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古穿今之等待

第一次写文,文笔不好请见谅。。。
另,楼楼学生党,不定期更文。。。


楼主 这一场大梦  发布于 2016-01-02 17:12:00 +0800 CST  
先发一章,求不要拍砖,谢谢



楼主 这一场大梦  发布于 2016-01-02 17:14:00 +0800 CST  

“逆贼林轩,放了贵妃,朕留你全尸!否则……”

“在下莫瑾轩。”

他掐着身前女人的脖子,缓缓停步,看着外面密密麻麻围住门口的禁军及被他们护在中央的人,笑盈盈道:“好大的阵仗,萧钰,看在你我朋友一场,不如我给你一次机会,你放我出去,我就将这‘冰清玉洁’的贵妃娘娘完完整整的还给你,如何?”

看到自己拖长了语调的“冰清玉洁”让对面的萧钰面色一黑,莫瑾轩不由得笑出了声。

都要死了嘴巴还这么坏,要是她在,一定会这么说吧。

可是这时候不坏再就没有机会了啊。

真是怀念。不过我很快就可以见到你了。

“瑾轩哥哥,快放开我!”女人脸色大变,挣扎着看向他,却被莫瑾轩突然加大的力气掐的说不出话来,耳边传来冰冷的声音,“谁给你的资格这样唤我,你也配!”她浑身一颤,仿佛坠入冰窖一般,再不敢出声,这个男人,他已经疯了。

萧钰看着对面男子挑衅的眼神,大怒,却也得顾及贵妃的性命,冷声道:“朕还以为你爱兵如子,不知死去的莫帅看到你为了一己之私,置数万将士性命于不顾,会不会后悔当年捡你回去?”

“哈哈哈哈……”莫瑾轩大笑,“父亲如何想与你何干!萧钰,你未免太看得起自己了。我与你相交十三年,还不了解你?平王当年是怎么死的,你我心知肚明。你连自己的亲弟弟都不放过,更何况其他人!你以为我不知道,我大哥去世当日,莫家四万亲兵被你悉数活埋吗!”

这样惨烈的数字,不说在场的禁卫军,便是贵妃都心下一颤,愣愣看着萧钰,心里满是绝望,事到如今,莫瑾轩怎会放过她,再无任何人可以救她。

在所有人被这惊人的消息乱了心神的同时,莫瑾轩足下用力,带着贵妃飞身而出,他身手极好,身边还带着一个肉盾,那些禁卫军不敢贸然出手。莫瑾轩夺下最近一人的佩刀,一路杀了出去,他速度极快,没一会儿就到了附近的山崖边上。

贵妃被点了穴道,动弹不得,只能眼巴巴的看着莫瑾轩。莫瑾轩也不着急杀她,静静地站在原地,像是在等什么人。

不一会儿,那人果然出现。

白衣翩翩,两年不见,与他的憔悴落魄不同,那个男子却越发俊朗,一眼望去,令人惊艳。

贵妃看着那人,眼泪再也止不住,哗哗落下,却说不出一个字。

下一秒她听到莫瑾轩说:“把我姐姐的骨灰交出来,我把她给你。”

贵妃更是伤心。

白衣男子犹豫了一下,但看到贵妃泪流满面,还是答应。他从怀里掏出蓝色的小瓶子,递给莫瑾轩:“我把颜儿还你,你放了她。”

莫瑾轩接过瓶子,唇角微微翘起,在她耳边轻声道:“放心,我不杀你。杀你,太便宜你了。”在她未反应过来时将她一把推了出去。

莫瑾轩捧着瓶子,不再理会快速奔来的脚步声,柔声道:“姐姐,阿颜,别急,我这就去陪你。”

被白衣男子接住,生命安全得到保障的贵妃尚未死心,还想尝试:“瑾轩哥哥,和我回去……”

话音未落,却见莫瑾轩已举起瓶子,狠狠砸了下去!

瓷瓶发出一声脆响,散开一地骨灰,微风拂过,粉末随风而去。

“你干什么!!”

白衣男子一声怒吼,丢下贵妃冲了过去,不顾骨灰里的瓷片割伤他修长的手指,一把捧起散在地上的骨灰,还未及握住手掌护住,便被莫瑾轩打在手腕,巨震之下漏去不少,剩下的呼吸之间随风而散。

白衣男子不可置信的看着他:“莫瑾轩,你把颜儿……!”

这一幕恰好落在赶来的萧钰眼中,听到那样的对话,看到地上的骨灰,“这是阿颜的骨灰?!”

