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两个学霸的日常(校园\/抖M受)

冷漠攻x忠犬痴汉受
写着写着说不定就崩了……有意见尽管提,反正我也不一定看
撸主就是那种冷漠攻尽量周更


楼主 鱼唇的果子狸  发布于 2016-07-17 22:11:00 +0800 CST  
#1
七月,一个暴雨说来就来的日子。但是这对准高三党来说没有任何影响,三点一线的日子里,生活的全部就是无尽的试卷和无尽的压力。

嘉古,一个南方的小镇,江南水乡的城市靠着旅游业的发展让这片本就富饶的土地发展的更好。嘉古中学,当地最为出名的中学,依靠着优秀的师资力量和高升学率,在众多中学中脱颖而出。

高中总喜欢把学生们分成三六九等,高三十三班就是这所学校中出名的尖子班。学习这件事,对于一群十七八岁的少年来说,一旦到了一定的层次也就难以提升了。故此,虽然表面上都是和和气气的样子,但实际上,每个人内心想的都是“老子最牛逼”。正是因为这样的心态,让这个班班长这一职务变得尤其的尴尬。“明明还不如我,凭什么来管着我?”多数人都抱有着这样的想法,于是秉承了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这一理论,余冬渐渐被同学们孤立了。

余冬,一个自律性极强,极其负责的人,敢说绝没有人比他还要适合这样的职务。可是枪打出头鸟这种话也并不无道理,等同学们渐渐形成了小集团之后,他才渐渐意识到自己被人们抛弃了。不过对余冬而言,这些都不算事儿,毕竟这么多年了都是这样下来的。

楼主 鱼唇的果子狸  发布于 2016-07-17 22:12:00 +0800 CST  
#2
“啊……别打了,我错了不敢了,别别……”细碎的呻吟和求饶声从厕所中溢出。傅晓下巴朝着脚下的人,脚尖轻撵在他的脸上,一脸不屑的示意了一下身边的人。余冬从厕所门口走过,校园暴力呀……虽然已经见怪不怪,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但犹豫之下余冬还是走了进去,吱呀的开门声中余冬和傅晓眼神对视了一下。傅晓眼神忽然柔和了起来,摔下了手中的人,“呦,大班长啊,原来你这种好学生还会出班门?”。望着逐渐逼近的傅晓,余冬直视着他的双眼,“老师一会儿就来了,你们随意。”然后头也不回的就离开了。

傅晓看了眼脚下瑟瑟发抖的人儿,小心扶了起来,轻轻搂了一下,“自己收拾一下吧。”那人轻轻颤抖了一下,环住了傅晓,“您玩腻了么?”傅晓温柔的笑了笑,看起来温暖的不行,“大家不都只是玩玩而已么,莫非你还当真了?”。

天台上,暴雨即将来临时,远处的云朵像一幅画一样,傅晓依在栏杆上,想着下午发生的事情,想着余冬的眼神,一时间竟觉得有些愉快。

周日,唯一一个休息的日子,余冬像往常一样,一个人去了市图书馆,一边蹭着空调wifi,一边默默刷题。七月的太阳即使再毒辣也隔在图书馆的玻璃外,余冬的心情平静如水,对着熟悉的题型不厌其烦的写了一遍又一遍。“大班长~出来一下吧,我找你有点事儿。”一个有点耳熟的声音低低地在耳边响起,是傅晓。“什么事?”余冬压低了声音,是那种略带着沙哑的低音,听起来充满了色气。“问你道题目嘛~班长大人不会连这个小小的请求都不能答应吧。”傅晓的音量逐渐提高,四周的眼神忽然聚集了过来,余冬无奈只能起身走了出去。

