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暖家(耽美,np,管教,主甜宠)

一楼度娘。

文案:
曾经有人说,只要有他的地方就是家。
曾经有人说,只要你肯低头,我便是你的家。
曾经有人说,累了就回家。
曾经有人说,我就是你的家你的依靠。
那个光芒万丈的人,让无数的人甘愿为他折服。

楼主 慕瞳MT  发布于 2017-10-09 18:46:00 +0800 CST  
想了想,还是把这篇也贴上来吧。
本文首发于豆腐,更新不定时,催更请轻催轻催。
拒绝潜水党,喜欢请留爪,谢谢。
喜欢就收藏哈哈哈,留言当然越多越好了

楼主 慕瞳MT  发布于 2017-10-09 18:49:00 +0800 CST  

“小苕?”拨了一下午的电话,终于打通了,凌赫不确定的开口。
“嗯,大哥打我电话有事吗?下午开会手机没带。”许苕谙解释道。
“主子叫你今晚回家一趟。”凌赫也不拆穿,私人电话基本是带身上的人,说是开会没带,是怕主子找上门来收拾他吧。
“那个,大哥,我今晚还有个饭局要去……”许苕谙略带忐忑,也不知道家里那位大人物叫他回家是干嘛。可深知自己最近做了什么事的许苕谙,自是恨不得躲远点,等事情过去了再说。
“啊苕,分寸你懂的。”凌赫提醒道,他也不敢细说,生怕主子连自己也收拾一顿,主子的手段,他可轻易不敢招惹。
“我知道了,那大哥知道是因为什么吗?”许苕谙自是听懂了今晚是肯定要回去了的暗示,但也想知道是因为什么,好有心理准备。
“你……主子!”凌赫正想再提点下,可未料主子正从楼上下来,靠在扶手上好整以暇的看着自己。“主子的话带到了,你今晚记得准时回来,挂了。”也不管那旁许苕谙的反应,凌赫急急挂了电话,起身去迎。
“主子。”凌赫走到凌柒身边,低头叫人。
凌柒,凌家第七子,取名为凌柒。
凌家,一个不为世人熟知的神秘大家族,不知晓这个家族的人,以为其就是一个豪门,家财万贯;只有知晓的人,才知道,这是一个富可敌国的家族,传说其拥有世界大部分的财富,拥有强大的势力,足以与世界抗衡,凌家背后的资产势力数不胜数,外人无从知晓。
凌家人口众多,却如同古代血脉种族贵贱之分,分为几等。从主系到旁支,数十旁支,全以主系马首是瞻。
而凌柒,乃凌家主系所出,是主系的第七子,幼时凭借超乎常人的头脑,以及狠辣的手段,在一众主系子弟中取得了凌家继承权,近年来更是继承凌家家主的位置。
而凌赫,并非凌柒的兄弟家人,而是凌柒的暗卫。
幼时被凌柒挑中,送进灵岛调教训练,现在凌柒身边行保护之责,凌柒赐名为凌赫。
暗卫,虽行保护之责,却并不仅仅是保护,侍候主子,也是他的职责所在。所幸得到凌柒庇护,得以成为凌柒的其中一个情人。也因为凌柒的故意为之,让他在凌柒的数个情人之中获得了最高的位置。
凌家暗卫,均为孤儿,成为暗卫,自是付出巨大的努力才能做到,而能被凌家各旁支看上送去灵岛,更是前世修来的福分,像凌赫这样被家主看中的,更是数十年来才有的事。只是灵岛非常人可进出,在里面,九死一生,要想活着出来,只有凭借真正的本领,踩着别人的尸体,拼了命才有可能生存。
凌家暗卫,虽像是凌家奴隶,可倘若能做到像凌赫这般的暗卫,家主心腹,那可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了。
而许苕谙,也是凌柒的其中一个情人,数年前,为了争夺家产,被亲生哥哥算计,遭人追杀,却刚好被路过的程沢救了回来。