莫瑾轩冷笑,一掌打散剩余灰烬:“是啊,我姐姐便是挫骨扬灰,也不能落在你们手里!”

萧钰眼看着那抹残灰消散在风中,几乎红了眼,咬牙切齿一字一句道:“莫!瑾!轩!朕要你,为阿颜陪葬!”

贵妃动了动嘴唇,却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两个男人,口口声声说爱她,却一个不顾她的安危,全力抢救一把骨灰。另一个男人,她的丈夫,他的注意力也在那飘散的灰烬里。看着一脸绝望的两个男人,她的心里一片冰凉。

那个女人,至死都在他们心里,不只是莫瑾轩。

莫瑾轩痴痴看着飘散的骨灰,心中一片畅快。

我这就来了,你等我。

反转刀锋,最后一次出刀,只为结束自己的生命。

姐姐,阿颜,我来了…

迷迷糊糊中,她出现在他的身边,一如从前的明媚。耳边传来她的笑声:“笨小轩,耍个刀都能割到自己,快过来我给你包扎…”

他的手微微向上伸出,似要握住什么一般,最终无力的垂下:“阿颜……不许…再说我笨了……”


楼主 这一场大梦  发布于 2016-01-02 17:15:00 +0800 CST  
关于名字问题,我基本都按排行来,兄弟名字相似,不然容易搞混。。。

楼楼记忆力最近有点差,请见谅

楼主 这一场大梦  发布于 2016-01-02 17:17:00 +0800 CST  
男孩从梦中惊醒,摸摸自己的脖子,仿佛还有血液喷涌而出的感觉,环顾这陌生的房间,眼里全是迷茫。
他死了,他又活了。
他来到这里两天了,这个身体也不是他的。
默默翻身,将被子拉过头顶,仿佛这样便可以回到从前。
然而他心里清楚,回不去了,再也回不去了。
纵然床铺温暖舒适,也抵不住心底的冰凉,男孩子微微打个寒战,在一片寂静之中紧紧的抱住自己。
温软的触感告诉他,这不是梦,这是现实,冷冰冰的令人绝望的现实。
这个世上没有莫瑾颜了,他最爱的人再也回不来了。
男孩将头深深埋在枕头。
再也回不来了,没有了,没有了。
他什么都没有了。
莫瑾轩,莫瑾轩,别难过。
他伸出手环抱胳膊,轻轻的拍抚自己,就像很久很久以前,她安抚失去父母每晚噩梦的他一样。
眼泪缓缓流出,却再也没有人笑嘻嘻的为他擦去,然后敲他脑门,用嘲讽的语气教训他:“爹爹说,男子汉流血流汗不流泪的,你再哭,小心大哥揍你。”
呜咽声越来越大,最后竟至嚎啕大哭。吓得出差归来的顾宁远心里一紧,赶紧放下行李箱,鞋子都没来得及换就冲进弟弟房间,怎么了这是,哭得这么伤心。
顾宁远一把推开门,就看见床上被子下的一坨,自己的弟弟耸动的身形。掀开被子,小心翼翼的将哭泣的小少年揽在怀中,柔声问道:“怎么了,谁欺负我们宝贝了,哭成这样子?”
莫瑾轩一惊,下意识的反手去扣男子的手腕,却因为这个身体的力气不足而被顾宁远当成弟弟害羞了不让他抱。将他重新放回床上,顾宁远起身去浴室端盆热水出来,拧了毛巾一边给他擦脸一边好脾气的继续询问:“看,眼睛都哭肿了,跟哥哥说说,谁欺负你了,哥哥帮你揍他!”
听到这句话,莫瑾轩耳边不由得出现另一个声音,“敢欺负我弟弟,看小爷揍不死你,来人,给我打!”
眼圈一红,刚刚止住的眼泪再次哗哗留下。
“哎,怎么又哭了?”
“……”顾宁轩继续哭。(现在开始莫瑾轩就叫顾宁轩了)
“轩轩啊,咱是小男子汉了,不哭啊…”顾宁远笨拙地拍着弟弟的背安抚着。
“……”不说还好,“男子汉”三字一出,顾宁轩哭得更大声。
“……”
顾宁远头都大了,他一个大男人哪见过这阵仗,眼睛一眨便是大颗的眼泪不断落下,弟啊,求别哭!你再哭下去哥哥也要哭了。
半个小时过去了,顾宁远一脸苦逼地坐在床前,盯着弟弟发呆,怎么这么能哭,怎么还哭,他简直要疯了。
“顾宁轩,我让你停下!”顾宁远红着眼睛怒吼,再让他哭下去,他不确定自己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顾宁轩吓了一跳,这才有空看眼前脸色阴沉的男人,男人身形挺拔,容貌俊朗,只是一张黑脸破坏了他优雅贵公子的形象。
“你是谁?”他下意识问出口,随即恨不得咬掉自己舌头,真是笨死了。莫瑾轩,你还能再笨一点吗!不由得又要掉眼泪了。
“我是你哥!”好在这个暴怒的男人没有意识到这个问题,只是看到弟弟眼泪又在眼眶里打转了又是一声怒吼。
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一把扯掉领带,随手将西装扔在一边的沙发上,顾宁远一步一步逼近床上的男孩,“到底怎么了?说!你要是再敢哭,信不信我揍你!”
“咕噜……”顾宁轩尴尬地捂住胃,看向大哥,“哥哥,我饿了。”
哪能不饿,他从昨天过来到现在都没有吃过东西。虽然得到了这具身体的记忆,但也只是走马观花般看了一个人的经历,他还是不懂这些现代化家电的用法。
顾宁远一怔,“好,先吃饭,吃完饭我们好好说。”
心底却是长舒一口气,不由自主爆个粗口,麻蛋终于不哭了。

