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三日香闺责 『无水版』

【潇湘溪苑】【原创】三日香闺责 『无水版』

楼主 困斟  发布于 2018-06-20 19:32:00 +0800 CST  
在男男可自由嫁娶的国度里,自然会形成一套完备的流程程序。边境的小城远离世俗繁华,不受大规大矩的束缚。却也遵守一条铁律,“男人便是妻的天”。
夕阳无限好,灰黄的光照在土地上,昭示着一种淳朴的气息。此时杨柳依依,微风戏过,古落的村庄里一片喜气洋洋之气“村长的儿子要下嫁了。”
此村名叫 萧庄村,没别的 全村都姓萧而已。
村长的儿子萧玉要远嫁到二十里外的 寒家庄,对于常年闭塞不外婚配的村庄来说,这确实是一件大事,毕竟,这也关系到整村的脸面,何况村长儿子嫁的还是当地的望族寒家。
一路又难四方连的时候,这消息来的便详细而充实,对于这两方各地的礼节,可算弄得门清。倒也简单,算算不过就三节,分为 洗节 受节 和 礼节 。
光悄悄的移在村长的房屋内,不知媒婆对潇玉说了什么,萧玉“腾”的红了脸,羞答答的点点头头 轻哼了一声“恩”。
媒婆对萧玉的反应很满意,连连称赞,:“哎呦,村长,您有这样的儿子是您福分啊”。
村长满脸的褶皱也展开了,笑应到:“那里 那里,唉,这也算到头喽”。
“那村长,该明我们就行这礼节吧?”
“哎行行行,您走好哈”
媒婆半推半让的:“哎 别送了,俺自己走就行,您快快准备去吧”。
明天又是一轮日光的开始,古落的村庄,朝朝落落,黄鹂又在最后啼鸣。

楼主 困斟  发布于 2018-06-20 19:32:00 +0800 CST  
第二章 洗节
早饭过后,媒婆便带着萧玉来到一间黑屋里,身后还跟着两个随从。
屋里黑压压的一片,有一个木浴桶,旁边就是咕嘟嘟正在加热的水。还有一张略显陈旧的床。
萧玉愣了愣:“婆姨,这……”。
媒婆嘻笑说:“哎呦,玉娘子啊,按这寒家这边的规矩来,这第一礼嘛就是把新娘子洗干净了喽,”看了看锅里的水:“哎,这水也快热好了,娘子你快快去准备准备,该行礼了”。
身边的一位随从默不吭声的引着萧玉去屏风后 施衣去了。
“哎哎,小凤你去把引泉水的桶拿好备着”。
低声应了声:“是”。便退下了。
媒婆东看看西摸摸刚刚俩随从带的东西是否有少的,喃喃自语:“嘛了嘛烦的喽,莫得省心的”。
另一旁,萧玉,也去衣好了,被侍从半拉半请的出来了。
室内由于火的原因,闷热,而且又正临夏日,萧玉的身子也微微犯红,犹如池塘刚开的荷花,粉嫩嫩的。
“婆…姨……”。这种当着他人的面,如 此…赤 裸,对于长年深闺的萧玉,够羞涩的啦。
媒婆看着直愣愣的,随后笑的猥涅的说:“这玉娘子这可是 仙人转世啊”。
仙人,又称秒人比喻男子体态轻盈,不可一握,又有神仙的神情,风骨极姿。
闻言,萧玉的嘴角微弯,脸颊也开始犯红,眸中尽是洋洋得意的自信。

