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青叶之风(古风 温馨)

叶青第一次见到易子风时,是在洛阳的易来客栈,准确的说应该是叶青在易来客栈,而易子风在客栈门外的街上,当时叶青正在二楼靠窗的位置饮酒,便听到那犹如杀猪般的嚎叫“啊,救命啊!”

叶青正无聊,听到这声音,难得把头转过去朝街上看去,见一华服少年急步往前跑着,嘴里叫着救命,身后一中年男子拿着条藤杖在追着,边追便挥舞着手中的藤杖,嘴里喊着“臭小子,你给我站住。。”

少年回头,看自家老爹就差几步就追上了,“啊”的一声,不禁跑的更急,身后的男子也追的更卖力,时不时挥舞的藤杖有几次都打到了奔跑的少年的屁股上,少年更是“惨叫”,捂着屁股跑的更快。

街道两旁没有一人上前拦截劝架,反而一副见怪不怪的表情。直到人消失在街尾,还能听到那少年的叫声。

此时隔壁桌上两人的说话声传人了叶青的耳里“哈哈,这易老头又追着他这不成材的儿子打了,只是不知道这小子这次是花街柳巷呢,还是挥霍败家呢”

另一人接着道“谁知道呢,不过这易老头有这么一个儿子还真是倒霉啊,就这一个儿子,还整天不务正业的,易家早晚会让这小子败光”

.........

叶青在一旁听着,大体就是易家小子就是一纨绔子弟,老子看儿子不成材,想要教训,追的满街跑,都成了洛阳一道风景了

这时,一白袍男子来到叶青身旁,恭敬的道“主子”

叶青边饮酒边问“解决了?”

“恩,全部解决了”

叶青把杯中酒一饮而尽,放下酒杯,拿起桌上的折扇,站起身“回”

“是”白袍男子略一侧身,让主子先请。




楼主 ccyyxi9  发布于 2013-08-14 10:22:00 +0800 CST  
叶青,青叶阁阁主,江湖之人只闻其名,不见其人,不是大奸大恶之人,但也绝非善类。青叶阁以收集情报,贩卖消息,和接单杀人为主,旗下也有自己的酒楼赌场钱庄等。没人知道青叶阁在哪,想找青叶阁帮忙,必须有足够的金钱,然后把需要委托的事情写在青色的布上,系在标有青叶阁图标的柳树上,自有人去取,三天之内,要是布条被取走,说明青叶阁接下了这桩“生意”,反之,则不接。

青叶阁接单杀人也是有原则的,善良之人,不杀;老弱妇孺,不杀;无辜者,不杀。

青叶阁阁主之下有四大护法,风、云、火、炎,风护法主管阁中之事,云护法负责各地的商业,火护法负责情报网,而炎护法主管接单杀人。这次,跟着叶青出来的便是云护法。

此时,天已入夜,叶青和云护法在树林中休息,武林中人,风餐露宿是常事。云护法打来野味,正放在火上烤,周围阵阵肉香。

“啊,救命啊,你别过来”不远处的声音传到叶青耳中,听着声音还有点耳熟。可叶青不是多管闲事之人,别人死活,与他何干!

没有主子的命令,云护法更是充耳不闻。

“啊,你别过来啊,你别过来!”叫声越来越强烈,刺激着人的耳膜,叶青皱了下眉头

云护法把烤熟的鹿肉用刀片下,盛入叶中,递给叶青“主子请用”然后起身,向声音的来源处走去

片刻,世界清静了,叶青悠闲的享受着美食,云护法悠悠的从林中走了出来,身后还跟着个白服锦衣的少年,只是此时有些狼狈

叶青连眼都未抬一下,只是优雅的享用着鹿肉,云护法坐在叶青旁边,也拿起鹿肉吃起来,跟来的少年就站在不远处,拼命吞咽着口水看着他们。

云护法撇了眼少年,丢过去一块鹿肉到少年怀中,少年感激的看了他一眼,便撕咬起鹿肉来。

云护法主要负责青叶阁的商业,为人自然是八面玲珑,一开始帮助少年也只是因为主子不想听到那扰人耳的杀猪声,现在给他食物是因为看这小子穿着必定是有钱人家,嘿嘿,那他们家可就欠他一个人情了,所谓最难还的不过人情债,所以,嘿嘿嘿。。。

“小子,家住哪,怎么一个人跑这来了?”云护法向少年打探着消息

少年边啃肉边回答“洛阳,被老爹赶出家门了,说什么时候挣到千两银子什么时候回去,要不不让我进家门,见一次打一次”

“啧啧”云护法摇摇头“看你的穿着,是富贵人家的公子吧,叫什么啊?”

“易子风”少年咽下嘴中的鹿肉

嘿嘿,云护法心中阴笑,洛阳首富易家的小子啊,这个人情他们欠定了,这小子不学无术,早该被赶出来练练了

“记住今天是我救了你就行了,不必太感谢”他有必要提醒一下,他云护法是你这小子的“救命恩人”

此时,叶青终于是吃饱了,闲着也是无聊,抬头看看对面的小子,嘿,这不是中午在街上被追打的那小子吗,虽是一身狼狈,可长的却是清秀可人,尤其那双清澈的大眼睛

听着云护法那拐弯抹角的调查祖宗十八代的聊天,叶青第一次发现,他的属下是如此的奸诈。不过这小子是真傻还是二愣子啊,云护法问什么答什么,一点防备心理都没有,别人把他卖了他还得替人数钱呢。

楼主 ccyyxi9  发布于 2013-08-14 11:45:00 +0800 CST  
“小子,打算去哪挣你那千两银子啊”云护法接着问,看这小子单纯的近乎傻的样子,在外能吃饱就不错了,还挣钱呢

易子风皱着一张小脸“我也不知道去哪,出了家门就一直往南走了,就来到了这,遇到了你们”

看着易子风苦瓜似的小脸,叶青难得的开口“没地去就跟着我们吧,最起码能管你顿饭吃”,语气虽还是冷冷淡淡的,但听到易子风耳里却犹如天籁

云护法张嘴吃惊的望向自家主子,主子竟然收留了一个陌生人,还是个愣头愣脑的傻小子,中邪了啊这,明天太阳保准打西边出来。。

叶青淡淡的瞟了眼云护法,云护法立刻乖乖的收回视线,合上嘴巴。呜呜,他就是个可怜虫,没人疼没人爱的,主子还专门欺负他,一个眼神就把他秒杀的彻底!!

