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这个主动不主动(F/F)

老规矩,开文之前,容我絮叨几句。

楼主不靠谱,好多老朋友应该都知道了,我也就不多自黑了,文嘛,刚好有想法,就码了点字,是个短篇跑不离了,能不能更完,也不太好说。

开文当然有目的,不然码字没动力~(这厮贴小广告的吧)

楼主 阴天里的怜悯  发布于 2014-05-26 22:16:00 +0800 CST  
手机码字的排版实在是太丑了,删了好几次,还是不行,有会的朋友可以告诉我一下,敬谢。

楼主 阴天里的怜悯  发布于 2014-05-26 22:50:00 +0800 CST  
第一章


要描述白航这混蛋小子,倒也不是难事儿,毕竟活了二十几年的她也就一个爱好,单身大龄美女主动。为什么把单身放在头位,那是因为白航曾经做过一件触碰了她自己底线的事儿。对好基友的姐姐,动了心思。但后来事实证明,做了亏心事,准没好报应,这不,两人见不得光的感情没多久,也就一拍而散了,当然,这个拍可是真拍,不是说说而已。


正当二人的实践戏码上演到高潮,白航趴在床缘边上,焦灼地等待下一次咬进臀部嫩肉的藤条时,女主动的男票不合时宜的来了电话,这已经是第四次,她在实践进行到一半的时候,丢下了白航一个人。都说事不过三,就因为她长的太对陆航口味了,而且新寻找一个三观正常的女主动,本来就比培育大熊猫还难,所以,白航才能是劝服自己,答应了这次的实践。


谁诚想,这剧情就跟八点档不过脑子拍出来测验观众是否是傻子的电视连续剧似的,重复上演,都不带改换的。倒不是说,白航多么贪恋实践过后的温情,但也确实不能给人家揍一半,既没尽兴,又没安抚的扔那儿吧,关键是连一句抱歉都没有!这就让白航忍不了了,哪怕是在这个约定俗称主被不平等的圈子,也不能是说,主动的所有举措都是正确可取的吧。当下有急事可以理解,但事后不说一声,就有点不懂礼貌了吧。


白航当即删除了联系方式,把之前屏蔽的群都恢复了。二次元的世界,一系列社交就靠这些个软件平台了,尤其这个圈子,还不像是找结婚对象,能上个非诚勿扰啥的,想要在万千被动中脱颖而出,让主动看上眼,概率就已经和中彩票差不多了,然后还得等主动真正主动来联系你的,就基本属于痴心妄想了。因为,她们虽然冠有了主动的名号,但一丁点都不主动,遇上健谈的,没准和你聊个几块钱的,剩下的大部分不知道是真忙的日理万机,还是纯属装高冷,能回复一到两个字,就是极好的了。


所以,要不怎么说,寻主难,难于上青天呢。还是和往常一样,遍地撒网,本着宁可错“杀”一千,也绝不放过一个的原则,白航点开了群里主动的资料,筛选着。要不是处在临毕业,混吃混喝的光景,白航也没这么多空闲时间,精挑细选。加了大概就六七个,通过的少说也应该有那么两三个。


白航的验证信息,简单明确,帝都,21岁,被。为什么没写添加目的,是因为白航思来想去,没想出一个适当的表达方式,直接说实践吧,有些主当下或许没有实践的想法,但保不齐聊着聊着就有了;要说找姐姐吧,一来千篇一律,看着就烦,二来白航也确实没这个想法,随缘罢了,何必在一开始就给自己加一个桎梏呢?所以,干脆就不写目的了,通过的人自是有考虑,不通过的,也就没必要去讨扰了。

第一章,完。

楼主 阴天里的怜悯  发布于 2014-05-26 22:53:00 +0800 CST  
第二章


找个称心如意,两情相悦的女主动,和找工作是一样一样的。这公司就好比是主动,傲娇冷艳高大上,时不时会抛出一枚橄榄枝,但期冀在它之上安营扎寨的求职者多如鸿毛。这被动嘛,自然就像是卖萌装嗲玻璃心的求职者们了,恨不能将从出生起学会的所有技能都展现出来,挤破脑袋,各怀绝技的等待录用。


太上赶着吧,会被看贱了,可要是不主动点争取着,只怕是连汤都不剩了,更何况啃肉。这年头,当个被动太不容易了,卖得了萌,耍得了二,还得知分寸。总结来说,三大件,长相俊,情商高,会聊天。可是太不巧了,白航投胎的时候兴许得罪了哪路神仙,这三大件是一件都没捞着,要说沾点边儿的,也就只剩下用牛奶滋润出来的白嫩肌肤了。


可这能怎么办呢,转主是不可能了,这玩意和性取向一样,是件基于生理需求的严肃正经事儿,不是小孩子过家家,图新鲜好玩瞬间就能转变的。对于圈子里日益增加自称打娘胎里就喜欢同性的小t小p们,以及出生年份里带好几个零的小主们,白航一向是不予置评的,与其浪费时间吐槽她们,不如把脑筋用在发掘女主动上。


聊了几个女主动,过程何其艰辛,光挖掘话题就费了老鼻子劲儿了。其中不乏遇到奇葩,有一上来就叫妹妹的,感觉不是个假装女主骗床的猥琐男就是个身经百战的夜店鸡。遇到这种,除了咒骂一句随即拉黑,没别的可说的。


