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天天挨揍的大师兄(总受,修真,甜宠)

谁也阻止不了我开新坑

有些大师兄表面上看起来风风光光,其实他背地里老是被师父/掌门/师叔/长老/隔壁的师兄打屁股。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4-17 10:28:00 +0800 CST  
先来个坑,晚上回来发文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4-17 10:29:00 +0800 CST  
本文里出现的,揍大师兄的人...都是可攻略对象
本文唯一指定cp就是,大师兄总受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4-17 20:24:00 +0800 CST  
好了好了别水了...一字一楼也是我楼里的奇观了
有意义的再留言吧
多点赞嗯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4-17 21:47:00 +0800 CST  
白哲之以前是挨过燕孤灯的打的,但是被师弟打...到底是心里又个坎儿过不去。
罗已消吩咐完便背着手走了,燕孤灯走到白哲之身后,品鉴似的目光在大师兄蜜糖似的圆润上来回探勘了一番,然后一伸手“啪”的捏住了一团臀肉。
“燕孤灯你!”
燕孤灯没理会白哲之的叫骂,面无表情的大掌狠狠揉捏了一番白哲之手感柔韧的臀肉,心里暗暗道了一声真乃名器,怪不得宗里长辈要是能揍大师兄屁股就绝不罚大师兄做别的。
“大师兄有这功夫赶紧写检讨吧。”
白哲之被揉捏的脸通红,咬了咬下唇转过头去拿起笔开始写,检讨这东西他可写太多了,随随便便就能写满上千字。
然而白哲之刚写下两个字,燕孤灯的巴掌就落下了。
“啪!”
“啪啪啪!”
燕孤灯巴掌力道不是很大,但每一下都瞅准了时机,摆明了不想让白哲之好好写检讨。
白哲之被抽得抖了几回手,气得忍不住摔了笔:“燕孤灯,你到底想怎样!”
燕孤灯收了手,面无表情的回望白哲之。
白哲之身为燕孤灯这么多年的大师兄,当然知道燕孤灯心里是个什么小九九,为了自己少受点苦,白哲之没骨气的放下身段:“师弟啊……师兄知道你想玩我的,呃,只要你让师兄好好写了检讨,师兄我任你玩。”
燕孤灯的阎王脸听到这话微微松了松,他做到一边的椅子上,拍拍自己的大腿:“那大师兄趴上来吧。”
白哲之脸色涨红,上次师父把他按在膝头教训被燕孤灯这小子看到了,当时看这小子眼睛里贼光溜溜的,就知道肯定没什么好事。
白哲之深吸了一口气,他不是什么扭捏之人,既然话放出去了打就打吧。
然而当白哲之趴上燕孤灯的膝头,光溜溜的臀肉被巴掌贴肉痛打的时候,白哲之眼角倒底还是被羞出了泪花。
两个人在偏殿里磨蹭了有一个多时辰,最后白哲之好容易提上了裤子,一瘸一拐的就往殿外窜,完全拒绝和燕孤灯交流。
燕孤灯倒是不甚在意,大师兄总是这般别扭的,他想到大师兄那覆满自己凌乱掌印的红臀,万年不变的阎王脸上竟也露出了一种名为“春风得意”的情绪。

