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绝对占有(兄弟婚后生活,温馨)

一楼老规矩送度娘!




楼主 崋言  发布于 2018-09-03 17:08:00 +0800 CST  
【楔子】
{双胞胎四岁的时候}
韩沐夭哭唧唧:爹地买的玩偶熊呢?
韩冥渊面无表情:扔了。
韩沐夭泪眼汪汪:为什么?
韩冥渊面无表情:因为它你昨晚没抱我。
韩沐夭黑脸:呜哇!爹爹父亲,弟弟欺负我。
{双胞胎十岁}
韩沐夭笑眯眯:是谁动了我工作室的药草?
韩冥渊面无表情:我。
韩沐夭额角青筋直跳:他招你惹你了?
韩冥渊面无表情:他占用你的时间太长了,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韩沐夭黑脸:滚,你今天去书房睡!
{双胞胎十六岁}
韩沐夭含泪:我错了,啊...!为什么打我?
韩冥渊面无表情:谁允许你接受别人的情书的?
韩沐夭:呜呜...直接拒绝,多伤女孩子的心啊!
韩冥渊面无表情:明天她就不存在了,哪儿来的伤心?
韩沐夭生气:你给我适可而止,我不会再收情书了,你放过她...!

楼主 崋言  发布于 2018-09-03 17:20:00 +0800 CST  


楼主 崋言  发布于 2018-09-03 17:24:00 +0800 CST  
【第一章】
清晨微熹,刺眼的阳光洒进偌大的卧室,king size的大床上两个男人紧紧的抱在一起,一丝丝蜜意在安静的空间扩散。

八点钟的闹铃准时的响起,韩冥渊迅速的伸手按住响了不到一秒钟的闹铃,睁开眼看着睡着依旧甜美的爱人亦哥哥,习惯性的低头亲了亲那粉嫩的小唇。

虽然是两个亲兄弟,但是韩沐夭和韩冥渊并不像,韩沐夭皮肤白白嫩嫩算不上漂亮但是干净而耐看,给人一种很想亲近的一种气质。

睡着的韩沐夭乖巧而恬淡在韩冥渊眼里是那么令人着迷,忽然身下一股灼热暗涌,但是被韩冥渊死死的压住了。 韩沐夭白皙的身上是密密麻麻的爱(无)痕,有些地方甚至有些青紫,可见昨晚有多激(无)烈。

韩冥渊起身五官冷硬而面无表情,麦色的健康肤色,一米八九赤luo的上身八块腹肌令人垂涎欲滴,明显是常年健身的身材,宽肩窄腰,挺直的腰背与常年身处高位的气势融合让人不寒而栗。

打开衣帽间拿出宽松舒适的家居服摆放在床边的椅子上,坐在不远处的办公桌边,韩冥渊开始处理着公司发过来的文件。

或许在书房处理这些文件会更快一些,但是他离不开他的爱人,爱人一离开他的视线他就烦躁,有时候工作能让他减少这些烦躁,但是爱人在眼前他何必虐待自己去书房处理文件呢?

“唔....”在韩冥渊差不多看完文件的时候,一声嘤咛在不远处响起,果然韩沐夭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起身。

韩沐夭习惯性的从床头柜上拿起一杯温水喝了一口,小时候因为父亲说每天早上喝一杯温水对身体好,因此每天早上渊一起来就会给他准备一小杯的温水。

伸了个懒腰后没有穿内裤直接把家居服套在身上,一般在家男人只允许他穿一层,他也不敢有怨言,因为原来男人是不允许他穿衣服裤子的,后来他用一个星期五次换来了穿衣服的权利。

“渊,早安。”彻底清醒的韩沐夭洗漱完后给了在办公桌旁认真的男人一个早安吻。

“早”韩冥渊依旧面瘫着一张脸,早已习惯的韩沐夭还是在从中找到了微不可察觉的宠溺。

“过来,趴这儿!”韩冥渊摘下防辐射的眼镜,摸了摸爱人的额头,发现并没有发烧的迹象后指了指办公桌。

爱人自小身体虚弱,发烧吃药打针简直家常便饭,因此在任何事情上他管爱人管的都特别严。

楼主 崋言  发布于 2018-09-03 17:26:00 +0800 CST  
哇!你们都喜欢这种风格哦,那记得多多冒泡多多点赞哦!你们点赞冒泡只需要一两分钟,我更文需要一两个小时有时候更拍需要一下午。