楼主 慕瞳MT  发布于 2017-10-09 18:49:00 +0800 CST  

凌家的晚饭时间是晚上六点三十分,除非有事而且跟凌赫提前报备了,不然大家都是要回来和凌柒一起吃饭的。
许苕谙是故意踩着点回来的,希望能借此错过跟凌柒接触的机会。
随意的把鞋子一脱,许苕谙就赤着脚往饭厅去,他已经闻到了肉的香味了,勾起了肚子的馋虫。
饭桌前已经坐了好几个人了,许苕谙忙走过去,“啊柒,大哥。”凌柒就坐在主位,换了平常许苕谙可能还敢闹,可今日自己正心虚得很,怕已被凌柒抓了把柄,所以不自觉的就乖巧了。
“坐下吃饭吧。”凌柒看都没看他一眼,说道。
许苕谙得到允许,乖巧的往自己座位走去。
难得的是,今天齐人了,大家都在,除了许苕谙,还有程沢,柯镧轶,路浔。他们五个,都是凌柒的情人,并没有真正的地位之分,凌赫的那个大哥身份,也是一种辈分上的礼貌。凌柒最能耐的地方在于,当他的情人,虽然要跟别人平分,但大家都是自愿跟着的,能一碗水端平的,没有几个,但凌柒却能做到。
从一开始的抗拒磨合,从疏离到现在融合成真正的一家人,期间经历的事,只有他们自己才明白,但却很感激,凌柒能给予他们这样一个特别的家。
许苕谙跟他们互相点点头,算作打招呼。
许苕谙在他们几个里,辈份排第二,也不是因为他是凌柒的第二个情人,理由只有凌柒才知道。所以许苕谙吃饭一直都是坐在凌柒的右下手的,可今日自己却莫名心虚。
最近许苕谙是找了各种借口,想着有多远躲多远,等事情过了再说。哪怕在外面多阴狠手辣,在凌柒面前,他自是不敢的。越是这样,他就越是心虚,可今日却被凌柒叫回来,而现在凌柒就坐在自己旁边。
许苕谙心里有事,饭也是吃得心不在焉的,不过凌柒的性子吃饭不喜欢说话,也就没搭理他,大家也都是安静的吃着自己的。
直到大家吃得差不多了,许苕谙才敢放下筷子,其实他并没有吃多少,只是实在心里忐忑得很。
“吃完去书房等我。”凌柒边说边拿餐巾擦拭着嘴。
“知道了。”虽没有指名道姓,许苕谙却知道他说的是自己,忙应道,语气难掩的微颤。
抬头朝凌赫的方向看去,想从凌赫那里知道些内情,可凌赫只是轻微的朝他摇了摇头,便换来了凌柒的注视,许苕谙不敢再耗着,忙转身去了书房。
书房,顾名思义就是凌柒的书房,可这书房,却不是普通的书房,他们这几个凌柒的情人,没有人是乐意进去的。去书房,意味着他们做了什么让凌柒不满意的事,是要进去挨收拾的。
许苕谙突然想到刚开始当凌柒情人的时候,可是在凌柒手下受了不少的折磨,后面自己慢慢服了软,不敢再对着干了,让凌柒满意了,日子才开始好过起来。

楼主 慕瞳MT  发布于 2017-10-16 15:38:00 +0800 CST  
①问是不是1v1的,请看清标题再看文,防止后患。
②催更的,问更新频率的,请看二楼,谢谢合作。
③拒绝潜水党!拒绝潜水党!拒绝潜水党!留言点赞都是大家赏脸,看霸王文我就不乐意了。
谢谢大家喜欢