白航属于特别典型的闷骚,对方要是给点回应,她倒是能打开话匣子,贫的起来,可这要是遇上,除了“嗯,好”之外没别的回应的主,可就真抓瞎了。对比装高冷的主动,白航倒是更喜欢直接型,明说了近期没有找被实践的打算,节约彼此的时间精力。


有一个人,白航并没有添加好友,只是默默的关注着她在群里的每一次发言。 她叫温禹。白航觉得,温禹是她在圈内见到的为数不多的讲话平和的主动之一,她在群里一直是温文尔雅的形象,对谁都很客气,也不会吹嘘职场的成绩和毕业院校的背景博得小孩们的歆羡。就风轻云淡的偶尔闲聊几句。


某晚,不知怎么的就从庆贺群里新诞生一对姐妹扯到了鸳鸯谱。和白航同城的主动,一个是温禹,另一个是白桦。白桦和温禹完全就是两个极端性格的人,白桦虽然名字听上去挺和顺,但据说加长加大版的“创可贴”都阻止不了她一身的霸气侧漏。因为名字巧合的同姓,所以,让起哄的群友们就更有机可乘了,非得把白航和白桦往一起凑。白航没多说什么,就准备当炮灰就好了,大家也就是开玩笑扯皮图个痛快,犯不着较真。


白桦也不直接回应,和别的人说着别的事儿。温禹也就只是笑笑。突然,白桦跳出来说了一句,有兴趣的话,可以试试,立马又像深水炸弹似的开了花。白航在这头,摸不清这句话玩笑的成分多还是白桦真的有此意,毕竟有这么个现成的人选摆着,挺好一事儿。


关了电脑,白航躺在床上,想着该怎么办,如果这个人换成温禹,白航没准今晚就私她单聊了,可偏偏不是。倒不是说针对白桦,而是白航心里对温禹有了先入为主的感觉。突然换了个目标人选,一时不太适应罢了。这是白航给自己找的借口。

第二章,完。

楼主 阴天里的怜悯  发布于 2014-05-27 12:23:00 +0800 CST  
第三章

过了几天,白航决定还是先找温禹聊聊。两人也没怎么聊圈子,就是闲谈,白航才了解到温禹是学美术的,现在一边读研究生,一边帮导师工作室的忙。

就这样每日闲聊几句,按时说个晚安之类的话,持续了近半个多月的日子。在二次元的世界里,白航选择不相信任何人,这倒不是说不信对方说得个人信息是否属实,毕竟,即便是要见面,也是一场实践,一次游戏而已,至于你是清北高材生还是蓝翔技校的汽修工,和如何掌握力度,把握实践节奏关系不大,也不是说学物理的就一定得精确计算受力面积与压强的关系,才好挥板子吧。

至于大家都热衷的名校光环,一是我们惯性的相信着素质品德与受教育程度成正比,二来就纯属是满足虚荣心了。白航真正不相信的是,她不认为萍水相逢的两个人就可以超越血缘纽带,对彼此的生命负责。尤其是作为被动的一方,在长久的依赖心理下,很容易将自己的一切赌在一段连保证书都没有的关系上,这种傻气在圈子里普遍的很。经常会看到小孩子为了和姐姐同城,放弃掉更好的学校。这在白航看来,就纯属对自己不负责,而不是什么这才是真爱的鬼扯。

而对于主动一方。在白航少时,也认为她们无所不能,和穿了盔甲的钢铁侠无差。后来,她才慢慢领悟到,完美的人根本就不会存在于现实里,这些形象无非是自己脑海里构造出来的虚影罢了。主动也是人,也会有柴米油盐酱醋茶的烦恼,也这样的改观起源于一次饭局。

白航当时的姐姐带着白航和自己的男朋友一起吃饭,白航并不是怕生,但就是没有太多的话和第一次见面的人讲,可男票似乎是逮着了和人讲话的机会,扒拉扒拉的说个不停。喝了点酒之后,就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了。借着酒风,对自己的女朋友颐指气使的,而白航的姐姐除了嗔怪了几句,并无不满,心甘情愿的被使唤。这就让白航有点不太能理解接受了。在她眼里,姐姐是威严的,有原则的,怎么就能这样被呼来喝去的差遣呢。

后来,两个人的矛盾因此愈发的激烈,最终导致了三年半的感情分崩离析。白航是有点心疼自己的姐姐被这样对待,但最让她觉得无法理解的还是姐姐的态度,平日里挺御姐的一人,怎么在恋爱关系里就跟得了斯德哥尔摩综合症似的。

回想起那个时候的自己,白航只觉得自己不成熟,怪不得别人。没有什么是不可以改变的,佛家也说,一切苦痛的根源都是因为无常。认准的理儿,不一定就是真理。对于当时这段算得上入圈以来的第一次关系,白航的留恋也没有那么深,即便是长达许久,白航一直都觉得,每件事情都有它自己的脉络和方向,当下做出的决定不见得最好,但一定是最符合规律的。倘若它日,又重逢,她会对她,说出一句真诚的谢谢。

第三章,完。

楼主 阴天里的怜悯  发布于 2014-05-27 16:16:00 +0800 CST  
楼主又来更文啦,同志们也愉快的冒泡泡吧!

