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鹿(现实向,腹黑手狠攻,调皮可爱受)

【潇湘溪苑】【原创】鹿(现实向,腹黑手狠攻,调皮可爱受)

楼主 坦sa  发布于 2018-04-11 22:28:00 +0800 CST  
震楼图

楼主 坦sa  发布于 2018-04-11 22:29:00 +0800 CST  
“怎么,委屈了?”
陈墨把手上的皮带随手往地上一扔,带着笑意懒懒的问,让人感觉像是很亲昵的问个淘气的孩子。
可在地上跪着的江一沐看来却觉得这样的陈墨真是可恶又可怕,他上身的T恤还好好的穿在身上,下身却是一丝不挂,第一次被碰后面,被灌了满满一肚子的温水就被拎出来在床边跪着,跪不住了稍微动了一下江墨手中的皮带就毫不防备的抽过来,左侧腰上炸开的疼让他不由自主的向右歪了身子坐在了地上,手刚放到灼热起来的腰部皮肤,陈墨竟然直接一鞭子抽到了他微微隆起的小腹上,这一下江一沐叫都没叫出来,捂着肚子一瞬间感觉疼的没了意识。刚刚挣扎很久被陈墨将灌满水的小腹按在洗手台上才不敢反抗的被塞了肛塞,此刻却成了避免江一沐更丢脸的帮手。

江一沐,人不如其名。178的个子腰细腿长,长的白净可爱,小时候仗着是个白白胖胖的小正太又还像个话唠一样喜欢煞有介事的跟所有长辈们聊天,天真无邪的劲儿让父母亲友们宠到大。上学后本性暴露,做事没耐性,间歇性懒症发作,撒娇耍赖的在家吃了睡睡了吃的过半个月,才心满意足的去上学。偶尔心血来潮,主动要求学书法,跆拳道,钢琴,却因为老师声音不好听,讨厌同课的小伙伴等等奇怪的原因学了一两个月就偃旗息鼓。最后只有画画学的还算久,在大学文艺部里做些活动画报竟然还能圈波粉。虽然不爱学习,但每考试前自觉突击,仗着聪明竟也混上了211的大学。20年的人生,也算活得恣意潇洒的。

所以,陈墨问他委屈不委屈?当然委屈。
江一沐红着眼圈,抬起头冲着始作俑者就控诉。控诉到一半啪的一声就被掀到了地上,陈墨可没那个耐心,一巴掌扇过去,挑眉继续问:还委屈吗。这一巴掌没留力,江一沐趴在地上整个人都是懵的,听见说起来条件反射的就跪坐起来,还没坐直,另一巴掌就直接将他扇了回去,本来白皙的皮肤立刻浮起来红色的檩子。陈墨等他缓了缓,慢条斯理的说道,跪好了。江一沐挣扎着起来,混着疼和被羞辱的不甘委屈瞪着坐在面前的人,到底怕疼没敢再抱怨。陈墨看着眼前泫然欲泣的少年,又是同样位置的一巴掌抽过去,走过去拽住少年的头发将他扯起来说:”来之前,我就说过,今天按照我的喜好来。那么现在告诉你,我的第一个喜好,我给你什么你就受着什么,我问什么问题就要答什么。明白吗?”
江一沐肿着一边脸仰头看着面前男人下颌线的弧度,在男人失去耐性前急忙回明白了。
陈墨起身,踢了踢少年的膝盖,“把皮带捡起来,趴到床上去。”少年踉跄着起身,拿过皮带双手递给陈墨,却被一脚踢在膝盖上重重磕在了地板上,耳边是男人嘲讽的声音:递东西都不会?少年茫然了一会,忙调整好跪姿,挺直背低头平举双手将皮带递到男人手边,然后转身上身趴到床上,两腿撑在地上高高地翘起了臀部。
陈墨看了看少年的姿势,啪啪啪三下就全抽在了后腰上,少年闷哼一声,腹部被抽的砸在床上的一瞬间就疼的弹了起来。江一沐再也不敢耍什么小心思了,噙着泪塌腰摆好姿势。
“三十下,自己数”
陈墨也没等他回答,扬手就抽在了少年饱满的臀峰上,
“啊,一”。少年抽着气哽咽着报数。
“二...”
“三!...”
........
数到20的时候,少年臀瓣上已经被铺过两层,高高的肿起了红色,摇摇晃晃的要撑不住了,咬唇忍着闷哼腿却撑不直了,陈墨照着少年尚完好的臀腿处就抽了过去,少年没有防备直接疼的撑不住了跪了床边,两手触到疼麻了的臀腿处,呜咽着喊疼。
“姿势错了,重来!”
听到这话,江一沐吓得一边抽抽嗒嗒的掉眼泪,一边跪回男人腿边,仰起脸来尽量乖巧地求男人:
“我受不住了,可不可以让我去厕所?”说道后面声音低了下来,难堪的不知道怎么办。