楼主 困斟  发布于 2018-06-20 19:33:00 +0800 CST  
第一章 洗节序
婆姨咧着嘴笑着,迎上前去。
“玉娘子,来,该行礼啦”。
萧玉顺应着媒婆的行迹,逐步向浴桶走去。
媒婆扶着萧玉的胳膊,指挥道:“那个,小晴你去浴桶里的水调好。”
看见刚刚回来呆愣在一旁的小凤:“你你你 引些泉水到桶里”。
“水温,花瓣,药草,什么的准备好…… ,小凤,你纪历的多,给老婆子看好了,水要热的!”。
齐齐的应了声:“是”,便各自忙活起来了。
媒婆把目光移到已经窘迫不堪的萧玉身上,笑着说:“玉娘子,你随俺来”。
媒婆拍拍屏风旁的床,指挥着萧玉让他坐在上面。
“玉娘子,不必害羞,这都是男妻必经的一环嘛,娘子如此爱羞,不知道这往后两节怎么过喽。”看着红脸低头的萧玉,口中坏坏的继续挑逗。
“玉娘子,现在俺要检查你的守宫砂了”。
萧玉听到后,把胳膊微微的抬起来,露出腋下紫红的守宫砂。
媒婆从腰间取出一个药包,用手指沾取了一些药粉,去敷到守宫砂上,不一会儿,守宫砂便成了血红的颜色。
笑了笑 :“玉娘子,好了”。
守宫砂自男婴出生后自带的,配有守宫砂的男孩即可有受孕的功能,在男孩三岁的冠礼上由家族长者,施药,让男孩开始孕育孕袋,同时守宫砂会因药作用而变成紫红色,而人们为了检验守宫砂的真伪,便研制出一种可检测的药粉。
守宫砂是男妻一个贞洁的标志,所以在嫁娶之前,男主方便会让指定的媒婆在洗节里去检验。
萧玉看着一脸笑着的媒婆,也知道下步的礼节,但也不好意思开口说,便又轻轻叫了一声:“婆…姨…”。
媒婆坏笑“恩”了一声 道:“玉娘子,你且跪趴好,老身,要检查你那处了”。

楼主 困斟  发布于 2018-06-20 19:34:00 +0800 CST  


楼主 困斟  发布于 2018-06-20 19:35:00 +0800 CST  
第一章 洗节 序 <3>
萧玉红着脸慢慢的移动着,随着动作,如墨般的青丝也侧斜在香肩,因为是侧躺的缘故,柔软的腰支把臀部称的越发圆润。

媒婆又直直的打量着萧玉的身子,后又装做无意的扫过那翘起的嫩臀,眼眸中划过一丝光芒,稍瞬即逝。
媒婆笑脸不改,双手叠放在前 道:“ 玉娘子啊,现在别说男子了,就单是老身都羡慕您嘞。
萧玉抿着粉唇,红着脸 低声不语。

太阳渐渐西升,色光开始变暖,杨柳照耀下的影子,映在窗纸,有两只调皮的鸟儿啼叫着追逐。
“玉娘子…且先等些,等会儿,老身让侍从抱您过去。”
萧玉看了看媒婆,轻“恩”了一声算是答应了。
媒婆转身走到浴桶旁边,用手指试了试水温,满意的点点头 指着小风 :“你去把玉娘子抱过来沐浴。
又看了看小青手里的端盘,问:“ 可都弄好了?”
小青点了点头,说:“一切都按婆婆指示的做的”。
“恩,那就好” 。轻摇着从腰间拿的纸扇,走到一旁的凳子上坐下 :“一会儿 你们俩个伺候好玉娘子,可得收拾干净喽,寒家的事可马虎不得。
“是(三声~)

楼主 困斟  发布于 2018-06-20 19:36:00 +0800 CST  
就在萧玉出水的那一刻,两个人早以准备好了浴巾在侧。
低着的头的俩随从,直到看见木梯上的脚,便才上前去,用浴巾裹缠在侧。
媒婆手摇着扇子走过来,笑着说:“玉娘子,来,洒过这圣水之后,这礼节也算完了”。
侧过身从案盘拿过 朱茵沾取一些碗里的“圣水
”朝萧玉洒去。
“洗静身心,得我神明垂青”。
洗礼完――

楼主 困斟  发布于 2018-06-20 19:37:00 +0800 CST  
第二章 受节――惩罚开始
宫白站起来随意的拍了拍袍子,起身,去关上了门,眼神喵到发愣的萧玉的时候 笑着说:“玉娘子,起来准备去吧,还跪着干嘛?时间都到了。”。
萧玉愣愣的站起身,杵在哪儿不知所措。
这回,宫白是真被气笑了,这美人不会是傻了吧?
宫白的手在萧玉面前晃了晃 :“玉娘子,且先到刑凳上趴好,放心,我会温柔点的”。
萧玉闻言 羞的扭过了头,也不说一句话,走到刑凳上趴好,也不在看宫白。
因为刑凳上有凸起的部分因此这让萧玉的臀部呈现出迷人的弧线。
宫白转身 找到红木板子后,看到的就是这场景 阳光把穿着一席红衣的萧玉照的发光,腰上的丝带把萧玉的腰肢勒的越发柔软,高高翘起的臀部好像在邀人蹂虐。
宫白摸着手里的红木板子 ,勾了勾嘴角
:“这一趟,收获还不错?”。

