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男宠调教日常(古风,已完结)

全文一万多字,短篇已完结。
睡前读物系列,欢迎品尝!

楼主 鹿沐玖果  发布于 2016-01-18 12:20:00 +0800 CST  
文案——
洛殷,官家庶子,才华横溢、文采风流,本以为可以科举搏个前程扭转自己和姨娘的命运,没想到会被母亲送人做了玩物。
那个手腕通天的男子,不过随口一句"美如冠玉,倾城绝色"的评价就让他沦为他男宠的贵人,他对他说:别人虐你总要找个由头,而我虐你,只是因为我、想、虐、你!

楼主 鹿沐玖果  发布于 2016-01-18 12:21:00 +0800 CST  
夜,已深。
洛殷静静地跪着已经一个时辰,地上的寒气慢慢侵入膝盖,让他隐隐有不堪承受之感。
其实罚跪于他早已如家常便饭,作为一个庶子,自小在母亲手下讨生活,他明里暗里吃过的苦头一点都不少。
可今时不同往日,他白日刚刚挨了父亲的二十板子,稍作休息就被送到了这里,然后就是一直跪等,等着那个让他一句话就沦为他男宠的贵人。
洛殷狠狠地闭上眼,他想起昨日的琼楼宴,聚集了全城才子书生,他们一起诗酒风流。
轮到洛殷作诗时,混杂在旁人的叫好声中,他隐约听到楼上雅间中一句略带清冷的“美如冠玉,倾城绝色”的磁性嗓音,他没有多想,没想到今日一早就被母亲派人盯住,说是有贵人看上了他颜色,让他去伺候。
呵,洛殷当时只想冷笑,他多年来向母亲委曲求全,不过是想忍到科举之后,搏个功名,让姨娘不再受母亲的磋磨,让自己也无需再日日让人脸色。
而他叫了那么多年的母亲,不管是真心还是假意,总归一直尊敬着的人,居然轻飘飘地就开口让他去侍奉那个贵人!
他一个男人,纵使出身再不堪,好歹也是官家子弟,居然让他去做男宠,去像个玩物一样雌伏于他人身下伺候!
洛殷怎么可能答应,他以为这是母亲想毁他仕途断他后路的算计,这一举如果成功还真就能彻彻底底毁了他这个一直以来被她视如眼中钉的庶子,以前的经常克扣衣食动不动找找麻烦与这比起来还真是小巫见大巫。
这也是他第一次正面顶撞母亲,直言决不妥协。他还去求了父亲,他以为父亲怎么也要在乎自己为官的颜面,不会让自己的儿子沦落到那样不堪的境地。
没想到父亲当场大怒,责令打了他二十板子,然后告诉他贵人看上他是他的幸运,要他别不识好歹,好好伺候贵人。
想起白日的事洛殷不由苦笑,不过短短一日,他的世界就已天翻地覆。
他膝盖早已不知是酸还是麻的没了知觉,又因为挨了板子,他一直挺着腰,平日里跪坐的偷懒对如今的他不亚于又一场酷刑。
记忆里这样的家法板子他是挨过两回的,一次是大哥贪玩离家逃学使他被母亲迁怒,一次是参加宴会时被大哥捉弄人前失礼,回家就被觉得失了面子的父亲请了家法。
而事到如今,他又怎么会不明白,他被送到这里的原因是那贵人身份绝非一般呢,尊贵如他,不过随口一句评价就让一向好面子的父亲不惜主动献上自己的儿子来谄媚讨好。
洛殷不是没见过男宠,看他们以男儿之身依附在别人身后,那时他只觉厌恶,觉得做出如此有损尊严之事的人不如死了算了。
可现今他也要成了男宠,才知道死不是那么容易的。他的确可以死,一了百了。可姨娘呢,多年辛辛苦苦把他教养大的姨娘该怎么办?
不用细想也知道,若是他以死相据,不说可能会惹怒了那位贵人,给家里带来灭顶之灾。就算侥幸贵人不计较,姨娘日后也只能凄凄惨惨度日。
所以,他不会死,也不能死。因为只要他活着一日,姨娘就一日有所依靠。
不同于心无旁骛学习儒家经典、把气节尊严看的比天高的书生才子,在洛殷眼中,骨气那种东西,有需要的时候用来装点一下自己,不需要的时候也可以丢的一点都不剩。