楼主 慕瞳MT  发布于 2017-10-17 23:53:00 +0800 CST  

进了书房这个让人生畏的地方,许苕谙自是不敢嘚瑟,在里面受的罪多了,这地方便会在心里被划分出一个轻易不能碰的区域。
也不知道凌柒什么时候会进来,许苕谙不敢放松,默默走向正对门口的角落,咬了咬牙,衡量了下,还是把裤子给脱了,不知道凌柒知道了多少,但却还是自觉点好,先讨好了人总归没坏处的。
把西裤,内裤都放一旁的地毯上,许苕谙也面朝着雪白的墙壁,跪在了地毯上,弯下身子,头磕在毯子上,双腿分开与肩平齐,许苕谙闭上眼睛,好像这样就能看不到如此羞耻的自己,双手往后,许苕谙把手放到了自己的tun上,一边一只手,把自己那白皙的tun瓣往两边拉扯,露出那幽深的xue口,再把tun部腾起,使得tun部变成了身体的最高点,做成了一个跪趴的姿势。
这是凌柒规定的反省姿势,他说,羞耻有助于反省,有助于认识自己的错误。可绕是许苕谙不止一次这样被勒令反省,却还是觉得羞耻无比。
他的tun瓣正对着书房门口,只要来人一开门,就能把他现在的狼狈样看尽,可明知除了凌柒,还有那几位之外,没有人斗胆进来,许苕谙还是觉得慌得很。
凌柒并没有明说是叫他反省,可他知道自己最近的表现很糟糕,而且进了书房,那些小心思自然得小心翼翼的收起来,他有预感,今晚恐怕不好过了。毕竟连知道内情的凌赫,也不敢为他求情,甚至是连提醒也不敢多半分。
凌柒把人发落去书房后,也不急着过去。反倒是陪着几人在客厅饭后休憩。
跟在凌柒身边的,没有一个不被凌柒的规矩折磨过,如今快到月末的反省日了,大家都小心翼翼的,甚至不自觉的带着些许讨好,想要那天能好过一些。
反省日,顾名思义就是自我反省,对自己一个月来的总结,从工作,到生活,事无巨细,全都要好好自我总结。
凌柒的情人,没有一个是弱势的,哪一个放在外边,都是一等一的成功人士,都是备受追捧的。唯独在凌柒这里,哪怕是最受宠爱的凌赫,也是不是完全让人满意的,凌柒是个严于律己到可怕的人,当他的情人,更是不得轻松,任何事情,都是要做得规范,做得让人找不到错处的,若是做得让凌柒不满意了,自是逃不了一顿责罚的。
凌柒除了是他们的情人之外,还有一层若有若无的家长角色。在外人面前,是个十全十美的情人,在私底下除却情人,还是家长,指点着他们的生活。
“小赫最近太闲了吗。”凌柒接过凌赫递过来的温茶,状似无意的问道。凌赫其实年龄还要比凌柒大上两岁,小赫,也算是一个呢称。
闻言,凌赫忙往凌柒身旁跪了下去,十多年的暗卫生涯,让凌赫的伺候主子的规矩已经深入骨血,哪怕凌柒的语气没有怎么变化,凌赫还是瞬间明白了,凌柒这是恼他多管闲事,去提醒许苕谙。
众人看凌赫跪下,自是不敢再坐,连忙起身站一旁,大气不敢出。
“奴错了,请主子责罚。”就算是凌柒身边最得宠的情人,凌赫也不敢去为自己辩解讨饶,头磕在柔软的地毯上,带着颤抖的声音认错。
“行了,起来吧。”凌柒抬脚,轻微踢了踢凌赫那柔软的头发,“闲的话,以后体能训练加两个钟吧。”
“是,奴知道了。”凌赫乖巧的应道,才敢站起来。
为了他们的身体还有反应度,凌柒要求他们五个每天都要进行体能训练,因为路浔的身体最差,所以训练的时间比他们长,而凌赫作为暗卫出身,练体能的时间自然也是最长的,练的项目也比他们几个要多要难。可凌柒要罚他,哪敢不从,只能乖乖的应答。

楼主 慕瞳MT  发布于 2017-10-23 23:45:00 +0800 CST  
题外话:
本文np是一攻多受,大家有什么问题我会尽量回答的
记得多多留言,想看的话就冒泡,拒绝潜水

