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嗟余只影凭谁问(古风父子,兄弟,虐)

永安十三年,先皇后嫡子萧王慕禹意欲谋反,其侧妃沈氏深明大义,于事前告知永安帝,一场硝烟未起而散
永安帝念及已故皇后赦萧王死罪,保留封号,发配封地,无诏不得入京
侧妃沈氏当日抱着年仅五岁的萧王次子慕宬投湖自尽,沈氏亡,萧王次子得救。帝深感惋惜,追封明嘉王妃,以王妃之礼厚葬,抬沈氏之子慕宬为嫡子
世人皆赞沈氏大义,殊不知这背后究竟是一场祸事的结束,还是另一场悲剧的开始……

楼主 无边岛屿  发布于 2015-05-27 15:59:00 +0800 CST  
慕宬,萧王府的小霸王,集万千宠爱于一身,虽是庶子身份但恩宠却远远超过萧王嫡长子慕宓,
萧王妃不得宠,这是举国上下都知道的事实,当年萧王曾在永安帝赐婚之时,就不畏龙颜大怒当场拒绝皇帝,言明慕禹只爱沈水凝 一人,此生只此一妻,永安帝慕景弘当时气急,一脚踹飞慕禹,慕禹爬起来,擦掉嘴角的血态度丝毫不减,气的皇帝下令传杖责打,几百棍子下去,慕禹全身是血,摊在刑凳上嘴里边吐血,边破碎的叫着水凝,一口血一句水凝,
皇帝无奈,退让一步,答应了当时名扬天下的第一美女但却是青楼女子的沈水凝进门,但正妃只能是丞相之女的秦湘湘,长子也必须是正妃所出,萧王知道这是父皇最大的让步,皇家威严不可亵渎,父皇是不可能让一个青楼女子名列皇家祠堂的,
就这样,当时慕禹同时取了秦湘湘和沈水凝过门,进门之时,慕禹不顾礼制让沈水凝的花轿先进了门,侧妃形同妾室,花轿是不能从正门进的,这个萧王可好,不仅让侧妃走了正门,还走在了王妃前面,不仅如此,新婚之夜更是连王妃的盖头都没揭就跑去了侧妃院子里,王府最末的下人都知道了萧王府的风向那边吹了。
在王妃秦湘湘怀孕诞下嫡长子慕宓之后,萧王更是连王妃主院都不进了,很快侧妃也诞下男婴,慕禹兴冲冲的翻遍族谱书籍,为爱子起名宬,意为渊博灵秀,因不能给慕宬世子之位,慕禹竭尽所能补偿爱子,慕宬想要什么就有什么,甚至他想要星星,慕禹都能给摘下来双手捧给儿子,
所有人都知道,嫡尊庶卑这一套在萧王府轻若鸿毛,而慕宬这个从小被宠到大的活祖宗,更是无法无天,欺负完哥哥欺负父王,慕宬最喜欢玩的游戏就是揪父王胡子了,揪一下父王就很夸张的叫一下,逗的慕宬大笑不止,每次把父王的下巴揪得通红通红,母亲就佯装要打自己的屁股,父王总是挡在他前面,说着本王的胡子生来就是我的宬儿揪的,水凝你吃味了你也过来揪揪……每次这时,母亲的脸就泛起红晕,格外好看,这个时候,慕宬也就很有眼色的溜出去了,
直到噩梦到来的那天,他看见一向意气风发的父王狼狈的披枷戴锁的跪在黄爷爷的寝殿之外,他看到母亲美丽的脸上挂满泪珠,母亲说她不舍得宬儿受罪,她将宬儿抱着一起沉入了冰冷的湖水中,醒来之后已是物是人非
五岁之前,慕宬从没想过他有一天会永远失去这些,也从没想过,他会过上一种想都想不到的生活,而当他过上那种生活之时,他总觉得,五岁之前,那个嗲声嗲气叫父王的孩子,或许根本不是自己,那一幕幕温馨美好,都像是一场没梦一般,看得见摸不着…

楼主 无边岛屿  发布于 2015-05-27 16:07:00 +0800 CST  
夜静谧无比,江湖第一邪教,以行事狠辣著称的寒水宫中,遍地横尸,尸体尽是一剑割喉,狠绝利落,一黑衣少年一动不动的执剑立于尸体中间,剑尖不断滴血鲜红浓稠的血液,少年并未蒙面,脸上被溅的净是血点,只有那双冷冽的眼眸,让人知道这是个活人,而且是个很危险的活人
黑衣少年冷冷的环顾四周,确认没有活口后,抬手以剑气在墙上刻出一个火焰标志,冥焰。
江湖上新崛起的势力,冥焰教,神秘莫测,十年来先后灭掉了无数名门正派,江湖中人谈冥焰色变,朝廷为之头疼,一个没有任何根基的组织,短短十年便名震江湖,杀人手法狠厉毒辣,然而这样一个组织,无人知他的势力范围,无人知它的分布区域,无人见过它的教主教众,或许有人见过,不过是死人。人们只知冥焰有甲至葵十名杀手,个个杀人不眨眼,其葵字杀手惯使剑割喉,冥焰杀人之后均会留下火焰标志。
少年收剑,寒水宫宫主不知去向,虽灭了寒水宫,但没有宫主人头,任务是没完成的,少年吸了一口气,踩着尸体走了出去

