通明,一盏盏灯就像一只只萤火虫在空中飞舞。
“听觉系统中传音、感音及其听觉传导通路中的听神经和各级中枢发生病变,引起听功能障碍,产生不同程度的听力减退,看看72小时之内是不是还是这样吧,如果是只能配助听器了”医生的话历历在目, 印俊霖越想越觉得可悲,“父亲,这就是时隔八年,再相见你给我的礼物么,这样的我,你可还满意”

印俊霖看着街上形形色色的人,万家灯火,自己又该何去何从呢,路灯下 印俊霖的影子显得如此的孤独,耳朵里依旧嗡嗡作响,此时的他,不想回去,不想回到那个所谓的家,于是他就这样漫无目的的走着。

“咳~咳~” 印俊霖走了很久,心脏传来的疼痛让他停下了脚步,手扶着路灯杆咳了起来。

“哥哥,你还好吗?”

听到声音, 印俊霖抬头看了看,只见一个约6.7岁的小女孩正看着自己,旁边是一个30岁左右散着头发的女子正牵着小女孩的手。

“哥哥没事” 印俊霖声音温柔的回应到

“哥哥,你是不是和女朋友吵架,被赶出来了呀” 小女孩问着

“哥哥还没有女朋友哦” 印俊霖被小女孩的问题问的先是一愣,想着真是人小鬼大。

“哥哥,这么大都没有女朋友,真是可怜”

楼主 小啊萌哈  发布于 2018-12-04 15:28:00 +0800 CST  
“好了,睿睿我们快回去吧,爸爸都到家很久了”

“哥哥那我回去了,再见,你要乖乖的不舒服就要吃药哦” 说完,小女孩和妈妈牵着手离开了。

印俊霖看着渐渐远去的母女,想到了那时的自己,妈妈刚刚离开,还没看过这个世界的妹妹也随着妈妈一起走了,那时小小的自己和爸爸茫然的坐在医院的长廊里,那时爸爸告诉他“儿子,别怕,妈妈和妹妹变成天使去守护我们爷俩了,以后爸爸会保护你,做你的后盾给你依靠,爸爸会让你幸福,给你这世上最好的爱,不会让我的宝贝受半点委屈的”。

“爸,当年的话,您都忘了么,为什么您要如此对我,我才是您的儿子啊,为何您的爱一分都不肯分给我呢,您知不知道只要您给我一个拥抱,所有的种种我都可以不计较的啊,我满怀期待的回到您身边,为何您不能问问我这些年过得怎么样,有没有被欺负,在国外习不习惯,身体怎么样,姥姥不在了,妈妈也不在了,都不在了,这世上我只有您了,为何您不能对我好一些,如今这幅身体我又能有多少时间,等您呢?

眼泪不自觉的掉了下来, 印俊霖蹲在路灯下,哭的像个孩子。

哭过后, 印俊霖起身离开,找了个酒店,住了下来。

印俊霖这些年,最喜欢的就是坐在窗边,看着远方,放空。

“怎么回事啊,急死人了,去没去医院” 迟硕等了 印俊霖几个小时,都没有回音,没办法只好把电话打了过来

印俊霖把医生的话一五一十的告诉了迟硕,毕竟他是自己这么多年唯一的哥们,也是目前最关心自己的人。

“小 霖别怕,没事,说不定一会就好了呢,你千万别胡思乱想,别有心理压力”

“放心,我不会,其实耳聋也没什么可怕的,已经这样了我不怕再多一样”

迟硕了解这个人,如果他真是没心没肺的人也好,可惜他不是那样的。

“就你,还不会,你认为我会信,有事说出来,别憋在心里,出事有你受得”

“硕哥,回不去了,他恨我,我不知道我为什么要活下来,这样活着有什么意义”

“位置发给我,我买机票,过去找你” 迟硕了解 印俊霖的性格,相识这么多年,他从未说过这样话,这样的 印俊霖太让他放心不下了,他必须马上过去。

发了地址,挂掉电话, 印俊霖又哭了起来。

楼主 小啊萌哈  发布于 2018-12-04 15:31:00 +0800 CST  

楼主:小啊萌哈

字数:97220

发表时间:2018-12-04 21:0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2-29 18:24:20 +0800 CST

评论数:77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