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琅琊榜同人之各种脑洞(主萌景琰小殊)

一楼献给苦中作乐的岁月。

楼主 yun楚寒江  发布于 2015-12-02 13:14:00 +0800 CST  
当当当当……我楚寒江又回来了,不知还有没有人记得我呢
最近稍有空闲,打算缓缓的挖掘我大爱的琅琊榜中的各种脑洞。因为是同人,如果情节连贯难免大段照搬原文,所以我会以一个梗为单位,处理成几个互相独立的短篇。至于会写几个就不知道啦,视脑洞的数量而定。争取日更,如有意外,请勿怪

楼主 yun楚寒江  发布于 2015-12-02 13:19:00 +0800 CST  
不久前我写过一篇“琅琊榜同人之赤焰少帅”,第一个短篇就是此文的情节延伸,写景琰跟祁王哥哥回府后发生的事情。担心接不上的同学可以先去温习一下旧文(无耻的推文中)

楼主 yun楚寒江  发布于 2015-12-02 13:23:00 +0800 CST  
旧文在此,第一次链接不知道有没有接上
http://tieba.baidu.com/p/4120882283?pid=77959051342&cid=0#77959051342

楼主 yun楚寒江  发布于 2015-12-02 13:25:00 +0800 CST  
【脑洞之一:赤焰少帅补】
旧文相关:
“霓凰妹妹!”林殊立刻就猜到了景琰口中的“她”是谁,“她怎么会知道我的事?”景琰这下连脸都红了,期期艾艾地道:“霓凰前日来我大哥府上,正好遇到我,呃……那个,跪在我大哥书房门口,所以她就……嗯,她问我怎么回事。霓凰的性子你最了解,她想知道的事情,我怎么能瞒得住,所以她就知道了。”


林殊这下也想望天:“你可真行……好吧,没把她带来算你聪明,她来了,我怎么敢不从床上滚下来,那真是要了我的命。你瞒不住她,居然能说服她不跟你过来?“
景琰道:“这个容易,你的心思她总是不肯拂逆的,我说你想必伤好了才愿见她,她也就没再坚持。”


林殊点点头,忽又深深望了景琰一眼:“等等,你说霓凰看见你跪在景禹哥哥书房门口——你到底跟景禹哥哥说了什么?”
-----------------这是前情回顾的分割线------------------------------------------
景琰几乎是被萧景禹一路拖回祁王府上的,下了马车,兄弟二人一言不发,径直走到府邸深处,萧景禹的书房。府上的仆从为二人冷峻的面容所摄,个个噤若寒蝉。


“哥哥……大哥……皇兄!”景琰破天荒的挣开了萧景禹的手,仰头看着他:“你让我回去!”
萧景禹一甩袖背转了身子:“你回去也救不了他,徒乱人意!”


景琰直视着萧景禹,一句话就鲠在喉边,却是顿了一顿才敢说出来:“我是救不了他,可是皇兄你能!你为什么不救他?你还是我们的大哥吗?还是一个高高在上不容冒犯的七珠亲王?”


萧景禹霍地转身,两道如电的目光落在景琰身上。他明明没有再动,逼人的威势硬是吓得景琰后退了两步。景琰心头突突而跳:我刚才对大哥说了什么?他自己都被那几句话吓到了。不敢再看萧景禹的眼睛,低头揽襟跪下:“景琰鲁莽,请皇兄恕罪。”


萧景禹声音冷得像冰一样:“皇兄?”
景琰感到自己手心里两把汗,呼吸都不顺畅了,他无声地在宽大的袖袍里蹭了蹭手心,还是仰头道:“皇兄明知道小殊绝无冒犯之心,他是我们的弟弟啊,做哥哥的怎么忍心让弟弟受如此重刑?”