楼主 阴天里的怜悯  发布于 2014-05-27 20:51:00 +0800 CST  
第四章

眼瞅着就放假了,白航离正式入职也还有几周。有事没事都会找温禹聊几句,虽然说带有一定的目的性,倒也没那么明显。

温禹在白航坚持说晚安一个多月后,问了白航一句,“这么持之以恒?”白航也玩笑似的说“你太抢手,怕你记不住,才出此策的。”温禹觉得白航这个小鬼,有点意思,不急不燥的,但她也看得出小鬼头的那点心思,偶尔会觉得有个小孩子在身边,去呵护,去疼爱,也挺温暖的。只是,温禹最近也在忙毕业展览,没太多的精力,加之想再等等看,就没有点破。

群里北京的要举办一次聚会,牵头的人,是木絮和她姐姐,两个人不仅是群主管理,还是这个圈子里有名的模范姐妹。白航和木絮之前就有过交集,她和白航的基友关系挺好,因而,对于“夺人之爱”这件事情,她也是门清儿的。还找白航谈过一次,惊喜的是,不但没有吵架,两个人反而是结成了淡水之交。这次聚会,白航自然是要给面子出席的。

她忐忑不安的问了温禹去不去,得到的答案不尽人意。白航瞬间没了挑衣服的心思。随手拿了件T恤短裤,洗完澡头发都没吹,就出门了。

地点约在了一家自助餐厅。白航到的算比较早的,就和群里的几个小孩聊着,不多时,重量级人物也都来的差不多了。包括白桦,人如其名,挺拔的身躯,少说也得有一米七。中长头发,白色衬衣,黑色小脚七分裤,黑色梯框墨镜,踩一双不算高的跟鞋。夹在右臂间的手包也是黑色的。除了脖子上的水晶项链给人一点活泼的感觉,其余的看上去,像个冰冷的职业杀手。

他们桌子在餐厅靠里的位置,但可以直接看到门口,白航因为没什么太多的兴致,所以便一直盯着窗外,这让她目睹了白桦从停车,拿包到走进来的全过程。起初,她不知道这就是白桦,所以只是心里暗自感慨一下这个女人的车技,一手服着副驾驶的靠背,一手握着方向盘,一气呵成。

白桦一来,自是又掀起了一阵高潮。她的准时,真的可以精确到秒了。有好几个得瑟的小孩,见到白桦入座后,明显收敛了许多。白桦还自己打趣到,是不是自己刚喝了太多冰水,所以冷到了大家。白航记得了白桦的第一个习惯,冰水不加冰,加三片柠檬。

吃饭的时候大家显然没有放开,尽兴,所以在饭后,又续茬去了KTV,有几个人走了,但主力军的实力还是保留的。另外几个没来吃饭的,也说要过来一起玩。

几个人坐了白桦和另一个女主的车,先去订包厢了,剩余的人徒步。白航自然是选择徒步,她不太喜欢和不熟悉的人待在那么狭小密闭的空间。

第四章,完。

楼主 阴天里的怜悯  发布于 2014-05-27 20:52:00 +0800 CST  
在我还有感觉的时候,多码点字,好降低坑的概率~

楼主 阴天里的怜悯  发布于 2014-05-28 01:06:00 +0800 CST  
第五章

在ktv的时候,许是因为光线没那么敞亮,大家反而都放开了些许。玩骰子的玩骰子,唱歌的唱歌。白桦起初是打算坐坐就走的,但耐不住大家起哄,只好加入了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里。

规则里多了一条,如果问题确实涉及个人隐私,就用三杯啤酒抵。白桦也在,坐在白航左侧隔两个人的位置。估计这帮人都是经常出来玩的,技巧和运气不是一般的好,白航输了好几次,但都不算是什么刁难的问题,也就如实回答了。

可后几轮,白桦频频输掉,大家也都玩嗨了,不顾及了,什么题目都敢问,敢出的。

“在这个群里,包含今儿来的和没来的,你有对谁动过心么?如果有,必须说特征。”

白航被问到这个题的时候,想起的是温禹,却快速看了一眼白桦。她仍旧是慵懒的靠着沙发背,眼神在昏暗的灯光下看不太清。

“我罚酒。”

“那看来一定是有了,说出来嘛”

“就是,就是,没准我们还能帮你撮合撮合呢。”

白航没理会他们,拿过酒盘,三杯满满的啤酒一齐火辣辣的灌进了肚子里。白航对于啤酒的酒量还好,但可能是喝的太猛,也没吃太多东西,有点反胃。但不好扫了大家的兴,就接着玩了几轮。

白桦运气真的很好,也就输了那么几次。她有过三个被,实践过很多,只收女被,现在单身,接受纯实践。这是白航在今晚才刚刚得知的关于白桦的信息。

从卫生间回来的时候,游戏还在进行。合起来4瓶燕京下肚之后,白航已经略感不适了。还没推开门,就听见包厢里沸腾了。原来是,一个小被正趴在沙发上,等白桦揍呢。虽说只是玩玩的,但群里好多人都知道这个小孩喜欢白桦,所以才故意给她出题,让她在在座的主动里选一个,当着大家的面直播三下。

