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溪苑】【原创】爸你冷静点,听我解释!

原名李均儿


楼主 嫩包子kimi志  发布于 2016-03-10 19:24:00 +0800 CST  
换名换号重发,希望不要再被删了

楼主 嫩包子kimi志  发布于 2016-03-10 19:25:00 +0800 CST  
"李均儿,廖允溪,你们放学有没有空?"下课时间,一个男孩子朝正在玩猜拳的两人走来。

李均儿瞄了一眼廖允溪,又看向那个男孩子问,"怎么了?"

这男孩叫许睿,是班里的独行侠,独来独往,分组活动也总是一个人。
从外表看起来,属于比较爱玩的那一型。

"去车站那边。"许睿说道,大剌剌坐在李均儿前面的位置。

他的眼睛很深邃,染了一头棕发,手上挂着几条手环,加上身高优势,看起来比同龄的李均儿和廖允溪大几岁。

"车站?"李均儿挑了挑眉,疑惑的问,"去车站干嘛?"

怎么这么突然找他们,平时该是没什么交集的。

"车站那边开了间很大的游戏厅,我想去玩,但一个人去很无聊,你们要不要一起?"

听到游戏厅三个字,李均儿内心是激动的。

他听说过那间游戏厅,付100块就能玩遍所有游戏设施,好像还有棒球机和射飞镖。
之前和李俊希提过,但李俊希似乎不让他去那种地方,说那种地方和网吧一样,什么人都会进出,不安全。

考虑了一会儿,小家伙却还是禁不起诱惑的道,"可以明天吗?我今天没带钱。"

"可以啊,那就明天放学咯。"许睿答应的很爽快,随即看向廖允溪问,"你呢?"

廖允溪瞅了瞅李均儿,接着十分仗义的道,"均儿去我就去!"
他可不放心自己兄弟被这种人带出去,要被带坏了怎么办?身为他的好兄弟当然得保护他!

"很好,那明天放学我们一起坐公车过去。"许睿点点头,笑得挺好看的。

李均儿觉得,要是许睿不那么的「非主流」,应该还是很受女生欢迎的。

楼主 嫩包子kimi志  发布于 2016-03-10 20:17:00 +0800 CST  
"爸爸,明天可不可以跟Allen老师请一天假?"晚上,李均儿拿着筷子,问向对面的李俊希。

"怎么了吗?"

"就是…明天放学,我们班同学说要一起讨论功课。"对上父亲的眼神,李均儿觉得自己的小心脏简直要跳出来了。

这理由是廖允溪替他想的,怕忘词,放学前还一起排练了好多遍。

"去哪里?"

"他们说要去学校附近的麦当劳。"

"麦当劳…"李俊希顿了顿,又问,"怎么去?"

"走路过去,所以也不用让佐叔来载我了。"李均儿让自己语调高点,显得没那么心虚。

李俊希想了一下,儿子初中了,正值爱玩的年纪,或许该给他一点社交生活,偶尔让他和同龄的孩子出去玩玩,不该把他束缚太紧。

再说儿子最近表现不错,自制力很好,他也不是那么独裁的父亲,能放宽就放宽。

思考了很多,李俊希看眼前孩子扣着小手,一副坐立不安的模样,笑了笑道,"知道了,但不可以太晚,回家还是让郑佐过去接你,比较安全。"

"啊,恩…"
明明就是自己想要的结果,想要的答案,李均儿却觉得心里塞塞的,有些不踏实。

睡前,李俊希还给了他200元,说是破例一次,看他要吃什么就吃,但天气凉了不许吃冰。

李均儿接过白花花的纸钞,细细说了声谢谢爸爸,脸上表情却一点也不开心。

"怎么了?好像不是很高兴?"李俊希坐到床边,揉揉儿子的脑袋。
他以为李均儿会很兴奋,拿着钱跑个两三圈之类的,没想却是这么淡定。

小家伙吓了一跳,赶紧挤出一张最甜的笑容,"哪有不高兴,明天可以吃汉堡,薯条,还有炸鸡呢!"

心里想,反正谎都说了,现在也收不回来,更不可能讲实话…那就,那就只能咬牙继续了!