楼主 坦sa  发布于 2018-04-12 00:20:00 +0800 CST  
陈墨难得好脾气的问他:
“你这是在要求我吗?”
少年有些无措,想想所有讨好人的办法,跪直了扯住男人的裤脚,哀哀地道:
“求求您”
陈墨低头,纵然各色皮囊的美人看的多了也被少年这小鹿一般清澈的眼睛晃了神,盈着眼泪也的确显得楚楚可怜,想必这副好皮相也没少为这顽劣本性保驾护航。
“趴好,挨过这30下再谈,动了重来”
“求求您,可不可以去过之后再打,可以再加20下”
陈墨这次真的笑了,这8年来见过躲的,见过忍的,见过哭闹的,还真是第一个敢跟他耍这种小心思讨价还价的,俯下身手中的皮带覆上少年红肿的双臀
“可以啊,用你后面的小嘴还债,自己扒开后面,5下”说着稍一用力手中的皮带就顶进了少年臀缝间。
少年受惊的往后退,却只让皮带一下子戳到了花心,猛的跳起来,惊慌地回道:”不要了,我这就趴好重来”
陈墨站起身,满意的欣赏着少年的无措,抬手按在少年腹部,道:”自己提的要求怎么能随便更改呢,要么5下,要么这么装着它一夜,要么...就滚”

楼主 坦sa  发布于 2018-04-12 00:21:00 +0800 CST  
总被吞,额

楼主 坦sa  发布于 2018-04-12 01:38:00 +0800 CST  
陈墨好似终于不耐烦,抬头看少年一眼,手上用力噗叽一声就扯出了冰珠,刚刚被蹂躏的伤口让少年惨呼一声根本没有意识来控制扩约肌,就流出了一部分清水。陈墨冷笑一声,起身就要去取淋浴头,江子沐终于从疼痛与惊骇种醒过来,顾不得所有想法与谋划,抱住陈墨的胳膊就哭喊:对不起........呜呜.....对不起......可是我根本就做不到....呜呜...对不起....我疼的控制不住....”

陈墨回过身来,扯住少年的头发逼着少年稍微昂起头站起来,说:
“记住,这就是我的第二个喜好,自作聪明的猜度和自以为是的算计在我这里是最愚蠢的做法。
自己洗干净了出来。”
说罢扔下少年洗过手就出去了。