楼主 这一场大梦  发布于 2016-01-02 18:03:00 +0800 CST  
好不容易伺候小祖宗吃了饭,又给他敷了哭肿的眼睛,顾宁远才将人赶进浴室洗澡,自己收拾房间。
忽然听到里面一声惨叫,顾宁远赶紧扔下手里的东西跑过去,只见弟弟捂着胳膊眼泪汪汪的看着自己,“烫…”
“……”顾宁远无语,看了看他胳膊并没有什么事,深吸一口气,默默的帮他放好水,一句话也没说便出去了,他突然心好累。
“不生气,我不生气,我是哥哥,不生气……”顾宁远在心里告诉自己,然而,“去特么的,我怎么能不生气!”
又一次忍不住爆粗口,顾宁远深深觉得自己的涵养已经被弟弟消灭了。一大早哭得他头昏脑涨,现在连基本生活能力都没了。
等到他洗好碗打扫完房间,才发现顾宁轩还没有出来。敲了敲门,顾宁远直接进去,却发现弟弟盘腿坐在浴缸里,这里摸摸那么看看,又拿着蓬蓬头研究,一脸好奇。顾宁远刚刚压下去的火腾地一下又起来了。
顾宁远真的不暴躁,他今年二十四岁,从小被父母当做继承人严格要求,对于控制情绪这一点,他九岁时就玩得炉火纯青了。
而今天顾宁轩真的是突破了他的底线,他出差三天,累的半死,一晚上没睡赶回来,生怕弟弟一个人在家照顾不好自己。结果这小子,一进门就送他一份大礼。顾宁远现在十分确定,原本天不怕地不怕的自己此生唯一的克星出现了---眼泪。
“洗好了没?”顾宁远沉着嗓子问道,将手伸进水里,果然…都凉了。

楼主 这一场大梦  发布于 2016-01-03 14:53:00 +0800 CST  
一把扯过浴巾裹住还依依不舍的弟弟,顾宁远黑着脸将人扔到床上,“自己擦干,衣服穿好。”
顾宁轩乖乖地穿好衣服,哥哥脸太臭了,很像以前大哥要揍他时的表情,识时务的他没那个反抗的胆。
“为什么哭?”
“……”
“说!”
“做噩梦了…”顾宁轩吓得一抖,这个男人的气场太像大哥了。
“什么梦?”
“……”顾宁轩沉默。
“不说?”
“……”顾宁轩继续沉默。
顾宁远怒了,一把抓过床上的小孩按在腿上,然后开始甩巴掌,很惊讶弟弟这次意外地没有反抗。
其实顾宁轩是给吓得不敢动,他以前闯祸时大哥也是这样揍他的,不过大哥武将出生,力气比这个男人大多了。力气小的顾宁远默默躺枪中…
然而这次却没有姐姐来救他了。顾宁轩越想越伤心,眼泪“吧嗒”掉了下来。

