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那些年(柳竹峰番外)

一楼度娘 鞠躬~
此帖子就是柳竹峰的番外噢~
可以说是 师父大人(白彧凡)沈七和银月的拍拍番外篇
欢迎掉坑 不喜勿进
最后看文愉快
来个师父大人作为镇楼图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9-01 23:18:00 +0800 CST  
二楼冰儿
正文传送-《柳竹峰》http://tieba.baidu.com/p/5072159744?share=9105&fr=share&see_lz=0&sfc=copy&client_type=2&client_version=8.8.8.0&unique=8943A1FD32BF86E0CCDBF5342D8F5C37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9-01 23:19:00 +0800 CST  
番外一
蓝色的天空,温暖的阳光照亮着大地。微风徐徐,远处的樱花花瓣随风飘落在整个柳竹峰。这情景如同郊游外的风景一样极美。此时的银月并没有那个闲情观赏者这美景。自己的双脚疼得半死,身子如同死尸般僵硬,但却不敢抱怨多声。为什么呢?因为自家两位师兄也同他跪在静心阁外的小石路。

银月脑中回想起自己的作死,心中有点后悔。他真的是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如此糊涂?看着眼前两位为自己求情的师兄,他真的恨不得时光倒流回去阻止自己。但...已经为时太晚了....

(故事回到了早晨)
银月如同平日一样早早便起身了,他简单的梳洗,穿好自己的练功服,拿起了佩剑,便往练功场去练功。七早八早,沈七与他两人练功。银月全然心不在焉,他好奇平日里就算是得了重病的师兄都会来晨练,为什么今日却看不见师兄的影子?想得入神之时,沈七一把剑柄直直往银月的臀部挥去,随后骂道“练功还不专心!干脆不要练算了!”银月吃痛,一脸乖乖认错的样子“啊!师兄 我错了我错了 别打!”“再不专心,我就告诉师兄!说你偷懒!让师兄打*****!”沈七故意提起师兄的样子来威胁银月。“好啦好啦!我认真不就得了!”银月一脸委屈的样子,谁叫自己是最小的?只能听两个师兄的话。自己曾经还气滚滚的找师父要求师父收多一个弟子!可是师父却说自己已经不收弟子了,所以自己就成了永远是最小的这个定局。

两人大约练了许久,银月又开始慌神,他真的很在意自家师兄为什么今天没来晨练?昨日自己看见师兄到师父的书房去,难倒师兄挨打了?银月笑了笑,心想 原来师兄也有挨打的一天。 但他却不知,和他一同晨练的沈七早已经脸黑得像火炭了,而自己却还在嬉皮笑脸的。沈七一把下蹲勾倒银月,银月被这一勾摔得四脚朝天。银月愤怒怒的问“师兄你干嘛!?”沈七面目严肃,完全不理会师弟发脾气,冷冷的下命令“练功不专心!罚你100 俯卧撑 ”“师兄~”银月想撒撒娇,却没想到师兄是来正的,只能委屈的在地上双手撑好,随后开始了俯卧撑。

银月赌气般的一下做得比一下快,却没想到自己刚做完50后,早已用完全身的力气,于是只能硬撑。没过多久,自己就软趴在地面了。沈七一剑柄挥打下来“做完了?叫你休息?继续!”银月这才勉强的趴了起来又做了个20俯卧撑随后又软趴回地上。他真的不行了,累死了。沈七一连挥了三下剑柄,疼得银月嗷嗷大叫。“练功不专心,还敢赌气,连100的俯卧撑你都做不好,你自己说!该不该罚?”沈七严肃的说。


(待续......)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9-01 23:20:00 +0800 CST  
大家大家 注意一下 这篇是番外噢 番外 故事讲诉 白彧凡,沈七与银月小时候噢~当然里面会有新人物像是他们的师父 白渝这样的人物。 故事我会分大概四或五次来写完。 稍微粗长了点,希望大家见谅。冰儿写着写着总喜欢加点心里的想法什么的来写。文笔不是很好 哈哈哈哈 最后看文愉快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9-02 22:17:00 +0800 CST  
(继续....)
银月没有回话,只是低着头,嘴里小声的喃喃自语“师兄都不在,就不能给人家休息一天?真小气!”虽然是很小声,但还是被沈七听见了,沈七骂道“是不是师兄不在,你就可以不用吃饭了?啊?”被自家二师兄这样回话,银月咬唇不再多说,一脸委屈的样子,心里痕骂师兄对他那么苛刻,难倒自己休息一天会少了块肉似的?“过来!俯卧撑 撑好!”沈七懒得再多说两句,用手里的剑柄点了点地面,命人过来挨打。