门外传来脚步声,由远及近。洛殷有点紧张,端了端跪姿,身体却开始不由自主地有些细微颤抖。
门开了,不止一人的脚步声在身后响起,洛殷抿紧唇,低着头,手指不经意间蜷缩,手背出了青筋。
“下去吧!”
清冷的声音一出,洛殷听到身后仆妇们应声后鱼贯而出的脚步声。
门再次合上,洛殷脊背一紧,因为他知道,现在这间屋子里,只有他和那位贵人了。
没有命令,洛殷不敢擅自抬头,他维持着原本的姿势,一动不敢动。他感觉到头顶上方那位贵人打量的视线,紧张地喉咙都有些干涩。
再然后,一种带着几分凉意的东西勾住了他的下巴,使他被迫抬起了头。
这是洛殷第一次见到那位贵人,一见,终生不忘!
而此刻,这位贵人紫衣华服,带着永远漫不经心的表情,手里鞭子轻挑他的下巴,周身却自带着一种贵气。
是的,贵气!洛殷心道,让人一见就知不可亵渎的通身贵气,怪不得让人不敢称呼名字,都只以贵人相称。
“衣服,脱了!”
贵人一开口,竟然就是这样的命令。
洛殷依旧跪在原地,下巴被松开,他默默咽下心头的不甘,手上干脆利落地开始解衣。
他一件一件脱着,见贵人一直没有叫停的意思,也就识相地脱到了浑身赤裸。
“去床上趴着!”
洛殷本想站起来,腿上却不怎么用得上力,于是他跪着一寸一寸挪到床边,再用尽全力爬了上去。
赤裸的趴在床上,这让洛殷觉得很受屈辱,他闭上眼,知道这只是开始,而他,只能忍!
“挨板子了?怎么挨的?”
贵人问的风轻云淡,洛殷却痛在己身,他轻轻回道:“因为我忤逆母亲。”
洛殷听到贵人一声轻笑,似嘲非嘲。的确,他挨了板子被送来这里,明眼人都知道是因为什么。可贵人问起,他却决不能承认是为了抵抗成为男宠的命运挨的。
一种清凉触感从尾椎慢慢向上移,洛殷知道这是贵人那条鞭子,所过之处惊起他的颤栗。最后,那鞭子停在了他的背中央。

楼主 鹿沐玖果  发布于 2016-01-18 12:30:00 +0800 CST  
“记住!”洛殷感到鞭子顶着他脊背的力度加大了几分,不由有些紧张地紧了紧腰背,“别人虐你总要找个由头,而我虐你,只是因为我、想、虐、你!”
话音一落,鞭子被高高抬起,然后随着破空声重重甩到洛殷的背上。
身子被鞭子抽的往床上狠狠一贯,“嘶……”洛殷紧紧咬着牙才终于忍住自己的痛呼声。背上火辣辣的疼,不过一鞭,背部的痛感却一下子就胜过了饱受二十板子的臀部,占据了他全部痛觉思维。
“记住了么?”
贵人的声音一如最初的清冷。
洛殷有些恨恨地闭了闭眼,再睁眼眸中只余乖巧,“记,记住了!”声音带着几分怯意,没流露出丝毫内心的不满。
贵人似是带了笑意地轻哼了哼,然后让他换成跪趴的姿势。
洛殷依言照做,然后小腹下被塞入了两个枕头。
屁股高高撅起,又是浑身赤裸的模样,洛殷带着几分羞愤地把头深深埋进床里。
虽然白日挨了二十板子,却并不重,屁股只是有些红肿而已。毕竟是家丁动手,怎么也要顾忌他少爷的身份,再加上知道他要被送来伺候贵人,打板子时更是放水了许多。当然这也是父亲默许的结果,这顿板子,对他来说,警告多于教训。
贵人的鞭子在洛殷臀上慢慢画了个圈,很轻,却依然让洛殷紧张地夹紧了腿,那酥痛交加的感觉让他脸有些发热。
抵在他臀上的鞭子被加了力道,然后洛殷听到背后的贵人说:“自己伸手,握住这两团!”
说罢,洛殷两边屁股上的肉又分别被鞭子点了点。
洛殷咬了咬下唇,没用力,忍着屈辱终是将两只手覆上自己的两丘。
“对,就这样!”贵人的声音隐隐透着几分满意,鞭子在他臀缝处轻旋了旋。
“用力,把它扒开!”
洛殷咬着嘴唇用了几分力道,身子因羞愤有了细微的颤抖,却依旧顺从的做出了那不堪的姿势。
鞭子在他尾椎处轻点了点,然后利落地被抬起,再随着破空声抽入了那两团缝隙中间。
“啊!”洛殷没忍住地痛呼一声,手无意识地松了力道,身子也不由向前一拱,一个枕头自他腹下滑落。
他的眼角一瞬间就被逼出了泪水,极致的疼痛和羞辱感铺天盖地的袭来,让早就开始强忍的他不堪重荷。
“这才一下!就受不了了?”贵人的声音听在洛殷的耳中带着几分轻飘。
“你可以哭,可以求饶,也可以喊叫。”贵人清冷的开口,鞭子又重新抵在他的背部,“当然,这完全改变不了我想虐你的本质!”
“现在,像刚才一样跪好!如果你不想被加罚的话。”鞭子从他臀缝勾过,警示意味十足。
洛殷急忙重新跪趴好,捡回身侧的枕头塞到腹下,一副任人鱼肉的样子。
“手!”贵人冷声提醒道。
洛殷顺从地重新扒开臀缝,眼角的泪要落不落的很是难受,他用力闭了闭眼,想把它弄落。
“二十下,自己数着!”
声音一落,又是一鞭抽到私处。洛殷倒抽一口凉气,不知是被这一鞭子打得还是被那个数字吓得。
贵人给他几息缓缓,待他充分消受了痛感才又抽出下一鞭。
洛殷在心里默默计着数,时不时被疼痛逼出几滴眼泪,实在忍不住也会轻声呜咽。
当然但凡他出声后的下一鞭总会重上几分,吃过两次教训的洛殷知道了这是贵人不喜听到他的声音,于是死死咬着牙,再不敢再呜咽出声。
二十!洛殷终于松了口气,短短半盏茶的光景他却仿佛过了半辈子那样久。
然而下一鞭依旧打落在他臀缝里。洛殷身子一僵,两息之后再一鞭袭来。
洛殷咽下心头不甘,默默忍下来。不敢出言质问,因为他知道,那样只会后果更惨。