楼主 这一场大梦  发布于 2016-01-03 14:54:00 +0800 CST  
顾宁远再次头大,急忙将人放到床上,气急败坏地吼,“不许哭,不就挨了几巴掌吗,哭什么!”
顾宁轩抽噎着,肩膀一耸一耸地,看上去十分可怜。
顾宁远重重叹气,一脸青灰,转身就打电话:“妈,你快来,轩轩一直哭,我没办法了。”
“轩轩怎么了,你又欺负他了?!”
“我没有!我早上才回来,他一直哭。”听到母上大人肯定句的栽赃,顾宁远真的要哭了,“妈你快来……”
“你看着点,我马上过去,真是的,整天就知道欺负弟弟。”
“我没……”话没说完就被母上大人挂了电话,顾宁远一脸无奈。
算了算了,只要弟弟不要再用眼泪折磨自己,怎么着都行。

楼主 这一场大梦  发布于 2016-01-03 14:54:00 +0800 CST  

顾宁轩今年14岁,足足比顾宁远小了十岁。据说当年顾家爹妈结婚十周年纪念日时一时冲动,然后就有了他,平时在家受尽宠爱。加之他长得好看,又嘴巴甜会说话,简直秒杀一众女性。

此时顾宁远站在门口,犹豫着该不该进去。最后咬咬牙,视死如归般推开门,却惊讶的发现床上的小孩不哭了,愣愣的坐在那里发呆。

白皙的小脸上泪痕犹在,人却傻傻的,听到他进来都没有反应。

心疼的上前给弟弟擦干净脸,顾宁远估摸着大概孩子还在伤心,所以还是先不问了,让他自己平静一会儿。

顾宁远一夜没睡,回来又折腾了这么久,早就困得不行了。这会儿看弟弟发呆,索性也就将人往边上推了推,自己在旁边躺下,没两分钟就睡着了。

顾宁轩哭了这么久,心里积攒了几年的郁气也发泄的差不多了,这会儿回想起之前的行为,简直没脸见人了。他默默的往旁边挪了挪,看着这个一脸疲惫的男人。他是这个身体的亲哥哥,虽然脾气暴躁了些(顾宁远挠墙,老子哪里暴躁了!!!),但是对自己很好。

他心里很是愧疚,自己一个孤魂野鬼,占了人家弟弟的身体,这叫什么事!

罢了,已然至此,还是先尽到这个身体的本分吧,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楼主 这一场大梦  发布于 2016-01-03 23:13:00 +0800 CST  

顾宁轩再次回想原主的记忆,然后继续发呆,这个世界太复杂,他不懂。

“笃笃笃…”外面传来敲门声。

顾宁轩按照记忆中的感觉试着开门,一个中年女人一把将他揽在怀里,“怎么了宝贝,谁欺负你了,跟妈妈说说。”

顾宁轩浑身僵硬,男女七岁不同席,除了姐姐,他从小就没怎么和女人接触过。这突如其来的拥抱让他瞬间不知所措,小小的用力挣脱了母亲的怀抱,后退两步,“我没事,妈妈。”

周琴放下包,拉着儿子坐下,“你哥呢?”

“睡着了。”

“来,告诉妈妈,是不是你哥欺负你了?妈妈帮你教训他。”

“没有,我昨晚做了个噩梦。”顾宁轩小声道。

“真的?”

“真的。”

“好了,你不想说妈妈就不问了。”看儿子红肿的眼睛,周琴也不忍心逼问,小儿子一向乖巧,还是等他心情好了再问吧。

母子二人坐在沙发上说话,多数是周琴说顾宁轩听着,也不存在什么交流上的障碍。


楼主 这一场大梦  发布于 2016-01-03 23:13:00 +0800 CST  

顾宁远一觉睡到中午吃饭时间,被顾宁轩叫醒来吃饭。摸了摸弟弟毛茸茸的脑袋,顾宁远一脸笑意,“没事了?”

“嗯,没事了。”

“不哭了?”

“嗯。”听到哥哥的调侃,顾宁轩直想找个地洞钻进去,又想到之前挨的几巴掌,脸瞬时红了。

见弟弟低着头,顾宁远也猜到了他的小心思,孩子长大了,知道害羞了,“以后不许再这么哭了,哥哥到现在还头痛。”

“嗯,不会了。”顾宁轩乖乖点头,也不多话,少说少错的道理他还是懂的。

简单的洗漱,顾宁远一出门就遭到了母上大人的炮轰,“宁远你又欺负弟弟了是吧!看宝贝的眼睛肿成什么样了?”

