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骄阳似火(mf)

瑶瑶重新回归这个大家庭,做的不好的地方大家可以随意提意见,有看过的宝宝不用激动,这就是我的原创,没看过的那就不要错过,期待你们的喜欢,瑶瑶主创训诫宠文,一对一,男主强大气场,喜欢的别错过,下面封面图镇楼一张【赞赞赞都给我点起来,一层一赞,么么哒各位,评论走起,人气嗨皮起来】

楼主 瑶心魅  发布于 2017-08-08 20:04:00 +0800 CST  


楼主 瑶心魅  发布于 2017-08-08 20:05:00 +0800 CST  
第1章 华安公主
建元三十三年,天下太平,风调雨顺
广春宫一大早便热闹起来,因为皇帝唯一的胞妹这一天及笄,盛大的及笄里让任何人都望尘莫及,宫廷中其他公主皇子只有羡慕的份
当朝华安公主,集万千宠爱于一身,各宫娘娘皇子,公主都必须小心翼翼的奉承着,只因为她十年前遭遇一场变故,被企图推翻先帝的一名王爷劫持出宫,一丢就是十年,三年前才被找回来,而当初的太子,也便是华安公主的哥哥登基为帝,这三年更是对她百般疼宠骄纵
“公主,这件衣服可好?这可是皇上让皇后娘娘特意为您准备的”长春宫正殿,一名娇俏灵力的婢女拖着一席艳红宫装,华丽而精致,问着铜镜前的女子
女子一头乌黑柔顺的长发直击腰间,柔媚潋滟的桃花眼点点璀璨,柳月弯眉,无暇肌肤,点上蔻丹的唇弯起弧度,正是验证了一笑倾城的言论
凤千桦挑了挑眉,本是绝色的容颜被眼底一抹骄纵与轻蔑破坏,不悦的瞥了眼宫装“我那个皇嫂嫂惯会装模作样,你真当她是喜欢本宫不成?切,还不是为了奉承本宫的哥哥”说出的话很是刻薄
宫女不敢有任何符合,对方好歹是一国之后,后方有站着楼相一脉,谁不知道,虽然这些年皇帝为了巩固朝堂,迎娶各宫娘娘,可从始至终对那位楼皇后宠爱有加,伉俪情深,毕竟是正妻,如何是一干妾能比的
宫女讨好的笑着“不过奴婢觉得这身衣服最是趁公主了,公主这般的颜色哪一家小姐能比,更别说还有尊贵的身份,无人能及的恩宠”宫里这些人,别的不会,讨好主子那是一顶一
果然,凤千桦本来不悦的脸色立马柔和下来,涂着艳红指甲的手挑起宫装一角“也罢,虽然俗不可耐,但胜在心意,本宫怎样也要给哥哥一个面子,替本宫更衣”
御花园,张灯结彩,喜气洋洋,一朝帝王能为了一个公主放下所有政务忙碌一个及笄礼,傻子都知道这个公主得罪不起
一席明黄凤袍的女子,容颜靓丽清雅,举止雍容端庄,气质威严却不失柔和,指挥着各宫主事忙碌安排
“姐姐不愧是一国之母,对待咱们华安公主就是不一样,件件事都不加他人之手,也难怪皇上越发宠爱姐姐”一名桃红宫装的女子,媚眼如丝,年轻妖娆,在人搀扶下前来,恭维的话怎么听都有种酸气
楼碧瑶不气不恼,笑的端庄宽和“原来是玉妃妹妹,怎么这么早就过来了”对她言语中的挑衅充耳不闻
李文玉,四妃之一,当朝尚书嫡女,进宫以来也算荣宠不衰,可就是痛恨后宫之主的楼碧瑶,不只因为她是后宫最为尊贵的存在,更是因为楼相几次打压自己的父亲
此时见她不为所动,手指紧握,皮笑肉不笑“妾身不能和姐姐比了,也没有那么多闲余的时间,毕竟,陛下还需要咱们伺候着”说完娇柔一笑
楼碧瑶始终大方得体,不容失态,任何女人听到自己的丈夫去宠爱另一个女人都不会好受,即使她从小熟读女戒,恪守夫为妻纲,不过难受也只是一瞬
“也是辛苦妹妹了,及笄礼马上就要开始,这次的赞者也是豪门贵女,皇上专门请了安国公府太君为公主插簪,咱们华安定会和顺一生”轻而易举将话题引开
李文玉见自己讨不到好,对方风情云淡的样子让她觉得一拳砸在了棉花上,心里不痛快哼了声高傲离开
楼碧瑶看着她背影无奈浅笑,摇了摇头继续忙自己的
宴会场地越发热闹,所有宾客几乎到齐,安国公府,南安王府,尚书府,将军府……几乎所有朝堂大臣都携家眷到了,也只有华安有这个殊荣,在及笄礼时受到如此隆重的见证