带着个小家伙,叶青没有回青叶阁总部,而是去了平时居住的别院——凝翠别院,直奔自己的主楼——碧园居。吩咐人把易子风安排在自己卧室的对面,同住碧园居。

下人们虽是奇怪这小公子是谁,竟然有幸和主子同住一起,可见主子对其之重视,但没有一人敢出言询问,只是默默的做着自己分内的事。

云护法看主子没什么吩咐,便直接回自己的云烟小榭休息了。主子虽然冷漠不爱说话,不过对他们这些属下还是很好的,凝翠别院中分别有他们四大护法的住处,每人一座小跨院,随自己喜好种植摆弄去,主子从不过问。这云烟小榭便是他自己给自己的住处取的名字,嘿嘿,不错吧,多文雅别致的名字。。。

易子风跟着叶青来到碧园居,看着叶青走进了其中一间屋子,自己也跟了进去,叶青蹙眉“你的房间在那”随手指着对面的房子

“我...”易子风刚想回话,便被叶青抢先“回你房去,晚饭自有人叫你,我这没我允许,擅进者五十大板”

叶青这可不是吓他,他不喜欢有人打扰自己的休息,所以不让任何人擅自进入自己房间。

易子风撇撇嘴,哼,不进就不进,小爷稀罕啊,随即转身回自己房间了,看看这个家伙给自己安排的房间怎么样。

叶青去衣,泡在温泉池中,想着怎么就莫名其妙的把这小子带来了呢
~~~~~~~~~~~~~~~~~~~~~~~~~~~~~~~~~~~~~~~~~~~~~~~~~~~~~~~~~~~~~~~~~~~~~~~~~~~~~~~
今天先更到这,明天继续,开拍

楼主 ccyyxi9  发布于 2013-08-14 22:34:00 +0800 CST  
易子风回房后,在房间东瞧瞧西瞅瞅,把个房间里里外外的看了摸了个遍,然后下一结论:那家伙挺有钱!嘿嘿,相信过不了几天他就可以回家了!

当然,他口中的那家伙指的就是叶青,因为他不知道叶青的名字,只是听所有人都叫他主子,可他又不是那家伙的属下,定不会跟着其他人叫他主子的。

晚饭,自有下人来传唤,易子风跟着下人来到饭厅,看到一桌子好吃的,云护法已经坐定,他赶忙随意找个位置坐下,拿起筷子就要夹菜吃,被眼疾手快的云护法“啪”的一声,敲在手上,缩了回来,然后可怜兮兮的看向云护法

云护法表情悠哉“主子还没到呢”

易子风嘟囔“谁让他来这么晚,人家都饿死了”只能看着桌上的菜猛咽口水

在易子风在心里咒骂了叶青无数次后,叶青终于出现在饭厅,易子风顿时两眼发亮,这家伙来了,他终于可以吃饭了。

云护法站起欠身“主子”

叶青点点头,示意他坐。四大护法虽为下属,可吃饭一向都是和他同桌的

在叶青的示意下,易子风终于可以吃饭了。叶青和云护法的优雅吃相,与易子风真是形成鲜明的对比。只见易子风夹了慢慢一碗的菜,直接往嘴里扒,恩,真好吃,不知他家厨子在哪请的,等过几天自己离开时,能把厨子也带走就好了。不得不说,头脑简单的人想法都特别天真。江湖第一阁叶青家的厨师是你能说带走就带走的?

在来的路上相处了两天,叶青和云护法对他的吃相已经见怪不怪,只是心里一直很纳闷:洛阳首富家的独子是饿死鬼投胎还是平时他老爹亏待了他啊,跟没吃过饭似的。。。

接下来两天,易子风把整个别院里里外外、角角落落都逛了个遍,当然,叶青住的那几间房除外。

易子风手里拿了窜葡萄,在荷花池旁的小道上边吃边走,吃完,随手把葡萄梗扔进了池塘。看到前边的流云亭,那家伙正在里面的躺椅上躺着,光看着就感觉很惬意,便快步走过去,人家是主人,咱好歹得过去打个招呼吧,嘿嘿

这家伙一身浅绿色暗花锦袍,腰间还挂着块别致的玉佩,躺在躺椅上晃晃悠悠,旁边小桌上还有几碟香果,不得不说,这家伙真的很会享受。

叶青躺在躺椅上,随手拿起一颗梅子扔进自己嘴里,听到那急快的脚步声,不用想也知道是谁。这几天没事,正无聊呢,正好来了个解闷的,呵呵

“喂,你真会享受啊”易子风大大咧咧,对叶青说话也不客气,嘴上不客气,手上更是不客气,拿起一旁的鲜桃就啃起来。

叶青也不介意,他承认,他确实会享受。人生无常,事事难料,该享受时就得享受。

“怎么,小家伙,今天没再去探查园子啊”叶青躺在躺椅上懒懒的问着

“你这园子有什么可探查的啊”易子风嗤之以鼻“还有,我不叫小家伙,我有名字的,而且我也不小了,我今年20岁了”

呵呵“哟,20了啊,我还以为17、8岁呢”比他整整小了5岁啊“还有,我也不叫‘喂’,我也有名字的”

“那你叫什么啊”还真不知道这家伙叫什么呢,都是听人“主子,主子”的叫

“玄静,我的名字”叶青并没有骗他,他姓叶,表字玄静,之所以不说“叶青”这个名字,是因为自己在江湖上的仇敌不少,这小家伙单纯,怕不小心以后说出自己的名字,被有心人听到、利用,反而招惹麻烦,给他带来危险,这么单纯的小家伙,不适合江湖的打打杀杀。

“哦,你叫玄静啊,看你长的挺好看的,没想到名字也不错”易子风啃完了一颗桃,又拿了个苹果继续吃。

两人有一搭没一搭的聊着,期间,易子风把几碟果子都吃的差不多了,叶青撇了一眼他的肚子,真不知道他的东西都吃到哪去了。

“喂,一直感觉你冷冰冰的,现在发现你挺能聊的啊”易子风给叶青下了定义

“谁说我冷冰冰的了”叶青暗翻了个白眼,他只是性子淡些好吧,再说,总不能找自己的下属去聊天吧,非得把他们眼珠子惊掉不可

“你本来就冷冰冰的嘛,还吓唬我说进你的房间五十大板”易子风回嘴

“这可没糊弄你,自己园子里的人,擅进者五十大板,外人擅进者——死”

易子风不服气“你屋子里有宝藏啊,藏的这么严,不让人进”

叶青听着他赌气的话,没有回答。而头脑简单的易子风看叶青没回答,以为被自己猜着了,真的有宝藏啊,哈哈,易子风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了几圈

