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 天,永远黑了 父子 虐

二次开楼,希望一切阿弥陀佛,阿门

楼主 念你85  发布于 2015-03-25 23:21:00 +0800 CST  
1 “慕枫,我们又有儿子了,你看,他多可爱,慕轩有弟弟了。” 女人异常的虚弱,说话声有气无力,男人满眼的泪花,强忍着。“名字我都想好了,就叫慕尘吧,你觉得怎么样?” “好……” 话音刚落,女人的手滑出了男人的手,带着微笑安然的闭上了眼睛。“晓希,晓希……你怎么可以就这样离开我,不……啊……”男人哭的撕心裂肺。床边的婴儿白白胖胖的,正在允吸着自己的拇指,样子十分可爱。可是在慕枫的眼里,他就是个祸害,是他让自己失去了挚爱。从慕尘出生以来,已经六年的光景了,可是在这六年的时间里慕尘一直被慕枫冷落着,当然也有不少时候被责骂。慕尘很羡慕哥哥,因为爸爸对哥哥特别好,过生日的时候,爸爸会送礼物和蛋糕给他,而自己连什么时候出生的都不知道。记得四岁那年,慕尘在看电视,里面的小朋友在过生日,此刻便不由的想起了自己的生日,可是没有人告诉过自己,晚上等到慕枫回来后,慕尘便胆怯的跑上前去问“爸爸,我的生日是哪天啊?” 结果却换来了一张黑的不能再黑的脸和大声的呵斥“你没有生日,以后再提这事,小心打烂你的最。” 慕尘被这样的训斥吓坏了,自那以后再也没有提过这事。在私底下也问过哥哥,可哥哥也不知道。慕尘彻底死心了。这个年纪是该上学了。慕尘被送到了一家普通的封闭式管理学校,一个月才能回一次,在学校,慕尘刚开始很不习惯,被噩梦惊醒是常有的事,最后慢慢习惯了。就这样的生活一直持续了十年。

楼主 念你85  发布于 2015-03-25 23:22:00 +0800 CST  
2 十六岁的慕尘上高一了,学校离家也不是太远,虽然学校不比不上哥哥上的贵族学校,但是慕尘从未埋怨松懈过,即使每次成绩都很好,只为想得到爸爸的称赞,可每次换来的只有冷漠。哥哥就不一样了,有时考了好成绩,爸爸会夸他,有时考的不尽人意,爸爸会安慰他。而自己什么也没有得到。小的时候还好,现在长大了,爸爸每次看到自己就像见了仇人一样,动不动就是一顿骂,有时还会被无缘无故的打上一顿。自己很想知道这是为什么。上周的星期六,慕尘回到家里,回到二楼的房间,门一打开,自己的所有东西都不见了,家里没有人在。这时张嫂买菜回来了。慕尘跑下楼,拉着张嫂问“张嫂,我的房间……” “先生让我把东西都搬进了一楼的那间小房间里” 顺着张嫂指去的方向看去,那间房以前是储物间,没想到现在成了自己的卧室。爸爸是多么不想见我啊。慕尘握紧了拳头,走进了房间,虽然有点小,一张桌子一张床,够了。慕尘把房间打理了一番,便躺在床上睡着了,一直到晚上。“碰”外面的门,被很大力的撞开发出刺耳的声响,慕尘被这声音震醒了。打开门一看,是爸爸回来了,脸色微红,身上的酒气十里开外都能闻到,他的步伐很不稳,摇摇晃晃的。慕尘紧紧扣着门框,最终还是没能忍住,跑过去扶住了慕枫,引领着他向楼上走去。可没走两步,慕枫便转过头来,满脸怒气的盯着慕尘,被这么看着,慕尘有些心慌,刚开口叫了声爸……就被大力的甩了出去。慕尘被这样一摔,重重的斜身跪趴在了地上。膝盖传来阵阵疼痛,慕枫摇摇晃晃走过去,用那坚硬的皮鞋在慕枫身上乱踢,“你这个灾星,灾星……”。慕尘蜷缩着身体,抱着头,侧卧在地上一动不动。张嫂在一旁吓傻了,愣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赶紧上前阻拦,“先生,先生,别打了,这样会把小少爷打坏的”。可是慕枫根本没停下来。看着没办法,张嫂实在不忍心看下去了,上前使劲将慕枫拉开了。也许是累了,慕枫也没再踢打,在张嫂的掺扶下上了楼。满身脚印的慕尘颤颤巍巍的爬了起来。

