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涅盘(墨色轩辕姊妹篇,重生,父子)

某汐又来挖坑了,惯例世子王爷梗。
墨色轩辕的正文和同人有区别对吧,这里解释一下区别哪里来。。。因为有人重生引发的蝴蝶效应。。。
至于这个人的身份,来,大家一起回忆下“听说宏国抢了高池国城池,最后签了合约了事。”就是那个宏国的某世子。所以为啥抢人城池,是要报上辈子的仇啊!
所以,阿轩会出个场晃一圈的。
鉴于,重生一次不能浪费在处理父子关系上,主要还有国仇家恨,所以前面几章主要是主角处理国仇家恨的准备过程中顺带解释如何蝴蝶了阿轩那边,我会快一点带过去跳到父子对手戏的。。。
内容方面解释完了,关于写作习惯我再解释下。
发墨色轩辕的时候养成一个习惯,越说渣爹我就越下死手虐主角。。。各位,自己掂量着办。
我坑品还比较有保障,一般来说如果写不下去我会选择烂尾而不是坑掉。。。反正一定会完结。。。
我每次都是整章发,一章两千字。这次发文没有存稿没有构思,发文不定期,取决于我有多少作业。暑假会发的比较快。

楼主 尚门云汐  发布于 2015-04-18 11:03:00 +0800 CST  
第一章 丧父
端王府世子莫司辰是被自家管事从秦楼楚馆里拽出来的。
刚刚加冠的少年衣衫不整,身上带着脂粉香气,一双精致的桃花眼波光潋滟,一副浪荡子的模样,生生使得那张俊美的面容魅力大减。
“丁管家,府上有什么事值得叫我回去?”少年一脸不耐烦的模样,眉眼都勾勒着戾气。
京中有谁不知道,端王府世子风流放荡、顽劣不堪,一众纨绔之中以他为首,不仅是因为他身份最重,更是因为他玩得最肆意。端王爷打也打过、骂也骂过,最后还是叹口气再也不管了。倒是端王府的二少爷莫司彦,年纪虽小却才智过人,文武双全有勇有谋,在京中名声极好,连陛下也是颇为称赞。
端王爷曾经当众放过话,若不是立嗣当立长,他早就立莫司彦为世子。后来端王爷又说,留个王位给长子让他有口饭吃,他以后还是要指望小儿子。当时莫司辰也在场,听得清楚明白,而他只是似笑非笑的一勾唇,转身继续声色犬马。
众人皆叹,端王爷文韬武略一世英名,怎么就养了这么个儿子。但是莫司辰面对各式讥讽浑不在意,依然我行我素。
“世子!”丁管事又气又急,“王爷他…王爷已经……”丁管事说不下去了。
莫司辰一怔,这才仔细打量对方,赫然见丁管事身上穿的分明是……麻衣丧服!
“父王他…”莫司辰陡然一惊,一把拉过丁管事骑过来的马匹飞身上马,狠狠抽了一鞭下去,马儿嘶鸣着向端王府奔去。
京中非军报不得纵马,然而莫司辰却早已经顾不得规矩,一路奔马回府,却只见到府门上的白幡。
一片素衣白裳哀哀痛哭的人群中,突然冲进来一个华服少年,这自然是极为醒目的。然而少年却完全不在意那些或真心实意或虚情假意的人们,只呆呆的望着眼前的灵柩,双膝一屈重重跪倒在地。
父王……薨了?开玩笑的吧!
那可是父王啊!那个让他又敬又畏又恨的男人,就这样离开了?
您还没有看小彦长大成人,您怎么就能放手了?您真不怕我把小彦欺负到死啊!您怎么能这么放心呢?
“大哥,您先去换衣服吧。”少年低低的声音唤他。
“滚!”莫司辰暴怒的甩开对方拉他衣袖的手,直接把他的亲弟弟摔在地上,“我还用不着你教我!”
“司辰。”端王妃带着哭腔拉他,一双眼睛又红又肿,“你父王刚走你们兄弟就闹起来,这让你们父王九泉之下可怎么安心啊!听母亲的话,先去换衣服吧。”
莫司辰对于自己母亲倒是没有甩开,但却也没有听话。他站起身,冷冷的抬眼:“宏国如此,父王难道就能瞑目了吗?”

