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潇湘汐苑】【原创半纪实】 宽而栗,严而温 (F/M,F/F)实践文

本文为女主实践文,站在主的角度描写每次实践,希望对有兴趣了解的人有所帮助,能有所感悟最好,即便没有,也请勿抨击,本文零文采,但不接受任何差评,毒舌勿进!


楼主 fox_queen__  发布于 2013-08-26 16:08:00 +0800 CST  
不负责任的是主,渣的也是主,分开被喷的肯定是主
撒娇卖萌的是被,嘚瑟无罪的也是被,楚楚可怜的肯定是被
一个理性的代名词,一个感性的代名词
费时,费力,费金钱,往往换来的是不被认同。看似光鲜,谁又考虑过这个群体是怎样一个存在
包容是应该,疼爱是必须,谁又抬头看看那坚强背后承受了多少不为你知的种种

圈子里向来不能平衡这种关系,你来我往的多少人进来又退,退了再来。互相理解很难,这只是你情我愿基础上的一场游戏,谁认真谁就输了,到时候千疮百孔还怎么去爱


楼主 fox_queen__  发布于 2013-08-26 16:09:00 +0800 CST  

江昊是我第一个被,认识的时候他高二.

总是幻想着辗转在疼痛下的小人儿,泪眼婆娑的求饶,然后各种兴奋。如果真要我发帖找被,说实话我还真做不出来,对于傲娇主来说最好的方法就是等鱼上钩!加群然后潜水,还真有几个来小窗搭讪的,偏偏是我最烦什么就来什么被,我记得第一个搭讪的是一个女孩子,地区我忘记了
“姐姐,你可以管我么”
我不知道其他主对于此类小贝怎么看,但是我很反感,第一,她没有问我是否有被。第二,她没有询问我是否有兴趣管她。第三,她都没有说出自己的优势让我去关注她。我记得我只回了她三个字,没兴趣。然后她就知趣的再也没有出现。

第二个跟我搭讪的人就是江昊,巧合的是他也刚加群,只是来碰碰运气,用他的话说,男被三年等个女主都是奇迹。巧不巧的我就是一眼看中了这个孩子,非常懂礼貌,即便带着目的找女主,却不会让人生厌,既然看对眼,在一起就是水到渠成。小昊距离我的城市大概两个小时车程,不远不近的距离刚刚好。平时他的学习我还是会监督的,很聪明的孩子,物理非常好,就是英语太差。

第一次实践是期末考试以后我提出来的,首先我想见见这个孩子了,再次,他攒的帐够他好好享受一顿了。电话里我能听出他的紧张,他是第一次实践,我能说这也是他第一次坐火车嘛,没出过远门的娃。我没有去火车站接他,男孩子哪那么娇气,再说宾馆就在火车站边上一眼就可以看得到。宾馆里的我也很紧张但我思路清晰,我知道我可以把控这个场面,哪怕从来没有过,再说在个小屁孩面前我也不能让他看出我的紧张,多逊!很温柔的敲门声,我问了句谁啊,门外回了句姐姐我是江昊。我起身打开门就看到了站在门外的小昊,即使看过他的照片,见到本人还是觉得暖暖的,是想象的样子,柔和的轮廓,坚挺的鼻子,南方男子独有的清秀,他带着浅浅笑意低着头,真的出乎我的意料,本以为会紧张的发抖,看来他比我淡定。我拉着他的手进宾馆,他有条理的将自己的包包放在角落的地毯上,然后双手垂直在我面前站定说了句姐姐好,这孩子虽说平时也有礼貌,但是还是经常撒娇卖萌一起上,很难见到他这幅认真淡定的模样,看来这是进入状态了。事后才知道,他来之前跟一个关系好的经验男被学来的,实践一定要乖巧懂事。我让他先去洗澡,这段时间我把工具摆好放在桌子上,皮带一条,檀木戒尺一把,数据线一根,不多但是足够可以让他记忆深刻,我始终认为数量和工具只是运用恰当就好,手劲才是关键!大概十分钟左右,带着一身沐浴乳清香的毛茸茸小脑袋就出来了,自觉的换成了小背心和宽松小短裤,活力逼人,真是甚得我心!他眼神慌乱的看了一眼放工具的桌子,只有一瞬间的慌乱,立马恢复正常然后站我面前低着头不吭声了。
“规矩不需要我再重复了吧”来之前跟他沟通过,基本的规矩他还是懂得。
“我知道了姐姐”说完就跪在离我最近的墙角,上身笔直,手掌贴裤缝放好,这是反省的步骤,也是他将自己交给我的开始,必不可少。

头发还有未干水滴在脸旁,氲氤水汽弥漫的感觉,瞬间觉得很美好,也有了好好疼他的冲动。脱离这层关系,甘心下跪认罚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尤其女人,感性的动物。我抱胸站着,他低头跪着,我没有说时间,他也没有问,很和谐的画面至少是我想看到的画面,二十分钟就让他起来了,他嘴角歪在一边,手撑着大腿站起来。平时我也让他跪过,毕竟没在眼前看着,姿势能有多标准,这次他是没敢放水,二十分钟也不会一点反应没有。

楼主 fox_queen__  发布于 2013-08-26 19:05:00 +0800 CST  

我坐在了床尾,示意他趴我腿上,江昊两手穿过我的大腿直接扶在地上,他个子不算很高,175的样子,拱起来还是可以不碰我的腿,我知道他不太敢把全身重量压在我的身上,就自己撑着地面,现在的状况是我像个多余的人,我拍拍他的屁股告诉他不需要这样,我可以撑得住,让他放松趴腿上,手可以抓住床尾床单,好吧,小家伙全身僵硬了。我把他往怀里拢了一下,揉揉他的头发让他放松,然后伸手去拽他的裤子(对于谁主动去脱裤子我没有要求,很多主都要求贝贝自己脱好)棉质松紧运动裤,抬下他的腰,裤子连同内裤就一起脱到膝弯以上挂在那里,手放在他赤裸的臀部,感受着年轻活力弹力的肌肤带来的美好触感,轻轻掐了一把,果然水嫩有弹性,男孩子如此好的皮肤让很多女孩子都汗颜啊,况且身下的人儿开始伴着一些轻微的颤栗。就那么有一下没一下的触着微凉的肌肤,开口问他

“刚才反省的怎么样,说说吧”

“姐姐,我知道错了,我认罚”

“都说说有哪些错误,别冤打了你,错说漏说都翻倍”其实现在还没规定数量,翻倍只是吓唬小孩子而已

“晚睡两次,喝酒一次,撒谎一次,成绩距离姐姐规定的分数差了40分,还有一次逃课”

江昊的声音很小,但是语速刚刚好,吐字清楚,思路清晰,对于一个趴着的人来说我很满意。没有再继续刁难他,直接宣布他的惩罚:
“逃课20,晚睡每次20总共40,喝酒60,分数每差一分2下,总共80.,一共200”话还没说完小兔崽子就扭头补充

“姐姐还有撒谎呢”是不是孺子可教也,生怕我落掉惩罚,我不紧不慢的告诉他

“我没有忘记,撒谎的帐另算,我们先算其他的,你准备好了吗”手轻拍了下他的屁股,让他回答

“准备好了姐姐”