楼主 念你85  发布于 2015-03-25 23:26:00 +0800 CST  
3 浑身疼的要命,但还是坚强的迈着蹒跚的脚步走回了房间。到很晚,迷迷糊糊感觉到有人进了自己的房间,“慕尘,慕尘……”,原来是哥哥。当自己醒来时是在医院。记得第二天,哥哥和爸爸吵架了,我的房间被哥哥搬了上去,可又被爸爸扔了出来。那天是用怎样的心情过的都不知道。哥哥很生气,摔门而出,爸爸不久也出了门。突然感觉自己好坏,因为自己的事,害的和哥哥爸爸关系成这样。我真的是灾星……。上周每天都过的好难受,这周的今天依旧如此。自从上高中以来,生活费根本就不够用,经常饿肚子,于是自己找了一份兼职做,是饭店端盘子的,工作不是很累的每月的工资不仅能让自己吃的饱饱的,还有剩余的钱。钱是不缺了,但是上课老被老师点名批评,因为由于没休息好的关系,所以经常打瞌睡。今天在上班主任的课时又睡着了,“慕尘”厉声的喊声将自己从梦中惊醒。赶紧好起来,老师正一脸怒气的盯着自己,“下课到我办公室来” “是,老师”“现在给我站后面去” 只好认命乖乖的拿着书站到了后边。同学们一阵阵骚动,“帅哥被罚站了” “学霸也被罚,太残忍了吧” 各种的窃窃私语。下课了,跟在老师的后面向办公室走去,“报告” “进来” 班主任坐在椅子上,看着自己,“你最近怎么了?好多老师反应你上课睡觉” “没什么,就是有些累” “有些累?你是不是去上网吧了?” “没有” “说实话。” “真没有” “不说是吧?好” 班主任拿出了注册本,慕尘急了,“老师,您别打,我以后不会在睡觉了,真的不会了” “你知道你这两周的周测考了多少吗?” “知道” 慕尘一直低着头,不敢直视老师的眼睛。“知道,你还睡觉,问你原因还不说,我看必须得让你家长来学校好好谈谈” “老师,我求你,我求你别打,我会改的” 慕尘急得两脸通红。但老师还是拨通了电话,电话里传来“您所拨打电话电话是空号,请查证后再拨”。班主任很吃惊,可慕尘更吃惊,爸爸是什么时候换的号码,怎么没有告诉我。慕尘心里空荡荡的,感觉像是被挖空了。“慕尘,你怎么可以填写假号码?”…………“老师对不起,我……我……我不是故意的” “你这学生问题还不少,把你家长的号码给我,今天我非要见人” “老师我的家长很忙,他没有时间过来的。请老师给我次改正的机会,我会改正的。” “家长忙是理由吗?忙什么事都没有孩子的事重要。号码给我” 班主任有些恼了。慕尘被被逼到了死角。

楼主 念你85  发布于 2015-03-26 07:24:00 +0800 CST  
4 没办法只好把哥哥的号码给了老师。“喂,您好,请问您是慕尘的家长吗?” “我是他哥,您是哪位?” “我是慕尘的班主任,这段时间慕尘出了点问题,我想和你们的家长聊聊,可他就是不说,你能告诉我吗?” 慕轩知道这事不能让爸爸知道,不然会出大事的。“不好意思,家长出差了,短时间内不会回来,如果可以的话,我可以到学校一趟。” “那,好吧。就约六点吧,行吗?” “行”。慕尘一直站在墙角被罚面壁思过。慕轩向老师请了假赶紧往过来赶。六点快到了,慕轩也到了办公室。“老师,您好,我是慕尘的哥哥。” “你好,请坐。” 班主任把慕尘打发去了教室。慕尘回头看了眼哥哥,眼里充满了不安。30分钟后,慕轩出了办公室,到教室看到弟弟坐在位置上。教室空无一人,显得很安静,气氛有些不自在。慕尘低着头很紧张的坐在那里,一声不吭,慕轩率先打破了这份沉闷。“情况我都知道了,你近期是怎么了?” 语气很平常,但慕尘却紧张的站了起来,站的很标准。“我,我做了份兼职” “为什么?你缺钱吗?” …………“不是,我就是想锻炼锻炼自己” 慕尘知道,这事不能让哥哥知道,不然又会和爸爸吵架。“什么年纪什么职位,就干相应的事就好,干嘛急着超前,辞了吧” 慕尘不说话,“别发拗,说话。” “我会把握好时间的,保证以后上课不睡觉了” 见弟弟还在坚持,慕轩也就没在说什么。“给,这是爸爸的手机号。那个……爸爸可能忘记告诉你了。还有,我把手机号给了你班主任,时间也不早了,我要回学校了。” 慕轩转身就要走了,“哥” “嗯?” “谢谢你” “还真客气,你我都是一家人,不用这样的,再说了,我可是你哥,这都是应该的。”哥俩都笑了。慕尘坐在空荡荡的教室,使劲的安慰自己,就像哥哥说的,爸爸是忘了给。可是心情还是糟糕透了。