“妈,我真的没有。”

“妈妈,不是哥哥。”

同时被兄弟俩反驳,周琴没好气道:“行了,不让我说就不说了。快吃饭吧,你爸今天中午不回来。宁远你一会儿看看轩轩的作业,我前两天问他时说还没有做完,这都要开学了,得抓紧一点。”

“好。”顾宁远自然是没意见的,他今天也没别的事情了。

只有顾宁轩有些担心。


楼主 这一场大梦  发布于 2016-01-03 23:14:00 +0800 CST  

饭后,周琴就回去了。顾宁远两兄弟住的房子是他大学时候租的,离学校近,后来弟弟也闹着要来这边读书,便索性买了下来。两人平时都住在这边,只在周末和假期回老宅住。

“哥你再睡一会儿,我自己写就行。”

“不用,刚刚睡醒,我先给你看看作业。”

“哦。”

“去拿啊,站着干嘛?”

“哦。”顾宁轩按照记忆中的地方将作业翻出来,放在哥哥面前的桌子上。

“不错,这次还写的比较多。”看着作业写了一大半,顾宁远将本子递回去,“我估计我不在这三天你也没动过,现在做吧,还有二十天就开学了,快点写完哥哥带你出去玩。”

“知道了。”

顾宁轩嘴上答应了,但是真的拿过作业本,却什么都看不懂。物理,这是什么,简单的翻了翻,一大堆不认识的符号。默默放在一边,拿起下面的一本,化学,继续一大堆符号,还是不认识。生物…、英语…、数学…,仍然默默放在一旁。

最后拿起的是语文,顾宁轩简直感动,终于有个看得懂的了。没有笔墨,这里的人用的是钢笔。对于第一次用的顾宁轩来说虽然有些不顺手,但也不是不可以接受。

一开始的古文什么的对他来说自然不在话下,可是到了现代文阅读那里,他就不懂了。直接跳过写作文,《我的母亲》。


楼主 这一场大梦  发布于 2016-01-03 23:16:00 +0800 CST  
好高产,楼楼都被自己感动了。明天考试,睡了,晚安。。。

楼主 这一场大梦  发布于 2016-01-03 23:20:00 +0800 CST  
刚刚被删了,重发一下


顾宁轩看着题目愣住了。母亲?他没有母亲。

他的生父是父帅身边的一名副将,在他两岁多时战死沙场,他的生母,一个据说很是柔弱的女人,在他父亲去世后自杀殉情了。后来他被年迈的家仆送到帅府,父帅看他年幼,便认做义子,改了名字,成为帅府的三少爷。父帅的妻子是江湖人士,在姐姐出生一月后,因为先太子逼宫,为保护后来的皇后母子,战死。父帅伤心,又担心别的女人会虐待幼小的女儿,便未曾再娶。

姐姐比他大了三个月,从他记事起便在一起。不同于他的胆小,她被父亲和大她十二岁的大哥宠的无法无天,皇后母子因为愧疚也对她很是喜爱,小小年纪在京城都是横着走的存在。

……

“咳咳,想什么呢?”看着弟弟发呆,顾宁远咳嗽一声,抽出作业本,“语文有什么好写的,先写数学吧,你看这大片的空白。”

骤然被打断了回忆的顾宁轩“嗯”了一声,然后对着本子苦思冥想,看看原主的记忆能不能帮帮他。

“哥,我不会。”犹豫了好久,他还是无奈的求助了。

“我看看。”顾宁远瞄了眼,“这你都不会!”

“轩轩你老实说,是不是耍哥哥玩呢?小学生都会的问题你不会!”

“没,真的不会。”

“写。”顾宁远喝道。

“……”顾宁轩委屈的拿起笔按照记忆里的做法写,但是,孩子,那不是同一道题目啊,你乱写什么!

一旁看着的顾宁远果然脸黑了,“你是不是故意跟我捣乱,看看你写的这什么,牛头不对马嘴的,糊弄你哥没读过书啊!”

“没。”顾宁轩弱弱道。

“你给我站起来!”

顾宁轩立马起身,站的笔直。


楼主 这一场大梦  发布于 2016-01-03 23:24:00 +0800 CST  
自顶

楼主 这一场大梦  发布于 2016-01-04 15:22:00 +0800 CST  

“这道题怎么做?”顾宁远指着上面一道题问。

“……”顾宁轩摇头。

“这个呢?”

“……”顾宁轩继续摇头。

“那这个呢?”

“……”继续摇头。

“啪”的一声,顾宁远一巴掌拍在他屁股上,“你会哪个?!”

“都不会……”

“啪”又是一巴掌。

“存心气我是不是?”顾宁远将本子往前翻了几页,“那这些是怎么会的!”