一下午的时间,叶青和易子风两人聊的很欢快。

晚上吃饭时,只看到了云护法,说是叶青傍晚有事出去了,还不知什么时候回来,不用等他。

出去了?不知什么时候回来?哈哈,真是天助我也,易子风心里大笑,宝藏,我来啦。易子风欢快的扒着饭,嘴快咧到耳边了。云护法只以为主子不在,少一个人吃饭,这小子高兴的呢。也不能怪云护法这么想,易子风就是一吃货,而且是特别能吃,就没见到有什么是他不吃的。

易子风把桌上的菜席卷一空后,就自己一人回去,寻找他的宝藏去了。因为就住在叶青对面,所以行动起来也方便,而且碧园居也没有其他下人,嘿嘿。。。

易子风偷偷进入叶青的房间,一点点的搜寻,宝藏呢,在哪呢,那家伙都把宝藏藏什么地方去了?他找到宝藏,就可以回家了,哈哈

就在易子风全部摸索了个遍,还没找到,趴在床底下寻找的时候,叶青回来了。看到撅着屁股趴在自己床底下的那个身影,就知道是易子风,也只有他能做出这事。

叶青一只手把易子风拉了出来

正努力查看床下地面有没有暗道的易子风被突然伸出的手拉了出来,吓的惊声尖叫“啊”,在看到是叶青时,紧接着是一声更大的尖叫“啊!!”

叶青现在是终于明白了,他吃的饭都消耗在声音上了,真是有穿破人耳膜的能力。

“你小子鬼鬼祟祟的在我房里干嘛呢?”叶青坐在床上,问着站在面前的易子风

而此时易子风脑子里想的却是:云护法不是说他不回来了吗,这怎么就回来了啊?这就是犯二的人和聪明人的区别,云护法只是说不知什么时候回来,哪有说不回来。不知什么时候回来,有可能是这几天都不回来,也有可能是立刻就回来,这什么情况都有啊。

叶青看易子风不回话,只在那傻愣愣的站着,直接一巴掌甩在他屁股上。

“啊!”易子风痛的一激灵,两手捂住屁股“你干嘛打人啊”

“我好像下午才给你强调一遍,擅进我屋者,轻者五十大板,重者-死”

易子风此时突然意识到自己进来这家伙的房间了,而且被抓了个现行,怎么办,哇,跑啊!心里想着,嘴里大叫一声“哇!”直接转身就跑

叶青起身伸手把易子风拽了回来,按在床上,照着屁股就是一顿巴掌,这小子,鬼鬼祟祟的进来,还想跑!

“哇!疼啊,放开我,呜呜,疼。。。”易子风拼命的蹬着腿,试图躲开巴掌

叶青打了十几巴掌后放开了他“老实说,在我房里干嘛呢”

易子风呜呜的哭着也不答话,叶青照着屁股又是三下巴掌“不说是吧,不说我接着打”

易子风忙用手捂着自己的屁股,转头眼泪汪汪的看着叶青

“再问你一遍,到我房里干嘛呢”叶青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之所以有耐心这样问着,是他知道这小子不属于奸细之类的,估计也就是恶作剧什么的。他把这小子调查的可是清清楚楚,就是一纨绔子弟,头脑简单

“呜呜,找。。找宝藏”易子风怕叶青再打他,抽抽噎噎的回话

找宝藏?叶青皱眉,他房里哪来的宝藏啊,他怎么不知道自己房里有宝藏啊“谁说我房里有宝藏的?”

“呜呜。。你。。你不让人。。进。。进你房间,不就是。。不就是。。藏着宝藏吗”

叶青满脸黑线!!

楼主 ccyyxi9  发布于 2013-08-15 16:55:00 +0800 CST  
“呜呜。。你。。你不让人。。进。。进你房间,不就是。。不就是。。藏着宝藏吗”

叶青满脸黑线!!拽过易子风,
“啪!”一巴掌打在他屁股上,嘴上说着“让你小子不学好”
“啪!”还有脸哭!!
“啪!”找宝藏
“啪!”这叫偷东西
“啪!”打你屁股
.........
叶青说一句话打一巴掌,这小子,就是欠教训。直到觉得打的差不多了,才放开他。

看着站在自己面前“呜呜”哭着,双手捂着屁股的易子风,叶青只觉得头大,就是随手在他屁股上打了些巴掌,前后加起来也就三十多下,他自己的力气自己清楚,根本就没怎么用力,至于这么哭吗?

“好了好了,别哭了”叶青把易子风拉过跟前,拿出巾帕给他擦眼泪,这小子是水做的吗,这么会哭的满脸都是泪

叶青一边擦易子风一边还“呜呜”的哭着掉着泪,叶青无奈的叹口气“不就打了几下,怎么还一直哭上了”

易子风听他这么说,哭的更凶,打了人了还说人家,呜呜。。。呜呜呜。。。

叶青真是想扇自己一巴掌,多什么嘴呢,这大晚上的,在自己房里哭个不停,又不能随手把他扔出去,不还得自己哄,他堂堂一阁之主,哪哄过人啊“别哭了啊,自己跑我房里鬼鬼祟祟的,按规矩就该拖出去五十大板,现在不哭了啊,我饶了你不打那五十大板了”不会哄人,咱就换个说法,只要不哭,五十大板就免了

易子风也听明白了叶青的意思,再哭就打他五十大板,呜呜,唔,不能哭。渐渐的,易子风止住了泪,止住了哭声,只是还抽抽噎噎的

叶青训话“要是我房里真有宝藏,你是打算拿走吗,啊?不问自取视为贼也,这句话懂吗?小小年纪,就学会偷东西了是吧,再有下次,我绝不轻饶”最后还拍了他屁股一下,以示警醒

“行了”这一闹腾时候也不早了“回去休息吧”

易子风抽抽噎噎的一瘸一拐的走出去了,叶青叹口气,摇摇头,向房间后面的温泉池走去。

楼主 ccyyxi9  发布于 2013-08-16 16:55:00 +0800 CST  
第二天早上饭厅,叶青和云护法已经坐定,我们的小吃货才姗姗来迟,两眼红肿,走路还一瘸一拐的,看到桌上有最爱吃的的酥皮饼,一时忘记了身上有伤,抓起一个坐下就吃

“啊!”可想而知,这声惨叫出自于我们的小风子。刚一坐下,随即就惨叫着站起来,酥饼也扔了,两手向身后捂住屁股。