“那好,规矩是不能躲,不能摸,但是可以喊,只要你不怕被人听到,明白吗”身下的人儿点了下头。

“啪”手快速扫到他光洁的裸臀上,震的胳膊一麻,手掌迅速传来热度,不亚于这孩子的疼痛(如果有主愿意为你用手OTK,尤其女主,请记得感恩,手的疼痛远远大于屁股带来的疼痛),身下的小人儿脸迅速涨红了,我知道不是因为痛,是害羞,这种最原始的打小孩子的打法最能让人产生羞愧。紧接着是第二下,同样的震麻我的胳膊,他的臀肉正以一种飞舞的姿势在狂奔,风景真好。只是手上的热度提醒我不出二十下我的手肯定会肿起来,江昊哼了一声,小到我几乎听不到。“啪啪啪~~”后面的节奏快了许多,手依旧火辣辣的疼,手下的两团已经变成了好看的浅红色,如果实践是场视觉盛宴,颤抖的身躯,略微扭曲的五官,害羞的表情,压抑在喉咙的呻*吟,白里透红的肌肤,那么这个部分就是视觉最好的享受。二十下很快打完,发现我没再动手扭头看了我一眼,我竟然在他眼里看到了期待,小家伙多半是享受的,很好,不会辜负你的期待。

“这20是惩罚你逃课,不多但是你记住没有下一次。”打的过程不说话可能是我个人习惯吧。

“谢谢姐姐,我知道错了,没有下一次了”认错神马的在什么时候都有爱~~

楼主 fox_queen__  发布于 2013-08-26 19:23:00 +0800 CST  

把他从腿上拉起,命令他伏趴在一张空桌子上,双手平行前伸,桌子的高度略低于他的腿长,所以趴下的时候屁股会自然撅高,完美的弧度,远观一下,姿势很好,修长的双腿与肩齐宽挺直的站着,双手自然的向前延展,脑袋偏向一方,脸贴在桌面,最高点落在了即将受刑的部位。

“开始咯,规矩不再重复,自己报数。”报数会让人的羞愧感无限放大,很多贝贝排斥报数,小昊还是极其懂事的点点头表示准备好了。

皮带是很好的牛皮皮带,我曾在自己的胳膊上用三成力甩了一次,红肿持续了三天才消退。铁扣握在手心,站在了离他半米较好动手的地方。

“啪~~啊~~”这两个声音我是同时听到的,难道这孩子反射弧如此短?我低估了自己的力道,尽管我觉得我仍然只用了七成力,原本光洁的皮肤迅速隆起一道二指宽的突起,并迅速膨胀起来。他没有动,只是原本的平摊的手掌变成了握紧的拳头。在我以为他忘记了报数的时候,小昊嘴里吐出了一声“一”,很好,我很满意。“啪。。。”第二下紧挨着第一下的下缘落下,很整齐,强迫症此时发挥着良好的作用。“二,姐姐疼…”拳头小幅的砸在了桌面上,下半身依旧没动,我也依旧没有开口说话。第三下紧接着第二下的下方迅速的扫过,小家伙的膝盖弯曲了下又站回原样,嗓子嗯了一小声,报出“三”,可能知道喊疼没用,接下来的几下顶多哼几声并小范围的晃一下身体,我都没有在意。“二十..”这俩字是从喉咙深处喊出来的,此时的屁股颜色已绯红,一道道肿痕整齐有序的排列着。江昊的脸有些红,额头上开始有了细密的汗珠,我停下来,上前去摸了下小昊的脸,用手将额前的头发拨开,他轻声叫了句姐姐,就用那双无辜的眼睛望着我,他的表现很好,很乖巧,我冲他点点头表示满意,皮带最大的好处是可以贯穿两块臀肉,手法够准的话可以扫到任何想打的地方,并且肿的非常均匀。

二十下一组是个很好的打法,方便计数也可以给他一个缓冲时间,第二组开始,我承认理科好的孩子数字都很敏感,不管他怎么叫喊,怎么喊疼,报数都没有出过错,但是姿势确实越来越不标准,膝盖弯曲,身子挂在桌子上,手肘有些撑在桌面上,纠正了几次仍然下滑。我一把就他拽起来,由于太过突然,他的脚下没站稳,差点摔倒,趁势扶了一把才站好。

“说的话听不懂是吧,不会趴?”声音很严肃,脸色自然也不好。他没有说话,就是低着头,不看我的眼睛。


“手”貌似他没听懂我的话,我又重复了一遍“手伸出来”,即使慌张还是伸出右手,“啪” “啊……”很痛苦的叫了一句,我确信十成力用皮带打到他的手上,他第一反应就是缩手然后用另一只手反复的揉搓

“手”依旧没去管他,又是一次十成力,江昊带着哭腔的叫着姐姐,五官狰狞的缩成一团,我知道是真的疼了。

“手…”加重了语气,看到他伸出的右手已经明显红肿起来,小孩还是尽量绷直手掌手指,其实皮带很容易扫到手指,疼痛感更强烈,没有留情的又狠狠抽在肿胀的手心。小昊嘴里发出一声很长的闷哼,捂着手跺脚。手上的神经密布,十指连心绝不是夸张的说法,如果打屁股或许在疼痛的基础上可以带来愉悦,而打手心真的只是单纯的疼痛,无法摆脱的疼痛。三下不多,只是让他长个记性,既然效果有了,目的也就达到了。

“现在知道怎么摆好姿势了吗?”用皮带抵着他的下巴强迫他抬头看着我。


“知道了”呜咽着声音,楚楚可怜的双眼,我想他是真的怕了。

楼主 fox_queen__  发布于 2013-08-27 10:06:00 +0800 CST  
看着他继续趴好,这回姿势非常标准,屁股轻微的肿着,用手揉了会,又继续开始,之前的打算就是皮带100,正好是惩罚晚睡和喝酒,接下来的速度快了很多,力度依旧没变,小昊的表现还算满意,轻微的挣扎和叫喊我当做是乐趣,就在快要结束惩罚的时候,记得没错应该是过了90了,他突然用双手捂住屁股,实践之前我想过很多种可能,就连对方摔门出去的可能性我都设想过,真实发生抵抗的时候我还是不可抑制自己的火了,即使刚才打他手也只是立立规矩,并没有生气。

他两手使劲在pp上揉搓,好像可以把疼痛揉走一样,看来规矩只限口头啊。调整了下情绪,挥起皮带就往捂着pp的手上打去,由于他的手在动,这一下几乎贯穿了两只手,并且手腕连接小臂的地方迅速变红,可能对江昊来说也很突然,惨叫声充斥着整个房间,他不敢起身,也不敢再揉,立刻重新摆好。

“两个选择,第一我把你绑起来,第二,刚才的90下不算,重来。”

“姐姐,不要,我不会再动了,实在是太疼了,我保证老实,,,我不要绑起来也不要重来,,,姐姐”声音带着略微的颤抖,求饶是吧,,早干嘛去了

“那我帮你选择,我们重来,这回再乱动,这个门你今天是不用出去了”

