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哀莫大于心不死(现代长篇,主父子兄弟)

半科幻现代写实风,这算是重开了,依然不知道自己能不能hold住长篇的节奏,只希望人设不蹦,半科幻的意思是没有那么多雷点,但是也存在反人类的设定


楼主 宫崎兔子sweet  发布于 2018-01-15 17:47:00 +0800 CST  
一楼备用

楼主 宫崎兔子sweet  发布于 2018-01-15 17:47:00 +0800 CST  
第一章 什么是心灰意冷?

少年的背影及其单薄,不合身的运动套装松松跨跨套在身上,宽松的运动裤兜着强风颤动着,凸显出纤细的腿型。黑色的书包几乎覆盖了整个后背。清晨锻炼的大爷大妈们纷纷投来异样的目光,正值深冬,即使是江南水乡,气温也早已跌落零下。更何况那卷着湿气的寒风,吹来一阵便是一个寒颤,冰冷刺骨。


楚瑞之颤颤巍巍地从袖口伸出冻得发紫的右手,扶正了即将滑落的书包背带,又赶紧缩了回去,手指紧紧攥着袖笼内壁,印出纤细的指节。


太冷了,真的太冷了。


后背和屁股上的伤还隐隐作痛,此时被粗糙的衣料摩擦着更是难受。僵硬的身体似乎被冻透,愈发不敏感,楚瑞之紧咬着牙,憋着一口气,赌气般猛向前冲,大幅度的运动牵动伤口,眼前阵阵发黑,脚下也像踩了棉花一般 ,一步深一步浅。

少年缓缓抬起头,细碎的刘海遮住眼眸,看不清表情。左脸高高肿起,细看还印着几个深红的指印,触目惊心。双唇打着颤,连带着牙齿也发出稀碎的摩擦声,牵动着裂开的嘴角,血液已经干涸发黑,因为缺水,泛起一层白色的干皮。

天刚刚擦亮,朦胧中已经能看到一中的白色屋顶,以及那格格不入,却又是标志性建筑的深灰色尖顶钟楼。楚瑞之不想再耽搁,拐上小路,周边一瞬间寂静的可怕,静到似乎能听见学校传达室的大爷打开大门时那锁链摩擦的清脆声。

“滴滴” 是汽车的鸣笛声,楚瑞之正扶着墙休息,颤抖的喘息声断断续续,连呼出的雾气都变了形。橘黄色的车灯照亮了前进的道路,以为是自己挡了路,楚瑞之没有回头,赶忙快走几步,想躲进前面的小巷避让身后的车辆,这一走不要紧,眩晕感接踵而来。

“阿瑞!?”略微低沉的嗓音,透着一丝难以置信,却还是眼急手快扶住了差点儿摔倒的楚瑞之。

楚腾达看到冻的木讷的小人儿,心里说不出的滋味,赶忙脱下大衣给他披上,直接打横抱起,又惊讶于如此轻的体重,眼底微微发暗。

楚瑞之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躺在汽车后座上,身上盖了一件黑色大衣,似乎是纯羊毛的,很厚实,很暖和,却散发着陌生的气味。身下是纹路细腻的皮质座椅,手感殷实,不难猜想这辆车的价格。

驾驶座上的男人身材高大,背影宽厚,倒是有点儿像父亲,却没有父亲那般冷峻。

“醒了?”又是那低沉的嗓音,此时却透着磁性。
“忍一忍,快到医院了。”楚腾达顾不上回头,加大马力向前驶去。

“哥…”楚瑞之只发出一个音,便哽咽得再也说不出来话,多久没有人这样关心他了,别说去医院,每次挨完打,连药也不敢上,生怕父亲闻到药膏的味道又会鞭棍相加。有时伤的实在太重,也只能咬着牙用自己偷偷攒下的酒精擦拭伤口,疼得满地打滚也不敢发出丝毫声音。

“难受就哭出来,哥知道你受委屈了。”除腾达看着他哽咽,却又不知如何安慰,即使知道弟弟受了天大的委屈,却也无能为力。

这些年楚腾达一直在外读书,成绩优异,也受到很多导师的器重,得到很多接触珍贵项目的机会,所以鲜少回家。研究生刚毕业回国,马上又要去B市读博,这一去不知道多久才能回来看看,才给自己放个小长假。

却没想到,还没进家门,就与弟弟擦肩而过,却没敢果断的拦下。与父亲确认后,争吵了几句,赶忙追出来,却早已不见人影。



楼主 宫崎兔子sweet  发布于 2018-01-15 17:49:00 +0800 CST  
“如果不是我追上你,你就打算这样去学校?”从后视镜里看到楚瑞之迷迷糊糊又要睡过去,楚腾达赶忙寻找话题,这样睡着,怕是会出危险。