这一切,看的云护法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而叶青皱着眉头看着易子风,昨晚就那几下,至于现在都痛的坐不下去吗

“嘿,我说小子,你这是怎么了啊?”这种吊儿郎当的口气说话的只能是云护法

“呜,被人打了,不讲理,坏蛋。。。”易子风嘴里回着云护法的话,眼睛却瞪向叶青,满眼指责

叶青现在是终于体会到什么叫恶人先告状了,而一旁的云护法满脸的不可思议,他们主子把这小子揍了?

楼主 ccyyxi9  发布于 2013-08-16 19:02:00 +0800 CST  
“调皮被打屁股了?”虽是问句,可云护法语气里有着满满的肯定。看来这小子对主子来说意义不一般呐,都亲自动手教训了

呜呜,他都痛死了,云护法还笑!要不是饿的肚子痛,他才不会来吃早饭呢,一瘸一拐的还走了这么远。。。

看易子风也不答话,云护法好心提议“我建议你还是站着吃吧,这样既不会屁股痛,也有利于消化,还能多吃点”接着还夹了个葱油饼放到易子风面前的碗里

易子风果真乖乖的站着,啃起了葱油饼。虽是屁股痛,可这顿他也没少吃。吃饭期间,叶青一直没开口说过话,始终优雅的用着早膳。

叶青用完早膳先行起身离开了,临走时吩咐“云护法,待会把这小家伙送回房,有必要的话给他上点药”叶青始终没认为自己打多重,也顶多就是当时打时疼一会罢了。他们江湖人,打打杀杀的,经常大伤小伤不断,这几巴掌对他来说就是挠痒痒了,也就这小家伙娇气,夸张了些。

叶青早饭后出去,一个时辰便回来了。刚进碧园居,就看到迎面走来的云护法“主子,您回来啦....”

看着云护法欲言又止的神情,叶青不悦“什么时候说话吞吞吐吐的了,有话就说”

“呃。。主子,属下给易子风上过药了,呃。。就是。。我是说。。主子您。。打的确实。。确实有点重,呵呵。。呵呵呵”天呐,他这可不是指责主子啊,只是告知实情,主子您要明鉴呐

“重?”叶青皱眉,他没怎么用力啊“你先回吧,我去看看”

推开房门,就看到小家伙趴在床上,脸朝外睡着了,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想必刚哭过,睡着后云护法才离开。

轻掀起被,又轻轻退下小家伙的亵裤,顿时看到两瓣红肿的屁股,小家伙皮肤很白,细皮嫩肉的,这更加突出屁股的红肿,昭示着屁股的主人有多疼,仿佛也在指责着下手之人的狠重。

怪不得小家伙叫疼,看屁股这个样子,还真的不疼才怪呢。自己那几下,还真的把他给打伤了,不过他真的没用力啊,叹口气,也只能怪这小家伙不禁打,细皮嫩肉的。

给他提上裤子,盖好被,叶青便朝自己房间走去。记得还有几瓶上好的消肿化瘀的药,找出来晚上给他擦擦。定是昨晚没上药,今天才会肿成这样。

楼主 ccyyxi9  发布于 2013-08-17 15:50:00 +0800 CST  
晚上睡觉前,叶青还真的拿了瓶药去了易子风的房间,看到趴在床上的小家伙愁苦着一张脸,嘴边溢出一些笑,小家伙这个样子还真是可爱的紧“别苦着张脸啦,裤子脱了,我给你上药”

易子风撅嘴抗议“我不要上药!”他可还记得上午云护法给他上药有多痛

叶青也不理会他,直接坐在床边,身手退他的裤子。易子风扭腰挣扎“我不要上药,我不要上药。。。”

叶青看他挣扎,直接不轻不重的在易子风屁股上拍了一巴掌“别动,乖乖上药,要不我直接再揍你一顿”想他堂堂阁主都亲自给他来上药了,这小子还不知好歹

这一巴掌打的易子风老实了,不过也更委屈了,昨天打人,今天还打人,呜呜,就知道打人,越想越委屈,眼泪不受控制的往下流

叶青拍了一巴掌,看易子风老实了,轻松的退下他的裤子,看到小屁股比上午时好了很多,定是上午上的药起了作用。拿出自己带来的药,倒出一些在手上搓热,然后敷在小家伙屁股上,这时感觉到小家伙一抽一抽的,想必是自己下手重了,不由的又放轻些力道。叶青也明白,即使力道再轻,上药揉伤也难免疼痛,所以也只当小家伙是疼哭了,不过竟然没有叫唤,这点还挺意外的。

从头到尾,易子风只是无声的哭着,偶尔伴着几声抽鼻子的声音,上药揉伤时疼的厉害了就扭动挣扎几下,不过始终逃不出叶青的手掌就是了。

叶青上完药,净了手,看到小家伙还趴那哭呢,不禁摇摇头,这小子还真是能哭啊,走上床边坐下,抬起小家伙的下巴,看到一张脸上满是泪痕,心不禁疼了一下,用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温柔动作给他擦拭眼泪,更是温柔的哄着“好了好了,不哭了啊,上完药就不疼了,瞧瞧这小脸哭的,都不漂亮了”

“哇!。。。”本来就够委屈的了,叶青的轻哄起到了升温的作用,小家伙哭的更凶,不过好在是放声大哭了,没再憋屈着哭

叶青一时没明白这是怎么了,怎么越哄哭的越厉害呢“哎。。哎。。这是怎么了啊。。。别哭啊。。。乖了,别哭了啊。。”

“呜呜。。你打我,。。你打我。。昨天打我。。今天还打我!。。。。呜呜呜。。。呜呜呜呜呜。。。。你就知道打我。。。呜呜。。呜呜。。”易子风这是把委屈都发泄出来了

叶青算是明白怎么回事了,不过看这小家伙委屈的,不知道的人还以为他叶青对他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了,把一可爱的孩子欺负成这样。此时,叶青也只能自认倒霉,谁让自己确实打了他呢,呃,虽然他该打。。。

叶青拍着易子风的背“好好,都是我的错,我不该打你,都是我的错,好不好?别哭了啊。。。别哭了。。。”