楼主 嫩包子kimi志  发布于 2016-03-10 20:17:00 +0800 CST  
隔天放学,三人穿着学校制服,背着学校书包就去坐公车。正值放学期间,车上的学生很多,李均儿他们一点也不显突兀。

倒是李均儿第一次搭公车,觉得很新奇,两只眼睛瞄过来瞄过去的。

心里羡慕每天都搭公车的人,感觉多自由多成熟啊,想去哪里就去哪里!

"坐车二十分钟就到了,然后再走大约十分钟。"许睿见李均儿一副发现新大陆的表情,只是淡淡笑了下。

=========

火车站外头是个广场,游戏厅的霓虹灯很亮,在昏暗的广场显得特别醒目。

一进去,里头吵杂的电玩声就传了出来。

"你们先买票进去吧,我帮你们买喝的,想喝什么?"许睿拍了拍李均儿和廖允溪的肩。

"我要苹果汁!"李均儿想也没想。

"我和均儿一样。"廖允溪接着道,见李均儿投来一副「学人精」的小眼神,只是厚脸皮地笑了笑。

"知道了。"许睿眨了只眼,转身往饮料部跑去。

看两人进去了,许睿停在饮料部前,勾了勾嘴角,笑嘻嘻的对柜台道,"我要一杯芭乐汁,一杯苹果汁,一杯苹果酒。"

楼主 嫩包子kimi志  发布于 2016-03-10 20:17:00 +0800 CST  
李均儿看到许睿递来冰凉的苹果汁,顿时浮起甜甜的笑容,"谢谢~"
喝了一口,脸色却难看了几分,眉头微微蹙起。

这苹果汁怎么这么难喝…有点苦苦的……

但看身旁的廖允溪喝得很畅快,心想是不是自己多心了,也许外头卖的手摇苹果汁就是这种味道。

他也渴了,连续吸了几口,尽可能不理会那苦涩的怪味。

"你们要玩飞镖吗?"许睿有意无意的看了一眼李均儿,再指向电动的飞镖台问。

"好啊。"廖允溪放下果汁道。

李均儿也跟着起身,却觉得脑袋有些晕眩。
他想可能是出来玩太兴奋了,摇摇头决定无视掉。

但玩了几个回合,这现象并没有好转,李均儿觉得他的小脑好像不见了似,越来越平衡不住身子,一不小心就跌坐在地上。

"均儿,你没事吧?"廖允溪本想扶住他的,却没赶上。

"恩…没事,头有点昏…我休息一下好了……"李均儿有气无力的坐到椅子上,摸了摸额头觉得有些烫。

怎么回事,不会是发烧了吧? …

"喝点水吧,说不定是缺水了,刚走了一段路。"许睿把李均儿的果汁再次递过去,一脸关心。

"谢谢。"李均儿接过剩半杯的苹果汁,又喝了几口。

楼主 嫩包子kimi志  发布于 2016-03-10 20:18:00 +0800 CST  
李均儿越坐越觉得难受,觉得脑袋很热,很想吐,说不定是真的发烧了。

廖允溪看李均儿脸色苍白,没有好转,不放心的道,"均儿,我看我们还是先回去吧。"

许睿也走了过来,"是啊,不舒服还是别勉强了。"

李均儿犹豫了下,满是歉意的道,"抱歉…"

跟爸爸撒了谎,花了100元才来的,却是什么游戏都没玩,看来真是老天爷在惩罚自己啊。

都特地来了,李均儿也不想破坏廖允溪和许睿的兴致,对于廖允溪的担忧,一再表示自己没问题,照原本的路线回去就行了。
可显然,李均儿并不是真的没问题,他从广场出去恍惚的走着,等回过神来就不知道自己在哪儿了。

看到木长椅,大剌剌就坐了下来,闭上眼睛准备睡觉。

就在这时,口袋里的手机响了。

李均儿拿起来看了一眼,上面显示三个字,「老家伙」。

楼主 嫩包子kimi志  发布于 2016-03-10 20:18:00 +0800 CST  
李均儿想也没想,晕乎乎就接了起来,"喂…"
唔…好想睡啊……

电话另一头传来李俊希温和的嗓音,"讨论结束了吗?爸爸正从公司回家,顺道去接你。"

"讨论…恩…讨论什么……"李均儿的脸红通通的,话也说不清楚。

李俊希感觉不对了,皱起眉仔细听儿子那边的声音,"你在哪里?声音怎么怪怪的?"