…………
“皇上驾到,皇后娘娘驾到,三皇子驾到,六公主驾到,华安公主到”
一声遥唱,尖细的嗓音在半空荡开,很快,聚集一起的众人纷纷向两边推开,空出一条通道,纷纷跪地叩拜
打首的男人,不过二十有七,威武挺拔,迷人的五官透出冷硬肃穆,一双凤眸深邃幽暗,嘴角挂着弧度彰显着他此时愉悦心情,稳健的步子张扬有力,身边跟着同色凤袍的楼碧瑶,两人偶尔相视而笑,轻易真切
跟在后方的,只是众多公主皇子中的两个,同是皇后所出,三皇子凤泽磊,六公主凤思晴,华安公主凤千桦
今天的主角可是凤千桦,一席艳红宫装直垂脚下,随着她走动,裙摆金线所绣的蔷薇栩栩如生,似乎都能闻到散发而出的香气,朝华芳龄,绝色之貌,眉宇间是与生俱来的贵气骄傲,双手交叠跟在凤凌柏身后,目不斜视,仪态雍华,不愧是皇家女
随着几人逐渐入座,凤凌柏杨臂一挥“都入座吧,今日是华安及笄,朕甚是开心,不用拘礼”
浑厚的声音透着喜悦,那是一种家有女初长成的满足和喜悦,一时间众人也被感染,少了一份局促,多了一份喜庆,纷纷扬声恭贺
凤千桦挑眉看着眼前一切,想想三年前的自己,不过是偏远小镇,员外府一个可有可无的小姐,虽然也是锦衣玉食,可如何能与高高在上,尊贵万分的公主比,何止不能比,简直云泥之别,如今的她,可是皇家女,凤凰尊
眼底一片满足与得意,嘴角勾起骄傲的弧度,停止腰板,俯视群臣
一边离她最近的凤思晴撇了撇嘴,她只有八岁,可身在红墙绿瓦的深宫中如何会心思简单,一眼便看穿了凤千桦骨子里的贪婪与虚伪,十分讨厌,她打心里不喜欢这个小姑姑
“及笄礼开始,请赞者,安国公夫人”
一名主持礼仪的太监出身遥唱,随即低头恭敬退下,下方一阵骚动,一名素雅端庄的少女遥遥而来,眉目温婉,身边同时跟着一名妇人,举止大方得体,眉目慈祥
“楼相到”
突然,又一声尖细的遥唱想起,众人表情各异,可那眼底的忌惮和戒备都是一样的,唯独楼碧瑶和凤凌柏眼色一亮,闪过喜色
“哈哈,楼小子,你居然敢在这种日子给朕来迟,一会儿必须罚”凤凌柏的姿态显然与来人关系匪浅
先不说楼莫言是当朝皇后的胞弟,光是那一身战功,虽然如今深处丞相之位,可四年前战火连天的岁月里,他领兵征战,可谓是能文能武,戎装一身,金戈铁马,在百姓眼里是无人能够替代的战神
只见,逆光而来一席玄色身影,金丝线绣边,挺拔的身姿伟岸精瘦,却暗藏恐怖的爆发力,越过阳光,一头黑发被玉簪挽起,棱角分明的俊脸冷硬狂狷,黑眉浓密张扬,高挺鼻梁,鲜红薄唇,此时的他慢步阳光下,好似画中走出来的人一般,飘渺恍惚,不似真人,若不是那一身实质般的杀伐冷冽,真以为是一种幻觉
所有人连忙撇开目光,***见鬼了,又不是第一次见,可每次见到这个妖孽都会让人惊艳失神
凤千桦早在对方出现时傻了眼,直勾勾的目光完全忘了仪态,哪里还有刚才的端庄高贵,羞红着脸双眼含春
“臣来迟,请皇上恕罪”低醇的声音透着特殊的磁性,犹如来自九天之外,却又深入人心
凤凌柏十分其中眼前人,又是自己最爱之人的亲弟弟,亲自上前扶了扶对方“起来,别跟朕搞这一套,来的还算及时,没错过千桦的及笄礼”
提到凤千桦,楼莫言眉梢一挑,眼底的流光深邃难测,瞥向高位上端坐的华服女子,确实艳丽无双,可在他眼里不值一提
凤千桦见对方看过来,紧张的手都不知道往哪里放,脸红的像是番茄“皇帝哥哥”只能嗔怒的瞪向凤凌柏
凤凌柏一怔,接着爽朗大笑“哈哈,楼小子,我这个妹妹可都别你俘虏了”似真似假的话,却让周围所有人脸色大变,若有所思
楼碧瑶微垂下眼眸,眼底的神色无人可见,却只有她知道,即使华安尊贵万分,她也不希望嫁入相府
“皇上,及时马上就过了”楼莫言却一脸冷漠,直接无视凤凌柏的话,带着身边的婢女目无旁骛的走向属于他的位置
凤凌柏一阵尴尬,却也不在乎,摆了摆手“继续”
遥唱再次响起,仪式真是开始,可凤千桦此刻再也不能平静,为什么他一点反应都没有,他不喜欢自己吗?他为什么要那么冷漠