楼主 念你85  发布于 2015-03-27 08:05:00 +0800 CST  
5 慕尘信守对哥哥和老师的承诺,以后上课再也没有睡着过,成绩也没下落过。可是本来就消瘦的身体,现在更加消瘦了,仿佛一阵风就能被刮倒似的。但值得庆幸的是自己有个身体,抵抗力棒棒的。也许就应了那句话“老天夺走了你什么,肯定会用其他东西来补偿你”。一天上班的夜里,慕尘走到一个小巷口,看到几个流氓正在欺负一个女孩,眼看就要被欺负了,慕尘想都没想冲过去就给了那带头的一脚。其他人转过身来恶狠狠的盯着他,将其包围在中间,女孩迅速跑开了,俗话说“英雄架不住群狼”慕尘被按倒在地,拳打脚踢,有人甚至捞起身边的木棒,狠狠的往慕尘身上砸。慕尘无法还手,被围在中间更无法逃离。就在此刻他想到了爸爸讨厌自己的眼神,一种心灰意冷的感觉油然而生,好像现在的困境不是困境,而是能让自己离开的途径。慢慢的,慕尘松开了保护头部的手。就在此刻,警车来了。流氓们慌了神,四处逃窜。“你,没事吧?” 是刚才逃走的女孩,原来她没走远,而是报了警。“我没事” “谢谢你救救我。” “不客气,” 站起来后,感觉头晕乎乎的,脑后热乎乎的,手一摸黏黏糊糊的。一看,竟然是血。一阵眩晕,差点摔倒,幸好女孩眼疾手快扶住了他。慕尘被送进了医院,幸好只是开了个口子,没有伤到颅内。第二天,慕尘醒了,病房没有人,女孩的包在桌子上,应该是出去了。点滴还有半瓶,身体一动,就好像快要散架了一样,不管哪里有很疼。可是慕尘不想待在这里,他也知道过会女孩会说些什么,会问些什么,而这些慕尘一句也不想回答,于是拔掉针管,穿好衣服,就走了。

楼主 念你85  发布于 2015-03-27 16:49:00 +0800 CST  
6 慕尘现在想的第一要事便是去餐厅,他怕老板解雇他,毕竟那里晚上生意挺好的,昨晚没去,老板肯定不高兴。匆匆来到餐厅,不出所料,老板看自己的眼神就不对,“昨晚去哪里了?也不打声招呼,还想不想干了?” “对不起,我昨晚有事,没来的急,不好意思”慕尘声声歉意。老板没理就走了,走时瞟了眼慕尘头上的纱布,感到阵阵奇怪。慕尘去后面换上了工作服,端着盘子给客人上菜。“喂,过来” 慕尘没在意,“说你呢,头上带纱布的” 慕尘转身看过去,真是冤家路窄,又是昨晚那几个流氓。那几个人起身向慕尘走来,“嘿,昨晚的英雄救美不错嘛,你怎么还活着。头上那一棒我还真是砸轻了。” 带头人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其余的客人见情况不妙,钱都没付就全走了,老板又急又怕。躲到后厨去报警了。前厅的流氓们把慕尘围住推推搡搡,不断的挑事。“怎么,现在怂了,你不是喜欢英雄救美吗?现在看看会不会有美女来救你啊?” 众人皆笑。慕尘一拳上去打掉了那流氓的几颗牙,这一拳激怒了流氓们,他们一拥而上,拳头,脚蜂拥而至。当警察来时,慕尘已经浑身是血,晕了过去。警方联系到了慕尘的班主任,然后又联系慕枫,在和慕枫整个通话中,一直没有说话,没有发表任何态度,等警方说完后,对方也就挂掉了电话。这使警方感到很奇怪,怀疑这个号码不是慕尘父亲的。到最后联系上了慕尘的哥哥,这才有人到医院来照料慕尘。看着满身是伤的弟弟,慕轩心里难受的要死。五天后,慕尘出院了,在这五天里,爸爸始终没来,每当在夜里的时候,慕尘都会偷偷的抹眼泪,感觉自己活着就像是个笑话,是个垃圾,母爱父爱都没有,有时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活着。也许心里还蕴藏着那份渴望吧。记得小时候拉过爸爸的手,那是在爸爸睡着的时候,虽然就那么短暂的一小会,可是那温暖的感觉就深深的印在了心里,直到现在。应该是这一丝温暖吧,是他让自己有的那份渴望。