冥焰殿
黑衣少年跪于殿下,低首敛目,跪的笔直,世人恐怕想破脑袋也想不到,这神秘的冥焰宫的主殿就建于渝州萧王府之下吧,当年萧王被贬封地渝州,府兵皆受朝廷控制,数量还不到五百,萧王为培养势力,建造了冥焰宫
黑衣少年想到萧王,身形不由得微微抖动了一下,萧王,他只是主上了,别多想了,此番倾覆了寒水宫,冥焰便是江湖第一邪教了,这也是自己唯一能为主上所做的了,至于寒水宫宫主,日后再寻,寒水宫已灭,以他一人之力,是不可能对冥焰构成威胁的。只是眼下……

楼主 无边岛屿  发布于 2015-05-27 17:50:00 +0800 CST  
少年感觉腰腹间又热热的,可不敢擅动,任由伤口裂开鲜血直流。
跪了有三四个时辰了,这冥焰殿建于地下,日夜点着灯用已照明,这会天应该亮了,主上该起了吧,只是伤口又裂开来,一会儿的责罚若是熬不过该怎么办
“葵杀,教主传召。”慕宓一袭白衣,清逸出尘,立于慕宬面前,声音没有任何温度。
慕宬忍着腰腹间的痛楚,艰难俯下身,向慕宓磕头道:“是,少主。”随后欲起身进殿。
“咳,那个,教主没让你起身。”慕宓淡淡说道。
慕宬刚抬起的膝盖又重重跌回地上,垂下眼睑,努力不让眼里的酸涩流出,“是,葵杀遵命。”
慕宬膝行着一步步挪了进去,遇到台阶扯到腰间伤口,慕宬差点又滚下来,忙用手撑住身体,慕宬咬咬牙,自己现在这姿势,卑微到了尘埃,可是,一个连名字都不配有的杀手,又配谈什么尊严?慕宬咬破了口中的嫩肉,终是手脚并用才爬上了殿中
慕宓站在阶下注视着慕宬一步步卑微的爬着,明明那么低贱的举动,为何还去不掉他骨子里的尊华, 他不是葵杀,他依旧是那个天之骄子的慕宬,为什么为什么!慕宓的拳头滴落着滴滴血珠



“属下葵杀见过主上。”慕宬俯首向上座的男子请安
慕禹静静看着殿中跪伏在地的消瘦身影,他长的越来越像她了,十年了,他心中的恨意未减反增,疯长的恨意日日夜夜缠绕着他,他可以接受失败,但他无法接受最爱之人的背叛,她为何要背叛自己,自己待她还不够好吗,或许,从一开始,她不明的身份,扑朔迷离的背景,要就注定了那场背叛,是自己一头扎进去的,这苦果,自己该吃,可这孩子,他不该来到这个世界上,曾经他的存在,让他以为他真正的拥有了她,而现在他的存在,只让他时刻被提醒着一场痴心错付,一场皇宫前几千兄弟的鲜血淋漓……
慕宬额头抵地,跪伏了好一会不见慕禹的声音传开,主上生气了么,慕宬难耐寂静,出声道,“属下未完成任务,请主上责罚。”
“冥焰培养你十年,连这点小事都完不成,要你何用?”慕禹思绪被拉回,半晌开口道
“是,是属下无能,属下定会寻到寒冰,求主上再给属下一次机会。”慕宬不住磕头,他不想离开,不想死,起码他活着,还能保护父亲
“滚下去,没有下次了,自己去领责。”
“是,属下遵命。”慕宬起身,腰间疼痛不已,但还是挺直脊背,转身出去。

