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bl 揍你没商量 渣受 温柔攻 腹黑攻

嗖啪!嗖啪!嗖啪!嗖啪!......“啊!别打了!我错了!错了!真错了!”
温言光着屁股跪在地上,靠趴在床边,死死攥着床单,哭着鼻子各种求放过
他心里这个后悔啊!后悔不早听他妈的话,把这瘟神惹来了。
而他后面手握藤条往他屁股上抽的瘟神君,听了他这么多认错哭求的声音,却丝毫不为所动。
温言到底怎么招来的这顿藤条上身呢?让我们回到五个小时前
“小言!你暑假还剩几天!?还要军训!你的那堆画!画完了么!?还有时间在这看电视!”温妈一边打扫着温言的小公寓,一边念叨着,弄得温言烦不胜烦“妈,你来就是为了和我说这些?”
“你以为我想说啊,瞧你这猪窝!我不给你收拾,还有法住么!?好不容易过来看看你,跑这给你当临时工来了”
“又不是我让你来的,你放心,我肯定能画完,快回家吧,我这屋子,叫艺术,你别给我瞎收拾就行”
“你明天军训,我来看你,你就这态度!?”
“温氏猪窝欢迎您的到来!行了吧?困了,我先睡一觉哈”温言本来就坐在床上,说完,躺下就睡
“行!死小子!你可别后悔!”温妈虽然只是表面是个娇小的女人,但这会儿气的摔门就走,也是气的不行了。
唉~女人啊~他躺在床上感叹着这种可怕的生物。
额,,,,,我叫温言,是个gay,也是高二美术特长生。今年好像十七了,属兔,集一身毛病于一体,尤其特别懒。。。。。擅长作死来着,他是真懒得动,一想到明天又要去军训,更懒得动,他在美术高中上学,学习简直差到一定地步了,就是因为分不够,才上的美术高中,家里人就从没觉得他能上大学过,也就不怎么管他这个歪瓜裂枣了。也因为某些原因,直接从家搬了出来 ,反正每个月生活费房租都会打过来,明天就军训了,看着早就收拾好的行李箱,愣愣的发呆,军训啊,又要在阳光底下暴晒了
他就这么安安静静的,没过一会眯着眼睛就睡着了
温妈来的时候都已经六点多了,走的时候大概七点多,温言迷迷糊糊的看见天黑了,又接着睡过去
朦胧间,突然有人拽着他的衣领,一阵天旋地转,他竟被人拽下床,屁股着地的时候,疼的他差点哭出来,不由破口大骂“靠!谁啊!”