"我…我在……"我在哪儿啊…李均儿想不起来,眼睛眯成一条缝,"我不知道我在哪……"
说完就直接睡了过去。

楼主 嫩包子kimi志  发布于 2016-03-10 20:19:00 +0800 CST  
"喂?"李俊希听孩子没了声音,紧张的坐直身子,"均儿?均儿?"

发现电话显示中断,李俊希又打了一通,这次李均儿没有接。

李俊希不知道儿子发生什么事了,心里担忧起来,让郑佑继续往学校边的麦当劳开去,自己用GPS搜索李均儿的手机位置。

一查,李俊希不免皱紧了眉,显示位置居然在火车站附近。

多亏手机的定位系统,李俊希很快就找到了儿子。发现时,李均儿是躺在地上的,脸颊带着不自然的绯红。

他一开始以为儿子是发烧了,把孩子一把抱了起来,大大的手掌摸向他的额头。
不料却闻到孩子身上有股淡淡的酒味,眉间的皱纹更深了。

这模样,难不成是喝醉酒了?

李俊希觉得全身上下的每条神经都在跳动着,脑门浮起大大的十字路,恨不得一巴掌将儿子打醒,问个清楚。

但在外头,李俊希还是不好这么做的,压了压自己的脾气,把儿子塞进车里,让郑佑开车回家。

楼主 嫩包子kimi志  发布于 2016-03-10 20:19:00 +0800 CST  
李均儿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半夜两点了。看着外面的夜色,还搞不清楚自己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什么时候回到家的。

"唔…头好痛……"坐起身,发现身上的校服已经被换掉了,穿着干净的睡衣,好像也洗过澡了,有着淡淡的香味。

往身边看了一眼,三只奶猫已经睡了。小家伙用手抵着脑袋,努力回想自己丧失的记忆片段。

"恩…到底怎么回事…记得本来是要走去坐公车…然后…然后……"李均儿顿了一下,脸色瞬间变成了青色。

然后…是不是李俊希打电话来了?

楼主 嫩包子kimi志  发布于 2016-03-10 20:20:00 +0800 CST  
李均儿此时是睡不着了,但却也没有勇气去爸爸的房间找人。

心里懊恼自己究竟怎么了,怎么突然就没意识了,难不成跟李俊希一样高血压发作吗……

想着想着,头很痛,他再次将身子躺平,抱着枕头在床上翻来滚去,一夜难眠。直到天渐渐亮了,才主动下床去刷牙洗脸。

镜子里的自己,一反平时元气充沛的模样,眼里带着血丝,气色也不是很好,出来就坐在床边发愁。

看着时间滴滴答答的过,觉得也不是办法,便脚步沉重的往父亲房间走去。

"爸爸…"一开门,就見李俊希站在床旁打电话,也不知道起來多久了。

李俊希没有理他,对电话那头又说了几句,才挂上电话。

"爸…"

李均儿本想拉拉父亲的袖子,撒娇几句,李俊希却有意无意的躲开了,"去书房等我。"

小家伙略微尴尬的收回手,心里有些委屈。

他知道李俊希避开了,李俊希不让自己碰他。

楼主 嫩包子kimi志  发布于 2016-03-10 20:20:00 +0800 CST  
书房里,一个弱小的身子跪直在角落,心里很害怕,因为老爸似乎比他想的还要冷静。

李俊希冷静从来不是什么好事,讲明白一点,他应该会很惨。

大约过了20分,李均儿听到后面的门开了,渐渐逼近的脚步,让他不安的情绪更添上一层紧张。

脚步声停在他身后,李均儿正想开口说些什么,背上就被某种强而有力的东西甩上了,"啪!"