楼主 困斟  发布于 2018-06-20 19:37:00 +0800 CST  
第二章 受节――板子下的扭动
宫白一只手晃着手里的板子,在萧玉的身后闲散来回走着,也不急着下手,口里发出“啧啧啧啧”的声音:“这玉娘子的两瓣 都如此诱人都不知道该怎么选择了”。
随及,还双手合叉,一副苦恼状,好像还真在思考。
萧玉自他进门都羞愤难堪,此刻听了他的话,也更是愤怒难奈,双手紧紧抓住刑凳,语气冲道:“要打就打,别这样羞辱我!”。
“呦呦呦,玉娘子,你别激我啊,我这人最容易上当了” 。 宫白继续面带奸笑的挑逗着萧玉。
闻言,萧玉又扭过头,垂头不吭,也只有微微起伏的身子来证明主人的愤怒不平。
而宫白看着在萧玉在刑凳上微微的起伏不定,神情黯了黯,那被红衣包裹的翘臀,在主人的晃动下,也轻微的颤抖 。
宫白心里想道: “果然是个贱臀”。
宫白冷笑一声,手里一边拿着板子,一边把萧玉的上衣往上撩,再一点点的把里裤退到小腿,直至把白嫩的屁股,和修长的大腿暴露在空气当中。
萧玉感觉到了身后的动作,脸开始慢慢变红,呼吸因此而急促起来。
“那,玉娘子,我开始了?!准备好了”。说着便狠狠的一板便掠过臀峰,“啪!”臀峰上的肉陷了下去,直至一条红红的愣子出现。
“哼 恩?!”(三声~)。
“啪!啪!”随着第二板也进跟其来,不过这次并没有在臀峰上,而是扇在左右臀上。
“啊!”萧玉因为突来的俩板,有点吃不消,何况他自幼并没有挨过打。
可是宫白并因为萧玉的喊叫而怜香惜玉,反而更加的用力的挥着板子,左右对称,一板接着一板。
“啪!啪!”。
“啊,哈啊哈啊(哭颤音)”。
“啪啪!啪!”又是快速的三下。
“啊啊!疼疼……好疼……”。萧玉有点忍受不了,开口小声说道。
“不疼打你干嘛?做人家的妻子就要行好本分,且莫娇纵!记住了莫玉娘子?”。
“恩恩…恩 记住了!你轻些……好不好?”。
“不好!”回答他的又是重重的一板。
“啊哈哈啊!(三声 颤音~)”。
“啪!啪!啪!”宫白改变了方向,打向了臀腿最嫩的大腿根的地方。
“啊!!!”。萧玉大喊了一声,泪流满面,身子下意识的仰首蹬腿,双腿因为躲避板子,而来回搓着,臀部也因为疼痛而大幅度扭动。
“玉娘子的贱臀可不要在晃了,晃了我到时候忘了数数就不好了”。
“你……。”
“啪!”宫白挑了一块肿肉,拍了过去,眉眼一跳:“玉娘子,想说什么来着?”。
“我说……求你轻些……”。
“哦”宫白似明白的点点头,无辜的说道:“我还以为玉娘子是生了我气了呢?”
“……”。
宫白的嘴角上扬,想到了一个主意。他把板子轻轻的划过腰际线,把板子一点点的下移到臀缝里,当萧玉下意识的夹紧的时候又连忙抽出来,在重重的扇过臀峰。
满意的又听到一声喊叫,“啊哈!”。
“啪!啪!!说!谁在打玉娘子的骚臀?!”。
“啊!……!”。
“不说?那玉娘子,对不起了!”。
“啪!啪!啪!啪” 毫无章法的挥舞着。
“啊啊啊!!!,咳嗯嗯~~,轻…轻些打…是宫白!是宫白在打我的屁股!”。萧玉淡淡的抽泣着,还是说了出来。
“乖,最后十下,好好受着。”
宫白等到萧玉慢慢好些的时候,又重新那起板子,对着已经肿胀的臀部蹂虐着。
“啪!”。
“啊!
“啪!啪!”
“啊啊,我真的受不了,换个地方好不好?”。
宫白没有回应,剩下的板子,一条接着一条的席卷了整个臀部,整理有序。
“啪!!!啪!啪!啪啪!!”。
最后的十下,让萧玉浑身一颤,瘫软在刑凳上,久久恢复不过来。