楼主 尚门云汐  发布于 2015-04-18 19:17:00 +0800 CST  
一片死寂,唯有少年冷漠的眼神扫过周围众人。每一个接触莫司辰目光的人都不自主地避开,那样清冷威慑的眼神真的是那个浪荡子能有的吗?
少年的目光最后定格在一个人身上:“高参将?是你护送父王尸身回京的吧。”
高参将一怔,他本是看不起老上司这个不成器的儿子的,但是对方此刻的询问的语气竟和老上司一样的杀伐果断,他不由低下头肃声回答:“是。”
“那么,是羌城失守,父王殉城?”
“是。”
“元城,守将郭修平;瑞城,守将康文白;然后就是京城。”莫司辰嘲讽的一笑,“守不住的,高池的军队就要打到京城门下了,母亲还是快收拾东西吧,今明两天之内陛下必会下旨迁都。”
还不及思考莫司辰这个纨绔子弟为什么会记得清楚这两座城池的守将,众人就被守不住和迁都惊呆了,几乎都纷纷告辞回家,一转眼厅里就没有几个人。
“思辰……”王妃惊怔的看着自己长子和空荡荡的大厅。
“母亲,我没有开玩笑。”莫司辰看着父亲的灵柩,“抓紧时间把父王下葬,不然就来不及了。”

接到迁都的圣旨的时候,许多人家都是一片慌乱,也就根本来不及想整日流连风月的端王世子究竟是如何在一片混乱的局势中做出正确判断的。
端王爷的葬礼简单又匆忙,根本不符合一国亲王的身份,但时局如此却也没有别的办法。
迁都,不过是仓皇逃窜的代名词。曾经达官显贵的权臣皇室,如今也不过如丧家之犬一般惶惶不可终日。
因此,一群逃难的人中,莫司辰的神色就有些格格不入了。
难得那张俊美的面容上不再是寻欢取乐的肆意,而是与旁人同样的眉头紧锁,却并不是恓惶迷茫的无助,而是艰难的选择,然后渐渐的坚定起来。
那一双风情万种的桃花眼,如今充斥着一种冷漠与残忍。
深夜里,惨淡的月光照映着逃难的人群,辗转反侧,夜不能寐。
这群人中,也包括端王府一家:王妃、世子、郡主、小少爷。然而搂着女儿的端王妃并不知道,王府能够做主却互相看不顺眼的两个男人,或者说少年,此刻正在进行一场谈话。
“父王一直想让你接手王府。”莫司辰先开口,眉眼都勾勒着嘲讽的味道。
“国难当头,兄长却还在计较自己的利益么?”莫司彦冷笑,鄙夷的神色毫不掩饰。
没有外人,他何必装什么兄友弟恭?就算惹怒了眼前这个人,真动起手来精于武艺的他还打不过一个风流浪子不成?

楼主 尚门云汐  发布于 2015-04-18 19:18:00 +0800 CST  
他一直看不起这个所谓的哥哥,文不成武不就,整日里游手好闲,浪荡在风月场上,简直就是纨绔子弟的模板,直让父母操碎了心。这也罢了,毕竟是长兄,但是他所有的善意都被对方嘲笑回来,一次两次也罢了,对方十年如一日的厌烦他,他又凭什么恭敬相待?
他们虽是兄弟,但是相去甚远。比方说这次,父王殉城国难当头,这人还斤斤计较这点蝇头小利,计较着谁继承王府,实在叫他看不起。
莫司辰嗤笑一声,根本没有接话:“我不管你怎么想,也不管父王到底有没有看走眼,无论如何,端王府这个担子你必须接了。”
莫司彦错愕的抬眼,似乎……和他想的并不一样?
“你记住,不论有多么艰难,你都必须活下去,带着母亲和你姐姐好好活下去,让端王府传承下去。”
“大哥?”
“王府的传承不能断,就算忍辱负重,你也不能轻易死了。卧薪尝胆也罢,总之,端王府交给你了,别辜负了父王的期望。记住,父王是为国尽忠的。”
“大哥,你要做什么?”莫司彦听得心惊胆战,这分明是交代后事的口吻。
“我自然要做我该做的事。”莫司辰抬眼望着深邃的夜空,“泠州离此还有一段距离,高池国的大军很快就会赶上。只怕,霆国就是我们宏国的前车之鉴。”
“大哥,你要……”
“我没那个本事,像陵国那位暄宁王那样,以一己之力扭转战局,但我总还能做些什么。”
年长一些的少年淡淡看了母亲的住处一眼,牵上马转身而去:“母亲和容昕就交给你照顾了。”
莫司彦看着长兄决绝离去的背影,一阵怔忪。记忆中,这是他们兄弟之间第一次认真的谈话。
第一次,就直接关系到了王府的未来存亡。