楚瑞之刚刚耷下的眼皮微微抬起,纤长的睫毛上还沾着泪珠,一颤一颤的,目光却毫无焦距。就在楚腾达以为他不会接话的时候,突然喃喃开口,
“我打算在学校附近找个地方躲起来”。楚瑞之语气极淡,似乎讲述的事情和自己毫无关联。

“离家出走?”楚腾达脸色一黑,加重了语气。

“不不!等放学…再回家…”楚瑞之心里一惊,赶忙解释,他竟然忘了大哥也是会揍人的,一不小心竟口无遮拦,说出了自己内心的想法。

楚腾达透过后视镜盯着惊慌失措的楚瑞之,眼神中充满了怀疑。
“别和我抖机灵,离家出走的想法,不许有”。

顿了一下,抿了抿薄唇,吐出更加残忍的话语。
“你不听话,爸要打断你的腿,我可不拦着。”

楚瑞之忽地抬头,目光正好通过后视镜与楚腾达对上,即使只有一瞬间,他也很确定,那是充满了不信任的眼神,犀利的像一把剑,看得人心里发慌,方才还充满感动的内心,这会儿也凉了半截。
“我…我听话…我不敢的…”他怎么敢离家出走,先前几次受不住惩罚逃出家门,哪一次不是被抓回来打个半死,然后又是无休无止…没有期限的软禁…那是令人发狂的绝望。

反正…父亲有的是办法不让他好过。

“那就好,”楚腾达看着突然激动抬起头,又失落地缓缓低下头去的弟弟,胸口微微发紧。父亲下手有多狠,他怎能不知道。只是没想到,这么多年了,父亲心里的结,依然没有解开。

楚腾达一个拐弯儿,将车开进市内有名的一家医院,泊进停车位。下车,打开后门,连着衣服打横抱起楚瑞之。

“呃…”楚瑞之一声闷哼,才反应过来发生了什么事情,挣扎着要下来。

“弄疼你了?”楚腾达将手上的力道放轻,却没有放下他的意思。

“哥,太丢人了!我自己能走!”楚瑞之试图挣脱,却发现根本使不上力气,只能红着脸,任由楚腾达抱着。

“别闹了!再闹直接把你送回家!”这么一威胁,怀里的人果然消停了很多。楚腾达用大衣遮住楚瑞之的脸,只能看到少年瘦弱的身躯,又加上他穿着校服运动装,外人看来,甚至分不出性别。


楼主 宫崎兔子sweet  发布于 2018-01-16 10:07:00 +0800 CST  
楚腾达直接将人抱进急诊外科,连号都没顾得上挂。值班的是一位年轻的男性医生,戴着黑色细框眼镜,斜靠在椅子上,满脸倦容,手里却还拿着一摞资料认真阅读着。

“你好,请问方主任在吗?我刚刚联系过他。”楚腾达礼貌的站在门口,不方便敲门,只好直接开口询问。

“啊,楚先生是吧?”年轻的医生将材料随意放在桌上,摘下眼镜,折好放进上衣口袋,此时再看,眉眼中竟透露着一丝稚气。
“请跟我来,”医生路过楚腾达走到门外,还不忘瞄一眼被公主抱的楚瑞之,说不好奇是骗人的,到底是何方神圣,可以一大早就来打扰许久不出山的方主任。

“方老师,是我。”医生轻轻叩了叩门。

“请进。”门内说话的是一位老者,隔着门都能听出话语间透露的苍劲有力,让人只闻其声,便恭敬三分。
医生轻轻推开门,正巧看到方老正将一本书放回侧面靠墙的书架,侧颜逆着光,看不出多少岁月的痕迹,头发虽已掺杂银丝,腰板却挺得笔直。关上书架门,方老正了正身子,露出和蔼的笑容。

“小周,你先回去,辛苦了。”

“哦,好…”被唤作小周的医生本想留下看看戏,没成想刚进门就被下了逐客令,没有留下的理由,只好乖乖离开。

“方叔,又来麻烦您了”,待小周出去,关好门,楚腾达才开口。

“不用跟我客气,我和你父亲都是老相识了”。方老摆摆手,示意楚腾达不用如此拘谨。

“把他放到诊疗台上吧,你这样抱着,我也不方便看”,说着,露出了温和的笑容,让人看了心生好感。

楚腾达小心翼翼的放下楚瑞之,却还是弄疼了他,虽没发出声音,身体却又开始了剧烈的颤抖。

“帮我取一支杜冷丁,在第三个柜子,四排二格”,方老小心揭开盖在楚瑞之脸上的大衣,表情突然变得严肃。

“是!”楚腾达轻车熟路,很快找到了药品。

方老将针剂混进早就准备好的袋装葡萄糖溶液中,将输液袋挂上诊疗台旁的支架,没等楚瑞之反应过来,便一针扎进了静脉。

“唔,我不…”楚瑞之后知后觉感受到手背上的针刺的疼痛,本能的想要抗拒,却被楚腾达紧紧固定住手腕,不能移动分毫。
“你给我老实点儿!”楚腾达本是关心,说出来的话却带着训斥的味道。