楼主 鱼唇的果子狸  发布于 2016-07-17 22:13:00 +0800 CST  
#3
余冬走进了一间正在维修中的自习室,背对着窗户,从门口看来只能看见一个黑色的剪影,显得高大而又威严。傅晓紧随其后,随手锁上了门,然后对着余冬,缓缓跪下。“您会打人么?”,傅晓面上带着微笑,细细的看着余冬。余冬颤了一下,有点尴尬的走到他面前,“抱歉我听不懂你在说什么……对这种游戏也没什么兴趣。”傅晓好像已经猜到了一样,拉住了他的衣角,“您是S的吧,高一那年因为一个同学屡次迟到就当众给了他一巴掌,后来你们班主任极力才把这件事压下来。这种对别人有这么强烈控制欲的人,一定是S吧,别跟我说你还不懂?”余冬面色一改,从之前有些不知所措的神色中缓了过来,“你在威胁我?我从来不需要像你这种不乖顺的狗。而且你傅大少爷身边从来不缺人吧,各色各样的应有尽有,何必来找我这种无趣的人。”傅晓默默闭上了眼,起身拉起了窗帘,一时间屋子里只有些许亮光,只能模模糊糊的看见对方,傅晓快速脱光了自己的衣服裤子,赤裸的身子对着余冬,虔诚的跪在他的脚边,“求您收了我,我绝对会忠诚于您的。”

一时间好像时间都停止了一样,余冬没有拉起他,也没有拒绝他,也没有嘲讽或是辱骂。

傅晓渐渐脸红了起来,虽然本来是个没脸没皮的人,但是别人穿着他脱光这种事情还是第一次干,纵是再厚脸皮的人也熬不住。

傅晓的语气软了几分,再次试探性的问了一句,“请问您愿意收我么?”,如果可以用一个词来形容现在的傅晓,那恐怕就是……大写的尴尬。

余冬还是没有回应,等到傅晓第三次准备开口时,“请问……”,余冬打断了他,“我不喜欢话多的人,现在膝行跟着我。”傅晓的眼神亮了起来,可是如果他早知道这个看起来冷淡的人,居然内心有那么多奇怪的play,绝对不会说出像今天这种愚蠢的话的!

余冬慢慢的走着,像是在刻意等傅晓一样,偶尔停下来揉一揉傅晓那一头卷毛,讲道理手感和那种长毛狗感觉差不多。“就在这儿,停。面对墙,双腿分开,跪趴。”傅晓没有丝毫的犹豫,做好了一个极其屈辱的动作。“嗯,还挺乖的啊,保持这个姿势别动。”余冬拿出了之前在自习室随手带出来的笔,摸了一下笔尾,感觉没有什么尖锐的部分,于是不带任何润滑的插了进去,只留了一个笔头出来。傅晓显然没有料到这样的待遇,身体颤抖了起来。“怎么?这样就受不了了,那我劝你趁早滚蛋。”余冬威胁。傅晓稳定了一下情绪,声音有点闷闷的,答道“谢谢主人赏赐”。

“我喜欢听话的小狗,现在保持这样挺好的,你的尾巴除了有点短都还可以,我希望一会儿我来的时候它不要长长了。”余冬奖赏似的摸了摸傅晓的脑袋。然后一巴掌拍上了他左半边的屁股上,“我一般不会用手打你屁股的,毕竟力的作用是相互的,我也不希望我的手比你屁股还疼是吧。”余冬揉了揉刚才打过的地方,带着点热度,另一只手纠起了傅晓的头发,“刚才算是破例,现在……自己调整姿势,用一个我能观赏到的姿势,把屁股打红,你这么白应该挺容易的吧。”傅晓的头发被余冬放开了,脸上泛着潮红,但却一动不动。余冬看见他并没有行动的意图,转身就走,傅晓慌了起来,小声喊着“别……马上,马上我就做。”余冬停下了脚步,“把我刚才的话重复一遍。”,傅晓小声说“您不喜欢用手打我……那里,让我自己动手。”,余冬抬手给了他一巴掌,“那里?那里是哪里啊,嗯?”。“身后……”傅晓想了想这个答案绝对不会让余冬满意,干脆什么都不顾了,“是屁股,您让奴儿打自己屁股!!”