楼主 尚门云汐  发布于 2015-04-18 19:18:00 +0800 CST  
民意调查~~
作为一个主打父子文,前世浪荡风月,今生三千佳丽的男主,我还有木有必要给他写一个陪他一起重生的(伪)女主?
如果有女主的话,男主两辈子都很喜欢女主,何况有着共同秘密,在一定范围内可以给特权,但绝对不是爱的死去活来宠的上天入地。女主出身很低,也没有一只陪着男主。
我就是想要不要有个人能跟小辰分担同一个秘密。。。
快投票我好决定要不要改文。

楼主 尚门云汐  发布于 2015-04-18 20:07:00 +0800 CST  
关于打仗的部分,你们是想看我慢慢写,还是史书版写法,还是四行带过然后倒序父子相关内容啊

楼主 尚门云汐  发布于 2015-04-19 15:09:00 +0800 CST  
有谁能推荐一本文笔不错的剧情合理的还不虐心的训诫?我总不能再复习几遍《做侍卫》吧。。。刚才想回顾一下逆风千里结果第三章开始就虐的我肝疼。。。

楼主 尚门云汐  发布于 2015-04-19 19:02:00 +0800 CST  
第二章 殉城
离开,归来,莫司辰狠狠的皱眉。
他走的时候京城已经乱了,但回来的时候却比当初更乱十分。
这已经成了一座废城,城里的人,都是被君王所抛弃的,没有出路,无法逃脱。
兵荒马乱,民心涣散,兵匪勾结,自相残杀。高池国还没有打来,宏国内部已经先乱了。
这样的京城,几乎就是白送给高池的。
无疑,京城是守不住的,若能守得住,皇上也不必迁都了。但是就算守不住,能拖住高池的军队也是好的。多拖一天,离开的人就多一份活下去的希望;多杀一个人,宏国就多一份留存的可能。父王是殉城尽忠的,他不能让父王的牺牲毫无意义。
“李将军,你就是这样治军的吗?”莫司辰直接把长剑拍在案上,杀意凛然,“给我召齐三军,本世子要点兵!”
再不济的世子,也是世子,何况以端王爷在军中的影响力,端王世子的名头还是很好用的。校军场上,战鼓激鸣,兵将齐聚。
“指挥佥事:姚正豪、宋涵亮,带兵扰民,斩立决。”少年冷冷开口,第一句话就带着杀意。
杀鸡儆猴!
乱世用重典,他又不需要人心,只需要震慑这些人,帮他守城就足够了。
满场肃静,却没有人动。
少年冷冷一笑:“怎么,本世子的话都听不懂吗?”不听话,那就打到让你们听话!
没有人看见少年时怎么出手的,只是眼前一花,两颗人头落地。
莫司辰依然站在原处,若不是手上提的剑滴滴答答的落着血,根本没有人能相信是这个少年动的手。
身形如鬼魅。
不是说,端王世子是个不成器的纨绔子弟吗?谁家的纨绔有这样的好身手?
“今日这两人只是以儆效尤,若再有人敢违军令,杀无赦!”莫司辰拿着一方素帕,细细的擦拭着滴血的长剑,神色残忍到冷静。

莫司辰若是抛掉他过去浪荡的形象,还是颇有威信的。两天时间,他就组织了全城的军民,做好了守城的准备。
“本世子誓与此城共存亡。”莫思辰平平静静的说。
所有人都以为这是在宣告京城的稳固,只有他自己知道,这是他对自己宣判的死刑。
端王府,王爷殉城,世子殉城,剩下只有两个女人和一个未成年的孩子。看似危险,但是小彦就不会再被注意了吧!而且,也能让皇上多一份怜悯。以小彦的才智,必能挣出一条生路的。
少年望着泠州的方向低低的叹息。虽然,若是把小彦推出去送死,自己这个纨绔才是最好的保护色,但是他做不到啊!那是他的亲弟弟。