楼主 崋言  发布于 2018-09-03 22:21:00 +0800 CST  
【接上】
“为什么?我怎么了?”说是这么说,但是常年在韩冥渊的淫威下走过来的韩沐夭早就被调教的不可违抗男人的命令。

脱下裤子放在办公桌上,手撑着桌子双腿与肩同宽,屁股高高撅起。明明都24了小时候不爱惜自己被弟弟打就算了,现在还像小孩子一样被打屁股,平淡如韩沐夭还是会有些害羞。

“啪啪啪”连续三个巴掌落在韩沐夭的臀峰上,让许久没挨打的青年疼的一激灵。

“呜...”韩沐夭闷哼,铁打似的手劲真不是平常人能受的。

“啪啪!”

“昨天,谁让你碰那个小男孩儿了?”韩冥渊一想到昨天自家夫人碰了一个孩子,还是一个男孩儿面上虽然依旧面无表情但心里特别烦躁。

“啊呜..给别人诊脉,怎么能不..不碰到人?”韩沐夭疼的说话断断续续。

“啪啪啪啪啪啪!”

“啊啊啊!疼...相公,轻点..轻点。”韩沐夭疼的直接称呼男人爱称。

平常有人的时候他都是喊的弟弟或者名字,两个人在的时候他叫男人渊,只有在床笫之间或者挨罚的时候他会叫男人老公或者相公。

“别人不能,你能。”听到最想听的字眼,韩冥渊心底的烦躁去了一些,但还是生气爱人手上沾了别人的味道。

“合着,这就是你昨天翻来覆去不愿意放过我的原因?”韩沐夭皱眉,回过头盯着男人面无表情的脸。

“……”韩冥渊抿唇,拒不回答。

“啪啪啪啪啪!”夹杂着醋味的巴掌再次落在韩沐夭的臀峰上,疼的韩沐夭硬生生的被逼出眼泪。

“不许你再碰别人!”韩冥渊揉了揉爱人浑圆的双丘,并在上边亲了亲生硬的命令。

“好。”韩沐夭看着男人寒潭一般的眼底中不可察觉的委屈,心里一软便答应了。

重新穿上裤子,看着男人向上举的手心里一紧,磨磨蹭蹭的伸出但是并不想拍上去,因为这样就意味着约定成立,一违反他的屁股就会遭殃。

当然韩冥渊并没有给自家夫人思考的时间,直接与爱人白白嫩嫩的小手相合。“啪” 声音清脆而响亮,让韩沐夭的心也跟着一颤。

“我去做早饭,等会儿!”安抚的拍拍男人的肩膀,他知道他一离开男人就会烦躁,这是家族遗传下来的算是爱人之间的羁绊是没法治好的,他只能多多包容。

楼主 崋言  发布于 2018-09-04 09:49:00 +0800 CST  
那边和这边,今日份完毕,祝大家看文愉快!

楼主 崋言  发布于 2018-09-04 09:51:00 +0800 CST  
【第二章】
今天的天气很好不冷也不热,韩沐夭趁着男人去公司准备上山采药,他和男人常年生活在这个天启岛上看中的就是这里满山的珍贵药材,而他家男人看中的估计就是与世隔绝。

结束了与男人的通话,做了一个便当,韩沐夭就收拾收拾准备上山,他们住的城堡坐落在四面环山的平原上,因此从哪儿走都可以爬山。

韩沐夭顺着以前的路爬上南边的山,途中与在山上安家的白虎碰了面,白虎把嘴里叼着的奶果放在了他的手上,叶零洛含笑的谢过白虎,继续向山上进发。

“也不知道白婴果熟了没。”在走到岔路口的时候韩沐夭一顿,突然想起来这两天也是白婴果成熟的日子。

韩沐夭决定去看看然后在绕回来,说走就走,大概十分钟后再一棵千年大树前一朵晶莹的鲜花颤巍巍的在树干上摇摆,忽然小花在韩沐夭的注视下渐渐变大结出一个白色透明的果子。

“谢谢你!”韩沐夭含笑,这谷里的动物植物就是可爱,不像以前在市里的时候那些个流浪狗给他们吃的还冲他吼。给枯萎的植物浇水还冲他甩水,整得他好不狼狈。(夭夭,我觉得他们只是想吸引你的注意力而已。)