突然....一年长又带有力气的声音传来。“你们在做什么?”随后便是看见长发飘飘的老人。说老倒也不是很老,年庚40左右,面色俊俏,却带着长长的白发。他就是柳竹峰现任的掌门也同于三位的师父,人称道玄真人,本名叫白渝。沈七见他,立马弯腰敬礼,随后恭恭敬敬的叫人“师父”而银月脸上的委屈瞬间消失,三步作为两步跑去,随后一跳跳到白渝身上。“师父~你可来了,师兄欺负我!”银月一脸可怜巴巴的告状,装得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似的。

“只有你欺负你师兄,你师兄哪会欺负你?还是说你又犯错了?”白渝点了点银月的小鼻子,随后说道。“师父,月儿他练功慌神,赌气,不服七儿的管教。”沈七一口气将他的过错全全告诉了师父,反正自己管不了他,还有师父在!沈七这么一说,银月直直斜眼盯着他,眼神带着‘****嘴’的意思。白渝看在眼里,手上一巴掌赐给银月。“看什么看!你就是这样对你师兄的?”银月吃痛“我错了师父,别打”

白渝看着怀里的这小家伙,心里想想,他是自己的关门弟子,也是自己最疼爱的弟子。自己只懂得溺爱与他,真让他变得无法无天了。想着想着,白渝将怀里的人放了下来,“去给你师兄道歉!”银月一脸委屈,站着原地咬着嘴唇,就是不肯去。“没听见?”三个字,突然的严肃。语气中带着不可不听的成分。银月只好小步小步走前,带着蚂蚁的声音道“对不起,师兄,我错了”虽然很小声,沈七其实并没有太在意,点了点头“下次别这样就行了”

道歉也道歉了,银月不想再继续待在这里。正想离开却听见师父的命令。“月儿,裤子脱了,俯卧撑地上!七儿,你来代我责罚他”这话如同晴天霹雳一样传送到银月的脑里。师父叫师兄教训自己?“我不是都道歉了,为什么还要受罚!”银月不服,一口气大声的反驳。“月儿!你这是什么态度?谁教过你这样和师父说话的!”一旁边的沈七打了个寒颤,心想虽然师父疼爱师弟,但底线是不得无礼,做人基本的礼貌万万不能没有,超过了这底线....

“我根本没有说错!哼,我讨厌你们!”当时的银月也不过是个十一二岁的少年,他气愤愤的说完话,头也不转的跑回自己的房里。

白渝摇了摇头,心想这样的结果也只怪自己太过宠溺他。“你!继续晨练”白渝吩咐后,便往银月房里去。

(银月的房里)
白渝轻轻的打开门,见银月躲在被子里,呜呜呜的哭,嘴里骂着“师父太过分了!师父不疼我了!”白渝走过去,一把手拉起被子。“做错了还有理?”白渝难得的耐心训诫只发生在银月的身上,毕竟银月是白渝最宠爱的爱徒啊!若是换成白彧凡还是沈七,板子什么的先上身了再说吧!银月带着抽泣声“我道歉了!无理的是师父!”“你!”白渝听见火开始大起来,真的没有想到他既然如此放肆。白渝 提起手,真想狠狠一巴掌打下去,但却又舍不得...于是丢下一句话“你自己反省反省!禁足你三个时辰”后便离开了。

银月在房里,说不出的委屈涌上心头。他脑子想了想,为什么我就得听你的?作死的想方法撩起。“你禁足我就得乖乖听话?不!我偏不听!”于是银月起身,走到厨子前打开,拿出一黑色的盒子,从里面拿出了一袋银子放入自己的口袋。随后自己一个人下山去了。
(待续....)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9-02 22:17:00 +0800 CST  
今天发文吗?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9-06 21:07:00 +0800 CST  
(继续)


柳竹峰往山下走就是那么快,不到一刻钟便到山下的市级。市级人来人往,有很多小摊位,大家都在买东西呢?银月高兴,终于来到了呢?好久没有看见这种情景,真令人怀念啊!“来咯~来咯~买糖人了,买糖人”银月被糖人的摊位吸引,拔腿就跑了去。嘿!小孩子就是小孩子,银月一跑直接跑到了第一个,无视了身后排队的大家。“喂喂!排队好不好!”“对啊对啊!不能这样大家都是排队的”银月的插队显然让大家都很愤怒呢?银月才不理他呢!管他们说什么鬼话,糖人糖人快点吃到糖人就好~

突然,不知哪来的一句话“哪家的野孩子?你父母没教过你怎么排队吗?”银月瞬间愤怒“谁说的?给我站出来!”银月看了看四周,没有人愿意承认,又骂了句“你**,有嘴巴骂人,就不敢承认吗?***出来!”这话几乎是吼出来的。一名男子见此,站了出来“小家伙,没家教就算了,脾气倒是不小 这么坏 难怪你爹娘不要你!哈哈哈哈”大众就这样笑话了起来,银月此时已经是黑脸一成。正想出手,却想起大师兄之前就是因为在外乱用法力打得自己三天下不了床,身后影影约约有点疼痛的感觉。突然,他想到了一个好办法... 大师兄说不可以乱用法力,那么...