楚瑞之身体一僵,不敢再挣扎。牙齿紧咬着下唇,眉头依然紧皱。


楼主 宫崎兔子sweet  发布于 2018-01-16 15:18:00 +0800 CST  
今天木有啦,我突然发现每天一千字的话,还是有可能日更的,虽然我想写多点儿再发,但是真的没有日更三千的实力,写一段老费劲了,比起真正挨打,我更享受面对即将到来的一顿打,或者面对害怕的人的心理活动,挨了打反而踏实了不是吗?,不知道你们最喜欢sp故事的哪个环节呢?😂

楼主 宫崎兔子sweet  发布于 2018-01-16 15:28:00 +0800 CST  
楚瑞之身体一僵,不敢再挣扎。牙齿紧咬着下唇,眉头依然紧皱。

“身体放松,这次表现不错,一会儿就不疼了。”看着孩子太过紧张,方老轻声安慰着。
“他不方便走路,一会让小周给他验个指血,看一下有没有炎症。”方老慢慢解开楚瑞之的衣服,查看身上的伤口。

“小周?就是刚刚那位?”楚腾达的语气里充满了不信任,那个医生…也太嫩了吧?

“放心吧,他是周泽平的儿子,周未,我亲自带的徒弟。”似乎看穿了楚腾达的顾虑,方老缓缓解释道。
“说起来,还跟你一般大。刚刚研究生毕业,厌学了,不肯继续深造。”
说着,轻笑一声,
“家里也管不了,便放到我这里整治一下。”

听到这里,楚腾达只觉得后脊发凉,方老轻易不收徒,但只要做过他徒弟的人,无一不感慨他的严苛。
周泽平是什么人?神经内科的风云人物,创造过无数个医学奇迹。这几年很少坐诊,能让他亲自问诊的,非富即贵,名下还有好几家私人医院。这个周未,好歹也算个富二代,不知是生来就如此谦逊有礼,还是被方老整治的。

“他从什么时候开始烧的?”方老突然开口,转身看向站在一旁走神的楚腾达。

“啊?”楚腾达被问的一愣,方才的思绪被打断,一时间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啊什么?好歹你也出自医学世家,每次送过来都烧的一塌糊涂,就不能提前喂点药?”方老从消毒酒精中拿出体温计,给楚瑞之夹上,语气中充满了责怪。
“一直拖着不给治,非得拖出个肺炎,你们就开心了。”

楚腾达伸手探上楚瑞之的额头,手指刚刚触到,就被方老一掌打掉。
“啪!假模假样的!”手背被打的生疼,几秒后便火辣辣的,却也抵不过指尖留下的灼热。

“我刚从美国回来,今早才下飞机,从半路上拦到他的,确实没注意。”楚腾达赶忙解释。

“半路上?”方老捏了捏刚从楚瑞之身上扒下的校服厚度,又捏了捏此时被完全解开衣扣的白衬衫。
“作死啊!穿这么少跑出去!当自己是铁打的?”实在气不过,又啪啪拍了两下楚瑞之的脸颊。

“唔…”楚瑞之脸上有伤,即使方老没有用力,却还是牵动了伤口。
“我爸当我是铁打的…”他有气无力地抬起眼皮,声音微乎其微。方老却听的真切,一团怒火直冲额头,握成拳的手因为愤怒微微颤抖,太阳穴上爆起的动脉血管一突一突跳动着。

“你爸就是个**!”

“方叔…”楚腾达皱眉,想开口解释,却又发现无话可说。

“你也好不到哪儿去!”方老一边用药酒擦拭着楚瑞之身上数不清的伤口,一边愤愤不平。
“你们这帮搞研究的,太功利!冷血!出去可别说自己是医生!”

楚腾达被说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方老的意思,是觉得他们研究院的医生,给医学行业丢人了。
“父亲虽不直接救死扶伤,可毕生诸多研究成果被临床使用,也挽留了无数患者的生命。”

“连亲生儿子都虐待的人,再多的成就,我只能看作是功利。”方老瞪着楚腾达,一字一顿,紧咬着牙控制着自己的情绪。

“也不能算虐待,小孩子犯错在先,父亲只不过下手狠了些,初衷还是为了……”楚腾达看不惯别人这样说自己的父亲,那是他从小到大崇拜的人。

“闭嘴!”方老打断他,举起手作势就要扇过去,停顿片刻,终是忍住放下。
“你要是我徒弟,我早抽你了!”