楼主 烟鹫  发布于 2015-08-26 12:37:00 +0800 CST  
这次我机智的用兵长 贱炸 镇楼

楼主 烟鹫  发布于 2015-08-26 12:38:00 +0800 CST  
为什么@不了

楼主 烟鹫  发布于 2015-08-26 16:12:00 +0800 CST  
为什么艾特不了

楼主 烟鹫  发布于 2015-08-26 16:12:00 +0800 CST  
“你说是谁?”突然的光亮袭来,让温言有些不适,头顶传来温润的嗓音,语气里明显带着隐忍的怒气,温言揉了揉眼,抬头,这西装笔挺,温润如斯的身影,这bk手里还拿着根藤条,再一看清楚,大惊失色,哪里还有刚才应付温妈的懒散“莫凡!你怎么来了”
“原来你还记得我啊,我来看看你的温氏艺术猪窝”莫凡从听到温妈电话里的“哭诉”,就马不停蹄的从北京赶到他这天津猪窝来,没想到,这小子竟然还在睡,他虽为人温和,也架不住温言这么作的。这还不到一个星期,他妈又给他打电话“哭诉”了
温言听了这话,明显是老妈把他招来的,天啊噜!谁们家儿子还得天天准备好,提防自个亲妈阴自己的,也就他们家,亲妈无下限啊!
“你画画完了?”莫凡依旧是温润的嗓音
“没。。”温言搭拉着脑袋
“没画完,你就在那睡觉?”
“我本来不想睡来着”
“但你还是睡了”
“。。。。。”我竟无言以对!温言有点欲哭无泪,看着莫凡手里的藤条直发咻,他多久没挨打了?逍遥了近乎一个暑假,再别藤条,他依旧还是那么——额,那么恐惧这玩意儿。
莫凡板着脸,声音不再温润 “还要我扒了你的裤子请你趴下么?”他性子是温和,可这会儿板着一张脸,震慑力也是极大的
温言看着莫凡板着脸,虽然知道在劫难逃,可这裤子他再怎么做心理建设,也是脱不下去,开玩笑,让他自己羞耻的脱了裤子挨打,丢死人了,依旧保持着摔在地上时的姿势,好像没听见一样
“如果要我给你脱就翻倍”说完等了一会见温言没说话,继续说道“你不说话就当你认同了”
莫凡抓起温言后领,让他跪在地上又按到床边趴好,一把拽下他的裤子以及内裤,露出温言雪白的臀部,拿着手中藤条,在空中挥了几下,试好力度,就照着那臀峰处上打下去
我靠!这酸爽!真他妈回味无穷! 但他可不敢挡,挡回去就是翻倍,已经翻了一倍了,再翻,他的屁股还不被抽烂
大概打了三十几下,温言臀上现在都是棱子,平行排开,一下又是一下速度缓慢,难熬的很,膝盖也疼的厉害
莫凡打的很慢,就是为了让他好好体会打下去的每一个瞬间
他停下手中动作,冷着脸问温言“你刚刚不是还很神气?怎么现在不说话了?”
他敢说么?他现在最想说的就是,你能不能别打了,可有用么?
“不是说艺术么?来,我们谈谈艺术,我好歹也懂点”边说着,还加快了速度,往他屁股上一阵猛抽
这不间断的疼痛,让温言手足无措起来,嘴里不仅叼着床单,手里还死死的抓着,两行泪水再也止不住的流下来
后面那人看见他哭了,停了停,但还没等他喘过气,莫凡换了个方向竖着打了下去,刚刚打的附上新的棱子,凑成井字序排列在屁股上,交错上的每一处,都疼的他更加用力的抓紧床单,可挨了没几下,温言就“哇!”的哭了出来
莫凡却丝毫不为所动,依旧铁板的挥着藤条
嗖啪!嗖啪!嗖啪!嗖啪!。。。。 “啊!啊!我错了!真的错了!呜呜~别打!啊!别打了!啊!疼!”温言嘴里哭着开始求饶,心里却骂了他不知道几番,靠!铁板包公啊你!说几下就几下!说翻倍就翻倍!我靠,疼死劳资了“呜呜~”他从哇哇大哭,已经改到小声呜咽,真心被打到没力气啊
温言小声哭着求着身后那人“别,啊!别打了,求你了,我明天,啊!还军训!求你了”
莫凡听他说明天军训停下手中藤条,嘴里却还是不饶人“你现在知道丢人,知道疼了,说话的时候怎么不知道你妈心理难受呢?还差六下,挨完去给你妈打电话,好好说话”
“嗯!我知道了,呜呜~能不能轻点打”他转头看向自己后面,那一道道纵横交错的红棱子,有的地方竟还瘀紫,甚至抽的破了皮,真心想去死,他还要军训,让他怎么见人!
莫凡只给了他一个眼神,他立刻体会到了其中可恨的意思,转头趴好,静静等着那最后不可能轻一点的六下
嗖啪!“啊!”嗖啪!“噢!”。。。。
一连六下都打在臀峰最严重的地方,疼的温言刚刚止住不久的眼泪又啪嗒啪嗒的掉了下来,整片床单都被他的浸湿了“呜呜~好疼~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你个混蛋,你就欺负我吧!我妈说什么你都信”
“那你能给我解释下,上星期深夜玩网游骂街太大声邻居投诉到物业,上上星期踢个球把附近居民玻璃一连砸了两块,上上上星期你下个楼不坐电梯,一不小心给我从楼梯上滚下来是怎么回事么?!”