楼主 无边岛屿  发布于 2015-05-27 18:39:00 +0800 CST  
冥焰刑室
慕宬看着刑室内熟悉的刑架鞭子讯杖以及各色刑具,从来到渝州的这十年里,自己最熟悉的地方竟然是这里
慕宬单膝点地,向面前的执事规矩行礼后起身除去上身衣物,伏于刑架之上,
“葵杀任务未完成,请执事按规责罚。”
冥焰之中,杀手地位不高,见到堂主执事都要跪地行礼,尤其是最末等杀手葵字部,更是要向每个高于他的杀手行礼。
刑堂执事看着这个伏在刑架上的“常客”,不由得叹口气,
这孩子才十五岁而已,却沧桑的跟个老头一样,赤裸的整个背部上几乎没有一块好肉,陈年累月的伤痕层层叠叠,肩胛处更是烙着“葵”字印记,昭示着无论他多努力,也无法摆脱最末等杀手的卑微地位,冥焰的杀手只要任务执行的多,表现好,就可以有晋级的机会,可眼前这孩子,不知道父母如何得罪了教主,五岁稚龄便被丢进了刚成立的冥焰杀手部,训练期间生死不论,这孩子刚来时时常会喊着父王,他说他是萧王的儿子,可得到的却是一阵嘲笑声和一顿狠厉的鞭子,他渐渐不说那些莫名其妙的话了,只是一年比一年沉默寡言。
他终身做为冥焰最末等杀手,执行最危险的任务,接受最严苛的处罚,其实众人都知道,以他的武功能力,别说甲字杀手,就是做一堂之主也是不为过的,教主向来赏罚分明,却对着孩子苛刻异常,刚又派人传令,入针二百,他都替这孩子委屈的慌,以一人之力扫平江湖第一邪教,身上多处入骨的伤势未曾处理,却不赏反罚
慕宬久久不见背后疼痛袭来,复出声道,“葵杀任务未完成,请执事责罚。”
“先包扎一下伤口吧,你这样顶不住的。”执事看着地上因慕宬伤口流出的血而染红的地板

慕宬低头看看腰腹间的伤口,真的很痛,他知道刑堂执事是这个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关心自己的人,可他承受不起别人的关心,
“葵杀不会晕过去的,请执事放心。”
执事又叹了口气,拿过一旁寸许长的银针,针尖泛着幽幽光泽,稍用内力,便打入了慕宬的背部,慕宬的手紧紧握着,除了肌肉本能的颤抖,再无任何反应,
入针过半,慕宬开始神志不清,思绪好像又回到了那天,冰冷的湖水中,他一遍又一遍的呼喊着父王,却只看见母亲沉下去的身子,和无穷无尽灌入嗓子的水,醒来之时,他已身处发配路中,父王不再是父王,母亲也已不在,父王冷硬的踹他下车,让他跟着发配的车队徒步从京城一步步走向渝州,走不动的时候,就拖在家眷的马车后面,从天堂到地狱,他默默的体验着
“能坚持住吗?”执事停下手中的银针
“能……”慕宬因疼痛发出颤抖的声音

楼主 无边岛屿  发布于 2015-05-28 08:21:00 +0800 CST  
执事又叹了口气,拿过一旁寸许长的银针,针尖泛着幽幽光泽,稍用内力,便打入了慕宬的背部,慕宬的手紧紧握着,除了肌肉本能的颤抖,再无任何反应,
入针过半,慕宬开始神志不清,思绪好像又回到了那天,冰冷的湖水中,他一遍又一遍的呼喊着父王,却只看见母亲沉下去的身子,和无穷无尽灌入嗓子的水,醒来之时,他已身处发配路中,父王不再是父王,母亲也已不在,父王冷硬的踹他下车,让他跟着发配的车队徒步从京城一步步走向渝州,走不动的时候,就拖在家眷的马车后面,从天堂到地狱,他默默的体验着
“能坚持住吗?”执事停下了手中的针
“能……”慕宬因疼痛发出颤抖的声音
“还有五十了,忍忍就过去了。”
“嗯……”慕宬集中精力对付着每一根银针打入皮肉的尖锐痛楚,这些年竟还是未能习惯这种痛苦,只是从一开始的挣扎反抗慢慢学会了乖乖俯身于刑架之上,从一开始的不可置信到后来的麻木接受,自己真的愈来愈像是一个没有感情的工具了呢,每天重复着训练,杀人,受罚再接着训练,杀人,父亲要的就是一个冷血机器吧,我做到了,为什么他还是不肯再看我一眼……
“好了,起来吧。”执事扶起慕宬,慕宬暗运内力控制住银针不随血液向心脏流去,强撑这站起来,“谢执事责罚。”这次没有规定入针的时间,恐怕得等寒水宫宫主寒冰的人头砍下之时才可取针吧
“休息会吧,你这样……”
“谢执事,葵杀还有事做。”慕宬对执事挤出一丝笑容来,拖着还在流血的身子脊背挺直的走出刑堂