楼主 念你85  发布于 2015-03-28 09:17:00 +0800 CST  
7 出院后,餐厅老板解雇了自己。一个月的工钱也没给,说是赔偿那天的损失。也对,那天是吓跑了好多没有付款的客人,慕尘没有追究什么,就走了。工作丢了,现在除了上学也没有地方可去了,只有回家,等再过一段时间重做打算。家,已经很久没有回去过了,也许也不会有人会在意自己,除了哥哥。踏着回家的路途,可心里却百感交集,想与不想纠结着,但脚步从未停下。终于还是回来了,打开门,爸爸正在看报纸,从小到大都感觉爸爸的威严感很强,每次看到他就会有莫名的紧张感。慕尘小心翼翼的走过去,“爸爸” 慕枫放下手中的报纸,上前就给了慕尘一个耳光,由于来的太突然,力量很大,慕尘直接被扇的打了个趔趄,但又迅速的站好,惊恐的双眼看着慕枫,慕枫什么话也没有说,转身抄起鸡毛掸子,就往慕尘身上胡乱的砸去,每一下都如同刀割一样,慕尘低着头,咬着嘴唇,双手紧紧拽着衣角,身体在瑟瑟发抖,很疼很想躲,可是步子依旧在原地。鸡毛掸子断了,慕枫貌似还没解气,一脚将慕尘踹倒在地。“你怎么不死在外面,回来干什么” 这句话是气话吗?是在关心我吗?慕尘这样想着,爬起来跪在地上,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只是叫了声很想要回应的“爸爸” 。可是给他的只有一个背影。慕尘一人跪在那里。眼眶是湿的,不知是错愕的感动,还是真切的伤心。太阳走过天际,月亮就霸占了星空,慕尘的腿早就没有了知觉。望望书房紧闭的房门,伤感又找上了自己。这时哥哥回来了。“怎么回事?”满脸疑惑的慕轩丢下包,跑过去问。看着弟弟脸上的巴掌印,想都不用想就知道是爸爸干的。“爸爸生气了” 慕尘也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在他看来爸爸生气打自己已经是一种理由。“他干嘛打你,你又没做错什么,我要找他理论。”慕轩气匆匆的跑上了二楼,慕尘想阻拦可是根本就来不及。书房门被慕轩很大力的推开,“干什么?有没有教养?”慕枫质问着,“没有,我没教养,你来打我啊。” “出去” “为什么打慕尘,他做错了什么?” “我要打他,要你管吗?怎么跟我说话的?” “他也是有人权的,你不能凭怨无辜的打他。” “少管闲事,出去,立刻马上”慕枫拍着桌子站了起来。“我从来没有像现在这样恨过你”慕轩摔门而出。

楼主 念你85  发布于 2015-03-28 17:02:00 +0800 CST  
8 来到楼下,“起来,刚出院不能这样折腾,”慕轩拉起弟弟的胳膊使劲拽,可是早已双腿麻木的慕尘怎么也起不来,“哥,我腿麻了” “没事,哥背你” 慕轩蹲下将弟弟的胳膊放在肩膀上,等站起来后,双手搂起弟弟的双腿,向自己的房间走去,他从未这样近距离的接触过弟弟,更没想到弟弟会如此之瘦,身上的骨头好明显,戈的自己肉疼。背上的慕尘感受着哥哥温暖的背,虽然不是很宽大,但真的很舒服。慕尘被放在了哥哥的床上,身后的伤一阵叫嚣。挪来挪去,怎么都不舒服。“衣服脱了,我给你上点药” “哥哥,对不起” “说着干什么?” “我又害哥哥和爸爸吵架了” “没你的事,是他太过分了。” “哥,爸爸为什么不喜欢我,我很讨人厌吗?” “没有,是他要犯病”说实话慕轩也不清楚为什么。说着就把弟弟的衣服给脱了,上次被混混们打,身上还有痕迹,现在又被爸打,那几条高高隆起的棱特别刺眼。慕轩找来药,小心翼翼的抹着,但手劲还是不太好把握,时不时的就把慕尘弄疼了。“腿有知觉了没?” “没有” 慕轩将弟弟的腿放在自己的腿上,用手揉捏着。“下次别那么傻了,他打你,你就跑开嘛,那么听话做什么,让他往死里打吗?” 慕尘不说话,其实他也想跑开的,但是这是唯一能和爸爸近距离的时候,自己真的挪不开脚。“行了,看你那样,傻的要死。好点没?” “嗯” “那你自己揉揉,我去给你弄点吃的。别嫌弃啊” 慕尘笑着摇了摇头“不会” 。“哥,谢谢你,没有你的关心,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谢谢有你在。”慕尘小声碎碎念着。哥哥手艺真的很烂,一碗瘦肉粥,那肉感觉没熟透,米也没怎么熟透,但味道很甜,心里更甜。一碗粥不知不觉就吃完了,这碗粥是自己吃过最好吃的饭了。