银月转身看了看那男子,一脸邪恶样,高大瘦弱。银月走了过去,男子却退后,他害怕啊!怕银月打他。 银月不理会,带着调皮又邪恶的表情走去,随后伸手想和男子握手。“刚刚是我无理了,对不起 我和你道歉!”男子没有大度,拍过了银月的手。“你这是说老子欺负你这孩子吗?”男子发火。 “反正我道歉了,走了,再见!”银月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但在心底却暗暗的偷笑。直到离开了人群,才开始大声的笑。真是*****啊!

(另一方)刚刚排队的男子觉得头昏眼花。不过一会儿全身上上下下发起了小红点。这红点特别的痒,令他难以忍受,不停的抓着自己的皮肤来止痒。原本以为只是普通麻疹,看个大夫就可以。谁知大夫都不知道是什么病,只淡淡摇头说自己学艺不精,无能为力九离开了。 银月可大快人心啊!谁叫他那么说自己!什么没家教!什么爹娘不要!我好歹也是有师父的!师父是我最亲最亲的人。可是,师父他蛮不讲理。哼,我生气他!会想起那男子说的话,银月眼里淡淡散发着悲伤,爹娘吗?自己真如那男子说的自己是野孩子吗?想着想着走到了青楼阁。“公子,来~里面姑娘任你选”“公子好~来喝酒吗?”“进来吧~公子~”一大堆青楼女子在拉顾客。正巧银月心情不好的走了过去,这真的只是刚巧经过。


(待续...)
今晚再来一文~~ 看问愉快~~ 好看记得给冰儿奖励~~~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9-07 10:08:00 +0800 CST  
(继续...)
一女子缠着银月“公子,进来玩玩吗?”女子身穿紫色衣裳,脸上画着浓浓的妆,手上拿着一条丝巾 不停的在银月身上摆动。银月本来就没什么好心情,再加上刚刚被人骂是野孩子。心里那口气还是很火呢!“滚开!”银月压制着火回答。“公子看起来心情不好,俗语一醉解千愁,要不要进去喝喝两倍酒?”银月听了,顿了顿,心头涌上了好奇,可是师父说酒对身体不好!难倒师父又骗我!!! “带路!”两个字的回答,就这样银月跟着女子进了青楼。银月虽说是去尝试喝酒,但楼里的女子全全被赶了出去。只有自己一个人喝着酒。银月坐在楼台上,一个人喝着闷酒。第一口喝下,银月的第一个反应就是很苦!他想了想那女子的话,又一杯杯拿起往自己的嘴里灌。

大约喝了一个瓶子,银月脑中感到了快感,视线模糊,心里的烦恼真的都消失了,这感觉酷毙了!爽极了!就这样银月一直喝....一直喝... 果然,真的醉了呢!银月开始乱语什么话都吐出来“我..讨厌师父!师父不讲道理!非要罚我!我...根本没错!大师兄不在,难倒就不能玩玩?我为什么要听你们的?我讨厌你们 讨厌...”银月嘴里不停的念着,随后干脆不用杯喝,拿起瓶子就往嘴里灌。

喝着喝着,一个大手突然抓着自己的肩旁。银月大怒,一手甩了下去,随后迷迷糊糊的转身并带着愤怒的语气大骂“谁那么大胆敢打捞我的雅兴?”话完他就后悔了,大师兄既然站在自己的面前。迷迷糊糊的他根本分不清是幻觉还是真实,拿着手捏了捏白彧凡的脸 随后笑骂“真的和我大师兄很像呢!”随后又是拿起酒自己灌。白彧凡见此火气很大,一手将酒瓶摔在地上“跟我回去!”四个字冷冷的发出。醉醺醺的银月胆大回答“不回!我不要回去了!”白彧凡火气燃烧,一拳打向银月的腹部,管他要还是不要,随后抱起了银月便施法御剑飞回柳竹峰。

回柳竹峰的路途中,白彧凡抱着银月,远远便看见白渝在前方等着自己。白彧凡不敢怠慢加快了御剑的速度。很快的,白彧凡回到了峰内,刚站到地上,便一手压过银月的头,弯腰向白渝请安。“师父,弟子们回来了” 白彧凡开口。白渝见银月安然无恙回来,心中的大石也放下了,但闻到满身酒味的银月还是皱了皱眉头。银月被大师兄这一压头顶自然是不高兴,抬手就是推下白彧凡的手。随后大言不惭的在白渝面前乱言“我才不要回来!师父是个偏心鬼!我讨厌师父!讨厌师父!我不要回来!~~不要回来~”随后倒在地上。“不要回来~~~~”银月不停地胡言乱语。