白婴草抖抖身子还蹭了蹭韩沐夭的小手指,韩沐夭了然的一笑指尖神奇的开始冒着绿光罩在白婴草的身上,白婴草舒服的伸展着叶子开心的摇摆着。

韩沐夭轻笑告别了白婴草走向原来的岔路口,指尖漂亮的绿光已消失。韩沐夭是在一阵绿光中出生的,自小有着能治愈一切伤痛的能力,当然也并不是万能,治疗的伤越大越是疲惫,有次为了实验能力给韩冥渊的手下治疗全身粉碎性骨折,治好倒是治好了但是也昏迷了将近一个星期,当然醒来被自家夫君好一顿惩罚。

差不多到了半山腰有一个温泉,韩沐夭想泡一下,可惜山里有些冷泡完出来明天必感冒,为了他的屁股着想还是算了吧。

到达目的地已经是中午了,《桃花源记》曾书: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又书:林尽水源,便得一山,山有小口,仿佛若有光。

从口入一个巨大的山坳呈现在眼前,数万种花不符合季节的开放,花盘缠绕姹紫嫣红,一小撮一小撮的花草在无风的环境下左右摇摆仿佛在欢迎他们的挚友。

“亲们,我又来取你们多余的枝叶了!”韩沐夭笑眯眯的朝着诸多花草说。

楼主 崋言  发布于 2018-09-05 11:56:00 +0800 CST  


楼主 崋言  发布于 2018-09-06 11:35:00 +0800 CST  
宝宝们,图片要点开看啊!不然你们看不到最后!

我觉得我快要愁死了,七点开始外面军训,虽然吧我知道这是没办法,但是每天六点多就被我们学校的施工声吵醒,然后好不容易睡了,七点又被军训声吵醒,好不容易又睡过去了,八九点又被他们的口号声吵醒,然后安静一会儿睡过去了,十一点又被他们的唱歌声吵醒,我感觉我要身心疲惫了!

楼主 崋言  发布于 2018-09-06 11:40:00 +0800 CST  
我自己顶顶~多多点赞冒泡哦!!!

楼主 崋言  发布于 2018-09-06 23:49:00 +0800 CST  
抱歉,我貌似感冒了,这两天我一直是躺着的,嗓子哑还浑身疼实在坐不住码字,所以我可能停更几天,麻烦大家要等几天了!

楼主 崋言  发布于 2018-09-08 13:33:00 +0800 CST  
写一篇先稍等,我还没更出来!

楼主 崋言  发布于 2018-09-10 14:51:00 +0800 CST  
【第三章】
令人困倦的午后韩沐夭坐在卧室的阳台上静静地看着手上的书,秋风卷起微漾的黑丝泼洒唯美的画卷。

韩冥渊走进卧室看到的就是这样撩拨心底的美景,原本烦躁的心情瞬间被抚平。

“忙完了?”感受到自家男人独有的气息,韩沐夭双手合上书放在茶桌上,转头看向男人,隽秀的眉眼间是令人沉溺的温柔。

“嗯,想去哪儿玩儿?”韩冥渊用薄唇蹭着爱人细腻白皙的脖颈。

“入秋了开始冷了,我们去泡温泉好不好?”最近天阴沉沉的,温度也明显降低了许多。

“好”韩冥渊答应的很爽快,因为最近他都在忙新收购的航空公司,并答应过爱人等到这个公司稳定了就好好陪爱人玩儿一圈。

随后韩冥渊给助理打了电话,让他找一家合适的温泉酒店,并预定下来。

“我去装几件衣服。”韩沐夭起身准备着要去度假的东西,男人忙工作忙了将近一个月,他也等了将近一个月。

每次他坚持不住十二点就睡了,但是男人都后半夜两三点了还在忙工作,他选择温泉的另一个原因是希望温泉能缓解一下这个人一个月的疲劳。

下午两个人收拾好后出了天启岛,坐上私人飞机去了H市,那是商业尤其发达的城市占地面积也很广,韩冥渊在亚洲的总公司就是建立在这里。

“阿啾~”H市是靠近北方的城市,如今入秋了而且现在还是夜晚,所以只有十来度左右,一阵寒风吹来让韩沐夭不禁打了个喷嚏。

韩冥渊看出了爱人的冷,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爱人的身上,在抓着爱人的胳膊准备套进外套的袖子里时韩冥渊一顿,皱眉在韩沐夭来不及阻止下脱去爱人的外套,果然外套下只有薄薄的一件T恤。