楼主 尚门云汐  发布于 2015-04-19 19:56:00 +0800 CST  
小彦,很多时候生存比死亡更加艰难,但是请你一定要好好的活下去。
对不起,小彦,我以对你好的名义,替你选择了一条更加艰难的道路。就让我这个做哥哥的,最后放纵一次。
莫司辰转身,眼底是极致的冷漠决绝。
“报!高池的军队距城十公里。”
“再探!”
“报!高池的军队距城八公里!”
“再探!!”
“报!高池的军队距城五公里!!”
“再探!!!”
“报!高池的军队距城三公里!!!”
“众将听令!高将军带三百人守北门,李将军带三百人守南门,周将军带五百人守东门。”莫司辰决然起身,“本世子城头观战,为诸将掠阵!”
一批一批的冷箭射向敌军,一锅一锅滚水泼下城头,守城,分外的惨烈。
突然听见一阵鼓声雷雷,振奋军心。众人抬头,只见莫司辰一身金盔金甲血色战袍,站在城上最高点分外的醒目,他抬手一下一下的击鼓,沉稳有力镇定自若。
无数乱箭激射而来,却轻而易举地被莫司辰挡开。击鼓的节奏,丝毫不乱。
端王府出身,怎么可能真的只是个纨绔?莫司辰悲凉的笑,而他,只能在将死的时候,张扬出他所有的才华。
父王,我恨你,恨你教了我文武艺,恨你压迫着我让我藏拙,恨你让弟弟大放异彩,恨你在大庭广众之下说你对我的厌弃。
但是请您放心,我会遵循您的意愿,就算因为皇上的猜忌被压制了十余年,我也会为国尽忠。
猜忌与忠诚,这本就是不平等的对待。但是您说过,无论如何端王府的选择都只有尽忠。哪怕,以性命为代价。
父王,尽忠不需要全府人陪葬。用我们父子两人性命,换来其他人的安全,足以。

一日。两日。三日。四日
“世子殿下,已经没有箭支了。”
“除了弓箭就不会别的了吗?!”
五日。六日。
“世子殿下,刀剑已经卷刃了!”
“肉搏!没听说过吗?!”
“殿下,守不住了,末将护送您出城吧!”
“本世子誓与此城共存亡。”
“殿下!”
“不必多说了,在城内四处泼油,堆上干柴。”
“殿下,您这是……”
“下去准备!”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三个时辰。
“殿下,城门攻破了,将士们堵在门口厮杀,您快随末将走西门还有一条活路啊!”
“点火吧。”
“殿下!”
“去点火。”
他站在城头,俯瞰着两方士卒在殊死搏斗,竟是从未有过的混乱。这个他呆了二十年的京城,令他熟悉又陌生。

楼主 尚门云汐  发布于 2015-04-19 19:57:00 +0800 CST  
他眼睁睁的看着他的家里火起,曾经的记忆尽归荒芜。
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陪了他十五年的侍女与人拼命,最后被人斩为两段。
莫司辰唇边勾出一个诡异的弧度,拔剑而出。
“最后一次,不知道死在我手上的能有几何?”

“母亲,姐姐。”莫司彦看着世上仅存的两个亲人,竟说不出话来。
“怎么,有你哥哥的消息了?”端王妃焦急地问。
“是。”莫司彦嘴唇动了动,“京城失守,大哥,殉城!京城起火,大哥……”死无全尸。
“母亲!”
“母亲!”
史载,庆宁十六年十月十九日,宏国端王世子莫司辰,率众守城六日,终寡不敌众。世子亲执剑杀敌,诛百余人,力竭而亡。曾令部下坚壁清野,纵火烧城,使高池死伤千万,后绝粮。

楼主 尚门云汐  发布于 2015-04-19 19:58:00 +0800 CST  
“他眼睁睁的看着那个陪了他十五年的侍女与人拼命,最后被人斩为两段。”备选女主出场,你们怎么看?要不要(伪)女主?