白渝看着地上的人,脸色渐渐沉了下来。白彧凡弯着腰,从眼角看去,师父正黑着脸,明显是超级生气。白彧凡知觉的跪了下去“师父息怒,小师弟胡言乱语,彧凡这就...”“我没有胡言乱语!我讨厌师父 不想回来 ”倒在地上的银月还在说醉话让白渝更是火冒三丈。没有留下任何话,负手就走了。干扰

白渝离开后,白彧凡的火气才爆发出来。白彧凡拉起倒在地上的银月,连拖带绑的拖到影越阁外的大水缸前,一手抓着银月的头,就往水缸里压。这来回的四五次让醉醺醺的银月瞬间精神起来。“大师....兄...师兄...”清醒的银月看见白彧凡,吓得银月说不出话。自己可是背负着一条又一条的罪状呢!“清醒了?”白彧凡淡淡的三个字让银月身子抖了抖,他知道大师兄是生气了。
(待续)
嗯嗯~大概多两次这番外就完结了~ 冰儿会加油的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9-07 22:51:00 +0800 CST  
(继续)
白渝离开后,白彧凡的火气才爆发出来。白彧凡拉起倒在地上的银月,连拖带绑的拖到影越阁外的大水缸前,一手抓着银月的头,就往水缸里压。这来回的四五次让醉醺醺的银月瞬间精神起来。“大师....兄...师兄...”清醒的银月看见白彧凡,吓得银月说不出话。自己可是背负着一条又一条的罪状呢!“清醒了?”白彧凡淡淡的三个字让银月身子抖了抖,他知道大师兄是生气了。不敢多说什么,缓缓的弯腰跪下,想了想不知道如何解释还是认错先 “大师兄我错了” 白彧凡看了看地上跪着的人,淡淡的说出“调整!两个字”银月自然是知道自己整身都是臭酒味。“是”银月回话后立马回屋里整理整理自己的样子。

白彧凡看着师弟的背影,开始责怪自己。小师弟刚入门两年不久,自己也该好好教导才是,怎么把小师弟教成这样啊!自己该怎么面对师父?而且刚刚小师弟还在师父面前如此大言不惭。师父想必是气坏了!想着想着自己已经走到了厨房。二话不说立马动手做了醒酒汤。随后又带着醒酒汤回去等小师弟调整好。

银月再次站到大师兄面前的时候,自己已经清醒许多。但这一身的酒气不是随便就能消失的。白彧凡早就知道了,将手中的醒酒汤拿给银月“喝!”银月乖乖喝下。他可不敢再惹多一条罪状在自己的身上。衣服换过了,醒酒汤也喝了。白彧凡带着银月向弟子们打探了师父的落脚处,得知了师父回到了樱雨阁(白渝的住处)的书房。于是带着银月前去认错道歉。

银月带着不安的心情走到书房前,自己跪在石子路后的普通路上。“师父,月儿知错了 请师父责罚”银月大声说。书房里的白渝看着书,完全不理会屋外人。“师父,月儿知错了 请师父责罚”银月又说了一次。还是一样,没有任何回应,就好像书房里没有人一样。银月再也不多说了,他只低头跪在路上,自己反省。银月再次抬起头的时候,白彧凡已经跪在了石子路上,一动也不动,姿势完全正确,眼神坚定的看着书房的门。而沈七刚从丹语阁回来,见师兄师弟跪着,打探了一下情况,随后自己也跟着跪下帮银月求情。
(待续)
今天就更这一点点吧~
大家会不会觉得冰儿写得太粗长,太啰嗦?
冰儿觉得好像很啰嗦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9-08 21:11:00 +0800 CST  
(继续)
(故事回来)
银月身子再也正不起来,膝盖一阵阵的疼痛传来。看着跪在前方的师兄们,银月还是努力坚持跪好。书房里的白渝坐在书桌前看着书,心里全是烦躁,一个字都看不进去。白渝走到门前随着门的缝隙看出去,三个徒弟都跪在外面。自己心里的气早已消了大半,剩下的一半就是心痛。

白渝在门前考虑了大半天,最后还是打开了门。“进来!”白渝不多说,随后自己便进去了。白彧凡第一个起身走进去,就像是没有跪过,膝盖不会疼一样。沈七见师父开门了,忍疼起来,随后又扶着小师弟进去。进去前沈七不忘记劝银月“进去了,好好和师父道歉 别再惹师父不高兴了”“知道了~”银月回答。他知道他自己真的错得离谱,伤了师父的心。自己真的很后悔!可是...他该怎么去道歉?