楼主 烟鹫  发布于 2015-08-26 21:18:00 +0800 CST  
“你怎么知道!”温言简直惊呆了,那按照这么说的话,就说明他这一个暑假的狂作,莫凡都知道,他已经想去死了好么!
“我怎么能不知道?!”他不想说的是,一开始房租物业那头是你妈的电话,后来你妈把电话改成了我的,自然投诉电话就打到了我这里,放着亲儿子不管,就这样随便抛到他手里真的好么?
“是不是我妈。。。。”温言汗颜ing....
“对,没错,所以你这一个暑假干了什么我都知道”
“所以你要。。。。”温言下意识的摸了下屁股,却被疼的一下弹了回来
“算 总 账 ”莫凡咬牙一个字一个字的说“不过放心,你现在至少三天坐不下,这五天的军训时光肯定很“舒服”,所以我不打算打你了。现在,去给你妈打电话!不好好说话,别想提上裤子”
“嘿,阿尼尾sama[是的,哥哥大人]”说着正要起来,可是屁股上尽是一道道棱子,有的甚至陷进肉里,这一起身,腿上又缠着裤子,疼的他一下绊坐到地上,刚刚挨过打的光裸着的肌肤挨到地面,温言“啊!”的一声叫了出来
莫凡看着他,无奈的把这个熊孩子抱起,趴着安放到床上,某熊孩子拿起床上手机就给他那可恨的亲妈打电话
莫凡可以说是看着温言长大的,他与他差了五岁,他们在本家是邻居,他看着温言从一个娃娃变成了十七岁的熊孩子,经历了那么多,他的本性终究还是个孩子,怎么说呢?说他自己是个变态也好,还是神经病也好,他就是忍不住喜欢这个自以为是又欠揍熊孩子。也许从温言总在他屁股后面叫他凡哥哥的时候,他就已经莫名的对他产生了好感,可他从未敢告诉他,他怕这一说,就是永别了。鬼知道,这个熊孩子有一天突然告诉他,“哥,怎么办?我好像不喜欢女人”他没有回答他的话,可心里却默默把他当做了宝贝,等他长大再说,结果他才出去实习两个月,他就给他闯了这么多祸,一气之下,打的自然有些不受控制,最后还是舍不得啊,本来打他二百下都不多,结果却只打了60下,看他满是棱子像考熟铁板肉一样的屁股,他哪还有气,气的不过是他不珍惜自己,生从楼梯上滚下来,虽无大碍,可温妈说的时候,他也惊出了一身冷汗,这么想着,却发现来的匆忙,没有带些药物,就跟还在讲电话的温言打了声招呼出门买药去了
温言看莫凡一走,拿起旁边薄被就给自己盖上,虽然还是忍不住嘶了一声,却终于把这个羞耻的部位遮住了,马上换了语气,不复刚刚温柔模样“妈,你是亲妈么?你一天不害你儿子,你难受是吧?”
电话那头,温妈也不惊讶他语气的突变,反而嘚瑟起来“儿子,怎么样?你凡哥的手掌还温柔不?”
“你!”温言烧红了脸,气结
“下次我去你那,你再这么对我,我就给小凡打电话,让他宽大的手掌去抚平你的小叛逆”
“你儿子被人打了,你怎么这么高兴!?你绝对不是我亲妈,我要去找我亲妈!”
“抱歉,儿子,你的亲妈就是我”
“亲妈,你是亲妈,求你放过你儿子吧!”自打温妈知道他是个gay,并且对莫凡有点意思,他就玩命拿莫凡阴他
“放过什么?!老娘好心撮合,你到好狼心狗肺”温妈觉得这莫凡,是真好,和他儿子是真配,她是个腐女来着,俗话说得好,不怕腐女耍流氓,就怕腐女生儿子,打他儿子一落地,她就觉得他儿子就是天生搞基的命
“行了行了,我怕了你了,再见!”说完挂掉了电话
电话那头的温妈,摆了摆手,灿烂的笑了一下,就去。。。。。。去追新番了。。。。。