白航站在门口,心里咯噔了一下。她竟然有点希望趴在那儿的是自己。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的白航,劝慰自己说,准是好久没实践,太饥渴了,才会这么想。

白桦也没扭捏,不想拂了大家的面子。起身拿过一个女主随身携带的折扇,侧位站在沙发旁边,利落的在臀峰处给了那个小被三下。

第五章,完。

楼主 阴天里的怜悯  发布于 2014-05-28 01:08:00 +0800 CST  
第六章

后来不知道怎么就说到了圈内感情史。有个小孩问白航,是不是就是贴吧写文的xxx,说个ID倒不打紧,但还没等白航开口,一个不怎么熟络的小t打扮的女生,放下话筒,不友好的接茬问了白航一句,“原来你就是xxx啊。”

白航感觉来者不善,就只回了嗯,没多说。可对方没有罢休的态度。径直走到了白航身边,特别大声的,说了一句“佩服,久仰大名,吃着碗里看着锅里,还惦记别人家的就是你啊!”气氛瞬间冷了下来,挑起问题的小孩也坐立不安的。她姐姐出来打了圆场,“我家孩子不会说话,扰了大家伙的兴致,我自罚一杯。”

“别啊,这不是给了我们大家一个认识 名被 的机会么?”她特意强调了名被两个字。白航脸上挂不住了,木絮也起身,作为举办者,说了几句。

“行,我也不是惹事的,今儿,白航你把这八瓶啤酒喝了,咱就当你敢作敢当。这事就翻篇。”

木絮小声告诉了白航这厮的来历。这冤家是白航的基友在那件事之后,交的女朋友。今儿可算是逮着机会在给女朋友出头,给自己长脸了。

白航也是不想局被搅和了。应了下来。其余的人,也都只是看着,好多都还没弄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趁着京城名被喝酒的时候,我给大家伙普及普及事情的来龙去脉吧。”这厮是铁定不让白航好过了,走到了正中间,拿过话筒,煞有介事的准备开讲。

“私人恩怨,私下解决去,别搅和了大家。”发话的是白桦,她抢在了前面,阻止了那厮。但她并没有阻拦白航自不量力的灌酒行为。倒不是因为她不是她的谁,以白桦的性格,即便明知不可为,她觉得有道理的也一定会为之的。所以这不是什么主要原因。

而是,管教从来都只是一种方式,绝非驱动力。如果一个成年人,对自己的行为只用挨打来规制,那和牛马羊又有什么区别呢。

白桦也想看看这个一眼看上去弱不禁风的小孩,是不是和自己看的一样准,骨子里透着一股不服输劲儿。

但酒确是必须喝的,到第五瓶的时候,白航已经是觉得脚底下在踩棉花了。好多人都说,别喝了,但白航是真的想借着这次,把年少犯的错彻底翻篇。


喝完后,躺在了沙发上。意识当然尚存,酒后乱性那根本就是为发泄欲望找的借口。但睡着的可能性还是很大的。气氛到了这种情境,大家也都没了兴致,做鸟兽散。那厮见白航喝了酒,自己也不再占理,也就离开了。

第六章,完。

楼主 阴天里的怜悯  发布于 2014-05-28 13:37:00 +0800 CST  
第七章

木絮正准备给白航叫车的时候,白桦走过来说“我送她回去。你把地址给我就行。

“桦姐,我也不知道白航住哪里,好像是学校,我刚准备用她手机给她朋友打电话呢。”

“那行吧,今天谢谢你和你姐,也回去休息吧,路上小心。”

木絮把白航交给白桦多少还是有点不放心,但她也确实没别的办法了,她和她姐都住在父母家,不好交待。白桦混圈这么多年,人品也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

白桦倒是犯了难,看白航的难受劲儿,只得是让她先睡会儿。醒了再问。自己掏出iPad,把白天没弄完的工作处理一下。

“不,不好意思,睡着了。”倒是没多久,白航就醒了。她看到只剩自己和白桦的时候,有点惊讶,局促不安地先道了歉。

“醒了,那先上车,你住哪儿?”白桦把包收拾了,伸手扶过白航。

“我住学校。几点了?没事,我自己可以走。”

白桦又好气又好笑,逞能之前都不估量一下自己。白航果然有点腿软,差点摔倒,不好意思的抬头看了白桦一眼。

“十一点半。”

“你们有门禁么?”

“嗯,过了。十一点。”

这下白桦就又头疼了,她出来的时候没带身份证,又不能把白航一个人扔在宾馆。索性破了戒,带她回了家。自己本可以不管这茬麻烦的,也不缺小被,但当初就是动了恻隐之心,不想把难受的小孩一个人丢在那儿。

“那,我自己找个酒店住,麻烦你了。”

“大晚上的,去我家住。”

“这,这不太方便吧。”

“再墨迹,我不介意先把你抽一顿,好清醒。”

白航只得咽咽吐沫,不再多嘴。她没想通,为何此时会是白桦陪在她身边。之前除了在群里打趣的那次,她俩都没什么交集了,今天的聚会也只是打了招呼。白航很想弄清楚这些问题的答案,但脑袋除了带来疼痛没有别的功效了。