(书房内)
白彧凡,沈七和银月三人都跪在白渝前。白渝没有回话,淡淡的撇过地上的三人。随后自顾自的坐在上方喝茶。银月在脑中想了想,决定先认错,正想要开口,大师兄却抢先“师父,彧凡没有教好师弟 让他如此放肆,全是彧凡的错。彧凡愿受责罚。”不是的,不是的,师兄~ 银月内心是无比的气愤自己。每次自己都偷骂师兄,说师兄不疼他 故意刁难 狠狠的责罚自己,可是自己却不知道今天师兄既然愿意扛下这责任替自己挨打!原来是自己身在福中不知福!

“师父~”银月小声的叫着白渝。“鞭子拿来!”白渝对着地上的白彧凡道。淡淡的眼神,全然看不出丝毫的温度。白彧凡起身,走到橱子里拿出一根黑鞭子出来,随后双手高举交了上去。沈七自然是知道这黑鞭子是师兄受罚的工具。他还记得第一次入门,师父就送了板子给自己 说是以后犯错用这工具责罚。入门后的沈七才知道,原来师父对师兄严厉,每当师兄犯错不是鞭子就是藤条上身。银月见大师兄拿着鞭子,他呆了。他不知道大师兄受罚的工具是鞭子。

“师父....是月儿...”“闭嘴!”银月想说什么却被白渝打断。白渝眉头不皱的接过鞭子,如同将受罚之人不是自己的徒儿一样。白彧凡手上一轻 知觉的站了起来,手伸到腰间犹豫了5秒想脱了裤子。衣服去了!”四个字,兴许是白渝看透了自家大徒儿的心思而大发慈悲。白彧凡真的很高兴师父让自己留下面子,毕竟两个师第都在啊!。不敢怠慢,白彧凡动手毫不犹豫的将衣服脱下并折好放在一旁。
(待续)
不知不觉就写那么长了~如果能够冰儿会在今天更完番外 正文太久没写 我想师父大人了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9-10 21:25:00 +0800 CST  
既然有人看 冰儿就放多一更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9-10 22:04:00 +0800 CST  
(继续)
“啪...”手刚放下,鞭子便上身了。挥着鞭子的人丝毫没有留情,手力全开 没有放水 全力打在身下人的身上。白彧凡后背瞬间出现了一条红印子。沈七和银月在后方看见都打了个寒颤。两人都没有想到师兄的责罚是如此的严重。“一”白彧凡开始报数,他跪得依然笔直,身后的伤如同不是伤在自己身上一样 一动也不动,报数的声音也如同往常说话一样,若不是亲眼看见还真不敢相信。“啪...”白渝又是挥了一下。白彧凡后背又出现了一红印子。“二”与前一鞭一样,白彧凡完全没有任何大动作。可是身后的银月已经看不下去了!“啪”又是一下。“三”白彧凡开始觉得疼痛不停的涌上。报数的声音大不同之前一样。明显是忍着疼痛报出来的。“师父...大师兄...”银月开口想求饶,还是被白渝打断“想挨打还怕没你?闭上你的嘴!”白渝对着银月说,语气是缓和了一点,但还是带着严厉及冷漠。随后手上的力度加重了一层挥下。“啪”鞭子滑过了白彧凡后背上 随后发出了清脆的声音。“唔...四...”白彧凡额头挂住一粒粒的汗珠 嘴里咬着牙 从牙齿的细缝报出‘四’这个字。

银月再也忍不下去,当白渝再次举起手要挥下的时候 银月胆子大了起来 一手抓着白渝要挥下的手 “师父!你不能不讲理啊!大师兄明明没有错!”银月话一完,白彧凡和沈七 两个同样的话如同鞭炮一样炸来。“谁教你这么目无尊长!跪下掌嘴!”“师兄~”银月一脸委屈的叫着。“自己动手,还是要我帮你?”沈七难得的严肃。在自家师兄们的威严与压力下。银月只好跪下,拿起手狠狠的往自己嘴上打。

“你还真厉害!教得师弟如此!”白渝没有管银月,手上又是加重了力道打在大徒弟身后。“啪...啪...啪...”白彧凡根本说不出什么认罚的话,身后的伤疼得他快死了。两只手在地上撑着整个身子,不叫不求饶,不知道的人还以为白渝是个疯子打草包发泄呢!“师父息怒...求师父饶了大师兄”沈七开口帮师兄求饶。白渝眼睛瞪着沈七让他闭嘴。沈七自然是知道师父的意思 “七儿 同为师兄 应当与师兄一样教导月儿 但七儿没有做到 理应同师兄受罚 请师父责罚”