楚腾达被方老举起的巴掌惊醒,突然意识到刚刚的失礼。
“对不起,我刚刚冲动了,不该顶撞您。”在美国和长辈说话可以直言不讳,不用顾虑太多,刚刚回国,一时竟没适应过来。

“出去出去出去,看着烦!”方老倒是不客气,直接下了逐客令。楚腾达只好退到门外等候,谁让自己出言不逊,也难怪方老会生气。



楼主 宫崎兔子sweet  发布于 2018-01-17 02:26:00 +0800 CST  
未来几天会比较忙,今晚应该可以更一次,然后估计就四五天更不了

楼主 宫崎兔子sweet  发布于 2018-01-18 16:47:00 +0800 CST  
第二章
周未刚回到工位就又被方老叫了回去,心想这老头真是一会儿一个主意。迅速准备好方老要求的东西,分秒不敢耽搁。
没成想刚拐过弯就看到了背着手在门口走来走去的楚腾达。

“被轰出来的?”周未早就没了先前的拘谨,甚至还咧开嘴露出一个欠揍的笑脸。

“有什么好笑的?”楚腾达停下脚步,打量着眼前这个稚气未消的"大男孩",身高应该在1米8上下,比他矮小半个头。身体不算单薄,兴许有特意锻炼保持身材。五官虽不出众,笑起来倒还好看。穿着医生的白大褂,却没有半点医生的威严。听方叔说与自己同岁,这样一比起来,倒是他更有年轻人的朝气。

“里边的是,你妹妹?”周未抱着一堆东西,并不着急进去。

“是我弟弟”,楚腾达只觉得有些头疼,手指不自觉的去按压太阳穴。

“看着身材还不错,可惜了”,周未好像真的很惋惜一样,说完还不忘摇摇头。

“赶快进来!在门口磨蹭什么?”显然,方老听到了门外说话的声音。

“哦…”周未一下子蔫儿了,就像被拿走食物的金毛犬,耳朵和尾巴都耷拉下来。

“噗嗤…”楚腾达没忍住,笑了出来。这一秒切换的能力,可以说是戏精本人了。

周未推门进去,还不忘瞪了一眼幸灾乐祸的楚腾达。
这些小动作怎能逃出方老的眼睛?待周未将手里的东西放下,方老直接拉过人,按在办公桌上就是三记狠抽,一边抽还不忘教训着

“啪!病人等着医治,啪!你在干嘛?啪!在干嘛?昂?”

楼主 宫崎兔子sweet  发布于 2018-01-18 21:57:00 +0800 CST  
昨天困得要死,写了六百多字就发了,然后果然就睡过去了,今天看看能不能抽空补点儿

楼主 宫崎兔子sweet  发布于 2018-01-19 08:05:00 +0800 CST  
啊,我快要回归啦,给自己立个flag,26号更文,这几天累死(刚从微博看到图,看到这个我突然想补黑执事漫画版了)


楼主 宫崎兔子sweet  发布于 2018-01-24 22:46:00 +0800 CST  
昨天过生日,明明就在家乡,没有人记得,好难过,然后就这么过去了

楼主 宫崎兔子sweet  发布于 2018-01-31 16:15:00 +0800 CST  
“啪!病人等着医治,啪!你在干嘛?啪!在干嘛?昂?”三下过后,方老师松开钳制,手掌通红,阵阵发麻。

周未趴在办公桌上半天没缓过来,这哪里像是巴掌打的,震得骨头都在疼,可见方老是真的动了气。

“趴着太舒服了吧?睡着了?”不等人反应,方老直接拎着周未的后衣领将人拽了起来。

周未踉跄两步,才站稳了脚,手不自觉探向身后,却被方老一巴掌打掉。

“干活去!现在没时间教训你!”方老瞪着周未瘸着腿翻出验指血的工具,放入器皿,又一瘸一拐走向昏睡在诊疗台上的楚瑞之。

“给我好好走路!”周未肩膀一抖,险些将手里的托盘打翻。虽然不至于影响行动,可是真的疼啊,回头偷瞄一眼,正好对上方老愤怒的眼神,喉咙一动,将差点儿脱口而出的抱怨吞回肚子里。

这是周未第一次见到楚瑞之,只觉得他身体太过纤瘦,和门外高大威武的楚腾达没有半点儿相似之处。面色惨白,脸颊却透着异样的绯红,柔和的五官被微长的碎发遮掩,甚至一眼分不出性别。周未一只手用消毒棉签沾了酒精,另一只手同时拉过楚瑞之的手指,却被触电般的抽回,再一抬头,便在一双黝黑的瞳孔中看到自己的倒影。