楼主 慕瞳MT  发布于 2017-10-23 23:47:00 +0800 CST  

凌柒推开书房门之时,看到的便是跪趴着反省的许苕谙,知道他害羞得很,哪怕是另几位情人,许苕谙也极不情愿被看到自己挨收拾,进来转身把门关上。
听到房门开启,关上,落锁的声音,许苕谙的心情从紧绷,再到放松,再到害怕,思绪已经千回百转了。紧绷,是因为来人是凌柒,自己这姿势维持了将近半个钟,他才肯进来,放松也是凌柒,因为他落锁了,就不怕别人再进来,可他落锁,意味着就不仅是跟自己谈话那么简单了,想到凌柒的手段,许苕谙就难以控制的心慌。
凌柒不发一言,走到书房的小隔间里,把一个光滑的木盒子拿了出来,随意丢到书桌上。“过来。”
听到凌柒的喊话,许苕谙不敢不从,身子哪怕已经跪麻了,也连忙往凌柒的方向跪爬着过去,之所以不敢站起来,是因为凌柒并没有开口给他赦免。
“主子。”许苕谙在凌柒面前跪直了身子,在此形势下,许苕谙自是不敢像往常一样喊名字,无形中也透露了自己现在的害怕紧张。
“苕谙,”凌柒淡淡的开口,“是不是太久没上规矩了,把我的话我的规矩都当耳边风了啊?”虽是询问,可凌柒语气里的森冷,许苕谙瞬间明白了自己做的事,怕是全都让眼前之人所知道得一清二楚了。
“不,不是,奴记得的。”许苕谙忙应道,却不敢为自己辩解。
“记得?那是记到哪里去了啊?”凌柒伸手,把那光滑的小盒子往地上拨,将将落到许苕谙身旁。
盒子里装的是什么东西,许苕谙自是知道,甚至还经常跟里面的那些东西深入接触,可接触得多,不代表就能免疫,还是害怕得紧的。可凌柒的意思表现得这般明显了,许苕谙哪敢再犹豫,忙哆嗦着手,把盒子打开,再把里面的东西带出来。
盒子里面装的,是一串的玉珠,从小到大,连在一起,有十多颗之多。这玉器放到外面去,颗颗都是真品,能卖出个好价钱,可到了凌柒这儿,却是成了个折磨人的工具。
把那串玉珠子捧在手上,抬头看了凌柒一眼,其实许苕谙内心里是想着给自己求个饶的,可当他看到凌柒的脸色时,那小念头,却是烟消云散了。凌柒的脸色,毫不掩饰的淡漠,该怒极了。闭着眼睛,许苕谙转过身子,强迫着自己恢复了跪趴的姿势,把自己那隐秘的xue口正对着凌柒,把那串珠子里,最小的那颗,往自己那小xue里塞进去。
一颗再一颗,塞了将近大半,许苕谙便累得趴在了地上,姿势不标准了也顾不上了,那么多颗珠子,全塞了进去,许苕谙甚至能感觉到他们在自己体内不断的晃动着,时不时擦过自己身体内部那敏感的一点,折磨得难受。满满的珠子塞在里面,xue口外面剩下那几个快有小个鸡蛋那么大的珠子,许苕谙是真的觉得自己塞不下去了。
“你不希望我来帮你的。”凌柒伸出自己的大脚,往那xue口狠狠的戳了两下,提醒道。
“呜——”感觉到珠子又进了一层,许苕谙难受的呜咽出声,却知道不耐烦了,顾不得疼痛,许苕谙硬是把那几颗大珠子往里塞。等到全部珠子都被塞了进去,许苕谙已经累得倒在了地上了,甚至能感觉到自己身后那处火辣辣的痛,怕是要裂开了。
许苕谙没有转头,也不敢去看凌柒,自是没有看到凌柒因为他的粗鲁的动作,神色更加森冷,还有那一闪而过的吝惜,否则给他再大的胆子,他也不敢再这么鲁莽了。

楼主 慕瞳MT  发布于 2017-10-30 10:23:00 +0800 CST  
题外话:
两边更新速度是不一样的,不过都是一样的慢
不管是攻还是文,都谢谢喜欢
本来想这周两更的,不过评论少,打消二更念头