几日后,白哲之躺在自己院子打着瞌睡,院里的婢女们响起一阵骚动。
白哲之懒懒的掀开眼皮,却见院门口正有一个霜色的身影朝自己榻边走来。
“师父!师父你出关了?!”
开皇宗的宗主罗未散是个百年不遇的大美人,他一头霜发,眉宇之间也染着冰霜,为人处事上也冷心冷情,重在逍遥,但绕是如此,偌大的修仙界也有不少大能异士愿雌伏在他身下,为他如同女人般拈酸吃醋乃至大打出手。
而白哲之似乎是罗宗主在这世上唯一待以温暖的人。
罗未散摆了摆手让白哲之继续躺着,自己则坐到榻边,任由白哲之滚到自己怀里,他则宠溺异常的伸手抚摸着白哲之。
“听你师叔说,又去凡间喝花酒了?”
白哲之身子一僵,一对星眸连忙看向师父冷清的双眼:“我只是去喝喝酒闻闻香,我可没有和她们行欢好之事!”
罗未散轻轻哼了一声:“谅你也不敢。”
白哲之连忙直起身子抱着师父乱蹭,罗未散按住白哲之的脑袋,又道:“过几日,你便要十六岁生辰了,也要举行那开皇之礼了。”
开皇宗的功法是一个需要和许多修士双修的功法,所以每个修士必须要习惯并享受双修这个事情。
开皇之礼就是一个为未来双修道路准备的礼节,修炼开皇造化神功的修士在十六岁之前练的都是童子功,意在巩固根基,而到了十六岁,需得找一个法力高强的修士和其进行第一次双修。
还是那句话,在上在下看个人造化。
一般来说,长辈们都会给自己的后辈挑选一个年级大些,脾气好些的高级修士作为引路人,力求给后辈留下一个美好的回忆。
那作为开皇山山宠大师兄的引路人,在人选问题上长老们都已经打过一架了。
这个嫌那个选的人丑,那个嫌这个选的人凶。
当然白哲之是不知道这些,对于这个事情他也是期待着隐隐有些害怕的。
罗未散轻拂着白哲之的头发,看着自己已经初具倾国之姿的爱徒,低声道:“到时候,为师亲自为你引路。”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4-19 10:08:00 +0800 CST  
没有人爱大师兄qaq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4-19 11:17:00 +0800 CST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4-22 20:02:00 +0800 CST  
咕咕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4-23 21:16:00 +0800 CST  
两个交流群
清理了两个群里不活跃的人员(t了四百多个人...
欢迎来玩...
主校区已经有几对约出去实践了...
分校区聊得比较没节操(嗯?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4-24 12:15:00 +0800 CST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4-24 12:57:00 +0800 CST  
我的帖子被审核了???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5-01 20:02:00 +0800 CST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5-01 20:04:00 +0800 CST  
一个多时辰后,帐子里战火暂歇。
罗未散把软成一滩的白哲之扶了起来,让他打坐消化自己刚刚泄出的元】阳。
白哲之初尝人事,而罗未散法力深厚,开皇造化功已然修炼出了几分集百家大成的意思,作为白哲之的开】苞初阳,自是能给他带来莫大好处,不可轻易浪费。
但是相对而言,白哲之给罗未散带来的好处就少太多了。
罗未散舔了舔指尖白哲之的初】精,白哲之正巧撑开眼皮看到了这一幕,一张脸立马红了起来,伸手去拉罗未散的手:“师父,你别...”
“甜的。”罗未散躲过白哲之,将手上剩余的白液涂在白哲之的锁骨上,一边凑近去舔舐,一边正儿八经地道:“快些运功消化为师的元阳。”
“师父痒...”白哲之抱怨了一声,还是乖乖地闭上眼睛开始运转功法,丹田立刻平添了几股真气,脑内也显现了一些神通。
“你我师从同源,为师只能渡给你几门你现在可以学习的神通。”
和师父双修一次,就比平时打坐苦练一个月的所得还要多,白哲之兴奋不已,瞬时忘了先前的疼痛,兴冲冲地像拉着师父再来一次。
罗未散不为所动,捏着白哲之的后颈又把人压回床上,大掌在白哲之桃粉的肉臀上狠狠掌掴了几下:“先前咬得师父那么疼,现在得了好处就想接着要了?小白眼狼,今夜结束了。”
白哲之大眼睛委屈地眨巴了几下:“师父我刚刚咬着你哪儿了?出血了没有?给徒儿看看。”
罗未散一颗冷硬薄情的心一遇白哲之即溶,就算知道白哲之心里的小九九也无可奈何,他叹了口气摸了摸白哲之的脑袋:“趴着吧,师父再伺候你一回。”

第二日一早,罗已消早早地在院子里徘徊,抻长着脑袋往罗未散师徒那屋看,抻了半天,正看见罗已消牵着白哲之的手,两人亲密无间地走了出来。
罗已消只觉得辣眼睛,一扭头又看到自家徒弟打着哈欠睡眼惺忪地从屋子里走出来。
罗已消恨铁不成钢地上去拍了燕孤灯一巴掌:“你看师兄和你大师兄那个样子,等日子长了还有你的立足之地么?”
燕孤灯依旧一脸满不在乎,淡淡地对自家师父道:“等我开皇之礼的时候,我要大师兄为我引路。”

罗未散带着白哲之走回掌门居,刚进屋罗未散的贴身小童就来通报说破天山庄的老庄主在里屋等着。
罗未散一听就“啧”了一声,紧接着老庄主爽朗的大笑就传了过来:“诶呀哲之过完开皇之礼了吧,这穿玄色可真好看,以后就是大人啦。”
开皇宗行了开皇礼的弟子都是穿玄色,白哲之一身玄色暗纹长袍流光溢彩,一根墨玉腰带更是束得他蜂腰翘臀。
白哲之高高兴兴地和老庄主打招呼,却被罗未散往自己身后带了带:“为少庄主来的吧?”
破天山庄少庄主纳兰天涯,出生时就身带至刚至烈的刀气,是练破天刀法的绝世奇才,只是随着年纪渐长刀气对纳兰天涯自身产生了损伤,需要融合万宗功法的开皇造化神功来引渡调和,所以纳兰老庄主在白哲之刚拜入开皇宗门下的时候就盯上他。
他们破天山庄最不差的就是钱,凡事都一定要最好的,白哲之就是最好的,所以纳兰老庄主一等白哲之行完开皇之礼就急匆匆地来要人了。
白哲之听到是纳兰天涯脸也是抽了抽,小时候老庄主为了给他俩培养感情,隔三差五就把纳兰天涯往开皇宗送,或是把白哲之往山庄带,两人也是两小无猜的关系了。
小时候纳兰天涯待白哲之很是不差,那些耳鬓厮磨地青梅竹马之间能做的都做了,然而纳兰天涯对白哲之态度大变,则是发生在有一年纳兰天涯撞到白哲之洗澡,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打算未来娶作媳妇的人是个男人。
从此之后,两人关系愈演愈烈,现在俨然到了两看相厌的地步。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5-01 20:07:00 +0800 CST  
要点赞,要回复(理不直气也壮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5-01 22:02:00 +0800 CST  
我现在有四个楼...想着要不要再开一个,然后周一到五轮流更,周六周日随缘更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5-03 20:01:00 +0800 CST  
新楼大概有两个脑洞想写
1)监狱文,黑帮大佬战术性入狱结识背负血海深仇的小狼崽,一路训教加复仇奶孩子,苏爽小虐大甜
2)学院文,总受,家庭训教师训教率背景,特殊人格地位极为低下,主角是伪装成普通人格的特殊人格,因为意外事件被识破身份然后被判处进入领主人格学院作为使用品的终身惩罚
算是发泄爽文吧,略黑暗,但是爱情有)