楼主 鹿沐玖果  发布于 2016-01-18 12:57:00 +0800 CST  



楼主 鹿沐玖果  发布于 2016-01-18 15:38:00 +0800 CST  
贵人似是终于看够了他的磨蹭,站起身走了过去。洛殷维持姿势不动,心头很是紧张。
“咬着!”
一块丝绢被伸到眼前,洛殷听话的咬紧。
然后手中的戒尺被换了人,下一瞬戒尺被雨点般地不停抽落,剧痛袭来,洛殷庆幸自己咬着丝绢,不然他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冲动咬舌。
“啪啪啪……”的声音响彻屋顶,贵人一口气连抽了几十下,停手。
洛殷依旧承受着那一波连续抽打带来的剧痛,身子不自觉的细微颤抖着。
贵人的手覆到他背上,轻轻上下的抚摸着以做安抚,好一会儿,洛殷的身子才终于彻底平静下来。
贵人下手极有技巧,一顿戒尺下来,洛殷的屁股上呈现均匀的紫色。戒尺质轻,虽然板板着肉,却是只痛不伤,而洛殷屁股这个样子虽然看着严重,其实只要修养个两三天就能完全复原。
贵人拿出一个小玉瓶,拔开塞口,将里面的膏状物涂抹到洛殷的臀上。他的动作很慢,很细致,细心将药膏涂抹到每一个角落。
抹完药,贵人伸手抽出了洛殷口中的丝绢,“自己揉,让药力渗进去。”
洛殷顺从的再次握住自己的两丘,左手摸到一处硬块,轻按了按,疼得他一哆嗦。
“用力,把它揉开!”注意到他的动作,贵人开口道。
洛殷不敢不从,小心翼翼地揉着。等把能摸到的所有硬块都处理了,洛殷感觉自己又受了一场刑。

楼主 鹿沐玖果  发布于 2016-01-18 15:41:00 +0800 CST  
“继续!”
刚想停手,又收到命令,洛殷只得继续揉着自己这两团肉。这药绝非凡品,不过一会儿的功夫,他屁股的痛感已经消褪了一半。
洛殷揉了很久,直揉到手腕酸痛,动作越来越慢,却依然不见贵人喊停。
“贵,贵人!可以了么?”犹豫很久,他怯声开口。虽然一晚上也没说几句话,他的嗓子却沙哑的厉害。
贵人似是先瞟了他一眼,才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
洛殷停下手,松了口气,还好,他的开口没有惹怒贵人。
然后他听到一个有些低沉的磁性声音,“你以后,唤我九爷!”
洛殷先是有些微惊,然后从善如流道:“九爷!”
“嗯!”贵人应道,抽出了他腹下的枕头,让他回到最初趴着的姿势,“睡吧!就这样睡!玉珠不许拿出来!”说着手又轻拍了拍他的臀部。
听到贵人离去的关门声,洛殷才放松的闭上眼,他,没睡他!虽然被凌虐了一番,好在最后的尊严还在,让他不是那么痛苦。
虽然已经做了折损所有骄傲的准备,可没进行到最后那一步,他内心还是庆幸的,虽然不知道这种庆幸能维持多久。