余冬莞尔,“那就快点动手吧。”

楼主 鱼唇的果子狸  发布于 2016-07-18 00:23:00 +0800 CST  
艺术源于生活,却高于生活。如果我这种小黄文也算艺术的话Σ(|||▽||| )……有些话我自己看着都羞耻,然而写的时候觉得这种羞耻play好棒

楼主 鱼唇的果子狸  发布于 2016-07-18 12:13:00 +0800 CST  
#4
傅晓颤巍巍的把手伸到了身后,先是揉了揉有些微微发红的屁股,然后反手拍了下去。羞耻感要远远大于疼痛感,“报数”,余冬的声音不适时的响起。“一”,然后机械般的重复着抬手落下,抬手落下的动作,“二十”,傅晓扭过头,看了一眼余冬。余冬面无表情的望着傅晓的臀部,和那个含着笔的穴口,见傅晓停下了,毫不客气的一巴掌抽上了他的脸,“我说停了?”,他顿了顿,“还是说你没吃饱就没力气?”,余冬魔术一样的又拿出了一支笔,挤出了一条空隙强行塞了进去。“这样是不是有力气一点了,看你刚才软绵绵的样子,就这样还是校篮球队的?”,傅晓轻声答道,“抱歉……”,这样的傅晓和前两天那个不可一世的小霸王判若两人。“打到深红色吧。”余冬下了命令,顺便随手揉了揉傅晓的屁股,纠起来再放开来,他穴口的两支笔也这样晃来晃去,“后面用点力,夹紧了。”,傅晓用力收缩着,括约肌处隐隐作痛。啪的一声,两支笔落在了地上。“对不起……我,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因为以前没有这样的经验。”余冬冷笑,“你是说我不懂怜香惜玉,这样的环境下就给你开苞了?还逼迫你这朵小雏菊练习收缩咯?”傅晓急得快要哭出来了,背过身面对着余冬,磕着头说,“我会尽量练习的,求您别生气……”,余冬用余光扫了一眼他,“按照刚才的要求继续,打多少下自己看着办,到时候给我发张图片,姿势越贱越好。结束之后不许穿衣服,对着墙顶着这两本书面壁,我一会儿会来抽查,面壁的时候腿分开,屁股尽量撅起来,臀瓣里空着也不好,夹本书吧,你应该带书了吧,总之你自己看着办吧,我一会儿再来看你,门不锁了,如果有人进来不准撒谎,你是什么样的贱样就如实告诉别人。”这可能是余冬说过最长的一段话了,傅晓安静的听着,耳朵越来越红,最后也只能回答,“主人慢走。”

余冬走出了那件废旧自习室,仍然默默地锁上了门。

傅晓一个人呆在里面,忽然觉得自己贱的可以,人家明明就没动手,现在自己这副样子完全就是自己动手而已。但是即使这样,仍掩盖不了傅晓下体微微勃起的事实。傅晓重新趴回了原处,一下下的打在身后,疼痛羞辱和一点点的开心充满了他的大脑。“谢谢主人……余冬,啊……余冬,余冬……”一遍遍的重复着他的名字,然后身寸了出来,留下了一地的白浊。

傅晓忽然大脑一热,蹭了些抹上了穴口,然后把之前的笔重新插了进去,屁股的热度逐渐升高,傅晓累的抬不起手时就着这样的姿势反手拍了张照片。QQ联系人,余冬,发送。

-请主人检查。
-这样你就舒服的射了?

楼主 鱼唇的果子狸  发布于 2016-07-21 13:16:00 +0800 CST  
#5
傅晓一时无语,回了一串省略号过去。

-你就是这样和我说话的?

-主人对不起[表情包]

-衣服穿好,滚过来看书吧。

-来了~

-对了把那两支笔竖着夹在中间吧,都被你弄脏了也不好带回去了,就赏给你好了。

-[黑人问好.jpg]
-啊啊啊发错了……谢谢主人赏赐

傅晓带着点小激动的穿好了衣服,身后夹了两支笔总觉得会掉下来一样,只能用力加紧,还好今天穿了一条比较宽松的裤子才没让人看出来。

自习室里静悄悄的,余冬还是坐在原来的位置,一边看书一边转笔。抬眼见到傅晓冲他招了招手让他过来,傅晓现在乖的像只金毛,屁颠屁颠的就走了过来,就差摇尾巴了。图书馆这个时候人不多,余冬在角落里占了一张四人做的桌子。余冬示意傅晓坐到他身边的位置,傅晓走过去一看,椅子上摆了许多笔盖,想了想自己的屁股,没敢坐下去。

