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秋思无声(古风 粽子又来虐儿砸了~)

这是之前说的主角受和配角受的故事 尽情狗血欺负儿砸叭~

楼主 明中的希  发布于 2018-10-24 21:35:00 +0800 CST  
—— 随秋在时,你却疑他忌他刑囚于他。如今做出歉疚悔过的模样,世人却皆以为是情深义重。看着皇上生不如死,我觉得痛快至极!

楼主 明中的希  发布于 2018-10-24 21:36:00 +0800 CST  
“姜临,朕觉着你仿佛有什么话想说。”年轻的皇帝撑在桌案上,另一只手慵懒的摩挲着手中的红玉手串,前来述职的大人们走后就以这个姿势闭目凝神,旁人哪敢叨扰。
“朝臣家的几位公子已经照皇上的意思安置好了。”姜临从小太监手里拿过记档的名册恭谨递上,这位刚登基不久的天子心思难以捉摸,他只好事事小心,以求坐稳着总管的位置。
白封玄只淡淡扫了一眼,不甚在意。“这里面谁的容貌最出挑?”
“回皇上,自然是左相和右相两家的公子。”皇帝嗤笑一声,当年那个小家伙果真没辜负他的眼光。姜临心里有些惋惜,尤其是右相家的,远远一眼就是天人之姿,本该是娶妻生子的年纪,因为皇上的猜疑和嗜好就被送进了宫里,昨儿个就闹了一宿,今日要是被头一个宠幸,不定作出什么风波来。
哪知这皇上真就对此感兴趣,听说后晚膳还没用就要去瞧瞧他是怎么个闹法。
淮梓宫地方偏远,白封玄知道陈温言是右相的小妾所生庶子,平日里也不受宠,离自己近了反而引人注目。踏入宫门之前,他特地屏退了所有人。
少年正盯着墙外几只飞过的燕子出神,似乎外界的一切都无法引起他的注意。仅是一个背影,都是芝兰玉树,出尘一般。然而仅在淮梓宫呆了半个时辰,皇帝出来时已是满脸阴郁。好巧不巧,路过御花园的时候,竟被不知道哪里滚出来的藤球碰脏了衣袍。
赶在皇帝发怒之前,有个人跑出来宝贝似得护住了自己的藤球。“随秋给皇上请安。”这孩子不过十六七岁,望着白封玄的眼神就像猎场那几只圈养着的小鹿,无辜而天真。丝毫不知自己接下来的命运。正要发怒的皇帝一怔,方才低头细细打量起来。“朕听过这个名字,你是云随枫的弟弟?”随秋眼中闪过一丝失落,他果然是不认得自己了。也是,小时候的约定哪又做得数呢。不过自己已经求了爹爹大半年,软磨硬泡进了宫,总有一天封玄哥哥会想起来的。
左相有个好儿子,年纪轻轻就战功在身,白封玄根基未稳,在平定边陲和朝臣上都要依仗左相。他倒是好奇,这道旨意别的大臣送来都都是庶子及旁支,唯有左相竟舍得将他宠爱的嫡子割爱。可见云家心思之深,不得不防。不过随秋生的倒是极好,若不是还小没完全张开的原因,再养养未必逊色于陈温言。
御花园戒备森严,这些小把戏他在当亲王的时候已经看腻了,因刚在陈温言那受了气,眼前的随秋倒是聊胜于无,白封玄的手指落在少年清透而稚气的脸颊,语气已是带着柔情,宛如对待什么珍宝一般。“起来,随朕走走。”

楼主 明中的希  发布于 2018-10-24 21:37:00 +0800 CST  
入夜白封玄就要了他,随秋是个很怕疼的孩子,几次都想攀扯住什么东西来缓解下身陌生而剧烈的痛苦,但他牢牢记得无论发生什么都不得损害龙体,否则这娇生惯养的小少爷早就将男人背上抓出几道血痕。

白封玄本可以不那么粗暴,可随秋有趣得紧,疼得狠了只弓起身子,也不做声,偶然触到才发现小脸濡湿梨花带雨,别有一番楚楚可怜。“不用忍着,朕许你哭。”话虽如此,却恶意的加重了顶撞的力道。云随秋初尝此事,以为人人都得挨过这关,何况是自己喜爱的人。

每一次疼痛来袭,随秋都想求饶,可是他意识到这个人不再是幼时的某个不受宠的皇子,他是帝王,既然自己决定入宫,身上担着的除了个人的情爱,还有云家的荣辱。随秋有些迷茫了,为了一个不作数的承诺,真的值得吗?