楼主 念你85  发布于 2015-03-29 07:46:00 +0800 CST  
9 晚上,慕尘是和哥哥一起睡的,很安心,更多的是开心。八月十五到了,夜晚的月亮好圆,很亮,但那亮光带来的不是温暖,而是一种渗人的感觉。哥哥有事出去了,爸爸在院子里独自喝着酒,望着圆圆的月亮说着什么,虽然偷听真的很不地道,也不是慕尘想干的事情,但是还是控制不住自己,迈开了脚步,慕尘站在离慕枫不远的窗后静静的听着。“晓希,你知道吗?这么多年过去了,我还是忘不掉你,每次看到慕尘我就会想起你,我恨他的到来,他就不应该出生。当初怀孕了,你为什么不告诉我,还撒谎要出国,结果一去不复返,就为了这个孩子吗?医生说过你不可以再要二胎,你为什么还要这么做。我知道,你喜欢小孩,想再要一个,可是你怎么不为自己考虑一下呢?你有没有想过我的感受,没有你的日子,我过得好辛苦,我经常在梦里看到你向我招手,说着什么,可是每当我靠近你,你就会消失不见,我好难过,晓希,你听得到吗?…………” 听到这里,慕尘明白了,明白爸爸为什么看到自己就不高兴,原来是自己害死了妈妈,果然,自己就是个灾星,慕尘心痛到了极点。泪水从眼角无声滑落,双脚再也没有力气挪动,原来自己的到来一开始就是个错误。让爸爸失去了挚爱,让哥哥和爸爸闹翻,所有的事情都是自己一手造成的,原本一个圆满的家庭让自己迫害的支离破碎。自己真的不应该来这个世上。没有了妈妈,爸爸这么伤心,我…………“慕尘,过来,看,我买了什么。” 慕轩提了一大堆东西,累的气喘吁吁。慕尘把眼泪赶紧擦掉,不然被哥哥看见,又要担心了。接过慕轩手里的东西放在桌子上,“看” “哇,是巧克力,我最爱了,谢谢哥” 慕轩笑着摸着弟弟的头“爸爸呢?” “在院子里喝酒。” “喝酒?不行,绝对不能让他喝大了。” 说着便跑向院子。

楼主 念你85  发布于 2015-03-30 07:21:00 +0800 CST  
烂文,大家就将就着看吧

楼主 念你85  发布于 2015-03-30 11:00:00 +0800 CST  
10 “爸爸,别喝了,我买了月饼,走,一起去吃吧” “拿过来,今晚的景色不错”说着,又喝下一杯。慕轩看着爸爸微红的脸,看样子已经在醉的边缘徘徊了,实在是看不下去了,他怕慕枫喝醉后,又找弟弟麻烦,于是一把将酒瓶拿过去“爸,我去拿月饼来,”说完赶紧就遛了。“把酒留下” 但慕轩对此充耳不闻。慕轩端着月饼,拉着弟弟就去了院子里。坐在那里,气氛有些尴尬,慕尘一直低着头,不说一句话,爸爸也只是抬头望着月亮,手里玩弄着酒杯,慕轩见此场面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但不能就这样冷场啊,今天可是八月十五啊,多好的日子,“爸爸,尝尝月饼,可好吃了,来,慕尘你也尝尝看”慕轩给一人递了一个。慕枫看着圆圆的月饼,心里一阵抽搐,终是又放了下去,转身走了。“爸爸?”慕轩有些奇怪,但也有些伤心,气愤,高兴,该有的心情全有了。慕尘拿着月饼也没下口,“慕尘,你怎么了?感觉怪怪的。” “没什么,哥我今天很不舒服,我想早睡,先走了。”放下月饼,匆匆离去。望着离去人的背影,慕轩叹了口气,“今天是怎么了啊,一个个都怪怪的。没人吃,我吃”慕轩拿起月饼狠狠的咬了一口。来到房间,慕尘扑到床上,拿起被子蒙上头,哭的稀里哗啦。“为什么会这样?啊…………” 第二天,一切如旧,就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黄昏时分,慕尘骑着单车去了墓地,来到妈妈的墓碑前,看着照片上的女人,她很漂亮,很年轻,“妈妈,对不起,是我的到来害得你们夫妻阴阳相隔,爸爸没有了你,他一直都很痛苦,他很想你。我不知道自己能做些什么,爸爸很恨我,但我能理解,我不怪他,我真的很想走近他,哪怕就说几次话,我也会很开心的,这样至少知道爸爸心里是认我这个儿子的。可是爸爸至今都没有跟我说过几句话,我真的很伤心。不过我不会放弃的,我会努力的做个好儿子,让爸爸认可我,尽管希望渺茫,但我会尽力的,我会替妈妈照顾好爸爸的,哪怕付出我的一切。”