楼主 慕瞳MT  发布于 2017-11-02 21:21:00 +0800 CST  

凌柒双手抱胸,靠在书桌前,一言不发。
而许苕谙全副注意力都集中在了身后那处,那些珠子, 哪怕自己趴在那里不动,都觉得自己能清晰的感觉到里面的波动。
那种体内的酸麻感一直在扩散,许苕谙紧紧捏着拳头去压制着那种感觉,害怕自己忍不住求饶。
在许苕谙晃神的时候,凌柒已经进小隔间把另一个盒子拿出来了,打开一看,赫然就是一根藤条。
当许苕谙好不容易晃过神,再次在凌柒前面摆好姿势时,突然入眼的藤条尾部,让许苕谙深吸了口气,这……凌柒是要狠虐他一番吗……
“主子……”许苕谙带着忐忑开口,嗓音里难掩的颤抖和丝丝害怕,藤条的威力他是知道的,怎么可能不怕。
凌柒没有回应,而是拿藤条点了点许苕谙的臀部,示意人把臀部翘起来。
许苕谙不敢不从,身子微颤着把臀部腾空,好方便凌柒下手。
凌柒手起手落,许苕谙原本白皙的臀部,瞬间又白变红,肿起了一片,整个臀部覆盖着整齐划一的红肿楞子。
饶是许苕谙早就做好心理准备,可藤条落下时还是疼得他差点尖叫出声,连忙咬紧牙关把呜咽声吞进去。
凌柒家里这几个小情人,大多在凌柒手下受过一段时间的家法,辗转难测数月,最怕的便是藤条热熔胶这些工具了。以凌柒的手段,哪怕是杀伤力较小的戒尺竹条这些,也能让你绝望,所以他很少会用藤条这些工具,藤条在这个家里,是家法般拿来震慑的存在。
而凌柒今天连藤条都用了,许苕谙才将将明白,自己做的事凌柒怕是早就知道了,该是怒到极点了。
在许苕谙走神的那一会儿,凌柒已经给人那红肿的臀部再上了一层颜色,从上臀到臀腿,都没有被放过,整个臀部已经隆起了数指高,变得深红了。
许苕谙已经忍不住把手臂伸到嘴边狠狠咬住,才能压抑住自己的痛呼声。
“不打算说些什么吗?”换了别人看到许苕谙那伤痕累累的臀部,肯定下不去手,可凌柒就是这么个狠心的人,直接拿藤条往人臀峰上戳了几下。
“唔——”许苕谙狠狠往自己手臂咬下去,才把那突然的刺痛感咽下去,凌柒太狠了,屁股已经那么痛了,他居然还能下得住手。
缓了好一会,许苕谙才反应过来凌柒在问话,可突兀间却又不知道怎么解释,莫名的就很想求个怀抱,能窝在男人的怀里,可是此时此刻他又怎么敢。
凌柒看着人那黯然的样子,瞬间明白了那人脑海里的想法。凌柒这几个情人,虽都是做下面的那个,可哪一个放到外面,不是个强势一等一的男人,可往往在自己面前,却是一个比一个还柔软,安全感低到极点,直直软到了凌柒内心深处。
虽然还在生气,可凌柒却又不舍得让人心里憋屈,直接把藤条一甩,附身把人抱紧怀里。
许苕谙听到藤条落地的声音,跟着抬头,却看到了离自己甚近的凌柒。

楼主 慕瞳MT  发布于 2017-11-03 09:20:00 +0800 CST  
题外话:
有人问道关于凌赫自称为奴的问题,稍稍剧透一下,前文有提及凌赫的身份,是凌柒的暗卫,在灵岛接受调.教,看过这类文的人都知道,这与奴.隶并无差异。不过文中凌赫并不是那种过于隐忍的奴.隶角色,他只是害怕凌柒生气,下意识的反应。
还有此文是np,大家都是主角,没有主次之分。
相信每一个作者都是想要看到评论留言的,自己把文贴出来,没有互动,没有反应,就像是没有人在看一样,那么作者就不会有心思继续更文的了。所以说拒绝潜水党,既然看了文,觉得好看的,留下个爪子捧个场也是应该的嘛