楼主 无边岛屿  发布于 2015-05-28 08:37:00 +0800 CST  
慕宬找到一口井,提起渗着寒意的井水,浇到了浑身血污的身体上,冲去了浓重的血腥味,杀手不得私自上药,除非部长亲赐,慕宬扯了一段衣带,草草包扎了腰腹间最严重的伤口,又就这冷水洗了洗沾了血气的衣服,穿在身上,用内力烘干,接着又打上来一桶水,用手捧着喝了几口,润了润干哑的嗓子,他尽量让水在口中暖热才缓缓咽下,让空空的腹腔少些寒意。
慕宬打理好自己,彻夜未眠,该是很狼狈吧,他摇摇头苦笑一下,他已经不是锦衣玉食的贵公子了,还在乎这些干什么,能多活一天就挺好
慕宬通过特殊的暗道从冥焰殿走向萧王府,冥焰教教主是萧王的这个秘密,只有极少数核心人物才知道,渝州地势巧妙,慕禹充分利用地理优势设计出这样一个构造,萧王府的人不知道他们的底下有个江湖组织的总殿,而冥焰殿的人也不知道他们之上是这渝州的主人萧王的王府所在,这暗道的布置更是隐晦万分,常人无法察觉
不一会儿,慕宬就来到了王妃主院,父王虽不承认自己,但外人看来自己仍是萧王次子,王府二少爷,无论训练多累,每日的晨昏定省,他都是必须要做的。
慕宬跪候片刻,王妃的大丫鬟桃红便出来唤自己进去了
“慕宬给王妃请安,”慕宬规矩行着晚辈礼
“宬儿,说过多少次了,你被皇上抬为嫡子,该叫我母妃呢。”秦湘湘起身扶起慕宬,温柔贤惠的拉过慕宬的手说道
“是,王妃。”慕宬不动声色的抽出手来,他不喜欢王妃故作和煦却无比疏远的笑,更不喜欢王妃鲜红的护甲,划的人生疼,母亲就从来不会戴那个东西,她总是用葱白纤细的手指捏捏自己的脸蛋,抚起自己额前的碎发,笑得绝代风华而又亲切自然……
“母妃,我来了。”慕宓掀开帘子进来,
“宓儿,每次都这么冒失,你学学宬儿,人家来都有一柱香了。”王妃嗔怪着慕宓,眼底难掩疼爱
“哦,弟弟也在啊。”慕宓全然没有冥焰的冷漠凌然,笑着打招呼
“母妃,父王一会儿过来用早膳呢。”
“哦?那我去准备准备。”秦湘湘眸色一亮,忙起身向小厨房走去
“母妃,让下人准备好了,何劳您亲自动手。”慕宓拽住秦湘湘的衣袖,略有撒娇的说道
“宓儿,看你说的,好了,陪你弟弟说说话,母妃去看看。”王妃走了戳了戳慕宓的额头,笑着走了出去,步子显得轻盈许多
慕宓看着母亲难掩欢喜的样子,心里不觉有些酸涩,这十年来,母妃看起来很幸福,她太容易满足,父王一句淡淡的话就能让她高兴好久,在京城的那些年,她是怎么看着父王和慕宬的娘每日恩爱,她又是如何只影望天明的

楼主 无边岛屿  发布于 2015-05-28 10:01:00 +0800 CST  
即便那个女人死去多年,即便那个女人背叛他,让他从一个呼风唤雨的嫡子亲王沦为戴罪发配的罪人,他也还是忘不掉那个女人,慕宓看着眼前黑衣少年俊美无暇的面容,恍惚间和记忆里那个明媚动人的女人重叠,是因为这张脸么,让他和母妃永远得不到关注,永远低人一等?
慕宓眸中溢出阵阵寒意,很快恢复正常


房中两兄弟,一坐一站,慕宬站的笔直,额头上不住的冒出冷汗
“慕宬,坐吧。”慕宓指了指旁边的空椅子,
“不用,慕宬站着就好。”
“这里是萧王府,不是冥焰,你是二少爷,不用摆出这副姿态来。”
慕宬依旧站的笔直,恍若未闻,曾经坐下的代价太大了,他知道,这萧王府的椅子,没有他的份。
“你看起来很痛。”慕宓饶有兴趣的看着慕宬一滴一滴流下来的冷汗

楼主 无边岛屿  发布于 2015-05-28 10:15:00 +0800 CST  
“回世子,慕宬不痛。”慕宬垂手恭谨回答
“哦,那这样呢?”慕宓起身绕到慕宬身后,伸手将一枚银针又戳进去几分
慕宬握了握拳头,“不,不痛。”
慕宓正欲再打进去几分,听到外面脚步声传来