楼主 困斟  发布于 2018-06-20 19:39:00 +0800 CST  
第二章 受节――姜罚
白嫩挺翘的臀部自上而下都红肿通透,萧玉低低的爬在刑凳上低泣垂涎。
在萧玉所在的国度里对待男妻的管制由为严重,不管礼节上,管理上,刑法上都极为苛刻,在他们的传统纪念中,男妻遵守的伦理纲常都要以夫君为重,男妻不过是一个生儿育女,把玩的工具。
萧玉的柔弱乞怜,反而引起了宫白作为男主强大的征服欲。
『玉娘子,这才刚开始就受不了莫?那玉娘子你以后还怎么服侍你的夫君?』
『我没有』
『呦,没有?玉娘子刚刚可还是一直求我轻点呢?』
萧玉红了红脸,尴尬不已。
『继续吧,我能抗住!』
宫白笑了笑,没说话,走到一旁的工具箱里找出一块被削好的生姜,和一碗水。慢慢悠悠的走来,好像在显示什么。
『等等,你你你,拿姜做什么?』
『当然是惩罚你那里的小嘴了。』宫白一脸无所谓的说道,随机也不知道从哪儿变的一把刀,仔细给姜在雕刻形状。
『小嘴?你不会是想……不行!受节里没有这个』
『没有?不会加的莫?再说了,我可是很想看看玉娘子的那处吞吐异物的样子,应该很美吧?』
『你你你这个流氓匹夫!』一不小心动作太大,牵连到身后的伤口,萧玉疼的啧牙咧嘴:『寒家的用书没有写这个,你不能乱加!』
『不就是用书莫?填上不就完了』宫白心里又默默的填了一句『再说了你那个还不是我写的…』

楼主 困斟  发布于 2018-06-20 19:40:00 +0800 CST  



楼主 困斟  发布于 2018-06-20 19:41:00 +0800 CST  
火辣的灼痛感在小穴外蔓延,一点点的在侵蚀萧玉的理智,脸上的汗水称股的滑落,开口求饶道:“宫白……我我…疼……撑不住了…”。
说完便不省人事,昏了过去。
『萧玉!』焦急的喊道。
宫白轻轻的把生姜慢慢的抽出,抱起萧玉向床边走去,迷恋的盯着萧玉的脸庞,整了整萧玉额发,轻声喃道:『玉儿,我的傻瓜。』
我就是你的寒哥哥啊。

楼主 困斟  发布于 2018-06-20 19:42:00 +0800 CST  
第三章 礼节
礼节对于男妻来说,就是柳树花明,此时早已被抬上花的萧玉在疼痛中幻想着自己未来的夫君。
轿外熙熙攘攘的百姓都叽叽喳喳议论着寒家未来的夫人。
『俺瞧啊,这寒家夫人顶是天姿国色,不然这寒家公子也不会在受节前去。』
『啥?!这怎么可能,这都不和礼数!寒家会做这样的事?』
『嘿,老王,你还别不信,俺表亲隔寒家做工的,俺亲耳听的』
『真的?俺才不信类。』
『嘿你...』
.....
...
...
萧玉 玉手轻轻的撩开车窗帘,翠亮的眼眸喵过一片片看热闹的百姓,心里一阵甜蜜。
时间到也在幻想中过的很快... 隐隐的能听见鞭炮声...
萧玉双手搅着帕子,甚是紧张:『未来的夫君会对他好的吧?』
而转眼另一面,寒恭白早已一袭红衣 在寒家门口翘首依盼的等着花轿,直到看见花轿停落的那一刻,寒恭白才坏笑着甩了甩袍子 迎上前去。
按例这时新郎用迎新娘出轿,可当萧玉被牵出的那一刻,他愣了。
『宫宫...白?』
宫白笑着回应,坐了个辑:『在下寒恭白 』
夏日清风,微微从二人掠过,就如那年离开的哪样,即使相隔7年,他们还是重逢了。
『真好,他的玉儿还在』

――――完结

楼主 困斟  发布于 2018-06-20 19:43:00 +0800 CST  
番外 洞房篇
男男的国度里,男妻的地位比女妻的地位还低,按照萧玉所在时代的观点里,男妻的生性本淫,需要后天的调教才能安守其性,而那些男妻自小的训练,只为男主更好的控制男妻,还有带来身体上的欢愉。