余冬也没说话,只是对着他伸出五个手指头,然后慢慢的缩回一个,又一个……嘴型可以看出是“五,四,三……”,傅晓最后可怜兮兮的望了他一眼,犹犹豫豫的坐了下去,酸爽的不行。

傅晓一边扭着屁股,一边看着身边的余冬,余冬见他什么书都没带就随手借了他一本单词书,“回去抽查你字母C,错几个就……”余冬一脸你懂的的表情,也不再说。

楼主 鱼唇的果子狸  发布于 2016-07-21 13:33:00 +0800 CST  
#6
傅晓晚上和余冬一起回家了,一个电话回家,今天住同学家,也没过多的解释,像是在通知父母一样。

余冬家很干净,和他人一样笼罩着一种禁欲的色彩。

“你父母呢?”傅晓有点好奇,“我还在想怎么和叔叔阿姨打招呼呢。”

“这是你应该问的问题么?”余冬坐上了沙发,随手就抱起了旁边的笔记本,倒是傅晓忽然有点尴尬的不知道做什么好。

“那个……我现在应该干什么呢?”

“单词都会背了?不会就去背单词,会的话就去那边那个墙角呆着,衣服脱光,找个你觉得比较舒服的姿势等我。”

(_(:з」∠)_后半截手一抖全选删除了,宝宝心里苦,但宝宝不说)

楼主 鱼唇的果子狸  发布于 2016-07-26 00:01:00 +0800 CST  
能被喜欢我真的是荣幸之至!虽说这是篇小肉文,不需要脑子的那种,但是我还是尽量希望不要出现很多BUG,所以如果有什么特别不科学的,或者前后矛盾的地方请告诉我,或者觉得这种性格的人物说出这样的话让人觉得很突兀也可以提出来。

不接受剧情上的修改,我不喜欢宠着受的那种文风,也不喜欢打伤了揉三揉那种。所以这篇文不会有OTK也不会用巴掌拍,一些大众很喜欢的梗我不会写,这点不会改变。原因其实文里提到过了,力的作用是相互的啊!相比之下我很喜欢那种不经意间流露出来的宠溺感,就像是罚跪的时候扔一块垫子,诸如此类的ww

其实这个扔垫子是我微博看一个挺喜欢的S的视屏看到的,当然后来被河蟹了,当时真的是像被电击了一样,浑身酥麻的感觉,现在想起来觉得有点莫名其妙的hhh可能这就是m心理?