慕禹进门,就看到慕宬握紧拳头站在房中,慕宓一脸心疼的现在慕宬身后
慕宓快步走到慕禹眼前,扑通跪倒,抓住慕禹的衣袖,“父王,求您饶了弟弟吧,那么多针,他受不住的。”
“这畜牲让你求情的?”慕禹剑眉一挑,不怒自威
“不,是我看弟弟疼的厉害,才求情的。不关弟弟的事。”
慕宬见父亲进来,正欲跪地行礼,就看到慕宓扑倒在地上为他“求情”,慕宬撇撇嘴角,站着没动,小时候自己经常欺负哥哥,甚至还有一次玩耍时故意把他推下了荷花池,他爬出来的时候,都被淤泥糊的看不到人样了,当然父王只是责怪自己贪玩,安抚了几句哥哥而已,现在想想,风水轮流转了,换哥哥欺负自己了,不过欺负的还挺高明的,慕宬轻笑

“小畜牲,给我滚过来。”慕禹看到慕宬我嘴角不以为然的笑意,怒火瞬间爆发出来,厉声喝道,
慕宬离慕宓稍远处跪下,端正笔直,一言不发
“这样便受不住了吗,四处讨饶,没出息的东西。”慕禹一脚踹到慕宬腰腹间伤口处,又有血流出,慕宬跌倒在地又重新跪好,多亏穿的是黑衣,血迹渗出来并不明显
“王爷,您先用早膳吧。”秦湘湘布好菜,拉过正想要再补一脚的慕禹
“宓儿,你且起来用膳。”慕禹甩袖坐在饭桌前,叫起慕宓
“……是,父王。”慕宓看了看跪着的强忍疼痛的慕宬,迟疑的起身

于是一家三口和谐美满的用餐场面被跪在地上的慕宬生生破坏掉,气氛说不出的诡异
秦湘湘眼光在慕禹身上流连片刻,当初慕禹给了她休书,让她选择和离,她毅然决然的跟着慕禹发配渝州,即使这些年他依旧对她冷冷淡淡,但她不后悔,毕竟,现在陪在他身边的,是她秦湘湘,而不是那个他发誓要一生一世一双人的沈水凝,这便足够。
慕宬刚被踢了一脚,全身伤口又裂开,配合着背后针扎的痛苦和膝上的麻木,实在是难挨的紧,他努力不发出声音,静静地跪在那里
阵阵饭香飘来,慕宬喉头不自觉蠕动了一下,从昨天开始,他就滴水未进,夜里又耗费体力厮杀,加上失血过多,他亏空的身体急于补充,这饭香味,让他空空如也的胃慢慢痉挛起来
因疼痛而发出的呻吟声他可以竭力控制,可胃里因饥饿而作响的咕咕声,他真的是没办法,他微微弓起腰,试图活动一下让自己不发出那么丢人的声音,可还是控制不住,一声“咕~”拐着弯跳进了屋里吃饭的三人耳中

楼主 无边岛屿  发布于 2015-05-28 15:29:00 +0800 CST  
三人愣住,还是王妃秦湘湘先反应过来,“宬儿还未用膳吧,起来一起吃。”
慕禹停下了手中象牙著,并未说话
慕宓看看父王,又看看头低的不能再低的慕宬,也放下了筷子
慕宬咬咬嘴唇,“王爷王妃,世子,若无事慕宬退下了。”说罢欲起身逃离这个尴尬的氛围,
“谁要你走了?”慕禹冷冷开口,“过来一起吃。”
下人忙有眼色见儿的添椅添筷盛饭
“我,我不饿,王爷我去执行任务了。”慕宬退后一步说道。
“不急,吃了再去,本王一顿饭还是给得起的。过来。”
“不,不用,我回去吃。”王府的饭桌上早就没了自己的一席之地,他现在的身份他清楚
“别让本王说第三次。”慕禹的声音里强压怒意
“不,不……”慕宬都快要哭出来了

楼主 无边岛屿  发布于 2015-05-28 20:25:00 +0800 CST  
慕禹见慕宬唯唯诺诺摇着头不肯过来的样子,气的把刚才丫鬟布好的白饭摔到地上,一声清脆绽开在慕宬脚下,
“不愿上桌就跪着吃干净!”慕禹气急,这畜牲,本王叫他吃饭委屈他了?
慕宬看着脚下碎瓷片中的一团米饭,指甲抠进了掌心
“你不愿自己吃那本王叫人服侍你用膳!”慕宬迟迟不跪,慕禹更是生气,作势要叫下人进来
慕宬咬咬牙,双膝重重砸下,跪在了碎瓷片上,可还是伸不出手去像畜牲那样抓饭吃
秦湘湘和慕宓看着这父子俩僵持着,没有说话
终于,慕宬缓缓松开手,用右手抓起一把犯,塞到嘴里,直接咽下,和着掌心掐出来的鲜血,和米饭里面细小的碎瓷,嘴里满是血腥味
慕宬就那样一把一把的抓光地上的白饭,地板很干净,没有多少土,
慕禹看着慕宬抓饭拼命塞嘴里咽下的情景,心中刺痛,慕宬他曾经有很严重的洁癖,餐具都是只用一次都丢掉的,他以为自己这样逼迫他,他会上桌吃饭,可他怎么宁愿这样,都不愿与我同桌?
很快,慕宬吃完了地上的米饭,同时,那些细小的碎瓷也少了很多,他抬头,咽尽口腔里越来越多的血,“王爷,慕宬吃完了,可以退下了吗?”
“滚出去。”慕禹一点不想看到这样的慕宬
“是,慕宬告退。”慕宬抬起还扎着瓷片的膝盖,腰背挺直走了出去