楼主 尚门云汐  发布于 2015-04-19 20:00:00 +0800 CST  
本来我也一直说的是那是个伪▪女主。。。好吧没有人陪着一起重生,回头男主受伤没人给上药没人安慰可别说是我下手虐得狠

楼主 尚门云汐  发布于 2015-04-20 00:13:00 +0800 CST  
打麻将打了四五个小时忘了发文。。。

楼主 尚门云汐  发布于 2015-04-20 21:50:00 +0800 CST  
第三章 重生
如果能再选择一次,他绝对不会选择把自己烧死!莫司辰咬牙切齿的想着。
被火烧真是痛不欲生的一件事,好吧,严格来说他并不是被烧死的,他是疼痛难忍干脆把匕首捅进了自己的心脏。
希望史书上千万不要把他写的这么丢人啊……不过说起来,应该不会有活着的人知道他是怎么死的,估计史官也就是想象一下,评价一个英勇战死之类的吧。
等等!那他现在是死了?为什么还能想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啊!被火焰燎到的后背还是很疼……不对,没有那么疼,比火烧到的疼痛好的太多!
那他现在是个什么状况啊!莫司辰动了动,听见旁边有少女轻柔的声音:“世子您醒了?”
难道自己是被救了?这不可能啊,那种情况下绝无生还的可能。莫司辰睁开眼睛,入眼便是软罗绸缎,雕梁画栋……简直不能更熟悉,这分明是他自己的屋子,他亲眼看着被烧毁的端王府世子屋子的布局!
而站在他面前的少女,是他曾经的婢女佩兰,他记得很清楚十岁那年他放她出府嫁人,算算时间也该是快三十的妇人了,绝不会是现在的模样!
难道……
他曾经看过许多杂书乃至禁书,自然听说过有一种情况叫做重生,当时他以为不过是无稽之谈,现在看来难道他真的是好运又捡了一辈子来?
“什么时辰了?”莫司辰不动声色的询问,毫不意外的听到自己软软的童音……虽然早有预料但还是不太适应啊。
“现在是戌正一刻。”佩兰轻声回答,“世子,该给您换药了。”
莫司辰基本已经推算出来后背上的疼痛不可能是火烧,估计是哪一次挨了父王的家法,就是不知道是哪一次了。不过他记得另一个婢女浣莲一直是个话唠,不用他问也能告诉他。
果不其然,八岁的女孩跑进屋:“佩兰姐姐,药拿来了。”一转头,女孩噼里啪啦的说开了,“世子,您就听王爷的话,好好读书吧!这还不到一年,走了七个先生,也难怪王爷生气了。您这被打的青一道紫一道的,衣服都碎了,我们看着也心疼啊……”
很好,他知道是哪一次了。气走七个先生……那是他七岁的时候,第一次挨家法他还是记忆犹新的。
“浣莲!”佩兰连忙呵斥一句,拦住了浣莲的话,“世子面前,你怎么也敢这么放肆!”世子第一次挨家法,气正不顺呢,浣莲说这些不是惹着世子的火么!
“佩兰,别说她了。”药抹到伤口上,一阵火辣辣的疼,莫司辰一边怀念着他“几年后”弄到的极品伤药花吹雪,一面却神色不变的笑,“浣莲也是好意。”

楼主 尚门云汐  发布于 2015-04-20 21:51:00 +0800 CST  
他记得当时第一次挨家法,气得不行,浣莲还不懂事火上浇油,让他狠骂了一顿。不过现在,想想浣莲是一直跟着他的人,后来还被他收了房,到最后也没能捞一个好结局,他也实在做不出当年的事。
浣莲唠叨也不是一年两年了,他“后来”也习惯了。想想“几年后”,浣莲能面不改色的给一身是血遍体鳞伤的他熟练的包扎,再对比现在连血都没出就把小姑娘吓得不行,他只能说浣莲果然还没有被他和父王训练出来啊。
不过说起他自己来,连血都没出就疼成这样,也是够丢人的。果然是身体还没有锻炼出来么。

莫司辰趴在床上让婢女换药,脑子里飞快的盘算起来。重生的事情是绝对不能告诉别人的,哪怕是父王母亲。这种起死回生的事情太容易联想到巫蛊了,而一旦沾上巫蛊那就是灭族的事啊!好吧他是皇族不可能诛九族,但是皇上一直忌惮父王,这么好的把柄皇上绝对不会放过。但是扮成七岁的自己,真的不是什么容易的事,七岁的自己都干了些啥他也记不清啊,很多不重要的事情他都已经忘了。所以,他干脆还是离家出走吧!
离家出走?
这个念头一起就根本压制不下来,这真的是太有诱惑力了。想想上辈子,他文能安邦武能定国,却还是不得已做了十年纨绔,直到临死前才一展才华。这么憋屈他实在不想再来一次了。何况,最后殉国的事,他也再不想经历一次了。父子全部战死,就为了给这个摇摇欲坠的国家争取最后一线生机!他还是提前预防的好。不就是高池国么,前世陵国那位暄宁王能以一己之力灭了霆国,他就不信他带着十多年的记忆,还搞不定高池国。然而,他要是想做什么,就不能顶着端王世子的名头,否则必然会被猜忌啊!
不过,这样岂不就是一辈子不能认祖归宗……说起来皇上也不是什么圣德明君,官场上也是互相倾轧一片黑暗,他拼死拼活也未必保得住祖宗基业。要做就做大的,索性篡了位,他来治国肯定比这位陛下治理的好!
皇位?
这个想法更加有诱惑力啊!不过这个想法绝对不能让父王知道,否则他就等着被打死吧……自家父王有多么忠君爱国他能不知道么……所以果然还是要离家出走啊!
“拜见王妃。”门口整齐划一的声音响起来。
莫司辰扭过头,看见母亲焦急的走进来:“司辰,怎么样,还疼不疼?”
“母亲。”莫司辰低低唤着,不由得眼圈红了。