楼主 瑶心魅  发布于 2017-08-08 20:05:00 +0800 CST  





楼主 瑶心魅  发布于 2017-08-08 20:06:00 +0800 CST  
第3章 乖乖阿宝
场面一时出现寂静,侍卫高举着板子不上不下,一脸扭曲,不知道还要不要打
凤千桦双手紧握,刚才畅快的表情又一次恢复冰冷“莫言哥哥,你为何一而再再而三伤害我,不过是一个贱婢,她对本宫无礼,难不成本宫还不能罚了,就是打杀了她也是应该的”言语中满是骄纵刻薄
楼莫言眼底的不屑轻蔑越发明显,嗤笑声“果然养歪了”不冷不热的讥讽道
凤千桦如何不明白什么意思,表情一僵怒喊道“莫言哥哥”
“我不是你哥哥”楼莫言似笑非笑的继续毒舌“你哥哥是一国帝王,我何德何能做你的哥哥,更何况,有你这样的刁蛮妹妹,满脑浆糊,本相不知道少活多少年”一出口,毫不留情,周围的人大气都不敢喘,惴惴不安的降低存在感
凤千桦表情有些扭曲,喘着粗气,很快又是一副受尽委屈的可怜样“莫言哥哥你怎么可以这般说我,难不成我在你眼里还不如一个贱婢”心底对阿宝的痛恨更浓
楼莫言已经走了过来,瞥了他一眼“在本相眼里,你确实不如我这个小奴婢”笑话,阿宝多可爱,尤其是每次被自己气的吹胡子瞪眼的时候,那小模样跟炸毛的狗似得,给他无趣的生活增添了很多乐趣,她也配跟乖乖阿宝比
趴着疼的眼泪鼻涕直流的阿宝,刚才还在心里诅咒楼莫言祖宗十八代,这会儿听到他这番话又没骨气的把刚才的痛恨忘得一干二净
“哇呜呜…我要死了,相…相爷救命”鼻涕邋遢的看向楼莫言,哭的口水直流
楼莫言脚步一顿,差点摔倒在地,赶忙撇头不忍直视,啧啧…怎么那么丑,冷漠的看着凤千桦“还不放人?还是等臣请皇上前来开口要人?”对待凤千桦没有一丝一毫的耐性
凤千桦气的心肝发疼,看着眼前俊美无双的男人,他永远都是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可依然抵挡不住他散发出的致命诱惑,举手投足间都是男儿气概与贵气
狠狠的瞪了眼还在嗷嗷惨叫的阿宝“算你走运”轻柔的说道,摆手下令“放了”那几个侍卫齐刷刷又退了回去
楼莫言几步上前,俯视着她,一脸厌弃“小奴儿,别哭了,太恶心了”
嘎嘣,阿宝惨嚎声顿停,脑子里那声太恶心了…太恶心了,想一道魔咒,最后让她崩溃“嗷呜呜”哭的更是肝肠寸断,他娘的个脾肺肾,这到底是谁生下来的妖孽,赶紧收了吧
回到相府,楼莫言不知道是不是良心发现,居然让她休息几天,被人七手八脚抬回下人房,阿宝虚弱的趴在床上哭的昏天暗地
再一次感叹自己悲催的命运,你说说,有她这么倒霉的吗,出门买个夜宵居然被马路杀手撞飞,这也就算了,穿过来居然占了个营养不良的身子,没有坚强的后盾,没有安稳的家室,反而是个要饭的,脑子里断断续续的记忆让她根本整理不清,也只有五岁之后的记忆,父母是庄稼人,又一次闹干旱父亲大病一场走了,母亲是个没注意的软弱人,自己被祖母十两银子买到了一家大户人家做丫头,好像那几年过得还不错,至少有吃有喝有住,可三年前糊里糊涂被打了个半死扔出府,最后沦落到讨饭