楼主 无边岛屿  发布于 2015-05-29 09:34:00 +0800 CST  
下章估计有甜

楼主 无边岛屿  发布于 2015-05-29 10:04:00 +0800 CST  
怎么没人咩?呼唤呼唤啊,难道都被虐跑了?

楼主 无边岛屿  发布于 2015-05-29 10:13:00 +0800 CST  
抱歉啊,今天学校照毕业照,麻烦了一下午,马上放文

楼主 无边岛屿  发布于 2015-05-29 16:42:00 +0800 CST  
从主院出来,慕宬抠出了陷入肉里的瓷片,胃里阵阵翻涌上来,把刚才吃的饭和碎瓷通通吐了出来,他伸手狠狠按了按抽搐的胃,努力扬起脸,让涌出的眼泪别掉下来,鼻头却一个劲的发酸,
在冥焰他是高高在上的主上,在王府他是冷酷无情的萧王,无论在哪里,他都不再是一心疼爱自己的父亲了
慕宬放下按在胃上的手,暗自嘲讽自己真的是越来越矫情了,胃矫情,人更矫情,这么多年,不是都习惯了么,还难过什么,起码还在父亲身边不是吗,当年无论母亲出于何种原因,但终归是母亲的原因父亲一家才被发配在这远离京城的地方,他当然知道父亲的野心,那种失败,父亲都没有赶走自己不是吗,母亲的罪,让自己来赎就好
慕宬低下头,转向王府西南角,走向自己的屋子
或者那根本就称不上为屋子的小茅房,连下人房都不如,在诺大的王府中能找出这么一个住处王爷还真是费心了
萧王府的下人都很纳闷,这二少爷不是嫡子吗,怎么世子住的是富丽堂皇的宓轩居,而二少爷却住的是马厩改造而成的茅草屋,连个伺候的下人都没有,这批下人是后来在渝州重新采买入府的,他们也知道当年萧王获罪被贬,是这二少爷的母亲告密所致,他们从未见过传说中的第一美女沈氏,只是私底下都认为,是这二少爷的母亲水性杨花,背叛王爷,王爷知道二少爷是孽种,给他戴了绿帽子,才如此对待的,不然哪个爹舍得这么对待亲生儿子
渝州虽远离京城,但毕竟是萧王得宠时的封地,富庶非比寻常,而渝州萧王府,更是仿造了京城萧王府的排场,除了曾经京城萧王府中特意为二少爷建造的那座未竣工的别院煦宬居,其他别院均一模一样,甚至连华榭阁都一模一样,只是,渝州萧王府中的华榭阁,已是禁地,无人敢入

相传,这永安王朝最诗情画意的建筑是萧王府的华榭阁,华榭阁中住着永安第一美人,还有曾经连皇子都不及其尊贵的萧王次子慕宬

萧宬看着眼前不足以遮风挡雨的茅屋,抬头望望天,父王曾经将自己抱在膝上对自己承诺着,一定要建个比水榭阁还要漂亮的别院,起名煦宬居,让宬儿长大后搬进去住,让阳光永远普照着宬儿

自己当时是如何回答的呢,慕宬偏偏头面带微笑的回想着,自己当时好像发了通脾气吧,
那个时候的小宬儿好任性的说,我就要和娘亲住一起,我不要搬出去,父王坏,只爱娘亲,不爱宬儿了,又哭又闹的小孩对着外人眼中威严冷毅的萧王拳打脚踢,