韩冥渊原本深谙的眼眸更加冰冷深沉,把两件外套都给爱人穿上,不顾周围众人围观的眼神抬手狠狠打在爱人挺翘的屁股上。

“啊!”在男人脱去他的外套时他就感觉完蛋了,但是他没想到男人会在这大庭广众之下动手,还那么大力让他不禁痛呼。

“我出门之前说没说过这边已经彻底降温,多穿点衣服!”韩冥渊淡漠的声音毫无起伏,犀利的眼神看着有些畏惧的爱人怒火更盛。

“我...不小心就忘了,别...别在这里。”韩沐夭拽着韩冥渊的袖子哀求,他家这个弟弟是有错就地直接动手的人,平常岛内没人在森林被扶着树挨打就算了,但是这里这么多人他的脸皮没那么厚。

楼主 崋言  发布于 2018-09-10 22:52:00 +0800 CST  
我明天还有课,可能不会更了,所以就今天直接都更出来!

楼主 崋言  发布于 2018-09-10 22:53:00 +0800 CST  
【接上】
“现在知道害羞了,待会儿再收拾你”。韩冥渊冷哼一声,但是还是决定给爱人面子。

走出机场,是韩冥渊的生活助理开车来接的,到酒店的距离挺远韩沐夭差点睡过去了,两个小时的车程酒店在郊区靠山的地方,用助理的话就是酒店的温泉都是从山上引来的天然温泉,因此虽然在郊区但是顾客很多。

韩沐夭本来是想邀请助理一起的,但是助理说家里有事就开车回去了,无法,韩冥渊和韩沐夭两个人携手进了酒店。

酒店很大很干净而且装修的也很大气,走到柜台领了房间号后他们在美女服务员的带领下去了后山的独栋别墅,到了之后韩沐夭发现助理很败家,这是一个日式风格的和式建筑带着室内温泉和露天温泉,很大但也很贵韩沐夭心疼...但是想想花的不是他的钱,就不太在意了。

送走了服务员之后,韩沐夭韩冥渊都换上了宽松且行动方便的浴衣,室内很温暖因此韩冥渊也任由韩沐夭到处乱跑。

“这个酒店设计不错!”韩沐夭从心底里赞叹,整个都是以暖色为主设计,给人一种家的感觉。

“谢谢夸奖,就知道你会喜欢?”韩冥渊陪着爱人参观,毕竟他们会在这儿修住的时间不会短。

“嗯?”韩沐夭歪歪头,他貌似不太懂为什么这儿会蹦出谢谢夸奖。

韩冥渊叹气从乒乓球厅的桌子上拿起一张纸巾,纸巾的右下角是韩氏集团的logo草书形式的夭字。

“唔.....”韩沐夭心虚的撇过头,这么说来弟弟对他的一切都了如指掌,但是弟弟的有些方面他从未想过要去了解....

韩冥渊走到乒乓球桌边,朝着韩沐夭勾了勾手指,韩沐夭不疑走到男人的跟前。

“撩起衣摆,趴这儿,屁股撅高。”韩冥渊看了一圈屋内最后停在桌子上的乒乓球拍上。

韩沐夭抿唇该来的还是会来,韩沐夭红着脸把长至脚裸的浴衣撩至腰间别再束腰带里,唯一的遮羞布也没了,韩沐夭双腿开的与肩同宽,双臂放在乒乓球台上上半身比腰低,这样雪白的臀部成了身体的最高点,甚至粉嫩嫩的小花也若隐若现。