好劝歹劝,终于把这小祖宗哄的不哭的,喂他喝了点水,小家伙不一会就睡着了,叶青给他掖好被子,便出去了。。

楼主 ccyyxi9  发布于 2013-08-20 17:41:00 +0800 CST  
没心没肺的人有一点特别讨人喜欢——不记仇

这不,易子风前几天才因为潜进叶青房间找宝藏而被打,今天就活蹦乱跳的又找叶青去了

叶青刚从书房出来,就看到易子风从侧门过来,见到他就喊“喂,终于找到你了”

叶青止住脚步,仍是那副淡淡的表情“什么事?”

易子风走到叶青面前“你能不能带我出去啊,天天在这闷死了”不是自己没办法出去,实在是身上就只有被老爹赶出家门时给的二十两银子,吃顿饭都不够,得找个有钱的付钱不是?云护法说自己很忙,没时间陪他,实在没法,他才来找的这家伙。不过貌似这家伙每天都很闲的样子,而且这家伙保证非常有钱,嘿嘿。。。

“去哪?”叶青随口问着

“嘿嘿,就是出去转转嘛,难道你不闷啊,哎呀,走啦”怕叶青不答应,没等叶青开口,易子风就拽着叶青的胳膊往外拉,叶青想想反正也忙完了,不如就陪这小子出去走走,遂跟随着易子风的脚步,被易子风拽着走了

在街上,易子风就像猴子一样东窜西窜,这摸摸那瞧瞧,手上还拿着几窜肉串啃着,当然是他缠着叶青给他买的。叶青就跟在易子风身后,从容淡定

一个时辰过去,也到了吃午饭的时间了,易子风挑了家不错的酒楼,拉着叶青上了二楼的包间,他要好好的大吃一顿。

易子风一口气点了四道招牌菜四道特色菜,外加一盅汤,另外又吩咐小二来一盘酱鸭舌和油焖菜心,叶青在一旁看的直皱眉头,这么多菜,哪是两个人能吃的完的,况且小家伙逛街时嘴就没停过。

“这么多菜吃的完吗?”

“可是我想吃啊,出来吃饭就得好好享受”易子风一副理所当然的口气

叶青在心里愤愤的想着:这小家伙还真是败家!岂不知后面有更让他惊讶的

小二把菜都上齐后,易子风也不招呼叶青,直接拿着筷子一个个的尝过一遍,最后生气的扔下筷子叫小二“小二,你过来!”

小二忙哈着腰走进“客官,您还有什么吩咐”

“你家这什么菜啊,做的这么难吃,呐,就拿这个酱鸭舌和油焖菜心来说,这两道可是我钦点的菜,你们就做成了这样”

小二看着这两盘菜,看上去色香味俱全啊,哪里有什么问题,忙赔笑“客官,请问您哪里不满意?”

易子风用筷子指着那一盘酱鸭舌“呐,这个鸭舌,你们用的鸭子有的老有的嫩,鸭子根本就不在一个年龄水平,鸭舌吃起来老的欠火候,难嚼,嫩的又没有嚼头,口感不一。我告诉你啊,这个鸭舌,一定要取5个月大的重两斤半的鸭子的鸭舌,这样吃起来才会口感鲜嫩又不失咀嚼性;还有这个油焖菜心,你们竟然用的白菜,而且菜叶也是老嫩不一。这个菜心啊,要用雪心菜的菜心,而且是围绕菜中心外第六圈的那两片,那两片最鲜嫩而又没有涩味,无论是油焖还是醋溜,口感都是最好的”

易子风的一番长篇大论,听的小二冷汗直流,这位客官的嘴也真是叼啊,且不说那鸭舌得一个个的精挑细选,就是那一盘看似普通的菜心,就得用雪心菜,一颗雪心菜少说也得十几两银子呢,够普通人家几个月的花费了,他还只要两片菜心,那一盘菜下来,最少得二十几颗雪心菜,这。。。谁吃的起啊。。他们也从未做过啊。。。

从始至终,叶青始终没说过话,只是脸越来越黑,最后挥手让小二退下了,看着一脸不情愿的易子风,这小子的骄纵挥霍败家程度令人发指,两盘简简单单的菜就搞出这么些名堂,皇帝都比不上他这么“讲究”,忍着怒气,尽量平静的对易子风说“吃饭”

易子风就是个不会看人脸色的“可是这些菜。。。”

叶青的脸又是一黑“不吃就回去”这小子是该好好教育教育了

易子风一脸不情愿的拿起筷子吃起来,呜呜,凶什么啊,就知道凶他!!

楼主 ccyyxi9  发布于 2013-08-22 16:39:00 +0800 CST  
易子风郁闷的吃过一顿午饭,便跟着面无表情的叶青回别院了,小家伙就算再迟钝,也明显的感觉到叶青在生气,而且是很生气。

易子风跟随在叶青身后,苦思冥想,自己到底是哪里惹到这家伙了。这家伙从什么时间开始生气的?好像是吃饭的时候。。。再具体想想。。再想想。。

易子风虽说经常少根筋,但人是绝顶聪明的,小脑袋非常好使,只是不经常用,或者不用在正途上,这次是20年来少有的努力思考。还别说,这小子还真是找到原因了,至于对不对就。。。。从他点鸭舌开始叶青就不高兴了,虽然叶青的表情没变,可他就是能够感觉到叶青不高兴

易子风边想边跟着叶青身后走,是主动认错(虽说他没觉得自己错,在外吃饭就得享受嘛)还是逃跑呢?跑是肯定能跑掉的,只是万一。。就是说万一以后被抓回来,还是得挨揍,还有就是就算跑了,他也没银子,以后怎么办。。。还有还有,就是自己也不是真的想离开这。。。

就在易子风还在犹豫着到底是跑还是不跑时,已经来不及了,因为他已经站在碧园居门前了,面前有除了面无表情的家伙之外,还有云护法和另一个身穿锦袍的不认识的人

两人齐向叶青抱拳行礼“主子”

“恩”叶青应着,对那个自己不认识的人问道“回来可是有事?”

火护法嘿嘿笑着“主子,就是因为没事才回来啊,在别院多舒服啊!”四大护法中,也只有火护法对叶青说话是“没大没小”

“哦?看来我青叶阁暗堂(暗堂是专门收集情报和贩卖消息的,由火护法负责)是都很闲呐”叶青挑眉

“啊!没。。没有的事。。”火护法忙于辨清“主子,暗堂从来都是工作最积极的,赚钱也是最多的,这个您要明鉴呐!主要是属下把任务都分配好了,下面的人属下管理的也好,而且办事能力很强,不需要属下再操太多心,嘿嘿”火护法自夸着,但看到叶青投来的一瞥,立即话锋转到叶青身上“当然,这都是主子教导有方,管理有度,呵呵。。。”