楼主 坦sa  发布于 2018-04-12 01:39:00 +0800 CST  
陈墨走到客厅,懒懒的倚在窗边的吧台上喝酒,听到水流声中少年偶尔逸出的痛呼声,想想这孩子抖机灵装乖巧的样子倒也觉得有几分可爱。
过了一会儿就见少年躲在门后,看着男人不好意思的问:我可以穿上裤子吗?
“过来”
陈墨边说边走到茶几边坐下,记忆里床边柜子里和茶几的抽屉里应该都是有伤药的。
少年赤着脚走到男人旁边,陈墨扫过少年两腿间看见刚刚有些兴奋地昂头的性。器现在已经安静的垂在腿间,有些惊讶的挑挑眉:真是不懂规矩的都让人惊喜了。手下关上了抽屉,拿起茶几上放着的一条短鞭,坐在沙发上点点面前地面。
少年跪下后皱了皱眉,没有地毯的地面碰上洗过澡还微冒着热气的皮肤冰的他微微战栗。
陈墨拿着鞭柄抬起少年下巴,问“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
少年有些紧张,还是若无其事的笑着回了一句:“没有呀,”又抬眼觑了一下男人的脸色问:您有什么想听的吗?”
对这个问题不置可否,男人点了点茶几右侧的镜子示意:“到镜子前面去”
陈墨看少年撑着手站起来,手上的短鞭直接甩到少年还红肿的臀部,“啪”的一声少年摔在地上,臀部与皮带完全不一样的尖锐的疼让少年惊呼一声双眼就萌上了一层水雾,有些愤怒的回蹬男人。
“我允许你起来了吗?”
“。。。没有”
“那该打吗?”
“。。该。。打”
“犯了错该罚吗?
“。。该。。罚”
“罚哪里?”
少年嗫嚅着不想选,后面臀部被这短鞭抽了一下就已经火烧火燎的疼了,再被这鞭子抽一遍根本就受不住。
男子本也没想让他做选择,走到镜子前说:爬过来,把衣服撩起来。”
男孩手刚抬起来,一鞭子就抽了过来,竟然直接抽在了左边的乳首上,少年闷哼一声疼的身体微微发抖,紧紧地攥着衣服没敢动。陈墨满意的用鞭梢蹭了蹭可怜挺立起来的乳头,
啪啪啪又是连着5下都准确地抽在左边。小小一颗现在已经充血肿胀成2倍大,颤颤巍巍的随着主人的抽泣颤动,感觉再来一下就要破了,与右边形成鲜明对比。
少年终于忍不住哀求:
“求您。。。换右边可不可以”
“换右边什么?”
“换右边的。。乳头。。”
“对它做什么呢?为什么要做呢?提请求都提不清楚吗?”
男人玩味的目光让少年羞的无地自容,自暴自弃的喊道:
“因为我犯了错,求您用鞭子狠狠地抽我右边的乳头惩罚我”
男人转到少年身后,捏住少年充血的乳头把玩着,贴着少年的耳边说:
“呵呵,真是个小.jian.huo.呢。”

楼主 坦sa  发布于 2018-04-13 14:43:00 +0800 CST  
怕被吞,额

楼主 坦sa  发布于 2018-04-13 16:52:00 +0800 CST  
少年看见男人过来就控制不住的抖着后退,听见男人的话身体蓦地就僵住了。抬头看见面前男人冷硬的轮廓,终于明白男人什么都知道。他不介意自己小规矩不懂,游刃有余地掌握节奏享受训导的乐趣:也可以容忍自己的讨价还价,小惩大戒的增加游戏趣味;但是却不能自作主张还妄图说谎隐瞒的触了他的逆鳞。
从让他自己求罚再到羞辱动情,全都是为了最后这刻的惩罚。他洞悉自己所有的小心思了解自己的敏感点基本预判自己所有的反应,牢牢的掌控着自己的喜怒哀乐。

“想说就跪好了说”
江一沐不敢违抗,挣扎着跪好,触到了冰凉的地板才发现刚刚疼出了一身的冷汗,手背在身后,视线不敢上移,看着男人浅蓝色衬衫的袖口说:
“刚刚在洗澡的时候。。没得到您的允许,我自己。。发泄。。过了。”
这种回答陈墨也在意料之中,真是惹人生气颇有天分,需要讨巧的时候却给不到惊喜。陈墨边拿起少年凄惨垂着的性器查看,边道:
“嗯,然后呢?”
看到男人伸手过来,少年就惊惧的后退一步,男人不悦的看了他一眼,他又吓的抖抖索索的移回了原位,讨好地将性器放回男人手里等待着莫测的折磨。
少年不知道除了承认错误还应该说些什么,只觉得这短短的一场调教下来摸不清男人的喜好,又怕说的男人不满意还阵阵抽疼的下体又要遭殃,虽然小心翼翼但哭泣抽噎的样子看起来还是很委屈,:
“我不应该没有得到允许就私自解决,更不应该妄图隐瞒主人,主人给了坦白的机会也没有珍惜。对不起。”
陈墨看男孩从耻部延伸到粉色的性器根部上鞭痕已经转成了紫红色,并无大碍,
“什么时候允许你叫主人了?又自作聪明了,小东西,嗯?”
满意的看着少年有些惊惧的瞪着他,两只杏眼配着哭红了的眼眶跟小鹿一样,替男孩擦了擦泪痕:
“好了,结束了,刚刚你已经得到教训了不会再因为这个罚你,起来吧。”又点了点茶几,”茶几和床上的抽屉里有药,自己上”
说完就起身回房间洗澡了。
洗过澡收拾完看少年侧着躺在沙发上不敢坐也不敢趴的,嘱咐一句:
“今晚就在这睡吧,明天早上会有阿姨来收拾,想吃什么可以留纸条。我先走了。”
说着拿过车钥匙和衣服就开门出去了。