屋子里只有他一个人,不过洛殷还真没胆子擅自把玉珠拿出来,他忍着不舒服,终是沉沉睡了过去。
次日醒来已是日上三竿,洛殷一睁眼就感受到下体的不适,这让他皱紧眉头。洛殷侧过头,见床边静立着两个小厮。
见他醒来,小厮开始伺候他穿衣,不知为什么,他们准备的衣物里没有亵裤。洛殷有意开口问问,却见小厮面色如常地越过亵裤直接为他穿上长褂,识相的闭口不言。
洗漱后洛殷用膳,看着一色的清汤白粥,他勉强吃了半饱。
无聊的打发了一个时辰的时光,小厮过来告诉他主子回府,央他过去。
小厮把洛殷引领到府中一条湖边,就自行退去了。
湖边有条不算大的船,洛殷环顾周边,不见人影,可他却知道,在他看不到的暗处,一定有着重重守卫。
“上来!”
船里传出洛殷有些熟悉的清冷声音。

楼主 鹿沐玖果  发布于 2016-01-18 15:42:00 +0800 CST  
贵人似是终于感到了满意,掀上了洛殷的长褂,提着腰把他放了下来。
起身到旁边的水盆处投了投帕子,拧干,贵人重新回来坐下,这次把洛殷拉的跨坐在了他的腿上,后臀被悬空,不至于再受一次蹂/躏。
“张嘴!”
贵人把沾满了洛殷口水的串珠拽了出来,然后拿起帕子开始给他擦脸。贵人做这种活的时候总是十分细致,擦药如是,擦脸亦如是。
“学过钓鱼么?”扔下帕子,贵人问道。
洛殷顺从的点头,眼睛红红的,一副可怜相,却让人不由自主的想欺负。
贵人带洛殷来到船外,湖边不知何时已被摆好了一套渔具,这是洛殷来时未看到的,可却依旧不见其他人的踪影。
“去,钓吧!”贵人下巴扬了扬。
洛殷注意到渔具旁的草质蒲团,“九,九爷,坐,坐着钓么?”他声音有了几分颤抖,屁股也感觉更疼了。
“嗯。”一个字的回答让洛殷如坠冰窖。
洛殷一步一步蹭了过去,对着蒲团极不情愿的放低身子,再一点一点小心翼翼地坐了下去。
坐实之后洛殷立刻有了一种破口大骂的冲动,却被他死死忍住了。刚被贵人巴掌招呼过的那两处地方竟是坐下时必须的着力点,一坐下伤处就惨遭挤压,让他直接就想站起来。
“坐好!”
贵人的声音又出现在了耳侧,洛殷条件反射的正襟危坐,臀上又是一番折磨,却不敢违逆贵人的意思。然后洛殷看到贵人拿起了那根鱼竿。
“半个时辰,钓上鱼我今晚不打你,钓不上来的话。”贵人一挥鱼竿,带起极大的破空声,“今晚就用这根鱼竿吧!”
贵人轻飘飘的说完,把鱼竿塞到了有些僵硬的洛殷手中。

楼主 鹿沐玖果  发布于 2016-01-18 15:49:00 +0800 CST  
“委屈你了?”贵人扳过洛殷的头,看着他的神情。
若是之前的洛殷一定会识相的摇头说不委屈,因为说理是说不过的,能屈能申是他在母亲的教导下用无数血泪让自己学会的不多的优点之一。
可此刻听着贵人的问话,洛殷心头一瞬间漫过无数思绪。最终他定格出委屈的神色,“我后来没动!”声音很低很沉,带着几分不开心的语气。
“可我也没用板子啊!”贵人声音隐隐透着笑意,那笑意极隐晦,可洛殷还是捕捉到了。
用膳的时候,洛殷依旧清汤素菜白粥,虽然很没胃口,可饿的极了,也吃下许多。
“会骑马么?”贵人状似不经意地问道。
洛殷想起前一日钓鱼的痛苦,“不会。”他摇头,轻声道,面上一脸的乖巧之色。
“嗯。”贵人神色始终淡淡的,看不出喜怒。
用过膳,贵人挥退下人,取出一个盒子,打开,里面是十二支不同大小粗细的玉势。
洛殷一看到玉势就条件反射的夹紧大腿,然后听到贵人唤他的声音。
“过来!”
洛殷乖乖走过去站好。
“腿分开!”
“弯腰!”
“屁股抬高!”
洛殷自觉摆出屈辱的姿势,长褂再次被掀开,未穿亵裤的下体再次裸露出来。
贵人挑出一支粗细长短都是中等的玉势,拿出一种膏状物慢慢润滑了起来。

