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囚宠(霸道帝王攻×体弱皇叔受)

“求你,放了我。”
“不可能。”
“这辈子,你只能是朕一个人的。”
“千万不要再想着逃离。”
“朕的耐心是有限的。”
“小!皇!叔!”


楼主 wjfltwh  发布于 2018-03-10 14:45:00 +0800 CST  
一楼是度娘的,二楼才是我的

楼主 wjfltwh  发布于 2018-03-10 14:53:00 +0800 CST  
等我下班。一定更

楼主 wjfltwh  发布于 2018-03-10 17:18:00 +0800 CST  
(一)
八月,骄阳似火。
御前总管邵安鞠身站在乾清宫外,在他身后乾清宫所有伺候的宫人都战战兢兢。
正午时分,日头十分毒辣,可所有人身上冒的却是冷汗。
又一阵砸东西的声音从殿内传来,大家都吓得一惊,头埋地更低了。
“简亲王!”乾清宫内,年轻的帝王一脸寒霜,声音毫无任何感情,“围场的守卫都是你安排的,你是不是该好好和朕解释一下,那些刺客到底是怎么混进去的,朕对此可是好奇的很。”
苏沐怀跪在下方,身姿依旧挺拔,目光平静的看着皇帝,俊郎的脸上没有一点表情,“臣失察,请皇上赎罪。”
“哦,就只是失察吗?”苏望澜语气淡淡的,既没说信,也没说不信。
“皇上以为还有什么。”苏沐怀反问到
“罢了,皇伯父说的话朕自然还是相信的。不过事关重大,还是请皇伯父去宗人府大牢住几天吧!”苏望澜站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他,“或许,你也可以选择去刑部大牢。”
苏沐怀的脸色终于变了,似震惊,又似不敢相信,但确始终没有任何动作。
苏望澜静静地看了他一会,淡淡的喊了句“来人。”
话音未落,就有一个容貌平凡,衣着普通的男子幽灵一般的出现在原本只有俩人的宫殿之中。
“简亲王或许不知道该怎么去宗人府,你去帮帮他。”
男子闻言,走到苏沐怀身边。还未有所动作,苏沐怀便已经自己站了起来,拍了拍膝盖上并不存在的灰尘,嘲讽的看了苏望澜一眼,“本王自己会走。”
苏沐怀说完,大步向门口走去,毫不理会身后乒乒乓乓的声音。
几乎把能砸的东西都砸完了,苏望澜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过了好一会才平静下来,望着一片狼藉的宫殿,朝着门口一声爆喝,“通通给朕滚进来。”
“皇上。”所有宫人都一股脑的进来,跪倒在地。
“立马给朕收拾干净,再给朕添两个冰盆。”苏望澜说完,一甩衣袖坐在唯一干净的桌案前,开始处理政务。