白渝看着白彧凡讽刺道“你这个师兄还当得不错 个个师弟替你求情!”。随后又是三鞭子上身。这次明显手力是轻了许多。三鞭子后,白渝将鞭子丢在了地上,不理会任何一个人 气冲冲的出去了。白彧凡见师父离开还是乖巧的道“謝师父责罚 彧凡记住了”沈七见师父离开了,起身想要扶起师兄,但却被师兄阻止。“七儿你去陪陪师父”“是,那么七儿先退下了”既然大师兄都这么说了,自己就去陪陪师父让师父消气吧!离开前沈七不忘给银月一个保重的眼神。
(待续)
下章节拍银月 和发糖 之后这番外就完结了
今天就这样吧!大家晚安冰儿也累了~
最后看文愉快~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9-10 22:07:00 +0800 CST  
冰儿今天真累了 番外就没更文
大家去看正文吧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9-11 20:20:00 +0800 CST  
(继续)


沈七离开后,银月身子开始发抖,两边脸颊灼热的疼痛,手上不敢停下。师兄没说话,自己也不敢说话。只能继续用手打自己的脸颊。白彧凡自己一个人从地上爬起身,穿上衣服,将地上的鞭子拿起放回厨子里 才重新站到银月面前。看着两边脸颊都肿得大大的,白彧凡才叫人停手。“错哪里?”白彧凡问 “月儿不该说话如此放肆 不该说难听的话”白彧凡点点头 气也消了许多。“知道师兄为什么生气?”白彧凡又问。“师兄教导过月儿 不能目无尊长 不能喝酒 不能私自下山 不能偷懒不练功 不能...不服二师兄...的管教”银月其实早已经知道自己是错了的,只是小孩子性格倔,你不让他他偏要做!白彧凡又点点头作为回应“目无尊长 说话放肆 师兄我已经罚过了 之后去和师父道歉请罚 能做到不?”银月带着泪汪汪的乖巧大力的点点头,声音带着哭腔“能...我能”

“偷懒不练功和不服管教是怎么一回事?”白彧凡又严肃了起来。这让银月又开始害怕起来。“月儿今天想着师兄不在 想偷懒 被二师兄管教了一顿 自己不悦才... 师父又不帮自己 叫师兄责打自己 自己才...下山的”银月越说越小声,几乎蚂蚁都听不见!看着大师兄的脸沉了下来,自己开始流了眼泪。他害怕!师兄打人可是很疼很疼的!“偷懒练功是吗?今后早晚加练半个时辰! 能做到?”“能...月儿能做到”一样的乖巧。“二师兄管你是为你好!若是不喜欢你 才懒得理你!之后自己去找你师兄领罚去!”“是~”银月真的很庆幸师兄如此的体贴,既然不舍得罚自己,叫自己去领罚。谁知...

“好!自己说私自下山 喝酒 怎么罚?”“我...”银月说不出,他自己怕受罚怕得要死,自己又怎能定自己的罪?白彧凡看着银月‘我’了半天都说不出,自己也是失去了耐心。走到屋外拿起了以前练功时,师父指导自己的那支竹条 走回了屋内。

看着大师兄拿着竹条走回来,银月的眼泪如同瀑布一样不停的留下来。白彧凡今天算是铁了心要教训他,并非是因为师父责罚他他才如此的报复师弟。而是自己已经说过了千万遍不准私自下山,师弟还如此的固执要去做。白彧凡没用理会,站在一旁边等着师弟自动趴好。
银月哭的如同丧家之犬,希望博取一丝丝的同情。很可惜自家师兄冷血的站在一旁,银月只能乖乖站起来,脱下自己的裤子。正当银月想趴在书桌上,却听见师兄吩咐“不用趴,站着!”

刚站好,师兄的竹条就与小腿亲密一番。五分力道,虽然不太重 但足以让银月小腿留下一条红印子。 银月被这一打疼得斜了身子,弯着腰揉揉自己的大腿。白彧凡知道竹条打在身上那般撕裂的疼痛,所以没有加罚与他。待银月揉许久,才勉强站直身子。“咻~啪”又是一条红印子印上。银月带着一抽抽的哭泣,走前了三步。“师兄...不打...我错了 呜呜呜”“回来!”白彧凡冷冷的命令。“呜呜呜...我真的知道错了...真的...真的”“师兄我有没有告诉你不能私自下上?要是你真的出了什么事情 你要师兄怎么办?你要师父怎么办?”银月被师兄的话说得底下了头。“你说啊!你要我们怎么办?为什么做事就不能用脑子想想?”白彧凡被银月的求饶求上了火,他真的很生气小师弟这么样!错了还不愿受罚,那么为什么做事之前不想想后果?这次是幸运没事,那下次?如果遇到什么邪教敌人把他杀了怎么办?