没有任何的心里准备,李均儿脑袋咯了一下墙壁,摔在地板,捂着背在地上哇哇大叫。

他感觉到身后迅速浮起一条宽大的楞子。

他一度怀疑打他的人不是李俊希,李俊希不曾这么打他,一次也没有。

"起来。"身后人一手拿着皮带,淡淡看着地上辗转的儿子,语气里没有心疼,没有其他情绪。

"爸爸…爸爸……"第一下,就已经成功让李均儿疼出了泪。
真的很疼,疼得他难以忍受,他从来不知道李俊希有这么大的力气。

"起来!"李俊希语调高了些,吓的李均儿动也不敢动,继续躺在地上掉着金豆豆。

李俊希也不管,举起皮带就往下砸,见哪儿打哪儿,几乎是毫无篇章的抽。

李均儿不知道爸爸为什么一句话也没问,就发疯似的打他。他不停的挣扎,想躲避李俊希手上的皮带,却怎么躲也躲不掉。

手臂,小腿,大腿,一下狠过一下。

楼主 嫩包子kimi志  发布于 2016-03-10 20:20:00 +0800 CST  
"爸爸…爸爸我…错…了…我不该…说谎…去游戏厅…我错…了…别…打……"不知道挨了多少下,李均儿早已哭得泣不成声,双手抱着自己的小脑袋,把自己缩成一小团。

现在的李俊希让他很害怕,很恐惧。

"……"李俊希皱起了眉,沉默了一会儿,才把儿子从地上捉起来,扔到沙发。

李均儿觉得全身上下都疼,满脸的鼻涕和眼泪,像一只无依无靠的小狗,微微的发颤。

他觉得李俊希是不是真打算打死他了。

楼主 嫩包子kimi志  发布于 2016-03-10 20:21:00 +0800 CST  
"裤子脱了,趴着。"李俊希手拿皮带看着已经伤痕累累的儿子,语气没有一丝犹豫。

"爸…我以…后…真不…真不说谎了…我保证……"李均儿突然觉得眼前的李俊希很陌生,不是那个爱给他开玩笑,喜欢逗自己的李俊希。

他真的后悔了,后悔因一时的贪玩,撒了谎。

听儿子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李俊希不为所动,扯了扯嘴角冷笑道,"不想活了吗?谁让你讲那些的,趴好。"

父亲冷冷的语调,让李均儿不由自主打了个冷颤。咬着下唇乖乖把睡裤和内裤拉下,趴在沙发边。

刚趴好,又是一皮带的亲密接触,"啪!"

"呜唔!"李均儿觉得父亲简直就是想把他的骨头一并砸碎。

十几下过后,李均儿的小屁股又红又肿,铺盖了好几条皮带楞子,严重的还有些紫砂。

"你什么时候开始学会喝酒和抽烟的?啊?"李俊希见儿子一直憋着疼不肯说话,才终于开了口。

但这个开口却让李均儿彻底懵了,他什么时候会抽烟喝酒了,他自己都不知道啊。

"爸爸我不会…啊啊!"

李俊希以为孩子是在狡辩,接二连三甩了几下,"你最好想清楚再告诉我!"

"我…真的…真的没有……"李均儿咬牙消化毫不停顿的剧痛,他不懂为什么爸爸会这么说。

楼主 嫩包子kimi志  发布于 2016-03-10 20:35:00 +0800 CST  
李均儿嘴里不停念着他没有、没有,李俊希却不肯听他解释,自顾自甩着手里的皮带。
小屁股被打得红红紫紫的,看起来相当吓人,可李俊希却像着了魔似,没有停下来的意思。
李均儿觉得很疼,疼得快没有意识,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
尽可能的支撑着姿势,不让自己倒下。
他不懂,为什么李俊希不肯听自己解释?他什么时候抽烟喝酒了?
李均儿是越想越觉得不甘,越想越觉得委屈。
如果今天李俊希是罚他撒谎、跑游戏厅,那也就算了,那的确是自己不好,打他他也没话说。
但他真没有抽烟更没有喝酒,李俊希也不问自己,上来就打,难道自己在他眼里就是这么的坏吗?
"够了!"唰地蹭起身,李均儿不顾身上的疼痛冲李俊希大吼,"我就喝酒,我就抽烟,不然你想怎么样?打死我吗?"
这是李均儿有记忆以来,第一次在挨打时反抗父亲。
他不是不怕,他怕的要死,握着拳头的手也一抖一抖的,可嘴边的话却怎么也停不下来,"我就坏,我就不学好,我就不让你省心,大不了你打死我啊!"
"混帐!"李均儿的话让李俊希很不舒服,扬起手想打孩子一巴掌。
但过了几秒,空中那只手却是怎么也扇不下去。
李俊希把手捏紧,看着儿子眼里满是叛逆,脸上没有一丝畏惧,心里是失望多过愤怒。
"随便你。"扔下皮带,李俊希转身就走,没有再搭理儿子。
这一刻,李均儿又后悔了。
怎么情绪上来就没控制住了呢?李俊希误会他,好好解释就行了啊,干嘛这么冲?还气头上承认自己喝了酒,抽了烟了,这样不搞得更复杂了吗?
拉上宽松的睡裤,李均儿想追上去,结果身子一疼,稳了几步没稳住,摔在沙发上。
看着胳膊上还肿胀的皮带痕,眼泪不受控制掉了下来。
李俊希你个浑蛋,我就跟你说没有了,你为什么不相信我?