楼主 wjfltwh  发布于 2018-03-10 20:11:00 +0800 CST  
小短章送上,关于大夏天去围场打猎的事请大家忽略。小皇叔下下章出场

楼主 wjfltwh  发布于 2018-03-10 20:14:00 +0800 CST  
求安慰


楼主 wjfltwh  发布于 2018-03-10 21:04:00 +0800 CST  






楼主 wjfltwh  发布于 2018-03-11 19:18:00 +0800 CST  
(三)
“皇上息怒。”苏望澜的气息笼罩之下,乾清宫仿佛一下子从盛夏进入了初冬,所有人都本能的下跪请罪。
淡漠的扫了一眼瞬间跪了一地的人,苏望澜薄唇轻启,“都出去。”
所有宫人们如逢大赦一般,争先恐后的出去,走在最后的邵安回过头有些担忧的看了依旧跪伏在地上的苏沐恂一眼,嘴唇动了动,却终究没有说出什么,转过身把门关上。
只剩下俩人的宫殿中静的落针可闻,跪在地上的苏沐恂心中不免有些慌张。
苏望澜晾了他一会,幽幽开口“皇叔刚才的话是什么意思,朕有些不太明白,皇叔能否替朕解惑。”
苏沐恂手心里都是汗,“是臣失言了。”
苏望澜“哦。”一声表示听到了,紧接着又道:“朕记得当年皇爷爷驾崩父皇登基时,朕与皇叔都才十岁,倒是不知皇叔从哪听来的这些流言蜚语。”
苏沐恂不敢再说话,就那么一言不发的跪伏着,室内清凉,他却硬生生的出了身冷汗。
苏望澜居高临下的看了他一会,慢慢的走到他身前,“起来吧!朕已经让四皇叔和刘乾负责此事了,皇叔可是放心了。”
放心吗?自然是放心的,四哥性子温和,与所有的兄弟关系都很好。刘乾为人公正又刻板,就连皇上的面子也不给。它俩负责此事,大哥应该是安全无虞。
看着苏沐恂明显的松了口气,苏望澜挑了挑眉,“那件事先放一边吧!倒是皇叔刚才御前失仪,以下犯上。皇叔说朕该如何罚你呢?”一边说着,手却缓缓的探入他的衣摆,在他的腰上徘徊。
身上最敏感的地方被人把控,苏沐恂下意识的颤栗了一下,险些软倒在他身上,宽大的衣袖下,手死死的握着拳,一字一顿的开口,“我是你亲叔叔。”
“朕一直都知道啊!”苏望澜的语气很无辜,“皇叔不用每次都提醒一遍的。”
“你说过,只要我不愿,不会勉强我的。”
“朕确实说过。”点了点头,苏望澜肯定了他的话,“这些年来,朕可是从没勉强过皇叔,每次可都是皇叔自愿的。”
抽出自己的手,苏望澜无所谓道:“想来皇叔这次是不愿了,既然如此,那就按律处置吧!皇叔自己也是熟读律法的,便自己说说吧!”
苏沐恂愣了一下,好一会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凡皇室中人,以下犯上者,当众去衣受杖三十。”声音飘忽,说到“当众去衣”四个字时,几乎轻的听不到。
“皇叔的记忆力果然不错。不过,皇叔一向体弱,朕甚是怜惜,便二十杖吧。”苏望澜很大方的减去了十杖,“皇叔可是想好了。”
苏沐恂很是了解苏望澜,知道他现在并没有开玩笑,若只是杖刑,他肯定会很有勇气的让苏望澜按律处置。可所有的勇气,在“当众去衣”四字面前,却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两害相权取其轻,苏望澜只给挖了两个坑让他选一个跳,他别无退路。
垂下眼帘,隐去所有的情绪,“皇上政务繁忙,臣先回自己宫殿。”
“很明智的选择。”苏望澜勾起他的下巴,语气十分轻佻,“朕晚上过去,洗干净了乖乖等着朕。”

楼主 wjfltwh  发布于 2018-03-12 19:53:00 +0800 CST  
最后那句话,感觉自己好邪恶

楼主 wjfltwh  发布于 2018-03-12 19:54:00 +0800 CST  
本次列车预计一小时后出发,请大家系好安全带……

楼主 wjfltwh  发布于 2018-03-13 18:47:00 +0800 CST  







楼主 wjfltwh  发布于 2018-03-13 20:05:00 +0800 CST  
(五)
苏沐恂醒来之时,已经是第二日下午。从小照顾他长大的孙嬷嬷正红着眼眶坐在他床边。
“嬷嬷,你怎么了?”
“小主子,奴婢没事,只是突然有些伤感罢了。”心疼的看着被自己当做侄子一般照顾长大的苏沐恂,终究没有说出会让他更难堪的话。
强忍着身上的不适坐起来,在腰后垫了个软枕,“嬷嬷,我没事的,真的没事,你不用担心,我答应过母妃,会好好活下去的。”
“小主子,你是他亲叔叔啊,他怎么可以……”
“嬷嬷。”皱着眉头打断她的话,苏沐恂道,“我饿了。”
“好,小主子想吃点什么。”
“嬷嬷做的我都喜欢。”苏沐恂难得像个单纯的孩子一般,声音里有些许依赖。
孙嬷嬷离开没多久,苏沐愉便进来了,“十弟。”
“四哥来了。”苏沐恂冲他笑了笑。
“十弟。”苏沐愉看着他满脸的疲倦,犹豫了一下,还是开口,“皇上他昨天是不是又来过了”
“弟弟不明白四哥的意思。”
“小十,你还打算瞒着我到什么时候?”
苏沐恂垂下眼帘,好久才问道,“四哥是什么时候知道的?”
“四年前就知道了,你那天扶着他离开没多久,我就跟了上去。”
“原来四哥都看到了。”
“小十,你会不会怪我,如果我当初能够站出来阻止那次意外,或许就……”
“没用的。”苏沐恂摇了摇头,“那次根本不是意外,皇上他从头到尾就没有醉。”
“其实就算那次真的是他喝醉了又能怎么样?”苏沐恂自嘲道,“这四年来终究每次都是我自愿的,即便有是有苦衷和迫不得已又如何,事实就是事实。”
“雌伏在自己侄子的身下,纵观历史,也就我一个吧!”
“小十,你别这样,这不怪你的。”
“四哥,你可不可以帮帮我?我不想在这么下去了。”苏沐恂的眼睛里是浓得化不开的痛苦与悲哀。
苏沐愉皱了皱眉,“你有把握吗?皇上的性子你也是知道的,若是被他发现恐怕你以后的日子会更不好过。”
“不试试怎么知道。反正都已经这样了,再不好过又能如何,顶多彻底没了自由。”
“那孙嬷嬷你打算怎么办,她若留下来肯定会被迁怒。”
“我会想办法带她一起走的,好在他现在并没有限制我的自由,我还是有机会出宫的,多带一个人应该没什么问题,不过是跟着的侍卫多点罢了。”
“好,如果只是这样我可以帮你引开侍卫,不过接下来的事情就要靠你自己。”苏沐愉咬咬牙,同意帮他这个忙。
“多谢四哥。”