“嗯,我不乱动乱摸了,别生气了姐姐”小家伙的手捏着我的上衣下摆可怜的说着。

“手拿回去,开始”再次重来,果然乖了很多,除非疼的忍不了喊几句,整个过程身子都是轻微的浮动,除了报数也不说话,身后已经没有不烫的地方,这次过了五十我就瞄准了臀腿连接的地方,这个地方很敏感,每抽一下都是惨叫,头会高高的抬起,然后又落下,手还不敢乱动,直到最后一下皮带狠狠掠过,他长呼一口气,然后软软的趴在桌子上。我把皮带丢在床上,左手按着他的腰,右手摸上那一片滚烫,臀峰处泛着白,摸上去明显的肿块,没有说话,只是缓缓将他搂过,靠在我的肩膀,手在他后背上轻拍着。

“疼吗”

“嗯,疼死了,还不能动,但是我好几次都好想摸但我忍住了”说的那般委屈。

“疼就记住,喝酒晚睡熬得是你的身体。小昊,我们还没有结束,对吗”

“再抱会好不好,我知道没有结束”粘人的小家伙。

我把他扶好站着,转身去把两个枕头拿到床边,然后示意他趴过去,裤子还在小腿处挂着,就那么一小步一小步挪过去趴好,直到纠正到自己满意的姿势才转身去拿桌子上的戒尺,这是一把黑檀戒尺,非常沉重,光泽度也很好,最爱的工具之一,上面的刻字也很适合小昊“花有重开时,人无再少年”

青春年少谁无错,又有多少少年有个正确的引路人指引他走向正确的人生道路。很多孩子的父母或许认为物质更重要吧,却忽略了这一颗颗等爱哪怕等待严爱的心。我不是菩萨,不能普度众生,至少我发自内心的想要小昊进步。主,没有伟大一说,但也大部分怀着一颗善良的心。谁说非亲兄弟姐妹没有真正的感情,那圈子里的这些又是什么。


楼主 fox_queen__  发布于 2013-08-27 15:32:00 +0800 CST  

这个姿势对于被来说是最舒服的姿势,OTK毕竟不能趴实了,桌子上又硬,看他现在放松下来的样子也知道他准备好了,戒尺平行横在他的PP上来回蹭着

“小昊,接下来的八十是惩罚你的成绩,对你要求是有些高,你可能会觉得委屈,但你给我把这些委屈收回来,你只要知道今天这些是你该受的,下学期你会知道该怎么做。”他的成绩这次是有很大进步的,但我给他规定的分数确实有些难为他,他知道他的目标,我只是一个引导。

“没有委屈,你说的我都懂,对不起........让你失望了”

在他还没防备的时候突然打下来,“噗”黑檀木木质较沉,在水里都会沉底,发出的声音并不是板子类的清脆,而是闷闷的一声,这次江昊的反射弧变长了,有那么几秒后才大叫着昂起头,手指拽着床单,在地上的脚也向上抬起,然后自己又慢慢恢复原来的姿势,没有给他喘息的情况下迅速打下第二下,我的印象里女孩子才会发出刺耳的尖叫声,这次我颠覆了,杀猪声也不过如此,电视的声音已经盖不住了,既然说了可以叫,就不会去管他的叫喊,第三下的时候江昊除了肚子还在床上,其他部位全部抬起了,并且开始求饶,我并没有强调不许求饶这回事,首先应该没有主会对僵尸感兴趣,其次求饶在这种时候是真的会让主心软,哪怕没变现出来。好吧,我有点心软了,但还是对他这个三下就求饶的事感到啼笑皆非(后话,总结看来,女孩子耐打尤其对于长时间的打击,男孩子虽然皮厚但是不耐久,耐受力要好一些)。都说心软了就帮帮他吧,我一只腿跪在床上,左手压着他的腰,右手开始抡戒尺,由于姿势问题力道还是受了限制,他不再大幅的挣扎,一直小声叫喊,屁股上的肉也就那么大一块,没几十下就几近全肿,无处下手,敲下去的时候很多地方都是肿块,到处犯着白,臀腿处更是肿的跟屁股没什么两样。后面的十几下我放水了,其实是心疼了,草草打完最后几下就放开按着他腰的手,去了卫生间。

突然很累,不知道是体力累还是什么的,一些不好的情绪开始滋生,实践的意义本不就是愿打愿挨,更何况这是他应该的,此刻我才知道感情是那么不该有的东西,违背了我当初进圈的本质,我本该潇洒的像个女王,此刻却有些像个滥情的少女。洗了把脸,精神了很多,或许是自己想多了,走一步算一步吧,外面还有个小家伙等着我去收拾呢。

楼主 fox_queen__  发布于 2013-08-27 21:33:00 +0800 CST  

走出卫生间看到的景象就是某孩子迅速的把身后正在揉搓PP的手拿到了身前,并且眼睛躲闪,如果不计较,这是多么可爱的小动作,如果计较,谁又允许他乱动的。好吧,我再次装作没有看到,说了句起来吧。他就那么挪着挣扎着爬起来了,呲牙咧嘴的很可爱。小背心被揉搓的有些皱皱巴巴,小短裤还停留在脚踝,屁股红肿的裸露着,汗打湿的头发乱七八糟的贴在脸上,是很狼狈呢。


“江昊,还有撒谎的帐没有算对吧”说的那么轻松,那么轻柔,但我在小昊的眼里看到了恐慌’他动了动嘴唇但是没有说话,低着头看地。以他对我的了解,之前我没有说怎么罚也不说数量,他猜到了肯定惩罚不会轻。对,没有主会饶过撒谎,这代表的含义太多,撒谎的最初原因是害怕惩罚,偏偏撒谎的后果就是带来更重的惩罚,撒谎也是极其伤害主被关系的行为,至少在我发现他撒谎的时候在想,要是当时在我身边,我肯定他会死的很惨,但是毕竟过去了那么久,今天的惩罚会给他长个记性,但我心里也会有分寸。

“现在把裤子全部脱掉”他迟疑了下,还是照做了,裤子扔在地摊上,我把刚才他身下的枕头也放在了椅子上,现在床上空无一物。

“趴上去”我一直指引着他的动作,直到他趴平。

“两腿最大程度分开”他很惊讶我说的话,没有动

“分开!需要我帮你吗”腿开始龟速的一点一点分开,我就一直看着,不说停他就一直在磨蹭着,挪了半天也就只与肩同宽,这不是我想要的。

我还是去帮了他,调整好后人就是大字趴在床上,你们可以想象的到吧,这个姿势很害羞,也很累,双腿不能并拢。小昊嘴里一直喊着不要不要,腿也不是很配合,摆好都会缩回来

“我看你还是需要绑起来”说着我就去找东西,他完全乱了方寸,说着可以摆好,边努力摆成我要的姿势,双腿打的很开。

算了,先这样吧,我拿出数据线,站在他的侧面。对,这回打的是他的大腿以及大腿内侧,我知道会很疼,但也很长记性。

“小昊,撒谎是我的大忌,你也清楚的知道却还是明知故犯了对吧”

“姐姐,对不起,但我是不想让你担心,不是故意的......”

“现在了还狡辩,嗯?”