楼主 烟鹫  发布于 2015-08-27 15:14:00 +0800 CST  
唉~他就是拿他老妈没辙,以后还是小心为妙,省的再把自己搭进去
没一会儿,莫凡回来了,拿着不知名的什么药,撩开他遮羞的薄被,就要往上抹,温言羞的赶紧拦了,重新盖住薄被说“诶!我自己来就行,不早了,你快回去吧”
“你要是想挨打就直说,何必和我这么见外”莫凡就是受不了他这超过一个月不见面,就不知道该怎么说话的臭毛病。以往也是,每次分开再见到他,温言总是不知所措,好像刚认识一样。明明上次挨打,还求着他给他抹药,这会儿又见外了起来,真是别扭的性格
“。。。。。。”温言不说话了,他只不过是不清楚,没有他陪伴的日子,他是不是有了新的生活,那个新的生活,是不是比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要好
莫凡见温言不说话,伸出手,再次撩开他的薄被,轻轻的给他上药,有些地方破了皮,他就先消毒,再上药,弄得温言嘶嘶声不断,莫凡也更是心疼,不打他吧,不长记性,打了吧,又心疼,真纠结
温言知道,莫凡打了他以后,最疼他,所以使着劲耍赖“啊啊啊~你欺负我!你把我打成这样,我还要军训,莫凡,我没法见人了”
莫凡倒也哄着他“乖,以后乖就不打你,睡吧,我今天不走了,不是明天军训么?好好睡一觉”
“嗯!”因为温言小公寓是一室一厅一厨一卫,所以温言抱着莫凡一夜好眠
转天早晨——温言学校门口
莫凡倚着车摸了摸温言的头,柔声说“到那别作,等你回家”
温言明显被这摸头杀弄得有点飘“我尽量”
“尽量?”莫凡黑了脸,啪!的一下,拍在他的屁股上,还想作!
“哦!不,是肯定来着,我走啦”说完拖着黑色行李箱走远了。天啊噜!刚刚学校门口那么多人,还好没被人发现,摸着刚刚被拍了一下,就疼的要命的屁股,他觉得自己注定要败在莫凡手里
莫凡注视着走远的蓝色校服身影,心里生起一股无奈,唉,等他作死归来。 就开车绝尘而去,自然是回北京了结工作,打算回天津发展喽~他不是也快高考了,该好好激励一下他了。

楼主 烟鹫  发布于 2015-08-28 21:11:00 +0800 CST  
一进门就被一儿子熊抱“靠,尼玛环顾四周,小爷就认识你!”
“傻逼暮小亦,你给我松手,你竟然学文!?”天啊噜,这孩子数学好的简直不要不要的,他妈他来学文他怎么办?[暮小亦是我上一个文的受来着,是个逗逼小偷,两篇文虽然不是一个画风,但我想连一下]
“你以为小爷我想来,家里给报的文,我想学理!”暮小亦他爸是这么和他说的,作为一个盗贼,字写的这么赖,还是他儿子,他丢人,你给我好好学文去!他始终不明白,尼玛我学文学理和我做盗贼有关系么!?
“傻逼了吧,离家出走啊!”温言出损招给暮小亦
“我一直处于离家出走状态好么!没人管我,也不给我钱,你又不是不知道”暮小亦也想像个正常孩子一样耍脾气,可谁给他机会啊,尼玛初三就放养,全靠偷!
“忘了来着”温言轻描淡写,他并不觉得暮小亦偷东西,怎么怎么样。毕竟这是人家的事,他这个人,单单拿出来,人品,至少是没得说的,他偷他抢,都是他自己的事,他作为兄弟,既然知道他有苦衷,更不能说他什么了,只觉得,他很幸运,是个普通人。
“行了,不说这些屁事了,找个位置坐下来才是王道”暮小亦和温言一样,24k纯懒
“额,,我就先不坐了”温言咬牙拒绝了暮小亦可恨的提议,要劳资坐下,开什么玩笑,他可不想再次体会那种酸爽
“你不一向能坐着不站着,能躺着不坐着么,今个咋了,太阳打哪出来的?”说着暮小亦还往外面看了一眼
“出来改造嘛,就要有个改造的样”改造泥麻痹,劳资坐不下才是真的
暮小亦搭上温言肩膀“儿子,你什么时候认识这么深了”
“儿子,能不能别老叫你劳资叫儿子,折寿”
“儿子,是你折寿吧”
“儿子,是劳资折寿,不是儿子”
“都安静!带着行李到楼下操场集合!”班主任小李撕心裂肺的喊,当了这帮人的班主任,他真是心好累