毕竟只是个孩子,做到最后白封玄也恻隐,匆匆安抚了几下,将人搂进了怀里。

“你还要执意这样不吃不喝?”又过了一日,白封玄心思所在,又随便寻了个由头往淮梓宫去了。这次更过分,洒扫和里面伺候的宫人都被赶了出去,在殿门外头跪了一地。白封玄原以为自己将要兑现儿时诺言,世上再无人敢阻止,温言会和自己一样欢喜。可那人只轻扫一眼他视为珍宝的红玉手串。“我已不记得了,就算记得,不过是萍水相逢小儿戏言,皇上与我同为男子,戏言怎可当真。”

姜临只记得,皇上唤人进去时,谪仙般的人儿已经倒在地上。他只看了一眼便发出惊叫。“啊呀,这可是。。”红玉手串散落一地。

“好好好!”白封玄被气急竟笑了,连说了三个好字。“这般有骨气,日后也不用人伺候了,姜临,传杖,给朕传杖!”

他不想陈温言激怒之下竟毁了这手串,一时不知是心疼多年的心意付诸东流,还是气陈温言打破了他脑中编织的相认戏码。

太监抬着长凳和板子是要路过思云宫门前的,因着有些畏寒,春日里随秋都抱着暖炉,昨晚刚受了宠,身体还很虚弱,可他活泼的性子是掩不住,迫不及待就想看看心里的封玄哥哥这些年生活的地方。

“你们这是干什么去啊?”太监匆匆行礼,也不答话。随秋瞧他们忙着走,好奇又畏惧的跟了过去。

楼主 明中的希  发布于 2018-10-24 21:38:00 +0800 CST  
想必看到这里大家已经明白 我们的封玄记错人了

楼主 明中的希  发布于 2018-10-24 21:44:00 +0800 CST  
因随秋是新贵得宠,一路也无人阻拦他。虽然不认得路,倒也跟得紧,摸索着来到了冷清偏僻的淮梓宫,光瞧外面,和自己住的思云宫已是云泥之别,也不知道是何人犯了错,要挨那么重的板子。。。小孩儿撇嘴,偷偷揉了揉自己身后,随秋从小贪玩好动,但爹爹和哥哥从没拿戒尺之外的东西教训过他,左相治下宽仁,家里下人也很少被罚,几乎不曾遇过这么大的阵仗。

陈温言见着刑具,也没表露出多惊慌的神态,从知道要落入这牢笼一般的地方开始,他的心就死了,更加可笑的是皇帝毁了自己的一切,还自视有理说是兑现儿时承诺。

着人将太师椅搬了一张到殿外沿下,正正对着庭院。散落一地的红玉珠已被宫女拾起来,放入了锦盒。姜临没想到皇帝竟然有这好兴致观刑,这宫里个个都跟人精似得,右相家的公子美貌,怕是让皇上上心了,但天子威严哪是能冲撞的。苦了这些动手的小太监,还得琢磨着力道。

少年的身子单薄,瞧着弱不禁风的样子,趴在春凳上却硬气得很。“皇上拿强权压人,和地痞无赖有什么两样,我真后悔惹上这么大的祸患!”温言隐隐记起,许多年前的花灯节上,的确有一场混乱,他还和仆人走散。也仿佛遇见过和如今的白封玄十分肖似的少年,还说了几句话,再多的便想不起来了。若是因那件微不足道的小事造成如今身陷囹圄的境地。。。

容不得他多想,显然刚才的话又触怒了龙颜。没人能理解陈温言,皇帝的恩宠是旁人求也求不来的,何况白封玄俊美轩昂,容貌也是人中龙凤。

板子重重落在陈温言臀腿处,唱数的太监刻意拉长的声音十分尖细。“一”

“啊!”白封玄未来得及细细品味心脏处传来的抽疼,就被这个声音打断。他甚至以为是温言耐不住疼,开口求饶。可挨打的人除了牙关紧咬,半分声音也没漏出。随秋捂住自己嘴,身子往宫门后挪了挪。

‘“谁在那?”