哦哦哦哦最重要的一点,催更的时候加一点赞美我的话嘛,说不定我会勤奋一点~

楼主 鱼唇的果子狸  发布于 2016-08-11 09:56:00 +0800 CST  
#6
好像被吞了一次



楼主 鱼唇的果子狸  发布于 2016-08-11 17:21:00 +0800 CST  
#7
余冬咳嗽了一声视作提醒,然后双腿伸直搭上了傅晓的肩。余冬虽然不如傅晓那样肌肉线条饱满,但也不是那种特别瘦弱的人。傅晓因此失去了平衡,但很快调整好了自己,稳稳地跪在地上。虽然身上架着余冬的腿有点儿累,但是傅晓却莫名感到了一丝的心安,同时心也静了下来,不再胡乱想其他的东西。
余冬对此很是满意,如果没有遇到一个选了辅助位但是却要抢上单的队友的话……“嗯?”有点生气的余冬皱了皱眉。怎么说呢,对于余冬这种人来说,英雄联盟的乐趣就在于……杀!戮!然而一个好辅助最需要的就是不拿人头,所以五个位置来说他最讨厌的就是辅助。而且人懒也不屑于和别人扣字,所以直接秒了一局把笔记本扔到了一边。
“书放哪儿了?”余冬动了动腿,提醒腿下的人。
“放包里了。”傅晓的声音听起来闷闷的,毕竟伏着身子气息并不顺畅。
“拿来。”余冬命令。
傅晓有点尴尬,余冬的腿还在他身上翘着,那么问题就来了,是直接起身呢还是先请他把腿收起来呢?
余冬见他没有动静,晃了晃腿,悠哉悠哉地问,“等着我请你去呐?”
“嗯……您的腿还在我身上。”
余冬起身,傅晓感觉背上轻松了很多,但是紧接而来的是又一次的重压,这次余冬整个人都跨坐在傅晓的背上,揉了揉身下人的屁股,“走吧,先去前面那个柜子那儿。”
身上坐着一个人的感觉是什么样的,傅晓认为大家可以通过背两袋大米来感受一下。
傅晓缓缓的抬起膝盖,然后一步步的爬了过去,背上的人仿佛越来越沉了。其实说起余冬,在圈内算是个新手,耐不住人家悟性好,随随便便的一个举动都能勾起傅晓的情/欲。刚开始余冬害怕压坏了人家,小心翼翼地踮着脚,现在呢,双腿勾上了身下人的脖子,还时不时的拍一拍那个还带着伤痕的屁股。
“什么感觉?”
“为您服务,我很开心。”傅晓一边喘着粗气一边回答。
“为我服务?那我还得感谢你咯。”余冬对这个回答显然不满意。
“不……您骑在我身上,很爽……”傅晓不知道是累的还是羞得,面色一片红。
短短几米的距离却爬了很长时间,傅晓身上忽然一轻,还有点不太适应。

楼主 鱼唇的果子狸  发布于 2016-08-12 10:03:00 +0800 CST  
求推文,要重口的,受不会动不动就面色潮红嘤嘤嘤哭的,要特别听话乖巧的,不要那种特别娘气的

楼主 鱼唇的果子狸  发布于 2016-08-15 12:21:00 +0800 CST  
#8
余冬轻抚着傅晓的背,顺着脊背慢慢往下。

余冬曾经和好友聊天时说到了对方的猫,友人说:“我的猫好色情啊,摸它哪儿都会抬起来迎合。”当时的余冬只是当做一个笑话一笑了之,可是如今想来手下的傅晓也正是这样的神情,像极了一只猫。

“傅晓,你猜猜柜子里是什么?”余冬语调上扬,听起来这时的他心情不错。

“是……衣服之类的吧。”

“那……我想来拿什么?”

“换件衣服吧……”傅晓语气有点发抖,一部分是激动,还有一部分是疲累。

余冬没有回答他,只是把手放到了他的头上,一摸额头上都是汗。“算了,洗澡去吧。”

傅晓有点惊愕,没想到余冬就这样停了下来,从专业的角度来说,人们称傅晓的这种心理叫做“欲求不满”。然而他也并没多说,只是把头抬了起来,看着余冬。

“嗯?”余冬也回望了一眼他。

“您累了么?要不要我帮您放松一下。”傅晓的语气很诚恳,眼神流转之间牵动的都是真诚。

余冬觉得好笑,本来是心疼自己刚养的狗崽,怕给累坏了,结果人反过来关心自己。既然这样那也没什么好怕的了。

余冬快步走向了卧室,只留下一句“跟着我”。

傅晓显然还没有适应膝行,爬的很慢,余冬就戏谑般的在门口盯着他。“屁股抬高点,头低下来,拿出你身为一只狗的骄傲来。”余冬的言语刺激着傅晓,甚至不需要任何的触碰,傅晓已然情欲高涨。

楼主 鱼唇的果子狸  发布于 2016-08-16 12:41:00 +0800 CST  
我这个人剧情写起来拖的不行,感觉可能等#13的时候他们才能迎来第二天的开学……然后#1089的时候他们大概能毕业,所以我决定少一点描写多一点剧情Σ(|||▽||| )

还有,这层楼中楼吱一声我就会眼熟你~不喜欢加好友所以不用发好友申请辣

楼主 鱼唇的果子狸  发布于 2016-08-16 20:54:00 +0800 CST  
这么多陌生的id我好生气啊!你们看文都不留名的么!!贴吧素质呢!!我生气了,我有小情绪了!!