楼主 念你85  发布于 2015-03-31 07:24:00 +0800 CST  
11 天灰蒙蒙的,让人感觉有些压抑,牛毛般的细雨从天而降,打在脸上有些许凉意。慕尘踩着脚踏车慢悠悠的往家里走。他告诉自己不管怎样都要去勇敢去面对,哪怕没有好的结果,至少曾经努力过。我想到那个时候心里也不会太痛吧。想着想着,慕尘使劲踩着自行车,风在耳边不停的呼啸,雨点儿拍打在脸上麻麻的,但这一切好似空白,没有感觉。回到家里,很安静,哥哥比较忙,又到学校去了,爸爸也许去公司了吧,自己一人实在是没事干,张嫂在摘菜,慕尘便前去帮忙,“张嫂,我想请教一件事,” “小少爷,怎么了?” “爸爸胃不好,吃什么会好点?” “大枣粥或者小米粥都很好,养胃。” “那以后早餐就吃这吧” “可是先生不喜欢吃这些,” “早餐以后我来做吧” “这样行吗?” “可以的,我以前在餐厅端过盘子,和那里的厨师学过做饭做菜,我能行的。” “那好吧” “谢谢张嫂” “张嫂支持你” “嗯” 因为厨房没有食材,所以慕尘只能现在出去买。第二天,“张嫂,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说过我不喜欢吃这些吗?” 慕枫有些生气,张嫂不知所措,“是我做的,不关张嫂的事,” 慕尘站起来说,“爸爸,这小米粥可好吃了,你尝尝看。”慕轩看这气氛不对头赶紧插言道。“吃不到一块去就别在这餐桌上吃了” 慕枫把筷子往桌子上一拍,“以后再出现这事,张嫂你就别做了。” “是先生,以后不会了”张嫂家里也不宽裕,这份工作她非常需要,所以……张嫂用抱歉的眼神看了慕尘一眼。“爸爸,这粥对胃好,您吃点吧” 慕枫没说话就走了,准备去公司,慕尘将馒头装到袋子里,去赶已经出门的爸爸,慕枫打开车门刚坐进去,一双提着馒头的手伸进了车门,“爸爸,把这个带上吧。垫垫胃。”

楼主 念你85  发布于 2015-04-01 17:31:00 +0800 CST  
12 慕枫看着慕尘,心里不知在想些什么,足足两分钟后,慕枫接住了慕尘手中的馒头,慕尘先是惊讶最后满脸微笑,心里感到很暖,“这说明爸爸接受我了吗?”慕尘问着自己。趴在门口偷偷看的慕轩也笑了,“这下弟弟肯定会开心死。”不出所料,送走爸爸后的慕尘,冲到屋子里,抱着哥哥又是哭又是笑,“停,” 慕轩拉开弟弟郑重的说“早上的饭还不错,既然发生了这么大的喜事,上午的饭你也包了吧。”慕轩笑眯眯的看着弟弟,慕尘不假思索的就答应了。慕轩从未想到自己的弟弟竟有这样的手艺,今天正赶上,得好好敲一顿,“嗯……我要吃………………”一大串吃的菜名从慕轩的嘴里冒出来,“哥,你吃的完这些吗?”慕尘一脸的嫌弃。看到弟弟这样的表情,直接就掐了起来。“好好,我做,放过我吧,哥~” “早知现在何必刚才。不过,介于你过会要做饭给我吃,就暂且放过你吧。” 慕轩松了手,慕尘才从沙发上爬起来。“我做,过会让哥哥你好好大饱口福。” 慕轩听这话,怎么感觉渗的慌。慕尘早就一溜烟跑了。坐在车里的慕枫,看着手中的馒头,不由的问自己,“慕枫,你是不是太过分了?” 昨晚夜里,“爸,我进来了,” “嗯,” 慕轩走进去,看着爸爸正在看文件,都站了一小会了也没有理自己,心里不免有些不满,上前将爸爸手中的文件都夺了过来,“爸爸,我有时跟你说,这些过会再看吧。” 语气相当的不满。“越来越没大没小了,什么事?” 虽然是训斥但语气里还是有些宠爱的成分。“我就直说了,是关于慕尘的”慕枫用深邃的眼神看着慕轩,慕轩有些招架不住,“别那样看着我,我……就算你不想,……我……我也要问。” 慕轩语无伦次一阵结巴。慕枫挪开了目光,“他是不是我亲弟弟?” “是” “那你这么多年为什么那样对他?” …………“你知道他有多难过?你太不负责任了,我打心里有……有些瞧不起你,而且恨你”说这话慕轩鼓了很大的勇气,“我就这么可恨?” “你以为呢?这是一个爹该做的事吗?” “我从未准备好做他的爹” “这话怎么说?”慕轩感觉有事,“…………他就不该来到这个世上” “爸,你怎么能这么说,他是你带来的” “……刚开始我不知道他的存在,直到晓希回来,我才知道,可是那时已经晚了。是他害死了晓希,他就不该来。” “那也不能都怪他身上啊,我是不是要庆幸我是慕轩不是慕尘,爸,你的思维是不是出问题了?妈妈的死,怎么能全怪在他身上?