萧景禹早已被这一声一声的“皇兄”勾起了怒火,景琰这孩子,私下里一向是亲昵地叫他大哥。今日这般冷冰冰的质问,可见是丝毫不能体谅自己的难处。一声怒斥冲口而出:“混账!”手臂猛地抬起。
景琰已经预料到自己要挨一巴掌,实际上他已经等了好久,他知道今天不该说的话已经说得太多。可是想到小殊,他觉得不能不说。

楼主 yun楚寒江  发布于 2015-12-02 13:30:00 +0800 CST  
“当啷”一声书桌上的一杯残茶碎在了地下,萧景禹半空中硬生生将手臂转了个方向,这一巴掌到底没忍心打在景琰脸上。他欲言而止,心中一片冰凉,想到自己加冠以来重担在肩,与朝臣往来应付,父皇种种苛责,其他兄弟虎视眈眈,自己的日子何尝有一天好过?除了母亲,便只有景琰和小殊这两个弟弟对他初心不改,是他难得的安慰。如今听了景琰这几句质问,一开始还愤怒,到后来竟只剩了悲凉。


一腔锐气的少年皇子,难得的显出疲惫和厌倦的神态,萧景禹流目四顾,望向窗外那株白梅,一时无语。


景琰从没有见过这样的大哥,他的心狠狠地疼了一下,虽然还在为大哥不救小殊的事难过,但他知道自己说错了话。无论如何,大哥不是一个出了事把弟弟们推出去的人,有多少次他和小殊闯了祸,都是大哥在长辈们面前担下了罪责。景琰开始感到深深的恐惧,他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狠狠地伤了大哥的心。当下俯身叩首,颤声道:“景琰说错了话,请大哥责罚!”


萧景禹还是没有说话,景琰一个头叩在地上,许久许久不敢起身,脑中一片昏乱。直到他身子有些晃的时候,才听到萧景禹疲惫的声音:“你出去吧。”无喜无怒。


景琰一惊,直起身来,他真的害怕了,他发现自己伤到大哥了,大哥是从不会在自己面前作伪的,那么小殊的事必有缘故。自从小殊被罚军棍,景琰焦急担忧,却是此刻才冷静下来体察大哥的心思。他虽然一时还没有想明白,却朦朦胧胧地抓住些什么。赶紧膝行几步来到大哥跟前,道:“大哥,景琰知错了,景琰不该怀疑大哥,求大哥别赶景琰走。”

楼主 yun楚寒江  发布于 2015-12-02 18:55:00 +0800 CST  
在下写文的最大特色就是废话多,这段好像都无甚干货

楼主 yun楚寒江  发布于 2015-12-02 19:40:00 +0800 CST  
今天略无聊,努力多写点

楼主 yun楚寒江  发布于 2015-12-02 21:31:00 +0800 CST  
萧景禹殊觉无味,他心高气傲,受素来亲敬自己的弟弟如此误解,原是一句也不愿解释的。看着满脸愧色的景琰,心下到底不忍,强打精神道:“景琰,我只告诉你一句,我今日如何应对父皇,你和小殊在人前,也该如何应对君上。方才站在赤焰大营的,确实不是你们的景禹哥哥,那是代天巡狩的祁王萧景禹!”


景琰刹那间心中雪亮,他想起了林帅斥责小殊的话,“殿下身为七珠亲王,参领赤焰军军务乃是奉了陛下圣命!”


宸妃娘娘是父皇最宠爱的女人,大哥是父皇最优秀的儿子,大哥尚且如临深渊,如履薄冰,小殊若是养成了这放纵的性子,今后会面临怎样的危险?便是只说眼下,演武场中那一幕若是传到父皇耳中,不止小殊,便是林帅也会背上“目无君上”的罪名。


景琰是关心则乱,此刻想透了这一节,心中大悔,深吸一口气,起身捧了书案上的戒尺,复又跪下道:“景琰不能体会大哥良苦用心,是景琰错了,请大哥重重地打!”


萧景禹以手扶额,他素来镇定从容,今日却几次险些克制不住情绪。虽然被这两个小家伙挑起了怒气,可他也明白,不能把自己在父皇和朝臣处郁积的心结发泄在景琰身上。况且看景琰的神情,这孩子应该是想通了。所以他只是冷然道:“景琰,你比小殊年长一岁,是他的兄长。小殊有行止不当之处,你也难逃干系。今日我不打你,你给我出去跪着,跪到子时再起,好好想想怎么为人兄长!”