第七章,完。

楼主 阴天里的怜悯  发布于 2014-05-28 18:59:00 +0800 CST  
第八章

白桦的车开的平稳,但白航因为肚子里的酒精,开始翻江倒海,好不容易挨到了她家。刚下车,就扶着垃圾桶一阵吐。然后接过白桦递过来的纸巾。狼狈地收拾了一下。

白桦不是有意皱眉的,她真的不喜欢酒精的味道。难闻。所以一回家就扔了一套睡衣和浴巾给白航。

白航也对自己难闻的酒味嗤之以鼻,赶忙接了东西,一溜烟的钻进浴室,逃离了杀手桦。洗澡的时候,故意把水温调低了些,好让自己的脑子转一转。

她带自己回家,仅仅是因为自己喝醉了?(那不然呢,白航你一个财色两空的奶孩儿,指望人家图你点啥?)

她会不会因此揍我一顿?(别饥渴、期待了,能让你住一晚上不错了,还得来个全套服务?)

她不会真的是杀人不眨眼的人贩子吧?(就算是,也是你一个成年人自己做出的愚蠢决定,法院都不偏袒你!)

当白航在脑子里yy了这一系列问题的答案后,终于在白桦以为她晕在浴室的时候,穿着比她自己衣服大好几码的睡衣,湿哒哒的出来了。既来之则安之吧。

“那个,浴室要擦么?”

“不用,把你自己的头发擦干。”

白桦看到白航额前湿漉漉的头发,一脸无公害的说了句哦,就转身快步走进浴室拿毛巾的呆萌形象,再联想起来她晚上喝酒时的不顾死活,只觉得面前这娃娃没准患有人格分裂症。不过,她穿着大睡衣的样子,滑稽的很可爱。

但她根本就没有动她的打算。白桦不好这口菜,她实践的被,大多年龄偏大,有丰腴的腰身和技巧娴熟的姿势。揍起来顺手,也不用考虑善后的事儿。而白航,怎么看怎么像小学生。

“弄好了就早点休息吧,客房在那边。”没有多余冗杂的话。

白航本以为至少会闲聊几句,所以在听到白航的话之后,猛然有点不知所措。愣了一下。

“怎么了?”

“没事,今晚,谢谢你。”

白航当然不会直说,她本以为会有一场责罚如期而至。虽然一直自诩不萌管教,但若真有个人能在你懈怠放纵的时候,用别样的方式鞭策一下自己,真的就得去烧高香感谢上辈子积德了。

白桦知道,醉酒后会口渴,所以细心的在客房床头放了杯水。白航看到的时候,只觉心间有股暖流。果然是冷漠的人细心起来方显温柔。

第八章,完。

楼主 阴天里的怜悯  发布于 2014-05-29 10:14:00 +0800 CST  
一不小心短篇写长了,唉哎,希望你们不要腻。天气热,各位注意防暑!

献上今日第二更~

楼主 阴天里的怜悯  发布于 2014-05-29 17:42:00 +0800 CST  
第九章

半夜的时候,白桦被玻璃碎了的声音惊醒,赶忙穿了衣服起来看。三两步冲进客房的时候,看到白航一边收拾砸碎在地上的杯子,一边囧控的看着自己。

白航也被吓坏了。一个杯子,无需挂齿。只是因为本就借住在不熟悉的人家里,又因为睡觉不老实,梦里碰翻了人家的杯子,白航真的是要无地自容了。只能是拙笨地收拾着残局。

白桦也没说什么,去卫生间拿了扫帚和簸箕。扶白航起来的时候,才发现她手背划出了一道血口。白航拙劣地想掩盖掉,却因为这一个动作,激怒了白桦。自己有那么不好说话吗?让面前的小娃娃打碎一个杯子就吓成这样。还躲自己。

白桦心想,有的是改你坏毛病的方法。有事不说,非逞强忍着,在白桦这里最忌讳了。她是白羊座,向来讲求效率,直线式解决问题,不喜欢拐弯抹角,磨磨唧唧的。

二话没说,绕开碎玻璃渣,一把抓过白航,按在床上,拿起扫帚的柄,就照着白航的屁股抽了上去。整个过程一气呵成,等白航反应过来的时候,臀峰处已经不可避免的传来了阵通。

“你…干嘛?”

白航从惊恐中缓过劲儿后,强扭过头,怯生生地看着白桦。

白桦心想,就算是真吓傻了,今儿也给你揍清醒!

“敢动一下,试试。”

白桦知道小被们都偏好这种威胁式的语言,所以,扔下一句话,扫着地上的玻璃渣。

“我,来弄吧。”

“听不懂人话?”

白航只得噤声。对于白桦先前积攒的好感,又一下都降至最低值了。

收拾完,白桦一言不发的就出去了,就留下白航不知所措的趴在那里。打碎杯子确实怪自己,但不是也挨了她的揍么,怎么还这样,又不是不赔给她。白航越想越觉得窝火,她把这一切都归罪到今晚就不该入狼窝!