“……”那是顾宁轩做的,又不是我,顾宁轩心道。不过这话他怎么敢说出口。

看他一言不发,顾宁远还以为他是故意和自己捣乱呢,一把按到在腿上,“你今天到底怎么回事?”

“……”顾宁轩沉默。

身后的巴掌又加了几分力气,虽然有点疼,但他当年也是征战沙场的人,生死之间不知走了多少趟,哪里会忍不得。更何况,与大哥相比,顾宁远的力气确实不大。

顾宁远打了几下,看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也有点无奈,把人拉起来,“算了,你今天不想写就不写吧,心情不好就自己玩吧。”又揉了揉他柔软的发丝,“去吧。”

“嗯。”顾宁轩听话的出去了,他不知道该做什么,一脸茫然地回了房间,坐在床上发呆。




楼主 这一场大梦  发布于 2016-01-04 22:21:00 +0800 CST  

顾宁远无聊的翻看弟弟的作业,拿起刚刚写的语文,惊讶的发现弟弟的字居然这么漂亮。虽然一开始写的几个有点扭曲,但是后面的好像慢慢找到了感觉一样,连他这个对书法没有研究的人都能看出。

又往前翻了下,一如既往的丑。好吧,是被刚刚那些字衬托的。

将作业放在一起,顾宁远起身前往弟弟房间,今天怎么这么听话,以往打他一巴掌还敢不理他,小祖宗不得翻了天去。

床上的小孩眼神涣散,不知道看向哪里,呆呆的坐着,顾宁远和他说话他也不理,以为弟弟被昨晚的噩梦吓坏了,心情不好,顾宁远就轻轻出去了。

打电话问了几个与弟弟关系好的同学,看看是不是这两天发生了什么事情,却一无所获。又问了小区保安,保安说没见顾宁轩这两天出门。顾宁远深深地郁闷了,到底怎么了这是。

进去将发呆的某人拉到客厅,打开电视,调到弟弟以往最喜欢的节目。却见小孩腾地一下跳起来,好像受到了惊吓一般,“这就是电视?”


楼主 这一场大梦  发布于 2016-01-04 22:23:00 +0800 CST  
说一下这篇文的由来吧,很早以前,由于看了一大堆小说,便自己构思了一篇言情,谁知越来越狗血,以女主视觉写了一些便写不下去了,因为平时身边都是女汉子,想不出软妹的性格要怎么塑造。。。

后来又改成男主快穿,好不容易把各个世界的故事理清楚,大致情节设计的差不多了,我却没信心写了,加之学业繁忙,便再一次放下。。。

一直到最近,大概是心血来潮吧,被兄弟对手戏萌住了,所以就有了这篇。。。不过楼楼虽然看耽美,也有比较喜欢的耽美文,比如《小楼传说》、《快穿之打脸狂魔》、《雷锋系统》等,但是、本文不是耽美、本文不是耽美、本文不是耽美,重要的事情说三遍

谢谢大家!

楼主 这一场大梦  发布于 2016-01-04 22:47:00 +0800 CST  

“……”顾宁远脸色大变,一把抓住顾宁轩压在沙发上,“你是谁?”从早上弟弟没认出自己的疑问到突然变漂亮的字迹,再到刚刚的表现,顾宁远几乎可以确定,这不是他的弟弟。

“……”露馅了!!!顾宁轩心里的小人在尖叫哭泣。他虽然从记忆中知道电视机这个东西,但是亲眼看到小盒子里的人时还是不免受惊。

“我弟弟呢?!”顾宁远眼睛都红了。

“……我不知道,我醒来就在这里了。”顾宁轩还是招了,占了人家弟弟的身体已经很抱歉了,怎么还好瞒着他。

“你是谁?”

“莫瑾轩。”

“没听过。”

“……”

“你怎么来的?”

“我死了,然后……”顾宁轩老老实实交代。

“不可能,我弟弟不会死。”顾宁远心头一紧,瞬间有些无力,轩轩哪里去了。

“我不知道。”

“那你是怎么死的?”

“……自杀。”

顾宁远将人放开,“仔细说,说清楚!”


楼主 这一场大梦  发布于 2016-01-04 22:56:00 +0800 CST  
自顶

楼主 这一场大梦  发布于 2016-01-05 19:47:00 +0800 CST  

楼主:这一场大梦

字数:171394

发表时间:2016-01-03 01:12: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8-24 21:18:18 +0800 CST

评论数:517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