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家庭训教师(耽美,甜宠)

一个为了拍拍而没有节操的世界观

在这个世界观里,十岁的小孩必须接受一种名为训教率测试的人格测试,来确定每个孩子在这个社会上所担当的角色。

训教率小于5%:领主级人格,拥有强大的掌控力,几度自律,犯错率极低,在各个行业都处于领导地位。
有权教导和训诫训教率高于自己的任何人。

训教率5%-25%:精英级人格
有权力教导和训诫精英级以下人格,在使用三级以上工具(eg:藤条,藤鞭,短鞭)时须向上级申请。

训教率25%-50%:亚精英级人格,有权力教导和训诫亚精英级以下人格,在使用三级以上工具时须向上级申请。
如被三位精英级别及以上者提出要求,则必须遵守并接受某所在单位的sp惩罚制度。

训教率50%-80%:普通人格,必须接受所在单位的sp惩罚制度。
如被亚精英及以上者投诉,则每月必须到社区训教师处接受惩罚;投诉超过一定数量则必须配备私人训教师(亚精英及以上)。

训教率大于80%:特殊人格,必须遵守所在单位sp惩罚制度且必须配备私人训教师,训教师无需申请任何处罚工具的使用权。
联邦推荐训教师对此特殊人格使用羞刑,并建议家长将此类型人格送往特殊人格专门训教学院。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1-08 17:49:00 +0800 CST  
一直潜水看文到九级!!!窝忍不住了来瞎写满足幻想惹!!!!本来想用小号发文的啊!结果要四级才能发帖子啊!!!就只能开大号了啊!!!啊!!!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1-08 17:52:00 +0800 CST  
ummm据说顺序乱了..我一张张发吧(不会玩贴吧啊啊啊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1-09 01:13:00 +0800 CST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1-09 01:14:00 +0800 CST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1-09 01:15:00 +0800 CST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1-09 01:16:00 +0800 CST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1-09 01:22:00 +0800 CST  


穆天不是爱哭的人,但他身上是真的疼,打他的小子也不知道用的什么邪门路数,身上不见半点瘀伤,但是筋骨疼得厉害。
穆天什么时候受过这种委屈?
所以当独孤决走进来的时候,穆天不仅没被男人身上属于掌控者的气势吓到,也没察觉到独孤决快要冒绿光的眼神,并且还送了独孤决一个白眼并一记冷哼。
小转学生认得独孤决,也很识时务,乖巧的蹭到独孤决身边:“独孤大哥。”
“校长说你们打架了,有受伤么?”
小转学生迟疑了一下:“没有,我们也就是小小的闹了一下,没有打架那么严重。他身上我估计也没什么伤,就是在那哭装可怜!”
穆天早停了啜泣,闻言狠瞪了一眼小转学生,举起手就要指着人破口大骂。
然后手腕便被人一把握住,袖子也紧跟着被捋了起来,露出了一大段白生生手臂。
独孤决带着厚茧的指腹划过穆天手臂上细腻的皮肤,按过伤处的时候引得穆天倒吸一口冷气,一小片青紫的痕迹便出现在了皮肤上。
“你父亲教你这些可不是为了让你打完同学后撒谎的。”
独孤决冷声道。
出于二十年前联邦和帝国签下的人道主义条约,刑讯在很多方面都受到了条条框框的限制,一些阴毒的法子应运而生。
小转学生对穆天用的就是刑讯科一个基本的技巧,常用来敷衍刑讯之后的法医验伤。
被独孤决识破以后小转学生脸色一白,在这奉行疼痛教育的社会里,小转学生用脚趾头想都知道自己屁股要遭殃了。
“通知你爸过来,然后门外站着,军姿。”
穆天目瞪口呆的看着小转学生焉了吧唧的走出校长室,手臂上忽然一疼,抬眼看去发现是那个男人拿了一瓶药油倒在手上,手法熟练的在给他搓揉伤处。
穆天抽了抽手臂,没抽回来,有点不甘心的想bb两句时门又被推开了——他大哥终于来了。