“是,景琰知道了。”景琰端端正正地叩下首去,又怯怯道:“大哥,别生景琰的气。”
萧景禹未置可否,景琰只得退了出去,在书房门口跪下。

楼主 yun楚寒江  发布于 2015-12-02 21:32:00 +0800 CST  
我来啦

楼主 yun楚寒江  发布于 2015-12-03 21:38:00 +0800 CST  
细雪纷飞,虽然并不大,也渐渐落满了两肩。初时不觉得甚冷,约莫半个时辰过去,那寒气便透骨而来。幸而景琰自幼习武,又在军中历练多时,倒也抵受得住。他心潮起伏,一时自责出言无状,伤了大哥的心,一时又担忧小殊的情形。想到大哥让自己记着,自己是小殊的兄长,景琰不禁莞尔一笑。他与小殊相交,确实从未以兄长自视,两人相差不过一年,自小一同读书习武,一同玩闹闯祸。小殊对他,也并不像他们对大哥那样敬畏。却不知他现在怎样了,二百军棍……景琰不敢想挨完会是个什么情形。


等他把能想的事都想过一遍,再也没有什么来分散雪地长跪的苦楚。这时天已擦黑,雪落得更紧了,景琰咬牙跪得笔直,膝下已是痛如针刺,双手却有些麻木了。大哥书房的灯亮着,显然并没有传膳。景琰暗想,大哥连日操劳,应该爱惜身子才是,自己不能为大哥分忧,竟还惹得他饭也吃不下。


便在此时,一声明亮的“景琰”从身后传来,一身劲装的霓凰踏雪而来,奇道:“景琰,你跪在这干什么?”
景琰面上一红,低声道:“我犯了错,大哥罚我呢。”


“你能犯什么事,不会是因为林殊哥哥吧?”霓凰已经来到景琰身前,景琰跪着,她自不好大喇喇地站在景琰面前,遂拂开积雪,斜身坐在景琰面前的台阶上。


景琰一时语结,他不善作伪,更不如林殊机灵百变,一时间想不出怎么回答霓凰。霓凰见他如此,已自己所料不错,急道:“林殊哥哥出什么事了,我方才去林伯伯府上找他,那些人都说他不在,我要去找晋阳姑姑他们又不让,你也不在自己府里,我才找到祁王哥哥这。”

楼主 yun楚寒江  发布于 2015-12-03 21:39:00 +0800 CST  
“小殊他……”景琰到底不善砌词掩饰,他知道霓凰的性子,如果在自己这里得不到答案,恐怕会直接闯进赤焰军中寻找。只得把今天的事择要说了,也不敢提林殊已被罚了二百军棍,只说林帅命他思过,不准出营。


霓凰如何不知林伯伯为人严厉,林殊哥哥必已身受重责,眼眶一红,道:“我要去瞧瞧他!”
景琰哪敢起身,生怕自己劝不住霓凰,连忙道:”霓凰回来,莫要让小殊为难!”


霓凰顿住身形,景琰道:“已经过去两三个时辰,林帅有再大的怒气也该平息。小殊是戴罪之身,你这时去找他,他岂不尴尬。”景琰默默望天:你现在来找我,我已经很尴尬了,以己之心度人,小殊应该更不愿让你看到他现在的样子。


霓凰只是一时心急,林殊哥哥的性子她岂有不知,原地走了几步,叹道:“景琰,请你尽快去瞧瞧他,告诉我情形如何,祁王哥哥这里我去替你分说。”说着便想告进。


景琰知道霓凰妹妹的面子大哥不会不给,可大哥既已罚下,如何可以朝令夕改。遂拦住霓凰道:“我这里不碍事,大哥也没罚我跪多久,一会儿便可起来了。大哥今日甚是疲累,咱们别去扰他了吧。”霓凰见景琰说话之间又红了脸面,也不好在此多耽,转眼瞥见地上的景琰搁在地上的大氅,不由得又是好气又是好笑,心道就你这样实心,难怪林殊哥哥常笑你是条水牛。当下拾起大氅抖落雪珠,给景琰披在肩上。景琰待要拒绝,霓凰道:“你劝我倒劝得清楚,可知祁王哥哥罚你,难道真的是要伤到你吗?你如此自苦,他岂不难过?”