楼主 念你85  发布于 2015-04-03 22:16:00 +0800 CST  
如果他知道现在的自己要遭这份罪,我想他也不想来做你的儿子吧。十八年来,你给过他什么?我就不是个合格的父亲。我看,是你自己不敢面对,所以才把这罪归到慕尘的身上。” “是啊,这么多年我……唉…………让我一个人静静” “好吧,你最好想想清楚,别再让无辜的人背这份罪了。这份罪本应该埋葬掉的。” 慕轩叹了口气,出去了。而慕枫坐在那里,在昏黄的灯光下沉思。

楼主 念你85  发布于 2015-04-03 22:18:00 +0800 CST  
石沉大海,捞不出来了

楼主 念你85  发布于 2015-04-03 22:53:00 +0800 CST  
13 慕枫手中的馒头已经冷了,但余温还在,咬了一口甜甜的。晚上慕尘一直在等爸爸回来,门咔嚓响了,慕尘跑过去小声的叫了声爸爸,慕枫嗯了一声,慕尘别提有多高兴了,接过爸爸手中的包,把拖鞋拿过来亲自给爸爸换上,慕枫看着儿子做着一切,“爸爸,饿不饿?” “嗯?哦,不饿” “我去给爸爸放热水” “今晚不想洗澡。” “那,我给爸爸洗洗脚吧,” 慕枫没有说什么,慕尘跑去准备了,水温试了又试,直到接近人体温。慕枫坐在沙发上一副很疲惫的样子,慕尘过去,跪在地上给爸爸脱了鞋,这是第一次给爸爸洗脚,显得有些紧张,“爸爸,我给你按按吧”见爸爸没说话就直接开按了,这一按,本来靠在沙发上的慕枫一下坐了起来,慕尘意识到自己按重了,“对不起,爸爸,我……” “没事” 慕尘愣住了,“爸爸……” 洗完脚,慕枫直径上了楼。慕尘看着爸爸的背影笑了。慕尘深深的陷入了幸福中。“慕尘,我讲到哪里了?” 慕尘站起来,左翻翻右翻翻,找不到地方,“这里” 同座小声的说,“旁边的,谁让你多嘴的,你俩给我站后面去。” 结果一站就站了两节课,腿疼的要死。重点班的老师就这样,一个比一个严,都像吃了火药一样,一点就燃。而且个个都是长舌妇。“慕尘,班主任叫你呢” 一个同学趴在教室门口说。“知道了” 慕尘知道没好事,已经做好了心理准备。“老师您找我?” “你最近怎么了?好多老师都说你上课神游,看看这都什么时候了,再不好好学,你打算干什么去?”“对不起老师,我会注意的。” “好了,下次再这样,直接叫家长” “是,以后不会了” 慕尘灰溜溜的出了办公室。祸不单行,接下来的课,因为和同桌说了几句话,又被老师抓住了,同桌直接被赶出了教室,“慕尘,对不起,连累你了” “没关系,上节课不是我也连累你了吗?” 两人不约而同的笑了。“喂,是慕尘的家长吗?” “嗯,” “长话短说,慕尘这孩子最近上课不知道怎么了,老是不专心,您也知道现在是关键时刻,要是掉了链子,那就毁了一辈子。所以我希望我们可以共同教育好孩子,让他们成才。” “好,我知道了,我会找他谈谈的” 慕枫挂了电话,有些生气。慕尘右眼皮跳了一下午,耳朵也烫的不得了。晚上慕枫回来了,慕尘还是和昨晚一样,从爸爸手中接过包,给爸爸换上拖鞋,“爸爸,我去放热水” “不用了,你先给我到书房站着去,想想最近在学校都干了什么”