楼主 无边岛屿  发布于 2015-05-29 16:50:00 +0800 CST  
那个时候的小宬儿好任性的说,我就要和娘亲住一起,我不要搬出去,父王坏,只爱娘亲,不爱宬儿了,又哭又闹的小孩对着外人眼中威严冷毅的萧王拳打脚踢,
萧王手忙脚乱的用雪锦衣袖擦着小孩的鼻涕眼泪,蹲在地上逗着小孩,说男子汉长大后必须和娘亲分开,不分开是不能娶媳妇给父王生漂亮小孙子的
小孩子越哭越凶,我不要娶媳妇,也不要哪里冒出来的小孙子,父王不准爱什么破孙子,父王只准爱我
好好好,父王只爱我的宬儿啊,破孙子有多远滚多远好不好啊……
小孩这才破涕为笑,揪起了蹲在地上的男人的胡须

慕宬挂着笑意走进了小茅屋,其实这小茅屋就是宬儿的煦宬居呢,夏日的阳光也会从屋顶的茅草缝隙中透进来,照耀着宬儿呢

“笑什么啊这么开心,说出来小爷也笑笑?”一同样穿着杀手黑衣的少年坐在屋中唯一的家具,一张门板上面
。。。。。。。。。。。。。。。。。。。。。。。。。。。
字数限制真讨厌ヽ(≥Д≤)ノ

楼主 无边岛屿  发布于 2015-05-29 16:53:00 +0800 CST  
多多留言啊,人多了加更

楼主 无边岛屿  发布于 2015-05-29 16:54:00 +0800 CST  
慕宬回过神来,正想出掌,听到背后的人的声音,“你想死了就别让我替你上药。”
慕宬收回掌风,是啊,自己全身的伤耽误不起了,现在的慕宬也不是那个可以任性的小孩了
壬杀看着慕宬安静下来,垂下的睫毛盖住了慕宬所有的委屈难过,慕宬真的是个让人心疼的孩子,他和自己同龄,却看起来比自己成熟沧桑的多,只有在他一个人的时候,他才会独自一人舔舐伤口
壬杀揭开慕宬的上衣,从锁骨但腰腹,尽是大大小小深深浅浅的伤口,背部伤口底下,闪着若隐若现的银光,
他是杀手,当然知道那是什么东西,慕宬以一人之力挑了寒水宫几万教众,这些伤口放在寻常人身上恐怕当场就一命呜呼了,而他只因未带回宫主寒冰的人头,教主便不顾惜他虚弱的身体如此苛责于他,竟还让爹爹不许赐药给他,今天要不是他偷了药 ,慕宬是不是就这样血尽而亡了?
一时间,壬杀竟无处下手了
刚才因挣扎腰腹间最深的伤口又流出了血,壬杀取来针线包,将银针烧红,想要按住慕宬,却发现他的背部根本没有一块好肉可以放下他的手掌
“不用按,我不动,你缝吧。”慕宬转头,到像是在安慰壬杀般说着
杀手不能用麻药之类止疼的药物,会降低敏锐度,壬杀狠下心,一针一线的穿透皮肉将两片开绽的肉缝合到一起,烧红的银针戳到皮肉上发出嗤嗤的响声,冒着缕缕细烟,一股烧焦的味道蹿入壬杀的鼻孔中,呛得他想要落泪
木板上的慕宬果真一动不动,只是双拳紧握,连肌肉本能的颤抖都不曾有,只是茅屋中除了银针穿透皮肉的声音,细细听还有轻轻的磨牙声

楼主 无边岛屿  发布于 2015-05-29 23:36:00 +0800 CST  
好长时间才缝完,壬杀头上的汗水竟然比慕宬的还多,壬杀丢掉手中占满血迹的针线,拿出药瓶来将药均匀涂抹在其他地方,这才长舒一口气,瘫坐在地上
“咳咳,你费个什么劲,该吐气的是我。”慕宬趴在木板上气若游丝的说道
“闭嘴,累死小爷我了。”壬杀没好气的说,他知道他在生气,可他却不知道自己在气些什么,莫名其妙的
“是你非要上药的。”
“我说闭嘴你听不到吗!”
“……”
“……”
“……”
“陪我说话!”壬杀冲慕宬吼道
“……”
“装死呢你,占了本小爷的葵字部不说,还要小爷伺候你。”
“……我还你。”慕宬无法保持沉默了,这末等杀手还有抢着要的
“废话,您老人家肩膀那么大个字能还我吗?”壬杀刚说出口,就狠狠咬了舌头一下,这笨嘴,又该让他难过了
倒是慕宬并不在意,叉开话题般问道,“壬……”
“说了多少次了,别叫壬杀,好难听的,叫我小白就好。”
慕宬无语,小白就很好听吗?不过壬杀起码有自己的名字,不想自己,在冥焰只是个连名字都不配有的杀人机器
“那小白,殿主为什么要你做葵杀啊?”这点慕宬也搞不明白,父亲要自己做葵杀的原因他是知道的,但壬杀是冥焰殿殿主兼冥杀部部长夜无痕唯一的亲生儿子,怎么狠心让他接受那样严酷的杀手训练