楼主 wjfltwh  发布于 2018-03-14 19:54:00 +0800 CST  
小皇叔终于要跑路了,保佑他能成功吧!阿门!

楼主 wjfltwh  发布于 2018-03-14 19:57:00 +0800 CST  
(六)
但凡牢房,总是和阴暗潮湿挂钩的,宗人府的牢房自然也不例外,哪怕已经是最干净的一间,依旧让人忍不住皱眉。
苏沐怀平静的打量着这几天来唯一的外来人员。
“三弟大晚上来此,怕不是为了看望大哥吧!”疑问的话语,用的却是肯定的语气。毕竟俩人虽说是兄弟,交情却不是很深,再加上现在时间不对,苏沐慎来比的目的不得不让人怀疑。
“大哥这话可真是让弟弟伤心。”苏沐慎嬉笑的接了一句,随即正色道:“弟弟想借大哥腰间的玉佩一用。”
“以三弟的身份,还会缺这么一块玉佩。”
“大哥的玉佩可是与众不同的。”声音很是意味深长。
苏沐怀眼神一禀,“三弟这话是什么意思。”
“大哥何必在我面前装傻,弟弟不过是想要大哥手上京畿卫和御林卫的指挥权。”
“当然若是大哥肯亲自帮忙那就更好,你的命令可比区区一块玉佩管用。”
一股凌厉之极的杀机从苏沐怀身上扩散了开来,瞳孔缩小到极至的双目闪起丝丝危险的光芒!
“三弟慎言,要知道东西可以乱吃,话可不能乱说。”
“呵呵。”苏沐慎仿佛没察觉的他身上的气息,“看来大哥已经猜到弟弟想做什么了。大哥还真是忠心耿耿,不过弟弟却是有点为你感到不值。这次的事谁都看得出来与你无关,可他又是怎么对你的。”
“大哥怕是还不知道吧,咱那位好侄儿可是说了‘只要结果’,大哥说他想要的是什么结果。”
“他可是已经打定主意要让你在宗人府里待一辈子了,你还对他抱有幻想?”
“那又如何,他是君,我们是臣,三弟了可别忘了自己的本分。”
看着苏沐怀不为所动,苏沐慎心中暗恨,面上却一点不显。又接着劝说。
“大哥是不是不相信弟弟的话,这是他让暗卫送给刘乾的密信,大哥不妨好好看看,他的字迹和私人印鉴大哥总是认识的。”
“暗卫?”苏沐怀并没有去接他手里的信,“好,三弟果然是好手段。”
“大哥过奖了,在弟弟看来,这世上根本就没有收买不了的人,所谓的忠诚,只是背叛的筹码不够。”
“父皇当年曾说过,你是我们兄弟中心思最深沉的,我原是不信的,现在看来……”
“哦。是吗?”
“三弟还是请回吧!”
“大哥看来已经打定主意了,不过大哥,一个私德有亏的皇帝值得你这样愚忠吗?”
“你这话什么意思?”苏沐怀皱眉。
“看来大哥真的什么都不知道,皇帝他和我们十弟,”苏沐慎一字一顿:“叔 . 侄 . 乱 . 伦。”
看着满脸不敢置信的苏沐怀,苏沐慎讥笑道:“你以为十弟为何到现在还没成亲,被留在宫里。”
苏沐怀闻言,沉默了许久, “回去吧,我可以当什么都没发生。”
“大哥不会以为你还有机会告密吧。你觉得我会什么都没做就来找你摊牌?”
“什么……”
“见过王爷。”两个都是三十岁左右的男子突然走进牢房,却是京畿卫的副统领赵恭和御林卫的副统领李浩。
“这俩人大哥应该不陌生吧。”苏沐慎淡漠的看着他,“马上就要变天了,可惜你看不到了。”
“是你们。”苏沐怀脸色大变,死死的盯着眼前的三人,“那天的刺客都是你安排的,你早就有这个打算了。”
“呵呵。”苏沐恂并没有直接回答他的问题。
“我给过你机会了,是你自己不要的,到了下面,千万不要怪我。”苏沐慎转身向外走去,毫无感情的声音远远传来“送他上路吧!”