“不敢,但是我怕,姐姐我怕”对于未知的惩罚,都会很恐惧,他清楚的知道前面的惩罚,所以他不怕,但是这次我相信他怕了。

“撒谎的时候你就该想到的,现在你就好好受着,数量不计,腿并起来我们就重来。”

没有让他开口就继续了,数据线对折,飏空挥下,几乎没有声音大腿上就一道红肿愣子起来了,由于数据线较短,只抽在了右腿内侧。小昊好一会都没声音,随后就闷闷的一句啊,,,两腿向前拱起跪在床上,表情很痛苦。说实话我也吓了一跳,我知道很疼,但不知道他反应如此大,他转过身拽着我,求我换别的地方,打多少下都行。我松开他的手,让他继续趴好,只说了一句

“是男人,就有点担当”

楼主 fox_queen__  发布于 2013-08-28 13:48:00 +0800 CST  

江昊瘪着脸又重新趴好,大腿上的那道肿痕已经开始充血,趴好以后我又在左腿上同样抽下去,小腿使劲的蹬,大腿没动,叫喊声变成了哭喊声,我没去看他的脸,待他缓和一点我继续抽下去,哭声越来越大,床单快要被他扯起,第五下的时候小昊开始哭着求饶,两腿也并在一起,开始不配合。五条清晰的痕迹遍布在大腿上,腿还在打着颤,我过去坐在床边把他的头放在我的腿上,用手给他擦着眼泪,他哭的更凶了,谁说男孩子不哭,我上当了。

“委屈了?”

“没有,好疼啊,还怕...姐姐不要我了.....我以后会乖,不打了好不好”抽抽泣泣的我也没有听清,大概是这个意思。

“还有十下,你忍着,也是你应该的,打完就过去了,明白吗?”知道没有希望了也就不再求饶,只是嘴里一直说着轻点好疼。

接下来的每次抽打都异常艰难,他哭的很凶,很大声,腿也一直在颤抖,更不用谈姿势标准了,但每次落下之前我还是等着他姿势摆好才会落下,如果再放水,对不起他也对不起我。这十下足足抽了二十分钟才算打完,他脸埋在胳膊里由大声哭改为小声抽泣。

好吧,打完还得哄,继续让他躺我腿上,揉着他的头发问他记住教训没,他就点点头,这个时候很安静,尽管我还想厉声再训他几句让他记忆深刻,但我没有,就任他那么趴着,也许很多孩子寻求实践的本质也不过就是寻找这打后片刻的温暖吧,既然凶也凶过了,就由他撒会娇吧。

楼主 fox_queen__  发布于 2013-08-28 13:48:00 +0800 CST  

这篇实践就到此结束,跟江昊从开始到分开很短暂,原因我不想说,但我写文的时候才发现我记住的都是美好的部分,这就够了。也希望他以后还会有好的姐姐去疼他爱他,我不是好人,后文中你们都可以看的到。但我还是想写出来,我知道很多人对主好奇,其实说到底就是主的选择性太多,是这个圈子的不平衡导致很多主的一些不好习性。后面的文我还没想好怎么去写,我知道你们爱看有爱的实践文,但我也有很多纯实践,以及一些自己的恶趣味,写出来是告诉有些人,没有什么是一直美好的,但是过程中肯定有美好的部分,别去否认这些,既然离不开圈子,那就学着去适应,有些痛非等经历才懂得。

还有,很感谢大家的支持和捧场,我是发自内心的感谢,每个来看文的人我都很感激,这么没有文采的文你们也来捧场。上一篇温情路线,接下来都不好意思写凶残部分了,怕你们不爱我了,噗哈哈~~再更文可能要几天了,对不住了各位,我还要好好想想要写哪些,开贴有点冲动了。

还有,如果文中写到了谁,请看完默默离开,只是我的回忆而已,跟你无关了。

楼主 fox_queen__  发布于 2013-08-28 13:52:00 +0800 CST  
乔,男,21,某学院大三的学生,双,有过主也有过很多被,入圈相当早。我对他了解真不算多,只知道他在圈子里小有名气,在被一段感情伤的体无完肤之后(貌似是爱上了自己的姐姐,他姐姐结婚嫁了人,新郎却不是他),自己开始堕落沉沦,然后对女主有很深的戒备,但是自己做主又满足不了,找男主又过不了自己那关,这种情况下,认识了我。

那个时候我也是心情不好的时候,在某论坛发了篇极其伤感的帖子,可能觉得同是天涯沦落人,他试着放下戒备找到了我,还真不凑巧,我对他一点兴趣都没有,连聊天都不想继续,当时我的想法就是纯实践,那么高尚的感情,劳资玩不起不玩行了吧。这孩子真挺执着的,闭门羹吃了十几次还是不厌其烦的流露关心问候,习惯是很可怕的事情,我开始适应了他的关心,适应了有这么个人每天出现,有时候嬉皮笑脸,有时候逗我开心。但是,有那么几天,不对,是半个月左右,他一直没有出现。人总是那么拧巴,或者说是犯贱,在的时候觉得讨厌消失了又觉得不适应。但我真的就此打算让他哪来的回哪去,再也没关系了跟他。又过了几天,在我即将下线的时候他出现了,他说这段时间他以前的姐姐的丈夫出了车祸,很无助,他去帮忙了,但是帮完忙她姐姐就让他回来了,通俗点讲就是卸磨杀驴。这事搁谁身上都会骂人,更何况那个还是他曾经那么爱的人。好吧,他又触到了我那个不太常出现的心软神经了,想起之前他种种的好,就那么顺理成章了。


收他就一个要求,跪一夜。第一这是为以后给他定规矩铺好路,第二,就当算是为他的过去做个了断,从此我不再介意他的过去,第三,下马威。本以为他会拒绝,但他生怕我反悔似的立刻说好。我们距离不远,但也没那么近,说是让他跪一夜我也没打算让他过来,有诚心他自己会做得到,没诚心我看着也没意思。规定时间是十二点到早上六点,我很不厚道的睡到七点才想起来,赶紧电话过去,乔的声音很虚弱,我问他干嘛呢,他说在地上坐着起不来,但六点才坐的,没有偷懒。


这次之后他的膝盖肿了一个星期,虽然说个人体质不同,但我还是想说,有些疼痛是他们需要的,但有些伤害不是我们有权给的,他们的信任不是我们挥霍的资本。跪,不是不可以,时间确实需要针对不同的人制定不同的时间,对他再没超过两个小时。


跟乔相处非常轻松,他很聪明,一点就透。话题也不拘泥,他会谈他的被,我也就那么听着。他会说起自己的过往,我也会给他适当的安慰。或许他会慢慢的走出来,我即便不是那个引导的人,也是那个愿意陪着他的人。他还是会大量酗酒,他说是戒不了,但我知道那样喝有多伤身,也知道他喝的原因是没有走出来,他也承认在酒吧有时会吃一些不该吃的东西,别说是这个,就是这酗酒一项也足够毁了这个孩子,或许我有责任帮他改正,但我没有信心,如果打一顿什么错误都可以改正,那主动可以改名叫上帝。主被多数时候是一场游戏,你想玩有人陪你玩,哪怕实践时候说的富丽堂皇的词汇也不过是为打人找的诸多借口,记住没,下次还敢吗,不说这些又说什么呢。比起逃课成绩什么的,这次我想了很久,我可以不管,继续陪他玩着游戏,甚至实践也没有问题。


我单独找他谈了一次,很严肃的谈话,他年龄不小了,我说的话他肯定听得懂。

“如果你需要温暖,就算不多也会给你,如果你只是为了忘记过去,我也接受,毕竟人的感情不是说忘就忘的,如果你只是想要疼痛我也可以给你实践,但是你酗酒和嗑药是危害你自己身体的事,我完全可以不去管,这也不在我们主被关系范围之内”