楼主 鱼唇的果子狸  发布于 2016-08-17 00:25:00 +0800 CST  
余冬的卧室很简单,浅灰色的墙纸,以及和深灰色的被子,一张书桌一个衣架。

傅晓跪在中间的地毯上,珊瑚绒摸起来很软。

“知道几点了么?”余冬有些突兀的问着跪在地上的傅晓。

“嗯……七点了吧”,傅晓的声音软了下来,可能是因为进了卧室之后给人一种安逸的感觉。

“饿了么?”

说不饿是假的,但是傅晓此时并不能猜出余冬在想什么,也深刻的明白余冬的话并不只是表面的意思。“……”短暂的沉迷换来的是余冬的一脚,在原本红肿的屁股上留下了一个印子。

“说话。”

“饿……饿了”,傅晓听起来有点委屈,这个人为什么一言不合就用踹的啊!!

余冬满意的微笑了一下,“我帮你叫了一份外卖,”余冬顿了顿,看了眼手机,“好像快到了,等下你自己去把狗粮拿来。”余冬的语气难得不是平静如水的,上扬的语调带来的却是傅晓的惊慌。

“我去开门么……”傅晓又确认了一遍。

“这么点儿活都不愿意干?”余冬故意板着脸,脚勾着傅晓的肚子,弄得傅晓有点痒痒的。

“我可以……穿衣服么?”傅晓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你说呢?”余冬实际上也不想做的太过分,转而说,“其实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总要付出点代价的。”

余冬没有接着说下去的打算,傅晓也不敢问,就这样静默了半分钟。

“我接受。”傅晓沉不住气了。

余冬什么也不说,只是转身拿出了什么,然后绕到傅晓的身后。

楼主 鱼唇的果子狸  发布于 2016-08-22 23:36:00 +0800 CST  
(。•ˇ‸ˇ•。)最近在忙考试,考的还不好……文嘛等等总会有的,尤其是小黄文,你们别总催我么么哒~

楼主 鱼唇的果子狸  发布于 2016-09-12 19:57:00 +0800 CST  
#10
余冬这个人有点轻微的小洁癖,有句话嘛,“房间干净无异味,不是娘炮就是gay”,余冬大概两者都不是,只是属于那种小洁癖。

故此他做不到先用手指给傅晓同学扩张,再细心的塞进去。但是干戳确实也戳不进去,所以也只能又丢给了傅晓,让他自己动手。其实傅晓内心是拒绝的,毕竟人家心甘情愿作个小M更希望的是好好趴在一个地方好好享受,余冬倒好,从一开始就偏向于喜欢看着傅晓自己动手,这样一点儿都不爽啊!以上,都只是傅晓一闪而过的念头,胆子再大也不敢说出来的。故此自己硬生生的把余冬递给自己的兔子尾巴塞进了身后,有点胀痛干涩的感觉,圆锥形的设计让菊花慢慢扩张,扩到最大处又迅速收缩,然后一个短萌的尾巴就好像和身体融为了一体。

傅晓跪在地上,背对着余冬趴了下来。球状的尾巴由于傅晓菊花口的开合上下晃动了一下。余冬粗暴的抓住了傅晓的尾巴,左右晃了晃,又向外拉扯。

“疼……”傅晓只能小声地表达自己的不满,然而这在余冬耳中仿佛像是又一次勾引。“站起来,”余冬满意地在傅晓屁股的那个红印子上拍了拍,“这个穿上”,说着一件围裙丢给了傅晓,粉红小熊的图案与余冬房间比来显得格外的不协调。傅晓有些扭捏地站了起来,躲躲闪闪地捂住了下体,而余冬则是粗暴的把他的手扯到了一边。

“站直!”余冬有些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头,恶劣的在傅晓臀上揉了一把,然后就直直地盯着他。粉红色的围裙穿在傅晓身上显得格外的不协调,本身就不是那种瘦瘦弱弱的人,反而还是那种肌肉线条匀称的人,穿上这种显得特别人妻的衣服,只能说是反差感特别大。余冬也是一样的想法,本来心想不好看想给傅晓重换一件的,可是此时敲门声却响了起来。索性余冬就往床上一躺,盯着手足无措的傅晓。敲门声越来越急,傅晓无奈之下只能慢慢移向门口,手扶在门把手上,缓缓地开了门。