楼主 坦sa  发布于 2018-04-13 16:53:00 +0800 CST  
一个回复都没有。。好可怜。。

楼主 坦sa  发布于 2018-04-14 08:54:00 +0800 CST  
江一沐心情很不好,一边看着手机一边愤恨的在书上狠狠的划来划去,可是还是生气。手机上与陈墨的聊天记录还停留在7天前,上次实践过后竟然就不闻不问了,这人怎么这样!
前面谢庭生回过头来扔过来几份资料
“诺,上周所有的课题作业,一部分已经开始了,后面你自己跟着做。消失了一周你干嘛去了?”
“在公寓里睡觉!”
谢庭生一脸恨铁不成钢
“你说别人出去自己住都是为二人世界,你这两年真的就用来睡觉了!”
“就是这么有追求,哼!”
江一沐愤愤地抱过资料来,最生气的就是即使这样,自己竟然还总是控制不住的想联系陈墨。将资料扔进书包,拍了拍谢庭生说:
“我去我妈那里吃饭了,点名的话帮我顶一下”

到了店里十点多,妈妈还在忙,江一沐索性就溜达着走店门口前的假山群中,随手抓点食喂鱼。城郊的空气很好,即使是人工的小桥流水,也仍然模糊塑造了一种世外桃源的意境。这也是店铺的营销点,来到这里入目便是假山和溪流呈半包围状,影影绰绰的能看到后面的中心服务厅。中心服务厅往后有十八个出口,每个出口以一条长长的竹林走廊通向18个厢房,厢房独立处在与前院相连接的假山和人工湖中心。竹林走廊内只会有对应厢房的客人及服务人员出入,而十八间厢房又被假山群巧妙的隔开了,所以完全保障了客人的隐蔽需求,因而逐渐受到一些公众人物青睐,变成其固定会客场所。原本店里是只提供茶及特色茶点,最近江一沐妈妈要推出素食餐饮服务,所以一直忙于前期准备工作。

楼主 坦sa  发布于 2018-04-16 11:49:00 +0800 CST  
江一沐刚转身准备回去吃饭,就见一个穿浅昵色大衣的身影正走进门口。陈墨是属于那种存在感很强的人,185的身高肩宽腿长,对江一沐来说,他既有三十多岁男人的世事感却也总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越是猜不透他在想什么就越想靠近。
江一沐过了一会才走进服务台,问了琴姐知道陈墨已经进了厢房,就不由自主地端着茶跟过来了。
刚走到门口就听到陈墨的声音,想起琴姐悄悄跟他八卦,等陈墨的人是林语,就站在门口没有按铃。
“找我什么事?”
“下周电影首映,你能来看吗?”
陈墨收回放在外面风景的视线,抬头看着对面男人,嗤笑一声没有回应。
林语有些着急的解释:
“这是最后一部我们合作的电影,我希望。。”
“你希望什么?林语,你跟了我这么久应该知道,结束了就是结束了。”
“可是这一年来,您也一直没有收固定的人吧?”
江一沐听到这里,手抖了一下,陈墨和林语是什么关系?是他想的那样吗?江一沐虽然不关注娱乐圈却不会不知道林语,出道就是以一部高质量悬疑电影获得业内外高度关注,此后几年都是只要出演必是大荧幕男主,前年拿到影帝后一线实力派男演员的地位稳固,风头无两。
想再往下听,却发现一直没有听到陈墨的回复,下意识抬头却发现陈墨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绕过门口的屏风出来正倚在门口似笑非笑的看着他。
他有些尴尬的把茶具放在屏风前的桌子上,讪讪地低头道:“我是来送茶的”
陈墨也不应,问他:”这么喜欢听是吗?”
头点了点茶具,”东西端好了去里面跪着听,想听多久听多久”
江一沐惊讶的抬头看他,不知道这只是一句玩笑还是认真的,有些担心地看了看屏风后的方向。
“不愿意是吗?不听话的东西我从来不留,不愿意就出去”
江一沐窘迫的不知道怎么办,虽然里面只有林语一个人却感觉像是被剥光了扔在全世界面前一样。听到屏风后传来椅子滑动的声音,江一沐慌乱地转身就跑了回去。