楼主 wjfltwh  发布于 2018-03-15 20:05:00 +0800 CST  






楼主 wjfltwh  发布于 2018-03-16 19:56:00 +0800 CST  
(八)
乾清宫门口,本应已死的苏沐怀一身戎装,身后是苏沐愉以及其他几位说得上话的宗室王爷。
连眼角也没扫他一下,苏沐怀径直走到了苏望澜的面前,躬身禀道“启禀皇上,豫亲王府上下所有人全已处于掌控之下,臣特来复旨!”
看着苏沐怀,苏望澜欣然点头:“很好,简亲王辛苦了。”
望向脸色难看到了极点的苏沐慎,苏望澜冷然道:“很遗憾,所有事一直都在朕的掌控下,若不是没有十足的证据表明是你害死父皇,朕岂能容你到现在。”
“好!很好!难怪那些人都轻易被我拉拢了,原来都是你安排的,果然是我小看你了!”知道大势已去的苏沐慎反而笑了起来:“不过,你真以为事事都尽在你掌握?”
“你什么意思?”见他如此反应,苏望澜的脸色微微一变,突然有种很不好的念头。
“什么意思?这点你还是去问我的好四弟吧!”苏沐慎的脸突然呈现出诡异的潮红色,一口暗黑色的血在口中喷出,溅到地上。
“你早就服毒了?”
“呵呵呵……”苏沐慎低笑两声,身体猛的一晃,一只手撑在桌子上,“事情实在太过顺利了,我不得不怀疑,可就算是要死,我也绝不会死在你手上。”
嘴角涌出的血越来越多,苏沐慎的眼神逐渐涣散,恍惚间,一个丰神俊逸的男子自虚空缓缓走来,带着清浅温和的笑意,对他伸出手。
苏沐慎微笑,低低唤了一声:“小八。”
小八,我终于可以再次见到你了。
小八,你不在的这三年,我好想你。
兴和元年夏,豫亲王苏沐慎逼宫谋反事败,服毒自尽于乾清宫,享年四十二岁。
……………………
三日后,乾清宫。
“你说什么?”一声震天怒吼,苏望澜差点把手边的奏折砸出去。
十弟,这次可真要被你害死了。被独自召来乾清宫的苏沐愉感受到苏望澜的怒火,忍不住在心里哀嚎一声,早知道当初就不帮这个忙了。
看看苏望澜的脸色,他小心地道:“那个…皇上,我原本也不想……可十弟当时那般要求我实在不忍拒绝,让他失望……我虽然帮十弟引开了那些侍卫,但我想着侍卫把人跟丢了肯定会和你报告的,所以我才………”
这倒也是,就算侍卫不来报告,碧痕宫的宫人们也会来找自己。可都快过去十天了,自己一点消息都没得到,是不是说明人已经回宫了。
“既然没人来找朕,想来皇叔还在宫中。”
“皇上,碧痕宫的管事张公公七天前就已经和邵总管说过谨亲王失踪的事了。”一个身量不高,面孔白皙的小太监突然出声,“奴婢当时就在邵总管身边。”
“邵安!该死的!”苏望澜再也忍不住,硬生生捏碎了桌案上的茶盏。
苏望澜此时却是有些后悔,和他特意安排的人不同,邵安确实是吃里扒外,被苏沐慎拉拢了。原本想着不过是个阉人,不甚重要,再加上不宜打草惊蛇,这才冷眼旁观,装作不知,一直留着他,没想到.……
“立马派人去找,就算挖地三尺也要把谨亲王给朕找到。”
下达完命令后,苏望澜看着苏沐愉,“四皇叔。”
他不是蛮不讲理地人,是而虽然心中极怒,却被他强自按耐了下去,沉声道:“此事非四皇叔之过,朕不怪罪,四皇叔且回吧。”
“臣告退!”
……………………
“你叫什么?”苏望澜看向那个小太监。
“奴婢,小李子。”
“朕问的是你的全名,李什么?”
“李福生。”
“福生,不错,听着倒是个有福之人,以后就由你接替邵安的职务。”
李福生闻言,几乎喜极而泣,伏身道:“奴婢定不负皇上的恩典。”