楼主 慕瞳MT  发布于 2017-11-03 09:26:00 +0800 CST  

“主子……”许苕谙安心的窝在人怀里,手圈着凌柒的脖子,不由自主的带着撒娇的语气开口,就像一只小宠物似的。
凌柒坐在书桌后的椅子上,一手抱着人,防着人掉下去,另一只手给人顺着背,有一下没一下的拍着。
被人把毛撸顺了,许苕谙才觉得不好意思,挣扎着想从凌柒怀里出来。凌柒顺势让人把臀部腾空,坐在自己大腿上,却刚好看到了许苕谙搁在自己大腿上的左臂。
凌柒眯了眯眼,把人手臂抓起来抬起,赫然就是两个牙印,看着颇深,怕是用了不小的牙劲。凌柒直接拧过许苕谙的头,让人好好欣赏下自己的杰作。
“主子……”许苕谙心虚的往人怀里躲,这,他不是故意伤害自己的,只是痛得紧下意识就咬了下去了。何况那大串珠子还在自己那里的,自己一动那珠子也跟着动,难受得劲,屁股也痛,真的是双重折磨。
“看来是得给你好好温习下规矩了。”凌柒本就没消的火更甚了。
“唔,主子主子,我真的知道错了,饶了我吧。”许苕谙拼命往凌柒怀里钻,像是这样就能逃过一劫似的。
“要我赏你几巴掌,嘴巴肿了才记得不许咬自己是吧。”凌柒伸手把人那白花花的脸颊狠狠捏红了才松手,待会还有得他受,不急。
“不用不用,主子我不敢了。”手拽着凌柒的衣摆,状似撒娇。
“我有没有说过,报仇可以,但不可以涉黑。”凌柒把一直往自己怀里挪的小宠物拽出来,还是憋不住火气,自己三令五申,教训了那么多次,还是死性不改。
这回轮到许苕谙不答话了,果然还是被发现了。
“我知道,你想报仇,你不甘心,可我有阻止你吗?”凌柒看着那个把自己藏回内心不肯搭理的人,深觉无力,“我说帮你报仇,你说不要,要靠自己。好,我给你去,我说过了,只要不涉黑,你想怎么报仇都行。”
“结果呢?不把我的话当回事,这是第几次了!”凌柒看着一直沉默的人,怒气被提到最大值。
把人从自己怀里拽下来,让人站稳,凌柒起身,居高临下的看着人。
“不打算解释吗?”凌柒怒道,“忘了我上次说过什么了!”
许苕谙动动嘴巴,脑子里想起来上次被教训的事,才觉得瘆得慌,瞬间惊得冷汗直冒。凌柒上次说,说,说要是他再为了报仇涉黑,就打断他的脚,让他以后都待家里。
凌柒看人那反应便知道他终于想起来了,俯身把藤条捡起来,凌柒拍拍书桌,“趴过来。”声音里的森冷,许苕谙自是害怕。
身后那处已经经受不住再次的挨打了,可许苕谙却不敢不从,在这个书房里,凌柒是绝对的权威,谁也不敢挑战。
“这里。”凌柒藤条直接往人身后臀部深处那个小口戳去。
“唔——”许苕谙惊叫出声,瞬间明白凌柒的意图,“主子主子不要,不要,我真的知道错了。”许苕谙害怕得拼命求饶,眼泪也哗啦啦的落下,摇着头不敢相信。

楼主 慕瞳MT  发布于 2017-11-06 09:37:00 +0800 CST  
题外话:
许苕谙做了什么坏事,罚还是h,认真看文就知道了
一天三更难度太大,我还是清冷点吧哈哈。
有问我ol那篇文是不是坑了的,本来是打算过一段时间再更,可是,可是,可是我一去看帖子,发现ol不知道什么时候整个帖子被吞了
这留言评论我喜欢,继续加油

楼主 慕瞳MT  发布于 2017-11-06 09:43:00 +0800 CST  

回应许苕谙的,是毫不犹豫的藤条挥斥声。
“咻啪——”一声,藤条已经稳稳的落在许苕谙那个肿胀发紫的臀部。
“啊——”痛,实在太痛了!许苕谙控制不住尖叫出声,藤条直直落在了臀峰上,感觉被剥了一层油皮,火辣辣的让人禁不住挣扎。
若不住凌柒伸手压住他腰,他早就痛得掉下去了。
不给他缓冲时间,藤条直下,许苕谙痛得一直挣扎,却被凌柒按压得动掸不得。小腿肚子上传来的痛感,让许苕谙意识到这回凌柒已经怒到了极点,每一下都在用劲,丝毫不曾留力。
“主子,主子,我错了,我再也不敢了,你饶了我吧。”像是被凌柒一藤条挥破了心里那层膜,许苕谙再也控制不住,哭啼着求饶。
痛,真的太痛了,他开始慌了,只怕主子真的要把他的腿给打断。
“不敢?我们许大少还有不敢做的事?”直至许苕谙小腿腿肚子上布满伤痕,看着渗人得很,像是随时都要破皮流血的样子,凌柒才缓缓开口。在他这里,心疼,永远敌不过教育。他的人,他眼里容不下一点沙子一点错处。
“有的有的,主子你饶了我吧,我再也不敢了。”藤条停了下来,许苕谙痛得紧却不敢再乱动,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求饶,生怕凌柒真的打断他的脚,再不让他出凌家大宅。
“我的话,你就不乐意记脑子里是吧?”眼前这人,也算是在商场摸爬打滚了数年,能在那个充满各种吃人货色的地方获得一个“许少”的称号,甚至连老一辈的人都不得不卖他面子,凌柒自是知道这人的经商手段。
眼前这人,既然凌柒放他去商场拼搏,放他去报仇,便也算是默许了他的狠毒,但前提是不碰触到他凌柒的底线。
说了那么多次不可以涉黑,随他怎么报仇,就是不听。凌柒最恨不听话的情人,可许苕谙却是有那个勇气一犯再犯。
所以当他知道眼前这人敢在自己眼皮底下作死的时候,凌柒便真的生了把人关在家里的念头。
哪怕许苕谙再求饶苦苦哀求,却还是抵不过凌柒手中的藤条。这次,便是连大腿都没有放过。
许苕谙真真痛得要死,感觉自己下半身都痛麻了,像是真的要被打断腿的感觉了。痛得一直哭,一直求饶,嗓子都喊破了,却没被饶过。
“主子我错了,饶了我吧,饶了我吧。”许苕谙沙哑着嗓子,不断重复着认错的话,可身后却是不断的发烫,痛感一下甚过一下。许苕谙自从跟了凌柒,饶是犯了错挨打,可也不是这般让人绝望的,这次才让他明白,什么叫做主子的尊严,哪怕是情人,可也是不敢冒犯的。一开始跟着他的那些手段,怕是被这几年的好日子给掩盖了,让他许苕谙生了不惧之心。可今日的教训却让他明白,宠爱折磨,不过是眼前人的一种手段。
直至许苕谙下半身全是伤痕,肿胀着发紫,凌柒才停手。本来就说过要打断他腿的,可若是真这么做了,把这只小狼崽困在家中,只怕会毁了他一生,而且自己也心疼不过。