我话说的很明白,他懂我的意思。不是我非要他求着我去管,但是他一定要表态,这决定即便有比较严厉的惩罚或者过程中他反抗,我处在一个不尴尬的位置,你不情我又怎么会愿,或者说我没有把握才如此心虚吧。

楼主 fox_queen__  发布于 2013-08-30 11:31:00 +0800 CST  
乔给了我明确的回答,他不想堕落但是从心里还是有点迷恋那些。如果给他信心,他相信自己可以,也愿意配合,不管怎样的过程。





实践来的很快,是在答应我不再醉酒而又犯规之后。我连原因都不想知道,只记得我就告诉他周末来见我,我翻遍了家里的工具也没有合适的,突然想着他也做过主肯定也有很多工具,就问他有没有短的马鞭,我只是随口一问,因为有这个的人不多,他没有我也可以网上买。但是他说有,我就让他一起带过来了。





我自己什么工具都没带,但我心里有数,我是下了班赶去他住的宾馆的,去之前我跟他打过电话,所以当我准备敲门而看到门已经留了一条缝的时候我就知道,他肯定已经跪在那里了。果不其然,乔跪在一个墙角,面墙,听见声音看了一眼迅速看了一眼又跪好。我把门锁好,找个地方脱了外套放下包,去卫生间洗了手,没说话没去看他,收拾妥当我才看到我想要的鞭子静静躺在床上,白色的,很漂亮,长大概七十公分,我拿在手里甩了下,哟西,质感也很好长度也刚好,声音有好听的嗖嗖声,是根上好的马鞭。不知道一会甩在他身上什么感觉。用鞭子我也是想了很久的,首先他不是第一次实践,听他自己说耐受力还是比较好的,还有就是如果今天他没有记住这个疼,今天这顿打他也就白挨了。





我拿着鞭子走到他身后,来回踱步,乔是个热爱运动的男生,所以皮肤有点黝黑,长得没什么特点,反正是我一眼记不住的长相,但是他有着修长的双腿,跪着都很好看。观察了一会我就去打开电视,自顾着去看电视了,正好某法制频道在播警方刚抓获一批贩卖摇'头'丸的少年,还真是应景,我故意把声音开的很大,他一定听的清楚,尽管背对着我,我还是看着他把头低下来,低的不能再低,这个时候知道害羞了啊,早干嘛去了。越想越气,起身就过去冲着他跪着的大腿一脚踢过去,他没有防备,一下就歪在一边



“不是作死嘛,继续作啊,跪好”



乔挣扎着跪好,抬眼看着我不说话,然后又继续低着头。这时候我很难分辨自己的情绪,只知道我可能会失控,不是有多么痛心疾首,我毕竟不是他的父母,可能只是觉得要是毁了一个人太简单了,他再堕落下去可能他就完了,我姑且理解为正义感。



他跪着,我站在他身后跟他说话

“乔,你的经历并不是堕落的借口,废话我不会跟你多说,今天的都是你自己作的,疼也给我忍着。受不了现在就滚出去,中途你没有说不的权利,明白吗”





“明白”这是我们见面后他说的第一句话,声音依旧低沉,不符合他的年纪。仍旧跪着没动,我想他是想好了才来的,没担当的孩子我不要。



“没有数量,不用你报数,但你记住不能躲,不能摸,牢记!”



只是点头来回应我,也没继续多说就让他起来了,他哆嗦了一会就靠墙站好,好吧,我庆幸自己穿了蛮高的高跟鞋,他海拔是有点高。我以为我们就这样开始,但是乔开口说了一段话,现在想起,仍然很欣慰。

“姐,我知道你很大压力,也知道是自己不懂事,来之前我就想好了,今天就算被打死我也不会怨言,是我应该的,你别生气就好,你生气我特别害怕,姐,你动手吧”



“裤子脱了,双手撑墙”乔利索的脱掉外面的牛仔裤,留了一条白色的四角内裤,男孩子穿白短裤总给人感觉很干净,然后撑墙站好。我看到我刚才踢得一脚有着轻微的痕迹,毕竟是高跟鞋,用手摸了一下问他疼吗,他摇摇头。



“腿打开,嗯,可以了,腰,往下沉,屁股撅起来,好,扶好”纠正完姿势我就去拿鞭子,本来我今天就是想让他长记性,没想用别的工具,但是,我看着他的时候才想起,如果没有热身,对他有点残忍。



“去把你的皮带拿给我”乔迟疑了一会,还是听话的去把牛仔裤上的皮带抽出来给了我,然后又乖乖的站好。





楼主 fox_queen__  发布于 2013-08-30 14:29:00 +0800 CST  
皮带还可以,还蛮有品味的嘛,男人的皮带好比女人的包包,至少我这么认为。我伸手摸了下他臀部的脂肪厚度,还不错,看得出来有锻炼。皮带对折了下就对准臀峰抽下去,身子惯性向前动了下,没有出声,隔着内裤也看不出伤痕,我也没用太大力,我知道需要我用力的在后面。紧接着又是一下,他还是发出声音,我有个习惯就是不管对方有没有在数数,我都会在心里默数,大概五十下的时候我停手了,用手去摸了下,隔着内裤都非常热,热身可以了,我丢掉皮带,换了鞭子,然后伸手脱下他的内裤,他竟然有些轻微的挣扎,我理解为害羞。皮肤黑的人比较吃亏,看起来只是有点点红,甚至都不明显。

空中扬起鞭子,骇人的嗖嗖声,他明显臀部一紧。一紧张就会收紧肌肉,这个时候最易受伤,趁他放松狠狠落下第一鞭,没听到想象中的叫喊声,但身子抖的厉害,红色的肿痕呼之欲出,小麦色的皮肤颤的厉害,随后又是一鞭,打在靠近腰的地方,鞭子是软的东西,抽在身上的准度会偏离,速度和力度都是关键,嗓子闷哼了一声,继续忍着。接下来的落鞭我也没有强调是否规则,因为今天他pp上不可能有打不到的地方,有些凌乱,他也极力的忍着不出声,除非疼厉害了短促的叫一声,不足三十下已经看不出有好的地方了,到处肿着一条条的愣子,乔张着嘴喘气,身子快要贴到墙上去了,今天没准备计较他的姿势,用鞭尾抽了下他的背,他就又继续扶好。继续挥鞭,开始没有章法,我在他身后走来走去,遇见可以下手的地方就打,也不顾是否重叠,最主要是落鞭速度很快,开始他还能忍着,后来就是单调的单音节啊啊啊啊,嘴里还是喊着让我慢点,我没有住手,继续手里的动作,像个机器人完成任务般的挥鞭落鞭。

“啊,姐,,,慢点,啊,,,”我还是没理,乔后来开始甩头,想要摆脱却没敢动身子,屁股两侧也全部肿起来,头枕在了扶墙的胳膊上,大概一百了。我知道有点急了,让他缓一会吧,我坐在床上开始翻着遥控器
“站着休息会吧,自己揉下”
然后我就自顾看电视了,他也没动,就是把扶墙的手伸向身后,慢慢的摸着,不是揉搓,就是用手掌在摸。然后会转头偷偷看我,很委屈可爱的样子,假装没看到他,自己倒了杯水,然后也给他准备了一杯,不过没有递给他。好戏还在后头,急什么。