楼主 yun楚寒江  发布于 2015-12-03 22:40:00 +0800 CST  
今天完结脑洞一~~

楼主 yun楚寒江  发布于 2015-12-04 19:04:00 +0800 CST  
景琰心中何尝不明白,只是每逢大哥责罚,自己都不敢讨巧就是了。唔……裹上大氅确实好了很多。


霓凰转身而去,萧景禹在屋内,一切都听得清清楚楚,心道好个霓凰,真是三分侠气,一点素心,对小殊一片深情,却毫无夹缠不清的小女儿之态,此刻仍不失潇洒气度,又是如此明事理,可惜景琰没有福气。一想到景琰,不由得怒气又生:景琰这臭小子,我罚你跪着,你竟敢脱了大氅跟我置气,看我回头怎么收拾你。
虽则如此,霓凰与景琰这一番话,萧景禹听来竟是十分入耳。心中愤懑之情消了大半:毕竟这几个孩子是懂事的。


霓凰虽未当面求情,却显然起到了求情的效果,萧景禹开始担心景琰,这孩子从中午就没有用饭,到现在已经是晚上了,又跪在雪地里,不知能不能吃得消。


景琰哪里知道大哥的心思,只道萧景禹还在生气,一点不敢偷懒,腰背笔直,一动不动。又过了大半个时辰,天气虽冷,他却已额角见汗,膝下刺痛无边无际的传来。忽听吱呀一声门响,萧景禹默然站在廊下。景琰恭敬地叫了声“大哥”,清亮的眸子注视着萧景禹。


萧景禹见他神色平静,眼睛里却溅出了喜色,心中便是一暖。又见景琰面色苍白,额角带汗,哪里还狠得下心继续罚他,叹了口气,道:“进来吧。”


其时此刻距离子时至少还有一个时辰,景琰跪得辛苦,全然不觉,低声道:“谢大哥。”便站起身来。身子一动,膝上的痛感陡然加剧,如同活了一般传遍全身,双腿竟然动弹不得。景琰不敢耽搁,掌心蕴劲往膝下一拍,血脉通畅,人便站了起来。

楼主 yun楚寒江  发布于 2015-12-04 19:06:00 +0800 CST  
这下是能动了,猛然刺激久跪的膝盖,自然疼痛更甚,景琰咬牙走进萧景禹的书房,来到大哥跟前跪下:“景琰谢大哥责罚。”


“起来,大哥就那么喜欢看你跪?”萧景禹又恢复了温和的语调。景琰心中一宽,他知道大哥这便是不生气了。可是回思自己今日说过的话,越想越是惊心,自己怎么就口不择言地说出那些直戳人心的话来。景琰低头道:“大哥,对不起。”


萧景禹看着弟弟满面愧色,知他心意,道:“景琰,大哥不会怪你,任何时候,大哥都愿意听你的真话。你既已想明,以后便该谨言慎行,你和小殊,都要学会善自护持。”


景琰听着大哥一片关爱拳拳流露,更是惭愧无已,叩首道:“是,景琰记下了,是景琰辜负了大哥一片心意。”
萧景禹见他仍然无法释怀,叹了口气,取过戒尺道:“你伸出手来。”


景琰见了那乌黑的沉香木戒尺,心中便是一凛,不敢迟疑,乖乖平伸了双手。只听萧景禹道:“十下,小惩大诫,打过之后,此事便算揭过。堂堂男子,不可再拘泥这等小节。”


“是。”景琰点头受教,话声未落,那戒尺已重重砸了下来,不过落了几下,手心便肿起了青紫的檩子,景琰垂了眼帘,默默忍受。十下片刻即过,萧景禹收了戒尺,看着弟弟高高肿起的双手,眉峰微皱,道:“大哥陪你回房去涂药吧。”


景琰轻轻吸了口气,微微蜷起双手收回袖中,道:“景琰谢大哥宽责,时候不早了,大哥早些安置吧。这点伤不重,景琰自己处理就是。”


萧景禹没有勉强,温言道:“伤药在你房间柜子第三层的格子里,你也早些睡。”景琰起身告退,行到门口又停住,忍不住道:“大哥,我明天可以去看看小殊么。”