她也是一个月前穿来的,主人很显然已经撑不下去,那时候饿的皮包骨头,最后看到相府招聘丫头,她收拾了一番进来的,她如果知道会遇到一个灭绝人性的魔鬼,她宁可当要饭的
一边哭一边感叹自己前世今生,阿宝越哭越伤心,她简直就是所有穿越者的耻辱,人家不是公主就是皇妃,她倒好,做了乞丐又做奴婢,遇到个心黑的主子还要揣着脑袋过日子
“哭的这么伤心,屁股开花了?”突然,磁性的声音嘲讽的响起
阿宝奴从心来,嚎啕大哭“我哭我的关你什么事,都是你害的,你说你怎么能那么恶劣,我哪里得罪你了,要杀要剐不过是一句话,凭什么这么虐待我,凭什么虐待我”这一段时间来的忍耐彷徨,一触即发,阿宝哭的昏天暗地
楼莫言一愣,吃了豹子胆了,敢跟他大呼小叫了,眼底冷色闪过,随即平复,算了,他大人有大量饶她一次,谁让她屁股挨了打
上前抓住哭的昏天暗地的人,往床沿一拖,动手扯她的衣服
阿宝惊呆了,这家伙不做魔鬼做色鬼了?护着腰带惨叫起来“你干什么,放手放手,你这个流氓,你要干什么?相爷了不起吗,老娘不伺候了,不伺候了”赤红着双眼,犹如要吃人一般瞪着楼莫言嘶声怒吼
楼莫言这一下子被触及底线,脸上玩世不恭的笑彻底消失,冷骇一片,漆黑的眸子阴沉可怕,一把抓住阿宝的下巴“你是不是觉得本相给你脸了,你认清自己的身份,一而再再而三的放肆简直找死”手指骤然用力,掐出一片青痕
阿宝脑子突然清醒了,总算转过弯意识到她处于什么地位,顿时眼泪哗哗直流,简直脑子进风了,下巴碎裂的痛感火辣辣的
“爷…爷爷爷…松松…松手…奴婢错…错了”期期艾艾,低声下气的赶忙求饶
楼莫言嗤笑一声,冷意十足的将人甩出去,看她疼的蜷缩一团冷笑道“不知好歹”可也没甩手就走,再次继续刚才的动作
这次阿宝选择妥协,反抗的结果已经很明显了,被人占便宜又不少一块肉,可在认不清局势,那就要死翘翘
裤子被人残忍的扒掉,后方一凉,阿宝一张脸红绿青蓝紫的转变,精彩极了,最后凄厉的一声惨叫,太疼了,这死人要不要这么狠,那么用力搓揉
“啊啊啊啊…疼疼疼”
“呵”下手的人讥讽一笑,阴阳怪气道“何必叫的那么销魂,不知道的还以为爷上了你”一贯的语出惊人,直戳心肺
阿宝梗的一口气出不来,差点吐出一口老血,好不容易憋回去紧咬牙关,暗咒一声,**你奶奶
因为负伤,阿宝理所当然的偷懒,虽然那时候打的很重,可那些侍卫也不是真傻,毕竟是相爷的人,所以看着十分严重,养了两天除了青块还在,不去碰也不疼了
“阿宝,你差不多就行了,赶紧上岗工作,要是爷凶残起来,你就是叫爷爷都没用了”
这天清早,前来送饭的何伯一板一眼的开始说教,满是褶子的脸不苟言笑,真是什么主子养什么下人
不过,阿宝是真心实意尊敬这个管家,当初选丫头本来轮不到他的,还是何伯看她可怜,给了她一个机会
“何伯,我是伤患”一边吃着东西的阿宝,面不改色说着不要脸的话
何伯老脸一抽,翻了记白眼,收拾了残羹“总之话我带到了,怎么做随你,不过老头子不是吓唬你,咱们爷的凶残手段你不过是见了个皮毛,丫头,阿伯不想最后替你收尸”说完跟幽魂似得飘走
留下阿宝一身寒冷,瑟瑟发抖,你能想象一张老脸,满是褶子,不含感情一字一字机械般说出这样渗人的话吗