“你要干什么?”若不是房间足够安静,周未几乎要听不清他呓语般的质问。微微肿起的左脸颊使得左眼只能半睁着,眼神却是这个年龄不该有的犀利。

“啊,对…要干什么来着?”,周未看得正发愣,突然反应过来,一时竟有些语无伦次。

“别怕,孩子,验一下血。”方老将手掌轻轻抚上楚瑞之的额头,热度依旧没有消散的意思,估摸了一下时间,拿出体温计,抬手对着阳光望去,赤红的细线已然卡在接近40的位置。纵使方老有心理准备,也被吓了一跳,这样烧下去,是要出人命的。

==================================
伪更一段,可能还有

楼主 宫崎兔子sweet  发布于 2018-01-31 18:41:00 +0800 CST  
一直折腾到傍晚,楚瑞之才终于退烧,周未扶着门框走出方老的办公室,满脸倦容,身体一歪就瘫坐在走廊一边的蓝色塑料公共座椅上,眼皮沉重得像是挂了千金砝码。战胜不了困意,周未正打算小憩片刻,脸颊却突然碰到一个温热的物体,而且温度还有持续升高的架势。

“卧次奥,烫死我了!”周未彻底清醒,捂着右脸,恶狠狠地瞪着笑得前仰后合的楚腾达,手里还拿着罪魁祸首,一罐热咖啡。

“在这里睡觉会感冒的”,楚腾达适时收起笑容。

“谁让你们来的突然,老师又信不过别人。”周未仰着脖子,抻直腿和手臂,伸了个大大的懒腰。
“你们要是再晚来十分钟,我就下班了!为了照顾你弟弟,我连约会都翘了你造吗?”

“辛苦了,我不知道你上的是夜班。”楚腾达突然有些愧疚,将手里的罐装咖啡递给周未。

“谢啦…”周未接过咖啡,单手拉开拉环,拿在手里把玩着。
半响,还是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你弟弟的伤…是怎么弄的?”

楚腾达皱着眉,高高在上俯视着这个刚认识不久,却让人心生好感的陌生人。

“算了,当我没问。”周未本也不是爱多管闲事的性格,只是看那孩子实在太过可怜,难免会有恻隐之心。
“至少…饭还是要给他吃的吧?”

“你说什么?哪里不给他吃饭了?”楚腾达诧异的看着难得正经说话的周未。

“重度营养不良,看病历曾今做过胃穿孔手术,手术后依旧没有注意,现在又有些溃疡了,难道你要告诉我是因为青春期的孩子爱美,节食减肥导致的?”周未终于忍不住,一口气将心中的不满发泄出来。

“你看过他身上的伤吗?你们家是集中营根据地吧?他该不会是领养的?我看你们长得也……呃…”周未突然感受到周围气压极速降了下来,刹车一样停了嘴,再一看,楚腾达的脸不知何时已经黑的像包公一样。

“我们长得不像,但他确实是我同父同母的亲弟弟,”楚腾达几步走到方老办公室门前,举起手正打算敲门,却又突然想起什么,
“谢谢你告诉我这些。”

“咚咚咚,方叔,我可以进去吗?”

一秒…五秒…十秒…正当楚腾达准备放弃的时候,方老才终于开口。
“进来吧…”

经过许可,楚腾达松了一口气,手握门把正准备推门而入。

“等等!”周未犹豫的叫住楚腾达。

“他的血液里,有神经类药物残留。”


楼主 宫崎兔子sweet  发布于 2018-02-01 14:27:00 +0800 CST  
微博今天莫名其妙给我涨了一堆辣鸡粉,有一个看名字吓了我一跳


楼主 宫崎兔子sweet  发布于 2018-02-01 21:58:00 +0800 CST  
“等等!”周未犹豫的叫住楚腾达。

“他的血液里,有神经类药物残留。”

“什么?!”楚腾达瞪大眼睛,惊讶的望向周未,右手还停留在门把上,忘记挪开。

“看血液的颜色不对,就偷偷多做了几项化验,但毕竟是指血,看不准确。”周未压低声音,看楚腾达还算关心里面的孩子,到底还是管了这个闲事。

“我知道了,谢谢你。”楚腾达若有所思,推门进入办公室。

楚瑞之依旧躺在诊疗台上,身上盖了厚厚的被子,只不过意识已经清醒,此时正顺着声音望向刚进门的楚腾达。方老坐在一旁的办公桌边,戴着老花镜,认真写着什么。

“方叔,他怎么样?”若不是方才周未说过的那番话,楚腾达实在看不出他弟弟现在有任何问题,甚至还会觉得将他抱来医院有些小题大做。

“哼,不好呗。”方老抬了抬眼皮,从眼镜框上方瞄一眼楚腾达,又继续写手里的东西。

楚腾达走到楚瑞之身边,用手探上他的额头,果然已经退烧了。
“还疼吗?”楚腾达轻声关心道。

楚瑞之摇摇头,眼神有些发愣。
“哥,你还走吗?”即使装作漫不经心,还是让人感受到了声音中的颤抖。

楚腾达像是被人用利刃捅入胸口,突地疼了一下。
“这段时间,我都在。”他轻轻抚摸着楚瑞之绒毛般的碎发,这几年,到底发生了什么?仔细一看,弟弟的确是瘦了很多,皮包着骨,不用检查都能看出营养不良。他知道父亲从小对他很严格,但从没想过,连吃饭都会被苛刻。