缓缓挪出一个小身影,白封玄不喜有人掺入他与温言的事,但是目光瞧见陈温言因着随秋进来眉心微动,心中一喜。莫不是他心中也在意朕,只是故作这副模样。抬手唤了随秋过来。小孩儿脸蛋煞白也没忘了行礼。男人抬手揽住随秋的腰,连昨夜也没有的亲昵让随秋忘记了现在处在一个多么怪异的情境之下。

楼主 明中的希  发布于 2018-10-25 18:12:00 +0800 CST  
粽子的文文都是1v1的 本文主角小受受是随秋哦

楼主 明中的希  发布于 2018-10-25 18:15:00 +0800 CST  
没有人出来暖暖吗

楼主 明中的希  发布于 2018-10-25 21:05:00 +0800 CST  
“怎么穿这么少,小心着凉。”白封玄毫不避讳的将随秋拉到自己腿上。余光却紧紧盯着陈温言的一举一动。“一日嘴硬下去,就一日杖二十。”少年捏紧了指节,要他屈服么,不可能的。随秋紧紧盯着那粗壮的板子,不知道这个哥哥闯下什么大祸了,再看白封玄毫无触动的表情。

“皇上,饶了他吧。。。”小孩儿底气不足,因为他已经看见白封玄不悦的皱起了眉,揽住自己腰肢的手也加重了力道。

心思是最难猜测的,白封玄也怕真的把言儿打坏,有人劝阻让他清醒了些,可云家这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东西仗着一夜的恩宠就胆敢驳了自己刚出口的旨意,太过恃宠生骄。演給陈温言看的恩爱戏码不得不继续,其实温言只是因为疼得狠了才皱了下眉,便被自负的帝王认为是心中在意。

白封玄站起身来,转为牵着随秋的手。“罢了,既然随秋替你求情,那朕便饶了你。姜临,你留在这监刑。”今日这二十杖是震慑,他并不打算连这一并免了。

随秋感觉到掌心传来的温度,连呼吸都忘了,小心翼翼的抬头看男人的侧脸,虽然白封玄一眼都没落在小孩儿身上,可他宠溺的举动已经足够随秋欢喜了。迷迷糊糊的,就跟着走出了淮梓宫,身后是低着头不敢看的宫女太监,皇帝的步子迈得又稳又快,空气浮动间能隐隐闻见男人身上沉水香的清淡气息,大抵是寝殿里沾染上的。

于白封玄而言,手上此刻牵着的是随秋,亦或是只小猫小狗,其中并无半分区别。他心中是离开时言儿痛苦的轻哼。可这两日已经有流言,哪怕心痒难耐却还得掩住心意,不要使六宫侧目为好。

他这牵着云随秋在宫里行走,才是真正的招人非议。正好能替言儿挡住朝内朝外的明枪暗箭。随秋还不知道自己犯了白封玄的忌讳,本来就是个活泼的孩子,又面对的是自己深爱的人,话自然也就多起来。

“其实小时,随秋有幸。。见过皇上一面。。。”白封玄本就因陈温言违抗一事心烦,更懒得听这小孩子家的胡话,和应付各种献媚邀宠的心思。“许是你记错了,你和朕不可能见过。”语气已经隐隐带了厉色。把人接下来的话堵了回去。“是。。。”

懵懵懂懂出来,又稀里糊涂的回到了思云宫,还得了一大堆赏赐。大宫女冬袖为首的一干人等已经急坏了,晌午一个没看住便让这小祖宗溜了出去,还好没磕着碰着。小孩儿把手中的暖炉往榻上一扔,径直便去瞧小厨房做了什么好吃的。心情很好的样子,虽然封玄哥哥真的忘了,不过,他一定也有些喜欢自己的吧。不然怎么会在那么多人面前放任自己坐在他腿上。

在陈温言那吃了两回闭门羹,白封玄还是舍不下他,回来便传太医,让挑拣了最好的药送去。心中这郁郁无法纾解,又传了一道旨意去思云宫,他决不允许随秋看不清自己的身份。

这厢小孩儿正坐在书桌前,一边假模假样的练字,一边喝着小厨房温好的牛乳茶。因为身份特殊的缘故,宫女都是不进内室伺候的。隐隐便听见冬袖在外和谁起了争执。随秋收好字帖,显然思云宫的人没拦住,也拦不得。便有人推门进来了。

随秋无措的把视线投向门外,自己的人都被拦住。站在最前的内侍行礼后面无表情道。“宫里的规矩,公子头一次侍寝,为了警醒纳入的男宠,承宠后需得杖责二十。”即便宫里从没有先例,可皇上怎么下的旨,他们就得怎么说。


