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IN CHAIN(束缚)

【潇湘溪苑】【原创】IN CHAIN(束缚)



楼主 木染兮君  发布于 2018-07-01 12:17:00 +0800 CST  
一楼给自己。
说明一:详情文案见上方图片
说明二:七月八号后放假,尽量多更
说明三:我知道很多小可爱等了我挺久,现在终于开新楼了,希望你们喜欢这篇

楼主 木染兮君  发布于 2018-07-01 12:19:00 +0800 CST  
上文。

chapter1
姜雒再度醒来时,是在S区中心医院最好的病房里。
满目白色,入眼即是身边顺着导管一滴一滴流下的药水。
没有劫后余生的欣喜,姜雒望着病房外看守他的两个高大军人,苦笑一声后再次闭上眼睛。
脑子是混混沌沌的,身子是毫无力气的。以常年间谍的身份,直觉告诉姜雒,这个处境对他实在不利。
可是有什么办法呢?
姜雒想着。
“大概现在最好的事,是没有见到宋忱吧。”
他喃喃道。
———————————————
姜雒其实一直很奇怪,这二十多天里他竟然过得安然无恙。
虽然在病房外俩军官的看守下,他几乎度着与世隔绝的生活。不过那个每天不间断来给他送饭送水的小护士,从她叽叽喳喳的言语中也让他了解不少现在S区的情况。
听说S区的军区出了一件大事。
听说军区最高司令官的小情人是A区的间谍。
听说那个小情人销毁机密未遂后被枪杀身亡了。
听说司令官被军区长老弹劾,近日忙得不见踪影。
听说司令官索性一手遮天,雷厉风行地处理好一堆烂摊子后,把反对他的军区长老都连根拔起。
听说司令官前往C区与那边的军区长官成功地谈好了联盟一事,今日返回。
........
“今日返回?”
姜雒没由来地眼皮一跳,抬眸看着小护士询问道。
“对啊。”
小护士一边给他换药,一边答得理所当然,“司令官也不知实行了什么改革,最近深得民心。听说今日回来,S区的民众都去迎接了呢。”
姜雒抿唇不再说话。
他还没想好要怎么面对宋忱,但是离见到男***子怕是不远了。
抬头望向窗外,万里晴空,艳阳耀得他有些恍惚。

楼主 木染兮君  发布于 2018-07-01 12:26:00 +0800 CST  
静养了几乎一月,在病房外的两位军官看来,房里的这主儿怎么也不像个有事的人。
病单上说他枪伤严重,进手术室前也是血人一个,出手术室后更是住了一周的ICU。可现在好吃好喝,脸色红润,甚至一副对自己被监视了还毫不知情的模样。
房外的军官纳闷,房内的正主却仍好心态地顺手拿过一个苹果啃了起来。
仿佛是来医院度假般,姜雒一边咬着苹果,一边欣赏着窗外S区的繁华街道。
画面好不惬意——如果没有下一秒男人的出现的话。
只听病房门“咔嗒”一声响起,还未待姜雒转身,背后早有低沉的声音传来。
“你过得倒是滋润。”
“啪嗒。”
姜雒手中的苹果吓得直接滑落,摔在地上甩出了不小水渍。
他缓缓转身,怎么也没想好这种情况下该怎么面对那人。
直到望进那人一双毫无波澜的深邃眼眸中,姜雒不知怎的鼻尖一酸,慌忙低头不敢对视。
可男人怎会顺了他的愿,只跨上前一步,逼近姜雒,伸手狠狠攫住人儿的下颚,然后抬起。
迫得姜雒无处可逃后,宋忱看着他的眼,突然嗤笑道:
“做了什么事,就要付出什么代价。”
“宝贝,你准备好付出代价了吗?”