楼主 嫩包子kimi志  发布于 2016-03-10 21:02:00 +0800 CST  
李均儿在书房哭着哭着就睡着了,醒来就是在房间里头,外面的天已经染上了一层橘红。

"哎呀,小少爷你醒了,怎么不喊我一声?"陈妈正好端了一锅菜粥进来。

"…我刚起……"李均儿不自主的往陈妈后面看去,发现没有人,失落的小情绪立马涌了上来。

但下一秒就觉得自己很没用,摇摇脑袋在心里说:有什么好失望的,李俊希不来就不来,还请他不成?

"吃点东西吧,刚刚才弄得,医生说得吃些清淡的。"陈妈把小锅子放在床头柜上,再用小碗盛了一些。

"医生?"

"恩,还给了一罐药,说早晚各擦一次,不然会留疤的。"说着从兜里拿出一瓶白色的药膏盒,放在床边。

李均儿把药膏拿来瞅了一眼,"什么时候来的,我怎么没印象?"

"医生说小少爷是宿醉,加上身子疲惫,昏睡过去了。"

李均儿愣了一下,准备说些什么,陈妈又接着道,"小少爷,你以后可不能再乱喝酒了,昨天在火车站那儿昏了过去,多危险啊。"

也难怪少爷这么生气,小少爷这次真有点太胡来了。

李均儿内心却是一百个问号,为什么?为什么连医生都这么说?他并没有喝酒啊?

下一秒,他就想到那杯味道奇怪的苹果汁。

对啊,似乎就是喝了那杯果汁才觉得身体怪怪的…但那苹果汁是许睿买来的,廖允溪喝了也没怎样…会不会,会不会是卖饮料的人给弄错了?

楼主 嫩包子kimi志  发布于 2016-03-11 19:01:00 +0800 CST  
陈妈离开后,李均儿勉强吃了几口粥,发现实在吃不下,就又放回床头。

把棉被掀开,看着自己手脚上一条条紫红色的伤,心里一紧。

浑蛋…李俊希到底知不知道他打的是他唯一的亲生儿子……

打开药膏挖了一坨,仔细替自己抹药,他可不想留下疤痕。

这时,门又开了,他以为又是陈妈来催自己吃饭的,没想一抬头就看到李俊希站在门边。

他不想去细看李俊希的表情,扭过头继续上药,嘴上忍不住的道,"可以请你离开吗?这是我房间。"

一只大手夺过他手上的药膏,李均儿一愣,随即气得大吼,"你干什么,还我!"

"趴着。"李俊希的冷静和李均儿激昂,成了最鲜明的对比。

李均儿不管,也不上药了,索性拉过棉被把自己罩着,背对李俊希。

虽然自己可能真喝到了酒,而且喝了不少,李俊希会生气也不意外…但自己也是不经意喝到的,李俊希不问清楚,果断认为自己是学坏了,摆明就是对他的不信任!