楼主 鹿沐玖果  发布于 2016-01-18 16:03:00 +0800 CST  
他说,我已向杭临先生举荐了你,带着我的书信去找他,至于是亲传弟子还是记名弟子就看你的造化了。
杭临先生是当世大儒,门生遍布天下,若能拜其门下,就算只是记名弟子也足以光耀门楣,更能让他的科举之路顺风顺水。而贵人的意思,竟是最低也会收他做记名弟子!
他说,你的家里我打过招呼了,说我欣赏你才学,不忍你为我入幕之宾,交谈甚欢后举荐你去求学。
洛殷想起了姨娘,还好,他在家中的颜面被得以保存,姨娘不会知道自己做了贵人男宠的事,而凭着贵人这句话,想也知道父亲在他不在的时候也会善待姨娘几分。
他说,虐了你三天,怎么也要给点好处补偿才行。
然后,他拿出千亩良田的地契,上面的名字已然是洛殷的,竟是已经办好的。
他说,门外的侍卫会护送你到杭临先生那里,至于以后的路,就看你自己了。
他说,就此别过吧。
他说,再也不用担心我想虐你了。
他说,不过下次见面你若敢混的不好,别怪我真的动手虐你一次,好叫你知道这三天的经历都不算什么。
他说,照顾你自己!
然后他深深看了洛殷一样,唇角隐约勾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又随之恢复一贯的淡然,再然后,转身,不回头。
洛殷愣在床上,从刚刚贵人开始说话他就一直一个姿势,在贵人离开后也没有改变。良久,泪,无声滑落。
短短几天,他流的泪竟是远远胜过过往的十几年。他从来都是坚强的,就算有时会利用柔弱充当保护色,也绝少将自己那么脆弱的一面展现在人前。
他想说,九爷,你明明是那么不喜说话的人,为何今天偏偏说了这么多?不累么?
他想说,这么事无巨细的为人考虑是我独一份,还是每个男宠你都这么为他着想?
他想说,九爷,你这就要走了,那你的真名是什么,能告诉我么?
他想说,为何昨夜不睡了我呢?要我平白担男宠之名,享了好处走人,你不是亏了?
他想说,九爷,何必等到再次见面,不如你现在就过来虐我,看我会不会被你虐得哭爹喊娘,然后哭着喊着要你带我走?
他想说,你要我照顾好自己,可过往我从来都是自己照顾自己,哪里用得着你来担心?
他想说,九爷,凭什么,你想要就要,想走就走,那我,算什么?
他想说,真的还能再见么?
他想说,九爷,谢谢。
让他尊严尚在,傲骨依存,让他姨娘不至于为他担心,整日以泪洗面,让他不至于再忧心生计,在外面可以有足够的银钱度日,让他得以拜得名师,从此可以平步青云。
这些明明是他一直渴望的事,可如今达成了,他为什么不笑,反而想哭呢?
他想说的话很多,却都只留在了心里,没机会说了。
洛殷重新躺倒,明明刚睡醒,他却依旧觉得身心俱疲,很想再次睡过去。
你只是太累了!洛殷对自己说,那个九爷那么喜欢虐你,他走了你该高兴才是!流什么泪?伤什么心?难什么过呢?
窗外,艳阳高照,阳光正好。
(全文完)

楼主 鹿沐玖果  发布于 2016-01-18 16:11:00 +0800 CST  










楼主 鹿沐玖果  发布于 2016-01-18 23:27:00 +0800 CST  










楼主 鹿沐玖果  发布于 2016-01-18 23:34:00 +0800 CST  







楼主 鹿沐玖果  发布于 2016-01-18 23:45:00 +0800 CST  











楼主 鹿沐玖果  发布于 2016-01-19 08:32:00 +0800 CST  
帖子可能要删了,想收藏的,没看到完整版的,可以留个邮箱,发给你们●v●

楼主 鹿沐玖果  发布于 2016-01-19 13:06:00 +0800 CST  
昨天看到吧务说有调教字样的标题要删帖,今天又不见了,不知道还要不要删,先在楼下补上吞掉的内容,么么●v●

楼主 鹿沐玖果  发布于 2016-01-20 15:39:00 +0800 CST  










楼主 鹿沐玖果  发布于 2016-01-20 15:41:00 +0800 CST  

楼主:鹿沐玖果

字数:6807

发表时间:2016-01-18 20:20: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01-22 19:18:06 +0800 CST

评论数:45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