楼主 烟鹫  发布于 2015-08-28 22:58:00 +0800 CST  
今天第二更

楼主 烟鹫  发布于 2015-08-28 22:58:00 +0800 CST  
@犯二症者i@夜吾之所爱@樱花飞我心sui@情殇潇韵@沐影墨月

楼主 烟鹫  发布于 2015-08-28 23:02:00 +0800 CST  
@糖念凡@可爱的小濮阳

楼主 烟鹫  发布于 2015-08-28 23:03:00 +0800 CST  
停更几天,狂补作业作业没写完的孩子只有飙泪的份

楼主 烟鹫  发布于 2015-08-30 12:23:00 +0800 CST  
温言坐车的时候,是痛苦的。
而他旁边的暮小亦,属于一种完全放松的状态,没错,他睡着了。
通常这种情况温言也会睡,无奈后面的伤自打他坐下去的那一刻就疼的不要不要的,他有些恨莫凡,有些恨他妈,有些恨旁边睡得要死的暮小亦,也恨自己怎么就这么作,也只有这个时候温言才会对自己有一种恨铁不成钢的感觉
不过他也庆幸,暮小亦睡着了,不然他现在脸上的表情会被暮小亦说吃了翔。
他也终于体会到莫凡所谓的“很舒服”是有多舒服了,舒服的他简直要疯了!
终于熬到下车站队,暮小亦果然还是作死的问他“你怎么了?这表情和吃了屎一样”
“。。。。。。”此时此刻,温言毫无顾忌的贯彻了忍无可忍无需再忍这一道理,一个大爆栗就要打下去
可暮小亦是做什么的?他可是盗贼,能被温言随手一个爆栗打到?打到那他就别混了。一个闪身躲开,然而。。。。。。。
暮小亦后面一个女生看他往后闪,就害羞的推了一把,暮小亦也是个颜值高身手好的帅比,可无奈后面内“欲拒含羞”的mm长得实在不敢恭维,他自己身体也不由自主的往前,结果把温言压倒在地,地咚了!
温言“嗷!”的一嗓子,后面真是疼的他想立刻马上快速起身,无奈暮小亦压在他身上,就把这样把他在新班级树立的高冷形象给毁了,而且有的腐女竟然还照了照片,虽然没有嘴对着嘴,但这也够了好么!?
坐在宿舍看着自己那完全毁形象的照片,还有一个埋怨他的二逼,他简直想把他揍一顿,但他完全揍不过他!!
微博上 标题如下 一个有着精致脸庞的帅比地咚了一个清冷型的文艺气息帅比!!能不能不要在这光天化日之下只是地咚好么!!!!不能来点少儿不宜的么!!!
图片
评论。。。。。
。:靠!为什么不艹翻他!
。。:地咚什么的最有爱了
。。。:下面那个帅比求QQ!!!
。。。。:在一起!在一起!
。。。。:下面内个绝逼是受!( •̀∀•́ )
我靠,他怎么就绝逼是受了!我靠,这怎么就发到微博上去了!我靠!他还有法和他凡哥在一起么!卧槽!没脸见人了!!!温言化悲愤为力量,到是吃了不少饭,吃完就趴在床上睡觉了,根本不想理暮小亦。
好吧,暮小亦是直的,他根本不懂什么攻什么受,什么地咚,他是个纯洁的孩子,每天只知道要完成家业,当然,他不是挂在嘴上的,而是兢兢业业的做了,而且做的很好,就像他现在打不过他一样。
温言心里几万只草泥马飞奔而过,他只想静静!
然而等待他的不是静静,而是拓拓——tuo四声