楼主 明中的希  发布于 2018-10-26 16:04:00 +0800 CST  
他如今。。的确只是男宠而已,随秋反抗不过这些人。现在的情形也容不得反抗,要想呆在封玄哥哥身边,恐怕这是必须得受的。唯一值得苦中作乐的是,现在他们手上拿的板子,好像没有今日的刑杖恐怖。小孩儿哪里知道,这里一切都是白封玄所定,若是他想护着,哪怕真是规矩也能更改了。

可当两人上前将他按在榻沿,板子上身的时候,随秋还是忍不住惨叫出来。好疼!在府里没人敢动他一根指头,若是犯错,撒撒娇便也就过去,到宫里短短两天,所有苦痛都尝了一遍。而这样的苦痛还是无休无止。

施刑的内侍走了后,随秋趴在原地,终于忍不住委屈的哭出来。没有命令,外面的人不敢入内,只得听着那揪心的哭泣。。。

晚间白封玄仍旧在自己寝殿用膳,陈温言寻死觅活不让他碰,别家送的几个容貌也不太和他胃口,便又想起了随秋。也不知怎的,明明是个青涩的雏儿,竟让他回味起昨夜。思及此,随意吩咐人拿上先前挑给温言剩下的膏药,摆驾思云宫。

小孩儿还缩在床脚,身后的痛楚不间断的袭来,听见外头通传皇上驾到,才勉强止住眼泪。白封玄进屋就瞧见床脚那小小一团裹在被子里,宛如被谁抛弃了般。随秋见他没有免礼的意思,忍着肿胀感,小心的挪下来,给他请安。

“秋儿。”白封玄的声音带着好听的蛊惑。“侍寝后这是规矩,朕也无可奈何。让朕看看。”随秋无条件的信任男人,虽还是有些不好意思,但都已经肌肤相亲过,在小孩儿心里可以把自己的一切无保留的给予白封玄。何况他那么温柔的叫自己秋儿。。。伤在皇帝眼里其实不算太重,他本意也不是给个小男宠上药来的,云随枫在朝中得力,左相权势滔天,这娇贵的嫡子合该哄着些,才好不枉费左相一番献子的‘苦心’。也好暂时让云随枫替他卖力。

他名义上的养母,‘静贤皇太后’也是白封玄心头一患,如若不是她所出皆夭折,恐怕只会再次将自己除之,最后也不会妥协。各方势力蠢蠢欲动,这皇位,不得不坐得小心。

其实,若不是急于把言儿接到身边,男人也不会如此急迫,现在所有人目光都盯着后宫,随秋的身份地位,是最好拿来做挡箭牌的。当然白封玄也不会承认,少年的身子,也和他无比契合,能有这么一个人排遣寂寞,是再好不过。

“很疼么?”修长的手指沾着药膏落在小孩儿身后淤紫严重的地方,男人沉浸在自己的思绪里,这才发现随秋又哭了。

“嗯。。在府里,哥哥也是这么给我上药的。。”不过那时的伤最多就是轻微红肿,可云随枫还是心疼,每每都要按着妄图撒娇的随秋才能下手。“随秋好想家。。”

小孩子总是这样,白封玄宠宠他,随秋就不怕皇上会生气。尤其是受了委屈之后,争着便把心里话都说了。

楼主 明中的希  发布于 2018-10-26 21:33:00 +0800 CST  
如此旖旎的时刻,白封玄有些后悔罚了随秋,纤细的腰肢却带着一个肿胀不堪的小臀把这样好的景致破坏了些许。小孩儿感觉到男人的手指滑向了敏感的位置,又窘又怕的躲了一下,却被白封玄按住了。“别动,秋儿不想伺候朕么?”

昨夜是他太过粗暴,让随秋留下了阴影,伤上加伤,若是进宫前小孩儿不知道要闹腾多久。。。“太疼了。。皇上。”随秋试着小声哀求。兴致上来怎容得人拒绝,哄迫着将人按在了榻上。

如若是真心疼爱,哪会舍得把自己的欲望强加至此。。。随秋不懂得这个道理,等他从昏睡中醒来,已经是两天后了,自挨完板子又被迫和皇帝亲近后小孩儿发了一场高热,没法侍寝,白封玄自然也就遗忘了他。

与此同时,尚书家一起进宫名唤徐润的少年,在随秋病后,不知使了什么手段,让白封玄天天流连在他宫里,云随秋这个人,仿佛只是墙角的一株不知名的小草,任人摘下就抛在脑后。