楼主 木染兮君  发布于 2018-07-01 12:51:00 +0800 CST  
chapter2
自宋忱那日来过之后,姜雒的养病环境就从医院换到了宋家。
对于宋家,姜雒实在不陌生。
他甚至记得第一次来到这个大房子时,宋忱一边抱着他,一边一间房一间房地给他介绍。
从厨房到卧室,再从花园到阁楼。
直到最后,细心的小人儿卧在宋忱怀里,一眼便瞥见男人忘记说的地方。
“那是干什么的?”初来乍到的姜雒一脸疑惑地指着楼上的木阁问道。
“宝贝,我想你永远不会想进去的。”那时的男人温柔地吻了吻姜雒的唇角,然后似不经意地回道,“那是地狱。”
———————————————
而姜雒此时打量着这座暗色调的房间,左边是一个弧形高台,右边则是一座看起来很普通的床。
再环视四周,最煞人的还是要数那个大大的柜子。
黑色的柜子里几乎摆满了千奇百怪的东西,有些是姜雒知道的,有些是他不知道的。琳琅满目,却朝姜雒泛着森森的寒意,逼得小人儿下意识打了个寒颤。
“冷吗?”
身后,男人突然上前抱住姜雒,带着暖意的气息扑打在姜雒的耳边。
姜雒一下僵住了身子,而后轻轻点了点头。
宋忱永远都是这样,不论自己干了什么,上一秒他可以是修罗,下一秒他可以是阎魔,可此时此刻,他总会不经意间带来温暖,成为自己的一道光。
姜雒垂眸掩去情绪,不再看向宋忱走去调高暖气温度的身影,无措地站在那儿不敢动。
待宋忱回过头,发现小人儿还唯唯诺诺地纠结在原地,眉眼一挑,“忘了进来前我说过什么?”
“我......记得。”听到宋忱的问话,恍然回神,姜雒揪住自己衣服,脸一下涨得通红。
随后,在宋忱带有三分调戏的眼神下,姜雒一小步一小步挪到了那座高台前。
“啪。”
忽而,狠狠一巴掌夹着风落在小人儿的后臀,疼痛一下炸开来。姜雒没稳住身形,一个踉跄扑在了弧形高台上。
“宝贝,磨磨蹭蹭对你没什么好处。”
宋忱红唇张合,没有丝毫感情的一字一句从姜雒身后传来。
而俯身趴在高台边还没缓过劲来的人儿,在听到这么冷冷的一句话后,没由来地一阵酸意,眼眶红了半圈。
两人沉默半晌,最后,低着头看不到表情的姜雒妥协道:“是,我知道了。”

楼主 木染兮君  发布于 2018-07-02 18:36:00 +0800 CST  
宋忱现在心情有些复杂。
那个他几乎宠了两年多的人儿此时一丝不挂地趴在高台上。
姜雒的手腕和脚腕已经被皮带绑得动弹不得,白皙的肌肤在黑色皮带的映衬下让宋忱生出一丝自己仿佛在暴殄天物的念头。
可那又怎样?小人儿背叛自己的事实是抹不掉的。
宋忱自嘲地勾了勾嘴角。
一瞬恢复冷漠的男人踱步在黑柜前,眼神瞥过各式各样的器具,时而拿起来试一下手,“唰”得一声破空而响。
对接下来未知惩罚的惧意迫得姜雒微微瑟缩着,在看不见的地方传来鞭子的响声更是带着威慑力一点一点击溃他自己的神经。
“阿雒,”
男人磁性的嗓音在耳畔响起,姜雒心口一跳,下意识地抬头去看,只见宋忱悠悠走回高台。
男人在高台前立住,俯身盯住姜雒的眼眸,瞧见小人儿又想低头逃避,眼疾手快
地再次钳住姜雒的下颚。
两人相视,见姜雒抿唇不语,一副任君杀剐的模样,宋忱简直是要被气笑了。
“阿雒,你觉得背叛在我这儿会怎么罚?”
“我现在已经这样了,还有什么可说的?”
姜雒垂眸,淡淡说道。
言下之意,怕不是在讨打。宋忱暗自解读了这句回答,发觉自己的怒火又上了一个档次。
然而男人面不露色,“既然这样,那我说。”
“小朋友,至少在这次惩罚结束前,我不会手下留情。”

楼主 木染兮君  发布于 2018-07-02 18:43:00 +0800 CST  


楼主 木染兮君  发布于 2018-07-02 21:19:00 +0800 CST  
我今天emm要卡拍(傲娇)