楼主 烟鹫  发布于 2015-09-01 21:17:00 +0800 CST  
@殇灵幽怨@無聊社会@晨曦_半盏流年@MarK_BeaN无悔@浮生缘泪红尘

楼主 烟鹫  发布于 2015-09-01 21:21:00 +0800 CST  
@水晶之恋52@杰处星空@逗比不许逗z@嘉瑶是美味的@热情的倾尽天下

楼主 烟鹫  发布于 2015-09-01 21:22:00 +0800 CST  
睡醒了,就该训练了。穿着军装的温言显得格外精神帅气,可他根本不想接受一开始就是坐姿的训练!他曾以为自己可以坐的很好,可经历了一上午折腾的屁股,却不是这么想的。
其实某言打上午开营仪式,就看见一特帅教官在那用低沉的嗓音主持,差点没留哈喇子。
唉~这小麦色健康皮肤,大眼,长脸,长身躯,目测一米八几,天啊噜!从内个肩膀就能看的出来,这哥们身材一定很好!
但他没想到的是,这哥们竟被分到了他们班,他姓叶,叫拓,叶拓。女生们一见他来了,都尖叫,比他有过之而无不及,想来我也是帅的掉渣的渣渣一枚。
一上来,叶拓就叫他们练坐姿
经历了几次站起,坐下,弄得温言连连白眼,不能好好练站姿么?!什么鬼教官!颜值高也不带这么玩的好么!?
他们的鬼教官叶拓,也很细心的发现了某个问题,他是营里排长,也就是他们营最严的,其实叶拓也说不上严,只是比较喜欢整人,尤其喜欢整男生,你们懂得~而这个长得白白净净又文气的小子,在他主持开营仪式时,用那种恨不得把他衣服扒了的眼神看着他,他们班除了女生就他一个在男生堆里散发那种眼波,他就知道,他是个gay。他不由自主的,主动申请教他所在的班。现在,他又总是在他说坐下的时候,翻一个长久而又有深意的白眼。别人要不就是开心,要不就是累的不行,而他,好像宁可训练也不愿意坐下。这么有病,是他的菜
“第一排大排头过来!”
温言还是挺高的,但是没有暮小亦高,所以站在了第一排,做大排头,这时听见这个鬼教官叫他,他只好过去
“你怎么不答到啊!”叶拓开始找茬
“你没说要答到”温言淡定回答
“我没说嘛?”
“你没说”
“我给你个机会说我说了,要不要?”
温言只觉得这教官有病吧,长得帅也不能这么造啊,一副嫌弃的模样“不要”
叶拓看他上钩,只觉这孩子这么有胆量,更是他的菜了,一定好好享用。
“温言”
“名字不错”叶拓确实诚心实意的赞美,但接下来他说的话,让温言有点接受不了“介于你没有服从教官,所以现在100个仰卧起坐”
“为什么!?”温言觉得他这一百个仰卧起坐能要了他的命,所以他并不打算服从,可他不知道的是,他越不服从,叶拓越有兴趣整他
“我不是说了么?你不服从教官”他觉得这孩子太好玩了,还问为什么,他总不能告诉他,因为我想艹你吧
“。。。。。。”温言不说话
“赶紧的!”叶拓挑眉,不说话?哼哼!还是个倔的
暮小亦在后面看着,他这个作友又要作死了,也有点惊讶,他今天怎么了?只是一百个仰卧起坐,他想来还不是说来就来,今天这咋啦?看教官催的紧,不由也发坏催温言“快点做啊!你不是平常做的挺好的!一百个不费劲!”说完还拍手起哄,弄得全班一起起哄“来一个!来一个!”弄得和才艺展示一样
温言也总算知道什么叫猪一样的队友了,就像暮小亦这种就是极品,妈蛋!等着劳资把你带入圈,让你菊花残!他想过,暮小亦大概是攻吧,毕竟一身好功夫,只可惜都是为了偷东西,后来暮小亦回国他才知道,暮小亦竟然是个受,还是个傲娇受!被人宝宝~宝宝~的叫,酸死
啊啊啊啊!面对这种情况,他一定是死命不从的!屁股重要?面子重要?答案当然是屁股!
默默的站在教官面前,超想挖个洞,让他不要看见自己,然并卵。。。。。。
“还不做?”叶拓眯眼,不管管你,还飞天了?不理我,老子倒要给你板板这臭毛病“行,你别说话,吃完晚饭来找我,不来的后果很简单,告诉班主任,班主任告诉家长领回家”