楼主 慕瞳MT  发布于 2017-11-13 11:35:00 +0800 CST  
题外:
有问我之前文的链接的,一篇是这篇,
一篇是羁绊(3p,甜文,双胞胎,更新速度几乎半年更一次哈哈哈),
一篇是遇见(甜文,1v1,更了一部分我就弃坑了哈哈哈),
还有一篇是our love,(耽美,双胞胎乱伦之恋,本来想迟点更,可是发现被吞了!吞了!吞了!)
想看我更暖家,那就评论走起来哈哈哈哈!

楼主 慕瞳MT  发布于 2017-11-13 11:40:00 +0800 CST  
题外:
于是你们就会发现,踩进坑里久久不能跳出来
除了前几次的评论,每次进帖子里,除了点赞就是催更,换了谁都不想更

楼主 慕瞳MT  发布于 2017-11-20 10:13:00 +0800 CST  
第八章我今天文字版,图片版发了好几次了,一直被tun,我也没有啥办法啦,就连我说的类似我的帖子貌似被tun的话的帖子都被tun了。。。


楼主 慕瞳MT  发布于 2017-11-20 22:27:00 +0800 CST  
致图片里那位:
在我的文里,我绝对容不下这种人,容不下这种看文的人
说我任性也行,说我傲娇也行,说我自以为是也行,我一概接收。
你既然写得下这句话就意味着你肯定有看我的文,那你脸呢,你不要也不要丢在我这,我不稀罕,请你移步。
我的文我怎么写什么时候更是我的权利,不接受这种批评
长评和评论有什么不同,麻烦你语文学好了再来这里哔哔。
我写文是我的一种乐趣,没有一个作者写了文了没有人看,没有评论还能兴致勃勃的继续写下去!写文没有互动谁乐意写,每个人都像你这样想,那你这辈子还有个屁文你看
我恶心你这种人,我也不介意给你写一大段的长评。
我写不写不关你事,但也希望你不要再看我文,对我是一种侮辱
——————
致其他可爱的读者:
作为大四狗,一边找工作一边备考,还要上课和各种琐事,能挤出来的时间真的不多,我很努力做到周更已经尽力了,看过我其他文的人都知道我以前更新频率试过月更,甚至几月更一次,要是真的嫌我更得太慢大家可以弃文的,我不介意。
至于催更:我一开头就说过可以轻催,不用一直催的意思,因为我会尽量维持周更,今天也是因为一直被tun,所以才一直没有文看今天。
关于评论:我要的不是数百数十个字的评论,单纯一两个字一两个表情,也是一种评论和互动。当然,大家也可以不写的,毕竟评论写不写是大家的自由
说了好多废话,这周更多一章作为补贴