在洞房花烛夜的前昔,会又男主家的亲人带着新娘沐浴更衣,交代事宜,同时为了新娘能晚上“尽力”的侍奉,会给新娘子吃一种名叫岐归的药丸。
而此刻的萧玉早早的被寒家的人行完礼节,静静的等候在新房之中。
夏日的夜晚是静谧的,冷月当照,孤蝉清鸣,新房外的竹林被月光,洒下片片竹影,依稀还能听到前庭吵吵喳喳,劝酒恭喝贺之声。
不似前院的喧闹,新房内暖光中的佳人早已心焦如愤,体内的药性渐渐发酵,隐隐有火热的迹象。
早知如此,却没想到如此难捱,身子的温度缓缓上升,腰髓也好像千万只蚂蚁乱咬,尤其是那处更是骚痒难耐,想要什么东西狠狠的捅进去治痒。
萧玉轻轻的移动着臀部,想要缓解那种不适,脸上也因为容忍而展现一种别样的媚态。
红烛晕晕,时间缓缓的流淌,萧玉的呼吸慢慢的急促,薄薄的红纱也散发不出热气,难受的萧玉直哼哼。
低声怪道:『臭恭白,还不知道来,难受死了』。
『喔?这么说来,还是为夫的不是呢?』突如其来的寒恭白听到萧玉的抱怨一阵好笑,也不介意,随处找了椅子坐了下来,静静的盯着尴尬的萧玉。
『就是嘛。』
『那要是一会儿,我在欺负你,那我岂不是错死了?』
萧玉腾的一下红了脸,侧过身子:『你…无赖』
寒恭白笑着勾了勾嘴角,拿起桌上的合欢酒,走床边的萧玉:『娘子,这春宵一刻值千金,可浪费了』说着便饮了口酒冲着红唇吻了过去,把手里的酒杯一扔,顺势把萧玉压了下去。
寒恭白轻轻搂起萧玉的腰,让他的身子紧紧的与他相靠,手渐渐从腰际划下那两团浑圆,用力的揉捏把玩,也不顾萧玉呜咽的痛呼声,给嫩臀添上点点青紫。
『我的小玉儿,就知道勾引男主。』
『我我……没有』
『没有?我刚进来的时候,谁的贱臀扭的那么浪?』
『不是是那样的……玉儿只是……』

楼主 困斟  发布于 2018-06-20 19:43:00 +0800 CST  
『只是什么?忍不住了?』寒恭白停下来,微微的动情,让空气中充满一种暧昧不明的情绪,萧玉本就被药性折磨的活热,经刚刚的摩擦,脸上的红晕更深了。手上还微微的迎合着寒恭白。
『恭白,玉儿...好难.受』
『难受?是这莫?』寒恭白听着萧玉的喃语,喉咙划动,玉手又往臀逢移去,轻轻用指甲刺着肉嫩的小穴。
『啊,恭白,不要...好怪好..』
萧玉紧紧的抓住寒恭白的衣服,双手叠曲在寒恭白的脖子上,口里挑逗道:『恭白,玉儿好想要,给...我』
『小妖精』
他寒恭白是个正常的男主,要是这样还没行动,当然他还是个男人,不过是个不正常的男人罢了。
不过,这么轻易的满足,可不是他寒恭白的作风。
寒恭白抽出一条不知道从哪儿红绳变着花样的把萧玉的前端束住 满意的道:『好了。』
『坏蛋』
萧玉感觉到前面的不适,到也没阻止,轻推开寒恭白,翻了个身,手枕在床上,嫩臀高高翘起,把身上的红衣撩到腰支那侧诱惑道:『恭...白』
黄晕朵朵,火红的薄纱衣贴在身上。整个火春宫啊。

楼主 困斟  发布于 2018-06-20 19:44:00 +0800 CST  




楼主 困斟  发布于 2018-06-20 19:44:00 +0800 CST  
礼堂篇
每月的十五是寒家规定的省闺日,说的俗话一点,就是由自家 长嫂或者其他女长辈,教授一些礼数,用来让夫侍更好的孕育生子。
省闺日,一般都是夜晚进行的,寒家的西苑点点烛光,清明的月亮的照应下,微风袭袭,竹斑倒影。
西苑阁内的萧玉,跪在地上的正中央,难耐的来回移动,撅着嘴,一脸不开心的样子。
许是,察觉到萧玉细微的变化,正椅上的人放下手里的茶杯,不带感情的说:『怎么?才一小会儿就受不了?』
『萧玉,不敢。』
许是听见什么笑话的一样,来人掀过珠帘,走向萧玉,啼笑一声道:『不敢?还有你不敢的事?你都快被老三宠成什么样子了?』
只见来人一席红袍,步步生莲,嘴角的邪笑让人趁的越发妖媚。如果说萧玉是清冷的妖艳,那么他绝对是火中的罂粟,他就是寒家长子的夫侍 君墨。
君墨趁着说话的功夫,用余光打量萧玉,清冷的说道 『别以为老三撑着腰,就不守规矩,这该受的一分都不能少。』