“我....没有想过”看着大师兄如此生气,银月低下头默默的留着泪水,他再也不敢大声的哭。银月看得出师兄那冷酷眼神后的担心。“回来!站好!今天这顿打你是怎么样都逃不过!”白彧凡冷冷的回答。听了师兄的话,银月觉得自己真是不懂事,也没脸求饶,于是自己站起身等待着责罚的到来。“咻~啪 咻~啪 咻~啪 咻~啪 咻~啪...”一连串责打下来。银月只觉得自己的腿一抽抽的疼。他不敢躲 不敢求饶 也没有脸求饶。白彧凡看着银月满脸泪痕,咬着牙忍痛。自己还是心痛了,虽然还是继续挥下柳条 但手上轻了许多。


(待续)
冰儿在考虑要不要发糖?大家来说说要不要?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9-12 21:20:00 +0800 CST  
(继续)


银月根本感觉不到大师兄有放水。身后不停的传来撕裂的疼痛。仿佛想把脚拒掉一样。竹条一条一条顺着印下,10记后小腿上出现了10条红印子,随后开始肿起来。白彧凡看着哭了一脸鼻涕的银月,时不时还怕疼躲了一下,用手摸了摸肿起来的印子,又很恐惧的快速站回位子等待责罚。白彧凡没有因为银月的这个动作而加罚与他。而是耐心的慢慢的等他揉好腿 站好 才挥下竹条。“咻~啪...”30记,已经是第三次打在同样的印子上。银月疼的大喊了一声,随后又将自己的手塞 进嘴里 咬着手来缓解疼痛。白彧凡见此皱了皱眉头,手上加了力道抽在银月的手上。“给我看到你手上有伤口 我打死你!”一句又狠又严重的话说出。银月不敢抵抗,将手放下,另一只手揉着挨了大师兄竹条的那只手。就这样50记一完,白彧凡才冷冷的道“私自下山 这50鞭 小惩大诫 这是你自找的”看着小师弟的腿上一条条红印子,白彧凡还是很心痛。他将竹条丢在一旁 不理会身后的伤口 忍痛的一手抱起小师弟 回自己的卧室。银月在大师兄的怀里缩成一团,只有两个爪子抓住师兄的衣服。虽说是哭 但却还是不敢哭出声音。

到了卧室,白彧凡把小师弟轻放在床上,却被银月一手抓着衣服不放,可怜巴巴的像是渴望得到爱的孩子。“放手!”白彧凡 虽然已经不生气但还是冷着语气和他说话。“大师兄不生气 月儿知道错了”银月小心翼翼的看着师兄,随后既然把头缩进白彧凡的怀里,小声的撒娇道“师兄 我疼!”

“疼死你活该!”白彧凡口快的说出。看着银月的小模样变得委屈巴巴的模样,自己还是败给他了 带着心疼又温柔的声音道道“师兄我去拿药 乖~ 不放手怎么帮你上药?”银月听见大师兄温柔的语气知道大师兄没有生气了,自己也放开手任由大师兄将自己放趴到床上。

白彧凡走到柜子前打开了柜门,拿出了一瓶小药膏后 坐在床边帮小师弟上药。白彧凡毫不吝啬的将仅剩一点的药膏往小师弟的腿上涂。药膏划上银月的小腿先是冰凉的感觉,随后才发出一辣辣的刺痛。感觉到冰凉的银月早已放松身子趴在床上享受,谁知后阵的辣痛 疼死了他。“嘶~~~”银月用着自己的爪子抓着师兄的衣服小声的道“大师兄 不上药了~ 不上药 痛死了~”他知道大师兄会骂他活该疼死算了 可是自己还是要讲 真的很疼!

然而白彧凡没有像小师弟想象的一样,他用着手抚摸这银月的小头“知道疼 以后就不许这样 乖~ 把药上完 过一天后就不疼了”白彧凡那温柔的声音就像是良药一样,话一说出 银月就乖巧的点头上药。虽然很疼 但心里是美滋滋的。上完药后 白彧凡才教导银月,解释着自己为什么生气。银月被大师兄这一说越来越低头。他没有想过私自下山是多么一严重的事情。

该说的也说完了,正当白彧凡想要离开,银月的爪子却还不停的抓着自己。“师兄 月儿喝酒的事你还...没...罚”银月心里还是不安。“噢~是吗?我不是罚过了吗?”白彧凡装傻。银月愣了一下知道师兄是心疼自己,于是不说话。“记住不许有下次!在你成年之前再敢喝酒我就打*****”银月被大师兄这威胁,自己快速的捂着自己的屁股。 白彧凡看了笑了笑,自己离开了,离开前还不忘记叫他自己好好休息。
(待续)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9-13 11:54:00 +0800 CST  
(继续)