楼主 瑶心魅  发布于 2017-08-08 20:07:00 +0800 CST  





楼主 瑶心魅  发布于 2017-08-08 20:08:00 +0800 CST  
欢迎新老朋友前来随便虐,意见随便提,对了,给咱把楼盖起来哈,么么哒

楼主 瑶心魅  发布于 2017-08-08 20:08:00 +0800 CST  
这点赞也是技术活,发文的楼层都能赞呢,给你们卖个萌,看的时候顺手赞赞呗

楼主 瑶心魅  发布于 2017-08-08 20:16:00 +0800 CST  





楼主 瑶心魅  发布于 2017-08-09 09:05:00 +0800 CST  




楼主 瑶心魅  发布于 2017-08-09 09:09:00 +0800 CST  





楼主 瑶心魅  发布于 2017-08-09 09:15:00 +0800 CST  





楼主 瑶心魅  发布于 2017-08-09 09:18:00 +0800 CST  
我太郁闷了,今天为什么都是图片呢?谁知道呀,这贴吧抽的太他妈神经了,发凤凰归巢什么问题都没有,到了这个文反正怎么都发布出去,一直提示广告贴,要不然送我失败两个字,天天为发文容易吗?就截图了,大家也不要嫌弃,帮我顶楼呐,顶楼顶楼顶楼,点赞点赞点赞,不要让我伤心呐,谢谢你们了

楼主 瑶心魅  发布于 2017-08-09 09:19:00 +0800 CST  
欢迎加入煮酒论英雄,群号码:390381224(喜欢文文的朋友,这个大家族随时欢迎你们,僵尸就算了,瑶瑶欢迎你们)

楼主 瑶心魅  发布于 2017-08-09 10:57:00 +0800 CST  
其它两个新文的链接【凤凰归巢】https://tieba.baidu.com/p/5261799586【倾城红颜】https://tieba.baidu.com/p/5264430095(以后三个文会时间段岔开连载,不然发布出去,总会被归类为广告贴,希望大家理解)

楼主 瑶心魅  发布于 2017-08-09 17:45:00 +0800 CST  
这个时间,这个地方,看到这么多孩子一如既往的支持,感觉郁闷好多了,不管你们在不在,也想说一句晚安,以后会默默努力奉献更多你们喜欢的文,也希望。你们能给我多一点包容,让我能在这个地方多待几年,谢谢