说起夜无痕,这也是个人物,若没有夜无痕的相助,父亲不可能短短十年就让冥焰崛起于江湖,
所以冥焰教教主是父亲慕禹,冥焰总殿殿主是壬杀父亲夜无痕,不分大小,二人情同手足,所以壬杀出现在萧王府并不奇怪,十大杀手中只有他和壬杀知道萧王府和冥焰教的秘密,头号杀手甲杀都不曾知道。
而且当年夜无痕和父亲争破头的抢葵字部杀手的身份,让当年在场的教中之人看的如痴如醉,哪有老爹愿意让儿子屈居人下,做最末等杀手?而且还抢着要?这上位者的心思不好猜啊
慕宬记得后来吵得不可开交之时,父亲直接拎起自己去了刑室,捞起葵字的烙铁字牌就按在了自己稚嫩的肩胛处,自己晕过去听到的最后一句话就是:
得,这下不用抢了

于是葵字之上的壬字,就终身归夜白了,夜白也是个无论表现多好,也不能晋级的杀手,这点和自己一样值得同情,所以,夜白也是冥焰教里他唯一的兄弟


据说当时冥焰教竟兴起把自己的儿子晚辈放在冥杀部,具体原因他们并不知道,只晓得那是一种很流行的现象,不过当时放进去的孩子三五天内就被长辈领回去了,那罪,给他们再多好处,他们都不愿让孩子再受了

最后,留下来的杀手只有自己和眼前的小白,还有那些惨遭灭门的孤儿了

楼主 无边岛屿  发布于 2015-05-29 23:53:00 +0800 CST  
于是葵字之上的壬字,就终身归夜白了,夜白也是个无论表现多好,也不能晋级的杀手,这点和自己一样值得同情,所以,夜白也是冥焰教里他唯一的兄弟


据说当时冥焰教竟兴起把自己的儿子晚辈放在冥杀部,具体原因他们并不知道,只晓得那是一种很流行的现象,不过当时放进去的孩子三五天内就被长辈领回去了,那罪,给他们再多好处,他们都不愿让孩子再受了

最后,留下来的杀手只有自己和眼前的小白,还有那些惨遭灭门的孤儿了

“还能为什么,糟老头子看我不顺眼,想整死我呗。”夜白面对慕宬,背对着门坐着

“殿主,您什么时候来的?”慕宬起身准备行礼

夜白刷的从地上站起,转身之后头也没抬双膝砸下,跪倒在地上,额头触地,“属下见过殿主!属下妄言,殿主恕罪!”这下完了,老头子在外面对自己那是严的没话说,他在冥焰做杀手,因为有老头子的“照顾”,往往犯点小错都能被罚个半死,何况背后议论老头子

“哈哈哈哈,这么怕你爹。”慕宬侧趴在木板上,手捂着刚缝合好的伤口,尽量减小笑得幅度,避免扯到伤口

夜白听到笑声脸红着爬起来,这小子,学会戏弄人了,他一脚踢过去,又不敢踢在慕宬身上,于是转换方向,踢在了门板边缘上,碰的他脚疼不已,“不许笑了,有什么好笑的。”

“哈,不笑了,没什么好笑的,哈哈。”慕宬憋着笑说道

“嘶,你这'床'能再硬一点吗?小爷的脚都废了,下次来的时候给你搬点被褥什么的。”
慕宬瞪了一眼夜白,“你敢吗?”
夜白怔住,今天脑子坏掉了,他怎么忘了……

“我还真不敢,你老爹比我老爹厉害多了。”夜白很快恢复吊儿郎当的样子,尽量让自己显得轻松自然,因为他越表现的明显,慕宬会越难过
可脑子里却忆起他十岁那年,很冷的一个雪夜,慕宬被冻的连话都说不出来了,躺在没有被褥的木板上,浑身的雪盖住了慕宬瘦小的身体,他实在看不下去了,偷偷抱了一床被子和一个汤婆子给他
结果被教主发现,教主当场就把汤婆子里滚烫的热水兜头倒下,把汤婆子底层的炭火渣子倒出来喝令慕宬跪上去,那场雪下了三天三夜,慕宬就那样跪了三天三夜……
这十年,慕宬每个冬天,都是在这四面透风的茅屋度过的,每个夜晚,都这样躺在一张废旧的门板上面,没有底褥,没有被子,没有一丝温暖……

楼主 无边岛屿  发布于 2015-05-30 00:01:00 +0800 CST  

楼主:无边岛屿

字数:137221

发表时间:2015-05-27 23:5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1-01 09:47:20 +0800 CST

评论数:644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