楼主 尚门云汐  发布于 2015-04-20 21:52:00 +0800 CST  
他最对不起的,就是母亲了。母亲向来宠他,从小到大,从他努力学成文武艺到他浪荡风月欢场,父王是一直压制他性子的人,而母亲始终都想让他尽可能的开心。前世,刚刚葬了父王就不得不背井离乡逃难的母亲,在接到他的死讯的一刹该是多么的绝望。而今生,他又要毫无征兆的离开家,对于母亲来说又该多么痛苦。
对不起,母亲,无论前世今生,我都是不告而别。母亲,您还有昕儿,您还有小彦,您就当没有我这个儿子吧!养了七年的儿子下落不明,总比同养了二十年的儿子天人永隔要好太多。
“司辰,你受苦了。”王妃哽咽着拉着儿子的手。莫司辰再也忍不住,伏在母亲身上痛哭失声。
他当然受苦了!一身才华无处施展,如何不苦?不得不背着骂名生活,如何不苦?眼看着大厦将倾却无能为力,如何不苦?一把火烧了自己的家,如何不苦?亲手把自己送上绝路,如何不苦?前世他葬身火海的时候才二十岁啊!

楼主 尚门云汐  发布于 2015-04-20 21:52:00 +0800 CST  
原定的女主就是浣莲妹子,我就是想安排一个上药的人。。。就算没有浣莲重生,男主也是后宫三千佳丽,别想男二啥的了

楼主 尚门云汐  发布于 2015-04-20 21:55:00 +0800 CST  
第四章 别家
卯正二刻,莫司辰已经按规矩到了正厅。“给父王、母亲请安。”锦衣男孩俯身行礼,对满厅人惊诧的眼神视而不见。
昨天世子挨了家法被王妃抱着回去的的消息,全王府没有不知道的,但是没听说挨了家法第二天就能爬起来请安的啊!王爷果然是疼儿子啊。
事实上,王爷才是最惊异的。昨天的家法,有没有放水他最清楚。本以为儿子会在床上趴个十天半个月,他真没想到司辰现在就起来了。
莫司辰神色淡定。他一向颇为佩服那位陵国的暄宁王,也曾有过几面之缘。虽然暄宁王不会多说什么,但是他跟暄宁王的弟弟、静渊王世子林墨言打听到过不少乱七八糟的消息。听说那位殿下挨过一百一十六鞭后第二天该训练该理事什么都不耽误,他现在伤又不重,起来请个安还做不到吗?再说,他又不是真的七岁孩子,还要趁机耍赖。
“起来吧。”
莫司辰站起身,回想了一下自己当年的习惯之后果断放弃规矩礼仪,直接扑到父王身边。二十岁的人还做出这样的行为真是够丢人的,做出来也就算了,居然还觉得感觉很不错——莫司辰心里默默唾弃自己,却又不由得回想自己到底多久没有这样依赖父王了?究竟从什么时候开始,孺慕变成了恨。
“咳,伤还疼吗?”王爷尴尬的问。
“不疼。”莫司辰仰着头乖巧的回答——卖萌可耻,也比当年闹别扭强啊!
“昨天,是父王下手重了。”王爷继续尴尬的道歉——第一次打儿子,就是心疼啊。
莫司辰已经不知道怎么接话了,一般这个时候他都是和父王顶嘴,从来没有听过父王的道歉。“父王下手不重。”真的。现在皇上才登基三年,还没有表现出对父王的忌惮,父王也还没有想把自己培养成纨绔,所以才会对自己严加管教。对比“几年后”父王为了逼着自己斗鸡走狗寻欢取乐,把自己直接打到昏迷,父王现在下手真的算轻的……
“父王。”莫司辰抬头看着王爷。真好,父王还活着,还能和自己说话。
已经决定了离家出走,那么在所有人都以为自己修养的时候直接一走了之才是最好的选择。但是想到前世父亲在灵柩里再也不能睁开的眼睛,莫司辰就坚决要起来给父母请安。
或许之后十年都不能和父母再见一面,那请让我在临走之前,多看一眼。让我,再任性一次。