从影越阁走出来,白彧凡没来得及处理好伤口又跑去了樱雨阁。他到处找不到师父,随便向弟子打听了一番,随后前往纪律阁。此刻的白渝正和(自家师弟)莫曲喝茶。两人聊了聊许多心事。也许是白彧凡走路脚步声大又或者是师父师叔们猜到自己回来。刚走到门外想跪下便听见师叔的声音“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白彧凡走进去,师父师叔正坐在上方,自己跪下请安“师父 师叔” 莫曲笑了笑回应了一句“嗯”后便转向师兄“师兄 曲子还有事 就先离开了”白渝不回话也算是默认。莫曲离开前还不忘记拍了拍师兄的手提醒师兄自己说过的话。莫曲关上了门,屋里就剩下白渝和白彧凡。

白渝没说话,白彧凡也不敢说话。大概跪了许久,白渝才开口“教训了?”“回师父 彧凡教训小师弟了”白彧凡回答。白渝点点头作为回答,随后起身走了下来。“衣服脱了!”白彧凡知道师父是要检查自己的伤口,但想到自己没上药师父一定很生气,于是不想脱,可是不脱师父会更生气!自己还真是为难啊!在白渝那恐怖眼神的逼迫下,白彧凡只能硬着头皮脱下衣服。看着师父的脸渐渐沉下来,白彧凡也开始有点怕了。

果真白渝看见那没处理好的伤,自己火气又燃烧起来,气愤愤的走回上方坐着。“裤子脱了!”冷冷的一句。白彧凡知道师父生气,自己快速的脱了裤子,全裸在师父面前。白彧凡红了红面子,低着头,想把手遮盖在自己的~~~上却又怕师父生气,只能红着脸低着头站着。“过来俯卧撑”白渝指着眼前的地上,白彧凡知道自己要挨打了 也只能乖巧的走了过去,双手撑地,脚伸直。

“啪!啪!啪!”三下全力的拍下,让白彧凡更加的红了脸。没想到自己那么大了还被师父用手责打。自己也是疼死了,这一打牵扯到后背的伤自己疼得想昏了过去。“这么大了,还不知道受伤要上药?分明是欠揍!”白渝嘴上教训了一声随后又啪啪的拍了两下。

在之后,白彧凡只觉得身后一阵凉。他转了头看着师父。白渝正拿着药帮他涂,可以说是多粗鲁就多粗鲁的。嘴上还不停的念“叫你不上药!欠揍!”“活该打疼你!”“什么都自己扛着!虽然身为师兄 宠着师弟就是你不对!” “叫你欠揍!想挨打这次挨上身 开心了?”
虽然全是骂人的话,白彧凡听了还是觉得有些开心。师父还是没有对自己失望的。

上完药后,白渝抱着自家大弟子回到了自己的卧房,让他睡在那边。其实白彧凡是要自己走的,可是白渝怕伤口流血,一方面也是顾及自己的面子,以 ‘明天你还得外出处理事情’ 的借口抱起他。

在那之后,白渝一跑了影越阁和自己的卧房一整天。每隔4小时就帮两个爱徒上药一次。银月看见师父,自己哭着求师父原谅 同时也请罚。白渝随手拍了二十记屁股就此当算!之后还不忘威胁银月下次再这样就不要他了。至于白彧凡,他沉溺在师父上药的那种温暖。当师父进来之时,自己其实早已经醒了,但就是假装睡觉。白渝看破,一巴掌打在白彧凡的屁股上。“叫你装睡!装!继续装!”白彧凡吃痛“师父 我错了~”

那次之后 自己身子好了就去和二师兄请罚,沈七也之时随手拍了银月几下,还板着脸说他再有下次就真的狠狠打他的光屁股。这一话让银月红了脸...

(完结)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9-13 11:55:00 +0800 CST  

番外一冰儿写完了~~~终于~~ 感觉冰儿好长气不知不觉就写那么多
你们觉得怎么样?好看不?大家有什么想法记得告诉冰儿噢~ 可以的话 给点评论冰儿会更加的高兴
坐等奖励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9-13 12:03:00 +0800 CST  
番外你们想看什么样的?
没有的话我就写师父大人目无尊长的故事了(正文有提到少许)

楼主 erineyin  发布于 2017-09-29 22:13:00 +0800 CST  

楼主:erineyin

字数:12402

发表时间:2017-09-02 07:1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1-26 18:23:25 +0800 CST

评论数:248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