楚瑞之眼里暗了暗,终归没说什么,这段时间都在,也就是说,过了这段时间,还是会走的。

还是会,留下他一个人…独自面对。

=========================
开心吗?二更,虽然字数来看是一更的量,你们多蹦跶我才有动力写文呀

楼主 宫崎兔子sweet  发布于 2018-02-01 23:50:00 +0800 CST  
对了,下面该写拍了,快告诉我你们都很鸡冻

楼主 宫崎兔子sweet  发布于 2018-02-02 00:02:00 +0800 CST  
方老写了满满一张处方药和注意事项递给楚腾达。
“他的情况特殊,最好不要在医院的数据库留底。”

那时的楚腾达并没有理解“特殊”的含义,只当方老是为父亲着想,毕竟父亲这样苛责弟弟,在外人看来,确实会误认为是虐待了。

刨去长期形成的胃病和营养不良不说,楚瑞之伤的确实没有看上去那么严重,早上虚弱的状态多半是冻出来的,这会儿退了烧,又裹上楚腾达的羊毛大衣,精神也好了很多。所以当楚腾达打算再次公主抱他的时候,楚瑞之极力反抗,表示自己能走。

两人一前一后出了医院急诊大楼,黄昏的落日洒下一层暗橘色的光,却没有任何温度。或许是触景生情,楚瑞之心中一紧,害怕、担忧、落寞、多种情感喷涌而出,方才还很放松的表情又变得不自然。

“哥,咱们是…去哪儿?”明明知道答案,却还是忍不住问出口,楚瑞之紧了紧不合身的大衣,盯着自己的脚尖,双腿像灌了铅一般,却还是惯性似的,一步一步跟着楚腾达向前走。

“回家。”楚腾达低头瞥向紧紧跟着他的楚瑞之,隐约感觉到他在害怕,却又不知如何安慰,这几年在国外呆的,怕是连中文都退化了。

楚瑞之突然停下脚步,颤抖着手去解大衣的扣子,楚腾达看到一惊,连忙转身握住他的手腕。
“你干什么?” 感受到冰凉的触感,楚腾达皱起眉头,到底是身体不好。

“外套…还是还给你吧,让爸看到不太好。”楚瑞之被限制住双手,默默低下头,不敢去看楚腾达的眼睛。大哥对他很好,至少比父亲好很多。在大哥面前,越是敬仰,羡慕,越觉得自己卑微。大哥实在太过优秀,太过耀眼,巨大的落差与距离感,使得他无论如何都没办法正常面对。

“胡说什么?你现在是病人!”一阵寒风卷起几片干枯的落叶,楚腾达也不再废话,拉着他的手直接走向停车场。

楚瑞之被紧紧攥住手腕,一路小跑,才跟上楚腾达的速度。穿过大半个医院才走到停车场,楚瑞之木讷地被塞进汽车后座。直到楚腾达发动汽车,感受到迎面吹来的暖风,眼中才闪过一丝光亮。

这辆车,他认识。

早就忘记是哪一年,甚至连犯的什么错都记不清了,只记得也是这样寒冷的一个冬天,只记得父亲用绳子将他吊在地下车库里,只记得…皮带破空发出吓人的声响,身后炸开撕裂般的痛,手腕像是快要被扯断,惨叫声夹杂着回音,背脊和额头不断冒着冷汗,明明没有风,却冷得刺骨。

而他,只能通过盯着这辆车去转移注意力,希望能够减缓疼痛。

楼主 宫崎兔子sweet  发布于 2018-02-02 17:05:00 +0800 CST  
待楚瑞之反应过来,汽车已经停进了别墅自带的地下车库,楚腾达打开车门,弯腰望着他。

不敢让大哥等太久,楚瑞之顾不得身后的疼痛,皱着眉头迅速挪动身体,即使伤口上药处理过,下车的时候,也已经疼出一层薄汗。

离开温暖的车厢,地下室的阴寒瞬间将他包裹,楚瑞之不自觉颤抖起来,或许是由于深冬的阴湿寒气太过冷冽,又或许,是由于即将到来的,未知恐惧。

还没到家门口,楚瑞之思前想后,到底还是不顾大哥的反对,将外套脱下塞给楚腾达。让父亲看到大哥因为他受冻,怕是不被打个半死,也要被揭下一层皮。

对于父亲,他是真的怕。

楚家虽住着别墅,房屋面积却不算大,总共五百多平的还被分了三层楼,外加地下车库,所以,当他们推开大门,便看到楚柏盛坐在玄关不远处的沙发上,驾着眼镜,拿着一本字典般厚重的书研读着。但在这个三线城市里,作为一个拿着百万年薪的国家特级研究员,物质上还是很富足。