楼主 瑶心魅  发布于 2017-08-10 00:51:00 +0800 CST  





楼主 瑶心魅  发布于 2017-08-10 09:23:00 +0800 CST  
第10章 调查
阿宝觉得自己跟丞相府相克,自从进了这个府,大伤小伤不断,这才几天,又被揍得屁股开花,趴床上了
“看着长得水灵灵,却是个没脑子的,跟你说了别惹爷糟心,你却非要去捅马蜂窝,遭报应了吧”何伯刻板着一张脸,说着毫无起伏的话
阿宝一张脸扭曲了,她对这个何伯是又敬又恨,他对自己好那是事实,可那说话戳人心窝子的毛病也不知道遗传谁的,最后得出结论,一定是被楼莫言熏陶出来的
一躺变得五天,屁股上的肿痕才慢慢消退,不剧烈运动也感觉不到疼,不过却爽透了,她突然发现,自己每次一挨打就能过上帝王般的生活,若是楼莫言知道她的想法,不定要笑一声,孩子要求可真低
书房,烈风被传召
“去一趟冀州,调差一下公主三年前生活的那个员外府,事无巨细”楼莫言坐于桌后,看着手里一封密信,幽暗的眸子下神色凝重道
烈风一怔,可作为合格的侍卫,对于主子的心思绝对不猜,完全服从
“是”应了声便出了房门
楼莫言此时将手里的信直接点燃,很快在他指尖化为湮灭“凤千桦…林梦琪…到底孰真孰假,本相到是越来越感兴趣了”囔囔的轻语冰冷无情,眼底却燃起浓浓火焰
因为养伤,楼莫言到没有三番五次的为难她,反倒有时间还回来看看她,偶尔表现出来的关心和温和让她以为在做梦
就像现在“阿宝可曾想过回家看看?”楼莫言端着茶杯不经意的问道
阿宝斜靠在床上,听到这个问题一愣,接着闷着头“还看什么,爹爹死了以后我被祖母卖到了大户人家做丫头,母亲是个软性子,刚开始两年还会托人去看看我,后来也了消息,三年前我被赶出府回去过一次,人去楼空,也不知道他们去了哪里”说到这个话题,阿宝就有点小伤感了,但是只有小小的
楼莫言眸光微闪,让人看不透他想些什么“阿宝原名就叫阿宝吗?”不以为意再次问道
“小名叫阿宝”阿宝猜不透这位大爷要干什么,可也没什么隐瞒的“我爹姓王,我原名叫王乐乐,可后来所有人都阿宝阿宝的叫,也就很少用到原名”
“王乐乐”楼莫言咀嚼了几遍这个名字,随即一笑“倒是很适合你”快乐无忧,知足常乐,阿宝一向知足常乐
阿宝却被他那抹笑差点刺瞎了眼,哎呦喂大爷,你要不要笑的那么蓬荜生辉,风华天下
只能轻巧的避开眼光“爷问这些是有事吗?”她不得不往这里怀疑,这位爷可是相当凶残的,谁知道打的什么主意
楼莫言见她那副做贼的模样,小心翼翼,一脸防备,一口气差点没提上来,放下茶杯倾身过去,抬起两指在她脑门重重弹了下
“哎呦”阿宝没防备,被打了个正着,惨叫一声
楼莫言弹了弹衣摆,态度随意“敢在心里怀疑爷的动机,果然生了个狗胆子”不冷不热的讥讽道
阿宝含着一泡眼泪,她错了,她就不该对眼前人有任何幻想,揉了揉脑门“奴婢哪里怀疑爷了,就奴婢这一清二白,爷就是有动机又能损失什么?”她也是蠢了,就她现在这样子,除了一个人,还有什么
楼莫言听着她软软的叹息,更是压抑不住那份怜惜“进了相府便是相府的人,你只要做得好,安分守己,爷自不会亏待你”他虽然为人冷漠无情,可对自己人还是很宽厚的
阿宝仰起头灿烂一笑“那就谢谢爷了,奴婢等着爷涨月钱”蹬鼻子上脸说的就是阿宝