“这是您的外卖……”外卖小哥像是刚发觉有什么不对的一样,“呃……现在城里人真会玩啊~”

傅晓面红耳赤的结果外卖就迅速关上门了,急忙回到了余冬的房间,在门口跪了下来,慢慢爬到了余冬的床边,双手捧着外卖给递了过去。

楼主 鱼唇的果子狸  发布于 2016-09-16 15:21:00 +0800 CST  
我真的一点都不会刻画余冬的心理,极力想写一个冷漠攻然而写的好受啊……所以说一个主或者说一个S到底都是什么心理啊,尤其是那种不给打炮的,就是看看自己的小M就满足了么??还有……动手打人真的不累么,sp用手真的不疼么??

(。•ˇ‸ˇ•。)以上实际和文没什么关系,有人能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么?感觉知道了之后我以后约实践才不会太尴尬啊……

楼主 鱼唇的果子狸  发布于 2016-09-16 15:27:00 +0800 CST  
余冬接了过来,转身去找了个碗,把饭和菜搅拌倒了进去,圆润的米饭看起来让人很有食欲。

“吃。”余冬命令着说。

傅晓跪在地上,双手被在身后,用舌头卷起碗里的饭,一口一口吃了下去。这是一个很羞辱的动作,但是又极其讨好主子,屁股撅起,随着头上下晃动,屁股也左右摇摆。

“你真贱呐……”余冬发现傅晓没有一点点的反抗,心里又有点失落,仿佛自己经手时就是一个完美的成品一样没有一点成就感。但是这样言听计从的态度恰恰是自己要求他的,想到这里,余冬不禁矛盾了起来。

一边的傅晓有点微微发愣,按照道理来说,自己听到这样的羞辱应该会喜欢,甚至会有反应,可是现在的傅晓只想哭。他仔细的回想起了和余冬的初见,那样清高的人有什么值得人留恋的。可是他恰恰就是喜欢余冬那种谁都不看在眼里的态度,喜欢他对所有人都冷冰冰的神情。喜欢他遇见了常人难以解决的危险却还能镇定自若的态度。看见那样的他,只想跪在他的脚边,亲吻他的脚踝。希望他能用那样冷冷的眼神看着自己,希望他可以用脚在自己的脸上践踏,希望自己的屁股上能烙上他的红印。

现在这些都满足了,自己还有什么不满意的,余冬和傅晓都陷入了深深的矛盾之中。

“傅晓,”余冬很正式地喊着傅晓的名字,“再给你一个晚上,我希望你能最后再思考一下,我想我们需要交流。”

余冬到底还不是一个入圈多年的S,只是单纯凭着心里某种心态的驱使下收了傅晓,可是发现似乎也并不像他想象的那样。说是让傅晓好好考虑一下,实际上也是让自己好好考虑一下。

是夜,余冬和傅晓睡的都不太踏实。

夏天的六点太阳早就升起,只是空气中还有些许凉意,余冬刚刚打开卧室门就看见收拾齐整的傅晓站在门前。余冬个人是没有吃早饭的习惯的,长期以来为了多睡一会儿,很多学生都选择不吃早饭,所以看见傅晓递来的煎饼有些莫名的情愫涌上心头。

“想好了?”余冬的话似乎有些驴头不对马嘴,傅晓显然也有点不知所措。

“我能放学之后再给您答复么?”

“嗯,走吧。”

余冬可能从小到大都没和人一起走在上下学的路上,沉闷的气氛在两人之间徘徊。要是以往的傅晓估计早就打开话唠模式开始逗身边的人开心了,可是今天心里压了块石头,所以一言不发。

楼主 鱼唇的果子狸  发布于 2016-10-05 12:13:00 +0800 CST  

楼主:鱼唇的果子狸

字数:9775

发表时间:2016-07-18 06:1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1-26 18:25:38 +0800 CST

评论数:43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