“爸?怎么没在书房看?这里多冷。”楚腾达率先打破了这份宁静,他将大衣挂在玄关的衣架上,便笑着走到楚柏盛背后,双手自然搭在父亲的肩上按摩着。

“哼。”楚柏盛明显心情不好,却还是很受用,合起书,摘下眼镜,闭目享受着。兴许是怕儿子累到,过了两三分钟,便挥挥手示意楚腾达不用再继续。抬起眼,正好看到玄关处呆愣地站着,丝毫不敢动弹的楚瑞之。

“今天没去学校报道?”楚柏盛突然开口,眼睛微微眯起,语气却听不出喜怒。

楚瑞之被突如其来的问话吓得一哆嗦,该来的总归还是要来,他知道父亲会问,但他到现在也没想出,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只好求助般地望向楚腾达。

“爸,我带他去医院检查了一下。”楚腾达赶忙又将双手放在楚柏盛肩头揉捏起来。

“医院?”楚柏盛轻轻拂开楚腾达的手,突然起身,径直走向楚瑞之。

楚瑞之一惊,连连后退,直到颤抖的双腿抵上玄关冰冷的大门,才意识到他本来就无处可逃,父亲的气场太过强大,他紧张的手指反扣在大门上,微微颤抖的手指摩擦着精致的雕花纹路,认命般低下头。

“什么时候把你养的这般娇气了?”楚柏盛高大的身躯遮挡住玄关的光源,将楚瑞之完全笼罩在阴影下。
对于这个岁数的男人来讲,楚柏盛的身材真可谓是让众多少妇垂涎欲滴,楚腾达便是遗传了他爸优良的基因,而楚瑞之,不知是因为遗传了母亲,还是因为重度营养不良,在那父子俩面前却显得格格不入。

“问你话呢!”楚柏盛突然放大音量。

“需要我重新教你对待长辈的礼仪?”

楚瑞之惊恐的抬起头,不小心对视上楚柏盛愤怒的目光,又赶忙挪开视线,冷汗顺着额头往下流。喉结一动,悄悄深吸了一口气。

“我脸上有伤…去学校…怕丢了您的面子。”说完,便咬紧牙关,闭上双眼,等着随时可能扇下来的巴掌。他这个回答有些抖机灵了,会不会挨抽全看父亲的心情。

幸运的是,今天父亲心情不差,他并没有等到臆想中的疼痛,楚瑞之稍稍松了口气。

“书包呢?”楚柏盛的语气恢复平静,却仍然站在极其危险的距离。楚瑞之被问的一愣,大脑迅速回忆着,思绪像倒带一样翻转,他想不出书包到底在哪里,早上出门确实背在身上,可后来烧的晕晕乎乎,甚至短暂失去意识,哪里还有心思关心书包的去向。

可父亲的问话又不能不回答,临时瞎编一个地点又会被视为说谎。

他似乎能感受到后背薄薄的布料已经被冷汗浸湿,此时楚瑞之由于高度紧张,绷紧全身的神经。

门缝中吹过一阵寒风,凉飕飕的,抑制不住地打了一个冷战,楚瑞之脸一红,突然觉得有些尴尬,好歹他也17岁了,怂成这样,还是在大哥面前,未免太丢人了。

“呃…书包…”刚刚动作幅度这么大,他确定父亲看到了,甚至很有可能已经等得不耐烦,这个时候再不开口,就是自己找不痛快。

毕竟被重新教一遍家规,也是不好受的。

但真的开口以后,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的眼珠转了又转,像查询资料一般翻过大脑中所有的答案,实在找不出说了不会挨打的回答。

若是回答不知道,肯定会挨揍
若是随便说个地方,可以暂时避免挨揍,但后续被识破谎言,大概会比前者挨的更重。

但万一,没被识破呢?