可她一笑,两边酒窝出现,粉嫩的笑脸不似其他女子那样纤弱病态,反而给人感觉像是天边的烈日,潮气蓬勃,本身就长得好看,这一笑更是勾了人的魂
楼莫言几乎是下意识的,伸手捏住她一边的肉“乖,听话就涨月钱”完全没有觉得自己这样有什么不对,反而感觉到手中滑腻的肌肤,顿时爱不释手
自己的脸被对方捏在手里一阵揉捏,对方还一副十分享受愉悦的模样那是闹哪样?阿宝被捏的脸颊通红,还要一副感恩的表情,心里却泪流满面,大爷,你能不能按常理出牌
没两天阿宝也能胡蹦乱跳了,可也听到楼莫言要出门外干的事情,这一走少说个把月,顿时把她激动坏了,这大爷一走她可就自由了,到时候背着这一个月攒的百两银子逃之夭夭
别怀疑,确实一个月挣了上百两,要问为什么,阿宝就不得要虚伪的夸赞一番楼莫言的大方宽厚,对下人真的是不错,每次出手都是好多金裸子,那家伙,时不时还给些金银首饰,当然,在她暗叹楼莫言败家的时候并不知道,那些东西也只有她才有
午膳,楼莫言一向不会耽搁进食,可旁边那个从见了他开始咧着嘴傻笑,一副狗腿样子的小奴儿是要闹哪样?
“阿宝,你捡银子了?”楼莫言终是忍不住开口,为何问这句,完全是因为,阿宝是他见过最爱钱的一个,可又爱的毫不掩饰,贪婪的万分可爱
阿宝也不计较他间接性抽风的话,傻笑着“爷别打趣奴婢了,奴婢这种倒霉运,捡钱那种好事怎么可能轮得到,奴婢就是想伺候的爷舒心点”这番话说的狗腿极了,可楼莫言受用极了
楼莫言眉宇间明显多了份柔和“算你有点良心”连吃进嘴巴的菜都比平时美味
阿宝笑眯眯的勤奋着,不断给他夹菜成汤,最后还亲自伺候他漱口,楼莫言更是频繁挑眉,今天一天的表情比二十二年来都多
晚上,阿宝兴奋的睡不着,想到两天后那位魔鬼就要离开,忍不住咧嘴直笑,蓝蓝的天空,自由的空气,美好的江湖,你们等着我,我阿宝就要来了
可是,翌日清晨,一记重磅消息将她彻底砸晕,眼冒金星,气血翻涌
“爷…你你…你说什么?”阿宝一副死了爹的模样,颤颤巍巍看着桌后的楼莫言
楼莫言头也没抬“没听清?爷说,鉴于你这两天表现不错,恩准你明天与爷一同前往冀州”这小东西这两天乖巧的让人心疼,带她去玩玩奖励奖励
可这话听到阿宝耳朵里就像是挖她的心肝肺,娘的,她表现好不过是为了让你走的安心,哪里是想跟你去那劳什子冀州
“爷”阿宝一脸悲戚,差点都要哭出来了“爷,您是去公干,奴婢笨手笨脚跟着去岂不是拖后腿,爷可是干大事的,奴婢就不好去捣乱了吧?”**,要去你自己去,姐还想过上逍遥自在的生活
楼莫言算是听出画外音了,一抬头,眼里的柔和化为冰冷“你不愿意?”那犹如实质的犀利目光像是刀子一样嗖嗖飞过去
阿宝一僵,咽了咽口水,她若是说是,会不会下一秒就碎尸万段?立马表情一个大转折,挺胸抬头,一脸忠诚“爷说的哪里话,爷如此赏识奴婢给了奴婢这等殊荣,奴婢只会感激不尽,鞠躬尽瘁,伺候爷是奴婢的本分,也是奴婢的荣耀,奴婢只是太开心了,开心的有些喜极而泣”两行清泪落下,狗腿的点头哈腰,心里却将楼莫言祖宗十八代诅咒了个遍
楼莫言五官再一次柔和,眼里露出满意“不错,有觉悟就有进步,爷愿意给你这个殊荣”那得意的模样像是给了阿宝天大的恩宠
阿宝哭都没眼泪了,咬着后压根扯出虚假的笑,不过很快又打起别的算盘,没事,等到了冀州他更没时间盯着自己,到时候一样可以实行之前的计划,这么一想心里又舒坦了,勤快的伺候起她的饲主