楼主 坦sa  发布于 2018-04-17 13:06:00 +0800 CST  
江一沐扔下笔,自暴自弃的躺倒在椅子上。社团用的宣传画报交期就要到了,可是他已经在活动教室里两个小时了却什么都画不出来。拿出手机发现陈墨还是没有回复他的信息。他不清楚陈墨是什么意思,江一沐二十年的人生中,基本不用费力就能讨得所有人的喜欢。陈墨这本猜不透也读不懂的书,是第一次让他产生了挫败感。

可是这种挫败感在晚上的时候就已经完全消失了。陈墨送完朋友,转身看着身旁摇摇晃晃挽着他的少年,懵懵懂懂的样子衬着醉酒后泛着红晕的皮肤倒有种不谙世事的稚嫩感。
“喝醉了?送你回家?”
少年抬头看看了他,不说话,大着胆子转过身来直接抱住了男人,陈墨被少年突然的动作冲击的踉跄一下,倒是被逗笑了:
“那跟我回去?受得住?”
江一沐在男人怀里拱了拱,鸵鸟似的不说话。
陈墨见状也不再问,直接带少年回了公寓

楼主 坦sa  发布于 2018-04-26 18:28:00 +0800 CST  
只是因为文荒所以心血来潮的写的片段,后面的剧情根本没想。没想到会有人喜欢,感谢每一位评论和点赞的亲,看到大家的支持真的很开心,又想往下写了,不好意思拖了这么久!

楼主 坦sa  发布于 2018-05-07 17:41:00 +0800 CST  
又被吞,额

楼主 坦sa  发布于 2018-05-07 17:47:00 +0800 CST  


楼主 坦sa  发布于 2018-05-07 17:47:00 +0800 CST  


楼主 坦sa  发布于 2018-05-07 17:49:00 +0800 CST  
陈墨看少年弓着身子倔强忍耐不愿再回答的样子,也不再说什么,抱着少年到浴室做好了清理,留下一句“给你五分钟收拾好出来”便回到了客厅。
等少年出来时,陈墨正在房间里的一面立柜里挑挑捡捡,看少年出来点了点沙发靠背说:站过去,趴好”
少年抿了抿刚刚被咬到发白的嘴唇,走过去撑在沙发上,
“腿分开站直,腰塌下去撑直”
刚刚经过几轮清洗的身体有些脱力,少年手指紧紧的攥住沙发按照男人的指示调整好姿势。
“没有数目,要么就到等你想好怎么回答,要么,就打到我高兴为止。”
说罢也没等少年回复,就,“啪”的一声拍在了少年撅起的臀部。还未来得及感受身后的钝痛,板子巨大的冲击力就让江一沐撑不住直起身来撞到了沙发上,腹部的疼让少年一瞬间就红了眼眶,身后传来陈墨不紧不慢的警告:
“起来”
“啪”
更响亮的第二下让刚刚勉力趴好的少年更狠的磕在了沙发上,这次不等男人说,江一沐就赶紧起来摆好姿势,
“啪”
“啪”
.......
陈墨看着少年抖着支撑的双腿,冷笑了一声,小东西这就敢跟他倔起来了。手下的板子越发不留情,少年根本撑不住,每挨一下都会维持不住姿势狼狈地撞在沙发上。
“怎么,站都站不好?”
“我可以跪着捱”
“呵呵,没事儿宝贝儿,站不好就多练习”
陈墨说罢走到墙角处,让少年面对墙壁弯下腰,双手向下抱住脚踝,将板子放在少年平直的背部,
“保持这个姿势,什么时候能站好了,什么时候起来。”
说罢就坐回沙发上随意的拿起一本书来看。
江一沐听着男人渐远的脚步声和翻动书页的声音,这个腹部折叠的姿势让今晚备受折磨的地方传来阵阵抗议的疼痛,时间长了腰腿都疼的麻木了,脑袋向下的姿势更是让少年头晕,还没撑到半小时就歪着身子无力地摔在地板上。
模糊中传来陈墨冷漠的声音,
“哦,忘了说,摔一次加十下”