楼主 宫崎兔子sweet  发布于 2018-02-02 20:52:00 +0800 CST  
待楚瑞之反应过来,汽车已经停进了别墅自带的地下车库,楚腾达打开车门,弯腰望着他。

不敢让大哥等太久,楚瑞之顾不得身后的疼痛,皱着眉头迅速挪动身体,即使伤口上药处理过,下车的时候,也已经疼出一层薄汗。

离开温暖的车厢,地下室的阴寒瞬间将他包裹,楚瑞之不自觉颤抖起来,或许是由于深冬的阴湿寒气太过冷冽,又或许,是由于即将到来的,未知恐惧。

还没到家门口,楚瑞之思前想后,到底还是不顾大哥的反对,将外套脱下塞给楚腾达。让父亲看到大哥因为他受冻,怕是不被打个半死,也要被揭下一层皮。

对于父亲,他是真的怕。

楚家虽住着别墅,房屋面积却不算大,总共五百多平的还被分了三层楼,外加地下车库,所以,当他们推开大门,便看到楚柏盛坐在玄关不远处的沙发上,驾着眼镜,拿着一本字典般厚重的书研读着。但在这个三线城市里,作为一个拿着百万年薪的国家特级研究员,物质上还是很富足。

“爸?怎么没在书房看?这里多冷。”楚腾达率先打破了这份宁静,他将大衣挂在玄关的衣架上,便笑着走到楚柏盛背后,双手自然搭在父亲的肩上按摩着。

“哼。”楚柏盛明显心情不好,却还是很受用,合起书,摘下眼镜,闭目享受着。兴许是怕儿子累到,过了两三分钟,便挥挥手示意楚腾达不用再继续。抬起眼,正好看到玄关处呆愣地站着,丝毫不敢动弹的楚瑞之。

“今天没去学校报道?”楚柏盛突然开口,眼睛微微眯起,语气却听不出喜怒。

楚瑞之被突如其来的问话吓得一哆嗦,该来的总归还是要来,他知道父亲会问,但他到现在也没想出,该如何回答这个问题,只好求助般地望向楚腾达。

“爸,我带他去医院检查了一下。”楚腾达赶忙又将双手放在楚柏盛肩头揉捏起来。

“医院?”楚柏盛轻轻拂开楚腾达的手,突然起身,径直走向楚瑞之。

楚瑞之一惊,连连后退,直到颤抖的双腿抵上玄关冰冷的大门,才意识到他本来就无处可逃,父亲的气场太过强大,他紧张的手指反扣在大门上,微微颤抖的手指摩擦着精致的雕花纹路,认命般低下头。

“什么时候把你养的这般娇气了?”楚柏盛高大的身躯遮挡住玄关的光源,将楚瑞之完全笼罩在阴影下。

对于这个岁数的男人来讲,楚柏盛的身材真可谓是让众多少妇垂涎欲滴,楚腾达便是遗传了他爸优良的基因,而楚瑞之,不知是因为遗传了母亲,还是因为重度营养不良,在那父子俩面前却显得格格不入。

“问你话呢!”楚柏盛突然放大音量。


“需要我重新教你对待长辈的礼仪?”


楚瑞之惊恐的抬起头,不小心对视上楚柏盛愤怒的目光,又赶忙挪开视线,冷汗顺着额头往下流。喉结一动,悄悄深吸了一口气。

“我脸上有伤…去学校…怕丢了您的面子。”说完,便咬紧牙关,闭上双眼,等着随时可能扇下来的巴掌。他这个回答有些抖机灵了,会不会挨抽全看父亲的心情。


幸运的是,今天父亲心情不差,他并没有等到臆想中的疼痛,楚瑞之稍稍松了口气。


“书包呢?”楚柏盛的语气恢复平静,却仍然站在极其危险的距离。楚瑞之被问的一愣,大脑迅速回忆着,思绪像倒带一样翻转,他想不出书包到底在哪里,早上出门确实背在身上,可后来烧的晕晕乎乎,甚至短暂失去意识,哪里还有心思关心书包的去向。


可父亲的问话又不能不回答,临时瞎编一个地点又会被视为说谎。

他似乎能感受到后背薄薄的布料已经被冷汗浸湿,此时楚瑞之由于高度紧张,绷紧全身的神经。

门缝中吹过一阵寒风,凉飕飕的,抑制不住地打了一个冷战,楚瑞之脸一红,突然觉得有些尴尬,好歹他也17岁了,怂成这样,还是在大哥面前,未免太丢人了。

“呃…书包…”刚刚动作幅度这么大,他确定父亲看到了,甚至很有可能已经等得不耐烦,这个时候再不开口,就是自己找不痛快。

毕竟被重新教一遍家规,也是不好受的。

但真的开口以后,却又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的眼珠转了又转,像查询资料一般翻过大脑中所有的答案,实在找不出说了不会挨打的回答。

若是回答不知道,肯定会挨揍
若是随便说个地方,可以暂时避免挨揍,但后续被识破谎言,大概会比前者挨的更重。

但万一,没被识破呢?

楼主 宫崎兔子sweet  发布于 2018-02-02 21:00:00 +0800 CST  

楼主:宫崎兔子sweet

字数:134728

发表时间:2018-01-16 01:4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3-25 19:24:05 +0800 CST

评论数:5373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