楼主 念你85  发布于 2015-04-04 11:10:00 +0800 CST  
14 一听这话,就知道班主任又告状了。不过这次老爸竟然让自己去书房,多半还是挺高兴的。慕尘打开书房门,里面的布设还和以前一样,书房的气息还是挺温暖的,也许是因为空间不是太大的缘故吧,竟有种安全感。慕尘站在房间最里边的墙角,站是站着可心里却虚无缥缈。过了一会,门开了,慕枫拿着一条皮带走了进来,慕尘看着有点害怕,以前爸爸打自己的情景不断在眼前闪过,慕尘手心都起汗了。充满惊恐的眼神看着慕枫,“爸爸”这声叫的超没底气,慕枫没应声,走过来抓住慕尘的一支胳膊,另一只手就抡起了皮带,随着空气爆裂的声音,身后一阵剧烈的疼痛炸开来,慕尘忍不住用手去揉,接下来的一下直接抽在了手背上,整只手都像被刀割了一样的疼,十几下过后,慕枫停了下来,说“以后大学学校就在国内读,考不上北大清华就别念了。” “嗯”这一声闷闷的,他怕自己一大声就喊出来。身后真的很疼,火辣辣的疼,心里防线就快崩塌了的感觉。慕枫出了书房,慕尘也跟了去,赶在爸爸前面去把热水放好。身后被折磨的不行,钻心的疼。等一切准备好后,慕尘一瘸一拐的去了房间。脱牛仔裤简直是另类的折磨,伤口被摩擦的不是一点的疼,纯粹的雪上加霜。趴在床上想想,虽然很疼但心里还是挺高兴的。这次爸爸是为了教育我才打我的,真的好难得,有种幸福的感觉。屁股摸起来烫烫的,麻麻的,针刺般的感觉,只能暴露在空气中,晾一晾。这样感觉还好一点。

楼主 念你85  发布于 2015-04-05 23:49:00 +0800 CST  
也许有点匪夷所思,但他就这么发生了,小伙伴们明天见,要准备好哦(´-ω-`)

楼主 念你85  发布于 2015-04-06 21:08:00 +0800 CST  
15 以后慕尘在学校的表现更是不用说了。那股认真劲在高考中征服了全省考生。这个夏天是美好的,但也是悲伤的。 四季交换,人生来去匆匆,看看过往,自己也没曾留下过什么,生来的罪孽,牵绊了十几年。不过还好,自己想要过的东西还曾拥有过,虽然在那刻我才知道那只是一个谎言,但我也欣然接受。因为有过比没有过要好的多。也许现在自己的这个决定,是唯一以后能让爸爸记住我的方法了。这也是对哥哥的一种报答吧。想想以往幸好有哥哥在,不然,我的心怎么能坚持到现在,但我这个灾星又害了你,哥哥对不起,爸爸~哥哥~我~爱你们。泪水从紧闭的眼角里滑落,这是慕尘在生命最后一刻所想的。“慕尘,看我买了一辆赛车,走,跟我出去兜风去,”慕轩兴冲冲的拉着慕尘。“可我们都不会啊”,“那是你不会,我可是有驾照的人,走今天我教你。” “好”两人欢腾的厉害,殊不知,这次一起去玩,竟成了最后一次。慕轩将车开到一个空旷的地方,这里几天都不见一辆车出没,正是学车的好地方,慕轩认真的教着弟弟,慕尘学的也很快,不久就可以自己驾驶了,慕尘驾着车,和哥哥说着话,就在看哥哥的时候,前边岔路驶出了你辆急速前进的大货车,反应过来的慕尘已经晚了,车子撞了上去,血花四溅,分不清是谁的,慕轩头抵在窗上,晕了过去,慕尘直坐在位置上,额头不停的在流血,想过去看看哥哥怎么样了,可是怎么也移不动,感觉有暖呼呼的东西不停的滴在手上,低头一看,胃被东西刺穿了,血正往外涌出。慕尘捂着伤口,眼睛很累,很想闭上,但很担心哥哥,只好坚持着,努力的驱赶着睡意。慕尘艰难的伸出手,去摇摇靠在车窗上的哥哥,可是一点反应也没有,只见嘴角一直有血往下流。“哥,哥”一声声极度虚弱的呼喊在医生来前从未停下。很快,两人被送进了医院进行急救,慕轩,情况不是很好,可以说是糟糕透了,必须要换心脏才行,而慕尘也好不到哪里去,胃部被尖锐物刺穿了,颅内有小区域缓慢渗血现象。慕枫得到消息后立马感到医院,看着昏迷不醒的慕轩,眼泪都快出来了,再看看半睁眼睛的慕尘,愤怒的说“要是你哥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你就给我滚。” 这句话深深刺痛了慕尘的心,原来爸爸还是没有原谅自己,还是认为我是灾星,是啊,我现在越看自己觉得爸爸说的对。带着氧气的慕尘,点了点头。令慕枫没想到的是,这次慕尘真的滚了,滚的远远的再也不回来了。虽然医生在病房在说话,可都被半清醒的慕尘听了去,他知道哥哥必须换个心脏才可

楼主 念你85  发布于 2015-04-07 07:06:00 +0800 CST  

楼主:念你85

字数:13504

发表时间:2015-03-26 07:21: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9-03-05 19:44:19 +0800 CST

评论数:257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