楼主 坦sa  发布于 2018-05-07 23:51:00 +0800 CST  
哈哈哈,我对不起大家啊,这两天假期更新啊!最近在追一篇文,叫做翡翠岛系列之熬鹰,好好看!好符合我的喜好!强烈推荐给大家啊!而且基本日更啊!

楼主 坦sa  发布于 2018-06-15 13:02:00 +0800 CST  
“咚”的一声,
剩下的这半个小时已经是第五次了,陈墨放下书走过去,皱眉看着少年明明筋疲力尽却还强撑着的样子,
“摔了几次?”
“六次”
“那应该多少下?”
“。六十。。下?”
少年抬头有些惊惧的看着陈墨,
“要用刚才的姿势吗?”
如果是这个姿势他连20下都撑不过,所以疑问里不免带了些楚楚可怜的期冀,陈墨倒是被少年这样的神情取悦了,手在少年腿上漫不经心的划动着,好心情地问:
“怎么,你不喜欢?”
少年瑟缩了一下,双腿因为长时间的用力过度肌肉紧绷着还有微微战栗感,却还是僵硬的躲了躲,不由自主地回道:
“不喜欢又怎么样”
“不喜欢啊,那我们换一个。”
说罢,抱起有些错愕的少年,放在沙发上。
抽出腰间的皮带,让少年双腿分开手背在身后坐好,点了点少年的大腿内侧:
“看在你是第一次给你减半,做到不躲的话就三十下结束,否则,就看我心情咯,明白吗?”

双腿张开又面对男人的姿势让少年羞的不敢抬头,听到问话还未及反应话里的意思就惯性的点了点头。
“啪”
这一鞭又快又狠地抽在了少年左腿内侧,少年疼地直接侧趴在了沙发上,只感觉腿侧一抽一抽的疼。
“起来,双手抱住腿”
“啪啪啪啪啪”
没有给江一沐任何缓冲的时间,沉墨一连五鞭都抽在了左侧大腿,刚刚那一鞭已经肿起了一道紫红色的愣子,连着这新的五鞭整个大腿内侧都已是一片红色,在右侧白皙肌肤的映衬下真是极具冲击力。这画面在陈墨看来,真是缺乏对称美呢。
于是陈墨扬手,一连五下又抽在了少年的右腿侧。腿侧从未触及的皮肤最为娇嫩,少年何时体会过这般痛楚,右侧捱了三下便疼的维持不住,手中胡乱的撑着逃离,跌跌撞撞的滑到了地上,使得陈墨最后两鞭落空。
陈墨俯身看向地上红了眼眶的少年,
“看来是我没有告诉过你,我调教的时候最讨厌随意闪躲。既然喜欢在地上,那就在地上捱。”

说罢起身,抬脚踩住少年右侧的腿跟,将对折的皮带放开,这次没刻意收着力道直接甩向少年另一侧的腿侧。
少年疼的呜咽,想躲却被男人狠狠踩住动弹不得,使劲挣扎右侧腿跟便碾压的疼,腿侧皮肤哪禁得住,男人这几鞭子抽下来左腿内侧已经开始泛起了血点,每一鞭都像要撕裂皮肤一样的疼。
江一沐感觉两只腿像被浸在了热油中,一刻不停的灼人的疼,不知道陈墨什么时候将目标换到了右腿,也不知道抽了多少下,三十下应该早就过了吧。恍惚记起陈墨之前有说,如果躲了就到他高兴为止,这没有尽头的煎熬让少年再也没有倔强的力气,只是无意识地哭喊着
“陈墨,我不要了,不要了,你停下,你走开!”

楼主 坦sa  发布于 2018-07-31 21:52:00 +0800 CST  

楼主:坦sa

字数:12277

发表时间:2018-04-12 06:2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9-24 12:01:35 +0800 CST

评论数:20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