楼主 木染兮君  发布于 2018-07-02 21:20:00 +0800 CST  


楼主 木染兮君  发布于 2018-07-02 22:11:00 +0800 CST  


楼主 木染兮君  发布于 2018-07-02 22:12:00 +0800 CST  
诶我突然发现最后一页被吞了

楼主 木染兮君  发布于 2018-07-03 11:57:00 +0800 CST  


楼主 木染兮君  发布于 2018-07-03 13:59:00 +0800 CST  


楼主 木染兮君  发布于 2018-07-04 11:52:00 +0800 CST  


楼主 木染兮君  发布于 2018-07-04 11:52:00 +0800 CST  
姜雒不知什么时候已经晕了过去,惨白的小脸上眉目疼得皱成了一团。
男人看了看小人儿不堪入目的伤势,叹了一口气后,将手中的藤条重新放回了黑色柜子。而后寻来一条轻薄的毯子,揽过小人儿把他小心翼翼地裹了起来。
“我该拿你怎么办才好?”
宋忱敛去眸中的怜意,恢复了原本的漠然,却下意识环紧了怀中的小东西。
再次打开门,宋忱一眼就看到了门外满是忧愁的两人。
“你们怎么样了……”
先开口的是乔宣之,作为宋家私人医生,从姜雒第一天进入宋家到这次出事,三年时间足以他看明白两人的感情,也打心底里喜欢这个精灵的小人儿。
可是,偷取军事机密这项大罪……乔宣之不禁为姜雒感到担忧。
宋忱显然略过乔宣之的话语,径直抱着姜雒走向二楼的主卧。
“宣之,上来给姜雒看伤。”
只听男人冷冷丢下这么一句回答,乔宣之沉默地站在楼下,直到身后另一人拍了拍他的肩膀,“宣之?”
“啊?噢。”
乔宣之甩了甩脑袋,朝身后的人笑笑以示自己没事。
陆孝彦一把揉过乔宣之的头发,“走,上去吧。”

楼主 木染兮君  发布于 2018-07-07 20:32:00 +0800 CST  
新出现的cp:陆孝彦×乔宣之
(衣冠**攻×可欺炸毛受)
其实我还没构思好陆乔夫夫的故事,大概只有人物性格๛ก(ー̀ωー́ก)

楼主 木染兮君  发布于 2018-07-07 20:36:00 +0800 CST  
房内。
“你这是刑讯?”
眼见毯子下面一道道紫黑的肿痕,臀峰处甚至血珠点点,乔宣之一下没忍住朝坐在一旁的男人控诉道。
宋忱眼眸抬都没抬,伸手将小人儿脸边被汗打湿的碎发掠到耳后,回道。
“我只刑,不讯。”
“你......”
闻言入耳,乔宣之气冲上脑门,直起身就要和宋忱理论。然而一个你字还未说完,就被身后的陆孝彦抓了回去。
“别闹。”
陆孝彦按住乔宣之的肩膀,“阿雒现在很痛苦,你确定不先帮他看看吗?”
“这怎么看!”
乔宣之拿着伤药和棉签,不知从何下手。
“该怎么看怎么看。”
宋忱不耐地道。
真狠的心呐。陆孝彦双手交叠腹前,朝着宋忱小小地啧了一声:“到时候不心疼?”
男人默然,不反驳也不接话。

楼主 木染兮君  发布于 2018-07-08 16:51:00 +0800 CST  
原谅我突然变得短小,毕竟这几天刚分完班。顺便说明司令官大人下一次绝对边“刑”边“讯”。

楼主 木染兮君  发布于 2018-07-08 16:53:00 +0800 CST  
chapter5
姜雒确实很痛苦。
在乔宣之给他的伤痕消毒处理时他就已经迷迷糊糊地醒来了。
药水覆到肿痕上,火辣辣的感觉再一次扑向姜雒的全身,犹同千百只小虫的蛰咬,让小人儿整个身子抖得仿佛一个筛子。
“阿雒?”
陆孝彦注意到姜雒的不对劲,伸手拦住乔宣之的动作,赶紧示意宋忱去看看。
宋忱本就坐在床边,察觉到姜雒的瑟缩,连忙侧脸去看。
然而男人一瞬沉了脸色。
“姜雒,我说的话你是不是不听?”
姜雒感觉自己的下巴又被一只大手握住,随后毫无反抗力任由宋忱的手指在自己的唇上游走。
“还咬唇?口枷带的不过瘾是不是?”
宋忱的语气里几乎带了一丝厉色,食指滑过小人儿下唇的一处血迹。
姜雒疼得脑子一片茫然,完全没有平时算计的聪明模样,下意识像个孩子一边向后蠕动想要逃开危险,一边呜咽着嗫嚅:“可是我疼....我真的疼.....”
乔宣之站在一旁看不过宋忱这么“欺负”小东西,怜意大起就想上前与人理论。谁知宋忱下一秒的动作硬生生惊得他停在原地。
男人松开攫住小人儿的手,坐在床边大手一揽,轻轻地抱着姜雒,吻了吻小人儿的额头,放柔了声音哄道:“乖,上完药就不疼了。”
看看什么叫做一秒钟变脸。
看看什么叫做衣冠**。
看看,司令官大人自己下的手自己还要哄。
陆孝彦疑惑地看着乔宣之一旁低着头嘀嘀咕咕。
“在说什么呢?”
“司令官大人是个大骗子。”
“嗯?”
乔宣之握起拳头愤愤地回道:
“上完药还是会疼的!”

楼主 木染兮君  发布于 2018-07-08 17:54:00 +0800 CST  


楼主 木染兮君  发布于 2018-07-09 18:22:00 +0800 CST  

楼主:木染兮君

字数:24221

发表时间:2018-07-01 20:1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8-21 15:16:05 +0800 CST

评论数:71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