这宫里日复一日都这么寂寞,鬼使神差的,小孩儿又偷偷溜去了淮梓宫。

陈温言身旁伺候的宫人果然都被白封玄遣散,少年也乐得自在,那日挨得刑杖有些重,但休养了这么久,走动也不是难事,于是时常在庭中独自呆着也不知在想些什么。随秋扒着宫门,由于怕生只敢在缝隙里静静看着那抹白衣。心中暗暗感叹,若是有仙君,便是这个模样了吧。

其实陈温言早就发现了随秋,只当又是一个来耀武扬威的男宠,心中并不在意。

第一日,门外放了一盒子蜜饯及杏仁酥等糕点。第二日,是扎得并不精致的风筝。到了第三日,陈温言终于忍不住唤住随秋。小孩儿拙劣的交朋友方式的确吸引了‘仙君’的注意。


楼主 明中的希  发布于 2018-10-28 18:49:00 +0800 CST  
悲惨的粽子自己抢沙发

楼主 明中的希  发布于 2018-10-28 21:29:00 +0800 CST  
无事献殷勤,非奸即盗。陈温言一直这样认为,何况是那无耻皇帝的宠臣。言语间自然没有好话。“整日鬼鬼祟祟,便这般见不得人吗?”随秋头次主动示好他人,听他这样的鄙薄,脸蛋早就羞得绯红,无措的站在原地。

“我只是看哥哥生的好看。。。又常常一个人,才。。”

那日没有细看白封玄牵着的人,今日一见才发现是个看上去最多不过十五六岁的孩子。其实随秋已经年满十七,只是看上去格外的年幼可爱。

想来又是白封玄强行把这么小的孩子霸占,也是个可怜人。“罢了,你且进来随意坐吧,我这没什么好招待你的。”进宫这些日子,陈温言都是独自呆着,有个看上去天真无害的人来说说话也无妨。

随秋霎时就忘了委屈,冲着温言粲然一笑,提着精致的食盒便跨进了大门。他也和仙君说不上话,在陈温言身上小孩儿能莫名觉得有自己亲哥哥的感觉。陈温言呆在那看书,喜闹的随秋竟能吃着自带的糕点陪他坐上一整日。

大半月就这样过去。随秋开始想念街上的糖葫芦,云片糕还有平日他最爱去的那家酒楼里的烧鹅。当然,最想念的还是封玄哥哥。

白封玄不会冷落他太久,因为云随枫又一次立了军功,皇帝心情大好,除了赏赐之外,还派人吩咐随秋准备着,今夜会去陪他用晚膳。

午后却突然来了兴致,提前来了思云宫。随秋正在午睡,白封玄没有让人通传,看见小孩儿以极没有安全感的姿势蜷着,头发没有绾起来在枕上如墨入水一般散开。徐润乍一见新鲜,久了便觉得腻味,又念起随秋单纯的好来。

指腹轻轻触了触小孩儿温软的肌肤,换来随秋皱起眉头翻了个身。

楼主 明中的希  发布于 2018-11-02 20:07:00 +0800 CST  
这一觉睡得格外香甜,白封玄吩咐了谁也不许扰他清梦,还是到晚膳时间随秋的肚子准时把小孩儿叫醒。透着室内朦胧的光线,随秋看见男人正坐在他练字的桌前,手上还拿着一本册子,上面用清秀小楷写满了白封玄的名字。一笔一划,皆是情意。

许是有些起床气,又羞恼的缘故,随秋光着脚,急急跑向男人。“皇上怎么随意动我的东西?”

“大胆,敢将朕的名讳私自写在纸上,这可是大罪。”白封玄心里略微动容,嘴上却揶揄,没有真的动气。随秋咬了下唇不吭声,真真像个置气的孩子。看惯了顺从的小秋儿,如今这样更加可爱。

“也不怕着凉了。”男人手一伸,随秋就落入了他怀里。“你的心意,朕今日才知晓。日后必定珍之重之。”随秋觉得好像做梦一般,不由得红了眼睛,手也搂紧了白封玄脖子。“封玄哥哥。。”

“秋儿自己说,在朕面前还敢这么不爱惜身子,该怎么罚?”温存之后,白封玄又开始逗弄这个单纯的小家伙。说来也怪,面对着陈温言,他无可奈何又不忍亵渎,对着徐润,他脑中也仅有床笫之事。唯有随秋,让皇帝端着架子,唬上一两句,看小孩儿宛如受惊的小鹿,惴惴不安极为有趣。