穆梵看到校长室内的场景愣住了,他认得独孤决,在几次宴会的觥筹交错间隐约见过独孤决冷硬的脸。
“大哥!”穆天见到救星似的一下站起身窜进了穆梵怀里。
穆梵慈母脑开启,瞬间不管不顾的抱着弟弟哄了哄:“没事了没事了,大哥在这。”
哄完以后穆梵才抬头和独孤决打了招呼:“您是独孤先生吧?天天打了你家的孩子?严重么?”
“是同事家的孩子,穆天受的伤比较重。”独孤决道:“只是我觉得穆家的教育有些不妥。”
穆梵脸色一变,把穆天拉到自己身后:“您这是什么意思?”
“穆天是特殊人格吧?保守估计训教率高于90%。”独孤决道:“可是穆家却让他在一所普通高中上课,听说他惹麻烦的程度也不像是有私人训教师的样子。”
“.....这是我们穆家的家事。”
“啪!”一声巨响,校长办公桌上架着的藤条被独孤决拍在了桌面上:“我觉得穆家主应该清楚,重度疼痛教育才是对特殊人格最好的选择。”
穆家两兄弟被吓得一抖,独孤决看了看穆天吓得惨白的小脸,把藤条架回了校长办公桌的架子上。
“我和穆家那位护族兽有些交情,穆天也合我的眼缘,如果穆家主愿意,我乐意成为穆天的私人训教师。”
说完,独孤决便抬步离开了校长室。
校长室内寂静了几秒,穆天带着哭腔的哀求就响起了:“哥...我不要...”
穆梵扑棱了几把穆天的脑袋以示安慰,心里已经狂喜乱舞的开始放鞭炮了。
独孤决说天天合眼缘=他看上天天了=他要娶天天。
他弟弟终于找到下家了!!!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1-09 02:21:00 +0800 CST  
三 立规矩(上)

穆天被打包送货上门,拖着行李箱站在独孤家的客厅里,感觉自己孤苦无依。
独孤家是一栋三层的小别墅,看起来非常新,白色的北欧设计风格,室内地板上都铺了厚厚的地毯,仆人们神出鬼没的接过了穆天手中的行李。
独孤决领着穆天先是去了二楼,推开了一间大卧室的门,指了指房间里的一扇门:“这是我的卧室,你的房间在那里。”
穆天走过去推开门,看见一间比外面稍小一些的几乎相同的精致卧房。
“那以后我出去岂不是都要经过你?!”穆天不满道。
“作为你的训教师,我享有和监护人同等的责任,并且对你的一切都有掌控权。”独孤决身高超过一米九,他低头看了看小孩不满鼓起的两颊,道:“你的行李会有仆人给你收拾,你和我到三楼来。”

三楼是阁楼,穆天踏入阁楼的一瞬间就感到一阵深深的不安。
阁楼布置得设备齐全,桌椅板凳床一样不缺,甚至有些不知道什么用途的家具。
“这是训诫室,我想你以后会常来这里。”
正中的桌子上放着三个箱子。
独孤决指了指最左边一个牛皮小箱子:“小错用这个。”
中间是一个长条形的黑色匣子:“大错用这个。”
最右边是一个四四方方的白色盒子:“这里面是附加刑。”
穆天听着脸都绿了,目光不安的在三个箱子间徘徊,忽地听到独孤决平稳的命令:“裤子褪到膝盖,上衣卷到腰。”
“你你你要干嘛?”穆天一听整个就炸了毛大退几步,虽然他知道自己作为特殊人格迟早有那么一天,独孤决对他而言也是很合胃口,但本能的害怕这件事的发生。
“你应该知道私人训教师的含义,”独孤决微微弯下腰,浅灰色的眸子直直钩住穆天的目光:“这一段互相信任的关系,在未来很长的一段时间里,我都要训教你,引导你,相信你会变得优秀。而你,则是要全身心的信任我。”
穆天怔忪的呆看着独孤,只见他站直身体,抬步走到窗前一把把窗帘拉了起来,随后坐到了一张L型没有扶手的古董椅子上重复了一遍先前的命令。
“裤子褪到膝盖,上衣卷到腰。”
独孤决立体的五官在黑暗中看不真切。
“然后,趴到我的腿上。”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1-09 11:06:00 +0800 CST  
码到一半有点小激动就先放一半)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1-09 11:17:00 +0800 CST  
男人气场全开,穆天害怕之余心中居然涌起了一丝兴奋。
他紧张的看着独孤决,双手有点哆嗦的慢慢褪下了身上的运动裤。
黑色的运动裤下是一条白色的三角内裤,严丝合缝的包裹着少年隐秘而青涩的甘果。
独孤眸色微暗:“内裤。”
其实一段关系刚刚建立的时候不应该逼得太紧,但这段关系的双方是独孤决和穆天,一方想要欺负穆天的渴望如同困兽在心中发疯嘶吼,一方本能被沉寂多年期待又害怕的在新世界大门的门口小心张望。
穆天手里还抓着褪到一半的裤头,闻言狠狠的咽了口口水,眼睛一闭,把内裤也猛的往下一拽,两瓣浑圆饱满的白桃从内裤的束缚里落了出来,在微凉的空气里微微颤动。
穆天一脸破罐子破摔的脸,把裤子拉到膝盖,又一拎t恤的衣摆,趴上了独孤的大腿。
男人的大腿肌肉结实,皮肤下流淌的滚烫血液熨得穆天小腹一缩,还没被打眼眶就红了一圈。
独孤决调整了一下少年趴在自己腿上的姿势,让少年的臀部以一个方便下手的位置卡在自己腿上,又把少年上衣的衣摆仔细的卷到了腰间。
似乎是察觉到少年的不安,独孤抚了抚穆天的脊背。