想着想着就起身,拿过自己的衣服,准备离开。但总归是人家收留了醉酒后的自己,不说点什么就走,显得太不知礼数了。就在这犹豫的档口,白桦拿着药箱进来了。看到白航局促地拿着衣服,往后退了退,心里忽然就一紧,小时候父母忙,把她寄住在邻居家的时候,她也是这样的胆怯。

“过来。”

像白桦这种老谋深算的白骨精,永远都是心理一套,言谈又是另外一套。语气上丝毫没有软下来。

“即便我是大灰狼,你也已经入狼窝了,有什么好害怕的。”

白航一边挪着小碎步,一边想,这个女魔头对自己定位还挺准确。刚才屁股上挨的几下扫帚疙瘩,也已经没什么痛感了。

第九章,完。

楼主 阴天里的怜悯  发布于 2014-05-29 17:43:00 +0800 CST  
第十章

白航乖顺地让白桦帮自己的手背,消了毒,贴了创可贴。

“桦姐,我就先回去了,给您添麻烦了。能不能告诉我一个联系您的方式,我好买了杯子,给您送过来。”

白航觉得在白桦面前说话,比她在全校好几万人面前演讲还紧张。就差嘴皮哆嗦,说话秃噜了。

“屁股没挨够?”

“嗯,不是,我就是觉得给您添麻烦了。”

果然,一紧张,一害羞,就说错了话。白航都能感觉得到脸上得温度足以煮鸡蛋了。

“欠揍!”

因为明儿是周末,白桦才好脾气有耐心地跟白航说叨,放在平时,估计早都上手揍了。

可不作就不是小被了。白航还自认为做的特别有道理。觉得白桦说得话都是客套而已。所以白桦出去放完药箱的功夫,她已经换好了衣服,执意要走。

“说不听是吧。”

白桦被白航的一根筋,拱起了一肚子火。她的实践工具都放在车后备箱里,但女主眼里处处皆工具的传闻是真的,随手从插花里挑出一根细长的柳条。

“要么回去乖乖睡觉,要么趴这儿,挨完打,滚蛋走人!”


白航和白桦一比,从身高上就是S和L的区别。但白航生平最受不了的就是别人对她说滚这个字。所以,白桦的话,让她对这个人失去了所有的信任与好感。即便是鸡蛋碰石头,她也不想忍受这种攻击性的言语。

“这是今晚借住的费用,杯子我明天会给你送过来。”

白航掏出钱包,将500元钞票跺在门口的鞋柜上。踩过鞋子,欲夺门而出。无奈白桦家的防盗门,跟人一样,诡谲,怎么弄都没打开。

白桦看到那五百块钱,气的简直是不能用语言来形容。白羊座的脾气尽显,要不是防盗门拦住了白航,她也就默许了白航的一走了之!大半夜的还不够折腾的!但门锁的声音,让她恢复了理智的思考,就是因为怕不安全才带这个小麻烦回家的,今儿就算是给她揍的起不来床,也不许出这个门半步!

“闹够了没有?”

白航也是在气头上,一句话都不想搭理白桦。

白桦心想,倔脾气是吧,那就直接揍,废话都省了。一把拽过白桦,摁在高低刚好合适的鞋柜边上,抓起刚才那根柳条,噼里啪啦地抽在白航的屁股上。虽然在气头上,白桦也没下死手,但她坚信自己手下的七分力,足够收拾这个麻烦的小东西了!白航起初反抗的很激烈,但无奈力量太悬殊,白桦一支胳膊一条腿,就把自己固定在了那儿,动弹不得,臀部又刚好屈辱地翘了起来。

如果这是一场纯实践,白航会很欣赏这样强势的主动。但很不巧,揍她的是她连一眼都不想再看到的人。想着索性让她抽完得了,两不相欠!

白桦对于白航的不挣扎有点纳闷,误以为是小孩子在赌气。所以,白桦一把拽掉了白航的外裤,果然,这激起了白航的新一轮反抗。

第十章,完。

楼主 阴天里的怜悯  发布于 2014-05-30 20:50:00 +0800 CST  
为了让小朋友们六一节欢乐的吃着粽子,楼主决定把拍更完!

感动的话,就替楼主多吃几个粽子,然后常来冒泡~

楼主 阴天里的怜悯  发布于 2014-05-30 23:41:00 +0800 CST  
第十一章

白航拗着劲儿,两只胳膊被白桦反剪在后背,外裤是保不齐了。白航已经想好了,她若是得寸进尺的扒掉她的衬裤,就一口咬上去!

白桦这个禽兽,也专挑细嫩的臀腿处打,一柳条上去,陷进皮肉,然后立马浮起一道红肿的愣子。白航越乱动,白桦打下去的力度和频率就越高。

过去,都是实践而已,没有那么多心理上的较量。这次不一样,两个人都憋着气,恨不得不是你死就是我活。而且,除了柳条和空气接触的嗖嗖声,以及抽在屁股上的声音之外,谁都不多说一句话。无声的战役。

白桦没数打了多少下,但她心理有数,柳条伤的都是表皮,白航的皮肤因为比较白,所以才更显伤一点。

因为双脚也没有完全着地,加之晚上喝了那么多酒,白航的小腿有点发软打颤,白桦只要一松手,她就肯定会狼狈的跌倒。所以,她倒是希望白桦就一直这么按着她的腰。

又揍了二三十下,白桦觉得差不多了。白航的嘴唇已经被她咬进了牙齿里,以前,白航觉得实践是一场相互满足的享受盛宴,没必要那么苦情,疼了就扭,甚至于呻吟,都会给这场游戏增添更多的情趣。