楼主 wjfltwh  发布于 2018-03-17 21:21:00 +0800 CST  
修改了好几次,勉强满意……就这样吧

楼主 wjfltwh  发布于 2018-03-17 21:24:00 +0800 CST  
(九)
皇上最近的心情很不好。
这是所有人的共同认知。
实在是这些天苏望澜的情绪外露的太过明显,以致整个前朝以及后宫都笼罩在一片低气压中。大家每天都是战战兢兢,如履薄冰。生怕不小心惹恼了苏望澜,导致这座移动活火山爆发。心里不免把苏沐慎给骂翻了,毕竟除那件事之外,他们实在想不出还能有什么事能让皇上如此愤怒。
“退朝!”尖细的嗓音响起,所有朝臣都松了一口气,庆幸这一天又安全度过。
相比于他们,身为少数知道真相人员之一的苏沐怀和苏沐愉却不是那么乐观。
“还是没消息吗?”
“大哥啊!你看就咱皇帝侄儿那样子,像是有消息的样子吗?”苏沐愉很没形象的翻了个白眼。
“唉!你说皇上他怎么就……十弟可是他亲叔叔。”
“大哥慎言,这是在宫里。”苏沐愉连忙打断他的话,眼睛看向四周,见没人注意他俩,这才继续道:“大哥,我还是那句话,这事我们别管,也管不了,我可不想再被冻一次了。”
“呃!”回想起自己前几日从苏沐愉处证实了皇上和十弟的事后,硬拉着他去劝说皇上时,苏望澜沉着一张脸,不停地散发冷气,整个乾清宫瞬间变成冰窖的场景,苏沐怀沉默了。
不知过了多久,就在俩人快到宫门口时,苏沐怀停了下来,“其实要是他们你情我愿的话,我也可以当什么都不知道,可现在明显……”
“大哥,这是皇上和十弟自己的事,他们自己会处理好的。更何况十弟他其实也……”
“什么?”
“啊,没什么!没什么!”见差点说漏嘴,苏沐愉连忙打个哈哈,“我是说这天看着快下雨了,我得早点回家了。”说完就冲出了宫门。
看着他的背影,又看了眼难得万里无云的好天气,苏沐怀忍不住皱起了眉头。
听他的口气,皇上和十弟的事很明显另有隐情,难道说十弟也是对皇上有情的?可如果是这样,十弟又为什么要离开,而且还是用这种方式……可若不是这样,那他的话又是什么意思……
苏沐怀越想越头痛,最后不由发狠,那个臭小子,装什么神秘,说清楚一点会死啊!

楼主 wjfltwh  发布于 2018-03-18 20:47:00 +0800 CST  
小短章送上,实在没什么思路,写不出来。

楼主 wjfltwh  发布于 2018-03-18 20:49:00 +0800 CST  
想让小皇叔在外面多浪一段时间,大家觉得怎么样……

楼主 wjfltwh  发布于 2018-03-18 20:50:00 +0800 CST  

楼主:wjfltwh

字数:18045

发表时间:2018-03-10 22:45: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5-02 00:15:42 +0800 CST

评论数:214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