请过安之后,莫司辰去看了弟弟妹妹。
“哥哥。”三岁的莫容昕甜甜的叫着,迈着小碎步一路跑过来。
“昕儿今天有没有听话?”莫司辰温柔地笑着蹲下身,把粉雕玉琢的妹妹搂在怀里,细语轻言的问。

楼主 尚门云汐  发布于 2015-04-21 20:16:00 +0800 CST  
“有,昕儿最乖了。”莫容昕乖乖的张开手让哥哥抱,一双黑白分明的漂亮眼眸清澈如两泓秋水。
莫司辰抚着妹妹软软的细发,眼里溢满哀伤。十三年后,他的妹妹是那样风华绝世、倾国倾城,然而在最美好的年华里,她却仓皇狼狈、颠沛流离。
“哥哥?”
“昕儿,一定要幸福。哥哥一定会给你幸福。”
昕儿,我想看你十三年后的你,十里红妆,风光大嫁!
“大哥。”两岁的莫司焱跌跌撞撞的向莫司辰扑过来。
“二少爷,二少爷小心啊。”乳娘在后面紧张的喊。
“没关系的,有我在。”莫司辰精准的把弟弟接在怀里,温和的笑着揉了揉莫司焱的头顶,“这么想哥哥啊。”
“哥哥,陪我玩。”
“好,哥哥陪小彦玩。”莫司辰丝毫不见前世的厌烦,耐心的哄着莫司焱。
才两岁的孩子,等他再回来的时候怕是已经忘了他这个哥哥吧!不过也好,总好过前世相看两厌。
细说起来,他前世不喜欢这个弟弟,最开始不过是因为嫉恨弟弟可以大展才华而自己只能藏拙,后来就互相仇视起来。真说起来,亲兄弟又哪里有什么仇?真有仇,他又何必犹豫不决最后还是自己去送死?
看过弟弟妹妹,趁着父王不在,莫司辰遛过去找母亲。
“母亲,我和张阁老家公子有约。想要出去一趟。”
“司辰,你伤还没有好,别去了吧,母亲叫人替你说一声。”
“母亲,无碍的,您看我今天一天都没什么事。书上说,君子一言驷马难追。我既然答应了自然是要赴约的。”
“可是……”
“母亲~~”
“好吧好吧,记得早点回来。”
“我知道了母亲,不会很晚的。”
莫司辰留恋的看了一眼王府,然后上了马车,再未回头。
“停车。”
“世子,您……”
“我想下去看看。”
“世子,这里闹市人多,别挤了您。您在车上看可好?”
“本世子就是想下去看,怎么,谁给你的胆子拦着本世子?!”
“这……”
“滚开!”
莫司辰随意看了几个小摊,然后在人流中一冲,凭借着前世的一些技巧躲了开去。
“世子!世子您在哪里?”
听见身后焦急的呼喊声,莫司辰那双桃花眼中隐隐划过一线晶莹,然而他躲闪的身形越发的决绝。
我以十年为期,再归时必登基为帝。
我只求,海晏河清,宏国安平。

楼主 尚门云汐  发布于 2015-04-21 20:17:00 +0800 CST  
“想做杀手吗?”蒙面男子声音冷漠,“那不是一个容易活下来的选择,却是你现在唯一能活下来的选择。”
“正合我意。”循着前世的记忆,特意到杀手楼宏国主分舵附近游逛的莫司辰淡淡笑着。【杀手楼直接改叫世子收纳所算了啊喂】

楼主 尚门云汐  发布于 2015-04-21 20:18:00 +0800 CST  

楼主:尚门云汐

字数:75288

发表时间:2015-04-18 19:03: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01-26 20:25:10 +0800 CST

评论数:148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