“啪”的一声,一巴掌落在了少年白嫩的屁股上。
独孤决常年练武,手上覆着一层厚茧,掌力也是大得吓人,带着试探力度的一巴掌揍得少年轻哼一声,把头埋进了自己的臂弯,身后的痛感酥酥麻麻的散进肉里,穆天刚刚调匀呼吸,身后便又是落下一巴掌。
“啪。”
“啪,啪,啪...”
独孤的巴掌没有惩罚的意思,所以不是很难捱,穆天眼眶红红,轻哼着抬起头,正看见先前被拉上的窗帘中透出一道外面的阳光,在微暗的室内格外明显。
惩罚室里只有巴掌声和穆天细碎的呻吟,安静的可以听到窗外小鸟的叫声和楼下仆人隐隐约约的交谈。
一种羞耻感伴随着隐秘的兴奋从挨打的地方一路往上窜,等穆天反应过来的时候他发现自己居然石更了。
独孤决察觉到少年的异样停下了巴掌,他看了看穆天才微微发红的屁股,心里放过少年的念头瞬间被熄灭了。
“不准提裤子,去选一个箱子拿过来。”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1-09 11:46:00 +0800 CST  
啊想问一下有没有什么比较轻的sp工具呀....就续航能力比较持久的那种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1-09 13:13:00 +0800 CST  
穆天被自己的身体反应吓蒙了,听到这个命令又瞬间吓坏了,紧紧的贴在独孤的大腿上不敢乱动,而穆天翘起的小雀也跟着顶在了独孤结实的大腿上。
“这是正常的反应。”独孤决把穆天慢慢扶起来:“不要让我重复第二遍命令。”
穆天脸庞羞红,飞快的走过去拿了小牛皮箱子过来。
他又不傻,当然是挑犯小错的箱子。
“你的过去,我们一笔勾销。”独孤道:“但是作为你的训教师之后你所做的一切,最好事先掂量掂量,把箱子打开。”
穆天打开箱子,看到里面琳琅满目的工具“啪”的就把箱子又合上了。
独孤决差点要被穆天逗笑:“挑一个出来,放在你床头边做常用的。”
“放在床头边?!”
穆天表情僵硬的打开了小牛皮箱,迟疑了半天才拿出一柄比自己手掌还大的硬木发刷。
这个玩意看起来最正常,而且杀伤性不大的样子。
独孤决接过发刷,让少年再一次趴上了自己的膝盖。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1-09 15:03:00 +0800 CST  
今天不更了睡觉了)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1-09 15:42:00 +0800 CST  
穆天趴在独孤决的腿上,身后还有些隐隐作痛,委委屈屈的回头问道:“为什么还要打我?”
独孤决揉了揉穆天的脑袋并没有回答,自顾自的给自己右手戴上了一只硬皮手套。
穆天想起自己二哥的夫家之前派人来训诫,也是带着这种手套把二哥带进内室教训的。
独孤左手把穆天脑袋按了下去,带着硬皮手套的右手“啪”的就扇在了穆天屁股上。
不同于刚才那一顿巴掌的温和,多了一层硬皮且力度加大的巴掌挨起来是一种感觉不同的疼,一下就大的穆天痛呼出声。
然而这一次独孤并没有给穆天适应的过程,巴掌雨点般不间歇的落在穆天两瓣微红的臀瓣上。
“啊...慢些,疼....啊啊,别打了!”
穆天一连串的痛苦并没有改变身后不停落下的巴掌,被宠出的一丝骄傲让穆天闭上了嘴,咬着牙把脑袋深埋进了自己的臂弯,眼眸里渗出的泪水也很快被衣服的布料吸收。
少年硬生生挨了近百下巴掌,独孤终于慢慢停了手,慢条斯理的脱下硬皮手套后摸了摸穆天的后颈:“有没有咬自己?”
“...没,没有。”穆天嗓子有些微哑。
独孤不置可否,垫在少年小腹下的右腿一动,压住了少年的膝弯,又顺手把穆天的双手拉到他的背后,单用左手就锁住了两支伶仃腕骨。
“你,你要干啥?”感觉到自己被防止挣扎的禁锢,穆天不安了起来。
“给你试试你自己选的发刷。”独孤怜惜的摸了摸穆天挨了近百下巴掌的屁股,上面掌印连绵交错,揍得小屁股坨红发肿,说不出的可爱:“因为是试工具,只打你二十下。自己报数,我听见的才能计数。”
话音未落,一记发刷就“啪”的落在穆天左臀上,随后不带停留的又一下落在右边的臀瓣上:“左右各挨一次算作一下。”
“啊啊啊......”不知穆天听进去多少,他脑子里只想到******发刷看起来平平无奇怎么会挨起来这么疼啊啊啊独孤决杀人了怎么会力气那么大!
“啪啪”又落下两下发刷,独孤决喝刀:“报数。”
“...一!”穆天脑子终于开始转动。
噼啪声顺利的进行了下去,混杂着穆天今日最惨的哭叫声,训诫室的景象似乎是为他的未来做了一个良好的开端。