可这次如果叫出了声,无疑是灭自己威风,长他人志气。可无奈的是,生理反应不是靠意志就能掩盖的。

白桦早都看到了白航衬裤中间的晶莹,但她也没说。心里暗自得意了一下。白航身上的伤今晚肯定是走不了了,因为她故意在白航大腿靠下的位置,抽了好几条印迹。白航穿的是短裤,注意看的话,会很明显。所以,这个禽兽安然地扔掉了柳条,松开了白航。

白航努力让自己的双手扶着鞋柜,才勉强不至于摔倒,但很明显的眩晕和疼痛,让她的脸显得苍白。白桦也都看到了,但她还是一副,你要走可以的姿态,靠在边上,痞样儿地看着白航的狼狈。

白航缓了缓,拿过手机准备查一下附近的酒店,可老天都不帮她,手机已经没电了。只得作罢,而且,那个破门,她也不会开。

扭头看了一眼白桦这个衣冠禽兽,恨不得咬死她。白桦嘴角分明笑了一下,然后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里屋。

“新的。”

白桦再次出来的时候,手里拿着一个白色脆性包装纸的东西,递给白航。里面的东西,让白航再一次红了脸。是一条ck的黑色衬裤。

事已至此,白航只得自认倒霉。瞪了白桦一眼,就进了浴室。褪下衬裤,整个屁股,被红色的伤痕覆盖着,很烫。简单冲洗了一下。

整个事情,倒像是她故意作死找抽,挨了打也就算了,不争气的自己又让白桦给赤裸裸的羞辱了一回。怎么看,都是她落了口实在白桦手里。

第十一章,完。

楼主 阴天里的怜悯  发布于 2014-05-30 23:43:00 +0800 CST  
第十二章

白航从浴室出来的时候,白桦已经靠在沙发上,睡着了。虽然这个禽兽做了这么多让人生厌的事儿,但本着人道主义精神,白航还是好心的调了空调温度,给她盖上了毛巾被。睡着的白桦倒像是只温顺的大猫,睫毛垂在眼睑处,安静的很。白航就定在那里看了许久,末了对着白桦一阵隔空的拳打脚踢,泄愤,哼,千万别落我手里,白桦心想,但由于动作幅度过大,扯到了身后的伤,只得悻悻一瘸一拐地又回了客房。

原来,自己真的是个有了新欢忘了旧爱的人,白航望着天花板,想起了温禹,今日的晚安,少了。

白桦醒来的时候,看到身上的毛巾被,笑了笑。像个不谙世事的孩子。

黑夜之后,黎明将一切照射的耀眼,包括那些弥漫在酒精里鬼魅的情欲,也早已烟消云散了。白桦留了早餐给白航,在出门跑步前,推开门缝,看了一眼白航。突然觉得,一个人的生活,真的,略显单调。

其实,白航是在装睡。她不相信一见钟情,更不会觉得自己会把另一种情愫也融入进这个见不得光的圈子。可是,一整晚,她闭上的眼睛里,除了白桦的面容,插不进其余的人。她没白桦那么洒脱,揍完别人,像是没事儿人似的,还睡得那么安稳。

为了避免尴尬,还是避开见面比较好。白航觉得。

白桦走后,白航顾不得发胀的脑袋和一扯就痛的屁股,赶忙起来洗漱完,逃离这条贼船。免得又生出什么事端。腿部的那几条印子浅了些,不仔细看不会留意到,但屁股上的很多伤,因为是重叠的,所以依旧横亘在皮肤上面。

本想留张字条,但转念想起这厮昨晚的恶语相向,加之过于矫情,就作罢了。仔细看了看她家杯子的构造。本以为会在防盗门上下好多功夫,没想到轻轻松松就打开了,这让白航不禁怀疑昨晚白桦肯定是使了什么手段,才害的自己在她面前,那么丢份儿。就她长那样,一脸的我不待见你,你就离我远远的样儿,就不像什么正经人!

温禹也是纳闷,群里的小孩都在讨论昨晚聚会的事儿,唯独没有见到白航。她刚想问白航一句,但别人打了电话过来,说了点画展的事情之后,她也就把这茬事儿抛在脑后了。

白航坐地铁回到了宿舍,身后还是很痛,尤其不能碰,这让平时在地铁上见到座位就两眼放光的白航,只能是选一个犄角旮旯站了全程。

给手机充好电之后,犹豫着要不要和温禹问个好。前思后想,还是觉得算了,白航一开始的心思是怎么钓到温禹这条大鱼,谁能想到,半路杀出来了白桦这么一号人,还和她发生了圈内之事。

白航从心底是有觉得多少对不起温禹的,但她一是扯不下这个面子去承认自己仅仅因为几巴掌就被白桦勾去了欲望之魂,二来一直以来,也是她带有目的性的主动找温禹闲聊,人家什么心思,都还是个未知数呢。

所以干脆选择,给手机调了震动,好好睡一觉才是正事。

第十二章,完。

楼主 阴天里的怜悯  发布于 2014-06-01 07:36:00 +0800 CST  
第十三章

白航逛了几家铺子,都没发现白桦家里那种透明的玻璃杯,本以为这种东西应该满大街都是,找起来简直和大海捞针差不多。

白航走累了,坐在椅子上歇歇脚,一边捶腿,一边吐槽白桦这朵奇葩,家里的东西也跟她人一样!