“好了,过来趴好”这时我已把床稍微改动了下,被子叠好,他走过来趴在被子上,屁股高高翘起,不用枕头是因为枕头太软,看他趴好就又去拿鞭子,过了一会伤痕看起来有些狰狞,我告诉自己,当做没看到,这还差的远呢。换个舒服姿势只是为了方便挨打,仅此而已!
“嗖啪”熟悉的声音,又是一颤,有规律的一下一下抽向他的臀腿,来来回回,乔一直在叫喊,腿也不停的在动,没有求饶,我最满意的地方,我知道有多疼,这不是藤条,不是板子更不是皮带。200多下以后屁股实在无处下手,我就开始向大腿转移,沿着大腿根往膝弯方向抽,再抽上来。他快要抓狂的大声叫喊,手一直乱抓,我努力忍着自己的心软继续抽下去,突然他用右手抓住了我的鞭子,我往上扯也没抽出来
“放手,你是不是找死!!!”完全没有形容词能表达我当时有多怒。
他没说话,但是松了手。这tm怎么回事,敢夺鞭子,是不是还想还手啊。

“来,下来,我有话问你”
他挣扎着起身,没敢站着,顺势跪在床尾。我放下鞭子,走到他前面

“抬头”他把头抬起来,我一巴掌扇他脸上,我体会不到他有多疼,但我的手掌震麻了,他惊呆了,完全没想到我的举动,瞬间红了眼眶,刚才那样的打他都没哭。一下半边脸就红了。

“啪”又是一巴掌“你是想还手是吧”
这回在他眼里我看到了怒火,但是瞬间又低了头。

“对不起,不是故意抢鞭子,真的好疼”突然变得委屈,想要过来抱我的腿。我松开他的手,让他跪好。

楼主 fox_queen__  发布于 2013-08-30 21:37:00 +0800 CST  
我不建议任何人在实践过程中打脸,要不提前沟通过,要不就是足够信任对方。我的情况特殊,也知道是自己的问题,恶趣味也好,看不惯也好,发生了就是发生了,我不做解释!

楼主 fox_queen__  发布于 2013-08-30 21:39:00 +0800 CST  
“乔,我知道你肯定特别委屈,但我今天就是要教给你一个道理,撒娇我不介意,但是如果真的抗拒我完全可以扭头就走,或许你觉得这是本能反应,我现在就明确告诉你,这点痛你真不至于夺鞭子,所以这两巴掌你一点都不亏,收起你的委屈”我知道这话很重,但不说他不会理解,或许会有心结。

“我,,我没委屈,,也不敢了”话是哽咽的,抽抽搭搭的像个女孩子,我一点都不鄙视哭的男孩子,是人都需要情感发泄,但我怕眼泪,因为会心软。哪来的铜墙铁壁,哪来的铁石心肠,只不过不是经常表露出来罢了。我把他扶起来又继续趴好,他知道,惩罚远远没有结束。看他趴好,我去拿了倒好的水递给他,他大口大口的咽着,可能趴着的原因,呛了起来,拼命的咳嗽,真是活祖宗吧,接过杯子给他顺背,这下好了,抽泣变成眼泪吧嗒吧嗒往下掉,说不委屈都是假的,哭就哭会吧。但我突然尴尬了,不知道是坐着还是站着,也不知道是安慰他还是继续骂他,就那么站在他的身后,看他慢慢平静。

“哭完了?还要哭嘛”

“哪有哭,就是被水呛着了而已”死孩子还嘴犟。我去拿了鞭子继续站在他的侧面,屁股上严重的地方已经有着黑紫,就连膝弯以上也没什么好皮肤了,接下来不管我下手轻还是重,只要鞭痕重叠一样会很疼。才重新继续了十几下他就又开始叫喊,手也不老实的到处乱摸,只是不敢向后摸,小腿挣扎的特别厉害,终于在又打了四五十下后他求着我把他手绑起来,他忍不住乱动,他又哪知道再次动手,我只用了之前一半的手劲。

找遍了房间也没找到绳子,但我在门口发现了他的球鞋,好吧,将就着用吧,解鞋带真是个奇葩的过程,好不容易解下来才发现他睁大眼睛看着我

“你将就着用吧,没什么绳子,你的皮带太宽,会勒的手疼”边给他绑手边给他解释。双手手腕绑在一起,在头的上方,这样也好,不用担心他乱动而误伤。

大概又抽了一百多下,他已经从开始的大喊变成哼哼声,臀,腿,包括小腿上都是布满痕迹,我一向不喜欢边训边打,但我此时害怕他绝望,那种感觉会让人悲观。所以后来每抽一下都会骂一句。反反复复也就是那几句

“醉酒有那么好玩嘛”
“还敢嗑药,命不要了趁早自我了断”
“再敢发现一次,每次都比这次狠”
“是个男人就别糟蹋自己”

其实具体骂了些什么我也不记得了,大概如此吧,他的反应很大,一直在点头,还在呜咽。所以我停手了他也没发觉,或许在想事情,或许觉得自己错了,或许觉得我狠了。我去解开他的手,手腕有轻微被勒过的痕迹,他目光有着恍惚,不哭不闹,很安静的趴着。

我去卫生间拧了凉的毛巾给他敷着,乔微微动了下腿,许是伤口蛰的疼吧。我包里带了药,但我没有去取,疼几天也好,记忆深刻。我自顾忙着收拾残局,不去想今天的事情,是的,冲动了,也心软了,但是如果还来一次实践,结局相同,就这样吧。

给他床头又换了杯水,灯开到最暗的档,拉过被子给他盖好,就准备走了,乔说了句

“姐,谢谢,,,”

楼主 fox_queen__  发布于 2013-08-31 13:59:00 +0800 CST  
即便再也没有联系,茵茵绝对是最了解我的人之一,那种了解会让人害怕但也如此欣慰。主被间沟通胜于实践,这是不争的事实,至少我这么理解,真要单纯动手,闭着眼都有一把。

我喜欢情商智商都高的孩子,一点就通,不需要费很多口舌。她能从我的笑容里分辨我是开心的还是微怒的,每次骂她都委屈的跟个孩子样的,只要不生气,立马蹬鼻子上脸嘚瑟到家。曾经觉得哪怕就这么宠着她一辈子都是好的,她的懂,我很留恋,她的明媚也给我全身洒满阳光。

大一的孩子还是充满着热情的,我时刻能感觉到她的活力,最喜欢她的地方就是积极向上,各种社团她都乐此不疲,她喜欢不让自己闲着,她喜欢抬着头笑,暖暖的,但我对她的陪伴不多,那段时间公司忙到昏天暗地,我连喘口气的时间都没有,她知道我忙,但我会一直来着Q让她知道我在,哪怕没有时间跟她聊天。带的太过轻松了,逐渐的我们的关系便大不如前。

如果她对你是依赖的,说明她很需要你,如果她说你忙就好,说明她已逐渐远去。她很少犯错,或者说是我没过多去关注她是否真的有那么乖,很欣慰我有这么个懂事的人儿,如礼物般的狂喜,谁又知道她真正的需求。有种离开叫做你不在意,有种放手叫做心太软。一段关系里哪来的对错,只有不知道珍惜的两个人,或者不用心的彼此。直到她真正离开,告诉我“你满足不了我”我才真正领悟,有时候不该有的温柔是结束一段关系的刽子手。