“呜呜呜...二十!我要大哥呜呜呜....”
二十下发刷挨完,穆天的屁股彻底变得深红肿大,看起来十分凄惨。
刚才因挣扎而掉到膝盖的裤子被独孤决整个脱掉了,少年下身光溜溜只穿着一间t恤的样子十分可口。
独孤决把哭成球的穆天扶起来,搂着腰按在自己怀里,安抚的抚摸这少年因为哭泣颤动的脊背。
“最后一个步骤,反省。”
独孤等少年情绪平稳了一些,一把把穆天抱起,放到了一把硬木圆凳高脚椅上:“坐在上面,反省。”
肿痛的臀肉被硬木头狠狠的挤压,过高的椅子让无法沾地的双脚微微打开。
穆天屁股持续性的复痛着,低头又看到自己因为打屁股而抬了头的小雀。
疼痛,委屈和羞耻一股脑涌上心头,穆天忍不住再一次痛哭了起来。
“我要回家!呜呜呜....”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1-10 02:38:00 +0800 CST  
爬上来补个尾巴)


穆天坐在高脚凳上哭了好一会儿,独孤坐到一边去看文件了并不打算搭理他的样子。穆天也没有胆子从椅子上下来,只能在椅子面上扭来扭去,企图减轻痛感。
然而高脚凳的设计很刁钻,它凳脚很长,凳面又比穆天的整个屁股小上一些。穆天脚够不着地,想要坐在凳子上只能让屁股受力。
穆天委委屈屈的拧巴了一会儿,终于意识到能让自己脱离苦海的时候独孤决,于是用自己小狗狗般的眼神热烈的攻击冷漠的坐在书桌后面看文件的男人。
独孤决自然是能感受到这宛如实质的可怜眼神,也知道这是多么的可爱,但他硬是掐了表,让穆天在高脚凳上坐满了半个小时。
“下来吧。”独孤决看时间差不多了,放下手头的东西走到穆天身边,想要扶一把屁股遭了殃的少年。
穆天如蒙大赦,又怕自己还挨揍,直接从凳子上扑到了独孤决身上,双手紧紧的环住独孤决的脖子,用了毕生绝学开始撒娇。
独孤决表面上不动声色,心里被萌得不要不要的,最终还是揽了穆天的腰把人抱在怀里。
“你今天做的很好。”
独孤决低沉的声线撩拨着穆天,一个炙热的吻也在穆天迷迷瞪瞪的时候落在了穆天的额头上。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1-10 08:30:00 +0800 CST  
上课中,偷偷涂个穆天同学开心一下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1-11 10:29:00 +0800 CST  
哇百粉了,贴吧真是个热情的好地方,一会儿更新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1-11 12:36:00 +0800 CST  
第二天穆天起床感觉神清气爽,从床上爬起来后迷茫了三秒,立刻发现原本放在床头柜做威慑用的发刷换成了一块半臂长的竹制板子
穆天拿起板子来掂了掂,分量不是很重。又拿起板子的一段在自己胳膊上“啪啪”打了两下,也不是很疼,而且大部分的痛感只炸在皮上,不像发刷那么霸道直接痛在肉里。
穆天抱着竹板子呆想了一会儿,只觉得这是独孤决对他的温柔,顿时美滋滋的跳下床想去找独孤决撒娇。
打开小房间的门,独孤决并不在大房间里,一个穿着制服的年轻男子在屋子里收拾东西。
听到穆天这边的动静,男子抬了下头,看到穆天后微微笑了起来:“是穆小少爷吧,我是独孤家的管家,您可以叫我阿奇。”