『。。。』
『怎么?还要我请?自己脱!』
萧玉微微低下头,也不知道在想什么,缓缓脱下本就少的外衣,直到搂出那对圆滑的翘臀。
萧玉的皮肤本就滑嫩,烛光把萧玉的身子弄得越发黄晕,不可一握的腰肢,纤细的双腿,还有更加诱人的双丘,都让君墨产生一股揉虐的欲望。

楼主 困斟  发布于 2018-06-20 19:45:00 +0800 CST  

一件精致的物品,越是漂亮,人就越是想要毁坏,即使君墨自己也是在下的那个,对于萧玉也具有强烈的毁坏欲。并且这感觉愈演愈烈……
君墨轻笑一声,带有点命令的口气说道:『姿势』
即使是很多次了,萧玉还是感觉不习惯,萧玉微微的把腿叉开,塌下腰,让臀部高高耸起,直到角度刚刚能把后处的小穴露出。
萧玉侧过脸,轻声说:『请嫂嫂教导』
往往这个时候,君墨都是不急的,备好工具,静静的等待萧玉的极限,直到……
『请嫂嫂教导贱妾萧玉。』
听到这句话,君墨才满意的点点头,说『规矩就是规矩,这祖宗订的规矩谁不能破,知道莫?』
『好了,这下一步该怎么做,你可知道?』
萧玉红了脸,应道:『请嫂嫂给玉儿上束身』
『恩~』君墨同意道,脸上留出一丝得意的欢愉,又随机丢了一对束玲,『自己上吧』
萧玉低着头,按着指示做,直到那冰冷的束缚真正的禁锢着前端,才轻呼一声 恩啊~

楼主 困斟  发布于 2018-06-20 19:45:00 +0800 CST  

恶趣得到满足,心情还是很愉快的,当然,这么简单就放过他,也不是他君墨的风格。
君墨理了理衣袖,嘴角微微勾起,抬起脚故意挑逗着萧玉的前端。
『听说三弟妹之前被称为玉娘子?』
『嫂~嫂子,恩~别~』萧玉忍着身下的不适,断断续续的说。
『别什么?别怎么样?』
萧玉一副要哭的样子,带有点乞怜道:『嫂嫂~』
『嫂嫂要打就打 别欺负玉儿了好莫?还~有 嫂嫂轻些好莫?』
君墨到是愣了?怎么?他还没。。就弄哭了?
无奈嗔笑道:『你啊你,难怪老三拿你没办法』
君墨低下头,一手摸着萧玉的臀,一面轻声的说:『那你准备好了莫?玉娘子』

楼主 困斟  发布于 2018-06-20 19:46:00 +0800 CST  
『还请嫂嫂疼惜玉儿。』
君墨没说话,动手那出早以准备好的皮鞭,甩了甩 道:『这个热身正好』
萧玉听到鞭子划过空气的声音,身子下意识的一紧,努力的使自己不去在意。
就在萧玉以为不会下鞭的时候,右臀突然传来火辣辣的刺痛感。
靠!疼疼。。。
『啊!』接着左臀的臀峰也被‘’轻轻‘’划过,萧玉
疼的叫了一声。
『嫂子~』
君墨yi的一声,问道:『弟妹叫我做什么?很痛莫?』
『恩~嫂子,真的好疼。。』
『哦~那要是这样呢?』说完,又一鞭子打在臀峰上,那表情好像在说‘’我仅仅只是在实验,不是故意的’
『嫂子,你!』
『我,小玉玉 我怎么了?』君墨原本妖艳的脸上难得有一点青春搞怪的样子。

楼主 困斟  发布于 2018-06-20 19:46:00 +0800 CST  

楼主:困斟

字数:8369

发表时间:2018-06-21 03:3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3-24 11:20:40 +0800 CST

评论数:6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