说这么多废话也是告诫自己不可再重蹈覆辙,跟茵茵的实践曾经是我走不出去的伤。但既然决定写出来就代表那早已是往事,已和现在彻底告别了。

茵茵是很乖,听话又让人省心,打她也最多是为了和朋友出去玩疯了,回来晚了之类的小错。实践前我们是见过的,不高,身材匀称,我们一起吃饭聊天看电影,她很健谈,性格很外向,当然嘴巴也很甜。她喊姐姐的时候就感觉我们认识了很久,能甜到心里去。

楼主 fox_queen__  发布于 2013-09-01 21:31:00 +0800 CST  
我们一起时间不久,我记录两段比较深刻的实践,一次是印象最深的一次,一次是最后一次。第一次实践打的很轻,小家伙总是哼哼唧唧,打哪都喊疼,一个劲的撒娇求饶,最后还是哄了一个多小时才哄好。所以我的定义她怕疼,需要宠爱,需要关心,当时送她回学校在宿舍楼下我告诉她,以后哪怕犯错,都不会狠打,因为她哭我心里堵的慌。

印象最深的一次实践其实比起对别人,也算是挠痒痒了,对她始终下不去手,原因是她撒谎,说是备考三天不上网,后来她自己说漏嘴是跑去xx市玩了三天,还逃课一天。犯了各种忌讳,不长记性这孩子是要翻天了。实践前一天我都没怎么理她,只告诉她明天在某地等她,让她按时到。我自己先去的宾馆,她也提前了到的,哪怕之前见面再轻松,实践时候她都会稍微收敛,这回比第一次还要紧张,慌慌张张的洗完澡出浴室门连拖鞋都穿反了。洗澡出来便换了睡衣,故作轻松的跟我调皮,我却没有笑意。
“姐姐,你别这样,茵茵好怕,你笑一个好不好”她的绝招就是一哭二闹三撒娇,每次这三样都少不了。

“别嬉皮笑脸的,站好,陈述错误”她乖巧的站好,但绝对不乖巧的说着
“不就出去玩了几天麽,我回来第一时间告诉你了,好姐姐饶了我吧”
“茵茵,不知道错哪没关系,我有耐心让你知道,来,趴我腿上”
我指了指自己的腿,她慢慢的走过来,趴到我腿上,下个动作就是两手把我腰给抱住,抱的很紧,我用力把她的手扯下去,让她趴好,我以为她害怕,心在那时就有些有着融化。她说女孩子就该穿裙子,像公主,曾几何时,她就是我心里最美的公主。她穿了条格子裙,很学院风,把她裙子向上掀开巴掌就招呼下来,其实我不喜欢用巴掌,是真的很痛,但我还是用了全力,我打一巴掌她叫一声,小裤裤包裹着的小pp也会跟着颤抖,后来她挣扎的厉害差点从腿上掉下来,我用手使劲在她pp上掐了一把才老实了。

用手足足打了五十巴掌,刚停下她就用手去揉,嘴里说着“姐姐不疼茵茵了,好疼”,可能这次太用力,我感觉自己的手心肿了起来了,用力握了一下,还有些痛,竟然握不成一个拳头,我来回试了几下还是肿的厉害。茵茵发现了我的异样,扭头扳我的手指,看到红肿的手掌眼泪吧嗒掉下来,用她的小手轻轻揉着,吹着,哭着说“姐姐,以后再也不要用手了好不好,茵茵会乖的”其实她没看到当时我眼里滚动的泪花,只此一句,我便终身记得,暖到了心里。

给她擦了眼泪,她更是双手抱着我的脖子,挂在我身上,说着一些乖巧的话,慢慢的平复了,抱着她很柔软,哭累了还会把眼泪蹭我衣服上,只有她敢,因为我不会生气。我没有在一开始就失去理智,我也知道今天她的错要承受的还有很多。我让她跪在床上,手掌撑床,我去拿了藤条,没有舍得对她用过藤条,因为她皮肤相对敏感,太白了原因,藤条的撕裂般的疼痛对她也不忍心,尽管不会有实质性伤害,她又哪会知道对她用工具都费了多少心思。

楼主 fox_queen__  发布于 2013-09-01 21:31:00 +0800 CST  
藤条是提前泡好的,这会韧性十足,我心里肚量着力度,不忍心也不想惯着,嗖嗖的带着风声,横在她内裤包裹的小pp上。藤条本没有那么可怕,只是赋予了它太多东西,明明是只伤表,容易恢复,却被想象成沾满血的武器。曾经有个孩子,提到藤条就发抖,但她没挨过,只是看过视频而已。所以如果绝对信任,这些都只是个工具而已,若要真是伤害,板子的杀伤力也很强。

茵茵从见到藤条就哼哼唧唧不想配合,试图躲开压在她臀上的藤条,屁股不停乱动,“嗖~~啪,”第一下带着风的藤条抽在她的臀峰,这是惩罚她的乱动,只一下她就凄厉的叫着,她很聪明,她知道我突然打下的原因


“姐,我不乱动了,你轻点~~”


“知道就给我老实点,接下来的数量取决于你”


后来的几下老实了一点,不再乱躲,我的规矩她老早就知道了的,还算是听话。大概十下,我停手了,她只顾着叫唤,扯着嗓子喊。

“茵茵,今天为什么打你,现在知道了吗”我把藤条横在她的pp上,问她。

“知道了,我撒谎,不该骗姐姐是去学习,我知道错了,好疼……”声音很大,生怕我听不清楚

“仅仅如此吗,茵茵,我再帮你想想”说完又是一藤条抽下去,她在哭,小声的哭,小声的求饶,但没动。如此十下我又继续问她,

“茵茵,还有要说的嘛”

“有~~我不该逃课,不该让姐姐担心,不该没有批准就私自外出……我也想不出来了,,,饶了我,,,姐,,,”回头看着我,眼睛是红的,鼻子是红的,可怜的小模样,。

“这么多呀,不是说不出嘛,平时太惯着了吧”

“没有,是我自己不听话,再也不敢了”

“把内裤脱了,趴平吧”拿了个枕头垫在她肚子上她别别扭扭的脱掉最后的防备,隔着内裤还是打出了许多愣子,但我下手有分寸,也只是有点疼而已。

“接下来自己报数,50,报错,报漏都重来,明白吗”

没给她机会回答,就抽下去,风声连着抽打声连着叫喊声,少了一层保护她哭的更厉害,她体内水分太多,时刻都在哭,其实中间有数错,有忘数,我都没计较,总算挨完50,我比她还紧张。小屁股满是愣子,红肿着,其实挺好看的,坐床上一只手抱着她一只手给她揉着,打完就没有生气了,反倒是心疼比较多,嘴里教训着心里却在麻痹自己,其实她懂事时候还是挺多的。

带她出去吃饭也费了一番功夫,挨了打还有理了,说什么不出去吃饭,说没办法坐凳子,结局是补了一顿皮带,老实跟我下去了,而且吃很多。

没什么花样的实践,但我记忆深刻,那是一个完整的茵茵,会犯错,会撒娇,会为我心疼,会耍赖。最后一次的实践也是我们的结束,拍的成分不多,却让我很久走不出来,也曾经质疑自己是否适合呆在圈子里,更多的是像跑了一场马拉松,累到脱力,然后中场休息。