韩冥渊看到已经摆好姿势的爱人心里被撩拨的不行,白皙皮肤在灯光的照射下泛着不着痕迹的粉红,粉嫩的小花在双丘中一张一合勾引着韩冥渊的邪火。

“啪!”韩冥渊压下心底的躁动,举起拿着乒乓球拍的手,用五分力落下与韩沐夭的小屁股相撞响起清脆的声音。

“唔....”火辣辣的疼在身后炸开,韩沐夭疼的闷哼。

“每次出门都让你多穿衣服,没听到是吧?”韩冥渊低沉的声音在安静的空间内回荡。

“啪!”第二下落在另一瓣,让两个双丘都铺满了迷人的粉红色。

“我错了..轻.轻点。”平常男人用巴掌就能把他打的痛哭流涕,这乒乓球拍更不好挨。

“只会说错,但什么时候能不犯?”韩冥渊一下一下不停歇的落在韩沐夭的臀上,颜色越来越来深。

“唔...啊!”一开始韩沐夭还能咬牙闷哼,但是逐渐的有些受不住了,噙着泪腿不时的踢打一下。

“啪!”看着爱人韩沐夭有些受不住了,韩冥渊用一只手按住爱人的腰,继续挥舞着手上的球拍。

“啊...唔....!疼...渊,我疼。”韩沐夭抽泣着不断的向韩冥渊说着疼。

“早知如今何必当初。”韩冥渊冷硬的说完,依旧没有停下手上的动作。

“我..我没想到会这么冷。”韩沐夭抽噎着回答,一只手抹着泪。

楼主 崋言  发布于 2018-09-12 15:15:00 +0800 CST  
“每天鞋柜上的各地天气预报不是摆设。”韩冥渊冷声道,爱人身体不好他让助理每天把各地的天气预报传真给他,他都会放在鞋柜上让出门的爱人看一眼。

以前他为了让爱人看一眼天气预报的习惯,每次晚上两个人到家都会他都会考一下爱人目的地的天气情况和温度,当然错误会有一顿狠收拾,近几年很少出门所以少了这一环节,看来他得重新让爱人捡起这习惯了。

“呜呜.....啊!我错了.”韩沐夭哭的好不可怜却依旧不敢打乱现在的姿势,身后绯红的一片颤巍巍的发抖。

“最后十下,以后以前的习惯我们捡起来,错了就是今天的翻倍。”韩冥渊语毕,用七分力挥下手中的球拍

“啊!!...唔”球拍打在右边的臀峰上,覆盖整个臀瓣,疼的韩沐夭不禁扬起上半身,缓了一会儿在重新摆正姿势啜泣。

“啪!”这次是左边,原本绯红的臀色又增深了一分。

“唔.....”韩沐夭紧紧咬住浴袍的袖子,眼泪不要钱似的往下淌。

“啪!”球拍高高扬起,随着男人的臂力大力的落在两瓣的中心,两团肉深深被砸进又快速弹起,颜色又深一分。

“”唔....”疼痛的喊叫被袖子堵住,留下可怜兮兮的呜咽声。

“啪!”

“啊!!我错了,渊..渊..饶了我。”韩沐夭疼的不断求饶,但是韩冥渊依旧充耳不闻。

现在知道疼了,今天就是简单看一眼柜台上的纸的事情,非不要,那就只能以这种办法记住了。

“啪...”

“啊!!呜呜...”韩沐夭都不知道几下了,只能麻木的站在桌边摆正姿势受着身后的责罚,他不敢动以前他挨打时动过,当然随后的狂风暴雨搬的可怕经历,就是现在的他都不敢再尝试。

“好了,十分钟反省。”韩冥渊拿起球桌上的乒乓球放在爱人的双丘中间,让双丘夹紧球不让掉下来,然后走出乒乓球厅。

“唔嗯....”韩沐夭吸吸鼻子,脸通红也不知道是哭的还是羞的含着泪点着头,身后不敢有一丝放松,深宫肿胀的双团肉在空气中紧了紧。

“陈述错误。”十分钟后韩冥渊准时出现在乒乓球厅,冷冷的开口。

“我..我不该出门穿...穿那么少,以后..再也不敢了。”韩沐夭抽噎着回答,韩沐夭刚说完就被韩冥渊小心翼翼的避开伤口公主抱起,韩沐夭环住男人的脖子把头埋在其脖颈间。

“下次不会像这次这么轻松。”韩冥渊亲了亲爱人艳红的小唇依旧冷声道,但是其中夹杂的爱意又是那么明显。

楼主 崋言  发布于 2018-09-12 15:49:00 +0800 CST  
我知道你们体谅我,摸摸头,爱你们!但、是!不、许、给、我、吵、架!!!!!!!!!

楼主 崋言  发布于 2018-09-14 13:59:00 +0800 CST  
睡不着就更文来着,祝大家看文愉快,虽然还早,但是.....大家早安!我睡觉去了......明天继续整我的教案,我的ppt,备课!!!

楼主 崋言  发布于 2018-09-24 03:13:00 +0800 CST  


楼主 崋言  发布于 2018-09-24 03:16:00 +0800 CST  

楼主:崋言

字数:9220

发表时间:2018-09-04 01:0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1-27 03:33:11 +0800 CST

评论数:69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