叶青听后,给了火护法一个“算你识相”的眼神,云护法在一旁投给火护法一个鄙视的白眼。

“行了,没事去休息吧”叶青对云火护法摆摆手,又转向易子风“你,跟我进来”

易子风一看情况不妙,也不知哪里来的勇气,转身撒腿就跑!没跑几步,就被叶青追上,身后跟着莫名其妙但想看热闹的两大护法。

叶青左手抓住易子风的一只手臂,右手中的折扇掉个头,握住前端,就往易子风屁股上抽去

易子风痛的左右闪躲,但始终挣脱不开,无论怎么躲,叶青手中的扇柄始终能准确的打在他屁股上,易子风痛的大叫“啊!放开我!啊。。。痛。。你放开我。。。姓玄的。。痛。。。放开我。。。”

叶青共打了近20下,才放开易子风“知道错了吗?”

易子风躲在一旁,尽量离叶青远远的,手刚一放屁股上,就“啊”的叫一声,不敢再去碰了,小脸上都是泪水“姓玄的,你就知道揍我,呜呜呜。。你欺负人。。。”

眼前的一幕幕早已让两大护法看傻了眼,尤其是火护法,这小子是谁?从刚看到时到现在一直都没来得及问呢,就出现了这么令人惊讶的一幕,他们那个凡是云淡风轻的主子,竟然追着一个孩子打?他们主子有多久没生过气了?有几年没在江湖上出过手了?这。。。谁能告诉他到底怎么回事?他们主子这改变还真挺大的。。。

云护法虽比火护法好些,但惊讶程度也是相当高的,上次就知道这小子被主子打了,但只以为是主子命人打几板子教训教训罢了,今天看到主子竟然亲自动手教训,啧啧,还真是。。。真是逆了天了。。。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他们主子什么时候改姓玄了?这是云护法和火护法共同的疑问

再看这边,叶青冷着一张脸“不知道自己错哪了?”

“呜呜呜。。呜呜。。。”易子风哭着“大不了我下次不点这么多菜了嘛。。。你这么有钱,还这么小气。。。呜呜~~~~(>_<)~~~~ ”

叶青听了易子风的话是脸色铁青,而云火护法对望一眼:和着就是为了一顿饭?两人诽腹:这主子也太不应该了,因为几个菜就把孩子打成这样?那几下可是打的结实呢

两人赶紧上前赔笑,火护法劝着叶青“主子,这打也打了,好好说说就好,小孩子不懂事嘛,您别和他一般见识。。”

“就是就是”云护法附和着“主子您大人大量,和必和小孩子一般见识呢”

叶青叹口气,自从遇见这个小子,自己是着了魔了吗?竟然能轻易撼动自己的心情,不过想想这小子在外吃饭那个挑剔程度,自己现在恨不得再揍他一顿。。。

免得自己看到他再动手,叶青对云火两护法说着“你们把他带走,问问我为什么打他,再好好教教他,让他有点生活消费常识,10天后我要看到成效”趁这几天,自己也好好静静,理理这小子能撼动自己心情的原因

楼主 ccyyxi9  发布于 2013-08-29 10:20:00 +0800 CST  
云火两大护法把易子风带到了云烟小榭的厢房中,让他趴在了床上,准备给他看看伤,照他们主子那打法,估计会伤的不轻呢,易子风趴在床上,鼻子一抽一抽的。

也没找小厮来,青叶阁两大护法亲自伺候起了易子风,能让主子生气在乎的人,他们哪敢不用心照顾着,再说这小子还这么可爱,云护法和他相处这些日子,一直都把他当弟弟看待。

云护法轻轻退下易子风的裤子,看到易子风屁股上全是一道道的愣子,臀峰几处重叠处都呈了深紫色,一旁的火护法看的皱紧眉头,不禁在心里埋怨:主子这也下手太重了,瞧这小屁股给打的。。。

火护法拧了巾帕,盖在易子风屁股上,易子风疼的打了个激灵,坐在床边的云护法忙按住了他的腰,防止他扭动

楼主 ccyyxi9  发布于 2013-08-30 19:16:00 +0800 CST  
实在是担心易子风身上的伤,晚上,叶青没有惊动任何人,悄悄来到云烟小榭易子风的厢房中,看到易子风趴在床上睡得正熟,心里的担心也放下了一半。轻掀起被子,看到易子风光着的下身,整个屁股红通通的,上面还有一道道深红的楞条,哎,自己这打的。。。又打重了。。。。。

不过闻着空气中残留的药香,知道给他用的都是上好的药,这小子被照顾的很好。。。

叶青守了他一会,便也放心的离开了。阁中虽有风护法,但还有些事情需要他亲自处理,他得回青叶阁一趟。




楼主 ccyyxi9  发布于 2013-09-17 09:41:00 +0800 CST  
离叶青离开已经4天了,易子风的伤在云火两大护法的照理下已经痊愈。期间,云护法从易子风口中问明了那天中午吃饭的经过,当时,两人是听的额头爬满黑线,恨不得再揍这小子一顿,心中大叹:真是骄奢啊!两人发誓,一定要把这小子浪费的毛病给掰回来

云火两大护法是绞尽脑汁想尽办法的给易子风灌输节俭的思想,金钱的概念,不过还好,易子风没有他们想象的那么无知,相反,了解的还不少,而且易子风还有自己的一套说辞“我只是偶尔骄奢一下而已,这么多天了,难得出去一次,我当然吃点好的,人偶尔对自己好一次,也不是错啊。。。平时还不是和你们一样吃饭,我也没挑啊。。。”

两大护法无言以对。这几天的近距离相处,两人发现,易子风这小子很聪明,一些生活的常识也是懂一点的,但就是有时脑子少根筋,经常犯蠢,专门做些愚蠢幼稚的事情,让两人哭笑不得。。。

而叶青,一直在青叶阁处理最近几件棘手的事情,和风炎两大护法商量着,然后一一派人去执行。

风云火炎四大护法,风云火总体属于温文尔雅型的,只是风护法多了丝稳重与威严,云护法善于算计,而火护法却是有些吊儿郎当,相比较,炎护法却是沉默了些,四大护法各有特点,但都是青叶阁的主力,缺一不可。