楼主 fox_queen__  发布于 2013-09-02 15:27:00 +0800 CST  
我是认为我跟茵茵是没有距离的,很多事我不问他也会告诉我,我的赞同对她来说很重要,她的信任对我来说很珍贵。我的工作时间特别长,也难得会有休息,但她懂事的不该打扰就不打扰。

直到有一天我告诉她,我休息了,让她来找我,她意外的说身体不方便,我以为来了姨妈就告诉她注意别吃凉的。接下来的三天除了正常的问候早安晚安似乎不那么黏糊了,可能习惯她的吵吵闹闹,静下来就会觉得不正常,我有直觉她有事瞒着我,告诉她我下班在她校门口等她。

那天她穿了一条白色的吊带连衣裙,这是我最后一次见茵茵,看见我没有亲切的叫姐姐,只是说干嘛这么急叫她出来,她晚上还有事。我不是不去选择相信,只是不好的预感非常强烈,直觉告诉她她瞒着我的事很严重,只是我还是没预料到结局。我执意带她去了宾馆,她站着,我坐着,她低着头,我抬着头。

“瞒着我什么事说吧”我尽量语气平静

“我回头告诉你好不好,,我真的有事,晚上约了人的”

我们争吵了起来,我会失去理智的吵,那是在乎,只是她不懂。我甚至都不记得她说了哪句话刺激了我,大概是词汇里出现了要你管之类的话,我很想抬手给她一巴掌,但我手拿起来却没有打下去,她有些害怕,可能是怕我真的打她脸也可能害怕我会失去理智。但她没猜到,我是不忍心,即便那样的顶撞。

今天没打算打她,所以我什么都没带,我把她按倒在我的腿上,就开始掀她的裙子,茵茵挣扎的非常厉害,让我放开她。我以为跟我闹别扭,我以为她真的有事,我甚至还想着,下次一定带她最怕的藤条来,或许能老实点。这些想法戛然而止于我看到她大腿根部的淤青,内裤根本遮不住,把她的双手反剪到身后开始脱她的内裤,她开始大哭,我的手在发抖,止不住的抖,我一个多月没有打过她,但她的伤告诉我,前几天才有一顿打,虽然应该有几天了,但是还是肿胀的厉害,是皮带或者板子的伤。脑子嗡嗡的响,我想听她解释,这时候我应该理智,但我还是想听她说出一些我可以接受的理由,但她一直在哭,任她哭了一会,我终于平静下来,前所未有的冷静。

“起来”她从我身上爬起来,站我面前,还是在哭,她的哭声此刻是那么烦躁,看着她的脸,多熟悉,平时我会去帮她把泪擦汗,放在怀里哄,看不得她的眼泪,看不得她的委屈,此刻这些泪还是为我流的嘛。我说过她很聪明,却用了最笨的方法跟我分开,也是最伤我的方式。

“姐,对不起~我,,”还是在哭,眼睛红肿了,手一直在擦泪。

“茵茵,这个称呼你已经不配了,算了,我送你回去,衣服穿好”

“姐,你别这样,我想跟你说的时候你在忙,后来我就没敢了,,你打我吧,我错了”多可笑,还凭什么打她,我拿着她的包,提她提了内裤,拉着她的胳膊想把她扔出去,她一把抓住门框,哭喊着让她进来,还是怕夹到她的手指吧,我松了手。她把门关上又重新走进来,再面对就只剩尴尬了,我无言她无语,我用手捏紧她的下巴

“解释”

“姐,你捏的我疼,,,你打我吧,是我的错,没什么解释的”她自始至终不愿提起。

“打你我还嫌脏了我的手,滚吧”我放开捏着她脸的手。

“啪”很脆的一声响,茵茵自己打了自己一耳光,我惊讶到了极点,此刻我还在心疼她,白皙的小脸立马浮起红色的印记,她又举起了手,这次我握着她的手没让她打下去。

“找打是吧,我成全你”我找不到趁手的工具,甚至连根皮带都没有,衣柜里有木衣架,我随手抽出一个开始抽她,她站在那里也不躲,隔着裙子我也知道她的痛,不正规的工具我向来少用,却在这时候失去了理智般的抽她。抽了一会按在床上继续打,不知道打了多久,直到我胳膊都觉得累了。

我无视她的哭声,这算什么,不是你情我愿的纯实践,不是合理的管教惩罚,为了怒气而发火动手嘛,打到后来才知道,这是在另种形式的告别。知道再也不可能,知道是从此失去。茵茵趴着床上从大哭变成抽泣,我把她抱起来,想送她回宿舍,她有些犹豫。

“最后一次了,走吧”我帮她拿着包,走出了宾馆,到了宿舍楼下她也没开口'张了几次嘴也只说了句对不起,就上楼了。


后面的没必要交代,我也是后来的后来才知道了全部,而且早已释怀。

楼主 fox_queen__  发布于 2013-09-03 21:41:00 +0800 CST  
水一楼来矫情一下
还是先感谢吧,没想到有这么多人在看,不管是接受也好不接受的也罢,我都还是感谢你们。这篇文只是我个人的回忆,以及这么久以来的经历,是人就会有好的地方和做事欠妥的地方,我也不希望把自己塑造的多么伟大,只是给自己的礼物。所以很多人别太对号入座,这只是我发生的过往,并不是讲什么大道理。
每段感情我尽量不去讲结局,不去说对错,但是大家可能比较关注茵茵,我大概说下情况,她是有了别的主,男主,我也没想象的那么高尚,当时确实过不去那道坎,对于背叛我始终有些伤,但是我的原因没有照顾好她,让别人有了机会,我谁也不怨,就这么过去吧,她也让我学会了,认真对待一份感情,抽尽可能多的时间陪伴!
我的初衷是全部写实践,但我知道大家更关注感情。接下来的文让我不知所措,有纯实践,有面对背叛,也有抛弃别人,我不完美,有时候还很绝情很渣,但不代表你们有权利批判我这个人,我遇到的你们不一定遇到过,即便处理的比我好也不代表我就得接受。所以,接下来你们要喷随便,不改初衷讲述真实的自己。
来看文的我都很感激,看我的回复就知道,只要有时间我都会去回,只是尊重而已,别人回帖也是需要回应,但是骂我也不会攻击,玩不起就别玩,这句话我比谁都懂。
咳咳,有点严肃的赶脚~~我会说我平时可温柔了嘛*^o^*我会说我实践的时候也有出糗出大的时候嘛→_→我会说实践的时候也有差点吓尿的时候嘛╰_╯
我还是我,接下来的实践有的几乎没什么感情,有的也会相对轻松,盼望爱的死去活来感情的估计要失望了。
还有,谢谢我的狐朋狗友以及不愿说出自己是谁的默默关心我的人,我心里知道,一路走来有你们很满足。这几天在外地,回来立马更文,再次感谢所有评论回复的朋友!

楼主 fox_queen__  发布于 2013-09-05 21:07:00 +0800 CST  

楼主:fox_queen__

字数:51651

发表时间:2013-08-27 00:08:00 +0800 CST

更新时间:2016-05-18 23:43:01 +0800 CST

评论数:6729条评论

帖子来源:百度贴吧  访问原帖

 

热门帖子

随机列表

大家在看

极品
视频