果然,随秋在他怀里轻轻蹭了蹭。“不要罚。。好疼。。”

“那就十下,朕亲自罚如何。”见毫无转圜,随秋可怜巴巴的伏上他的腿,不过心底里却是害怕又欢喜的,只有亲近的人才会如此对待自己吧。

男人褪下随秋的小衣,露出小孩儿圆润的小臀,突然触了凉气,经不住抖了抖。

楼主 明中的希  发布于 2018-11-03 19:57:00 +0800 CST  
那两团儿手感极好,白封玄是习武的人,用五六分力气打了几下,就听见小秋儿的抽泣。原也只想欺负欺负,剩下的数目改为了揉捏爱抚般的拍打。

不过倒是奇了,小孩儿臀上仅是这样轻的责打都通红一片,不敢多停留在白封玄的腿上,随秋连忙站起来一手捂着身后,可怜又可爱。“谢皇上责罚。。。”颇有些赌气意味。

“朕听说你这几日常常去淮梓宫,那不是什么好地方,以后少去些。”皇帝只想让随秋别去扰了言儿的清净,不曾想随秋误解了他的意思,只见小孩儿真挚道。“温言哥哥人很好的,我喜欢和他呆在一起。”

喜欢两字怎么听怎么刺耳,想来杖责没让随秋学乖,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白封玄心里嗤笑,不过也犯不着总是计较。“朕知道你想家,今日私心留你哥哥问了几句,就让膳房准备了些你素日爱吃的。”待小孩儿将衣饰整理完毕,男人朝他伸出手。这已经是他第二次牵这小男宠了,较之上一次更为主动。

皇帝吩咐下去的自然更加用心,两人入座后。随秋睁大眼睛看着赤豆圆子,酒酿糟鹅等民间的吃食一样样被宫人端上来。随秋就爱这些东西,竟没想到皇上会特意去问自己哥哥。
小孩儿感动得眼泪都快下来,转眼就忘记了入宫以来遭受的种种痛苦。白封玄越对他上心,随秋就忍不住想要皇帝多留在自己身边,更小贪心的希望封玄哥哥只对自己这样好。。

这夜随秋格外主动,皇帝心中跟明镜似得知道这小东西心里想法,也不点破,尽情享受着一点恩惠就能得到的顺从。只要这些少年在后宫安安分分,于前朝也是安稳。

随秋本就不爱惹事,尤其天冷,除了淮梓宫和思云宫这两个去处也不怎么走动,直至快入夏,小秋儿跟小动物冬眠醒了一样,渐渐活泼了起来。

楼主 明中的希  发布于 2018-11-09 20:05:00 +0800 CST  
以往入夏总是会去行宫避暑的,先帝极重享受,行宫后方就是猎场。又为几位宠妃修建了大大小小数十个汤泉,显然白封玄虽然不是骄奢淫逸的君王,但也不会委屈自己,早早就让内务府准备着前往行宫的事宜。

处理完政务,方才接过姜临恭敬递上温热正好的茶。“皇上,这次行宫让哪几位公子随行。奴才好去传令去各宫。”

其实白封玄心里早有打算,除却云随秋和徐润他宠幸过,其余人都没有必要带着。只是言儿。。若是此时就让他随同,必定会引起旁人的注意。温言还是冥顽不灵,对他没个好脸色,白封玄也不想如此宠着,倒让人以为会一直被迁就。

“就随秋和徐润罢,对了再备些冰镇的牛乳燕窝待会送去思云宫。”他记得随秋最爱甜食,那些不名贵的民间玩意儿也不能天天送进宫来,思云宫的大宫女心思倒是好,补品里兑些蜂蜜牛乳之类的,小孩儿才爱吃些。

这些日子他多半都宿在思云宫,帝王温柔起来更是让人招架不住的,秋儿渐渐被宠得快要有了在自家府里的脾性。

偶尔闹得有些过分,白封玄才会小惩大诫,几日不去见随秋。

成为宫里所有人眼热的对象,秋儿也并没有恃宠而骄。小孩儿更小心的守护着对男人的所有爱意,将白封玄的柔情加倍的回馈给男人。

“温言哥哥。。”随秋跟平时一样无事又去了淮梓宫。

楼主 明中的希  发布于 2018-11-25 21:21:00 +0800 CST  

楼主:明中的希

字数:8039

发表时间:2018-10-25 05:3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1-26 18:25:23 +0800 CST

评论数:115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