楼主 瑶心魅  发布于 2017-08-10 09:24:00 +0800 CST  
第11章 特别的消息
“凌柏,华安这两天乖了很多,不如放她两天假?”楼碧瑶替凤凌柏更衣,私底下她都是这样称呼一代帝王
凤凌柏蹙了下眉,很快柔和起来“碧瑶不能总是惯着她,这两年是朕失误,总想着她吃了太多的苦,以往她在员外府过得并不好,她可是朕的亲妹妹,本该一身荣华,若不是…”突然顿住,眼底闪过痛恨
楼碧瑶浅笑,温婉谦和,攀着他肩膀靠在他怀里“都过去了不是吗?臣妾知道你疼她宠她,想把所有的好东西都给她,这也是无可厚非的,她是你唯一的胞妹,当年又在那么小的时候出事,她这几天到也收敛了很多,就让她休息两天吧”也难怪凤凌柏独宠她多年,这样进退有度,温婉贤良的女人谁不喜欢
凤凌柏果然满意的点了点头“辛苦你了碧瑶”满是怜惜的将怀里的女人抱紧
楼碧瑶暗自翻白眼,她到什么都不想管呢,问题是可能吗?光是那个华安就要烦死她了
…………
冀州,隶属东璃国南边,出了冀州边界就能到达西楚国,所以,这是经济交易最是繁茂的一个地方,人口虽然不多,可是物资丰富,家家户户倒是能和乐安康
楼莫言去了一趟衙门,通知他往后需要协助的事情,却也听到一个消息
“下官听说,当朝的华安公主就是以前林员外家的千金?”赵光不敢太过放肆,只能旁敲侧击
楼莫言见他提起这件事,眸光闪过冷光,却面色不显“为何如此问?”当年皇上发现华安的下落,封锁了所有消息,林员外也不过是对外称女儿染病去世,只是为了彻底斩断华安与林员外家的关系,却也给了丰厚的赏赐
赵光听言更惴惴不安,干笑几声“小官唐突了”紧张的手都不知道放哪里,可是眉头依然紧蹙着,大不定主意“就是不知道…”欲言又止的样子特别讨厌
楼莫言失去了耐心,蹙眉道“赵大人有话直说”扭扭捏捏最是惹人厌烦
“是是是”赵光不断擦了擦冷汗,讨好的笑道“下官也是道听途说,前几日下官与林员外家的长子,哦…也就是林梦琪的爹,他喝醉了说了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下官听了总觉得太过不妥,如今见了丞相大人自然要提上一提,只怕这其中有些怪异”说完瞥了眼楼莫言,企图看出他的反应
可惜,对方手中清冷淡漠,连一丝情绪浮动都没用,听言只是不以为意嗤笑道“酒后之言能否信?”不过,酒后吐真言又如何解释
赵光摸不清这位大爷的性子,只能硬着头皮“下官也是怕有不妥,自然,这种话下官不会跟别人提起”笑话,这可是牵扯皇家秘辛,一个闹不好就是抄家灭族
楼莫言看似不以为意的提到“到是跟本相说说,他说了什么了不得的话”低垂着眸子,完全是一副当笑话听得姿态
“下官自然没有当真,那日他也确实醉得厉害,只是不停的说他家女儿飞黄腾达了,成了天家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被皇上当眼珠子宠着,他这个做爹的也跟着要步步高升了,说什么她真是够聪明,当初一眼就知道那东西是个宝,才有了今天的地位,之后便是各种吹擂,往后他成了公主的爹,虽然不能见面,可是好处自不会少,在冀州他说二谁敢说一”这话说得透出一股痛恨和酸气
他可是冀州父母官,这里自然是他说的算,那个林老爷算是什么东西,也赶在他面前大言不惭,若不是他们三年前发了一笔横财他会与他们为伍?这一次更是痴人说梦念叨当朝最受宠爱的华安公主,他自然要借题发挥
楼莫言却和他想的不一样,他知道赵光是记恨上林员外的少爷,自想用着模棱两可的话让他发作对方,可他却想到了另一件事
“你说,林员外家三年前死的小姐叫林梦琪?”楼莫言清冷的声音响起
赵光不知道他什么意思,不过还是恭敬道“对,谁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挺好的一个人,虽然平时不怎么受员外喜欢,嫌弃是个女孩,可也没道理突然暴毙”这件事赵光到现在都觉得奇怪
楼莫言漆黑的眸子闪过一瞬凝重,很快恢复平静“他不过是被酒烧坏了脑子,你是府衙大人,该怎么处置怎么处置,这样的人最好让他涨个记性”这也算是给了保障
赵光明显眼光一亮,恭维的连连拍马屁“下官就是太过糊涂了,得大人提点知道怎么做了,这次大人前来调查私盐一事,下官定会鞠躬尽瘁,全力配合”
“私盐的事从关外开始调查,有可能南疆人也有参与,这件事大意不得”楼莫言交代了一番,随即警告道“林员外这件事尽快解决,别让那种**败坏皇家名声,否则,若是皇上怪罪下来,本相也保不住你”意思很明白,作为一方官员,连风气都整顿不好,也没必要存在了
赵光顿时意识到其中的厉害,吓出一身冷汗“大人放心,下官必定给他一个教训,让他往后不敢胡言乱语”同时,更加恼恨林虎
楼莫言回了别院,正好看到阿宝急匆匆进门,不由一挑眉
“去哪了?”这丫头,这几天出了相府胆子都养肥了,只要自己不在就老往外跑
阿宝被突然吓了一跳,瞪大眼睛,没想到和刚回来的楼莫言碰个正着,小心翼翼护着刚换好的银子“没去哪”见楼莫言脸上明显闪过不悦,立马狗腿道“出门的时候何伯说冀州豌豆黄特别正宗,我刚才想去买点回来,可是…”说着小心翼翼瞥了眼对方,闷头道“卖完了”小模样颇显可怜
楼莫言气来得快也去得快,见她是为了好吃的反而有些好笑“进去吧,爷让厨房准备了几道拿手的点心,赏你就是”为了个豌豆黄难过,至于吗
阿宝猛然松了口气,还好没发现,赶紧跟上去,管他的,也吃不了几天了,有的吃,不吃白不吃
几天的日子都是风平浪静,楼莫言也是早出晚归,只是这几天他每次看着自己的眼神都毛骨悚然的,让阿宝心惊胆战,总觉得这位爷又开始酝酿什么阴谋诡计了
此地不宜久留,这是一天早上楼莫言出门,阿宝得出的结论,立马翻出这几天整理好的三百两银票,这有好多都是楼莫言给的首饰当来的,还有一些看上去十分昂贵的她没舍得,用一方布巾随便包了些衣服
出了别院,日头还早,阿宝不由回头看了眼,心里想着自从进入相府以来的点点滴滴,她无时无刻不再谋划着离开,可如今,真的要离开了升起一股酸涩,她来到这个世界第一个家就是丞相府,在这尊卑有别的世界,楼莫言虽然可恶,虽然腹黑冷血,可对她是没话说的
咬了咬唇,最后还是为了自由选择离开,再好有什么用,他是丞相,她是奴婢,她要的不过是一个简简单单的小世界,他那样繁花似锦的世界根本不会有她的落脚处


楼主 瑶心魅  发布于 2017-08-10 09:24:00 +0800 CST  
今天全是点赞的,不见评论的人了,咋滴,都潜水了呀

楼主 瑶心魅  发布于 2017-08-10 10:36:00 +0800 CST  

楼主:瑶心魅

字数:194635

发表时间:2017-08-09 04:04: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7-09-17 09:36:21 +0800 CST

评论数:1402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