穆天刚来独孤家就挨了顿打,第二天又发了天烧,根本没机会独孤家的其他人,也不知道独孤家的其他人是怎么看他的。
阿奇看穆天没接话,颇有几分自来熟的自顾自聊了下去:“以前少爷一直住在部门里,好不容易放了次假,老太爷就赶紧派我们来给少爷收拾了间房子,让我们尽心照顾,”说着阿奇暧昧的飞给了穆天一个眼神:“穆小少爷可是第一个被少爷带回家的人呢。”
“我们不是那个关系...”我们只是单纯的挨打与被打关系。
穆天对独孤决了解的不多,大哥只告诉他独孤在军部任职,领主人格是老妖怪的朋友,也是老妖怪给自己找的家庭训教师。
穆天刚想问几句关于独孤的事情,就听到那人的声音忽然响起:“怎么不穿拖鞋就在地上走?”
独孤决似乎是刚运动完回房间,上身赤裸,下身穿着条黑色运动裤,脖子上搭着一条湿漉漉的毛巾,发间还有些水珠。
穆天张了张嘴,还没说出话就被男人一把扛到了肩上往小房间里走,还顺便关上了门。
“我我我两天没去上学了。”被独孤扔在床上的穆天慌不择路的瞎咧咧。
“你七天的课有四天能不去,”独孤从床头柜拿出了袜子,蹲在床边给穆天套上:“我给你请了一星期的假,这几天你好好熟悉一下这里。”
穆天瘪了瘪嘴:“我大哥是把我卖给你了吗?”
“对,”独孤决微微笑了笑:“以后你就是我家的小朋友了。”

穆天就这样在独孤家快乐的窝了一个礼拜,独孤决对穆天算是很宠了,衣食住行样样顺着穆天心意。
穆天在独孤家过得比在自己家还舒心,前几天挨得打瞬间就忘得烟消云散了。
期间穆梵来看过穆天一次,发现弟弟被喂养的面色红润有光泽也就放下了心。

穆天的好日子结束在回学校的前一天晚上。
那天穆天洗完澡被独孤带到了客厅,独孤家神出鬼没的仆人不知道混到了哪里。
然后,穆天又以一个熟悉的姿势被扒了裤子按倒在了独孤决的腿上。
一直放在床头边的竹板子被按在了穆天的小屁股上。
“为了保证你回学校以后还能那么乖,让你屁股上带点颜色回学校。”
穆天听了这话心里一惊,身后的竹板子便噼里啪啦的落在自己的屁股上。
竹板子挨起来没有发刷那么猛烈,疼痛在皮肉上炸一下就很快消散,然而问题是竹板子落在屁股上的声音清脆响亮,在圆顶的客厅里清晰的回响。
“被别人听到怎么办!”被佣人听到的恐惧盖过了疼痛,然而所有的挣扎都被独孤压下。
穆天逐渐意识到独孤是故意把他按在客厅里揍的,这种若隐若现的羞耻和恐惧也是这场告诫的一部分。
当晚穆天挨了少说两百下竹板子,然而穆天站在镜子前检视自己可怜的小屁股时,发现臀上的红痕并没有很严重。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1-11 13:29:00 +0800 CST  
这是独孤最后的温柔了,等穆天同学回学校作妖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1-11 13:31:00 +0800 CST  

楼主:邪眸法医

字数:56808

发表时间:2018-01-09 01:49: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8-19 00:29:41 +0800 CST

评论数:284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