“主子,您这亲自回到阁中坐镇,是否可以放可怜的小的我几天假呢?”说话的是风护法,主子把阁中一切事情都丢给他处理,他每天任劳任怨的,这难得主子回来,他也该歇歇了吧

“青叶阁护法之职常年无休”叶青一口回绝

“啊!”风护法垮着一张脸惨叫,要不要这么狠呐“我说主子,您好歹也行行好,给小的放几天假休息休息,恢复体力了才可以更好的为主子卖命不是?”

叶青瞅了风护法一眼,悠哉的喝了口茶“我看你每天吃得饱睡得好的,体力什么的都不错,无需休息,继续努力啊”

风护法垮着一张脸,坐在一旁默默的抱怨着,真是会剥削人呐

楼主 ccyyxi9  发布于 2013-09-20 17:53:00 +0800 CST  
叶青悠哉的坐在主位品茗,耳边不断传来风护法的抱怨,他也不当回事,这小子的抱怨也不是一次两次了,他听的耳朵都长茧了,懒的理他。

这时,属下来报,收到请柬一张,呈上。

叶青打开,浏览一遍,嘴角流露出一丝笑意,调侃着风护法“哎,我这真是不得闲啊,五月初八幻星楼新楼主林千枫继任,我要去捧个场,这阁中事物还得交由风护法你代理啊”

风护法翻了个白眼“这离五月初八还有两个多月呢”

“从这到幻星楼最快也得十几天,况且我也不准备快马加鞭的赶路,所以,近期我就会出发”脑海中一直徘徊着易子风的身影,这次把这小子也带上,一路上定少不了乐趣。

“那我陪着主子去吧,一路上也好照顾着主子,嘿嘿”风护法异想天开

“你留守青叶阁比较好,你也知道,其他人我不放心”叶青“宽慰”着风护法。不过也确实是事实,青叶阁还是交由风护法他最放心。

风护法一脸的菜色,他就是个劳碌命。。。。

而此时的叶青,却是一直想着易子风,这都四天了,那小子的伤也该是痊愈了。那天虽下手重些,可也毕竟都是些外伤,很容易恢复。

叶青又在青叶阁呆了两天,处理完了近期的大小事务,才回别院。而别院中的云护法已于三天前离开了,前往广州那边处理商行的问题,只剩下火护法陪着易子风。

而易子风,虽然叶青的不告而别让他心里有小小的失落,不过云火两大护法把他照顾的很好,也很会逗人,他也就心里舒坦了。云护法离开后,只剩下他和火护法,火护法就是个吊儿郎当的性子,和易子风还真是挺能玩到一起去,云护法走后的三天里,两人撒了欢的玩,不过花销方面火护法还是节制些的,毕竟主子的命令在那摆着呢,他可不敢公然违背主子的命令。




楼主 ccyyxi9  发布于 2013-09-21 14:36:00 +0800 CST  
叶青回到别院,火护法带着易子风出去玩,还没有回来。问了下人,才知道两人这几天的“丰功伟绩”

三天,在账房里共支出了一千五百两银子,每天出去疯玩,早饭后出去,晚饭后才回来,而且“战利品”颇多,具体都扫荡了些什么,叶青也懒得计较。

不过这火护法么,让他教导小风消费常识,他倒好,反而还从账房支出了一千五百两。。。

叶青吩咐下人“派人转告火护法,今儿晚饭前回来”

下人领命而去,叶青直奔书房。

晚饭前,火护法带着易子风高高兴兴的回来。看两人脸上的笑容,就可知道,这两人今又玩的很尽兴。

叶青坐在正堂厅中喝茶,易子风怀中抱着大包小包的飞奔而来,身后跟着面带笑容的火护法。

看到叶青,易子风异常兴奋“嗨,你终于回来啦,我买了好多好吃的”说着,把所有吃的一股脑放在旁边的茶桌上

火护法跟在身后,走近叶青身边,行礼“主子”

叶青摆摆手,示意免了,无需多礼。

火护法在一旁坐下,自有下人奉茶。

易子风拿出糕点,塞到叶青手上“你尝尝,这个莲子糕可好吃了,呐,还有这个芙蓉酥”

一旁的风护法刚想提醒易子风,主子不爱吃糕点,谁知就看到叶青拿着易子风塞在手里的莲子糕送进嘴里,咬了一口,咀嚼着,还就了口茶,吃的津津有味。

火护法看的吃惊,不过也看的嘴馋,莫非是这莲子糕真的那么好吃,一向不喜甜食的主子也吃的这么的津津有味“小风,怎么不给我也拿一块啊,这可都是我给你买的呢”火护法抱怨着

“要吃不会自己拿啊”易子风小声嘟囔着,不过还是乖乖的给火护法递过去一块莲子糕,明天还得要他带着自己去游湖呢

火护法高兴的接过莲子糕,咬了一大口,香甜软糯,甜而不腻,是挺可口的,不过绝对不是主子爱吃的。。。

再抬头看看主子,一块糕点已经吃完,正拿着巾帕优雅的拭嘴,同时拒绝了易子风送上的第二块糕点“我一块就够了,你爱吃这个,你留着吃吧”

易子风又把糕点放了回去,这些都是自己的了,哈哈。。。

楼主 ccyyxi9  发布于 2013-09-25 14:42:00 +0800 CST  
第二天,早饭后,叶青的一句话,让火护法差点把早饭呛出来:“让你们教小风消费生活常识,你倒好,还支出了一千五百两,那这些钱就从你的月例里扣除吧”叶青说的云淡风轻

正在喝茶的火护法直接被呛到:“咳咳....咳咳...主子,不带这么欺负人的啊!我没功劳也有苦劳啊。。。每天陪着这小家伙。。。”

“我看你还挺享受的,行了,就这么定了!”叶青一拍定案“对了,听说你们今日去游湖?”

“咳咳。。没。。没有的事。。”火护法赶紧否定,游湖租画舫也是不便宜呢,以主子的性子,这钱还得自己掏,多不划算啊,他今儿说什么也不去了

叶青刚想说什么,就被冲进来的易子风打断“火护法,我换好衣服了,咱们走吧”然后转头看向叶青“我和火护法去游湖,你去吗?”

火护法干咳两声“小风呐,我今天突然有事,不能带你去了,你让主子带你玩吧,我先忙去了”说完,火护法赶紧闪人,逃之夭夭

边逃边愤愤的想着:让小风把你吃穷玩穷。。。

易子风还没反应过来,火护法已经飞奔出去,不见人影了

易子风垂头丧气的坐在椅子上“什么嘛,说好去游湖的。。。”