白航突然想起来,她高中的男闺蜜,最喜好收集杯子,怎么就忘了叫他出来呢。

“金胤,你这几天有时间没,帮我出来找个杯子吧。”

“怎么,看上哪家不开眼的姑娘还是爷们了,要送礼物啊。”

“不损你会死啊,小心烂嘴。说正事呢,你有时间没?”

“后三天都不行,我在弄毕业展览呢。”

“你们也办啊?”

白航想起了温禹。

“嗯,你要不要过来看。我给你介绍你喜欢的那款。”

“得了吧你,省点唾液!”

白航和金胤关系很铁,也经常去美院溜达,但从来都没想着去接受一下艺术的熏陶,从小她就觉得自己不是这块料,也就不去糟蹋画作了。

但这回白航答应了,因为,温禹。

白航是在下午两点多到的展馆,还好有金胤比较通俗易懂的讲解,不然除了国画能看出来里面是什么,其余真的就跟看一块五彩斑斓的颜料布似的,一点门道都进不去。

看到一幅比较喜欢的田园山水风格油画,就顺手拍了下来,发给了温禹。

温禹的导师将这次展览的大部分工作都交给了她,所以除了雕塑馆的作品她不是很熟悉之外,其他都有印象。当她收到白航的信息时,诧异了一下,本能的搜寻着那幅画作周边的人。她就在十米外。

“哎,师姐。”

白航顺着金胤的目光,看到了一位穿着素热长裙和帆布鞋的女子,乌黑顺直的长发垂在腰际,清新脱俗的就好像是从画里走出的人儿。

“艳福不浅啊!”

白航戳了金胤一下。小声在金胤耳边说到。

“师姐,我论文多亏了你,才拿了优秀,说什么您也得赏脸让我请顿饭才好。”

美女一走过来,金胤这个狗腿子就立马奔向前谄媚去了。白航就自顾的看了看周边的几幅作品。

“白航,白航。”

没几分钟,金胤就扯开了他的破锣嗓子。

要不是有外人在,白航不知道扔给金胤多少记眼刀。为了阻止这厮继续丢人,白航快步走了过去。

“我给你们介绍一下昂,这位是我最亲的美女师姐,温禹,这位是我的铁杆粉丝,白航。”

白航当时就想踹他了。臭屁个什么劲儿,真是的。

但她还是礼貌的和温禹打了招呼,随金胤一起叫了她师姐。

第十三章,完。

楼主 阴天里的怜悯  发布于 2014-06-02 10:01:00 +0800 CST  
第十四章

听金胤说,温禹是南方人,吃不了辣,所以就选在了一家粤菜馆。她和金胤先去订了位置,温禹还有点事。

趁着空档,白航给金禹描述了一下白桦家的杯子。然后才知道,这厮品味还不低,怪不得逛了半天都没找到一样的,原因在于消费区域层次就选的不对。

时间也来不及了,白航打算明天自己去金胤说的地方,找一找。

没多时,温禹也到了。

“小航是学什么专业的?”

“金融工程。”

温禹记得,最近一直和自己聊天的,会卖萌的小孩,学的好像也是类似的专业。

他们彼此也都还不知道,对方心理正想的人,此时此刻,近在咫尺。

服务员不小心将菜汤打翻,刚好倒在了白桦的腿上,顿时起来一片红印。温禹吩咐金胤留下来和餐厅交涉,她先带着白航去卫生间用凉水冲冲,不行的话,再去医院。

当白航把裤子更网上撺了下后,腿面上是一大片被烫过后的红色,有几个地方还起了水泡。

温禹看到的不仅仅是这些,因为白航背对自己,灯光又很亮,离的还很近,温禹清晰的看到了白航腿后面的印记,明显不是被烫过的,温禹怎么会不知道这种突起的愣子是由藤条之类的工具抽伤而致的。

再联想一下刚才收到的图片展和专业,温禹觉得,这不是个巧合。但眼下最重要的还是先帮白航处理被烫到的地方。就没多说什么。

“都起了泡,要不要去医院?”

“啊,没事,没那么娇气啦,谢谢师姐,一会去买个烫伤膏就好了。”

“嗯,我看也是。”

其实,温禹的后半句带有明显的试探口吻,只是,白航这个榆木疙瘩没听出来。她第一个女朋友说过,白航感知被爱的神经是断线的,即便你暗示了无数次,她也不一定能接收得到。至于原因,白航也想知道,却一直没弄明白。

温禹又叫服务员拿了毛巾来,用水浸湿,敷在了白航腿上。白航更近距离地闻到了温禹身上味道,明显不同于浴液和香水的味道,而是一种白航只有在妈妈身上闻到过的香味。像夏天坐在荷塘旁,风起时候带来的荷花香。

第十四章,完。

楼主 阴天里的怜悯  发布于 2014-06-03 15:46:00 +0800 CST  

楼主:阴天里的怜悯

字数:35394

发表时间:2014-05-27 06:16: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08-18 14:27:26 +0800 CST

评论数:966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