楼主 慕瞳MT  发布于 2017-11-20 22:45:00 +0800 CST  

凌赫和程沢对视一眼,头皮发麻般的一步步挪进去。但也仅限于紧紧站在书房门口,低着头不敢看里面的场景。
“把他带回去吧。”凌柒头朝着许苕谙的方向看了一眼。
凌柒下手轻重自然是清楚的,许苕谙怕是得在床上躺上至少一星期了。他怕要是自己亲自照顾他,会经不住他的求饶,心疼放他一马。可是许苕谙就是记不住痛,仗着他的宠爱肆无忌惮,知道自己允许他报仇,就不管不顾的。
“是。”凌赫应道,才敢去看许苕谙。看到趴在沙发上的许苕谙时,凌赫和程沢都深吸了一口气。这,这是,主子这是下了多狠的手啊,把人打成这样啊。脚心都被抽烂了,下半身都是一片青紫,随时都要破皮流血的样子。
“呜,哥你没事吧!”程沢看到许苕谙的伤痕,心疼得要死,顾不得许苕谙的脸面了,忙扑过去担心道。
许苕谙摇摇头,实在说不出话。算了,又不是没被看过,丢脸就丢脸吧。
“啊柒你下手怎么可以这么狠啊!”程沢生气的对着凌柒责问道,替许苕谙抱不平。
“啊沢!”凌赫没想到程沢在不知情的情况下居然还敢责问主子,真是欠揍啊!
许苕谙也因为程沢居然敢这样跟凌柒说话,略感惊讶,连忙拉住程沢的衣摆,却不小心扯到了身后的伤,“唔……”
凌柒挑眉对着程沢的方向,眯眯眼,没打算跟他计较。
“先把啊苕送回去吧。”凌赫提醒道。跟凌柒打了下招呼,然后轻轻的把许苕谙抱起来,程沢忙去卫生间里把浴袍拿来给人盖上,虽然说家里都是自己人,但这脸面谁都不愿意丢。
将人抱回房间里,伤药早就准备好了,凌赫本是想给人上药,却不料伤药刚放手里,手还没碰到许苕谙身后,却被隔开了。
凌赫看着眼前的人,头扭到一边不肯看自己,有点好笑,自是知道他在跟自己闹脾气。
凌赫也不管他乐意不乐意,直接赏了他一巴掌。“啊!”本就痛得要死,却没料到凌赫居然还下得了手,不愧是跟主子一伙的!
“以为是我出卖你的?”凌赫示意程沢压住人,径自给人身后上着药,这么严重的伤,不上药得多痛啊。
许苕谙痛得全身都在颤抖,偏偏又被程沢压制得动不了,叫出声又嫌丢人,只能默默把这剧痛吞进肚子里。
上药也不是个轻松活,饶是凌赫再温柔,可奈何伤那么重,自己也没法。一阵子下来,额头上都是汗,好不容易给人把药全上完了,凌赫才觉得松了口气,却意外许苕谙居然还有力气跟自己闹脾气,一句话也不说,也不搭理自己。
去浴室洗干净手,把汗擦掉,凌赫才走回来,知道人正难过得很,哪舍得他再受罪。
递过装着蜂蜜水的杯子,好在许苕谙还不算蠢到家里去,估计也是渴得受不了了,一下子就把整一杯水都喝完了。
“以为是我出卖你,所以跟我闹别扭了是吧。”凌赫也只有在凌柒面前才会伏低做小,在其余人面前,这个大哥的角色还是扮演得不错的。
“……”凌柒不说话,不过喝过水的喉咙,总算好受多了。
“你自己干事不小心,露了马脚能怪谁。”凌赫懒得跟他废话,待会还得回去侍候主子呢,今天闹了一天,他也累了。
听到凌赫的话,许苕谙转过头等着凌赫。意思表达得很清楚,家里只有凌赫是允许涉黑的,要不是凌赫发现了捅给了凌柒,凌柒怎么可能知道。自己明明那么低调小心了。

楼主 慕瞳MT  发布于 2017-11-21 10:30:00 +0800 CST  
突发奇想,要是按照那种说法,要是我不催评论是不是我可以偷懒不更文

楼主 慕瞳MT  发布于 2017-11-21 10:31:00 +0800 CST  

楼主:慕瞳MT

字数:14446

发表时间:2017-10-10 02:4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8-01-03 18:37:30 +0800 CST

评论数:53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