安静了很久,父子俩都没有说话,就在李均儿准备再次开口让他离开时,李俊希把药膏扔回床上,"知道了,以后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不会再管你了。 "

门关上的声音,就像李均儿眼泪的开关,他咬着下唇,努力不让自己发出声音。

楼主 嫩包子kimi志  发布于 2016-03-11 19:30:00 +0800 CST  
李俊希坐在房间里,望向桌上那包烟,微微皱了皱眉。
儿子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学会抽烟喝酒,学会跟他顶撞,学会做错事不知道反省。

他走过去拿起那包烟,里头只剩下几根,这是昨晚从孩子外套翻出来的。

揉揉眉心,他很懊恼,是不是自己太不关心儿子,还是什么地方疏忽了,导致他走上了偏路。

刚进屋看到李均儿眼里泛泪,咬着下唇,给大腿的伤上药时,他简直快心疼死了。
虽然是自己下的手,但再次看到那些肿胀泛紫的伤,还是让他很不好受。

他想原谅李均儿,他告诉自己,只要李均儿认错,自己就原谅他。
但没想晾了他一下午,李均儿还是一副坚持没错的态度,火气不免又窜了上来,觉得儿子跟以前不一样了。

李俊希相当烦躁的闭起眼睛,把烟放回桌上,不知道怎么处理这件事才对。

楼主 嫩包子kimi志  发布于 2016-03-11 19:54:00 +0800 CST  
隔天,李均儿起晚了,却没有人来叫他。

看了看闹钟,已经过十点了。
他冷冷的笑了下,就要下床去刷牙。

过了一晚,李均儿觉得身上的疼不减反增,倒吸口冷气,扶着墙让自己站稳。

「以后你爱怎么样就怎么样,我不会再管你了。」

从昨晚开始,李俊希这段话就不断在他脑海里回荡,怎么也停不下来。

苦笑两声,他觉得李俊希是跟他玩真的了。

楼主 嫩包子kimi志  发布于 2016-03-12 13:12:00 +0800 CST  
"夜,你怎么也在这儿?"李氏公司对面的药局里,一个身穿大衣,带着绿色口罩的男子问,"怎么?感冒了吗?"

夜寒看了那个男人一眼,晃了晃手里的两个药盒,"是董事长啦,他说他身子不舒服,很像是发烧了,让我下来给他买个药。"

"董事长也生病了?"男子有些好笑的搔搔头,"最近的感冒真恐怖,连那个顽强的董事长也病了。"

夜寒笑了笑,用指头点点那人的脑袋道,"你啊,说话当心点,被董事长听到不扒了你的皮。"

=========

"董事长,你要不舒服,还是早点回家休息吧。"过了中午,夜寒看李俊希脸色依旧没有好转,有些不放心。

"不用,我没事。"李俊希揉揉有些模糊的眼睛,把身子往后靠了靠,"你要没事,就帮我去楼下买杯咖啡,然后帮我联络金董,我要跟他谈下次的合作。"

夜寒皱了皱眉,想说些什么,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好。

他觉得李俊希今天有些怪,明明身子不舒服还硬要找事做。

"怎么了?难道又跟儿子吵架了?"他知道李俊希只要心情不好,就会用工作来压抑情绪。

恩,他也觉得这是种不健康的发泄方式。

"不是。"人的脸色明显黑了一下。

那模样却是让夜寒确信了自己的猜测,摇摇头道,"我说,小孩子嘛,这个年纪难免淘气一点,你也不用太小题大作的。"

"说谎跑游戏厅叫小题大作?抽烟喝酒叫小题大作?"李俊希有些不耐烦的冲夜寒吼。

说过,夜寒的感觉跟李均儿很像,听夜寒这么说,李俊希就有种儿子在跟自己辩驳的错觉。

"…男孩子嘛,对这些东西总会有点好奇心,尝试一下也是种经验啊。"夜寒的思想倒很正面,不管多坏的事儿,他都可以往好的方面去想。

随着夜寒不靠谱的话,李俊希眉间的皱纹越来越深,最后就烙了一句,"行了,去写两个专题报告交上来,去。"
(可伶的夜寒同志

楼主 嫩包子kimi志  发布于 2016-03-12 13:32:00 +0800 CST  

楼主:嫩包子kimi志

字数:51964

发表时间:2016-03-11 03:2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12-24 00:36:07 +0800 CST

评论数:2351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