楼主 烟鹫  发布于 2015-09-05 00:40:00 +0800 CST  
卧槽!告诉班主任,班主任告诉他妈,他妈再告诉莫凡,卧槽!让他这个食物链最底端的人怎么活!
温言表示已哭瞎 ,比起来再挨一顿,他宁可做一百个仰卧起坐“我现在还能做么?”
“噢?现在想做了?”
“嗯!”温言一看好像有希望立马做谄媚状
“可惜我现在不太想让你做了”这话一出温言气的直咬牙,逗我玩呢?!不过找就找喽~反正又不会拿他怎么样~就算拿他怎么样他也有点心甘情愿~颜值高的一般都器大活好~but,前提他得是个gay~
哦!我在想什么鬼东西了!我记得我钟情于莫凡来着!
吃完饭,温言找到了叶拓寝室,敲了两下,没喊报告就进了门,并自觉的关上了门
叶拓寝室是有独立卫生间的,他刚洗完澡出来,就看见目瞪口呆的温言站在寝室门口,他不以为然的套上衣服,再抬头,那货竟流了鼻血。
天哪!天哪!这什么情况!温言觉得他是不是应该打开门,迅速离开!但这不就暴露了他的性取向!额,还是再看看吧!这八块腹肌!这肩膀!这大长腿!他总算知道器大是个什么型号了。莫凡从来没有这么不要脸的让他这么欣赏过,就算一起睡也只是相拥而眠,盖被子纯聊天,而且还是以兄弟的名义,更重要的是他都不裸睡!或者只穿一条内裤他也能接受啊!可他从来都穿着睡衣睡觉!
这时温言明显感觉自己鼻子有股热流,手一摸,红的!!?!
卧槽!他他他他他竟然走过来了!
“你流鼻血了”叶拓语气平静,但他很满意,这货还是个色的
“嗯”温言语气平静,内心却翻滚了几番
叶拓把温言拉到床边,想让他坐下,给他止血,但温言一坐下,脸上的表情一下子凝固起来,迅速弹起,鼻血更是横流
“你怎么了?床上有钉子?”对于初次见面的人,叶拓对温言的这种关心是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把纸递给他,让他堵住了鼻子
“没......没有”温言塞着鼻子,支支吾吾明显底气不足,他才不愿意被别人发现,他都十七了,还要被打屁股
“那你怎么了?痔疮?”叶拓当然想闹明白,为何他宁可站着也不坐着,还翻白眼
“你才痔疮了!你全家痔疮!”温言听到痔疮二字几乎破口大骂
“那你坐不得?”
“你管的着么?!”温言发飙了,“你一个教官管我长痔疮长针眼的!”
叶拓眯眼,他这样的说话方式让他很不爽“哦?那家长总管的着了吧”
温言听到家长二字就和泄了气的皮球一样
“。。。。。。”
叶拓趁他不备,一个起身把他反压在床边
温言被压在床边,后臀处一痛一凉,整个人都不好了,他痛是因为布料划过他的伤,而凉是因为他的裤子被扒到了膝盖“你他妈想干啥!?”这光天化日之下的!真到了这个时候他却没有什么所谓的心甘情愿,只是怕。
他还没有性经验好么!?

楼主 烟鹫  发布于 2015-09-08 10:32:00 +0800 CST  
叶拓看着温言纵横交错,紫紫青青的屁股,有些无奈,原来是被打了屁股,怪不得坐不下,坐得下才怪,这打法也是够了狠得,不知道犯了什么错,不过他怎么看这伤痕怎么刺眼
“看来你性格还真不怎么样,要不也不会被打成这样,谁打的?”
“凭什么告诉你?”温言被压着,还光着屁股,自然心里不好受
啪!清脆的一巴掌拍在温言屁股上,打了温言个措手不及,惊呼出声,“啊!你干嘛!”
“不干嘛,你不听话”啪!啪!啪!啪!啪!
“啊!混蛋!你!啊!我凭什么!啊!听你的!”叶拓的手劲并不小,毕竟部队天天练,打的温言连连呼痛
“就凭你现在动不了,我想怎么打就怎么打”
“。。。。。你不讲理!”
“你是我的兵,我跟你讲什么理?”
“你。。。。。”
“你什么你,谁打的?”
旧伤附上新伤,温言不想在挨了,在挨痛得是他自己“我妈!”