叶青嘴角噙着一丝笑意,这小子还真是越看越可爱“这几天和火护法一起玩的开心吗?”

“恩恩,很开心”说起玩,易子风滔滔不绝“我们吃了很多好吃的,看了花魁表演,去了山上的佛寺,还许了愿,逛了一整条的街,我跟你说哦,昨天。。。”易子风哇啦哇啦的说个不停,手脚并用的描述着

叶青始终坐在一旁静静的听着,看着易子风的独演

易子风说累了喝口水,继续说,把这三天的所见所闻,说了个遍,最后缠着叶青“那你今天带我去游湖好不好”他要把这里的好地方都玩遍

叶青斜睨着看了他一眼,没做声。

易子风再接再厉,跑到叶青身边,拉扯着叶青的衣袖“反正你也没事,就带我去嘛,带我去嘛”

眼看着自己的衣袖被易子风蹂躏的快要作废,叶青终于妥协“好好,带你去,带你去”

叶青挥掉易子风的小爪子,整整自己的衣衫,起身“走吧,出去转转”

“耶!!万岁!!!”易子风也不明白自己为何就是这般的兴奋,比跟着火护法出去兴奋的多了

楼主 ccyyxi9  发布于 2013-09-25 22:21:00 +0800 CST  
刚进三月,天还是很冷的,湖面上画舫也不多,叶青租了一艘小型但颇为华丽的画舫,里面各种设备一应俱全。

易子风欢快的登上画舫,喊着让船家开船,自己在前头欢呼,叶青摇头笑笑,独自进了里舱。

里面小炉上温着开水,叶青提起小壶,拿起茶具,开始煮茶,桌上是各种点心与水果,旁边的琴架上还放着琴。

易子风欢呼够了,跑进里舱,看到叶青正在小矮几上煮茶,他虽不会煮,但也知道,这都是些优雅又讲究的人喜欢的玩意,他可没耐性做这个

“喂,你也不闷啊,既然来了就出来玩嘛”

叶青摇头叹息,还真是个孩子啊,陪他一起去船头吹风么?

“你玩就好,玩累了就吃点点心”叶青把一碟玫瑰糕放到了易子风面前

易子风拿起一块就往嘴里送,边吃边说着“你这人很无趣哎,还专搞这些无趣的东西”

叶青笑笑,也不答话

“喂,你干嘛不说话啊”

叶青真的被他打败了,这小子就安静不下来,还有,这称呼上....

“不要总叫我‘喂’,我有名字”

“我知道啊,你叫玄静嘛”易子风回答的倒顺溜

叶青在心里翻了个白眼“那还总是叫我‘喂’”

“哎呀”易子风摆摆手“不知道怎么叫你嘛”

“我比你大,叫声哥好了”江湖上想和他攀亲的人多了去了

“我才不要”易子风直接开口拒绝,自己也不知道什么原因,反正就是不想叫这家伙哥

叶青终于不再只埋头煮茶了,轻抬头看了他一眼“为什么,叫我声哥你也不亏吧”

“反正就是不要”他可以叫云护法火护法哥,也不叫这家伙

叶青也不恼,不叫就不叫吧“那也不能总是喊我‘喂’吧”

易子风想了想“那还是叫你玄静吧”

“好”叶青淡淡的应下

易子风一碟玫瑰糕吃完,叶青还在煮着茶,感觉实在无聊,易子风拍拍手起身,随手拨弄了几下琴弦,弹琴他也不会啊,趴在窗口看着外面的景,又在仓中转了转,还是出去了,呆在里面实在是无聊透了,还不如去船头拨水玩

叶青煮好茶,起身向船头走去,这小子一直在船头玩,别喝风再着凉了才好,让他进来喝杯茶暖暖。

刚出船舱,就看到易子风坐在前面船沿,两只脚垂在外面,让人不禁捏把冷汗,这要是掉下去,再不会游泳,小命就交代在这了。

刚想上前,谁知易子风又做了个更加危险的动作。两手撑在船头,把右腿伸直,用脚去划水,这么冷的天,还光着脚,身后的叶青脸色铁青。

楼主 ccyyxi9  发布于 2013-09-26 13:33:00 +0800 CST  
而好巧不巧的,此时伸下水中的右脚又偏偏抽筋了,疼痛袭来,易子风没有稳住,直接向水中栽去。。。

叶青反应迅速,在感觉易子风不对劲时已然出手,好在及时拉了一把,让易子风免遭落水鸡的命运。

叶青黑着脸,把易子风打横抱起,走进船舱,放在床上。捉起易子风的右脚按压揉捏着。

“啊!痛!快放开。。。快放开。。。”易子风痛的想抽回脚,来回不停的伸缩摇晃着腿,无奈叶青撰的紧,不停的给他按压揉捏

直到感觉那块鼓起的筋恢复,叶青才放开,易子风慌忙缩回腿,抱着膝盖往床里躲。

叶青做起了小厮,给他打了半盆热水,尽量控制着自己说话的语气“脚沾凉水才会抽筋的,来,泡泡脚”

易子风乖乖的坐在床沿,把双脚伸进水盆中,嗯,好舒服。。。

泡过脚,叶青直接把坐在床边的易子风给按趴在床上,退下裤子,照着白嫩嫩的小屁股就是三下狠狠的巴掌“啪啪啪”,动作一气呵成

疼了,易子风才反应过来,两手盖住小屁股,委屈的看着叶青

楼主 ccyyxi9  发布于 2013-09-26 19:13:00 +0800 CST  
“你还委屈了?知不知道危险?要不是我拉着你,掉下去就把小命交代在这了”叶青板着脸训斥着
易子风捂住屁股使劲往里缩,他现在最怕叶青再揍他

楼主 ccyyxi9  发布于 2013-09-27 07:44:00 +0800 CST  
“你还委屈了?知不知道危险?要不是我拉着你,掉下去就把小命交代在这了”叶青板着脸训斥着
易子风捂住屁股使劲往里缩,他现在最怕叶青再揍他

楼主 ccyyxi9  发布于 2013-09-27 07:44:00 +0800 CST  

楼主:ccyyxi9

字数:252656

发表时间:2013-08-14 18:2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0-07 23:04:32 +0800 CST

评论数:13710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