大家可以进群投票,截止到周末晚六点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5-03 21:51:00 +0800 CST  
我算了算...大师兄一共六个攻,嗯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5-04 12:07:00 +0800 CST  

自打上一次和纳兰天涯翻脸后,两人已经有一年多没见,纳兰天涯像是刻意躲着白哲之似的,连白哲之事后发去的书信也一概不回。
提起这人白哲之心里仍有些气愤,但不管怎么说毕竟是发小,纳兰天涯小时候也对自己挺不错的,怎么着也得救他一命。
然而白哲之刚想开口,罗未散就捏了捏他的手,道:“纳兰老哥想必也知道,我们开皇宗前几日刚买了座山头,打算......”
“开皇宗的事儿就是我破天山庄的事儿,这里是三千极品灵石,请宗主老弟笑纳。”老庄主连忙递上一枚储物戒指,他知道让开皇宗的宝贝疙瘩给他儿子白干是不可能的,早就做好了出血的打算。
白哲之见师父点点头,便和老庄主道:“纳兰伯父,我和天涯从小一起长大,这点忙还是要帮的。”
老庄主连忙谢过,又面露难色的道:“只是世侄啊,你和天涯这几年的关系实在.....你是不知道,前几日我和他提过你和他双修来调和他体内刀气的事儿,谁知道刚说出口他就勃然大怒,差点没和我翻脸。所以...我想着委屈世侄一下,乔装易容,封掉法力,假装成我赐给天涯的男宠......”
话还没说完,老庄主瞥到罗未散皱起眉,连忙又掏出一枚储物戒指递过去:“这两千极品灵石就当作犒劳世侄的。”
罗未散没有接,反倒是白哲之接过老庄主手里的戒指塞进他师父手里:“没问题纳兰伯父,俗话说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破天山庄———

这日纳兰天涯听说父亲从开皇宗回来了,欲盖弥彰地拿着山庄的流水账蹭去了父亲的书房。
“爹,你看看山庄这几日的流水账。”
“不急。”纳兰老庄主摆了摆手:“这次我去开皇宗...”
听到开皇宗这三个字,纳兰天涯耳朵都竖起来了,聚精会神等着他父亲说自己想的那个人的近况。
也不知道那小子有没有好好修炼,有没有被他师父打屁股。
然而纳兰老庄主确是从里间叫出来一个明眸善睐的少年:“这是我从开皇宗给你带回来的,你收在屋里做个男宠,对你修行有好处。”
纳兰天涯瞬间变了脸色:“爹,你知道我不好男色!”
“我让你收着你就收着!”纳兰老庄主一拍桌子,下了命令。
纳兰天涯违背不得,只好盯着他的父亲,等他继续讲下去。
纳兰老庄主却是喝了口茶,没有开始纳兰天涯想听的话题:“把流水账拿来我看看吧。”
纳兰天涯气闷,带着那男宠转身便走了。
白哲之身量本就比身长六尺的纳兰天涯矮上不少,现在又被封了法力,要跟上大步流星的纳兰天涯还有些吃力。
白哲之见快步跟不上便小跑起来,一边侧头打量着一年多没见的发小。
纳兰天涯比白哲之大两岁,身形壮硕,面目英武不凡,一对眉毛略粗厚,压着一对星眼很是好看,一身流畅的肌肉仿佛轻轻一掌就有开山碎石头的威力。
似乎是察觉到身边人的目光,纳兰天涯扭头看了白哲之一眼:“你叫什么名字?”
“白、白枝。”
纳兰天涯点点头,带着白哲之坐上了他的马车,一路回到了自己的庄院。
下了马车后,还不等白哲之感叹破天山庄果然是有泼天富贵,纳兰天涯就唤来了管家,指了指白哲之:“父亲送的人,安排去院子里干些杂活。”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5-04 21:19:00 +0800 CST  
大师兄下章要被打了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5-04 21:20:00 +0800 CST  
给自己dd

楼主 邪眸法医  发布于 2018-05-04 22:10:00 +0800 CST  

楼主:邪眸法医

字数:12914

发表时间:2018-04-17 18:2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11-04 09:24:25 +0800 CST

评论数:178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