楼主 烟鹫  发布于 2015-09-08 14:42:00 +0800 CST  
“哦?你妈妈手劲那么大啊?哪天我非得和这女中豪杰切磋一下”啪啪啪啪啪!一连五下拍上去,叶拓用他满是老茧,又宽厚的手掌,成功的把温言打哭了。
说实话这也挺丢人的,还没打几下就哭了,问题在于他昨天才挨过一顿藤条!藤条!藤条!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又是啪啪啪啪啪!的五下
温言招了
声音极小“我…我哥”
“哦~这才对嘛,你说你说实话不完了么?瞅瞅你这屁股,大红大紫大青的,还肿的老高”叶拓并没有给他提上裤子,而是拿好红花油,把他摁趴在腿上。
当然,中途温言试图自己提上裤子,但被叶拓的一个“笑”扼杀在了摇篮里。还有这姿势真他妈好丢人!而且,我靠!他屁股现在肿这么高托谁的福啊?!你不打我屁股能肿的起来么?!翻了个大白眼,只可惜他已经被按趴下了,某人看不见。
这红花油盖子一打开,温言一闻见这味,就知道是万恶的红花油, 红花油是什么?专治跌打损伤,色好,味窜,精神棒!
多少次挨打有它陪伴在身边,多少次抹上去的那一瞬间疼的他嗷嗷乱叫
其实温言本想捂住屁股,不让叶拓涂,没想到,一回手整瓶被他碰洒,还都洒在屁股上,那一瞬间他是拒绝的,但有个屁用!嗷!一嗓子,反而吓坏了叶拓“你怎么了!?”
这不是废话么,靠靠靠靠靠!疼死了!
本来温言伤口就裂开了,这红花油一钻进去自然是沙的疼,又被按着,动不了,只能踢腿泄愤, 边踢嘴里还骂着“你有病吧!老子用的着你给我抹药!疼死了!”说着说着温言由于某种原因就不在说话了
妈蛋!那万恶的红花油顺着肌肤流进了臀缝,在顺着臀缝流到前面的小温言上面,一开始并没有什么感觉,现在他整个下半身都要烧死了
叶拓果断放手,温言也不顾没有提裤,直奔浴室,不一会儿,浴室里的就传来哗哗声
独留刚反应过来的叶拓一人笑翻在床上,太逗了!都说三个女人一台戏,他一个男人就能演好几台,还都是喜剧。

楼主 烟鹫  发布于 2015-09-13 19:56:00 +0800 CST  
温言在厕所边冲边嘟嘟“妈蛋劳资怎么这么倒霉”。
凉水打在臀上,痛的他一个激灵,我靠!莫凡不允许他在屁股被打破的情况下洗澡,会感染,发烧他就完蛋了!额。。。。。但考虑到自己现在的状况他也管不了那么多了
然而俗话说的好no作no die 接下来发生什么谁都不会想的到
叶拓并没有进厕所去帮他,温言就生在厕所磨蹭了一个小时,叶拓有些无奈,在外面大声喊“掉厕所里出不来了是么?用不用我捞你?”
纠结要不要出去的温言早就穿好了衣服,听声立马出来,一出来就往门口走,边走边说“额,应该没什么事了吧,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省的碍事”话是说给叶拓听得,可温言却连瞟都没瞟叶拓一眼,用那蹩脚的姿势直往外走。
每走一下,裤子的布料擦上屁股,他都想往地底下钻,妈蛋!劳资出门前被莫凡打了一顿也就算了,出了门又被教官打,还都他妈往他屁股上招呼,他现在都后悔自己怎么就长了个屁股任人打。
叶拓趁他没出门,迅速起身,抓住他的手,又反手关门,一个壁咚,哦,好吧,可能是门咚,把温言拦在屋内,低头“我说我看上你了,你信么”
这种绝对压迫让温言有点透不过气,不就是比你矮么?!等等!他说看上我了!?纳尼!?什么鬼?
“显然,你的表情是不信,我长得也不差,我们试试呗~”叶拓看着惊讶的不能自己的温言,说的很认真
“。。。。。”妈蛋!刚刚打完我,又想和我求交友,劳资是那么好追的么?不不不!我是攻!我是大总攻!要拿出气魄来!随即摆出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完全没有察觉自己还被绝对压迫中“劳资就不跟你试,咋地?”说完头还扭到了一边
“哦?你的意思是直接处对象是吧?行啊,我不介意主动的”叶拓装作听不懂的样子比了一个金星招牌收势“完美!”
温言看见他这样逗得哈哈大笑,哈哈哈哈哈!要是别人做也就算了,叶拓,一个军营里出来的,小麦色皮肤,结实紧致的肌肉,大高个子,男人味十足,一做这娘不拉几的动作,这种反差,逗坏了温言,哈哈哈的根本停不下来,最后笑的有些忘形,就要往地上坐,被叶拓一个拦腰抱起。
叶拓并不在意他笑,他笑了他才开心。但是目前这关系虽然不太正当,但他觉得,先上为强
于是就在温言还在被抱起而挣扎的时候,一个令他此生后悔无数次的事件即将发生。

楼主 烟鹫  发布于 2015-09-23 19:14:00 +0800 CST  

楼主:烟鹫

字数:41523

发表时间:2015-08-26 20:37: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7-15 03:29:35 +0800 CST

评论数:159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