萧景禹端起茶碗,风不惊水不起,淡淡道:“这几日你就在我府里,把黎崇先生出的那道策论写出来,三日后再回营去。”景琰不敢再说,低声应是,退了出去。

楼主 yun楚寒江  发布于 2015-12-04 22:07:00 +0800 CST  
脑洞之一结束了

楼主 yun楚寒江  发布于 2015-12-04 22:21:00 +0800 CST  
下篇预告:被拴在树上的小豫津
嘿嘿,好像萌点很少,不过我自己写得很嗨皮啦~~~

楼主 yun楚寒江  发布于 2015-12-04 23:19:00 +0800 CST  
缓慢的开始我悠长悠长的前奏~~~

楼主 yun楚寒江  发布于 2015-12-05 16:58:00 +0800 CST  
【脑洞之二:被拴在树上的小豫津】
“我知道我知道,”蒙挚也露出怀念的笑容,“有一次,你惹了个什么事……大概是弄坏先皇一件要紧的东西吧,林帅很生气,明明是随驾在猎场,结果他偏偏不让你跟我去学骑射,反而把一堆孩子塞给你,罚你看管,还不许出纰漏,当时你自己还是个大孩子呢。”

梅长苏点着头,显然对这件事也印象深刻,“那个时候的我,宁愿一个人跑去斗熊,也不想带一堆吵闹不休的男孩子。景睿倒还安静,可是那个豫津啊,跑来跑去没有半刻消停……”

“所以你就拿绳子把他拴在树上?”蒙挚挑了挑眉,“害得好心来陪你的靖王勇背黑锅,说那是他拴的……”

“但最终罚跪的人还是我,直到太奶奶把我救走……当时觉得十分委屈,心想明明景琰都说了是他干的为什么还是罚我……”梅长苏笑着笑着,又咳嗽了起来,半日方才停歇。

————-这是原著导读的分割线———————————

大梁春猎是金陵城中一年一度的盛事,有些本领的贵族子弟都愿意一展身手,若是博得了皇帝的青睐,还有受到重用的可能。
对于林殊来说,这不过是一个活动筋骨的机会,得以光明正大地和京中的兄弟们切磋一下功夫,而不必被他爹责怪好勇斗狠。
春日迟迟,晴光蔼蔼,十六岁的林殊身披薄甲,墨马白衫,端的是个潇洒少年。林燮在旁看着,虽然面容冷肃,心里也不禁骄傲:这阳光般明亮的孩子,是我林燮的儿子呢。
林殊当然想不到脸如锅底的老爹正在以欣赏的眼光看着自己,他有些无聊,景琰毕竟是皇子身份,春猎这几日,他是不能时时和林殊待在一起的。
一到营地,林殊便钻进自己帐中,片刻之后林燮也掀帘而入,将一个布囊递了过来,道:“这是先皇所赐的金貔箭,你母亲特意叮嘱今年春猎要将它带出来,先皇最喜狩猎,这是你母亲思念先皇的一番心意,你可收仔细了。我须得时刻伴驾,无暇照顾。”
林殊接过布囊,应了声是,随手打开来摩挲一阵。这支箭入手颇重,尚不知是何材料所制,流光耀目,倒也威风。林殊摘下自己的弓比了比,瞄着帐子一角的兵器架子射了出去。因为距离很短,林殊只用了三分力,射得甚准,金貔箭稳稳钉在窄窄的木柱上。
林燮眼错不见,林殊已经把箭射了出去,不禁微微有气,心道这孩子就是胆大,先皇的东西也敢随便摆弄,幸而并无损伤,瞪了他一眼道:”让你仔细收着,动它做什么。”
林殊笑道:“既是兵器,不试试总是手痒。”说着将金貔箭拔了出来,谁知此物居然是坚而脆,大约只是个装饰之物,被硬弓一震,喀的一声,触手之处从中断绝。

楼主 yun楚寒江  发布于 2015-12-05 17:01:00 +0800 CST  


多么生动的图啊,该怎样描述呢

楼主 yun楚寒江  发布于 2015-12-05 19:44:00 +0800 CST  

楼主:yun楚寒江

字数:59111

发表时间:2015-12-02 21:1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3-03 00:48:31 +0800 CST

评论数:139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